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人类大脑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卷王的日常生活

人类大脑牧场 三百斤的微笑 2617 2021.08.26 00:21

    提问:如果重生,给你选择一个最牛逼的出生方式,你会想到什么?

  祝正微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偈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此乃某个神话人物的最有逼格出生方式,虽然有些侵权,但他不在乎这个。

  读书人的事都不叫抄。

  自己重新来刷初始号了。

  不得牛一点?

  不得完美一点?

  此时此刻,震撼的父母在原地已然呆若木鸡,然后下一秒便要跪下的样子。

  诚惶诚恐。

  如见神明。

  茅屋之中,气氛压抑,无人敢出声。

  祝正微却是老神在在,看着这一对衣着简朴的中年夫妻,拿着铅笔,又在竹席上写下了一行字:

  “吾之下凡,乃天机,勿要声张,勿要泄露!”

  经历了一番折腾,父母见自己,直接如见天仙下凡,还贴心的灶王爷雕像撤下,把祝正微替换了上去,烧香供瓜果。

  “有爸妈就是不一样。”祝正微坐在灶王台上挪了挪小屁股,换个了舒服点的弥勒佛式侧躺姿态,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一个正常家庭的童年温馨。

  我终于有正常父母关爱的童年。

  舒坦!

  其后一段时间里,祝正微掌握了主动权,已经不用担心父母把遗弃,也乖乖当了个婴儿,看看周围情形。

  很快通过父母,完全摸索理解清了这个出生山村的梦境情况。

  竹景村。

  位于现在的山城市大学,向南三百里,云贵一座大山脚下。

  村里男耕女织,过着相对传统的封闭生活,村子和外界沟通联系的是附近一座县城,不少生活用品和物质都是进入县城里交易。

  时间处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

  出生家庭不富裕,很穷。

  经过探索边际发现,实际上的地图范围,是相当的小。

  整个梦境大小,也就是屋子和附近几个邻居。

  这也是理所当然。

  幼年所见之处,即为梦境版图。

  自己被抛弃的时候是婴儿,见到的梦里环境狭小是很正常的。

  “我出生在竹景村附近一带并不意外,我在县里被捡到,也在这里长大,最终上了本地大学,那么父母肯定是附近村里的人,总不能跨省弃婴吧?”

  但是,眼前的父母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是虚假的,并本能忽略村子的异常。

  也不得不说,灵魂世界真的很奇妙。

  “只要我持续忽悠父母,就能利用这个出生时的根源梦境,有效的进行各种试验...甚至,改变自己的过去。”

  既然,小时候的一根笔扎在眼角,长大后现实中的自己也会出现对应的疤痕。

  那么,小时候的自己疯狂锻炼身体,长大后现实的自己会怎么样呢?

  祝正微选择尝试:

  他开始以一种极其合理的方式完整规划自己的人生。

  呼哈!

  第二天清晨,他还在网上找来了一些传统内功的呼吸法,开始锻炼自己。

  “李响,把你的健身收藏夹给我看一看。”

  “好嘞。”

  舍友李响就十分热爱健身,他一直渴望有个好身材,但他健身方式很特别,每次躺在床上收藏了各种健身博主的励志健身视频后,十分激动热血,一键三连之后,放在自己的收藏夹里吃灰,然后就相当于健身了。

  《科学呼吸方法》

  看了几眼。

  呼吸法实际上都大差不差。

  练习呼吸,吸气呼气,九浅一深之流,虽练出内功是不可能的,但长期练习,的确对于人体肺活量,内脏,有巨大的好处和裨益。

  不管任何体育、健身运动,呼吸都是重头戏。

  哪怕无法改写现实世界中的过去二十年,但他要把记录在这一具身体二十年的基因记忆人生,全部重新读档,改写重组。

  血肉。

  骨骼。

  样貌。

  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小时候的作息来改变。

  翻开日记本,他很快就有了改写后的人生二十年“人生履历”计划蓝图:

  “祝正微,竹景村人,1999年八月二十号出生,农村家庭长大,生而知之,生时有‘神抱婴儿,握笔披裟,朝霞灿烂’之异象,虽有血友病,但他发愤图强,这二十年的过去人生,一直选择锻炼身体!”

  “出生十天,便盘坐在庭院锻炼呼吸。”

  “半岁,轻微拉伸筋骨。”

  “三岁,轻度锻炼肌肉。”

  “五岁引体向上。”

  “八岁卧推。”

  “十岁波比跳。”

  “十二岁时,开始正式锻炼身体,每天俯卧撑100 次,仰卧起坐100 次,下蹲起立100 次,10 千米长跑。”

  “他过去整整二十年都是这样度过的...”

  “如此规律的生活作息,这使得他现在二十岁,作为平平无奇的山城大学大一新生,也拥有一个极其健康的正常人身体。”

  作为一个超级卷王,他感觉过去二十年的人生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再建初始号,必然要过得尽善尽美,

  这样的自律人生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不怕累,就怕自己不够卷。

  ...

  ...

  哈!

  哈!

  一口口浊气呼出吸入。

  二十余年前,山城大学以南,三百里脚下,一个小小的婴儿在农家院落中,盘膝而坐,迎着朝霞,在锻炼呼吸法,肺活量。

  “不愧是神仙转世啊,出生那么神异,婴儿就这样了,离谱啊。”

  “那还用说?后山墓里的父亲保佑啊!”

  “让咱大儿子靠近一下,学些神仙手段,治好这怪病。”

  ...

  远处,父母悄悄议论。

  “弟弟你好酷哦。”

  旁边农家小院里,流鼻涕傻憨哥哥,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弟弟,也在跟自己有样学样,练习呼气吸气,玩得很开心。

  祝正微看着这个傻憨的泥娃儿,无语起来。

  “哥哥比我更严重,某种意义上来说,家里条件的确是不好,我被遗弃属于正常。”

  血友病,是X染色体遗传病。

  上过高中的都知道,这种病的伴X染色体遗传特征是什么。

  眼前的父母都没有病,而两个儿子都有症状,很大可能母亲是基因携带者,儿子有50%发病。

  眼前两个全中,也不是不能理解。

  不过自己明显较为幸运,日常凝血有些不方便而已,自己的哥哥是重症。

  “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父母做出了一个正确而理性的选择,送走病情较轻的自己,养育病情较重的哥哥,因为轻度的我只要注意一下就可以像是正常人生活。”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祝正微通过深层记忆,看到出生时的父母哥哥音容相貌,以及这个农居的地址,完全可以去寻找现实中的他们,远远观察,看看二十多年后的他们怎么样了。

  但一切得延后。

  时间过去五天,祝正微一直沉浸在枯燥的日复一日练习中,但他发现整个梦境渐渐在虚幻。

  仿佛一股庞大的深海水压,斥力,在把自己从这里排斥出去,让自己回归浅层意识。

  哗啦!

  祝正微睁开眼,明媚阳光照射进。

  一个午睡的时间又过去了。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宿舍里,王军的特色激情手机铃声响起,几个人陆陆续续从困意中爬起,下午是有课的。

  “下午两节课,然后我要去做家教了!”

  李响一边起床,一边大声嚷嚷起来,“那小屁孩真难哄,他爸妈还是当叫花子打发我,说请我个三流大学生是给我面子才请我,给屁的面子,他们还不是因为穷?”

  “对了,你们两个下午去哪?”李响问。

  “我刷初始号。”王军说。

  祝正微说,“我回来睡觉。”

  “还睡,你不成猪了?号你不刷了?我们两个这次的口号不是: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你忘了?”

  王军诧异起来,痛心疾首道:“软件虽然是你写的,那接下去的钱我可不分给你了。”

  “不分就不分。”祝正微不在意这个。

  他忙着刷自己的人生初始号,哪有空去刷游戏的初始号?

  小样,竟然小瞧我?

  自己在偷忙着更卷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