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以毒当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陷害

以毒当道 路过的马先生 3962 2021.04.08 13:03

  方唐此时在阵法之后却是焦急无比,看着那渐渐龟裂的阵法,自己跟他们这些修炼弟子比,就像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若是被他们冲破阵法,还被他们知道自己撞破他们的行径,一定会被他们杀人丢尸毁尸灭迹的。

  想到这里眼里的焦急之色更是浓烈,突的想到了什么,却是看着自己身下的阵法。

  自己每日都在这阵中行走对于阵眼和阵法的熟悉程度也是异于常人,灵机一动心中却是有了主意。

  而阵法之外那层防御的阵法越加的破碎不堪,眼看就要破碎之时,几人加大力度。

  那阵法却是光芒大放白光闪过,几人以为出了变故,可是在回头看去那刚刚残破的阵法却是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几人一愣眼里更是大喜以为是成功了,纷纷冲了进去。

  而阵法一破周围浓郁的灵气便是更甚了几分,四周因为有着聚灵阵法的加持自然而然比外界好上少许。

  看着眼前的一抹娇艳的曼陀罗紫花,众人就要取来,却见紫花开始喷薄出一层红紫的气体蒸腾而出像是水蒸气一样很快便是覆盖上了近前的几人。

  几人顿时感觉一层甜香入鼻,一瞬间都是有些失神,然后便是浑身一麻,却是整个都瘫软了下去。

  众人脸上都是朦朦胧胧的蒸腾出一抹红紫之气顺着皮肤往外冒,显然是中了剧毒。

  而这时那狄灵却是不紧不慢的走上前来,却是已经覆盖上了一层金沙护住了脸以免毒气入体。

  近前的几位弟子却都是浑身瘫软

  “师姐快救救我们,我们都中了花毒。”

  而那狄灵却是眼中嘲讽之色尽显,捋了捋自己的秀发,拍了拍自己的裙摆上的泥土,看着那帮倒地不起的弟子:“白痴,真的以为曼陀罗紫花那么好取吗。百年的曼陀罗紫花早已有了些许灵智,遇见危险会自然生成一股毒物罩住自身,而这毒雾萦绕周身七七四十九天浑而不散,直到下一个周期,我是不得已找人帮我吸光那些毒气,不然以为会让你们几个傻子以为灵石真那么好赚。”

  几个弟子一愣纷纷想明白了自己是被这个漂亮的师姐当枪使了。

  “你这阴险毒妇,我们一定会告诉门中长老,我们......”

  那人话却是都没说完,一层金光就是没入了那男子的嘴中,转瞬那男子便是倒地气绝。

  怒睁着双目显然是死不瞑目啊。

  “长老?你们是有多天真认为你们还能活着走出去,你们这些入门弟子行踪诡异试图盗花,而花都是被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弟子拿去,你几人是活着好还是消失好呐?”

  几人看着狄灵,眼里惊骇欲绝,这偷花栽赃一气呵成好一个一石二鸟的脏计啊。

  而方唐却是用聚水阵法覆盖住了口鼻但是却在一旁听着,看着这美艳的狄灵师姐想不到却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好了,说了这么多,都是等那毒花散尽,而你们几人也终于可以做个明白鬼了,那么去死吧。”

  说罢手上凝聚着金光就要动手。

  而方唐偷偷躲在一旁看着那些倒地的入门弟子,这些弟子平日里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的,上山测试灵根时也没少嘲讽自己,但看着他们可怜兮兮要被陷害致死终归是有些于心不忍。

  狄灵手里的金光大盛,三枚小剑朝着余下的三名弟子弹射而去。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刚刚破碎的防御阵法瞬间升起,虽然还是破碎不堪但也是足足抵挡下了这一击救下这三人。

  狄灵骇然看向阵法大喝道:“谁?”

  方唐却是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看着虚弱的三人招了招手,那阵法却是化成了薄如蝉翼的光层护住了四个人。

  几人看见方唐走过来当场激动无比:“方杂役,哦,不,方唐师弟,快通知长老,那疯女人要杀我们。”

  而那狄灵看见却只是一毫无灵气波动的凡人,心里的戒心瞬间少了大半,正要动作时确实看到了那覆盖在方唐四周的光阵法当即脸色就是再次变换了起来。

  这些都是药园的阵法被长老所布置虽然已经破碎不堪但是要凭借自己一己之力破阵的确得费些手脚,如此便是要从长计议了。

  “方师弟,想必你也知道那身后三人已经是中毒之躯,三人全凭一口灵气吊着,若这三人死在你这药园之中,你想想,你作为目击证人外加看管药园之人,那长老会放过你吗,不如你我取了这曼陀紫萝花,杀了这三人,到时候花归我,三人身上的武林秘籍功法尽归你,你回归俗世也可大有作为,如此不更好。”

  看那方唐没有动作狄灵眼睛一转却是晓之以情不管用那便动之以理了:“方师弟你可知你身后的三人可都是那恶贯满盈之辈,我狄灵虽然坏,但是这三人包括死去的那人家族之中都是江湖中的丧尽天良之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仗着家族威望被送上五行宗,你可知这是他们踩着多少人的尸骨上来的吗,他们几人可都是该杀之人。”

  听着狄灵说出的这些条件身后三人更是脸色大变赶忙说道:“师弟,你万万不可信这蛇蝎女人的话,我三人便是听信谗言,如今胡师弟已经身死,你若是信了她的话断不可能有好果子吃的。”

  而方唐又岂能不知这些话,刚才这狄灵的所作所为他在一旁可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疑虑,却还是看向三人道:“三位师兄放心,刚才所作所为我都尽收眼底,断然不会听她谗言,而且我也早就开启了传音阵法,诸长老不时就将赶到。”

  听闻这里三人脸上瞬间大喜。

  而那狄灵听到这里时脸色顿时大变而是阴冷的看向方唐:“真是个白痴,方师弟,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就不要怪师姐了。”

  说罢之间狄灵拿出一药瓶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朝着自己身上撒了些许然后把药瓶丢在了一旁。

  而狄灵却是瞬间脸色铁青身体也瘫软了下去。

  那身后三人愣了,方唐也愣了,想着这狄灵不跑反而还服毒自尽,这是干什么。

  而那狄灵却是一脸讪笑的看着那阵法内的弟子人:“刘一刀霸刀宗少宗主,武林一流世家,直系二十七人,齐大钊铁旗门少宗主,武林一流世家,直系三十二人。孙厚土,黑莲教少宗主,武林一流世家直系十一人。”

  听闻狄灵对自己世家之人知道的如此清楚三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想必诸位也不是傻子,我能了解这么多,自然留有后手,若是诸位不想宗门弟子死绝可要陪师姐好好演一出戏啊。”

  此话刚说完,天空一缕清风飘过,三名老者诡异的出现在半空中,一点声响都没有。

  而那带头长老更是灵气漂浮外溢充盈气息更是如大山一般压向众人。

  带头老者鹰钩鼻一双黑瞳深邃如夜那眼角勾勒着一股阴寒之气且实力这般强大,几个弟子可能不认识,但是这狄灵却是认得此人乃是那长老会的大长老吴刚,而且眼珠微转看着大长老的眼神似有一层别的东西在里边。

  而这吴刚听说就连宗主都得让他三分的主,当然也传言两人明争暗斗许久,暗地里却是着大长老势力更大一些。

  而那大长老却是不言不语,另外两个长老看向场下:“何人打开药园紧急传音阵法。”

  声音回荡一道声音便是让众人有些头晕目眩

  方唐刚要有所动作时,谁知那狄灵却是哭诉道:“是金凝山记名弟子狄灵所发。”

  “不是的长老。”方唐刚想说话谁知那狄灵继续抢话道:“诸位长老,那药园杂役看弟子长相出众就利用职务之便将弟子骗来这药园,想对弟子图谋不轨,好在弟子平日在新晋弟子中声望不错,紧急求援几位师弟,谁知那杂役弟子却是施计把弟子众人骗到曼陀罗紫花的阵法之中,几位师弟也中招倒地,胡师弟也被那贼人所害,无奈之下才向诸位长老求援。”

  方唐赶忙说道:“不是的长老,明明是那狄灵想要图谋这曼陀罗紫花,施计让几位弟子中毒,我在一旁看他想杀害几位师兄,我才出手相助,望长老明辨。”

  而几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有些狐疑,便是看向方唐身后的几位弟子。

  “他二人所说,谁真谁假。”

  方唐转身看向诸位师兄:“师兄,说真话就好,长老们肯定会帮你们救你们的家人的。”

  而那狄灵却是阴笑着嘴巴嘟囔着像是给几位弟子传音说了些什么,那几位弟子听完脸色顿时大变,然后看向天空中的长老道:“狄师姐所言非虚,我等都是被那杂役弟子所害。”

  听闻此言方唐顿时如坠冰窖不可思议的看向众人:“我好心救你们,你们却以怨报德。”方唐又看向天空:“长老不是的,他们分明撒谎,不信你们看胡师兄的尸体,我断然不可能以那精纯的灵气杀害那胡师兄......”

  “如今众人所指,言之凿凿,你却还想狡辩,在我五行宗中胡来贼子你真是色胆包天,我等绝不可能轻易饶了你。”

  那带头长老吴刚却也懒得听方唐狡辩只是伸出手来轻轻一握,方唐顿时感觉身体像是被什么无形的打手所拿捏住了一样,然后便是一股大力席卷全身,浑身骨骼顿时便是劈啪作响。

  方唐咬着牙看向众弟子:“我舍命帮你们,你们却这般陷害与我。”那脸色却是已经成了酱青色,愤怒无比咬牙切齿,那表情因为脸色的原因更是异常的狰狞恐怖,批头散发,沙哑的嗓音却是显得极为骇人。

  而那几个弟子却也是眼神闪躲不敢看向方唐。

  见那几个弟子眼光闪躲又转头看向狄灵,而那狄灵低下去的头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方唐气急却是努力的挣扎着,虽然全身上下都如被捏碎一般。

  “长老我发誓真的没说谎,他们合计陷害与我。”

  那带头大长老却是惊讶于方唐的意志力之坚韧,刚刚那一握百斤的巨石都能捏碎,所受痛苦断然不轻,却是没想到这方唐还能出言发声。

  说罢那长老眼中玩味之色尽起再次加大了些许劲力。

  而再次的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在方唐身上响起,能感觉到身上的骨头在一根根的断裂开来,一点点的肌肉经脉都在肆意拉扯,那股痛苦不亚于千刀万剐。

  但是方唐却是怒视着几人,凄厉的惨叫响彻在药园之中,几个陷害方唐的弟子却都是头皮发麻,看着宛如厉鬼的方唐,甚至有的胆小的却都是湿了裤腿,腥黄的液体都慢慢渗出。

  而身后两位长老看道却是摇了摇头。

  那大长老施力至深,却是看方唐气息渐渐虚弱便是问道“方唐你可知错。”

  方唐却依旧愤怒注视着长老:“我没错!!!!!。”虽然极度痛苦但依然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大长老平日里也是养尊处优门中地位超然之人,平日里弟子都是对自己恭恭敬敬说一不二的人,何时哪敢有弟子跟自己这般说话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虽然这般说着却也是怒气上涌。

  又是再次伸出一只手两手并握一股巨大的念力透体而出。

  而方唐这边却是疼痛疯狂升级只感觉全身筋骨已然尽碎,那股疼痛感却还在加重,就像是那种裂开的骨头被小锤子继续再敲开一样,而被敲开的骨头再次被捏碎一般。

  再一次刺耳的惨叫声响起,好像深渊中的厉鬼,就连平日里有过不少杀伐之气的两位长老都有些毛骨悚然。

  “再问你一次,你可知错。”

  “错了,错了,他错了,念长老看他是初犯且是凡人贱命一条,饶他一条狗命吧。”

  不知何时那刘老却是突的出现在一旁连番的跪地叩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