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10156 2003.04.15 23:14

    老爹居然没事?

  手搭上老萨满头顶的瞬间,方羽先是心里一喜,随即便是一愣。

  在他对修行的认知里,大凡修炼的人,一旦在这种情况下道心失守,那身心方面绝对会出问题。好点的情况是气机出岔,严重的就会陷入癫狂或者痴呆,也就是一般书上常说的入魔。至于经常在一些小说中和入魔一起提到的走火,方羽倒没怎么担心。老萨满的修为还远远达不到走火的层次。

  “难道是我的感应错了?还是那个存在真是他们的大神?还会挑人对待?这倒真奇怪了!”疑惑的摇了摇头,方羽手上气劲一催,问道:“老爹,老爹!你没事吧?”

  缓缓睁开混乱迷离的眼睛,脸色苍白到极点的老萨满在神智恢复的刹那,眼神中的迷离就被一种极端的恐惧所代替。豆大的汗珠转眼便爬满了他皱纹累累的额头,苍白的脸上也同时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灰白。

  好像还不能从刚才的冲击中恢复过来,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明显收缩了的瞳孔里,有一种骇人的光芒在凝结。

  轻叹了口气,心有所感的方羽从他头顶收回手,站起身来。

  “这位大哥,斯库老爹他没事吧?”到了这时,一直在傍边跪坐着,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的哈兰才敢说话。

  方羽点点头:“斯库老爹没事。哈兰姑娘,你还是赶紧过去看看你的羊和狗吧,我看这天就要变了。”

  “老爹真没事?”尽管心里对面前的这人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好奇,但面色惨白的哈兰还是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

  因为老萨满此刻的脸色太骇人了。也不过转眼的功夫,他满是汗水的脸已经扭曲着呈现出了一种很难看的土灰色,身子也在微微的颤着。此刻的他,完全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神奇和伟大。给她的感觉,倒像极了一个在绝望和恐惧中挣扎的老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老爹真没事!哈兰,你快去看牲口吧,天真的要变了。”方羽抬头看了看天空,轻轻的叹了口气,答道。

  哈兰半信半疑的应着,在转身的瞬间,也把目光抬向了空际,没来由的,心里便打了个寒战。

  此刻的天变的太厉害了。刚才还阳光普照晴空万里的空际,此时已经被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的乌云所吞噬着,看不到一丝蓝色了。异样沉重的黑云从天的尽头滚滚而来,就好像它们身后被什么东西驱赶着一般,一层又一层不停歇的把天际染成阴翳的黑色。太阳早就不知道躲哪去了,阴云压顶是此刻草原上最好的写照。

  冰冷的风呼啸着,在不远处旋起,空气中隐隐的带着股非同一般得寒意。

  看到哈兰半信半疑的快步去了,方羽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更强烈了。

  刚回神的瞬间,他见到老萨满昏迷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周围那些羊和狗的异样。就和当日在乌兰家牲口棚里曾经看过的一幕相似,那些刚还拼命吃草的羊都卷曲着卧倒在那里,刚还看似凶猛的狗也用那种难看的藏头姿势卧在那里,浑没了前面的机灵。

  开始还以为它们也是因为感觉到了刚才的那个存在,所以本能的表现出了这种恐惧的样子。可都到了现在,它们却依然保持着那种诡异的模样,更奇怪得是从开始到现在,连叫都没听它们叫一声。

  忽然间,方羽心里知道这次真不对了。

  果然,在心念一闪的同时,又一次,他凝结的灵神感知到了那个存在。

  和前面不同,那存在此时给他的感觉里没了前面的那种狂暴和恐怖,当然也感觉不到任何悲哀或者愤怒得冲击。有的只是像此刻的天际一般,铁一样的沉重和令人窒息的压抑。那是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压抑,无声无色的平静中却隐藏着叫人以难以忍受的、窒息般的压抑。

  深吸了口气,压下气机在瞬间感应后的不适和反弹。又一次,方羽再也明显不过的体会到了灵神想要立时远扬的强烈波动和屡次被挑衅后的强劲反弹。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长出了一口闷气后,默默自问的方羽下了决心:“一定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老爹!老爹,天已经变了,你醒醒神。”下定决心后,身心顿时轻松了许多的方羽看到老萨满还是半卧在地上发呆,于是上前去扶。

  在伸手的瞬间,自得到天心灯以后,一种久违了的豪气在方羽胸中缓缓激荡了起来。灵神也在这一瞬,晋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凝结,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方羽,你刚也感觉到了是吗?”踉跄着站起来后,还没等身子完全站稳,老萨满发颤的声音就在方羽的耳边响起。

  “嗯,比前几天的那次还要狂暴。”方羽轻轻的点头说道。

  “这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站稳了身躯的老萨满在一阵由恐惧和不解转成的茫然和憔悴中再度的怔忡起来。

  那种强烈的茫然和恐惧让方羽看的都不知该不该把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告诉他。轻轻叹了口气后,方羽说道:“老爹,天也已经变了。”

  闻声浑身一震,沉浸在自己强烈不安和恐惧中的老萨满抬头望向天际,随即脸色变的要多坏就要多坏。

  正午的天空,此刻在阴云笼罩下就像夜幕就要降临般的昏暗,原本在原野上游荡的小风此刻也如变了性般的凄厉了起来,如刀的冰凉中还隐隐含着一些让他心惊肉跳的信息。

  莫非……

  猛的摇了摇头,抛开满脑子蜂拥而来的可怕念头,老萨满的那双老眼中暴起方羽还从没看到过的精光:“马上回去,我要开坛请神。”

  “把马先丢在这里,你还是上车来和我一起走吧,格木尔。”强压住心头的焦躁,帖木尔再次把头伸出车窗外劝到。

  从前面犹豫着把车停下,到现在,这已经是他第十五次开口劝了。可这满脑子牛粪的家伙还是那幅不理不睬的样子。这让他原本就焦躁的心里更添了无数邪火。咬着牙,忍着火,慢慢的随着瘸腿的他和马又走了一阵,心里焦躁的他实在忍不住了:“上车和我一起走,格木尔,难道你永远这么不知轻重吗?”。

  格木尔还是前面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彷佛没听到一般,依然只顾拉着他的瘸腿马,一瘸一拐的顶着风径自走着。

  再也压不下去的邪火腾的冲上脑顶,重重的踩住刹车,还没等车停稳,红云满脸的帖木尔便已经打开车门跳到了地上。兽性的怒吼从喉咙里咆哮而出的同时,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后面扭住格木尔的双肩就给来了个大背。

  “蓬!”根本没有防备的格木尔就像一个麻包一样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从瞬间的眩晕中回过神,两记重拳就再度光临他的面颊。与拳头相伴而来的,是扑过来骑在身上的帖木尔变了调的吼声:“你这个死蛮牛,永远都是一脑袋的牛粪,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在那里耍脾气。”

  挨了两拳后明白过来的格木尔口中也发出一声暗哑的狂嘶,腰腿一发劲便把帖木尔掀到了一边,随即又是一声狂叫,翻起身的他圆睁着瞬间充血的双眼饿虎一般的扑了上去,拳如雨落。

  不知道自己挥出了多少拳,摔了帖木尔多少个跟头,更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拳,被帖木尔摔了多少个跟头。也不过几分钟后,气喘如牛鼻青脸肿的他和同样狼狈不堪的帖木尔都全身酸软的瘫倒在地上,只顾拼命的喘着大气。但心里,在最初的怒火消失之后,却有一种分外轻松的感觉在升腾,慢慢的消融着郁结了近十年的心结。

  呻吟着努力的爬坐起来,呲牙咧嘴的雪雪疼叫着,帖木尔首先说话了:“******,你的拳头还是和以前一样硬,看,打的现在像个猪头,这下你满意了?回去一定被乌兰骂死。”

  心里一疼,心头仅余的一点不快也都在这一疼里散去。意兴阑珊的疲倦里,格木尔也忍着疼慢慢爬起身:“事情刚不都给你说了吗?你自己先开车赶回去告诉老爹就是了,干吗非要拉我一起走?还是你先走吧,我没事的。”顿了顿又放低声音,略带茫然的说道:“回头见了乌兰带我问好,还有你们的儿子”说到这里他心里又是一酸,越发觉得身子沉重了起来。

  “这些年我也常在后悔当年的做法,想去找你。可你一直避着不见我们。为了这个,乌兰常在背地里偷偷哭,她还以为我不知道。唉,咱们的事情回头再慢慢说,你看这天气,我总觉得不对劲,还是上车和我一起走吧。”帖木尔把他脸上的茫然和寂寥看在眼里,心里也是百味纷呈,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尽量放缓声音劝道。

  “呀!那是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多老鼠?”不能控制的,刚把眼光从阴沉沉的天空收回的贴木尔惊叫了起来。

  闻声扭头四面看了一下,饶是格木尔此刻心境紊乱,也被眼下看到的东西惊了起来。阴沉沉的天宇下,阴风呼啸着的原野上,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的老鼠疯了一样成群结队的跑着。凝神再一细看,他心里更加发起毛来,大大小小的老鼠跑动这些年在草原上见多了,但还从没见过这么多老鼠都朝一个方向跑的。眼下这一群群的老鼠却恰恰正是朝着一个方向跑着,有些就直接从自己的身边跑过,一点都不见怕人的样子。自己的瘸腿马这会也好像不知道疼了,就这一会功夫都已经跑出去了老远,一颠一颠拼命的往草甸子方向跑去。那疯狂奔跑的神态和口中不时发出的嘶鸣带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东西。

  莫名的激灵了一下,他低低的问倒:“怎么老鼠都往一个方向跑?”

  “不知道,你上来,咱们跟过去看看?”压下心头的不安,贴木尔答到。

  缓缓的点了点头,格木尔心里没了刚刚的坚持,挪动着酸痛的身子上了车。

  他已经从自己狂跳的心和帖木尔眼中的不安,隐隐猜到了个答案,一个让任何一个草原人都不愿意去想的答案。

  车飞一般的窜了起来。

  “今天你不用上班吗?怎么这个时候你会往家里跑?”愣怔了一会后,格木尔的声音打破了车里的沉闷。

  “我也是回去找老爹说个事情,大河这两天恐怕要决堤了。”

  “什么?”瞪大了双眼,闻言惊叫了起来的格木尔黑红的脸上顿时少了许多血色。

  “是阔特尔大哥说的,他要我赶紧找老爹,看看能不能尽快找人去河边支援。”

  沉重的叹了口气后,帖木尔这才有功夫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格木尔。

  在格木尔听完后发呆的空里,帖木尔偷眼打量着身边的他,心里在乱的一塌糊涂的同时,也隐隐有点兴奋和期待。同时他心里还暗暗的有些快意,因为他觉得,心结有了解开的可能。

  前面有点犹豫的他刚把车停下,原本正挣扎着拉马的格木尔便冲了过来。当看到格木尔看见车里是自己,一愣后本能的转身就走那会,帖木尔还在暗叹是自己多事了,没想到掉头就走的格木尔只往回走了两步,就又转身走了回来,紧绷着脸开口就说:“摩崖神刻刚刚齐中间裂开了,赶快回去告诉老爹。”说完掉头又走,根本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要不是他随后看到格木尔的人和马都瘸了,而他这十年来也一直在等这样一个两人能再次接触的机会,他不会五次三番的劝格木尔上车一起走,也不会发生刚刚的打架,更不会像现在这般平和的交流。尽管交流的内容实在不怎么叫人舒服。

  两匹马箭一般在草甸子众多的蒙古包之间穿行,顾不上理会那些平时自己最注意的忌讳和礼仪,也不理会一路上,略显慌乱,纷纷呼叫着自己名字的族人,纵马如风的老萨满还没等马在自己蒙古包门口停稳,便以不输年轻人的敏捷从马上一跃而下,喘着粗气抢进了自己的蒙古包。

  一进蒙古包,老斯库便如当头再挨了一记闷棍,完全的呆住了。

  尽管这一路上心惊肉跳的感觉十分不妥,可他还是没想到情势恶劣到了这个地步。

  供桌的上方,那幅象征着母神挂毯,那幅数十年来见证了他虔诚的挂毯,而今却自上而下的齐齐分成了两半,就那么快掉下来似的耷拉在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不能置信的踉跄着前扑了两步,老萨满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平衡,“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嚷嚷了起来。

  随后抢进的方羽也愣愣的看着那幅挂毯,只觉的一股寒意像一条来自九幽的毒蛇,沿着自己的脊梁骨缓缓的上行,心头那种沉闷到能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也越发变得清晰了起来。

  深深吸了口气,虎目中宛若黑洞般的幽光一闪即逝,脸上再也找不出丝毫神情波动的方羽上前一步搀起来老萨满:“老爹,站起来,你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不管怎样,我相信天还塌不下来!”

  还在轻颤着的老萨满刚摇晃着站稳脚跟,还没来得及说话,尾随在后面跟来的人们便都挤了起来:“老爹,你可回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所有的牛羊都跟疯了一样的乱了,你听,到现在都没安稳。这天也忽然就变得这么吓人……

  啊?“

  齐齐的一声惊呼后,面对着裂开的挂毯,嘈杂的声音顿时消失了。瞬间寂静了的蒙古包里只有一片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几十张失去了血色的脸。

  “马上回去通知所有的人,我,大祭师斯库,今天要提前举行今年的大祭!”

  在众人傻愣的空里,已经缓过劲来的老萨满反倒迅速镇定了起来。千百年来种在自己族人骨血里对大神、萨满的信仰和敬畏,都要求他此刻坚强起来,哪怕仅仅只是表面上的镇定。否则,就算回头这种种异像背后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这里还是会大大的骚乱起来,这在他,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在慌乱的众人依言散去准备的空里,已经完全把持住自己心神波动的老萨满挤出一个干涩的笑容,扭头刚要说话,便被早有准备的方羽抢先截住了:“老爹,不介意我远远的见识下你们萨满的大祭吧?我远远的看看就行,不会打搅你的。”

  神情复杂的盯着方羽的眼睛看了一会,老萨满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叹道:“方羽,这是我们草原人自己的事情,你这又何必呢?”

  “老爹,那你现在会不会抛下他们自己溜走呢?”方羽清亮若水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杂质,也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刚刚你都感应到了什么?”知道劝不动方羽的老萨满缓缓的摇了摇头,忽然问道。

  “老爹你呢?”方羽不答反问。

  “在昏迷前的瞬间,我见到无数的灾难在草原上肆虐,草原变成了荒漠,我听到大神在哭泣……”老萨满脸上的血色再次褪尽,望着裂开的挂毯喃喃的说道。

  一缕深入到骨髓的茫然再次掠过他的双眼。

  “大神的哭泣?老爹能仔细说说你见到的那些东西吗?”方羽振作精神,细细的问道。

  “我也该准备了,方羽,一切还是等我祭完大神再说吧,或许大神能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说着,老萨满的眼光便落到毡墙边的一口箱子上,但人却没动。

  “那好,老爹,我先出去了,咱们等你忙完了再谈。”方羽笑了笑,知趣的退了几步,转身出了蒙古包。

  “蓬!蓬蓬蓬!蓬!……”凄迷、低沉的连绵鼓音宛从九幽的深处响起,直撼人心的鼓音迅速压下现场所有的声音。就连在疾风下一直响个不停的那三根神杆上的大小二十一枚神铃,此刻也听不到一点动静。

  已经拆掉蒙古包的供桌前,双目微闭的老萨满双手不疾不徐的拍击着挂在腰间的小鼓,高大的身影在狰狞的法衣烘托下,有种摄人的威势在挥发。

  凄迷的鼓点节奏在不知不觉间变换流转,阴沉昏暗的天际下,一股神秘的气息随着鼓声的跌宕开始渐渐在原野上弥漫。围着祭坛跪伏在地的数千人脸上,慢慢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虔诚和迷醉。

  供桌上原本在寒风中摇曳不定的那十三盏油灯,也在鼓声中缓缓稳定,明亮。

  天上地下,彷佛只有节奏越来越奇异的连绵鼓音在轰传,流淌。

  灵神在鼓声响起的瞬间,就电闪一般自动的向四面八方探索着延伸,近乎贪婪而又兴奋的感应着祭坛周围强烈的能量波动。这让退到缓坡顶上负手而立的方羽知道,这场规模宏大的祭祀在经过安位、初献、领牲、献牲、献哈达等这些琐碎的程序后,终于进入了真正的高潮。

  凄迷低沉的鼓声的在不知不觉间由缓趋急,连绵不绝的沉闷鼓点彷佛带有摄人心魄的魔力,一步步把众人引入沉醉。尽管跪在祭坛周围的人依旧没有乱动,也没人出声,但方羽敏锐的眼睛依然能很清楚的从那些人脸上看到一种更深的痴迷。

  能量波动的越发活跃了。

  只是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的静静看着。方羽知道,这通已经连换了七种节奏的鼓声至少还需要再变两次节奏,才可以把现场所有人的心神都引临到一个难以言说的境界,使之在一个相对一致的层面趋与共振。

  鼓点的节奏再变,由急趋缓。令人沉醉、凄迷、切切的连绵鼓音里,一直在供桌前双目微闭、封神内视,双手拍打着小鼓的老萨满此刻也慢慢的动了起来。

  缓缓开始的动作好像在模仿着什么,尽管显得那么原始和笨拙,却给远观的方羽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随着萨满动作的逐渐放开,一阵清越的铃声随之在阴沉沉的天宇下、鼓声里响起。方羽知道,那是他披挂在法衣腰间的17对大如拳头的腰铃发出的声音。

  鼓声更加的趋缓,清越的铃音却开始转急,低沉的鼓声伴随着愈来愈来高亢的铃音,搭配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和谐。

  黯淡的天际下,此刻略显诡异的原野上,一直肆虐着的风,这时好像消失了。

  但在坡顶上的方羽眼里,它们并没有消失,只是被来自祭坛中心的那一股越来越强越来越凝结的无形气旋把它们远远隔开了而已。

  隐隐的,方羽有些兴奋。

  铃声越发的急了,清越的铃声几乎完全压住了低沉的鼓声,只有在铃声偶尔间歇的空里隐约能听到鼓声的节拍。祭坛中间,众人颠倒迷醉的目光注视下,披挂了整套法衣的老萨满此刻全身大动,粗犷原始的舞姿看上去竟有种妖异的疯狂。

  不断感应着祭坛周围越来越剧烈的能量波动,方羽睁大眼睛,紧盯着已经进入狂舞状态的老人。

  此时的老萨满脸上汗如雨落,身形舞出让平常人根本不能相象的各种姿势。

  但不管高难度的姿势怎么变换,搭在腰鼓上的右手却始终没有停止过拍击,就连左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那组7对的小手铃也没停止发出过声音。

  头上,十五叉鹿角帽上的52条淡黄色布带和19条色彩斑斓的皮带随着他剧烈的动作在头铃的声音里飞舞,身下,獾皮制成的法裙上那36条飘带也在裙铃的轻鸣里迅疾的飘摇。镶嵌在帽檐上的四面小镜子和法裙上的五面小镜子,也不时的在灯火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身上形似对襟马褂的法衣在他身形的舞动间隐隐的似乎也有几种颜色的光芒在流转,此时的他,看上去是那般的充满活力,一种妖异神秘的活力。

  猛然间,急如骤雨的铃声里,有若殷雷般的炸响三下鼓声,随即鼓声和铃声完全合到了一起。鼓声沉闷如雷,铃声清越入云。合音拔到高亢处,忽然唰的一下齐齐停止,老萨满狂放的身形也在那一瞬间凝结,就如一块千万年来从未动过的化石。

  死一般的寂静!但原野上,似乎仍可隐隐听到令人沉迷的鼓声铃音。

  就在这一瞬,方羽却看到老萨满满是汗水的脸上闪过一抹连他的心都为之一颤的哀伤,那是一种哀没过于心死的悲哀,也是一种被遗弃,穷途末路后的哀伤。

  尽管只是短短的一霎,尽管方羽以前并没有太多的体验过这么明显而又复杂的情感,但就这一瞬,在老萨满肃穆庄严的脸上,那汗水之下,闪过的这一抹悲哀,还是大大的让他的心颤动了。

  长长的吸了口草原上冰凉的气息,方羽曾经清亮若水的双眼中暴起两道从没像此刻这般夺目奇异的神光,全身彭湃到极至的异能在玄奥心法和指诀的调动下闪电般的延伸出去。这一刻,他空灵的心田里只有一个念头:“什么大神你要是真的在,就出来让我瞧瞧!”

  当心急如焚的帖木尔和格木尔的飞车到达时,正赶上看到很多年后,还在草原上广被流传的那一幕。

  阴沉诡异的天宇下,数千达达尔族人的拱卫中,站在祭坛之前的老萨满屹立如山的身形、无风自摇的飘带、狰狞可怖的法衣,从全身散发出朦朦的金黄色光华,正如众人心目中的大神一样,君临在整个祭坛。

  “大神现世了!”轰然剧震中,贯穿格木尔全部脑神经的就是这一个念头。

  在自己还没完全清醒过的瞬间,就像千百个在祭坛周围的人一样,他粗壮的身躯已经五体投地,为大神献上了他最谦卑的礼仪。

  不能置信的猛揉了下自己的双眼,心神紊乱下,一直以来并不怎么信服大神存在的帖木尔也缓缓的弯下了自己的双膝,轰鸣在心头的,只剩下他自己泛自心底深处的呐喊和疑问:“难道真的有大神存在?难道她真的存在?那么自己……?”

  他心寒的不敢再想下去,只是身躯和身边的格木尔一样,完全不能自己的跪伏如羊。

  “我的孩子们,因为你们不知道珍惜草原的种种恶行,长生天生气了,劫难马上就要降临到这片草原。作为你们的母神,我已经守护了你们千百年,可你们太叫我失望了。现在我也要接受长生天的惩罚,再次进入漫长的睡眠,没办法再守护你们了。但我会把我最后的力量留给你们的萨满,他将带领着你们度过这次的劫难。

  我的孩子们,不要再让你们的母神失望,只有你们的虔诚和齐心的努力,才可以安然度过这次劫难,才可以让我在不远的将来再次回醒。我的孩子们,别再让你们的母神失望。“彷佛传自九天之上的柔和女声犹在寂静若死的原野上回响,老萨满身上的金黄色光芒却在逐渐的黯淡,直至完全消失。

  山坡上,静静收势的方羽脸上汗影略显。

  急若惊雷的沉闷鼓声又一次压下了原野上的骚动,三声惊心动魄的巨响后,老萨满略显疲倦的声音在原野上回荡了起来:“现在大家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好以后全族人都到天鹅湾汇合,记得把能带的东西都带上,抓紧时间,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要快。”

  “老爹,老爹,不好了,我们发现……”看到惶急的人群开始迅速的散去,莽撞的格木尔一边使劲往前挤,一边就大声嚷嚷了起来。“格木尔,住嘴。”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帖木尔拦住了。

  他大怒,刚要回身理论,却在转身的瞬间发现老萨满狠狠瞪着自己的眼神,心里一惊,便僵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又是那里错了。

  “格木尔大哥,别来无恙?咱们又见面了。”一把清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把他从莫名其妙的愣怔中解救了出来。

  “方羽?!”回头的瞬间,他且惊且喜的喊到。

  他身后,方羽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

  “方羽,刚才是不是你帮的我?”人潮散去后的祭坛前,老萨满略显干涩的声音打断了格木尔和方羽的交谈。

  “老爹,我们发现……”心里也一直惦记着要把所有情况赶紧告诉老爹的帖木尔刚张口,也被面色阴沉的他挥手打断了。

  “有时候,神也是按照人们的需要造出来的,老爹。”方羽淡淡的应到。

  闻言浑身一震,老萨满定定的看着方羽,脸上神色百变,久久都没回出一句话来。

  “老爹,这些事咱们可以回头再说,还是先听听格木尔大叔和贴木尔大哥他们要说的事情吧,我看他们很着急呢。”明白老萨满此刻心境大乱的方羽轻轻的将话题带过,同时目光也落在了正诧异的看着他和老萨满的另两个人身上。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方羽觉得帖木尔似乎不该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可现在他脸上的惶急和直爽的格木尔一般无二,就连老萨满和自己之间奇怪的对话引起的疑惑都不能引开他的焦急,便猜他真的是有什么急事要说了。

  “老爹,大河这次可能要决堤,现在情势危机,阔特尔大哥希望你能招集咱们草甸子周围的人去帮忙。”帖木尔说道。

  “老爹,摩崖神刻在今天中午忽然齐齐的从中间裂成两半了。”格木尔也抢着说道。

  “老爹,刚才我们在来的路上看到很多老鼠都往一个方向跑,就追过去看,结果看到整个黑羊沟全是老鼠,多的吓人,根本就看不到沟里的地面。”帖木尔和格木尔连气都不多喘一下,同时急急的抢着说道。

  “大河也来凑热闹?”方羽也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现在就连他都觉得头有三个大。暗叹了口气后,他不由的往身边一声不吭的老萨满看去,发现面色铁青的他也正向自己望来。就这一会的功夫,老萨满他彷佛又老了几岁。

  “方羽,怎么你和老爹听了一点都不急?难道你们都知道了?”还是帖木尔首先从他们表情上发现了猫腻,不怎么肯定的问道。

  “是啊,方羽,难道你们知道了?”格木尔一愣之后也反应了过来。

  “大河的事不知道,老鼠的事情我们刚刚知道了,对了,帖木尔大哥,大河真的很危险吗?”方羽对大河的事要上心的多,听到这个消息后,直觉里,他就隐隐觉得很不舒服,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到底有多危险我也说不好,可瞧阔特尔大哥今天说话的样子,我看很可能马上就会决堤。”帖木尔长出了口气,终于把一直在压在心头的重担交给老爹了,可奇怪的是他此刻一点都没有轻松的感觉,心情反倒越发的难受了。

  扭头看了看犹在发呆的老萨满,方羽不能自抑的叹了口气:“贴木尔大哥,你赶紧回去接乌兰大嫂和克日朗到这里,抓紧时间。记得一定要天黑之前到这里。

  格木尔大叔,你也别闲着,莫龙圣山下的山谷里有一家来赶“傲特尔”的母女,母亲有伤在身,你找几个人去接她们到这里来。记住,也要在天黑之前赶来。“

  回头看了眼依旧发呆的老萨满,心里暗暗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后,他又对根木尔说道:“如果别人问,你就说是老爹安排的。你们赶紧去吧。”

  “这……”被方羽的吩咐弄的有些迟疑的俩人刚想说话,就见方羽虎目一寒:“还不快去?”声音和眼神中彷佛有不能抗拒的东西,心里没来由的一慌,两个在草原上的几乎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便不由自主的应声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