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人类大脑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梦的解析,灵魂深处诡异世界

人类大脑牧场 三百斤的微笑 1810 2021.08.25 16:44

    一个上午的课都过去了,自从昨夜研究进入他人的无意识、无序列的随机梦之后,中午的祝正微就在宿舍里关了电脑,躺在床上无意识的看着天花板。

  “今晚,去谁的梦里穷游?”

  但他越发爆发了一个想法:

  进入其他人的梦,固然有趣,但太荒诞了。

  上一秒还是别墅,下一秒就在泳池,光怪陆离。

  这是一场没有规律的头脑风暴,大脑皮层的意识活动,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那是正常人的梦。

  但进入自己的梦呢?

  或许不同。

  搞不好因为自己的特殊性,自己的梦和其他人的梦不一样??

  我的梦,又是怎么样的...

  抱着这个越想越好奇的想法,午休的时候,祝正微开始重新做梦了,

  祝正微开始睡觉。

  但他发现自己睡着后,自己根本没有“灵魂无意识的表层活动”。

  “我没有梦?我跳跃了梦的无意识表层?”

  他如是想着,看着周围,只感觉正在一片无尽深邃的黑暗恐惧之海中,就像是一个潜水之人,不断在大脑的海拔中潜泳,不断进入无尽幽暗深海。

  下潜,

  下潜,

  继续下潜!

  穿过了无意识梦的水面,穿过了百米海洋光照区,进入了一片阳光照射不到的深邃幽暗!

  轰隆!

  深邃幽暗,伸手不见五指。

  很快,他在满是漆黑之中,就感觉无意间撞到某个屏障,一扇血肉大脑纹理神秘大门,已经出现了裂痕。

  狠狠推开!

  门扉裂缝在逐渐增加,最终轰然破裂。

  嘭!

  无数的脑浆、脑神经元细胞像是流星一般在身后飞逝,诡异神经触须在蔓延,篆刻在基因深处突然被释放的深海意识世界,似乎被自己狠狠击穿!

  光线!

  无尽的白色刺目光线从门缝隙中涌出!

  万丈光芒之中,他瞬间进入了其中,眼前豁然开朗,看到了人类不曾涉及的最深层意识梦境。

  轰!

  时光在倒流。

  读书时代,小学时期,已经几乎模糊的孩童时期,甚至于随着不断的走马灯,祝正微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自己出生的画面。

  一切回归源头,祝正微看到了自己人生的最初片段。

  哇哇哇。

  一个婴儿在农村里出生。

  “娃儿生了!”

  “是个男娃!”

  “不会像是大娃一样带病的吧!”

  “大娃已经要养不起了,二娃也真有病的话,咱就偷偷扔了,反正藏得好,村里也就隔壁几家邻居知道我怀上了。”

  ...

  伴随着嘈杂声,祝正微蹲在房屋外的杂草窗口下,偷听着这一幕,以一个围观者的视角看到了自己的出生。

  “我都看到了什么东西?”祝正微不可思议地瞪大眼,“我的诞生?”

  世界上,除了传说中的超忆症患者外,基本没有人能记得自己作为婴儿刚刚出生的画面。

  而自己,竟然能在这个深层梦境中看到?

  但很快,祝正微就有了猜测:

  梦是灵魂活动的延伸,自己的梦是“灵魂深层意识”,记录了出生以来所有的记忆。

  自己看到了扎根在灵魂深处最本源的深层意识区域,它记载着自己根源深处的所有信息和代码,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灵魂的最深层根源活动空间。

  “这就是我的父母?”

  他看着从未见过的亲生父母。

  自己是孤儿。

  因为遗传病被遗弃。

  从小对于所谓的父母一直没有什么感觉,但眼前在记忆深处见他们一面,也未免多有感触。

  虽然,自己也曾经中二幻想过自己父母是什么富豪,二十年之期已到,少爷归来的戏码。

  祝正微平静看着平平无奇的农村两个人。

  “普通的出生,普通的家庭。”

  “时代所限,医疗受限,在那个未开化农村山里年代里十分普通的被遗弃...”

  祝正微看着梦境里自己的降生。

  在门外等待了一段时间,趁着没人,祝正微偷偷走进房间。

  看着襁褓里的刚刚出生自己,这个正在酣睡的可爱婴儿,有些莫名的古怪感。

  “你真惨啊,不过未来日子会好的!”

  他忽然忍不住抱起这个襁褓中的婴儿,高高举起过头顶,他有种说不出的前所未有体验,“过去的我啊,一定要努力...”

  噗嗤。

  忽然撞倒高架子上的笔筒,一根铅笔掉落,削尖的笔尖在婴儿右边眼角扎了一下。

  鲜血在婴儿细嫩白皙的眼角皮肤曼延成一朵血花,奔涌不止。

  哇哇!

  婴儿时期的自己,忽然大哭起来。

  祝正微呆了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咔擦!

  农屋的灯火一下就点亮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祝正微连忙把婴儿放回原处,翻窗离开了。

  “天杀的!!!娃儿怎么给铅笔扎了??”很快,一声怒吼从屋里传来。

  哗啦。

  祝正微睁开眼,

  他面色古怪起来,回到了梦中的过去,对婴儿时期说着激励的毒鸡汤,结果却把人给扎了....

  咳咳咳。

  还好只是一个梦。

  “和其他人不同,我的梦是固定的,甚至可以说不是梦,是一段根源记忆,涉及灵魂的根本,完整记载着我过去的一生!”

  噗!

  忽然,祝正微感觉眼角一痛。

  他痛苦的捂着眼角,“难不成...”

  他想起了刚刚扎在童年出生婴儿眼角的铅笔,连忙到卫生间,摇摇晃晃的抬起头看着镜子,干瘦且坚毅的面庞上,只见眼角下一颗泪痣渐渐浮现出来,竟然有种妖异朦胧的梦幻美感。

  “我的眼角??”

  “泪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