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苟道种田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福祸相依(求收藏求推荐)

苟道种田户 头顶五指山 3520 2022.05.14 14:59

  清水城。

  东南角。

  一座不起眼的四合院内。

  大厅里,刚被吵醒的皇甫龙阴沉着一张脸,正坐在椅子上,一脸杀气腾腾扫视在场每一个人。

  现在看谁都觉的是叛徒,都想把眼前这群人都给杀了。

  “你们倒是说话啊?”

  “怎么都哑巴了?”

  皇甫龙越说越气,眼珠子都快瞪凸出来,刚端上喝了两口茶的茶杯,立马被摔的粉身碎骨……

  吓的底下的人,都瑟瑟发抖。

  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更是不敢呼吸。

  萧峰这时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个手势,底下的人便急匆匆退出去。

  倒是不忘临走把门给关上。

  萧峰听着已经远去的脚步声,这才开口出声说道。

  “殿下,或许还有挽救的余地。”

  话一说完,萧峰便不再出声。

  静静等候主子的吩咐。

  皇甫龙先是收敛这一肚子怒火,随后露出一脸狐疑之色。

  终究还是还是开口了。

  “那就说来听听?”

  这事上,皇甫龙也不是没怀疑萧峰,相反,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因为此事他只安排自己的心腹手下去办,所以萧峰自然难逃被怀疑的可能。

  主子心里怎么想的,萧峰多半已经揣测得到一二……

  很快,萧峰便把今天向林天买稻穗的整个过程一五一十说出。

  听的皇甫龙眼珠子一转,心中还是有些正喊不已。

  作为大秦王朝太子爷,他一向小心谨慎,那曾想自己也会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眼下更是直接成全他这些弟弟们……

  皇甫龙不傻也不蠢,第一时间便知道自己从一开始被人牵着鼻子走。

  也知道,自己身边肯定出了奸细。

  可这种事,等于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不认也得认。

  眼下不是想着怎么办报复,而是如何挽救。

  否则他这太子爷的位置,可能就要坐不稳了。

  从这位置上跌下来,他知道意味着什么。

  不怕是假。

  作为当朝太子,皇甫龙还是不知道一亩良田的产量高低,好坏,否则也无法一直稳坐太子之位。

  旱田都能被种到这种程度。

  某种意义上来说,林天本身绝对不是池中物。

  想到这,皇甫龙差点笑出猪叫声。

  “我的好弟弟们,你们如此坑害你们的大哥我,殊不知给了大哥我一场大大的造化啊!”

  。

  。

  林家村。

  此时挨家挨户已经有点点灯火,甚至还能听到淘米声。

  五更天了。

  “你娘的。”

  刚起床,林天便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一觉醒来,他便点开系统看看昨天一直没看的新任务。

  还真他娘绝了。

  怪不得这毒舌系统说两年后再见,真是个会坑宿主的垃圾系统。

  新任务要求,宿主要靠勤劳的双手,让一万人吃上他种的粮食。

  这种任务,估计也只有这种缺心眼的系统才想得出。

  他就靠着那三亩旱田,自己也就勉强够吃,还要请一万人吃饭。

  特别是下那面一行小字。

  想想就来气。

  友情提醒:每人只能一次有效享用宿主辛勤的劳动成果。

  林天差点就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真他娘的坑货系统。”

  “垃圾废物系统。”

  “要是能投诉,老子肯定投诉你。”

  林天也知道,系统在休眠中,自己不完成任务是不会醒来,再怎么骂也只能过过嘴瘾。

  可他还是要骂。

  这时屋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声音很小,像一阵风。

  林天听着却异常清晰,甚至这脚步声像是在耳朵里啪啪作响。

  他第一时间便往门走去。

  声音也很小。

  同样,对外面的人来说。

  那声音就像是回荡在耳朵里,特别响。

  第一时间便敢断定,林天肯定也是一个宗师或者大宗师高手。

  “难道是他?”

  林天眉头微微皱起。

  心里怕的不行。

  毕竟自己昨天才坑骗了萧峰一千两银子,现在人家来寻仇也很正常。

  听着脚步声,多半已经来到门口。

  “唉~”

  林天下意识不由的唉声叹气。

  声音细小如蚊虫。

  可是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却清晰无比,听的出里面的人似乎并不想他到来。

  “先生在吗?”

  皇甫龙声音虽小,语气皆是恭敬之意,生怕把这位世外高人给惹恼了。

  最重要的是,说不定人家还能救自己一命,该尊敬还是得尊敬。

  殊不知这声音让林天瞬间惊愕,脸色大变起来。

  这陌生的声音。

  还有这个时间点。

  找错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躲怕是躲不掉。

  林天再次皱起眉头,悄无声息靠在门边,贴着墙开了一条缝隙……

  眼下虽是黑灯瞎火,林天却看清来者面貌。

  长相和善,气质雍容华贵,特别是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还略微带点黄色。

  林天已经被眼前这人给吓的不轻。

  等级森严的国度,衣服颜色便是很好的身份地位象征。

  看的林天不由的暗暗捏了一把汗。

  来者不是皇子就是王爷。

  自己什么时候跟这种人扯上。

  太危险了。

  皇甫龙这时朝着林天弯腰低头拱手,满脸皆是讨好之色。

  “先生,在下皇甫龙。”

  为了能让林天请自己进屋,皇甫龙尽量让自己低眉顺耳。

  “进来吧。”

  林天声音冰冷。

  堂堂一个皇子都点头哈腰到这地步,不让对方进来,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门一开,林天便看到皇甫龙身后站着的萧峰,便知晓他为何而来了。

  感情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倒了八辈子霉,这都能让他碰上。

  想到这,林天心一狠,自认倒霉算了。

  把钱还回去,那些稻穗他也不要了。

  皇甫龙倒是一个机灵,刚进屋便急匆匆掏出一张金票说道:“先生,我身上就这么多,还请笑纳。”

  心想,任你世外高人再怎么清高,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不过,他还是低头弯腰,双手把金票呈上。

  林天瞄了一眼。

  好家伙。

  真的好家伙。

  票子上写着“大秦宝钞”四个大字,下面写着“金票”两个小字。

  面额是一万。

  也就是说,十万两白银。

  林天是穷久了。

  也是穷怕了。

  本还想要着赶人,殊不知见钱眼开,拿人手短,只能继续摆出一副高人的姿态出声。

  “是不是为那稻穗之事来的?”

  事实上,林天昨晚对此事进行了一些推演揣摩。

  连续两年有人前来买稻穗,肯定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先生果然神机妙算!”

  皇甫龙内心还是有些小崩溃,向来是别人拍他的马屁。

  现在却是风水轮流转,轮到他要拍别人的马屁。

  或多或少,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可一想到关乎自己身家性命,还有那一家老小,也就释然了。

  果然。

  林天就知道没有这事表面上那么简单,正如他揣测的一样。

  来者的身份是皇子,那么这些稻穗肯定是用来讨皇帝喜欢。

  说白了就是拍龙屁。

  这时候要是有地方闹饥荒,那么这些稻穗不止拍不了龙屁,反而是啪啪打皇帝的脸……

  龙颜大悦。

  龙颜大怒。

  相差就一个字,后者却是很要命。

  林天已经大概能揣摩出,有人在做局陷害皇甫龙。

  想到这,他知道自己如何开口了。

  “去年差不多这时候,有人花了十个大钱,从我这买走两株稻穗。

  昨日萧兄弟愿意花千两白银从我这买稻穗。

  那人年纪与你相仿,气质上也差不多。”

  说到这,林天便不再出声。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察言观色。

  神秘感是有了,话要是说不对,那自己就会露馅,下一秒很有可能就会被门外的萧峰给砍死。

  听到这。

  皇甫龙恭敬低着脑袋,眼珠子微微一动,他已经知道大概是谁了。

  看来自己是真有救了。

  奏折他早已经命送出去。

  稻穗也运送上路。

  虽然他已经命人快马去拦截,但是难免有心人作祟,这道奏折多半怕是拦截不下。

  皇甫龙敢肯定,用不了多久便会层层递交上给自己父皇……

  眼下,他就是在跟时间赛跑。

  不急是假。

  特别是来时,已经有人传回消息,运送出去的稻穗已经被拦截下来。

  按道理来说,同时送出去的那道奏折,肯定也能被拦截下来。

  就是偏偏没有被拦截下来。

  想到这,皇甫龙便沮丧着脸,带着声音小声哭泣起来。

  “先生救命。”

  “我一人死没关系。

  可我一死,定会连累数万人惨死。”

  哭的假不假,皇甫龙不在意,反正你都收了我的钱,我也把戏演到这份上,你不能不救我。

  林天虽然也被皇甫龙的演技尴尬到,却也知晓他这话不是糊弄自己。

  皇权争夺,败的一方基本无法善终。

  那些站错队的人。

  也会终将被杀。

  多半都是赶尽杀绝。

  林天依旧摆出一副高人姿态,没有出声,神情变化中,倒是恰到好处。

  可以说,他把这神秘高人扮演的入木三分。

  林天都忍不住钦佩自己,原来他也有这么高的演戏天赋。

  神情变化中,林天思索着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才能符合皇甫龙的心意,自己也好就此脱身。

  按自己穿越前对历史的了解,没有几个太子能安安稳稳继承大统。

  说是个高危职业都不为过。

  想到这,林天便微微笑道:“龙你可知何为苟道?”

  林天知道,眼下需要扮演的高深莫测,最好是说出一些人家听不懂的话。

  才有最有可能蒙混过去。

  “苟道?”

  皇甫龙念道这两字,思前想后,脸上皆是疑惑和不解。

  两个字他是晓得怎么写,却是想破脑袋也不知晓这两个字含义。

  见皇甫龙迟迟没有出声,特别是脸上不断变化的神情。

  看着那张疑惑不解的脸色,林天缓缓出声说道:“不争便是争。

  越是没有存在感,便是越安全。

  看似不致命的,往往才是最致命。

  眼下你可是众矢之的。

  不需要争,也不需要表现。

  你需要的是团结友爱。

  事事多向上询问意见。

  可平庸,可怯懦。

  切记,万万不可犯错。”

  林天还是挺佩服自己的,忽悠人的手段那可是一套一套的。

  皇甫龙表情突然一亮,不由的感叹,先生真乃高人也。

  听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我的的确确不需要太突出的表现,只要不犯错,便是永远的太子。

  熬着熬着就能熬出头。

  跟那些弟弟们完全不一样。

  我为什么非要跟这些弟弟们较什么劲。

  想到这,皇甫龙真想给自己来两巴掌,让自己刻骨铭心。

  “可先生,那道奏折多半怕是拦截不下来?”

  皇甫龙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看向林天,眼睛还是先救命,以后才有命苟着。

  眼下活不了,还谈什么以后。

  “附耳过来。”

  林天随后在皇甫龙耳边嘀咕了好一阵子。

举报

作者感言

头顶五指山

头顶五指山

各位看官既然进来就点个收藏,小的这就给你们码字去。

2022-05-14 14: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