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人类大脑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少年乡村,黄粱一梦

人类大脑牧场 三百斤的微笑 2943 2021.08.25 16:48

    祝正微直接吓得一大跳,看着眼角一下子吓得鸡皮疙瘩都冒起了。

  “我,改变,这一具身体基因中的过去了??”

  在那个潜意识深层,小时候的自己被铅笔扎了,现实中长大的后自己,伤口变成了一颗痣...

  离谱。

  诡异。

  如果按照这样来看,如果在自己梦里被打死了,现实中的自己岂不是也会死?

  祝正微心一下子绷紧了,他暗道还好没有直接乱搞,而是测试了一下梦境对于现实身体的影响。

  呼!

  “这到底是什么鬼。”

  祝正微心慌,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下。

  认真盯着自己眼角这颗泪痣看了好一会儿,狠狠双手拍了拍两边脸颊,用爱臭美的舍友李响的遮瑕膏掩盖了泪痣,才重新回到床上研究总结。

  “离谱,简直离大谱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个舍友,惊魂未定,生怕被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然而他们两人已经开始撸游戏了,钻石局开黑,这两个沙雕还问祝正微要不要来,并正义言辞道:“三人开黑,必上星耀。”

  “不来了,我刷初始号累了,我要继续睡觉。”祝正微回到床上休息,第一次有了这般恐怖的认知,这是一股隐藏在人类灵魂深处最骇然的古老神秘。

  世人的梦,是表层,是假。

  我撞破了某扇大门,我的梦,是真。

  或许不是进入了灵魂意识空间那么简单,更或许是进入了基因深处?

  看似离奇。

  但这不是改变现实的过去,是这一具身体的过去,那个梦,这本质上是一种深入灵魂根源,改变基因结构,身体结构的方式。

  他忽然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构想和猜测,一个大胆的计划渐渐浮现在脑海中。

  “或许这个世界可以称之为,根源梦。”

  “我的梦是固定的,记载我过去的人生,如果改变过去的话...我这不是也在刷初始号??”

  他心惊肉跳,开始再度尝试进入梦境试验,“我必须得再去看看!”

  哇哇哇!

  一个婴儿在农村里出生。

  “娃儿生了!”

  “是个男娃!”

  ....

  又是自己的梦!

  自己的根源梦!

  这个梦记载的是自己的一生。

  无比真实。

  “又重新开始了,我过去的一生。”

  而随着祝正微不断的深入梦境,尝试撞破那隔膜,终于第七次他不再是旁观梦境的虚影,而是彻底进入本源梦世界,进入基因记忆中,成为了那个婴儿,成为了梦里的自己。

  但是祝正微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

  踏踏踏。

  自己这个婴儿躺在竹席上,一个看不清身形的迷雾黑影,就偷偷摸摸走进来,把自己抱起,说着“长大一定要努力”,不小心撞翻了书架,铅笔落下,在自己眼角扎了一个窟窿,又吓得从窗口逃跑了!

  “......”

  祝正微傻了,自己成为了婴儿,被一周目的自己扎了?

  “之前的那个我还在这里?只怕是出现了梦境错乱,二我重叠,自己扎我自己!”

  祝正微每一次回来,都被自己扎了一次,眼角喷出血花,苦不堪言。

  还好自己是轻度患者,随着长大,凝血能力才渐渐降低。

  可尽管如此,这针口大小的伤口,目前对于现在的自己也够吃很大一壶了。

  自己把自己搞个地狱开局?

  “难受。”

  他这个婴儿在床上看着这个简陋农村土屋,欲哭无泪。

  他只得以流血的状态,探索自己的根源梦,出生环境。

  第三次,他这个婴儿尝试偷偷跑走,结果还没有跑出门口,就被父母捡回来。

  他进行各种尝试,终于成功匍匐前进,悄悄潜行,爬到门口。

  “我们又生出一个娃儿是这样。”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大儿已经七岁了,再来个病儿实在养不起了,要不真送走吧?”

  他发现父母在门外争吵,伴随着呜咽,从对话中,得知了婴儿时期的自己人生经历:

  父母迷信。

  自己的血友病是瓷娃娃病,受伤碰撞,流血不止。

  但在这个年代对乡里人来说,是撞邪了,怪病,诅咒,最关键还要被街坊邻居瞧不起。

  或许不久后,自己就会被父母抛弃到县里。

  很快,他尝试能坚持“人生梦”最长时间到什么程度,发现自己最长只能在其中坚持一个星期,然后就苏醒了,醒来浑身头疼,精神力被榨干!

  但即使是长达一个星期的长梦,也不过是一个午觉的时间,阳光才从窗口照射下来,实在是让人称奇。

  “人生之梦。”

  自床上坐起身,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祝正微忽然想起了某个典故:

  黄粱一梦。

  此典故自唐代《枕中记》,卢生进京赶考落榜,抑郁不得志,回乡时在邯郸旅店住宿,旅店主人乃是得道隐世仙人,听闻此事,便让卢生入睡,做了一场享尽荣华富贵的八十年美梦,醒来的时候,卢生却发现店主人蒸的黄粱米饭竟还没有熟,因而大彻大悟。

  “何其相似?”

  “梦里到了一场很长很长醒不来的梦。”

  “就像是人与人的悲喜,梦境与现世的时间亦不相通。”

  祝正微自言自语。

  黄粱一梦,庄周梦蝶,这些古代志怪典故,对当今的现代人来说十分耳熟能详,里面倾注了人类自始至终对于未知神秘长梦的好奇与恐惧。

  “但果然是这样,能改变过去的出生!!”

  祝正微兴奋地裂开嘴,血液在沸腾一般,心脏咚咚作响,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刷号的雨夜里,王军说的话:

  “唉,这都是天注定的,长相容貌,家庭出生,天赋才能,决定我们起点就这样....”

  “要是我们的人生,能像是你这款游戏一样能刷‘初始号’,像是捏娃娃一样,选定出生家庭,选武功天赋、选才情,捏发型,捏身材,再出生的话....”

  眼前,自己不是在重新改造自己的出生?

  捏脸?

  捏身材?

  捏发型?

  选天赋?

  ...

  他陡然间,整个人从床上站起,忽然爽朗大笑:

  “人生不过一场梦!或许眼前,恰逢其意??我要捏脸!我要刷天赋!!哈哈哈哈!”

  旁边两个舍友懵了。

  “娃儿,刷号,刷疯了。”王军一脸怜悯。

  “傻了,没救了,直接火化吧。”李响也露出同情。

  “切,懒得理你们,我睡觉了。”祝正微懒得理这两个二货,他直接蒙上床单,盖过头。

  噗!!

  一个完美的跳水,一头扎入意识深海区,连续跨入浅海区域,推开那下方一扇神秘脑纹之门,进入意识深潜层。

  哇哇哇!

  一个婴儿在农村里出生。

  “娃儿生了!”

  “是个男娃!”

  他清楚的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在进入着身体深处承载的“过去”。】

  历经了无数次初步测试,他的花活也多了起来,他尝试改变父母对自己遗弃的事实。

  人生之梦。

  游荡在遥远的童年过去。

  他无数次测试,重来,在第五次尝试对父母说话,口吐人言进行交流,结果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尝试,自己都因为声带问题,无法正确发声,咿咿呀呀。

  他不由得无奈。

  那些一出生婴儿就口吐人言的传说,全都是骗纸。

  “我得刷过去的初始号!牛笔一点的出生!并且改变我被遗弃的事实...哪怕仅仅是在梦里。”

  他开始尝试控制肌肉,行走,历经了第七次,终于成功震撼到了他的父母。

  哇哇哇!

  婴儿惨叫起来。

  正在灶台烧柴的父母连忙跑进屋,

  “天杀的!!!娃儿怎么给铅笔扎了??”又是一如既往的那一句尖叫。

  可这一次婴儿故意提前惨叫,他们恰巧撞见了一个黑影,上一个进入梦境的祝正微,放下婴儿,翻窗而逃。

  “什么鬼怪!在偷我家娃儿!!!”

  父母眼角露出恐惧,说出了未曾有过的第二句。

  村头王神婆说得没错。

  撞伤肉肿血,

  割伤血不止,

  这果然是怪病!

  自己夫妻的祖坟风水出了问题,自己不孝,害得后山墓里的老父亲死后成了僵尸,被老父亲僵尸诅咒,撞邪的。

  可下一秒,

  竹席床上,襁褓之中,被黑影放下后的婴儿祝正微,胖乎乎白嫩小手十分自然熟练的取下扎了眼角的铅笔。

  这个粉嫩婴儿四肢趴着在竹席上。

  忽然,缓缓如一尊暮年慈悲大佛般,老气横生,盘腿做起。

  婴儿眼角晕开一朵鲜艳血花,盘膝而坐,披着一席艳红襁褓当做袈裟,一只铅笔当做浮尘。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指地的手又开始执笔,在竹席上写下一排歪歪扭扭大字:

  “那抱我虚影,并非妖邪,乃天上神。”

  “此乃...”

  “神赐泪痣,吾生于天,降于地,圣神于世。”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有重度血友病的哥哥,一身泥巴正坐在门口玩,一边擦着鼻涕一边挖着鼻孔,望着竹席上的婴儿指天画地,一脸茫然。

  而站在房间里,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农村父母,哪见过这个?

  “天上的神仙下凡了。”

  他们夫妇在旁边却是彻底呆了,瞳孔猛烈放大,震撼他们一万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