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唐朝去做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公堂对质2

穿越唐朝去做官 妖鸣 2112 2019.06.12 19:22

  “我…我…”谢文元被问的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自己扮鬼,而后被李峰破了玄机这才来报的官吧?

  “莫不是怕我们查到什么证据,这才要等上五年之久?”县令试探道。

  谢文元快将头摇成了拨浪鼓,嘴里说着:“不是的不是的,因为初柔临死前说过,要我不要报官,他怕王承安会联合县丞倒打一耙,只怕那时锒铛入狱的会是草民,所以我这才没有报官,只是多年以来,王承安这个杀人凶手依然在逍遥法外,草民见之闻之坐卧不安心急如焚,所以才在今日鼓足勇气前来报官。请大人明察啊!”

  王承德突然嘲讽道:“哼,大胆谢文元,你这么说就有点太牵强附会了吧?你说亡女杨初柔临死前亲口告诉你的,这做不了呈堂证供,因为杨初柔死时她的身边只有你一个人,反而作案嫌疑最大的正是你谢文元!”

  谢文元惊恐道:“不,不是我,大人,不是我,我们彼此爱慕,我不可能杀她也没有理由杀她!”

  李峰摇了摇头暗自叹道:“文元兄慌了,这一慌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王承德厉声道:“定是你想强奸杨初柔,杨初柔不肯你才将其杀害,你知道此事非小人命关天,迟早有一天她的家人会找上门来,所以迫不得已这才选择报官诬陷王承安,而选择五年之后再来报官并非是什么可笑的怕县丞,而是你怕犯罪之地会留下什么证据,而五年后,亡人肉身也早已变成了白骨,我们自然是没有了证据可查。而你却想利用一张经过你精心伪造的遗书就想蒙混过关,哼!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谢文元贼喊捉贼,所以你才是真正的凶手!”

  谢文元闻此,生气顷刻间泄去了一大半,他终于知道杨初柔为什么不让他报官了,而这就是原因!

  “大人,大人,我不是凶手,凶手是王承安啊大人,我才是报官的人啊大人!”谢文元带着哭腔声嘶力竭道。

  王承德的猜测合情合理,以至于在场的很多人都信以为真,不过还好县令并不是跟他穿一条裤子,道:“你说的这些也不过是猜测,我们最好还是去案发现场看一看,至于堂下二人就先暂时收押候审!”

  “是大人!”

  散开众人,几名捕快带路,县令和县丞上了马车紧随其后。

  这王承安的宅子闹鬼众人皆知,所以自然不需要有人带路,众人浩浩荡荡的赶去了杨初柔曾经住的那座偏房,一探究竟!

  这大唐帝国的捕快可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他们也知道王承安的宅子闹鬼,可是这大白天阳气强盛自然是百无禁忌,经过多方考证和探查,他们很快便发现了谢文元早前挖的那条秘密通道。

  “大人你看!这谢文元窥探杨初柔美色,怕外人看见才挖了这条秘密通道,后淫事得逞怕事情败露这才下毒杀了杨初柔。除此之外,再无理由可解释出这条地道在此出现的原因!”王承德道。

  县令眉头紧皱,看着这诡异的地洞口点了点头:“打道回府,严审谢文元!”

  县衙。

  “本官且问你,为何会有一条地道直通杨初柔的房间!你要如实回答,否则大刑伺候!”县令炯炯有神的双眼瞪着谢文元威严道。

  谢文元惶恐道:“大人听草民解释,我与初柔相恋已久,那地道不过是方便我俩私会的通道罢了。”

  县令义正言辞道:“既是相互爱慕,你未娶她未嫁,自然正大光明就好,缘何有大门不走要走这畜生才钻的狗洞呢?”

  在县衙门口围观的众人,闻言笑出了声来,而谢文元却是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倾倒,他自知这个理由肯定不会让县太爷信服,可事实就是如此!

  “大人,草民说的句句属实啊,草民不敢欺瞒大人,希望大人明察!”谢文元对着公堂再次磕头。

  县令笑道:“恐怕你这个解释有些欠妥当吧?难不成你有家室,所以才挖这狗洞与杨初柔私通的?”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传来。

  “大人,我没有家室,我没有家室,我说的句句属实啊大人。”谢文元辩解道。

  县令手托着下巴深思道:“那就奇怪了,既然不是为了与杨初柔私通为何要钻这狗洞呢?”

  王承德骂道:“哼,无耻淫贼,自己做了不耻之事竟然还要诬赖好人,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大人,我…我是来报官的,我怎么可能会是凶手呢?凶手是王承安,是他玷污了初柔,是他害死了初柔,是他!”谢文元话说的越来越激动,竟然上前就要去掐王承安的脖子,只不过一旁的衙役一棒又将谢文元给打了回去。

  王承德恶狠狠道:“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而后又俯身对县令道:“大人,我想对于这种无耻淫贼,若是不施刑法,他恐怕是不会招认的。”

  县令闻言,长袖一扶,从印着“正堂”二字的签桶中抽出一支扔到了地上,厉声道:“杖击二十!”

  “啊!啊!啊!”

  整个县衙中,除了谢文元的惨叫声再无其他,原本围在门口看笑话的众人也再也笑不出来。

  血淋淋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谢文元的血肉,每打一下就有无数的血雾向四外飞溅,打到最后,谢文元的生气近乎都要全部散尽,而嘴里早就发不出任何声响。

  二十棍杀威棒打罢,谢文元眼白上翻表现出一种昏死的状态,县令命人打了一桶水浇了上去,谢文元被凉水一激顷刻间又恢复了神智。

  “你可招认?”县令冷声问道。

  谢文元摆了摆手虚弱道:“狗官!我…我不招!打死我都不招!”

  “大胆!竟敢污蔑朝廷命官,给我继续打!”王承德勃然大怒道。

  县令却突然摆手制止道:“且慢!谢文元我再问你,杨初柔所住的偏方闹鬼你可知晓?”

  谢文元闻言浑身一哆嗦:“知…知道。”

  “我通过多方考证,你是优伶戏子,且更擅长以女子的嗓音唱歌,你可承认?”县令问道。

  谢文元点了点头道:“草民承认!”

  “那好,既然如此,那杨初柔房间闹鬼一事可是你亲手所为?”县令咄咄逼人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