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10121 2003.04.15 23:10

    而站在那边的王安此刻拥着局促不安的望着自己的莹莹,内心深处觉得百感交集,心乱如麻,欢喜、羞辱、茫然、和些微的恐惧等种种情绪象怒潮般拍打着他的心防,尽管方羽和张远之他们再三的申明不再管他的事情了,现在的他只要带着历经了千辛万苦才算安然无恙的莹莹硬着头皮走出这个房间,期盼了太久的美好生活就会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

  可不知怎得,面前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言谈举止中对他的轻视,让一阵又一阵罕见的难以言说的羞辱感觉从开始出现后就没再停止过,这使他有了种不顾一切把压迫了自己许久的私隐一吐为快的冲动,可怀中楚楚可怜的望着自己的那张尤有泪痕的俏脸和脑海里仅存的理智在不停的告诉他,一旦说出来后可以预见到的可怕后果,究竟是该为求心安而选择苦果还是为了将来而选择背弃良心,这种在平日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做出的选择却在这关键的时刻让这位久历商海的王安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同时也叫他在心乱如麻的现在,莫名的有了好笑的感觉,这种被激起骨子里几乎消失了的血性的感觉与他而言,实在是个罕见的异数。

  看到他略显疲惫的脸上神情百变,偎在他怀里的莹莹一颗心也随之起伏难安,从认识到相恋的这几年来,为了自己,眼瞅着面前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有为青年,变成了一个事事小心,步步为营的成熟男人。尽管在自己面前,他从来没流露过半句怨言不丝毫不开心的神色,但自己怎么能不知道他强颜欢笑背后的压力和那一份无奈的悲哀呢?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这个不祥之人啊,现在好不容易捱到了拨开运雾见青天的一刻,可现在……

  想到这里,情急之下她再次把心一横抬头颤声叫道:“安哥~!”两行清泪随之从瞬间哀怨动人到极至的双眼中缓缓流出。

  正在内心天人交战的王安闻声一颤,两眼再也不能稍离的望着这双几年来一直魂牵梦绕一刻都没忘记过的双眼,依稀他又回到了他们当年初遇的那个春天,就是这双哀怨动人的眼睛在对视的瞬间就击中了他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让他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就疯狂的喜欢上了这双眼睛的主人。为了让这双眼睛里的忧郁和哀怨不在,自己和她共同面对了多少磨难?这压力沉重到几乎令人窒息的几年,无数次自己恐惧到即将崩溃时,这双眼里浓浓的哀怨便提醒着自己坚持下去,坚持下去。现在日夜盼望,为之付出了那么大代价的事情终于出现在眼前了,可自己怎么却会忽然这么想意气用事起来?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神情逐渐的坚定了起来,尽管脸色越发的苍白了,但眼神却已经不在游离,咬了咬牙,揽着自己女人的手一紧,带着莹莹两步来到房间中间,对着正静静看着自己俩人的方羽他们三个人深深的鞠了三个躬后,王安苍白着不带一丝血色的脸,涩声说道:“今天的一切多亏三位帮忙,但王安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只好做一次小人了,如果方先生和张老前面说的话还算数的话,我和莹莹这就走了,几位的大恩我王安牢记在心,我王家的大门永远为几位敞开。方先生我们可以走了吗?”

  就在张远之愕然、隐怒、鄙视的眼光中,在杜若兰惊疑、不解的注视下,脸上再没丝毫表情的方羽静静着盯着面前微颤着的王安和低着头抽泣着不敢望向自己的莹莹看了一会,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走,记得回去后叫人把我和张老的的行李给送到这里来。”说完低下眼睛,看着自己伸出来的左手掌心,直到他们走出办公室也没再看他们一眼。

  走廊里传来的王家父子说话的声音逐渐远去,直至再无声息。办公室里从王安他们出去后,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方羽还是头也不抬的看着自己伸出的左掌心,好象那里有无穷的奥秘。张远之只是静静的看着方羽,眼神中的隐怒和愕然这会已经被浓浓的担心所代替,而坐在方羽边上的杜若兰这一刻最是着急,她还从没见过方羽表现出这种样子,但她女性的直觉清晰的告诉她这时最好不好说话和做什么。尽管她从张远之越来越明显的担心里知道方羽这会大大的不妥。

  就在房间里气氛沉闷到快要爆发的时刻,方羽终于抬起了头,淡淡的说道:“张老,若兰,我很累,想休息一下。

  赶到医学院的黄桥看到来开门的杜若兰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杜若兰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眉目间全是浓浓的倦意和担心,看到他后露出的笑容也显得十分的勉强。

  在一头雾水中进了客厅,看到曾经在王小平家见过的白发老人张远之也一脸忧色的坐在沙发上发呆,直到他开口打招呼,才猛然回过神来和他寒暄,但就是不见给他电话的方羽。

  本来他还准备见了方羽和他发几句牢骚呢,好端端的半夜四点打的什么电话啊,搅人清梦。还不说原因的让自己在这么样的雪天里一大早就来省城,难道不知道这一来一去就要在雪路上跑一天么?

  黄桥游目所及,房间里到这时还不见方羽的影子,又加上房间里这两个人的面色,他不由的心慌起来,也顾不上和张远之多说,一坐下来就问道:“杜小姐,我兄弟呢?”杜若兰指了指客厅边上的一个卧室:“在房间里。”黄桥一听心里又是一慌,方羽的为人他还不清楚吗?要是没出什么问题的话,不管怎么样,只要知道自己来了,绝对不会躲在屋子里不出来的。他是个直性子人,觉得不对,就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要过去看,却被身边的张远之一把拉住了:“他在入定,别去打搅他。”“入定??”黄桥一楞。“恩,从昨晚给你打完电话来到这里后,就在那房间里和根木头一样坐到现在了。”给黄桥端了杯茶后,杜若兰有点不满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黄桥一听没什么大事,便放心了不少,又坐下来依然有些奇怪的问到。

  看他着急的样子,杜若兰知道他和方羽关系特别,于是就一五一十的把她所知道的一切说给黄桥听,起先黄桥还为自己兄弟的厉害听的眉飞色舞,不过当听了天心灯化沙而逝时嘴就张了起来,等听到王安和那少女莹莹就那么不明不白的走了时,气的脸都快绿了,只是不停的一口一口喝着面前的茶,压着胸口勃发的怒气。

  等杜若兰说到方羽抬头说他累了时,他忍不住问道:“于是你们就到你这里来了?”“恩,我们走到医院门口时,王家派人送方羽和张老的行李过来了,还有那两皮箱钱。”说到这里杜若兰指了指靠墙摞在地上的两个皮箱。接着又说道:“本来方羽是坚决不收的,可是张老说这种人家的钱不收白不收,收了去那些山区盖学校修医院也比让他们挥霍着强,所以方羽才给你打电话,叫你把这些钱都带回他家去交给他父亲,要他父亲拿到他们那里一个叫柳塬的山村里去盖学校和给医院买设备,另外也叫你给他父亲和你父亲带话,说他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说完这些他就借口说很累,进了房间,等张老和我觉得不对,进去看他时,他已经定过去了,听张老说他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这么定过去,而且动不动一定就是好几天,是不是这样?”

  黄桥一听,苦笑道:“这我那知道啊,不过我要是他,早就收拾那个王安和什么妖女了,怎么会那么轻松叫他们走?看来这次是我和老爸看错人叫他受累了,唉。对了,知道王安到底在搞什么勾当吗?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肯说。”杜若兰摇摇头:“方羽没说,我也没弄明白,看他那个样子,问他也不会说,所以就没问了。”

  “哦,那你怎么看起来气色这么差?你没睡觉吗?呀,难道是因为担心我兄弟?”

  大惊小怪的,好象拣到宝了一样的黄桥贼嘻嘻的笑了起来。

  被他这么突然一闹,猝不及防的杜若兰脸腾的红了起来,不过和黄桥她也没怎么客气:“哈,难道不行吗?”嘴里这么说着,不由的回想起自己和张远之发现方羽又开始入定后,张远之担心焦灼的模样引起自己的怀疑,追问之下这知道方羽前一次就因为心境不对劲而入定十一天,差点归道的事情来。

  记得当时听完这个消息后,自己都和傻了一样楞住了。她还从不知道自以为已经很了解了的方羽还会有这么一个脆弱的死穴,直到张远之发现她象傻了一样坐在那里呆了半天后叫她好几次,她才回过神来。

  仔细的回想过方羽的种种后,她也不得不承认,方羽在有些方面确实还象个大孩子,自己以前被他的内敛和偶尔一露的强悍表现所迷惑,根本没注意他在有些方面的单纯和不足,这次被张远之一提醒,这才有了明确的认知。

  当时她在想明白这些后,还在心里问过自己,这样比较真实弱点明显的的方羽究竟是不是自己应该喜欢的那个方羽?结果她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更加喜欢这个即简单又复杂的方羽,与此同时,她还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帮方羽克服在这些方面的弱点,让他成为真正强者的方羽。

  这个念头也是在这次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在了解这世上真正真正还存在着一些常人和科学无法解释的人和事后,才逐渐形成的,要在以前,她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世上还有那么诡异和莫名的存在。

  有这么多打算和期望了,她那里还能安心入睡?就这么忍着疲倦和瞌睡不停的盼着方羽的回归,本能的,她相信现在的方羽一定能顺利的调整好自己,再次用他恬淡的笑容面对这人世间的丑陋和美丽。

  因此,在黄桥贼嘻嘻的打趣面前,她能勇敢的顶回去。

  被她这么很大方的一反问,黄桥倒给问住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说,只好嘿嘿的笑着说:“当然行,当然行。”尽管嘴上没占到上风,不过黄桥心里还是为自己兄弟终于再次面对感情而感到美滋滋的欢喜,忍不住又拿着怪眼打量了红云上脸的杜若兰半天后,不由的关心到:“我说若兰,我看你还是赶快去睡一会吧,不然这样熬夜很容易老的哦,我兄弟等会醒来会心疼的。”本来就红了脸的杜若兰听到他越发放肆的话语后,脸色更红,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狠狠白了他一眼后,刚要说话,一直在一边静静坐着的张远之笑了:“是啊小杜,我看你还是去休息一会吧,方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你在这里枯等也不是办法。”“没事的,我现在还不累,要是到了晚上方羽还不醒的话我再去休息,多谢张老关心。”也就转眼的功夫,杜若兰已经从些微的羞涩中恢复了过来,微笑着回答到。

  “那样的话,你不如自己稍微想一下,叫你身上的种子运转起来,感觉会好很多的。”笑了笑的张员之便不再催她,开口指点到。

  “种子?怎么想一下?”杜若兰一时楞了。

  “呵呵,你不用管是什么,你只要这么想一下就可以了。”

  忽然想起在医院张远之给自己测试冷热左右一事的杜若兰便依言闭上了眼睛想道:“运转一下吧,我这会好累。”过了一小会后,睁开眼睛给张远之说道:“什么感觉都没有啊,张老。”话没说完,就发现坐在对面的黄桥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脸,一脸不能相信的样子,再看张远之,也是笑咪咪的看着自己,并不答话。她心里一动,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一看,可不是很奇怪,就这么什么感觉都没有的一会会功夫里,脸色已经明显的好了许多,明亮的眼睛里此刻几乎看不到任何疲倦的神色,就在这会,她才发现自己身体里那种熬夜后僵涩的感觉正在快速的褪去。

  惊喜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基本恢复原色的面颊,不由的问道:“张老,这个东西怎么这么神奇?我自己连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以后我工作就可以更不怕熬夜了,嘻嘻。”

  她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是因为你初次开始运转它,所以效果会比较明显,要是你天天练的话,过些日子你就会连外相的变化都察觉不到了,这方面的事情以后你还是问方羽吧,呵呵。”张远之笑着说道。

  “不公平,方羽这小子重色轻友,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他!”在一边羡慕的快要流下口水的黄桥忽然忿忿的说道。

  “呵呵,黄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被它接受的,要是不合适的话,就算强求到,它自己也会很快回去或者消失的,再说练这些要吃很多苦,并不象你想的那么简单,何必强求?”张远之仔细打量了黄桥几眼后笑到。

  “就知道说我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黄桥尽管已经信了张远之的话,因为当年方羽也曾经说过他不适合练这些,但还是觉得不怎么服气的嚷嚷道。

  “如果你实在对这些方面有兴趣的话,不若我来教你吧。”出人意料之外的,张远之忽然说到。

  “你来教我?”闻言一楞的黄桥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看起来鹤发童颜,颇有点仙风道骨模样的老人,有些心动,但又怕人家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便仔细的往老人含着笑意的眼睛看去,好象不是说笑!

  正要说话时就听到身侧门一响,方羽清朗的笑声传到:“二哥还不磕头拜师?张老可不是随便收徒弟的哦。”

  一听身后出定的兄弟说话了,头都没回的黄桥二话不说,跳起来扑通就跪到地上给张远之磕下去三个响头。

  手忙脚乱的忙过一阵后,有了徒弟的张远之心情大好,根据他的相术和刚在袖中的马前课所得,他知道这个黄桥以后在易数上绝对能传自己的衣钵,因此,一直显得笑咪咪的很是开心,再加上从房间出来的方羽看上去神清气爽,一点都看不出被自己所救的人欺骗之后的失望和打击,心里更是欢喜,想想这里也没外人,于是笑道:“方羽,王安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到现在我还一头雾水呢,能说说吗?”

  一听到他问这个一直萦绕在众人心头的问题,大家的目光便全集中在方羽的身上,方羽微微一笑说道:“张老,我答应过别人不说具体情况的,不过我可以大概说说我推敲出来的可能。

  那个叫莹莹姑娘可能因为身上的离魂症代表的先天阴神,而被家里抛弃,在孤儿院也可能这个原因被人疏远,她那个养母可能就是阴神宗的人,估计是因为发现了她奇异的体质,所以把她领养了过去,但我对她为什么不马上开始训练她也不是很明白,前面这些我们都听那姑娘说过了,看她的反应应该是真的,后来在她开始在月圆之夜神游出了问题后,被她养母救了回来,估计是从那时就开始正式训练她了,可能是因为方式不完全得法,她在以后的岁月里,因为自己也开始了修炼,神游时出现的问题可能就更厉害了,最后进入了魔化的状态,不得已让自己门派里的前辈高人给她下了禁制,但又治不好她的问题。

  至于王安,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情侣了,可能是那姑娘后来遇到了王安,两人在一起发生了感情,但是阴神宗可能不同意,这个你也知道,张老,一旦元阴丧失,按照那姑娘的魔化状态,非立即毙命不可,而王安又情根深种,不能自拔,可能和他们就达成了一个交易,而就我知道,这个交易已经开始出问题了,所以双方可能出现了矛盾,本来王安他们注定是输家了,可没想到半截忽然冒出你我两个,机缘巧合下成全了他俩。大体就可能是这样了。“

  “不过我觉得这里还有问题,按照咱们遇到的阴神宗的宗主和前面那俩人的水准和对他们功法的判断,那个莹莹姑娘按理是不会出偏的,另外,从王安的口气来看,应该是以阴神宗的人答应治好莹莹为交易条件的,还有,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一个隐秘清修的门派为什么会和一个商人做金钱的交易,他们要钱干什么?最后就是,要想救那姑娘,去掉帮倒忙的气机,直接收功比截功更加有效彻底,为什么要废那么大劲截功呢?”张远之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疑问。

  “至于那姑娘为什么出偏,阴神宗要钱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至于截功这个问题,我倒是能回答,在我调治莹莹姑娘的时候,发现她进入魔化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她本身的气机已经成为魔化的资粮,要是直接收功的话,会立刻让她提前魔化形神皆亡,她的这个离魂很奇怪,居然只在月圆之夜发生。”轻笑着摇了摇头,方羽寻思着说到。

  “方羽,那咱们现在准备怎么办?那个格户要怎么处理呢?”张远之知道分手在即,便开口问道。

  “张老,格户的去处我已经想好了,我看不若你现在就和黄二哥去见我黄伯,这里不用再担心了。”方羽笑道。

  “那你……”张远之看了眼在那里低头不乐的杜若兰一眼后替她问道。

  “我还有些事情未了,大概还要在这里留上个三五天,然后便开始我的游历。”方羽也望了一眼正看着自己的杜若兰后答到。

  “那好,方羽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你这次游历一路顺风,我建议你去游历的时候,千万不要错过了大海,大漠,还有大草原,如果有兴趣的话,还应该去西藏看看,这些大自然雄伟壮丽的景观,不去领略一下实在是游历中的遗憾,当然按照你的情况,我还是那句老话,多在城市人多的地方走走,只有人多的地方,你才能更快的找到你自己需要的东西,保重啊。”张远之站来,拉住方羽的手细细的叮咛道。

  “张老你放心,你说的这些地方我都会去看看的,我还想远上昆仑,去看看西王母的那个瑶池呢,呵呵~”方羽毫不掩饰自己的惜别之情,呵呵笑着说到。

  “要上昆仑去找神仙?怕是有人会不愿意哦。”提起地上的皮箱,黄桥坏笑着先出了房门。

  “对了方羽,我发现你到目前为止,每次遇事,都基本使用气禁,以后也多注意注意别的方法,有空了多想想《化经》我想对你以后应付类似阴神宗的妖人能有点帮助。

  “临上黄桥的沙漠王前,张远之又忽然说到。

  “谢谢张老,你一路保重!”方羽认真的点头答到。“张老,黄桥,一路顺风。”杜若兰就在还在继续下着的雪花中,挥手送别。

  沙漠王在雪舞中渐行渐远,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回到房间后,注意到杜若兰一直沉默着不怎么说话的方羽仔细的看了看她后问道:“你整夜都没休息?是不是累了?干脆你现在就去睡觉,我也正好出去转转,顺便找间旅馆,等晚点了我回来接你,咱们出去吃晚饭好吗?”

  “你出去找旅馆?为这么?我这里你住不惯?”杜若兰听了一楞。

  “这个,现在我再住在这里好象不大方便。”方羽解释道。

  “你不会这么古董吧?”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的杜若兰惊讶的问道。完了又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要是真觉得不方便,那就去找好了。”

  方羽见状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笑了笑说道:“那你先去休息,我出去走走。”

  在咖啡厅靠窗的座位上坐下没几分钟,孟胜蓝就推门走了进来。性子颇急的她一坐下来就问道:“方羽,我已经知道王安今天出院了,而你和那个张远之却没有一起回去,同时王安身边忽然又冒出个女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羽敏锐的感觉让他察觉了孟胜蓝语气里隐含的不满,知道她可能以为自己给张远之透漏了消息,于是微微一笑:“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给你说这件事,不过说之前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昨天给我说的事情我并没有给任何人透漏,包括你表姐。”说完,抬眼看了看咖啡厅外和昨天一样的天色和雪舞,又微带感慨的说道:“最近几天,这里的天气真冷。”说完,拿起桌上要好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后,把玩着手中的瓶子,不再看她,也不在说话。

  同样敏锐的感觉到了方羽情绪的低落,孟胜蓝这才注意到今天的方羽看起来和平时有些不同,尽管那种感觉很轻微,但以她久经锻炼的洞察力和女性的直觉,她还是察觉了,她觉得此刻的方羽有一种她从没在他身上看到过的消沉和失落,同时还有些些微的茫然,这让她心里不由的有种歉然和想安慰的感觉。探手过去拍了拍方羽放在桌上的右手,眼睛一瞬都不瞬的看着方羽,轻声问道:“方羽,你看起来有些不妥,怎么了?”顿了顿察觉到自己的举动好象有点过分亲热了,于是在脸色微红,收回手的同时,垂下眼帘,轻轻说道:“对不起!”一时间她心里也有点茫茫然的,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说对不起。

  方羽微微一怔,轻吸了口气后,把自己的心神调整了一下,这才又微微一笑:“没什么,谢谢。”放下手中的水,然后身子微微往前一倾,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昨晚王安醒了,同时也弄明白确实有异能者在搞鬼,这些异能者来自一个我没听说的门派,很厉害,但现在应该是不会再插手这件事情了,至于那个女孩,叫莹莹,来历我也不很清楚,因为我们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再加上因为一些事情和王安有了不同分歧,所以我们就离开了。张老已经回去了,我这两天也要离开,因为昨天答应过要帮你,所以今天特意来找你说一下,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别的我爱莫能助,抱歉了。”

  说起正事,孟胜蓝立刻恢复了警界之花的本色,在凝神细听的同时,脑海里也不停的分析着听到的东西,锐利明亮的双眼更是眨都不眨的看着说话的方羽。等到方羽一说完,她马上就把自己心里的疑点问了出来,她知道,彼此都是一点就透的人,说话没必要都圈子。

  “你说的太笼统了,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是那个宗派名字你没说,二是他们为什么以前要插手,而现在又不插手了,三是你们和王安会为了什么事情而产生分歧,我不太能想的明白,当然最后这个问题你也可以不回答,如果是不关案件的事情的话。不过方羽,我觉得你应该把详细情况告诉我为好,我想我还是值得你信任的,我知道事情绝对没你说的这么简单。”说完,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又伸过去握着方羽的胳膊,不过这次她没很快收回来,而是又拍了拍他胳膊后,才收的手。

  方羽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好说话,不过我信任你,细节告诉你没问题,但事后有些地方我希望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要把你的职业牵扯进来,因为我没兴趣。”

  孟胜蓝认真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平心静气的凝神听方羽开始说在昨天医院发生的事情。

  方羽也痛快,除了一些不方便说的细节外,基本上再没什么保留的把医院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之后,这才松了口气的说道:“本来如果他们自己坦白出来的话,而确实是情有可原的话,我还想让他们直接找你,这样在能帮到你的同时,还多少能减轻事发后对他们的处罚,可惜他们不说,只好随他们去了。”

  “你就这么叫他们走了?”孟胜蓝听完了,失声问道。幸好白天咖啡屋里人不多,音乐又在响,所以基本没惊动别人。

  “是啊,我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走?因为我救过他们吗?”方羽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你……,对啊起码你救了他们,他们就这么走掉,不是明显的在骗你吗?”孟胜蓝本想说扑灭罪行,人人有责的大道理,可一个你字出口后,才忽然想起对方羽这怪物说这些可能用处不大,如果这道理有用的话,他就不会这么淡然的坐到这里给自己说这些了,所以这才临时改口。不过看起来临时拿过来的这个理由对方羽来说也不成立,这一点在她说完后就明白了。

  果然,方羽听了后淡淡的一笑:“每个人做事都应该有他自己的原则,在我的原则里,并没有狭恩图报这一条,所以尽管从感觉上他们的选择让我心里觉得失望也很受打击,但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好恶去改变原则,所以让他们走,我自己选择离开。”

  “你,……”孟胜蓝一时被他给气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在说了一个你后,低头端起面前的咖啡边喝边整理自己的情绪。尽管心里不快,但她也知道自己无权去指责方羽说的不对,何况她早就明白就是自己说了也没用,这一点在从表姐那里知道方羽的过往后,掺和着自己和他的交往,早就仔细分析并知道了。

  所以她现在只能用喝东西来平复自己的情绪,看看冷静点后,再有没办法说服方羽出点力,当然,她脑海里也不是没有想过让国家出面征用方羽,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就被她丢到脑后。因为她觉得,自己更欣赏现在这般闲云野鹤般的方羽,在他身上,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感受到一种久违了轻松和飘逸,尽管是淡淡的。

  方羽在孟胜蓝喝东西寻思的空里,也有点出神的望着窗外的雪舞想心事,尽管刚才在和孟胜蓝说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时,他口气显得很淡然,但实际上昨天王安和那少女莹莹最后就那么失信而去带给他的冲击到现在还没完全平息,尽管昨晚他已经借着入定尽全力调节自己的心态了,而心态在最近屡次父亲和张远之的帮助下,也坚强成熟了不少,但毕竟被自己费了那么大劲救出的两人欺骗了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容易完全消失的,因为他所希望他们做的,只是个事情的真相,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或者是情有可原的话,他绝对可以当作没听过来处理的,这点或许在大多人的眼里是很不应该的事情,在有些人的眼里,更可能是一种罪行,但在他少许特异的认知里,对与错的判断并不是那么绝对的……

  可尽管这样,王安他们还是用近乎欺骗的方式选择了背弃,这让他对人性再次有了不小的失望和质疑。还好深心里,他还牢记着父亲他们说过的话,还记得自己遇上的另外一些不同的人和事,让他相信,这人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这件事情对心理的冲击和和引起的波动还没完全消失干净,但他自己却从没后悔过他自己的多管闲事和对阴神宗主说过关于和他单挑的话,因为那在他是另一个原则的坚持。

  看着窗外那朵被他盯上的雪花飘飘扬扬自由自在的在风里打着小旋缓缓的落到地面,消失在一片洁白里不能分辨,方羽忽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从定境中醒来后,一直被埋在心头的那种隐隐的不悦和闷气仿佛也随着那雪花消失的无影无踪,精神大大的一振后,他拿起水也喝了一口,放下瓶子后笑道:“要不要再来一杯?这件事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就要靠你们自己去查了。我看要不这样,咱们今晚一起去外面吃饭如何?我请客。”

  放下基本喝完了咖啡的杯子,孟胜蓝被他的提议弄的一楞:“哦?一起吃饭?”她又有了把握不住面前这个男人思维走向的感觉。

  “对啊,我已经约了若兰,你方不方便一起去?”方羽看起来兴致不小的问道。

  “若兰?!”孟胜蓝瞪大了明亮的大眼,任由一缕似笑非笑的神情爬上自己的嘴角,慢慢的说道:“去,当然去。”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