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8699 2003.04.15 23:04

    蓦地,一阵自心底泛起的悸动让方羽从梦中睁开了眼睛,暗夜的房间中,裸露在被外的手臂上,寒毛在一种诡异的寒意刺激下不自然的竖立着,脸上的皮肤在不停的收缩、绷紧,房间里的温度在飞快的降低,一股越来越强足以撼动灵神的杀意,一波又一波不停的刺激着他体内早已经澎湃的气机,气机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运行方式迅速调整着依旧躺在被窝里的身体,不自觉的,他平日里清澈若水的双眼在夜的暗影里逐渐放大,放亮,散发出深邃、飘忽而又带着要吞噬一切的有若黑洞般幽暗莫名的异光。

  脸上也如同铁铸了一样不再有任何的变化动作。一切象静止了一般的暗寂!

  幽暗中一点仿佛来自虚无的绿光忽地就在房间的角落里亮起,朦胧的光影在摇曳中逐渐放大,不过眨眼的工夫,越来越大的绿影就映射的房间里蒙上了一片绿幽幽的碧光。绿影闪动,一只鹤样的东西在飞速的成长,另一边的床上,僵硬了一样的方羽依旧连动都不动,只是身上的棉被象和绿影的涨大有了联系似的,以同样的速度,自己无声无息的往脚下蜕去。

  涨大到三尺方圆的绿影,“曝”的一声轻响,爆出耀眼的光华,满屋绿星飞溅处,一只三尺左右的绿鹤展翅,箭一般的往床上射来,劲气一涨,已经蜕到床角的棉被有了生命一般自床上立起、展开,准确无比的罩向绿芒,转眼又在光华过后的黑夜里冉冉落回空无一人的床角,房间里,一切又归于平静。

  漫天雪舞,在空气急速的闪动里,一脸怒意的方羽幻现在离家不远的龙首山不高的山顶上,漫天的大雪夹杂着细小的冰凌不断扑打着他只穿了睡衣的身体,却带不动他身上一丝的衣袂和披散到肩上的长发,****的双脚稳稳的站在厚厚的雪地上,稳若磐石的右手里,已经变成暗绿色的大鹤挣扎着,扑腾着,绿光动处,在雪夜里挥洒出一片片惨淡的绿色。

  “如果再不给我滚出来,我就炼化他的元神,让他永远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勉力压制着汹涌的怒气,方羽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山顶上远远传开,此刻,挺拔的身影周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气旋,隔开漫天的雪舞,形成一个五丈方圆的怪异空洞,空洞里宛如魔神般挺立的身影,挣扎的大鹤,惨淡的绿色,组合成那么的妖异一幕。

  “天地玄黄一道宗宇宙洪荒归宣真!”随着一声清越的长吟,两条身影就那么平空出现在方羽面前:“无量天尊,施主有礼了。”同时两道本应无形的气劲就携带着夜空中不停飞舞的雪花象巨蟒一样的直撞而来。

  “砰!”让整个山都震动了起来的闷雷巨响中,本就不大的山顶上劲气四射,地上的积雪爆炸般的冲天而起四散飞扬,更有不少的碎石凌空乱飞,混乱中,两条身影也在乱雪中应声抛飞。

  “原来是宣真宗的高士到了,你们不觉的今晚的举动太过恶毒么?”

  乱雪落尽,依旧在隔开落雪的空洞中宛若魔神般挺立的方羽,依旧是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诉说着他心中快要压抑不住的愤怒。

  自决定把小梦从田家老宅的镇压中放出的那一刻起,方羽就想到可能会有麻烦,后来在吹奏安魂曲驱散怨灵时,又接到对方化鹤传书,就知道和宣真宗是对上了,尽管他当时根本没接对方的约战。

  照他的角度看来,当年镇压小梦,明显是对方错了,在他还相对单纯的观念里,错了就应该有知错的担当,因为宣真宗不是那些死缠烂打的旁门左道,而是有着千百年悠久历史的大宗派,再说虽然破了秘阵,但事后没留下任何后患,就算对方计较,也应该不会太过分,最起码能给他个解释的机会。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彻底的打破了他的心理底线,对方太!过!分!啦!

  不但御元神化鹤进行了偷袭,而且一见面,又根本不容他分说,用性命交修的无上罡气劈面强袭,这样的举动,就是泥人也会发了土性子,更何况,更何况对方居然一点都不顾修真人的顾忌,直接追到了自己家里,这一点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尽管对方是传说中强大到不可抵御的古老门派。

  “绝对不能让父母、亲人因为自己而受到任何的惊吓和不好!”这是他自懂事以来,就在心里暗暗下过的决心,在教育他成长的观念里,这是做一个好男儿最基本的底线,不管是有没有得到天心灯,得没得到这些改变了他生活和性格的能力,这在他,是作为一个好儿郎的最基本的底线!

  此刻,怒火象滔天巨浪一样一次又一次拍打着心灵最后的堤防,他,快要控制不住了。

  踉跄着狼狈的爬起,青云和青松苦忍着全身骨节碎了一样的疼楚,顾不上抹去嘴边的血迹,不能相信的看着十丈外散发出让他们心悸杀气的方羽,他们性命交修了二十几年的无上罡气聚力合击,竟然没撼动对方挪开一步,甚至连人家的防御圈都丝毫无损,不但无损,原本五丈方圆的气圈此刻已经膨胀到了把自己两人紧箍在内的地步,身前身后,不时能感觉到对方森然的杀意和布下的无数道的无形气流,不停的探索感应着自己体内的气机反应,控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神志,而自己体内本来意到神随的澎湃气机此刻却仿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灵识更被一波又一波从没体验过的恐慌和迷乱一次又一次的吞噬着逐渐陷于绝境。终于,在这冷到骨髓的雪夜里,他俩的额头就在凄迷的雪舞中同时流下了绝望的冷汗。

  冷冷的盯着面前宛若待宰羔羊的两名道者,方羽心内天人交战,冷酷的杀意和想焚烧一切的怒火从没象此刻这般在他以前单纯后来空灵的心境里汹涌过,他知道,只有他意念一动,面前的这两个看起来还不算老的道者和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那具已经近乎僵硬的躯体转眼就会成为一抹烟云,但对方那两双眼睛中尽管恐惧,尽管绝望,但依然不能抹去的纯真和不屈,却让他在爆发的临界,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机,同时手一松,放掉了已经绿芒惨淡到几乎不能挣扎的大鹤,仿佛回归幽冥的,那只大鹤就那么消失在雪夜里,山顶上陷入一片黑暗。

  察觉到几乎控制了一切的气机倏的消失,天地万物的声息重新进入恢复清明的六识,只觉得心里一松,两个道者的身躯不由的缓缓往地上雪地上倒去,重获生机的巨大喜悦和筋疲力尽后的空虚瞬间就击垮了他们,就在这时,身前那个恐怖的巨人又发出一声沉喝:“不要躺下,还不按你们师门的法门调理?难道想成为废人么?”闻声一震,快要软倒的身躯顺势坐下,按照道门最常见的五岳朝天式就在雪地里打起坐来。

  有点自嘲的摇摇头,负手而立的方羽不明白为什么还是这么心软,尽力的吐纳着胸中的浊气,借着冰冷纯净的空气压制着心境里依旧不能平复的怒气,方羽心里知道,这下麻烦大了,先不说以后和宣真宗的纠缠,就是眼前这自己胸中已经燃起的怒火,恐怕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平复下来的。

  修炼炼的就是个纯粹,不管是有情无情,一旦七情中那个被挑起了,那么这个纯粹就会演变成这种情绪唯一的纯粹,修养越深,纯粹的也就越厉害,那么爆发的也就越狂烈。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自己调理的速度,他知道,树林里那个道人已经就要出来了。

  “希望他不要再做蠢事,否则是我的灾难,更是他们,乃至宣真宗的灾难!”不受控制的,在他转过身来的时候,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青灵子将要踏出树林的一瞬心里不由掠过一抹悲哀和惶恐,刚刚在方羽手中无望挣扎的他真正说的上九死一生,连元神都差点魂飞魄散,尽管此刻人家让他的元神归窍了,但那种恐怖的杀意和对方浩然无匹的强大留给他的印记依旧使他不寒而栗,但他不能后退,他肩上还负有师门秘令和两个师弟的性命,到了这时,他才由衷的后悔起自己的自大和不顾师傅叮咛的贸然举动,同时,也隐隐的有些不怎么服气。

  “无量天尊!宣真宗门下青灵、青云、青松见过方家,请恕刚才连番冒犯之罪,今夜此事不关师门,全是青灵一人之过,方家要怪,就由青灵一人担当。”说着深深的用道门最正规的礼仪拜了下去,连着三拜后,挺直身躯,抬起一直低着头,正色说到:“贫道这次来是代表宣真宗请方家就田家老庄秘阵被破一事作个了断的,这是掌门宗主的法旨。”说到这里,拿出一封信,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封信就自己缓缓的穿过雪幕,往方羽眼前飞了过来,方羽淡淡一笑,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一伸手,把信接到了手里,也不打开,手一晃,那封信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般的平空消失。笑容一敛:“你们走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回去告诉你们掌门宗主,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派人来打搅我家人的安宁,别怪我不客气!三个月后我会按照你们的要求去你们山门把所有的事情做个了断。”

  青灵和刚刚调理完的青云、青松对方羽接信后的奇怪举动没有任何的异样反应,听到方羽的交代后,什么也没说,只对着已经转身背对着他们的方羽施了一礼,一转身,三道略显萧瑟的身影在雪夜里冉冉而逝,转眼不见踪影。

  长长的吐尽郁结在心海灵神间的最后一丝浊气,缓缓睁开尽复空灵的眼睛,感受着发间眉梢间瞬间融为冰凉的雪水,方羽在噗噗的落雪声里长身而起,任心中淡淡的不舍和留恋混着脚下的冰冷组合成的难言感觉恣意的占领着自己的心空。

  此刻,天已经开始在依旧的雪花中开始蒙蒙放亮了。

  放任空灵的目光有些贪婪的收藏着遥遥的远处那座不大小镇的一切,一遍一遍的把所看到的一切全都烙印在自己的魂灵深处,一股再也压抑不住的冲动化做长长的啸声,萦绕在群山雪舞之间,久久不能平息。

  昨晚目送三名道者离开后,为了调理内心已经燃起的怒火,他特意跑到了周围的高山中距离小镇最远,也是最高,但又能俯瞰到小镇全貌的大孤峰的峰顶,这里长年积雪不化,气候寒冷,平时就连夏天,都很少有人来,到了冬天,更是有着滴水成冰的传闻,也为着这个,所以在怒火狂烧的关头,方羽本能的选择了这里,他需要冰凉的寂静来安抚自己狂暴的情绪。

  这一坐,就是整整五个小时,直到一个小时前,他才完全的控制住了自己情绪和能量的波动,让心境重新缓缓的归于平静,几乎要破体而出的汹涌气劲也慢慢的才从绷紧的毛发间归于玄窍。

  这一切让他实实在在的为自己的以后做出了个不能更改的决定。

  其实自田家老庄回家后的这三个多月中,尽管上次出游的一切种种在小镇平静淡泊的环境里消融到仿佛象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顶多只在偶尔的闲适里成为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掠影,不留丝毫的痕迹。但是他始终记得回来后父母的反应,特别是父亲的提出的问题。

  记得那次父亲大略的听完他的经历后,沉吟了良久,忽然和一直默默在听的母亲一起问起了他自己往后的打算,让他着实楞了好久,父母的问话很简单“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难道就一直这么游走下去?”

  这三个月来他也不时的在想这个问题,不,其实不是在想,而是在不断的感悟自己内心最深层真意,因为他知道,作为父母,自己的父母亲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做到了最好,没有几个父母能容忍自己已经成年了的孩子整年整年的赋闲在家,什么都不做,和个游魂似的要不泡在周围的山川之间,要不就是整天关在自己书房的故纸堆里,一家人要到了吃饭的时候才能聚到一起见个面,这些也还罢了,反正家里的环境也不指望他出去上班挣钱,最让父母不舒服的大约就是,他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避免谈起自己的终生大事,一点这方面的打算和说法都没有,这让尽管开明如他父亲方庭轩,都不免心里开始了嘀咕,以至有了这次的问话。这一点方羽再也清楚不过,同时,他自己也觉得是该到了好好想想自己以后的时刻,所以在借着小镇的山水和宁静不断淬炼自己心灵的同时,也在不断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一切的思考和自问其实就在那只元神御化的绿鹤出现的那一刹那就有了结果,现在的自己不过是后知后觉而已”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仿佛早就融入雪舞里的方羽嘴角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最后留恋的看了看遥遥的山脚下的那座小镇,有点头皮发硬的一摇头,融进恰巧旋来的风雪里,峰顶上瞬间了无痕迹。

  略微的调整了一下心境,穿戴整齐的方羽微笑着踏进饭厅。

  “爸、妈,早上好!”刚问完话,方羽就发现饭厅里的气氛不对,一种很别扭的的东西停滞在热腾腾的饭桌边。心里微微一跳:“难道昨晚的事情被发现了”心里敲着鼓,方羽探索的眼光望向了面色尤其不好的母亲:“妈,怎么了?”“小羽,过来吃饭,没什么,你妈在和我生气呢,呵呵。”笑着应了一声,方羽坐到母亲边上:“妈,又为什么生气啊?”看到儿子笑嘻嘻的动问了,做母亲的脸色才稍微好了点:“还不是你爸,这次又要出去给人治病,我怎么劝都不听,真让我生气!“边说,边狠狠的瞅了苦笑着也不答话只管喝稀饭的丈夫一眼,又顺手给儿子递过来一个小花卷:“你乘热吃,别凉了不好吃。”“哦?”接过花卷的方羽一楞:“妈,爸是大夫啊,出诊是再正常不过的啊…”“不是去看正常病,是还要去调理风水的那一种,现在这种环境下还搞这些…”“哦,明白了。”轻轻点着头,方羽乖巧的不出声了,他知道母亲为什么担心,同时也开始为自己想说的事情开始不安“眼看就快过年了,要是自己这么贸然的开口说出自己的决定,母亲的反应…”出神间苦恼的样子落入了正悄然看着他的父亲的眼底。

  “我说儿子,该不是你也反对吧?”有点不悦的方庭轩说话了。

  “哦!,不是啊爸,我在想别的事情呢,不是那个意思”话音未落,就瞅见母亲的脸色瞬时暗了许多,心里暗叫苦,一转头赶忙笑嘻嘻的给母亲说道:“妈,我和你是一线的,你别生气啊,嘿嘿!”说完自己都觉得转的太快,十足的小人样,不由的瘪笑起来。

  “哈哈哈~”看到一向从容自在的儿子一反常态的糗样,饭桌上的父母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方羽的母亲更是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她实在太久没见过儿子再露出这般天真的模样了,心里流淌着温暖的情怀,眼角眉梢全是幸福的光辉,不由自主的,左手抚上了儿子的肩膀,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拍着。

  略有所觉的方庭轩悄悄的开始低头喝粥,不肯再说话,而方羽在忍着心情激荡的同时,却看到父亲低头的瞬间瞥过自己的双目里那似赞赏,似怨怼的一抹精光,瞬间就觉得心中百感交集,头一次,在父母面前哑然失声,说不出话来。

  轻轻一推面前的碗筷,方庭轩站起身来:“老婆,今天叫小羽陪我一起去吧,正好借这个机会把我方家最后的一点医术教给他,他也不小了,该出师了!”说到这里,语气中竟然有一种略带感慨的味道。

  仿佛从来没为丈夫今天的出诊生过气一样,方羽的母亲点点:“庭轩,天冷路滑,你们小心点,小羽,”一转头,对已经快手快脚的把药箱挎在肩头的方羽说到:“你爸岁数大了,你路上多照顾点啊,快去快回。”

  连声应着,方羽跟着背着手轻松出行的父亲出了家门。

  走在清晨的小镇上,感受着不停漫卷起雪花的北风的清冽,父子俩一时间都忘了说话,只顾着看不远处那道镶嵌在素装银裹的大地中间的碧波,在着眼处皆是雪色的世界里,素来以汹涌澎湃闻名于是世的大河象一个婉约的淑女,就那么幽绿无声波澜不起的蜿蜒前行。河面上升腾着淡淡袅袅的水雾,让不停落下的雪花还没接触到河面就融化的不见踪影,极目远看,河道的两岸远处,老树斜横,枝头凌霜挂雪,两岸向来狰狞裸露的石山高高的脊梁上一片银装,此刻看来竟也有点和善和玲珑的味道,天上地下,此刻仿佛只有雪的声和影,再有的,不过是两人脚下擦擦的踏雪声。

  “爸,今天去那看病啊?怎么都快走出镇子了。”方羽的声音打破了这冰天雪地里的寂静。

  “今天咱们去柳塬,那里的卫生院的院长昨天打电话来求助了,说那里有个奇怪的病人,好端端的就那么突然卧床不起了,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检查不出问题,而最近连着几天又是大雪封山,病人没办法送下来,据他说病人情况很严重,耽误不得,又加上我也已经很久没去那里了,所以正好借这个星期天上去看看。”

  “哦,对了,爸,那里的院长现在是柳生哥吧?呵呵,我今天见了非笑笑他不可,还你的高徒呢,连病人的病都查不出来,呵呵。”说着说着,方羽自己就先笑了起来,他回想起了少时和这个算是师兄的院长的很多趣事来。

  “呵呵,就是他,转眼他都当院长3年多了,看来我是真老了啊”慨叹着,方庭轩装着没发现儿子难得的再一次真情流露,不过心里却很是暖了一会。

  “爸,你龙马精神,怎么会老呢?还有那多病人等着你去施展妙手呢,再说你还没教我最后的一手呢。”敏锐的眼光早就发现了父亲眼中一闪而过的欣慰,但这一点,再一次让方羽的心象针扎了般的痛了一下,有点不舒服的,他马上转过话题。

  “恩,儿子,你还用我教吗?”听到感兴趣的话题,方庭轩精神一振,扭头看着比自己还高的一点的儿子,半真半假的逗起他来,作为父亲,他同样也发现了儿子话语里一闪而过的阴翳。

  “当然要啊,你是我父亲呀,当年爷爷不也是这样教你的吗?”尽管在装傻,但方羽的语气已经正经了起来。

  “呵呵,是啊,你爷爷就是手把手的教我的,可是你不一样啊!”忽然的顿了顿,方庭轩停住了一路前行的脚步,一转身,盯着儿子正色问到:“小羽,昨天晚上你去那里了?”问完,又深看了有点呀然的儿子一眼,继续缓步向前走去。

  “哦!爸,你怎么发现我昨天不在的?”当最初的惊讶过后,方羽完全把自己交给了直觉,直觉告诉他,父子之间真的到了需要深入交流的一刻。

  “我早上起来练功的时候发现你房间那边的气感分外的强烈,怕你出什么问题,所以去看你,结果你不在。”淡淡的,方庭轩头也不转的说道。其实心里还在暗暗的为早上感觉到的气息的强烈程度和带给他的不适而感到不安,他是头一次,在纯粹气的层面感觉到那么的叫人难受和恐惧。

  无声的点了点,方羽暗暗觉得惭愧,他知道,尽管父亲在气感的方面还停留在很单纯的内养方面,不过他几十年锻炼出来的敏感感应那么强烈的气息残留应该还是很简单的,更何况父亲到现在在有些方面还不时的带给他一些意外的惊讶呢。

  整理了下思绪,方羽开始老老实实详细的交代起自己上次出门遇到和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来。

  方庭轩心里乱成一团的看着面前也望着自己的儿子,莫名的发现已经长大,并且近来有点陌生了的儿子又象很多年前做了错事后,揣揣不安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小孩。

  那种特别的感觉让他不由的把手搭上了儿子的肩膀,轻轻的拍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么默默的走了几步,方庭轩整理清楚思绪,长出了一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心境下的长气,扭头问到:“儿子,那你决定怎么办?”。

  “我想过完年后,再出去一趟,一方面解决和宣真宗的纠葛,一方面也开开自己的眼界,看能不能弄明白天心灯的来历和我自己往后要走的路,因为我自己也知道,再这么下去对妈妈和你都是不公平的,作为儿子,我没有这个权力让你们一直为我这么揪心,我自己有时候心里也很难受,”说到这里,方羽顿了顿,空灵的眼神里明显的流露出一种迷茫和不安,不自觉的摇了摇头,仿佛要摔掉这些的又说:“可是我要是再这么一走,怕妈妈不放心,本来我想今天早上就说的。”

  “哦,是这样啊,”沉吟了一下,方廷轩迅速在心里有了计较:“好吧儿子,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支持你,你母亲那里的工作我去做,这次出去大约要多长时间?三年够么?”

  “三年?”方羽一下楞住了:“我只要最多五个月就够了啊,那里用的上三年?”

  “不!小羽,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要你在这三年里,解决一切和你获得的能力有关的纠葛,同时,弄明白你自己发展的方向,儿子,你可能还没想过,你能得到这么奇异的能力,完全是来自那个天心灯,它是从那里来的?它为什么只对你起作用?

  还有,你能力的极限在那里?你最后的路是什么?我不太相信它选上你后,就只是这么让你游走下去,我是怕最后会失去呀儿子。”说到这里,方庭轩终于开始完全的敞开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担心:“你也知道,我们方家几代行医,同时也接触和学会了不少现实里认为是无稽的东西,我得到的经验就是:你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失去些什么,这是几乎从来没错过的真实,一切从来都没平白的获得过,尽管作为一个医生,我对你能如此深入到咱们传统文化最神秘的奇遇有着很深刻的欣喜,但作为父亲,我和你母亲一样,也在内心深深的恐惧着,”喘了口气,他继续说到:“但是我知道你生性孝顺,一直怕自己说出来这些会给你的修炼带来不必要的影响,所以就一直没提,今天你既然自己想到了,我才说出来。儿子,这三年的时间是给你用来找到这些问题答案的啊,不是光解决宣真宗纠纷的这么简单,三年之后,你要是还找不到答案,那么就老老实实的回家来尽你做儿子的本分,你明白么?”

  一口气说完心里想说的话,方庭轩觉得松了一口气,但双眼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有点晕头的儿子,出奇的,心头竟然掠过一丝得意的感觉,难道我内心深处竟然会有点嫉妒自己的儿子么?他不由的暗想

  有点呆了看着父亲,方羽的大脑基本上停止运转了,他从来没想到这么久远过,一时间就知道站在雪的荒野里发呆。

  心境的紊乱自然而然的引起了灵神的反应,不同往常的,就在识海深处,一种空灵而又自在的感觉就象无穷无尽定水无波的汪洋深处的一抹涟漪一样,在全身荡漾开来,种种的迷乱和震撼就象烟云一样的不知所踪,自自然然的,一缕纯净到婴儿般的微笑浮现在方羽的唇边,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说道:“爸,我知道了!”

  此时,方庭轩惊讶的发现,随着儿子脸上笑容的浮起,一切的种种担心和不安,眨眼就被一种晴空白云般自由自在的感觉驱散到不知去了那里,懒洋洋就象秋日暖阳下的那种闲适侵透了他的身心,到这会,在惊讶的感觉逐渐远去的同时,他模糊的感觉到,自出门以来一直不停落在发间眉梢的雪花此刻只在自己父子俩的周围远远的飘洒着,身上再也不见它们的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