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变成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回到过去变成猫

陈词懒调

  • 都市

    类型
  • 2013.10.09上架
  • 144.40

    完本(字)

40.1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回到过去变成猫》的都市之旅

盟主爱犬叫旺财 盟主妞妞点点猫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番外一 从前有只黑猫警长

回到过去变成猫 陈词懒调 3415 2014.12.12 23:57

    东区大院最早出名的猫并不是焦家的黑煤炭,也不是“厚重沉稳”的大胖,更不是阿黄“黄公公”,那时候东区四贱客还没深入人心,可大院的孩子们却大多知道,他们院子里有一只黑猫警长。

  某日,一个刚上完绘画兴趣小组课程的小孩回大院的时候,看到八个月大的警长叼着一只老鼠从面前跑过,回到家那孩子兴致高昂,都没顾得上吃饭,充分发挥他的艺术细胞,拿出蜡笔就画了一张“黑猫警长勇擒小窃贼”的图,后来这幅画还拿去参赛了,再后来,甭管是东区大院的还是西区大院的,甚至市里其他小学都有人知道,楚华大学东区大院有一只黑猫警长。

  语文课写作文的时候要写猫,附小的孩子们家里没养猫的,半数以上都写的是警长。

  那时候,附小的老师们只是笑笑,只当孩子们因为动画片而对那只“黑猫警长”喜爱,也没去过度关注那只猫,直到多年后某一天,那只曾经被众多小朋友称赞过的神勇的“黑猫警长”一跃成为楚华大学校宠,照片遍布全国,当初的几位语文老师还聚在办公室谈论了一个下午。

  在孩子和大人们心中,那只“黑猫警长”神勇依旧。

  现在,很多孩子已经从小豆丁变成中学生,曾经的小学生也有已经上大学的,但每当提起家里大院的猫,很多人还是记得有那么一只“黑猫警长”存在,而且这货还经常在大院里刷存在感。十年过去,依旧如此。

  但是,在另一些人眼里则是另一番印象。

  熟悉警长的人都知道,此猫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好斗,打起架来不要命,从哪里被放倒,爬起来修养好再奔过去那里战;另一个就是特具语言天赋了,且此猫狗性很足。

  曾经有人传言警长它饲主从小将它当狗养,对此,警长它饲主必须喊冤。

  警长的语言天赋是天生的,这家伙从小就对一些“怪声音”很好奇,比如洗衣机运转起来的声音,比如开着的电视机,比如乐器,比如猫之外的其他物种的叫声。等警长它饲主注意到的时候,警长已经跟着楼下那只小京巴抢着玩捡东西游戏,还有一口越来越纯熟的狗腔。这种天赋技能,就算是被整个大院公认为最聪明的焦教授家的那只黑猫也学不来。

  医学上有人说过,养猫狗能降血压,还能降低心脏病等的几率,这话的有力证明者为大胖和小花,看看养着大胖的那位老太太,再看看每天牵着圣伯纳犬小花出去悠闲散步的李老头,都证明这话确实在理。

  可是!

  警长它饲主没那感觉!

  警长还小的时候,基本都被强制关在家里,那时候它也没那本事翻窗爬高墙,所以,家里的东西最先被祸害。

  警长它饲主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各种劣迹,等琢磨出经验之后,家里人离开的时候都会将电视机插头拔掉,洗衣机关好,冰箱上不放东西,或者只是放一些纸质品,衣柜上锁……

  警长的精神状态总是在活跃与异常活跃之间摆动,除了睡觉和吃饭时间之外,总得做出点事情以满足它那过于旺盛的好奇心,凡是人用的东西它都去碰两下,人不用的东西它也好奇,曾经还对熨斗特好奇,被熨斗烫了一次爪子之后才长记性,但也仅仅只是收爪,每次警长它猫妈熨衣服的时候,它还是会好奇地蹲在旁边看着。

  等警长渐渐长大,就想着出去野了,关也关不住,偏偏家里老人也不是爱关着猫的人,他们那辈人养猫也没那么多讲究,随意得很。

  警长在大院里遛熟之后,就爱去招惹大院里的吉娃娃或者小京巴之类的小型犬,然后跳到高处,跟那些已经被它撩拨起怒气的狗对着叫,叫累了就蹲下来,舔舔爪子,饶有兴致看着那些小狗们在下面愤怒地叫却偏偏拿它没办法的样子,然后眯着酝酿睡意。

  每次警长家的老人看到它到处撩嫌就乐呵地拍腿:哎我就是喜欢它那拽了吧唧的小样儿!

  曾经也有人建议带警长去做手术,跟阿黄那样,阿黄自打做手术之后听话多了,还省心。可惜警长家的人意见不能统一,最后不了了之。

  至于警长自己,它是没什么忧心的事情,在家有人按时投喂,在外能自己找点天然蛋白质当零食,还能找其他猫活动活动筋骨。

  警长在大院虽然总爱去招惹其他猫狗,包括小花和牛壮壮,但有两只它不招惹,一个是大胖,一个是黑炭。前者它打不过,去招惹大胖纯碎是作死,真将大胖聊起脾气了,警长绝对讨不到半点好。至于后者,它打不过是一回事,还有就是,黑炭救过它,再说了,黑炭的脾气不好,警长一个爪贱就会挨揍。

  警长很喜欢它们四贱客一起行动,有玩的,还不担心被其他猫狗欺负。

  后来大院里来了个黄白花的猫,有人叫它花生糖。警长跟它打过一架,没打赢,后来被黑炭带着,和花生糖一起去巡街挑场子,这个警长喜欢,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只要听到花生糖在大院里叫,它比黑炭还积极。

  只是再后来,黑炭经常跑没影,警长自己跟着花生糖出去过几次之后就再也不跟去了。花生糖长得越来越壮,打架也更加厉害,以至于花生糖一出去,其他猫都避之不及,警长想找只练练都找不到,很不爽。所以,等花生糖再来大院叫小伙伴的时候,警长就当没听见,然后等花生糖离开之后它自己出去找猫干架或者去撩拨大院的小京巴和吉娃娃。

  十年后,警长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总去撩拨小狗了,但依旧闲不住,它一半时间在大院里,一半时间在小花圃那边,大院里有它的猫友,而小花圃则有它的两个狗友。对警长来说,每一天都充满了乐子,没有乐子也能自己创造乐子。

  六月的一天,大院里气氛很怪,各饲主也紧张兮兮的,生怕自家的猫被拐走了,阿黄被关在家,大院里也没见到其他猫的影子,警长今天还是逮到个空隙溜出来的。

  它已经连着三天都没见到黑炭了,从那栋楼前走过,扯着嗓门叫了两声,抬头看,也没见五楼阳台有黑色的猫头探出来,只有一楼阳台那里蹲着的大胖掀起眼皮朝这边扫了一眼,然后继续闭着眼睛蹲在那里。

  见大胖没有要动的意思,又叫不到其他小伙伴,警长只能自己出去找乐子。

  在大院树林那边晃悠了两圈,草丛里滚了几下,磨磨爪子,警长看到了一个眼熟的物体——离它不远的地方,一根矮树枝上有个褐色的东西,此时有一个接一个的小不点从里面爬出来。

  树枝上褐色的东西是螳螂卵,此时一个个近乎肉色的小螳螂从里面出来,相对来说,这个螳螂卵孵化得迟了一些,校园里有些地方五月份就孵化了。

  警长见过那些小不点,前段时间它还在小花圃那边看到过,兰老头不让它祸害这些小不点。于是,闲得没事的警长蹲在那根矮树枝前,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那些小螳螂孵化出来,也没动爪,只是看着,尾巴尖晃来晃去。

  不知道看了多久,小螳螂绝大部分都已经孵化出来了,警长伸直前臂,打了个哈欠,抬爪子正准备舔舔,突然发现爪子上有个小螳螂正沿着它的前臂往上爬。

  于是,警长舔爪子的想法暂时搁下,取而代之的是突然跳起,还连着几个高难度的空中翻转动作,左蹦右跳前扑后滚。

  有两个过来东区大院拜访老师的学生经过,穿着背心的那人指了指警长那边,对同伴道:“看,校宠又在发神经了。”

  另一人瞧了一眼,“大概发现什么好玩的了吧。”

  刚孵化出来的小螳螂太小,他们在这里根本注意不到。

  “那说不准,我上周也见到它在咱学院门前的草坪那儿蹦踏,为了研究个所以然,我还专门蹲旁边举着手机拍了近半个小时,愣是没看出它到底为啥玩得那么嗨!”

  “……它是不是在耍你?”

  “谁知道呢!蛇精病的世界我不懂,反正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干了件蠢事,而且做这蠢事还被院长看到了!”穿背心的那学生苦着一张脸,像是做了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

  “……院长他老人家有没有跟你谈人生?”

  “没。”

  “那还好。”

  “他老人家只是背着手摇着头,说了句‘一个颠一个痴’。玛的,当时想屎的心都有了。”

  “……”

  那两个学生也没走近去瞧,他们觉得,这大概跟前几天一样,不知道校宠又在抽什么风,他们这种凡人还是不去探究了。

  警长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烦恼,它现在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得嗨。

  让警长停止的是一声狗叫。听到那声狗叫之后,警长就立马转移注意力了,朝大院一直关着的那个铁门看过去,门那边站着一只虎斑土狗,那只土虎斑在朝警长叫过之后,往B栋楼那边看了看,瞧瞧周围,没看到那只黑猫,又转回注意力。

  警长跑过去,从铁门钻出,和虎斑土狗顺子一起往小花圃那边跑,跑两步还扑腾一下旁边的花草,在草地上蹭两下。肚皮朝上在草地蹭背的时候,警长扫过大院沐浴在阳光里的一栋栋被爬山虎爬满墙的老住宅楼,视线在B栋楼五楼阳台那里停留了几秒。

  大院里有很多猫,消失着消失着,就永远没了,它想打架撩嫌也找不到影。那黑炭呢?

  没有黑炭,它们这三只猫都没再一起行动了。

  翻身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草屑,警长迈着步子朝小花圃那边过去,这个点那边有吃的,吃饱了在狗窝睡一觉再回家,明儿一溜出来,继续跑黑炭楼下叫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