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李峰献唱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084 2019.06.14 19:59

  坐在柳嫣一旁的李峰闻声站起,来到了中间,对着正堂之上的二人鞠了一躬,这才道:“在下李峰,见过夫人。”

  老夫人摆了摆手不耐烦道:“客套话我不爱听,赶紧一展歌喉让老身和在座的大人同僚开开眼吧!”

  李峰略显尴尬,心想这老妇人好大的官架子,只是当初是自己要来的,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把歌唱出来啊。

  李峰清了清嗓子唱道:“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大家都没有听过这种歌,虽然整首歌只有五个字循环,可旋律却非常婉转动听,老夫人拍手道:“好!唱的不错,只不过这首歌太简单了点,还有没有长一些的,唱好了,老身必有奖赏!”

  李峰晕,李峰以为随便唱个生日快乐歌应付一下让柳嫣好交差得了,没想到这老太太却得寸进尺起来,李峰开始仔细的回想他所听过的歌曲,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还算是贴切的,唱道: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

  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

  金雀钗玉搔头是你给我的礼物

  霓裳羽衣曲几番轮回为你歌舞

  剑门关是你对我深深的思念

  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菊花台倒影明月

  谁知吾爱心中寒

  醉在君王怀

  梦回大唐爱…」

  (注:此歌出自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

  李峰唱罢,原本统筹交错的贺寿厅里瞬间鸦雀无声,一个个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李峰,特别是柳嫣,男女交错的唱法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而且不管是词是曲还是唱功,不知要比那谢优伶强出几条街。

  老夫人极力的点着头,拍着手道:“好!真是好!老身向来喜欢听歌识曲可这首歌老身却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的旋律,真是一听恨晚啊!”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夸赞李峰唱的歌曲如何如何好听,李峰则谦虚的深鞠一躬,道:“老夫人过奖了,在下相比原…在下相比我大唐的律曲大家还差的远呢。”

  其实刚刚李峰是想说相比原唱还差的远,也幸好及时反应了过来。

  老夫人满意点头突然道:“对了,刚刚你说你叫什么?”

  李峰拱手回道:“回夫人,在下李峰!”

  老夫人对李峰的唱功和谦卑的性格非常欣赏,当下吩咐道:“来人!给李优伶赏绢帛五匹!”

  李峰心下一惊:“我滴个乖乖呀,这老太太出手居然这么大方,这五匹绢帛可就是整整五千文钱啊。”不过,李峰虽然很想要这钱,可他心里明白,傍上这么一条大鱼,自然是要放长线了,如果只顾及这点眼前的利益,那李峰还真配不上大学期间同学们给他起的“疯子”的绰号了。而且,他不能承认自己是什么优伶戏子,因为这个职业在古代并不多么受人尊崇,所以要想与这些位高权重的乡绅知县平起平坐,就绝不能收这五匹绢帛。

  李峰拱手笑道:“老夫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不过在下并非是优伶戏子,只是顺路帮嫣儿姑娘一个小忙罢了,所以这细软之物在下是不会收下的。当然了,能为老夫人献唱也实为是在下的荣幸。”

  坐在席位上的小岚闻言差点没惊的背过气去,竟然就这样与五千文钱失之交臂了?

  老夫人也是一愣,看其穿着相貌绝非是有钱之人,面对如此大的金钱诱惑竟然都不为之所动,当下对李峰的好感油然而生,老夫人摆了摆手笑道:“罢了罢了,一看公子也不是唯利是趋之人,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过老身对公子所唱之曲甚是喜欢,还希望公子能经常到柳府中做客,也好让老身能一饱耳福啊。”

  李峰笑道:“老夫人能喜欢,那是在下的荣幸,在下愿意能继续为夫人献唱。”

  李峰终于是出色的完成了柳嫣交予的任务,这才对着众人行礼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席间,只听老夫人谈笑风生却不见身旁的男子开口讲话,李峰觉着奇怪,旋即问身旁的柳嫣:“嫣儿姑娘,那老夫人身旁之人是?”

  柳嫣这才娓娓道来,原来,那男子正是柳嫣的父亲,名叫柳青山,是云州的知府,只不过他柳青山却是一个怕老婆的主,说到怕老婆倒不是真的怕老婆只是怕他老婆背后的人,那他老婆背后的人是谁呢?正是河东道的刺史大人司马向儒!司马向儒也是柳青山的岳丈大人,之前荷香说柳嫣的琴声亲自被刺史大人赞赏过,如此一来就说的通了。李峰怀疑,柳青山能坐到知府的位置想必和他司马向儒也有很大的关系。

  而堂上所坐的妇人叫司马菁她却并非是柳嫣的亲生母亲,柳嫣的亲生母亲是柳青山后来纳的小妾,只不过后来不幸死了。谈及此事,柳嫣就开始泫然欲泣,而真正和她有血脉联系的人只有柳青山,所以柳青山对他这个小女儿可谓是百般疼爱可这也免不了柳嫣两位姐姐的处处排挤。

  这时,坐在酒席最前方的一位知县官员突然起身道:“知府大人,几日前新奉县知县陆永超陆大人突然吊死在衙门的大梁之上,此事疑点太多,陆永超曾是下官同窗好友,后又一起考取功名入朝为官,此人为人和善,为官清廉若是被恶人所害,恐九幽之下也难以瞑目啊。”

  柳青山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下,而后道:“刘大人,此事本府已经上奏了朝廷,朝廷不日便会派新任知县前去新奉县上任,届时,陆永超离奇吊死一案定会水落石出!”

  刘知县正要拱手作揖回礼,可谁知柳青山的老婆突然发作,将一个金属果盘打翻在地,鲜红的桃子“咕噜咕噜”滚到了刘知县的脚下,刘知县如遭雷击般从座位上站起,而后将身体弯成了九十度,豆大的汗珠如同雨滴般一颗颗落了下来。

  不只是刘知县,就算是其他人也是惧怕的不敢抬头看上一眼,谁让人家的老爹是知州呢,这不怕也不行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