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兵字篇 奇境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10629 2003.04.15 22:55

    踏上草席,方羽深深吸了口气,往席上一扑,准备开始练五禽戏,虎距还没开始,眉心一颤一热,一股温和又强大的力量迅速从眉心顺着脊椎射到脚底,又从脚底传到眉心,“轰”的一声,方羽又进入那天在车上的状态,不过从四面包围他的在感觉里已经不是凉气,而是清新的气劲,说不上凉暖,劲气在身体里转了九转,又从眉心顺着鼻梁而下,到达口里,舌尖一酥,满口皆是甜中微微带酸的津液,气劲顺口而过,喉结一颤,迅速落到两乳之间,停住不走了。说来话长,但对方羽来说,只是心神一惊的功夫而已,等到心神定住的时候,两乳间停住的气劲又开始了转动,先顺着左右方向往左传,方羽此时心里也有了计较,不去管它,看它能弄出什么情况来,所以就一味只让感觉跟着它,也不去管它,他自己此时已经忘了他是半趴在草席上的。

  气劲转动的越来越快,全身的毛孔也好象越来越大了,此时的方羽口鼻的呼吸已经停住,“八,九,十……”方羽在心里默数到三十六圈的时候,气劲一转,又开始往右转,转眼又是三十六圈。就在最后一圈转完的一刹,方羽觉得全身毛孔一闭,全身一软,脑际一震,对身体的所有感觉消失,只有一点自我的感觉,在无边无尽无天无地的虚空里飘荡。逍逍遥遥里仅存的神识微微有点发慌,虚空无限延伸,找不到歇脚的地方,更慌!

  此时的虚空远处开始旋转起来,越旋越快,象个黑洞般有力的吸着灵识,神识自觉的反抗着,旋涡的引力越发强大,灵识渐渐被拉了过去,就在天旋地转将要掉进黑洞之间的关头,灵光一闪,“元婴赤子,维我心灯”刹时间,本体中一点红光亮起,迅速长大成一个大光球,一道眩目的激光射出,击中黑洞的中心,黑洞破碎,引力消失,神识也如找到家的浪子一般,随着回收的激光返回,滋的一下,如鱼得水般的与红光融为一体,天地顿时宁静一片,神识随着光球慢慢的缩小,变成一个寸大的光球,红光渐渐越转越淡,若有若无的发出光晕。然后定住。

  天刚刚发亮,方廷轩就悄悄的起身了,看着床上熟睡中还面带忧色的妻子,心里不由的感到难过,这些天来,为着儿子身上发生的奇事,她真是受了不少煎熬,连睡梦里都在担心。“唉”想到这里,方廷轩不由的叹了口长气。

  “怎么了廷轩?是不是羽儿出事了?”一声惊问打断了他的沉思,抬头一看,刚还在熟睡的妻子已经被他的长叹给惊醒了,正半坐在床上紧张的看着他。他略感到歉疚:“小慧,对不起惊醒你了?羽儿没事,你放心再睡一会吧,这两天你太累了。”

  “哦,羽儿没事就好,我也不睡了,过去看看羽儿怎么样了。”说着就起身开始穿衣。方廷轩知道自己拦她不住,就慢慢的扣着上衣的纽扣等她,他自己也是想早早过去看儿子的,不知怎得,昨晚他睡的很不踏实,老觉得好象有事要发生,刚起床的空里,他暗暗用马前课算了一下,却是流连,难道今天还是和平时一样没什么事吗?最近自己引以为荣的术数好象失灵了,他心里有点狐疑,苦笑着想。

  夫妻俩匆匆梳洗过后,轻手轻脚的推开儿子的卧室门。“嗳,怎么没人?”走在前面的方廷轩惊奇的说。

  “我看看……”妻子急着把头伸了过来,“他没睡觉跑那去了?”话音里带着哭音。

  “到书房去看看,他可能也起来了。”方廷轩怜惜的拍了拍妻的背。

  “嗯……”一转身,她急急的在前向书房走去。

  “看来羽儿让她紧张了。”边想着边赶紧追着快走了几步。

  书房的门轻掩着,快到门前的时候,前面急行的妻子忽然停步,“怎么了?”他奇怪的对正伸着头向四周猛嗅的妻问。

  “你闻没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有点……有点像檀香?”妻子不肯定的问他。

  “香味?檀香?”他觉得有点奇怪,也伸头向四周猛嗅,果然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香味,很象檀香,但比他闻过的檀香味要清新的多,“和檀香有点不一样,好象……好象是书房里传来的。”他迟疑的说。

  “就是羽儿书房里传出来的,他在书房。”走在前面的妻子肯定的说。

  走到书房门口,妻轻轻敲了敲门:“羽儿,爸和妈来看你了。”连敲了两次,里面没人应声,香味更浓了。

  方廷轩心里稍有不快:“这孩子怎么今天这么不懂礼貌?连母亲敲门也不开。”眉头皱了起来,上前轻轻拨开妻子,目光掠过妻子哀求的脸时,心里一软,重重伸出的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啊~~”他和妻不由的同时惊呼了出来!

  ※※※

  一片混沌中,神识如归来的浪子,紧附着红晕,依着缓慢悠长的涨缩,也不知过了多久,红光又盛,虚空中仿佛全是红光,整个也随着红光的节奏涨缩,灵识跟着四面延伸至无穷无尽。红光盛到极处,渐渐转成白色,虚空里大放光明,一种莫名的喜悦充满灵识,又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慢慢转成青色,欲滴的翠青色……翠青色又转成黑色,绝对的黑色……最后转成金黄色,黄光在涨缩在收缩,灵识转强,黄光缩至寸许的大小,灵识大盛,和黄光融为一体。黄光定住。

  方廷轩刚刚把书房门推开,夫妻两人就被眼前青蒙蒙的书房给吓住了。平日是光线充足的书房里现在整个被一团青光给充满着,连窗口里照进来的阳光此刻也青蒙蒙的,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沁人的香气。定了定狂跳的心,方廷轩揽着微微发颤的妻子,定睛一看,青光是从地上草席上趴着的儿子身上发出的。

  “羽儿,你怎么了?”看到趴在地上的儿子,妻子惊叫着扑了过去。

  “不要。”他跃起一把拉住要扑到儿子身上的妻子。

  “你干吗拉着我?放手。”平日里柔弱的妻子象疯了一样差点挣脱了他的拦阻,他手上一用劲:“小慧,你冷静点,听我说,儿子没事,你冷静点!”

  “没事?”妻子稍微冷静了下来,转过被青气笼着的脸和两行清泪。

  “嗯,可能没事,你别急,让我看看他,相信我!”看到妻子在他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他轻轻走到儿子身边蹲了下来,香气更盛了,儿子的前额紧紧的贴在草席上,看不到脸,左手伸在头前,手心贴地,右手掌心朝天,两只腿绷的直直的,光是脚尖着地,看不到身体有呼吸的痕迹,全身被一种奇异的青光笼着,身上发着清香。‘怎么会没有呼吸?难道……’方廷轩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

  “廷轩,怎么样了?”跪趴在一旁紧盯着儿子看的妻子面无人色的问他,他缓缓摇了摇头,一咬牙伸出手摸向儿子的脉门,手竟微微有点发颤,一挨到儿子的皮肤,方廷轩的心顿时宽了下来,有体温,他向紧张的看着他的妻子笑着点点头,妻子的脸色一下子缓和了下来,跪坐到地上,手不自觉的向儿子的另一只手摸去。

  “不要动他!”他用眼色阻止妻子。嗳,怎么这么慢?他在凝神默数了儿子强劲的令身为名医的他吃惊的脉跳后,楞住了。一分钟竟然只跳了四下,再细细一品脉理,肝气特盛,他心里微微有点明白了,就在这时,笼在儿子身上的青光慢慢转浓,浓到开始发黑,脉跳的更慢了,现在是肾气大盛,诊脉到现在他心里大体有底了,站起身,硬拉着迷惑不解的妻子出了门,轻轻合上房门,才对急的快要发火的妻子说:“羽儿现在很好,非常的好,他在练气,没事的。”

  “练功?练什么功?我看你练了一辈子也没见你这样啊,还浑身发青光,这是什么功?儿子现在怎么象晕过去了一样?”

  方廷轩有点尴尬的说:“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功,不过发光我倒能说上一点,根据黄庭经和另外一些书上的说法,练气到一定程度后,五脏各自对应的气就可以通过内视看到,青色是肝脏的气色,刚才羽儿的脉动里就是肝气最盛,不过怎么会让他全身发青光这我也说不上,至于没感觉那是他在入定,六识全关了,所以就和晕过去了一样,但是……”

  “怎么了?”看着妻子又紧张起来的神色,他无可奈何的苦笑着说:“我没看到儿子的呼吸,你呢?”

  “我也是啊,刚才怕死了,不过怕打搅你诊脉没敢问你,这又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对儿子有危险?”

  方廷轩思索着摇了摇头:“因该不会,羽儿的现象好象是书上说的胎息。”

  “胎息?是怎样的?”

  “那是一种练气的方式,就像人回到母胎里一样,不用口鼻而是用全身的毛孔呼吸。”

  “哦,明白了,这些你也会吗?我怎么没见你练过?”

  “我不会啊,全是书上看来的,现在世上真能练到这种状态的人不多了,我不行的。”

  “是吗?那羽儿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在想啊,可能是那个石片在作怪,不过现在羽儿看起来没什么不好,等他醒了再问他吧。”

  “那他到底什么时候醒啊?”

  “这我说不上,书上说以前的高人一入定要好多天,少林的达摩祖师据说面壁了九年。”

  “啊?九年?那羽儿……”

  “不要太紧张了,我想羽儿一两天就醒了,你别胡思乱想,不过他自己不醒我们不能去打搅他的,不然他会有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

  “气走岔,走火入魔等等,就象我练五禽戏的时候不能让人打搅一样。”

  “哦,知道了。”

  “嗳,你闻闻,香气好象变了,这是什么香味啊,真好闻。”

  “就是啊,闻起来人的全身都很舒服呢。我好困呀。”

  方廷轩看着摇摇欲坠的妻子怜惜的说:“那还不快去再睡一会?来,我扶你去休息!”当他把还没到床前就已经睡过去的妻子扶到床上躺下后,心里觉得有点惊奇。

  方羽的母亲一睁眼给吓了一跳,怎么天都快黑了?自己一觉怎么会睡了一整天,这在她来说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午饭也没做没吃,“现在好饿啊!”她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床铺,一面自己觉得奇怪,怎么会这么饿,好象三天没吃了一样,羽儿……一想起儿子她马上就忘了自己的事,急急忙忙的就往儿子的书房走去。

  走到走廊,看到丈夫围着围裙正推开儿子书房的门伸头看着,她压下心头的歉意和一点点好笑,(从来没见过丈夫系过围裙,突然看到心里有点怪怪的,想笑)也伸头过去看:“他醒了吗?”

  “还没。”

  “羽儿怎么坐起来了?怎么开始发黄光了?”她对面前的变化不解的问着丈夫。

  “不要看了,出去给你说。”丈夫轻轻关上门,“你睡够了吗?”

  看着丈夫微微带笑的脸,她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不叫醒我?午饭你怎么吃的?”

  “哦,我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叫你了,午饭我自己随便弄的,晚饭我也快做好了。”

  “你今天没去医院吗?”(丈夫是小镇上唯一一家医院的院长兼主治中医师,平时忙的厉害)

  “今天休息一天,家里都这样了还上什么班啊,我怕把人给治坏了。”

  “对了,羽儿不是坐起来了吗?你怎么说他没醒?”

  “他不是坐起来的,他是飘起来的。”

  “什么?飘起来?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不是,绝对不是看错了的,咱们儿子在中午12点的时候忽然开始动了起来,我以为他要醒了,推门进去正要叫他,可忽然看到他的眼睛是闭着的,我想也许还没收好,就没出声,没想到他不是站起来,而是全身就这么飘了起来,身上黄光大涨,就象个光球一样升起来了,我当时都惊呆了,眼睁睁看着他飘起一米左右,然后缩手盘脚的成现在这个样子,浮在空中大概有四五分钟,然后黄光开始往里缩,他的身体也慢慢落到地上就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愣了一会就又出来了,我出来一看表12点10分,然后整个下午,我都觉得头有三个大了。”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丈夫苦笑连连的脸,觉得自己的头现在比丈夫的还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发生,这话要是别人说给她听,她一定会觉得对方有毛病,可是现在是她最熟悉最信任的丈夫在这样的情况下给她说的,而且又是发生在她们最关爱的儿子身上,她的头一下就蒙了,她知道丈夫从不在这类事上乱讲,虽然他也喜欢搞些在她看来是神神怪怪的事,但从不乱讲。“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无意识的从嘴里呢喃着。

  方廷轩看着陷入迷茫的妻子,爱怜的握住她的双手,轻声说:“不要担心,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咱们的儿子要成仙了,呵呵~~”他无奈的笑着,自己也觉得理由实在很勉强。

  长长的出了口气,她点点头:“反正都这样了,只要儿子没事,他飘就让他飘好了,儿子要是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话到此处她有想哭的感觉。

  方廷轩搂着妻子的肩,坚定的说:“儿子不会有事,我肯定有什么奇妙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了,虽然咱们不理解,但绝对不是什么坏事。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安下心来等待,等咱们的儿子醒来!”

  方羽入定已经有九夜九天的时间了,除了第一天看到他从趴着飘起来变成坐式外,其余的几天里方廷轩和妻子再也没看到儿子有什么大的变化,除了第三天的夜里儿子身上的黄光消失、第六天中午脉跳变成一分钟一下外其余和个死人没什么两样,要不是方廷轩还能感觉的到儿子的体温和对古老神秘文化的坚信,他自己都要先于妻子而崩溃了。妻子从第七天开始已经不吃不睡的熬了两天一夜了,就呆呆的坐在书房门口,任他怎么劝也不听,痴等着儿子醒来。到现在他自己也不知怎么是好,只好陪着妻儿苦熬。

  前几天他还想着实在不行就找几个对练气大有研究的世交请教一下,可好几次拿起电话不由又给挂断了,他实在没办法给别人说儿子的变化,再加上他一想起现在国家对伪科学的声讨,他就没有勇气让别人知道儿子的事,毕竟他也是在多次的运动中的过来人,保护儿子的本能使他没有对外人说一句儿子的事。为了保密,他请了自他当院长十五年来的第一次半个月的长假,到今天他自己也觉得快要心力交瘁,支持不住了。

  小楼外的天空一改近来秋高气爽的景象,从早晨起就浓云密布,阴沉沉的低压在人心上,就象现在自己的心情,低落的让她喘不过气来,已经苦候了儿子九天的母亲觉得自己已经疯了,从前天到现在她觉得脑子和全身一样麻木了,一片空白,她自己也不知道坐在书房门口有什么用,可不坐在这里又能去那里呢?她不知道!

  “嘎”一道闪电伴着震耳的霹雳在空中闪过,一时间整个天地被闪电霹雳占据,炸雷象疯了一样响个不停,一阵紧过一阵的大雨象天河决堤般狂泻而来,小楼好象要在闪电霹雳里倒掉一样发颤,黄昏的时候天已经整个黑下来了。

  方廷轩夫妻俩就在雷鸣电闪的一刹间一起跳了起来,就在雷响的一刻,他俩都同时看到儿子如雕像般不动了好几天的脸上有了动静,就象一个熟睡的人将要醒来的那种表情。夫妻俩冲到儿子面前,借着又一道闪电的亮光,看到儿子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羽儿……”两声惊雷也压不住的呼声一起在方羽的耳边响起。方羽微笑着点头并不说话,本来合置与小腹前的双手纠缠着做出各种各样的手势灵动无比的往头上升起,全身骨节一阵乱响,双手到了头顶又以违反生理常理的方式做出各样手势从脑后交错而下,面对着惊异莫名的父母,方羽紧盘的双腿也怪异的开始站起。双手分开,绕过腰际四指紧握拇指按在脐下,长长的吐了口气:“爸,妈,你们好!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方羽看着神情兴奋而面目憔悴的父母,自在圆融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从母亲刚才激动的叫嚷里他知道自己竟然定了九天九夜,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在他的感觉里只是一会儿,在刚才收功的过程里听到外面雷鸣电闪,自己也不过认为最多过了一天而已,没想到已经过了九天九夜了。他一面不自觉的想着几天来父母的担心和煎熬,一边回答着父亲的问话:

  “自从黄光定住了后,我的感觉好象完全消失了,就随着黄光的伸缩不动,过了一会后黄光没有了,感觉又出现了,后来额头前一片明光,在那里我看到自己,后来又看到自己的内脏,再后来我又看到一些图象,好象是我很小时候的一些事,后来我又觉得自己象要回到母亲的胎里,当时一片黑暗,我的全身好疼,感觉身体好象要裂开了一样,就在我快要疼得忍不住的时候,忽然全身一松,好象掉进了温水里,舒服极了。”

  说到这里,方羽深看了母亲一眼,对父亲说:“爸,我等会有话要单独和你说。”看到父亲点了点头答应了,又对着微微有点狐疑的母亲笑了笑,接着说,“后来我又觉的我变成了一个古代……嗯,好象是清朝的老道,整天在山里修炼,好象对咱家里藏的那类古书很有研究的样子,呵呵~~”对着听他说自己变成老道显出不太高兴样子的母亲调皮的做了个鬼脸,轻笑了两声后接着说,“又后来我自己好象又变成个读书的年青人了,好象天天在读什么四书五经什么的,后来好象还当了官,又后来我又变成个大将军了,好象很厉害的,打仗。就在这时候我好象很累了,眼前又一黑,回到我练功的图象了,但是这一会儿我看到的是一些很让我难受的事,恐惧,害怕,伤心,失望等等各种各样让人受不了的事。”

  说到这里,方羽神采飞扬的脸上沉重下来,被他的话听的目瞪口呆的父母不自觉的互相交流了一下会意的眼神,儿子肯定是想起这次感情受挫的事了。方羽停顿了一下,又说:“就在我心里难受的快要发狂的时候,幸亏这个‘天心灯’又发出红光把我给罩住了。”他伸手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那个石片。

  “你怎么知道它叫天心灯的?”母亲好奇的问。

  “我也说不上,刚我想起它的时候这个名字就不由自主的叫出来了,真是奇怪。”方羽有些诧异的抚mo着手中的石片,现在摸起来是那么的让他觉得亲切和舒服,感觉上就象和一个亲兄弟在交流一样。

  “以后就叫它天心灯好了,后来呢?”父亲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路。

  “后来,后来我慢慢想通了这些事,心境平静了下来,感觉到自己好象获得新生了一样快乐和自在,结果这些图象就看不到了,后来我的眼睛、鼻子还有耳朵好象还有心脏都大大的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头顶又大震了一下,天地好象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我好象心里忽然全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好象什么都明白了,又好象什么都不明白,我现在也说不好。后来我感到房子里的那些书里有好多东西很吸引我,然后我就想那些书了,结果以前很多不明白的地方现在好象很容易了。当我刚想完的的时候,忽然感到天在打雷,于是就醒了,看到你们本来想开口说话,结果感到一口气顶在喉头,全身被一股力量催的很难受,手脚不由自己的动了一会才好了。”

  听完儿子的天方夜谭后,方廷轩夫妇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楼外连绵不断狂响的雷电也劈不开他们心头的迷惑,本想着儿子醒了就能明白一切,结果现在头更大了,不过看到儿子一切无恙,俩人的心总算放下了,心里的重负一旦放下,方廷轩到还没有什么,方羽的母亲就觉得全身骨架要散了一样难受,在酸痛的折磨下她不由的哎呀了出来,。

  父母亲的憔悴样看在方羽的眼里,他心里很不舒服,这时小楼外有一道闪电惊雷响起,“有了……”灵光一闪,他把一直在手里把玩的天心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在父母惊疑的目光里长身而起,左右手分张如抱球,眼睛一眯,口里小声念道:“雷公电母,听我号令,雷走阴脉,电穿阳路,五行运转,万化定基!敕!”随着最后一声轻喝,客厅里的几盏荧光灯同时灭了下来,一声霹雳之后两道夺目的光华在方羽父母的惊呼声里穿窗而入,钻进方羽伸张的双手里,一时间方羽的整个身子象透明的一样发起银光,眯着的两个眼睛也睁的大大的,双眼里仿佛也在冒出光芒,整个客厅里流光溢彩充斥着灼热的气流,就在方廷轩夫妇惊叫声还没落下之际,电光消失,方羽身上迅速暗了下来,客厅里几盏灯一闪后全部亮起,一些仿佛恢复正常。

  方廷轩刚要惊问的时候,就见方羽环抱的两手伸开,往他和妻子身上虚虚一按,口中又是一声轻喝:“还!”立时方廷轩就觉得自己好象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出不了声,一股温热、浩然、不可抵御的力量迅速从头顶直冲而下,所过之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象被热水泡酥了一样,舒服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方廷轩不由的呻吟了出来“哦~”。于此同时他听到妻子也发出同样的声音,气劲在身上回旋了三转后他又看到方羽两手变成握拳喝了声:“定!”他觉得气劲会聚到腰后命门处停住了,象一团火一样温暖着全身。控制住全身的力量消失无踪,这时他才发现全身冒汗,转头看看坐在身边的妻子,脸上也是红扑扑的有汗,精神看起来比刚才好了许多,他自己也觉得精神抖擞,一扫前时的倦意。

  “儿子,你刚才做了什么?”方羽的母亲懒懒的问他,方羽坐在沙发上略带不好意思的说:“妈,看你和爸为了我精神和身体都不太好,刚好我想到前面看过的《道家*七步尘技*咒道》上有个雷火咒,说是可以用雷电的能量来治疗和补充人的身体,我也不知怎的一下子就用上了,不过很奇怪,我以前看的时候也试过,一点用都没有,怎么这次一下就这么灵了?而且效果比书上说的要强了不知多少倍,书上说头一次最多能让采雷电的人感到温热,没想到刚刚我的身体热的好象要燃烧起来了,现在大部分的能量还收在我的脚底,给你们传过去了还不到千分之一呢,你们现在是不是感到全身暖洋洋的?对了,妈,我看你现在可能需要睡一觉了,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猛一补,你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我看你要睡三天三夜才能完全吸收。”

  方羽话音刚落,他母亲就迷迷糊糊的答应着靠到方廷轩的肩上睡过去了。父子俩相视一笑,合力把她弄回卧室睡好,方羽本来要父亲也休息,他刚才虽然没说父亲,但他知道父亲其实也需要大睡两天才能完全吸收进入体内的能量。一直以来以为父亲身体很健康的他在刚把能量传进父亲身体里时碰到的一个状况就证实了他心中的一个问题和他刚才看到但心里存疑的一个现象,所以他前面说要和父亲单独说,不过现在他想有的是时间也不急在一时。没想到父亲反而给他了一个要和他说话的手势,于是他就悄悄的跟在父亲身后,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在自己惯用的藤椅上坐稳后,方廷轩百感交集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儿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连着几天来儿子身上的一系列变化如天风海雨般突如奇来,大大超过了自己的感知领域,情感和精神方面的冲击实在无法使他安然睡去,虽然现在全身懒洋洋的就想去睡,但他还是坚持着要把心里的话说完后再去休息。

  看着父亲若有所思的面容,方羽知趣的也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近来的变化实在匪夷所思,自己也觉得有许多地方还茫然不解,所以他深刻的理解父亲现在的心理。父子俩人沉默了一会儿,方廷轩回过神来了:“小羽,你对自己的变化怎么看?”

  “爸,我也觉得有许多地方还不明白,不过就现在来看,我好象大概明白一点,应该是从天心灯被我碰到后开始的,它里面好象储藏了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的一种练气的方法和巨大的能量,能使和它有缘沟通的人迅速的在短期内达到那些丹书气经上的最高状态或许更高明一些。”

  “你怎么明白这些呢?你看那些书也不过几天。”方廷轩忍不住打断儿子的话,因为他也是这么怀疑的,但是只是想着儿子可能进入了一种比较高深的气功状态,没想到儿子居然说是超出了最高的范围,那不就成仙了吗?自己虽然没有去专门研究过那些书,可平时有空也是经常看的,书里面那些金丹练成功后的种种说法在他看来就是神仙了,所以忍不住打断了儿子的话。

  “是的,我是只看了几天,不过我前面不是说过我在最后的定中被这些书里的有些东西吸引了吗,其实当时我看到的是各种光,图象和一些符咒。我仔细一看的时候,书里大多的功法和相应道理就明白了,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好象我原本就对这些很熟悉一样,还有许多在书里残缺不全的东西,当时也自己就在感觉里给补上了,而且当时隐隐的我还有个直觉,这些不是我最终想要的,还有,我在定中黄光结于两乳间,本应是内丹落于黄庭的状态,但是最后却在头顶的光明中溶掉了,而且头顶大震出现光明的时候,照丹书上说是应该元婴出窍了,可我却没有啊。”顿了顿,方羽又说,“就象刚才的雷火咒,书上说先要画符、念咒还要观想后才有效果,但刚我的状态你也见了,我只是念了一下咒,伸手就采了,而且我只念了第一步的咒法,但是采到的能量和出现的功态已经远远超出雷火咒最高层次的第三步功境了,照我现在的想法应该是连咒都不用念了,我一想直接就可以采了。”

  说着方羽就坐在椅子上伸出了手,就在方廷轩刚要阻止时,两个光球迅速把方羽的两手笼住,书房里刹时象亮起了两个太阳。方廷轩本能的一闭眼,心里怒火狂起,这小子快要翻天了,明知他母亲刚睡,自己也已经成惊弓之鸟,还要在这里卖弄什么法宝。就在心念电转间,他发现预期中的霹雳巨响没有出现,书房中的温度也没有飙升,自己的眼睛更没有刺痛的感觉,大奇下他睁开眼睛一看,方羽的两手正在落下,书房里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一样,自己的两眼也没有象平时看到强光后那样眼前发黑,在惊奇之下“嗯!”他重重的闷哼了一声。

  方羽一看父亲的脸色就知道父亲不高兴了,他连忙说:“爸,对不起呀,不过我现在已经会控制了,以后不会出现声音和别的变化的。”

  “好吧,这次就算了,不过以后不要这么卤莽,会吓到人的。”

  “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你刚才采的怎么成光球了?是不是比前面采的少了?”

  “不是的,爸,比刚才的多了近十倍,所以成光球了,不过我已经会控制了,所以没什么大动静。”

  “哦,这样啊,那你前后采了那么多你能受的了吗?我和你妈才被你传了那么一点,我到现在全身还在热呢。”

  “没事,我现在都快炼化了,对我来说不很多,我现在身体就象个无底洞,感觉上……”

  “算了,儿子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好自为之,你说的这类东西我和你妈帮不了,你自己要小心点,不要弄出什么意外,还有啊,”说到这里,方廷轩倚坐的身体猛的往前一凑,脸上一片严肃。

  “什么?”方羽也紧张了起来。

  “儿子,我要你答应我,对你身上最近发生的事和以后将要发生的一切事,从今天起不要再对任何人说,包括我和你妈妈,你能答应我吗?”方廷轩一字一吐的说出了他的要求!

  “我明白了,爸,我保证从今天起再不说有关我的这些事,我保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现在国家对这些很反感,我保证不说!”顿了一下,“爸,能问你个问题吗?”

  “可以啊!”对儿子能迅速理解自己的苦心,方廷轩由衷的感到欣慰,面带微笑轻松的答应着儿子。

  “你以前是不是给妈妈续过命?”

  “啊?!”正微笑着看儿子的方廷轩闻言大惊,“你,你怎么知道的?”一时间看着面前神采飞扬的儿子,陷入那悠远而百味纷呈的回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