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02.06.04上架
  • 45.20

    完本(字)

93.1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悬疑灵异之旅

见习UN可爱 见习冰的火焱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4780 2003.04.15 22:56

    暴雨已经不停的下了三天三夜,今天终于转成小雨,整个戈壁上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星星点点的树叶和青草绿的让人揪心,衬着蒙蒙细雨落个不停的阴空,分外让人怜惜。

  云灵族的村里,戈壁十六族的代表们川流不息,不眠不休的为神婆婆举行了三天的大祭,直到今天才在陆沉了的战魔滩火葬了神婆婆。人流慢慢散去,一直冷眼旁观的方羽看到多数人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快乐,尽管哭声震动四野,但摆脱恶灵传说恐怖后的轻松表情,再傻的人也都能从大多数人脸上看到,就连哈瓦老爹也是一样。只有凤雅三天来不说一句话,苍白的脸象被冰封了一样,游离在众人之外,还有乌丽,三天来的劳累和忧伤让小脸上满是憔悴,还在不停的小心翼翼的看顾着幽魂似的凤雅。

  方羽轻轻挥了挥手,拦住想要过去的黄桥和杜若兰,又用眼色拦住想叫众人上车的哈瓦老爹,从战魔滩回来后,作为极少数战魔台一战知情人的哈瓦父女,把方羽当天神一样的看待,不同的是乌丽多的是信赖和尊敬,老爹多的是畏惧和尊敬。方羽为了避免无谓的麻烦,曾经郑重的要求过知道内情的几个人严守秘密,不要把他也参与的事传出去,故而清净了好几天。他无声的走到长跪不起的凤雅背后,对着要对他打招呼的乌丽摇摇头,乌丽乖觉的起身退到一边,满眼祈求和信赖的望着他。方羽强笑着对她点点头,伸手轻轻拍了拍凤雅湿透的肩膀:“逝者依依,生者还须努力,凤雅,你要想开一些,婆婆在天有灵,也不希望她的继承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再说也不该让大家都为现在的你感到担心,你说对吗?”

  凤雅浑身一震,僵硬的转过迷茫的脸哀声道:“婆婆去了,婆婆就这么去了,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方羽面上一正,双眼发出慑人的光芒,深深盯入凤雅迷乱的眼睛,沉声说到:“醒过来,凤雅,你难道忘了你是戈壁上最后保护者的使命了吗?一个通灵者自然有他的归宿和使命,婆婆在天上看着你呢!”声音不大,但声声如惊雷般炸开凤雅沉浸在伤感失落中的心灵。凤雅又是一震,双眼里狂涌出三天来头一次的泪水,转身抱住方羽的双腿痛哭出声来:“婆婆丢下我走了……婆婆啊~”声声如杜鹃泣血、哀哀欲绝。站在旁边的乌丽首先忍不住也大哭起来,不远处杜若兰已经哭的象个泪人,在哈瓦老爹强忍着的哽咽里黄桥也鼻子一酸流下两行眼泪,一时间天惨地愁,戈壁上泪雨飘洒。

  方羽安慰的轻拍着凤雅的肩头,静水无波的心灵里一时间百感交加,眼前战魔台的废墟上葬着百年来戈壁上的传奇神婆婆,空间里谢海添三百年不灭的元婴灰飞湮灭,千百年的噩梦查思丹也连腐臭味都消失的干干净净,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们总要弄些不可理喻的事来让人平添这么多烦恼?人为什么要这么活着?越想越烦恼,他觉得很不舒服,长吸了口气,抛开思绪,觉得还是老子说的对,“清净为天下正”。这时他感到凤雅抽动的肩头慢慢静了下来,于是伸手扶起为才发觉抱着他双腿哭了半天而觉得不好意思的凤雅,无视凤雅因为霞生双颊而平添了无限秀色的俏脸:“我决定现在就要回去了,以后可能相见无期,你要自己保重!”顿了顿,仿佛不忍看到立时面无人色苍白可怜的凤雅,低下头避开凤雅哀怨动人百味皆陈的明眸,轻轻说到:“破云弓在我手里被毁,又没能救回婆婆,是我此行最大的遗憾,往后戈壁十六族还有许多事要你来做,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千万不要拒绝!”

  长吸一口气,方羽抬起头,伸手握住凤雅冰凉的纤手,全身的湿衣无风自动,开始膨胀起来,眉心处七色光芒流转,一道若有若无的光柱罩向凤雅的眉心,双手里狂涌入温热的劲气,凤雅轻嗯了一声,全身火热,面生赤霞,湿湿的长袍也涨大了起来。正在不远处等候的黄桥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逐渐发出七色光的两人,哈瓦老爹已经跪伏在地上念着听不懂的经文,全身不住颤抖,乌丽也跪在地上念同样的经,但还是不停的把好奇的目光偷偷扫向方羽和凤雅。黄桥呆若木鸡,杜若兰却大感兴趣,绷大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奇境,心里觉得匪夷所思,刚刚因为方羽拉凤雅素手而产生的不快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凤雅的素面越来越红,连双手都变的深红,全身劲气纵横,脑海里异像丛生,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方羽清越的吼声:“抱元守一,聚气凝神!”闻声脑海一清,凤雅全神接受气劲和光柱的锻炼。小雨越来越小了,黄桥他们惊奇的发现方羽周围五丈方圆里没有一点雨丝落下,到了他和凤雅头上三丈就好象被什么东西隔开了一样斜斜的滑落,就在这时,又听到方羽一声轻喝:“慧眼渡神,灵手传功。固!”全身的光芒一涨皆灭,凤雅火红的面颊迅速转成白玉般晶莹的玉白色。

  方羽轻轻收回手,深看了紧闭着双眼加速收功的凤雅:“你要在这里收上一个小时才能完全吸收我传递给你的能量,千万不要让婆婆和我失望,我走了,保重!”转头的一刹间,他看到凤雅紧闭的双眼里有两滴清泪落出。爱怜的拍了拍不舍的望着他的乌丽的肩膀:“方大哥要走了,你和你父亲在这里等凤雅医者醒了再一起走,不要说话,我知道你的心意,有空我会来看你们的。”乌丽用力点头,双眼已经湿润。微笑着拒绝了哈瓦老爹的挽留,方羽和杜若兰坐上黄桥的沙漠王绝尘而去。

  凌晨时分,车驶进玉门关,路上车少人稀,曾经布满沙尘的街道上让入暮才歇的雨洗刷的十分干净,呼吸着清凉的戈壁风,没找到学生们的杜若兰兴高采烈的跑了回来:“他们已经回去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嘴里说着我们,眼睛却只看着不出声的方羽。黄桥心里暗笑,也不由的问方羽:“咱们找个旅馆休息呢还是继续走?”

  方羽沉凝了一下:“我看买点吃的东西继续走吧,杜小姐你觉得的呢?”

  “我也赞成继续走,后天我有课不能再耽误了。”

  敲开一家小吃店,买了点水,冷馒头和肉干咸菜,三个人继续上路。

  慢慢的嚼着冷馒头,方羽又有了被监视的感觉,脑后和左脸有目光盯着的灼热感,他知道杜若兰又在古古怪怪的盯着他看了,从离开云灵族上车开始,他借口疲倦欲死、合起眼装休息起,杜若兰就用一种古古怪怪的眼光盯着他不放,也不出声打搅他休息。他觉得浑身别扭,脖子僵直的装了一路睡,再也无法保持定水无波的心境,他也奇怪自己为什么对她始终有点排斥,按理自己在有奇遇前就不是这么窝囊的人,有奇遇后心境更是若海纳百川般宽广,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同样靓丽出众的凤雅就给他完全不同赏心悦目的感觉,虽然他心里隐隐觉得不止赏心悦目那么简单。杜若兰给他的感觉同样深刻强烈,但他就是无法坦然的交流,到底是为什么么呢?他想了一路。

  后半夜夜凉如水,车内的空调转个不停,杜若兰的目光也盯着不放,方羽在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后早就放弃思索了,微微调节了一下能量,让车内的人精神焕发,一点都感觉不到赶路的疲劳。黄桥在后半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车内铁样的寂静:“方羽,你离开的时候对凤雅做了什么?”

  通过一路的沉默,杜若兰也敏感的察觉到了方羽对她的有意冷落,听到黄桥问话,也不出声,只是仔细等着听方羽的回话,一面心里在暗暗寻思:“到底自己那里真得罪他了?他一点不像是个小心眼的人。”越是想不明白,她对眼前这个一路上连头都吝啬一转的神秘青年越是觉得有兴趣:“一定要弄明白他是个怎样的人,还藏了些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她暗下决心,一半也是她为了维护身为出色女性的矜持。

  “也没什么,只是为她加强了一下本身的能量和传了她一点小技巧而已。”方羽淡淡的答到。

  “什么技巧?我怎么没见你给她说太多的话呀?”黄桥追问。

  “呵呵~说了你也不明白,是道教天师派的五雷天心法,我直接用慧眼渡神种在她脑海里了,不用比画着教的。”

  “有什么用,那个什么天心法?是不是你天心灯里的功法?能不能也给我种种?”黄桥扭头有点贪婪的望着他。

  “注意开车,你不能学这些的,你没修道的基础。天心法也不是天心灯里的东西,用处不太多,你知道了也没用。贪心鬼!”轻笑着推了黄桥一把的方羽答到。

  “哦,那就算了。”

  本来想着黄桥会不高兴的杜若兰有点惊讶的发现黄桥淡淡应了一声就专心开车了,脸上一点都没有不开心的表情。她心里有了计较:“眼前这两人关系真的非同一般的好。”咬了咬牙,做着看方羽冷眼的准备她出声了:“那,那你看看我怎么样?能学吗?”

  方羽闻声转过头仔细打量着她,还没说话,黄桥就轻笑道:“你更不行了,呵呵~”杜若兰忍着嘣嘣的心跳,有点羞怒的横了转过头的黄桥一眼,明眸微斜半嗔半羞扫过方羽,她敏锐的感觉到方羽明显的一震,本来光华闪烁的双眼中忽然有一层阴云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刹,但她清楚的感觉到方羽在那一下子陷入一种忧郁伤感的心境,虽然方羽转眼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她还是感觉到现在的方羽很软弱。

  “你要是能早点遇到明师的话,你在通灵的路上会有和你现在的医学一样的成就,现在已经晚了。”方羽无意识的挥挥手,仿佛要把什么东西赶走似的说着,迅速转过头,车内重新陷入沉默。

  上午九点,车进入嘉峪关,匆匆吃过饭,给车加了点油,三个人重新上路。方羽从被杜若兰发现眼里的阴云后就一直寡言,老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前方,明显的有点失神,和来时的他大有不同。黄桥也感觉到了异样,问了几次见他只说没事,也再不去管他,只管和有点担心的杜若兰说笑:“别理他,我这兄弟有时候就这样,死心眼,要是心思钻到一件事里啊,九头牛都拽不出来。”转头看了魂游天外的方羽,他又笑到:“当年,他为了一个认识不到七天的姑娘,硬是追到南方去了,一去就是近一年,你说是不是死心眼?呵呵~”他笑着扭车内的倒车镜想看杜若兰微笑的表情,没想到看到的是杜若兰一脸警告的神色,他心里一惊,还没来的及侧头就听到耳边响起方羽炸雷般的怒吼:“二哥!”他一脚跺住刹车,苦笑着捂住耳朵,对着怒目相向的方羽赔礼:“好好,我不说就是了,是我嘴碎,我大嘴巴。我耳朵都快聋了,杜小姐你来开吧,我们方少发脾气了,不想看到我!”

  杜若兰窃笑着和他换过位置,侧头瞄了方羽一眼:“干吗嘛,说说又死不了人,震的人家耳朵到现在还嗡嗡响呢。”

  此时方羽也从刚才的羞急里恢复过来,脸色有点发红,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不太想提起这件事,刚才有点情急,呵呵~”

  “没关系的,人谁都有伤心的隐私嘛。”迟疑的又停了停,小心翼翼的问到:“我,我是不是和她有点像?”说完她不安的看了方羽一眼,还好方羽只是眉头皱了一下,没有想象中那样有激烈的反应,她胆子大了一点:“是不是有点像?”

  方羽迟疑了一下:“也不是很像,只是有些动作和表情很像。”

  “哦,明白了。”杜若兰这才明白一路上被排斥的根本原因,自尊心一得到满足,好奇心又大盛:“她漂亮吗?”

  “当然很漂亮了,不漂亮我兄弟能追她?”斜倚在后坐的黄桥故态复萌抢着回答。

  这次方羽再没理他,有点倦意点了点头:“对很漂亮!”说完合起眼,显然不想再说这个话题。

  车在西部不多见的宽阔直路上飞驰,黄桥有点担心的伸头看了看速度:“哇!一百八啊,你想自杀啊?”

  杜若兰眼都不眨:“住嘴!没学过交规吗?不要和驾驶员说话。”

  方羽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黄桥有点难堪缩回头:“又是我的错?我从现在开始不说话了,你们别招惹我啊,哼!”

  杜若兰车速不减微笑着说:“求之不得!”

  路上绿色渐浓,下午在武威吃过饭后,沙漠王一路狂飙,终于在入夜时分进入省城,习惯了一路上的荒凉与空旷的三人互看一眼,知道离别的时刻已经到来。在杜若兰的要求下,方羽勉强互换了联络的电话,婉拒了杜若兰留客的诚意,硬拉着不想走的黄桥和杜若兰在医学院门口握别,直到车离开省城,方羽的眼前耳中鼻里仿佛还有杜若兰香水的味道,临别秋波的娇媚和让他深觉不安的话语:“我还会找你的,现在象你这样的怪物不多了,我不会轻易放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