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6308 2003.04.15 22:57

    想到这里,西斜的阳光透过窗纱洒到床上,提醒方羽时间已经不早,歪在床上的方羽长嘘了一口气,看看腕表,已经快六点了,竟在这里想了快三个小时,回忆真是让人神伤。他跳了起来,想找地方吃点东西,顺便出去走走,两年多没来了,这里变化很大,高楼林立繁荣更胜从前,明后天再找唐丽君也不晚,可能她已经嫁给那个厌物了,现在有了孩子也说不定。原本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曾经发誓再也不进此城,不见唐丽君和与她有关的任何人,就当自己从没认识过她,可随着一系列的变化和岁月的磨合,恨意和决心都慢慢淡漠,而想弄清楚为什么会情海突变的原因和对往日快乐的回忆却站了上风,他从来不是个很决绝和冷血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虽然他比以前更能体会感情和更会控制感情,但绝不是冷血,只是不想用方法来表达而已,他始终认为感情是神圣纯洁的,不应该用手段和外在的方式来表现,尽管已经失败了一次,他的想法还是没有变,尽管现在很少有人能再一次敲开他的心扉。

  慢悠悠的在小吃区吃完要的一小碗素面和一小碟下饭的青菜,方羽不自觉的走向当年时常和她一起来散步的江滨路,江滨路上绿树成荫,游人如织,清风徐来。江水比以前浑浊了许多,发出青黑的颜色,江面上污物漂浮,大失情调。方羽看在眼里,苦笑着摇摇头,知道因为近几年为了经济发展,这所名城终也不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犯了短视的错误。想当年这里的江水除了汛期江水变浑外,一年四季水如碧玉,为名城添了不少秀色,而现在……

  方羽离开人流,一直远远走到江边,还好,入鼻的江风还没什么太明显的异味。放眼向江面远望,落日余辉,染的大半条江上红光粼粼,云天暮岚,还是一如当年美丽壮观。找到以前常坐的大石上坐定,闭眼倾听涛声如旧,心灵穿梭时空,仿佛又回到当年:

  “丽君,你什么时候带我到你家里去拜访伯父伯母?我都来了快半年了,你还是不肯让我到你家去,为什么?现在我不是已经立住脚了吗?我在公司里干的很好,老板说要给我加薪呢,还说一年后要升我的职,我可是一直在为你努力着呢,”方羽拉着唐丽君的手恳求着。

  “你急什么呀,我不是天天来和你见面吗?你还怕我跑了不成?现在你还要再努力呢,不然我父母不会同意我俩在一起的,为了将来,你还要努力啊,到时候事业有成,我就带你回去见我父母。”已经在一家中学当绘画老师的唐丽君无意识的拽着披肩的长发回答到。经过大半年的社会锻炼,现在的唐丽君身上少了许多当年的清纯和活泼,多了许多成熟和精明,人是出落的更漂亮了,身材更加的丰满,曲线玲珑,一头乌黑的长发写意的披在肩上,一身合体的上班一族的银灰色短西装裙衬托的曲线玲珑,显得更加干练出众。

  方羽转头呆呆的看着被夕阳的余辉映照下宛如仙子的俏脸,不由的发出感叹:“丽君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我真怕你被别人抢走,呵呵~”

  “死样,又在胡说~,看我还理你不,我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半嗔的横了方羽一眼,媚眼如丝,娇俏的不可形容,方羽宛若被勾魂夺魄般贪婪的盯着面前的俏脸,六神天外,不觉伸手揽过身边的佳人,吻如雨落。

  方羽来到这里七个月后,终于在唐丽君的带领下见到了她的家人。至此才知道为什么唐丽君对他的事业有成与否为何那么在意,伯母常年卧病在床,伯父退休已久收入微薄,两个哥哥都快三十了都没结婚,上班的地方效益很差,挣的工资也养活自己都很吃力,全家靠就唐丽君一人撑着,找个好女婿是全家的希望。还好方羽的家世背景和现在的一切能让她父母接受,唐家待他就如一家人。他自己从此以后在工作上更加努力,一心要成为唐家的快婿。但在没有论及婚嫁前,好强的唐丽君拒绝接受他的资助,他反而更喜欢她,两人的感情更加的深厚,出入不避形迹,但方羽家教严厉,虽然海誓山盟卿卿我我但终不及乱。一切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方羽都准备在年终返家后就向父母说结婚的事,可就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九月底,从方羽和唐丽君一次不太愉快的出游归来后,一切都变了。

  那次方羽和唐丽君在周末一时兴起,结伴出游离这里不远的一个颇有名气的小城,结果在那里遇上了一件惨事,弄的兴致缺缺,归来后,唐丽君就说工作忙,半个多月没来找他,到她单位或家里去找她,也经常不在,就算在也老说很忙,脱不出身来。到她家里等,她家人也客气的仿佛有点冷淡,方羽不知道那里不对了,有时候把握住俩人在一起的机会努力问她,也问不出什么,到最后居然让方羽有唐丽君故意躲他的感觉,弄的他那一段时间茶饭不思,百思不解到底是那里不对了。

  就这样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月之久,实在忍无可忍的方羽终于决定要去问个明白,特意请了一天假,早早的出门,先到唐丽君上班的学校去找她,她的同事们说她有事请假了,有几个知道他俩关系的老师看他的眼光有点怪,仿佛有点怜悯又有点嘲弄,他压下心里的不快和不祥的预感,还是很客气的道了谢,直奔唐丽君家而去,一路上心烦意乱,一种不好了的直觉怎么压也压不下去。到了唐家,居然是铁将军把门,一问邻居,说是她妈妈住院了,一家人都去了医院。至此他才放下点心,原来是伯母病了,怪不得最近老不见她。一边又为她母亲担上了心。他心里合计了一下,又跑回去取了自己的存折,心想这次可能能用上了。在路上买了好些营养品带上,方羽直奔打听到的医院。到了医院一查:她母亲居然住在高干病房,他知道那里光一天的病床费就要好几十,一天下来没几百根本住不起。怎么会这样?他心里又起疑云。

  到了病房门外,他碰上了唐丽君,她正在和一个高大英俊西装笔挺的青年在边走边说话。方羽的心里一沉,他看到那个青年的手很自然的揽在唐丽君的腰上,唐丽君如小鸟般依偎着他。他呆住,手里的东西“哐”散落一地,心也沉到了无底洞。

  “方羽?!”唐丽君被掉在地上的东西吸引,看到他惊呼出来,他面无人色的看着她,全身都在颤抖,唐丽君的俏脸上也血色褪尽,不自觉甩开身边青年揽腰的手,向他跑过来,他若死灰的心田里升起一股希望,只要她过来扑在自己怀里,一切都可以原谅,他不是没有肚量的人。可这一点的希望转眼又被唐丽君迟疑着停住的脚步和回头望去的举动打的粉碎。他彻底绝望了,不信的摇着头踉跄着往后退去嘴里,喃喃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地上瓜果零落,瓶碎汁散。唐丽君面上泪如泉涌,软弱的依着墙坐在地上,无言以对。

  一直冷眼旁观的华衣青年抢上两步,扶起无言痛哭的唐丽君交给身后跟来的两个看来是手下的大汉,转头,冷笑着盯住不住后退的方羽:“你就是那个从北方追到这里来的方羽?你最好识相点走吧,丽君已经是我马德良的未婚妻了,和你再无相干,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走!”

  方羽不理他的狂言,站定了,涩声问唐丽君:“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唐丽君低下头:“方羽,就当我对不起你,你走吧,我不希望再见到你,我已经和他订婚了,你走,你走啊!”最后两声你走大叫着喊出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彻底撕碎了方羽的心。

  “我会走的,你、你这个……”尽管在这种情况下,方羽还是骂不出口。

  “快滚!难道要我叫人丢你出去吗?”

  方羽怒极,霍的扭头怒视着一旁嘴眼可憎的青年,双手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眼前的人衣冠楚楚,人也长的高大不凡,可在方羽眼里,就象是一条疯狗般的让他愤怒。就在他快要爆发冲上而青年身后的两个大汉也将准备扑上的前一刹那:“方羽,你快走吧,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们方家的人,我和你到此结束,从此再无相干。”唐丽君冷酷的声音传到,方羽如中雷击,扭身转头,死死瞪了面色苍白、但已经站在马德良身边的唐丽君一眼,无视马德良和他两个手下得意的狂笑,如受伤的狼般长嚎一声,扭身飞奔而出。身后,唐丽君软软的晕到在马德良的怀里。

  江边暮色渐浓,江风转凉,方羽轻叹着整衣而起,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结局,虽然他情根已经不在,羞辱也已淡忘,也知道了马德良是这里顶尖的富豪马家的公子,商界耀眼的后起之秀,但他总不相信唐丽君会为了钱而背弃他们的感情,到现在为止,方羽还相信当年他俩的感情是真挚的。

  一转身,方羽如被雷击,全身一震,象被定身了一样呆住了。

  十米外,暮色里,一身白衣的唐丽君双眼含泪但微笑着看着他,两年多不见,当年的少女多了一份少妇的丰润和柔和,全身的曲线更加峰峦起伏,一头波浪般的卷发自然的披在肩上,瓜子脸丰满了些,唇红齿白,脸上画了淡装,在胸前珠链珠光的映射下。越发显的漂亮迷人。

  “果然是你,虽然瘦了这么多,头发也长了,我还是认出来了,你近来还好吗?”唐丽君关切中略带哽咽的声音在方羽耳边低低的响起。

  方羽从最初的震动中回转,有点僵硬的一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还好,你呢?”

  唐丽君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痕:“我也很好,我吃完饭带孩子出来散步的,也没想到会遇上你。”边说边往身后一指,不远处,有个女人推着一辆婴儿车在往这面看,方羽锐利的眼神落在三十多米远的婴儿脸上,看打扮象是个女孩,大约有一岁左右,长的玉雕粉琢,十分可爱,眉目间有唐丽君的影子,还有点熟悉的另一个人的影子。方羽一想便想起是马德良的样子。

  “就是她吗?很漂亮,长大和会和你一样漂亮迷人。她在要妈妈了,咱们过去吧,江边太凉。”方羽微笑着说。

  “你从这里能看到她的样子?我不信!”唐丽君也恢复正常,笑着跟上他的脚步说。

  “她的左耳上不是有颗痣吗?红的。”方羽笑道。

  “哎,真的能看到啊,我只能看到她大约的轮廓啊,你的眼力现在怎么这么好了?整个人也和以前大大的不一样了,特别的一头长发,难看死了。”唐丽君仿佛又回到以前一样说道。

  方羽无言的看着她笑笑,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脸一红,不再说话。这时她们已经走到婴儿车边,唐丽君对好奇的望着他们的推车女人说:“吴姐,你先带小雨回去吧,给德良说我等会回去。”吴姐应声刚要推车回去,方羽伸手一拦:“等一下,让舅舅好好看看我们小雨。”唐丽君闻声身子轻轻一震:“舅舅?”方羽弯腰抱起咯咯直笑的婴儿:“对啊,舅舅!”唐丽君低下头轻道:“谢谢!”方羽宛若不闻,爱怜的抱着小雨做鬼脸逗她:“叫舅舅!”唐丽君心情大好,轻笑着说:“我的小雨平时最怕生人了,别人一抱就哭,没想到和你这么投缘,呵呵~”

  “就是啊太太,真是怪。”吴姐看着在方羽怀里手舞足蹈笑个不停的小孩也附和着说。

  “是吗?看来真和我有缘啊,送什么当见面礼好呢?”方羽沉吟起来。

  “不用送了,这么小什么都用不着的,亲亲就好啊。”唐丽君忙说。

  “要送的,哦,有了,你先抱着。”说着方羽把小雨给了她,从马甲的小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玉飞天,合在掌里紧了紧,展开红缎链,挂在小雨的脖子上,笑到:“幸亏我在上飞机前随手买了这个小东西,不然就没什么东西送了,呵呵!来,小雨,让舅舅再抱抱。”又从唐丽君手里接过小孩子。说来也怪,不管方羽放下抱起,小雨亮晶晶的小眼睛始终好奇的看着方羽,脸上笑嘻嘻的,好象十分喜欢方羽抱。方羽此时心里也被一种奇怪的柔情包围着不能自己。

  “来,小雨,叫声舅舅。”方羽柔声逗着怀里的宝宝,“舅~舅”小孩子含糊不清的叫出了声。

  “啊,这孩子真和你有缘,平时连爸爸都叫不好,居然会叫舅舅了!”唐丽君有点惊奇的说道。

  方羽点点头,爱怜的亲向孩子嫩嫩的额头,同时嘴里不出声的念叨:“九天十地,证我密印,神佛妖魔,百邪回避!!”三下唇印无痕无迹,方羽已经为小孩种下三道破邪印,这才是他真正的礼物!尽管玉飞天上他也祝了聚福咒。小雨仿佛也感到了自己受到的祝福,手舞足蹈的笑个不停,方羽轻轻把她放进车里,对吴姐笑着点点头:“去吧,天马上就黑了,小心孩子着凉。”

  坐在江边茶座的角落里,两人慢慢喝着饮料,已经相互问答过别后情况,都在预料之中。就在方羽走后不久,唐丽君和马德良结了婚,一年后生下小雨,唐丽君也辞了职专心在家相夫教女,她娘家的家境也大好起来,两个哥哥都已娶妻生子,父母也跟着她过起衣食丰厚的好日子。马德良虽然留给方羽的印象很差,却是个好丈夫,对唐丽君很好。

  听着唐丽君不无满足的叙述,方羽不得不承认若他自己娶了唐丽君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么好,尽管他也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他轻轻笑了一声:“你过的幸福就好,现在我只想问一件事,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想弄明白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突变?现在虽然心里大概明白了一些,但我一直找不到变的根由,能说说吗?”

  唐丽君的脸沉重了起来:“这件事是我对你不起,本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和你说了,没想到你还能来看我,谢谢你的原谅!”她动情的抓住方羽放在桌上的手,眼角有泪光闪动。

  方羽苦笑着缓缓把手抽开:“不要这样,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再说,感情这东西无所谓谁对不起谁,毕竟我们曾经彼此喜欢过,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原谅的。”

  唐丽君点点头,取出纸巾擦去泪花:“其实在你来找我的时候,马德良已经追了我好久了,可我不太喜欢他的骄横和动不动就拿钱砸人的毛病,所以一直没理他,尽管他对我和我家人都很有礼貌。你记得的我俩最后一次的出游吗?”她话题一转,突兀的问方羽。

  “出游?记得啊!”方羽回答到,心里暗想:“我怎么会忘记?就从那次以后,我就成了失败者!”

  唐丽君看到方羽脸上古怪的表情,知道他确实记得:“那次在小城里发生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那么惨的事叫我怎能忘的掉?”方羽脸上出现和唐丽君一样神伤的表情。

  “就从看到那件事后,我对物质的看法开始了转变,也开始背弃我们的感情,但我到现在再想起你时问我自己,‘后悔我当初的改变吗?’结果让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自私的人,除了觉得对你有点歉意外,我一点都不后悔,假如让我再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他的,尽管我感情上爱你要多一点,你能理解吗?”

  方羽脸上露出笑容,真心实意的笑容让对面的唐丽君找不到一点嘲弄的痕迹:“谢谢!让我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身上背负的压力和那件事对人的冲击,我理解的。”停了停,方羽对着如释重负般轻松下来的唐丽君说:“我现在心愿已了,又知道你过的很好,这样的话我明天早上就回去了,替我向你先生和你父母问候!”

  唐丽君一听急了,一把抓住方羽的胳膊:“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不是啊,我不会那么小心眼的,你还不知道我?”

  “那再留几天好吗?明晚到我家来吃饭,德良已经知道当初对你太过分了,很想和你做个朋友的,就连我把女儿取名叫小雨他都没有反对。如果你真的原谅我的话就留下来好吗?”

  看着急的脸都红了的唐丽君,再看看周围好奇的望着他们的游人,方羽只好点点头:“好吧,明晚我去拜访,你现在住那里?”

  回过神来的唐丽君有点尴尬的望了望四周,红着脸兴奋的说出地址,方羽不用细问就知道了,那是这座名城里最高尚的住宅区,基本上都是花园楼房的独院,住的全是本城的权贵和富豪。又随意聊了一会,方羽一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就硬把还想再聊的唐丽君催上计程车,自己也往旅馆慢慢走,街上霓虹闪烁,车来车往,远望高楼林立,万家灯火,一派繁荣景象,可方羽的心神却飞回当年,想起引起自己情海沉舟的那件悲惨往事来。当年他和唐丽君一时兴起,利用周末跑到离这里一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城去玩,没想到去的当天,在一个小饭馆吃饭的时候遇到让他终生难忘而让唐丽君离他而去的一件惨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