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人类大脑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灵气的诞生

人类大脑牧场 三百斤的微笑 3525 2021.08.27 14:43

    “一个。”

  “两个。”

  “我越来越娴熟了。”

  祝正微依样画葫芦,越来越熟练。

  需要有现世锚点,人们熟悉的事情,让人放松警惕,才容易拉入梦境。

  最终,他把自己诱骗进入梦境的锚点大门定格为“游戏登陆画面”,拉进来当NPC挖矿,提供梦境局域网的算力。

  竹景村。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此时屋内,祝正微的父母呢喃着这一句话,看着这个在灶王台盘腿而坐的婴儿,心中不由得越发敬畏。

  “仙人,寻我们夫妻有何贵干?”他们小声谨慎。

  “背我出去瞧瞧。”

  这一日,祝正微说。

  很快,祝正微被母亲背着。

  周围绿树青葱,天空碧蓝,是一副好山好水的景象。

  “嗯,很不错,家庭以外的村子,彻底具象化了,农村,田野,邻居,这是二十多年过去的竹景村。”

  祝正微搜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竹景村山村照片。

  虽然是黑白照,但一模一样。

  这是朕的江山啊!

  “那些才出生的那一批NPC婴儿,补全了竹景村的农居。”

  看了一眼路过的民居,祝正微趴在母亲的背上,心道:

  “他们也借助于我的力量,回到了自己的根源基因深处,回到了自己的童年,自己诞生的新手村中。”

  “但是,他们目前没有如我一般撬开了‘根源禁区之门’,无法反馈到现实的身体里....因为是我的梦,我能为所欲为,甚至苏醒后,他们都不会记得我的梦中之事。”

  看了一眼,祝正微也就不去看了。

  目前,他们仅仅只是矿工,NPC,为自己挖掘世界版图罢了。

  “这个世界,是自己的国土!!”

  很快,祝正微白天照常上课,晚上睡觉进入“校园网”,刷初始号。

  他发现一睡一晚,就是三年的梦中时间。

  这虽然比不得黄粱一梦八十载,但一梦三载也算是漫长。

  当然,第二天清醒的梦并不很清晰,就像是另外一个“自己”处于那个时空,总有种失真感。

  就跟玩个游戏挂机一样,苏醒后,脑子里都是刚刚游戏的人物人生流程,人生模拟器一般...

  第一夜梦中挂机,三岁。

  祝正微每天锻炼身躯,忍受枯燥无味。

  因为祝正微的介入,父母觉得未来可期,又给自己生了一个弟弟,是个难得健康的婴儿。

  傻憨大哥叫张松,刚出生的三弟叫张质。

  如果自己认祖归宗,应该改姓张,叫张正微。

  第二夜梦中挂机,六岁。

  祝正微饭量越发庞大,胃口惊人。

  眼前家中贫寒,日子过得越发拮据。

  祝正微就白天上课摸鱼,开始研究现代畜牧业知识。

  最终挑选了野兔为发家门路,设下陷阱,狩猎野兔,然后进行饲养和繁殖,并教导竹景村的父母养殖手法。

  三夜梦中挂机,九岁。

  家里富裕,成为村里养殖大户。

  父母拉动村子养兔致富,教导养殖经验,成功当选了村支书。

  同年,祝正微听说村里同岁的张狗子掉进村里的井里,摔瘸了腿,这让他很吃惊。

  张狗子,大名张夏。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重启人生,祝正微没有去干涉。

  现实中他已经上了大学,不应该是个瘸子。

  白天的时候,祝正微又偷偷去调查看了一眼现实中的张夏。

  梦里小时候瘸了,但现实中并无异常,依旧是个人生赢家,在食堂和女朋友相互喂饭,散发恋爱的恶臭味。

  毕竟只有自己打开了那扇神秘根源之门,才能梦境反馈现实的身体,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普通梦境罢了,甚至梦醒就不记得了。

  “儿啊。”

  来到了张狗子的房屋之中,父母在哭嚎。

  在村里干不了农活,双腿瘸了,就相当于废了,哪会有姑娘嫁给他?养一个站不起来,干不了活的汉子?

  “人生难逃,生老病死,厄运灾祸。”

  祝正微在旁观,他渐渐有所感知。

  隐约察觉到,即使是这些服务器的同学,在这里死了,作为服务器依旧在照常运转,只不过活着的时候算力在NPC自己上,死了之后,算力开始维持着天地,周围村民,NPC、环境的运转。

  祝正微仰起头,看向山村的蔚蓝天空。

  “这一场大梦百年以后,他们都会死去。”

  “但服务器依旧在运行,他们会彻底成为这个世界的云算力,均匀分布,而不是集中在一人身上。”

  第四夜在移动梦网挂机,梦中山村的自己,已经十二岁。

  祝正微依旧有条不紊的锻炼身躯,苦苦刷出生资质,方便反馈到现实之中,却在这一日呼吸之中,发现了异常。

  他发现一股奇怪的能量在天地间,随着自己吞吐在周身流转。

  这是什么?

  祝正微睁开眼,又尝试了一下,无比确信现实中并没有这个玩意。

  难不成是这个“梦网世界”中独有的?

  这个汇聚灵魂意识的世界中,不断产生的魂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气’,就是那些矿工们,用大脑区块链挖矿,挖出的一枚枚脑特币!”

  祝正微悟了!

  网络上,一台台矿机,在区块链以特定算法挖矿,获得比特币。

  不就是与眼前类似?

  人脑建立一个人脑梦境区块链网络,用思维挖矿,也会诞生灵魂能量,脑特币。

  并且,人不是机械主机,挖矿会坏。

  人脑就像是肌肉一样,锻炼和劳损之后,回复过来会越发强大,大脑越用越灵活。

  最终,他们经过锻炼和升级,成为算力越发强大的大脑梦境矿机...呸,越发强大的大脑,人均思维敏捷。

  哗啦啦。

  “这个聚合的梦境世界,似乎让我看得了一丝非比寻常的超凡力量可能!”他在院子里打坐,这一丝丝缕缕的气息力量伴随着呼吸在身体运行。

  祝正微不断摸索中,想了想,便把这个方法定为:

  食气法。

  食气二字,在古语中,有指鬼神享用祭品气味之意,与眼前类似。

  而这食气,在道家中常有记载,是一种道家正统修行之根本法,有“服食空气或芝兰之气”“吸风饮露”之意,恰逢其意。

  时光飞逝,梦中挂机十五岁,现实已经五天了。

  老大性格憨厚,但重病缠身,不能务农耕地,

  三弟却是性子活泼,好奇聪颖,才十二岁,就缠着祝正微问东问西。

  “真的有神仙么?”他问。

  “或许曾经在古代存在。”

  “你从哪来?”他问。

  “天外来。”

  “我看过书了,地球是圆的,天外是太空?”他问。

  “是的,地球是圆的,天外是太空。”

  “那现在的人,为何不能修炼?”他问。

  “时代末路,气息太薄弱了。”

  “山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听说县城里有大哥大,我们村里却只有一部电话,一台收音机,通电的人家也没有几户...”

  ...

  起先,父母对于三弟的行为很惶恐,怕他对仙人转世不敬,不断问科学,旁敲侧击,怕不是质疑仙人的存在?

  但久而久之,他反而蕴含父母的期待。

  “老三没病,从小聪明,是我们真正的期望啊。”

  “搞不好跟着仙人转世身,有仙缘,可以得道成仙,我们老张家有大机缘了。”

  父母暗中有了心思。

  老三的确是聪明,举一反三,比祝正微见过绝大部分天才都要聪明。

  六夜,十八岁。

  祝正微已然成年。

  因为长相端正俊俏,又有“神仙下凡”的出生异象传言,气质超凡,整个竹景村以及周围村落,都知晓他。

  相亲的人不断踏破门槛。

  其中,不乏一些大学“女同学”NPC来提亲,长相漂亮的不在少数。

  只不过,竹景村已然独立一界,也就是山村区域。

  实际上并无法到外面,她们没有外出上学,没有接触现代社会,满是村姑气质,大字不识,梦中混得反而都不比现实的发展好。

  “我尚不想婚娶。”祝正微推脱。

  他实在不想尿床。

  更何况和隔壁宿舍楼的女同学不约而同一起尿床,就更尴尬了。

  有重度血友病的大哥倒也想婚娶。

  但病情严重,瓷娃娃一般的身体,连农耕都做不得,没有人愿意上门做媒。

  “不如,我教大哥练法?这不是成仙问道之法,没有搬山等神通伟力,只是一种简单养生根本法,感受天地之气,让你身体强壮一些。”祝正微道。

  可惜,梦中世界的大哥无论如何,都感应不到气的存在。

  祝正微又把自己研究的食气法交给了弟弟,乃至父母,但他们都无法学会。

  其他人学不会,或许正常。

  但聪颖如三弟,学不会就是有大问题了。

  “难不成,服务器太少,是这个世界的魂气太薄,只有我这个梦的主人,才能感知到?”

  “还是,我作为梦中天命之子,生而食气,寻常之人需要特定方式的食气修行法,才能吸收?”

  祝正微白天苏醒过来,陷入了沉思。

  “可能也是挖的‘脑特币’太少了,灵气稀薄,先扩充矿机数量看看。”

  他尝试扩大云端服务器,寻找竹景村周围的其他同乡群,又上了他的暗杀名单,

  祝正微胆子越发肥了,简直胆大包天,打算在同学里继续拉人,入梦局域网。

  根据自己研究,那些服务器一个星期里,大脑的确聪慧灵敏了很多,是对他们有益的。

  于是,他就没有了心理负担。

  白天在学校到处瞎逛,物色下手对象,为了寻找第二批人类高质量服务器。

  偷偷潜伏之中,成功对于一些校内知名的学霸下手,甚至开始对教职工楼的教授、导师,暗中下手,拉入梦境,进入自己的矿工世界团中。

  “梦里闲着没事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锻炼一下脑子。”

  他直接一口气增加了五十台,直到感觉再多服务器自己就把握不住了,才肯罢休。

  轰!!

  服务器增加。

  竹景村的周边世界版图大幅扩充。

  的确壮大了那一股气,自己修炼速度也增加了。

  “可惜,他们还是感受不到么?”祝正微不免有些遗憾。

  “或许,不是气数量多少的原因,是需要一种特殊的感知法。”

  “只有我天生就会,这对我近乎本能,而我用食气法壮大了我的灵魂,灵活强大,就能扩充更多的云服务器,继续扩张版图,是一种良性循环。”

  眨眼,一个星期昼夜。

  祝正微已然二十一岁。

  他食气法运转近十年,隐约感觉有一股气流在周身经络运转。

  甚至用动物测试,竟然能打通对方的一些淤血与经络,十年练气,也算是有了一些勉强妙用。

  祝正微想了想,来到了瘸腿张狗子的家中,“我或许能为他治病。”

  “什么?”

  他们父母很吃惊,看着这一名长着泪痣的神秘少年。

  张狗子瘸腿,乃是经络淤血导致。

  如果及时送去医院问题不大,可农村没有这种医疗条件,也就有了很多伤残。

  几番尝试,祝正微打通了他的经络。

  “神仙啊。”

  “真是神仙啊。”

  张夏家人无比感恩,祝正微的名声再度不胫而走,压过了不少在十里八乡装神弄鬼的神婆道士,活神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