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恶魔交易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天选之子

恶魔交易手记 六文大钱 2294 2019.06.13 12:41

  芙蕾雅在化作人形,并向肖恩展示了那选择性隐身的能力后,下午就跑了出去,说是要给肖恩招揽生意,一直晃悠到现在才回来。

  她一进门,就对肖恩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话!”

  于是他只能硬生生憋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问候,等待她的下文。

  紧接着芙蕾雅显得有些得意:“肖恩,姐姐这次可是给你找了个大单!快过来!”

  当肖恩走到门口时,果然看见了芙蕾雅所说的大单——一个瘦弱的灰发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裹着一身老旧的袍子,眉目中透着一股坚毅和倔强。

  他站在门口,也看见了肖恩,从怀里掏出一把闪闪发光的金币,开口说道:“先生,这是您掉的吗?”

  肖恩摇了摇头:“呃……不是啊,怎么这么问?”

  少年迷惑地挠了挠头:“因为我在香榭大街捡到一枚金币,隔一段路又捡到一个,我跟着走来就到这里了,所以我想可能是您遗落的。”

  听着这话,肖恩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转过头,目光暼着双手环抱的芙蕾雅,眼神交流:您干了些啥?

  芙蕾雅无所谓地耸耸肩:“你知道的,他看不见我,但为了能让他跟过来,我只能使了点小手段——撒币,隔一段路扔一枚金币,他果然就跟着过来了!”

  肖恩:……你金币哪儿来的?

  芙蕾雅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眯着眼睛:“你房间的。”

  肖恩:((*゜Д゜)ゞ”

  “先生,既然不是您的,那我先回去了,打扰您了。”少年见肖恩面色古怪,于是开口告别,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

  “拦住他!肖恩!快拦住他!”看见少年要离开,芙蕾雅开始方了。

  肖恩虽然不明就以,但听芙蕾雅的口气他也跟着方了!

  “等等,少年!”他开口喊到,“我忽然想起来,这金币是我那淘气的女儿出去玩儿时弄掉的,抱歉,刚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是吗?”少年狐疑地转过身,看着有些急迫的肖恩:“那您说说这金币有多少?”

  肖恩看向芙蕾雅,

  她露出思考的表情:“十三枚……大概?”

  于是肖恩装出回忆地样子,对少年说:“我记得是十三枚的样子。”

  “唔……”少年沉吟着,一枚一枚地点了一遍,露出笑容:“先生,十三枚,都在这里。”

  惊他双手捧起金币,递给肖恩。

  那么干脆?

  感谢费啥的都没要?

  肖恩怔怔地接过金币,少年直接转身就走。

  哎呀卧槽怎么又走了!

  “少年等等!”肖恩急忙叫住他:“嗯……那个啥,谢谢你啊!要进来喝杯茶再走吗?”

  “不用了,先生,我还要回去照顾母亲。”少年略显歉意地拒绝。

  “那这样,你明天有空的时候过来一趟,我得好好感谢你!”肖恩沉吟着说道,随后抢在少年回答前开口:别拒绝,否则这钱我就不收了!”

  “那……那好吧,明天下午我完成工作会过来的。”少年抬起头看着酒馆的名字,然后默默地将其记在心里,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少年离开后,肖恩看向芙蕾雅:“这到底什么情况?”

  芙蕾雅翻了个白眼,“我不是说了吗,我去给你找单了,而这个小鬼就是一个大单,一个潜力巨大的顾客!”

  肖恩斜眼:“有多大?”

  “反正你想象不到的大!”芙蕾雅开口:“天选之人知道吧?”

  “我还神选……”肖恩刚想呛她两句,突然愣住了:“等等你说啥玩意儿?天选之人??”

  天选之人,也称为世界之子,命运之子。

  虽然听起来既中二又搞笑,但他娘的这种人还就是真实存在的!甚至知名度已经到了普通人大都知晓的地步!

  用肖恩的话来说,就是挂逼。

  所谓的天选之子极为稀少,出现条件不明,唯一可以确定和身世没什么卵关系,也无法通过血脉继承。他们地天赋和运气都是堪称开挂一般的强悍,而且是官方合法外挂,永久不会封号那种。

  具体体现为,只要他们在某个领域入了门,无论是超凡领域,或是学术研究,亦或是其他杂学……只要象征性努力一下,就能将绝大部分人的汗水和努力踩在脚下,轻松跨过那些被行业大师们称为天堑的桎梏,以常人不敢想象的速度高歌猛进,一骑绝尘!

  只有一点,他们在活着的时候是没有办法被切实证明的,只有死后,天选者的身体会化作明星升入夜空。

  这也是天选之人称号的由来。

  在奥岚有记载的历史中,但凡是踏足超凡的天选者,只要能活下来,最后无一不是升华至“王”的存在。

  对于这些家伙,肖恩只能说,

  ——恐怖如斯!

  其实他刚穿越过来时,也曾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就是这种挂逼,但这个世界用二十多年的庸碌生活来向他证明,

  他不是。

  然而如今这样一个活生生的挂逼出现在自己面前,你说他作何感想。

  “是的,这是个天选者,一个孱弱的,活着的,而且过得并不太如意的天选者!”芙蕾雅看着懵逼的肖恩,一脸肯定。

  肖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狐疑盯着芙蕾雅,“可是……天选之人不是活着的时候根本没办法确定,只能靠猜的吗?你是怎么……”

  “姐姐当然有自己的办法。”芙蕾雅神秘开口。

  “什么办……”。

  “别问,问就开花!”她打断了他。

  肖恩:“……那我换个问题,你既然说他是客人,但我实在想不通……那种做啥啥都会、干啥啥都成的挂逼需要通过交易来实现愿望?”

  “所以说这是个例外。”芙蕾雅怜悯地摇了摇头:“那个小家伙被毁掉了涉足超凡的根基——用一种很残忍的方式。”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估计他的愿望也与此有关,总之,明天你就知道了。”

  肖恩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对这事极为上心的芙蕾雅,突然问道:“那啥……为什么我感觉你比我还着急……”

  芙蕾雅听到这话突然笑了,她勾了勾纤细修长的食指:“你把头伸过来我就告诉你。”

  肖恩听话地把脑壳靠了过去。

  然后她抬起手,一个爆栗就敲在他脑门儿上!

  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为了让你变得更强啊!你知道作为交易人你现在有多菜吗?

  你知道打一个刚踏入超凡的菜鸟都要耍小手段是多么丢人的事情吗!

  你知道一个天选之人的交易能让你得多少贡献度和漆黑之币吗?

  你个咸鱼!大咸鱼!不管你了,姐姐要睡了!!”

  说完,她噔噔噔地踏上了楼。

  被骂得目瞪口呆的肖恩尴尬地摸了摸鼻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挺高兴的。

  当然他并不是抖M,他只是知道芙蕾雅是为了自己好,让他想到了上辈子恨铁不成钢的高中班主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