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灵能世界幻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焉鬼(五)

灵能世界幻想 苏良的良 2664 2019.08.08 18:29

  2019-6-17。

  早上10点23分。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天花板。

  从睡梦中醒来的秦宇盯着它看了好久。

  缓神了几分钟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的时间,即使他醒来的原因好像是因为在睡梦中被饥饿感叫醒的。

  不过都没差..

  这已经差不多是习惯了。

  他擦干净嘴角的口水,端着手机,面容被灯光照的像是扑了闪粉的石像。

  亮光刺的他惺忪的睡眼有点疼痛。

  十..点。

  ...四分?

  不对...原来是二十四分...

  是十点二十四分啊...

  嗯...今天是六月十七号了啊。

  话说刚进入那个游戏是什么时候啊?十五号吗?

  也就是说---距离自己第一次接触到【世界幻想】正好过了两天...。

  他掰着指头数着,因为那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不一样,他不得不用并不聪明的脑子配合身体一起计算---

  两天。。

  等一下?

  两天?!

  今天是17号?!

  秦宇揉揉眼睛,按耐下腹中的饥饿翻身端着手机。

  屏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2019-6-17。

  上午10点24分..

  自己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来着?

  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

  我是考拉嘛?

  不对啊,就算是以前连续通宵好几天也没有像这样睡24个小时中途还一次都不醒的啊。

  “..我就说,为什么只睡了一两个小时就不困了...”

  还以为是睡眠质量提高了呢..

  秦宇晃晃脑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光看时间没注意看日期啊...”

  而且总感觉睡了这一觉之后,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这种感觉真不好。

  不过话说自己每天都在打游戏,除了【世界幻想】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事情嘛..

  难道是上大学之前的忧虑症?

  好像听过别人提到过会有这种忧虑的症状。

  嗯...这样想想倒是蛮有可能的,毕竟自己的内心相当柔弱嘛..

  秦宇无力地捏了捏拳头,又扑倒在在床上翻了个身。

  可能是一整天没吃过什么东西的缘故吧,他的身体像是一摊软泥似得提不起什么力气。

  “淦。”

  他口吐芬芳道,心里满是担忧。

  这种惨兮兮的身体状况...万一下次进那个什么游戏世界,遇到什么吃的都没有的情况,要靠自己硬撑过去怎么办啊,难不成还要自己带食物进去?

  整得和小学生春游一样。

  话说真的能把食物带进去吗?应该是不太行的吧..

  那到时候总不能别人去完成任务,自己却要先忙着去觅食吧?又不是参加荒野求生。

  “真是服了...诶?诶?!卧槽!”

  秦宇白睡半醒地在手机屏幕上戳戳划划,突然尖叫出声。

  像是半夜上厕所看到了小强的女生一样。

  声音之大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被饿了整整一天。

  “我TM的金手!呸!..我TM的黑手指呢?!我【恶鬼缠身】呢?!”

  他把手机拿近,借着手机的光亮眯起眼仔细查看。

  手指版的【恶鬼缠身】呢?

  那个能一指开核桃的黑色“一阳指”呢?

  为什么不见了?

  秦宇惊愕地将食指放在眼前,事实就是,原本包裹在手指上面的一层细细的鳞状的黑色细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呈现在他眼前的只不过是正常到有些太过正常的肉色皮肤。

  正常的反而有些不太正常。

  “难道渗到皮肤里去了?”

  秦宇脑洞大开。

  仔细想想倒是确实有这种可能性,说不定我们相性很符合,就这样把手指版的【恶鬼缠身】吸收掉了啊?

  虽然感觉这种情况有点小恶心。

  他这样思考着,抱着求证的心态,在刚刚睡醒还尚且迷迷糊糊的大脑的指控下,一指头狠狠戳在了床板上。

  “出来吧!恶鬼缠身!”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来!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啊啊啊啊啊!”

  秦宇青筋暴起,身子蜷缩着,痛苦地用左手扶着失去了黑甲的右手食指。

  五官都扭曲到一起了。

  TM的不会骨折了吧!

  “我淦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啊卧槽!!

  我是不是憨b啊艹!

  此刻在床上蜷缩成球的秦宇的心中只剩下了“后悔”两个字。

  “好疼啊!!我TM的恶鬼缠身呢?我淦!”

  他终于清醒了。

  这玩意到底是自动解除了还是算怎么样?

  弱化威力换来的持续时间无限呢?

  现在给我跑没影了?

  奸商!

  我要去消费者维权协会告你!

  过于愤怒和惊讶而导致的神志不清的秦宇颤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身,连拖鞋都懒得去找着穿。

  一边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TM的,我一定...!啊啊啊好痛,算了..先拿点冰块冷敷一下好了..啊啊好痛啊我去。”

  他的食指以不正常的姿势僵直着一动不动。

  “痛痛痛...我淦,真不知道TM的倒了什么霉了。”

  ---

  当他抱怨着,颤颤巍巍地走到厨房门口时却发现---

  厨房的门是关上的。

  “...我什么时候养成随手关门的良好习惯了?”

  他嘟囔着用左手把门打开。

  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嗯?谁啊?”

  他下意识问了一句,但立马想起来这个家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啊!

  爸妈回来肯定会先说一声的啊,自己又没有那种拿着自己家备用钥匙的青梅竹马和未婚妻。

  闹鬼?

  不,不对,谁家的鬼会来翻厨房啊?而且现在还是大白天....

  但即使是这样想,秦宇依旧是感觉后背一凉。

  难不成是小偷?

  但是为什么不去翻卧室而是来翻厨房呢?饿急了?

  隔着一个转角,秦宇听到的翻找声忽的安静了下来。

  应该是对方听到他的声音了吧?

  “总不可能是老鼠什么之类的吧...”

  考虑到自己现在手指受损,对方可能是个凶残的大汉,而且放菜刀的地方也在对方那一边。

  秦宇一边谨慎后退一边开口。

  “...”

  “喂?兄...兄弟?hello?你是找吃的吧?那个你先别激动嗷?不要激动,不管你拿了什么..只要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都送你了OK吧?我不拦你,我放你走行不?先说好,我不报警抓你,你可别和我动手嗷...伤人是犯法的....”

  “.....”

  对方没有答复。

  “...你翻厨房应该是饿了吧?..这样,我再给你一百块..我们当没见过..行不?”

  怂到不能再怂的---秦·自己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宇,对对方如此交谈到。

  呈九十度直角的两个过道,隔着墙的另一边,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这人TM的偷家还穿拖鞋的?”

  他慢慢后退,小声地走到大门边将门打开。

  “情况不对就逃好了...男子汉就是要能屈能伸!”

  “咔叽。”

  他迈出门的脚僵住了。

  “啊?”

  “主..唔惹..”

  那个小偷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双手抱着一根不知道有没有洗过的黄瓜啃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好像是在打招呼。

  乌黑的眸子直视着他,身上的衣服有点眼熟,脚上还穿着他的拖鞋。

  我就说为什么拖鞋又不见了....

  秦宇心想。

  “.....”

  他将门拉了回来。

  这种场面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了..

  这个小偷说实话和他想象的样子不太一样...应该说是太出乎意料了。

  不是穷凶极恶或者是贼眉鼠眼的男人...

  看起来像是一个走失的小孩。

  一个把大码白体恤当成连身裙穿着的女孩。

  大概是八岁左右的样子吧?应该还在读小学。

  虽然看起来蛮干净不像是走失了很久。

  但是脚上的拖鞋是他的,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穿在这么小的小孩脚上实在是太大了。

  不对...话说,这个衣服不也是自己的嘛!

  我TM就说为什么也这么眼熟!

  “小屁h...小妹妹...?你,是走丢了?”

  等一下...为什么这句话说起来会这么熟悉。

  “...”

  对方啃着黄瓜摇了摇头,及腰的长发也晃了晃。

  还是相当熟悉的既视感。

  “那...你在这里干啥?”

  “我肚子饿了,吃东西。”

  对方显得冷冰冰的样子。

  ...废话,我也知道你在吃东西啊,我是问你在我家吃我的东西干嘛!

  秦宇无奈地说道。

  “...那个,小妹妹,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是怎么进我家的?”

  难道是自己昨天买早餐回来的时候没有关好门吗?

  ....想想还真是一阵后怕。

  还好进来的是一个小女孩,而不是什么要钱又要命的恶人。

  “咔叽。”

  小女孩垂下头咬了一口黄瓜,鼓着腮帮子嚼着,歪头看着他,好像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喂,这是我的黄瓜...

  想了想,秦宇还是没有把这句太过小气的话说出口。

  难道这个孩子是笨蛋吗?

  “....我说...那根黄瓜没有洗过..你吃了会拉肚子的。”

  不对,不对。这时候也不应该担心对方吧?

  “那个..咳,小妹妹,你走丢了对吧?你爸妈电话有吗?..或者我等一下帮你报警让你爸妈来接你...?”

  顺便找个师傅来检查一下我家的防盗门..

  口头上是这样说,但是秦宇此刻更担心的是如果警察把她的父母找过来之后,要怎么解释她身上穿着自己的衣物的问题。

  “..那个..你的衣服呢?我先问一下..不,不要那么警惕地抓住衣服..,不要把你的口水弄上去,会弄皱的,我还蛮喜欢这件衣...算了,别那样看我..衣服送你了...。我先确认一下,你底下是有穿裤子的,对吧?”

  因为衣服一直垂到膝盖..看不清下面的状况,为了保险起见,秦宇还是先问了一句。

  “我饿了。”

  那个女孩三两口将黄瓜全部吃掉,拍拍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

  真够自来熟的...你以为这是谁家啊?

  你怎么穿我的衣服,还吃我的东西啊?

  “我饿了。”

  “呵呵,我也饿了。”

  你起码还吃了根黄瓜,我可是饿了一天一夜啊...

  “.....”

  “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把你爸妈电话告诉我,你爸妈接到你之后就会带你去吃饭了。”

  他没好气地走向这个孩子,准备先把她整出来的乱摊子收拾一下。

  最坏的情况是还要给她找条合身的裤子。

  话说她好像没有关冰箱门,这小孩一点礼貌都不懂。

  “我的名字?”

  “不是你难道是我啊?”

  女孩的视线跟着他,他绕过女孩,背后的衣角被扯得一顿。

  ....等等...这一幕也好熟悉...

  那个孩子仰起头看着他。

  “告诉你了就有饭吃吗?”

  ...吃吃吃,你家里人没给你吃过饭啊?

  秦宇撇撇嘴,看着小女孩嘴角残留的一小片黄瓜皮和她那真挚的眼神,这幅可怜的模样让他终究还是没忍心说出口。

  换个长得不太好看的小孩说不定自己已经报警了吧?

  有颜值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可惜,自己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如果你真的很饿的话..我倒是可以先给你弄个蛋炒饭---。”

  ---用我受伤的右手。

  秦宇在心里默默想象自己用兰花指捏住饭勺炒饭的样子。

  女孩见他楞楞出神,又扯了扯他的衣角。

  “干嘛?”

  “我叫【焉鬼】。”

  “.....啊?”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可以给我取其他的名字。”

  那孩子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

  哈?

  “现在,可以弄饭给我吃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