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一块橡皮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社交目的

一块橡皮擦 言孑 3662 2020.04.26 22:41

  郝格坐在吧台里,看着店外地面的水滩被太阳照耀,反射的光不知飘到了哪里。

  冰箱里拿了一杯柠檬茶放到她面前。

  “还在想上午的事?”宗关把柠檬茶又往里推了推。

  郝格缓过神,伸手拿起柠檬茶:“没有。”

  “那个叫李成的人,你没跟我提过。”宗关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郝格。

  “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不值一提。”冷漠的回应。

  “可我觉得你很在意。”从警察走后,郝格就没有说过话,一直坐在吧台里,翻翻书,发发呆。

  “我在意的不是李成。”郝格听出宗关言语之间的醋味,看向宗关的脸回答。

  “我在意的…”郝格收回目光,看着手里的书,“是为什么。”

  “我都算不清是第几次了。”郝格走出吧台,站到宗关旁边,拧开了柠檬茶的盖子。

  喝了一口,冰凉的酸涩进入喉咙:“在此之前,我在沪东市,总是会见到警察,好几个区的警察。”

  “为什么?”宗关没想到郝格已经面对了好几次这种场景。

  “杀人案。就跟这次差不多的杀人案。”又是一口,“警察说我认识他们所有的被害人,所以要调查我。看着他们眼里的怀疑,我都觉得我有罪了。”无奈的看向宗关。

  “这不是莫名其妙吗?”宗关皱起眉头。

  “我觉得是我认识的人在做这个事。”郝格将柠檬茶放在桌子上,低头说道,“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在做这件事。直到…”手在吧台上握成了拳头。

  “直到你知道他消失了,是吗?”宗关想起了昨晚郝格跟他说的那个人。

  郝格点点头:“可我想不通,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经历的那些事。而且他干嘛要这样?我不值得他做这些。”

  “值得。”宗关的回答毫无犹豫,斩钉截铁。

  郝格看着宗关的眼睛:“你们都是疯子。”

  “因为遇见你,疯也就疯了。”宗关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在笑吗?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只是不甘心,所以才会一次次来找我。”郝格转过身,看透般的说道。

  宗关想要一把抱住郝格,可他知道郝格现在接受不了他,他明明想要保护她,却总是伤害她。

  不知所措,只能默默陪着,不管怎样,都陪着。

  门口铃铛响。

  郝格微微深呼吸,转过身:“您好,欢迎光临。”

  门口站着的是一身黑色衣服的男子,就连戴着的口罩和帽子都是黑色的。

  郝格看向男子身后门外的黑色车辆,驾驶座的人对她摆摆手,便一脚油门离开了。

  “你怎么来这儿了?”郝格拉住男子的右手腕,男子将手腕后撤,准确的抓住了郝格的手,郝格也没在意,带着男子往吧台走。

  “今天晚上在你们这儿办专场,我来给你送票。”男子的声音磁性却有些戏音:“或者,你跟我一起到后台?”

  郝格把男子安置在吧台里的转椅上,笑道:“你的票我没抢到,你哪里来的票?”

  男子眼睛眯了起来,口罩向两边扩展,声音变的柔软:“嘿嘿,那你跟我去后台吧~”手扯住了郝格外套的衣角,晃了晃。

  郝格瞥了一眼男子的手:“他能去吗?”

  男子看向站在吧台外面一直盯着自己的宗关,声音恢复沉稳:“他是谁?”

  “很多年的朋友,昨天刚过来找我。”郝格也看向宗关,她知道,宗关现在全方位防备。

  “昨天?”男子歪了歪头,打量着宗关,“那他住的哪儿?”

  这个问题一出,宗关便知道眼前这位男子对郝格的心思,太明显了。

  “楼下啊。”郝格突然起了玩心,用右手撑着吧台里面的桌子,看着男子。

  “你也住楼下。”男子扯衣角的手松开,打了个响指。

  郝格点头,挑了挑眉毛。

  “我也要!”突然蹦出的小奶音让宗关心里一惊,郝格却开怀大笑。

  男子将自己的口罩拿下,撅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郝格。

  “哎哎哎,不能摘。”郝格边笑边慌张的将口罩戴回去,“小祖宗,你别忘了我这店门是开的。”

  那一瞬间,在宗关眼前呈现的是相声演员明品尚的脸。

  宗关愣住,他没想到,郝格竟然会认识他,而且关系这么亲密。

  明品尚乖乖的被郝格戴上口罩:“那你今天晚上必须跟我走,不走我就不演了。”嗔怪的语气真的钻人心。

  “不演梁哥打死你。”郝格倒了一杯水递给明品尚,然后伸手指向宗关,“这是我朋友,宗关,公司老板,认识很多年了。”

  明品尚摘下朝向吧台柜子一边的口罩,喝了好几口水:“宗关?我记得他,一个骗子,还来干嘛?”脑海里浮现出以前郝格提到他时的泪光闪闪,心里有怒气升起。

  郝格接过水杯,然后拍了明品尚胳膊一下:“啧,现在只是朋友。”

  明品尚内心却不买账,工作的特殊让他对外界社会充满了警惕,更何况,还是伤害过格子的人。

  宗关对于两个人的亲密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郝格不是一个会轻易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的人,显然,郝格在这个人的面前暴露了自己脆弱的地方。

  这让宗关有些难受,他曾经,也拥有过。

  郝格看到宗关有些愣神,便拍了宗关一下:“你晚上要去吗?”

  “他去不了。”明品尚摘下帽子,冷冷的阻断了宗关的开口,“我跟梁哥说过了,只带你一个人去后台。”

  “啊…”郝格知道后台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要提前跟梁哥还有剧场负责人都打好招呼才行。但她还是想让宗关一起去的,多认识些人,有好处。

  宗关微微笑了一下:“没事,我晚上给你看店吧,等你回来。”他必须告诉那个家伙,就算他把郝格带走,最后也得把她送回来。

  “其他师哥今天也会去后台,他们很想见见你。”明品尚对宗关的话不以为意。

  郝格对着宗关抱歉的笑笑,转身问明品尚:“他们见我干嘛?你是不是又说什么不实的话了?”

  明品尚心虚的下意识搓搓手:“我没有,是他们起哄。”

  “是吗?”郝格眯着眼靠近明品尚,盯着他的眼睛,“今天晚上见到了会求实哦。”

  明品尚脑海里响起梁哥对他的建议,壮着胆子向郝格也靠近了一些,郝格的气息落在了他脸上,他喜欢。

  郝格没想到明品尚竟然会靠过来,愣了一下,便往后退去:“谁教你的?”她相信肯定是有人怂恿明品尚,明明之前每次都会脸红。

  明品尚得意的挑了下眉毛:“你别忘了,我比你大,而且我是男人。”

  郝格冲明品尚吐吐舌头,内心便猜到了那个教坏的人肯定是梁哥:“你中午吃饭了吗?”

  “嗯,吃了。”可爱的奶音又蹦了出来。

  “那你就是来休息的吧。”郝格熟练的将吧台抽屉打开,里面有一个藏蓝色盒子,放着明品尚休息时用的眼罩与耳塞。

  “没办法。”明品尚接过盒子,“只有在你身边才能睡得好。我都已经失眠三天了。”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

  其实郝格在看他眼睛时就发现了眼里的血丝,休息不好是郝格最担心明品尚的一点,她怕他耗不住。

  “梁哥都觉得奇怪,只要你在,无论在哪儿我都睡得很香。”明品尚站了起来,活动下身体。

  宗关内心充满了惊讶,因为他,也一样。

  郝格摊了摊手:“你的病友还有一位。”然后指向了宗关。

  “啧。”明品尚发出不满意的声音,两个人同样的理由真是让人烦心,“你陪我下去吧。”

  “房间门录了你的掌纹。”郝格看向门口有一对情侣要进店,伸手把明品尚的帽子扣上,准备走出吧台迎接却被明品尚抓住了手腕,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见不松手,便只能说,“宗关,帮我招呼一下。”

  宗关看到了明品尚抓着郝格不放,想要阻止,却有犹豫,干脆拿起吧台的单子,去招呼两位顾客。

  郝格拉着明品尚顺着吧台柜子后面的楼梯走到了负一层。

  这里是这家店的储存地下室,放着郝格托人买回来的红酒与茶叶,有时她会住在店里,为了方便,在下面隔了一个小房间出来,不过现在却成了轮流休息室。

  郝格顺着墙边的小夜灯到了休息室的门口,将明品尚的右手放在了门的中央。

  “滴----”细微的识别声音响起,门松动了一下。

  郝格推开门,休息室不大,像是普通酒店的房间:进门右手边是独立卫浴,往里走的左侧是一张长桌,桌上放着昨晚喝光的红酒酒瓶,还有两个杯子以及小食的残留物。离长桌一米多距离的床旁边立着一个书柜,书不多,郝格自己的存书大多数都已经被放在二楼的书屋里了,这里放的都是她不太舍得让别人动的藏本。

  明品尚坐在了床上,目光在床上流转,他想要找找痕迹,却又害怕真的找到。

  “昨晚我没睡这儿。”郝格边收拾长桌上的东西边说,“喝完酒我就打车回家了。”将东西扔进垃圾桶,用长桌抽屉里的布子擦了擦桌子。

  转过身看着嘴角带笑的明品尚,郝格无奈的摊开手:“被你看的很死的。”

  明品尚笑容更盛,但是一想到楼上的那个骗子就觉得不舒服:“格子,你为什么要把那个骗子留在店里?”

  “他专门来找我,我总要招呼一下。”郝格坐到了明品尚旁边,“你不用担心,不会再有什么了。”

  可明品尚却感受到了郝格的失落,他侧过身用胳膊抱住郝格的肩膀,将头靠在郝格肩上,像猫一样轻轻蹭蹭。

  郝格伸手握住明品尚的胳膊,轻轻笑道:“辛苦啦,明亮。”

  褪去那位的光环,靠在肩上的他,只是她的一个朋友,叫明亮。

  明亮安静的靠着,他很希望可以这样一直抱着格子,所谓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睡吧。”郝格温柔的说,用手慢慢的拍了拍明亮的胳膊。

  轻轻的从楼梯走上来,郝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宗关的背影,曾经,这个男人,在她眼里,是发着光的。

  宗关听到声音,转过身问道:“他睡了?”

  郝格点头,扫了一下店里:“刚才的两位顾客呢?”

  “点了两杯咖啡,外带走了。”宗关指了指吧台上的小票,“我让他们扫码付的。”

  郝格对了下数额:“谢了。”

  “你怎么会认识他?”宗关走到了吧台附近,印象里,郝格不喜欢热闹,更不喜欢被人关注。

  “几次巧遇,就认识了。”郝格懒散的解释着。

  “关系还这么好?”情绪化的言语中更多的其实是对于自己失去了这样待遇的懊恼。

  郝格抬眼看着宗关,又眯起眼:“不然你帮我找他?”

  是啊,他一个普通小老板怎么能跟相声演员比。宗关微微点头:应该猜到的,那个人,是郝格现在唯一的牵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