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3856 2003.04.15 22:57

    深夜,他终于回到了家里,坐在卧室的床上,临入定前想:“我一定要解决感情的困惑,避不开的!”到今天他才知道情伤只是在一种更深的层次深埋着,天心灯解决不了感情的事,只有自己去闯过感情关!下了决心的他长吸一口气,进入无忧的大定。

  旱魅之战一年后的三月,方羽又来到当年狼狈而逃的城市。一出机场,坐车进了城中心广场,下了车看着草长莺飞的名城,方羽嘴边有了涩涩的笑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洒脱的摇摇头,大步走向他熟悉的那一区,先找旅馆安顿。一年来潜心锻炼,方羽气质风度和当年又大有不同,身形更加修长玉立,完全没有了他初来此地时的雄壮魁梧,脸上也始终带着和善的笑容,双眼里神光不再,发着就像最好的玉一般柔和温润的光芒,一头披到肩上乌黑闪亮的长发蓬松的迎风轻扬,一身可体的烟灰色西装三件套更衬托他出众不凡而又温文尔雅的气质,心境更如朗朗青天,空空荡荡不滞一物。有了准备,他才来这里了结情关。

  歪在旅馆的床上,方羽深埋心底的回忆又一次泛起涟漪!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刚毕业不久的方羽在小镇边上的龙首山凉亭里看小说,清风徐来,树阴遮日,耳边黄河的涛声不绝于耳,小六角亭里方羽斜倚在石椅上,懒散的翻着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不时的端起石桌上的杯子喝上一口清茶,好不惬意。凉亭离家不太远,所以方羽就拎着暖瓶和茶杯上来消遣。沈三白的六记方羽手上只有四记,用了两个多小时看完四记后深觉遗憾,重重的手里的书拍在石桌上,看着眼前的树木发呆,还沉浸在书里的悲凉不能自拔,自古情深不寿,红颜薄命,夫付何言!就坐在那里发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轻叹了口气,决心不再为古人伤感,刚要起身收拾东西下山时,忽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女声急叫:“别动!就画完了,再等三分钟就好了,拜托!”

  他一惊,坐着不动,也不回头:“你是在说我吗?”

  “当然在说你了,这里又没别人,真是的,别动啊,就画完了。”

  他有点明白了,原来是有人在以他为目标画画,他压下想扭头看看的冲动,全身僵直的坐在那里等着,心里不住的寻思:“这会是谁呢?声音很陌生,不象是小镇上的人,小镇很小,大多人都互相认识的,普通话也没这么标准。”

  就在他乱想的空里,听到一阵纸响,一张纸从肩上伸过来:“完了!送给你,看看画的好不好?”

  他接过画纸先不看,起身转头看看来人是谁。就觉得的眼前一亮,面前是一个从没见过的靓女:引人注目的修长双腿裹在一条略现发白的旧牛仔裤里,配着雪白的衬衣,更加突出引人的曲线,象男孩一样的短发下线条优美的瓜子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隐含笑意,背着一个大画架,右手里玩着一支铅笔。给人一种明朗而又爽洁的美感。

  “你不看画光看我干什么,没见过美女吗?嘻嘻~!”那姑娘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微红着脸笑他。

  方羽的脸腾的一下全红了,连脖子都通红,低着头显的手足无措:“对不起!对不起!就看画就看画……”一边手忙脚乱的打开手里的纸。

  “嘻嘻,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害羞啊,看脸都红的可以当颜料了,呵呵~”那个姑娘被方羽的样子逗的笑脸如花。

  方羽稳了下心神,口里喏喏的说:“见笑了~啊!画的真传神,轻轻几笔就勾出神韵来了,厉害!”此时的方羽完全被手中的素描吸引了,完全忘了刚才的羞意。

  “还过的去吧?就送给你好了,嘻嘻~”那女子走过来说。

  “那就谢谢啊,你是来旅游的吗?小镇上没见过你啊”

  “你怎么知道的?这里的人你都认识吗?说的那么肯定!”

  “是啊,小地方谁不认识谁啊,请坐下来说话,俗语说站客难打发啊,呵呵~”方羽这会儿完全正常了,说话也轻松起来。

  “嗯,好吧,就和你聊聊好了,看你也不象坏人,嘻嘻~”娇俏的歪着头想了一下,那姑娘取下背着的画架放到石桌上,在方羽的对面坐了下来。

  “坏人?我……”方羽被她的话弄的哭笑不得,轻摇着头也坐下。“我叫方羽,是本地人,欢迎你到小镇来旅游”

  “我叫唐丽君,南方人,今天刚到,来这里写生旅游的。谢谢,你们这里的人很好客!”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只有这样,旅游的人才会多来啊,对了唐小姐,你是学绘画的吗?你画的真好。”

  “是啊,我是学油画的,明年就毕业了。哦?你在看这书吗?”她顺手拿起桌上的浮生六记有点惊讶的问到。

  “是啊,今天闲着无聊,就拿来看看,书写的很不错,你看过吗?”

  “看过,但我很后悔看这本书,我看你刚也在摔书,是不是也觉得很不舒服?”

  “是啊,他们夫妻感情太好但遭遇太惨,让看的人都觉得惋惜。让我到现在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啪!”她把书往桌上一撂爽快的说:“不说这个了,让人不开心,你知道那里好玩吗?给我当个导游如何?”

  “好啊,没问题,我带你去几个好地方,反正我也闲着。”方羽开心的整衣而起,一边快速的收拾东西一边问她:“我家就在山脚下,你要不要先去坐坐?我要把这些东西先拿回去。”

  “啊,不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你快点啊。”

  “好的,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方羽也不强求,冲着唐丽君展颜一笑,飞快的望山下跑去,觉得特别兴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用肯定是他最快记录的速度跑回凉亭时,发现唐丽君正用好奇和想笑的微笑迎接着他,他本来就因激烈奔跑而有点发红的脸更红了,心里也骂自己今天真是很窝囊。还好唐丽君没多说什么,他才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的六天里方羽觉得天地从没有这么美丽过,一草一木都显得那么可爱。时间也从没这么忽快忽慢过,当他带着唐丽君漫山遍野寻幽探密出游的时候,时间过的飞快,等回到家等天亮的时候时间慢得象蜗牛。他觉得他现在快活的象在燃烧,当唐丽君被他逗的笑不可支,人若春花般烂漫的时候;当唐丽君被他妙语如珠博引旁证的景点传说吸引的妙目放光的时候;当唐丽君被湖光山色迷的画笔不停而他坐在身边吹萧相伴的时候。

  当快乐的七天转眼而过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深深喜欢上这个外地来比他大一岁的少女,虽然她一直不愿意跟他到他家去做客,一直不让他花钱买东西送她当纪念。但他敢说她也已经很喜欢他了,虽然他以前从没谈过恋爱,但从离别前她不开心的样子和离别挥手时眼角的泪光他就懂了。一定要到她住的地方去找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当车把他的心也一起带走时,他暗里发誓。

  他意兴阑珊的回到家,晚饭后他期期艾艾的说起唐丽君,却发现父母似笑非笑的在专心听他说,他觉得很别扭,不知道父母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等他轻描淡写的说完后,通过父亲的嘴他才知道小镇上这几天传言已经很多了,都说他整天领着个漂亮女人到处乱跑,连亲朋,长辈见了都不理,恐怕是被那女人给带坏了。还有好多好心人专门到他家里给他父母来说这件事。他一听头都大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小镇上的人还这么古板,不过他也有点暗惊自己最近的燃烧,这几天说实话他眼里心里除了唐丽君外就没别人,这一点在父亲说昨天在路上看到他和唐丽君笑谈、而他无视而过的时候就得到了证明。在路上连父亲都没注意到,更何况外人呢。

  当他面红耳赤的为这件事道歉的时候,微笑着看他的母亲说话:“羽儿,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姑娘了?”当看到他红着脸点头时,母亲有点高兴又有点感慨的说:“我们小羽长大了,知道喜欢女孩子了,哈~”

  他父亲也似笑非笑的点着头轻叹:“是啊,儿子大了,老子也就老了。”笑着承受了夫人的嗔眼,他又对为他们的感叹而不知所措的方羽说:“儿子,谈女朋友不是坏事,不过也要注意一点啊,别迷的什么都不知道知道吗?不然让人笑话。”

  “知道了爸!”方羽高兴的答应着,想趁热打铁:“爸,妈,我想去她那里看她”

  “不行!”他满怀希望的语声还没落,父亲坚决的拒绝就回了过来。

  “为什么?我现在都已经毕业了啊。”他仿佛拦腰捱了一棍。

  “你毕业了人家还在上学呢。”

  “哦,这倒是,会影响她的学习的。那我明年去找她!”方羽冷静了下来,只觉得很没劲。

  “小羽,本来这是你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不该给你泼冷水,不过你是我儿子,我觉得话还是要给你说明白的好,”停了一下,方廷轩很认真的对等着他说话的方羽说道:“昨天我已经见过那姑娘了,人长的是很漂亮,气质也不错,不过……”

  “不过什么?爸你说啊”方羽急问,他觉得不妙,父亲的不过后面有问题!

  “廷轩,你就快说啊,看把儿子急得!”母亲也在边上帮腔。

  “不过她的眼带桃花,田宅阔大,腰如蛇行,但鼻若管葱,大有富贵像,不会是你的良伴,儿子你自己没看出来吗?”

  “爸!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这些,我自己倒真是没注意她的面相,不管了,反正我就是喜欢她!”方羽有些生气了。

  “那好,等明年她毕业了再说,今年你不准去。”方廷轩也有点生气,拂袖而去。受了十多年家传相术熏陶的儿子居然对他的相法不相信,难怪他生气。方羽和母亲道了晚安也忿忿回房,父子俩第一次为了别人不欢而散。

  接下来的一年里平均三天一封信的沟通陪着方羽度过了无聊而又漫长的一年,开始他写的信多,唐丽君的信相对少点,三个月后,频率成了共同的一个。在信里虽然没有山盟海誓的承诺,但双方都能感觉到年轻的心为彼此而跳动的脉络,连小镇上邮局的信差们都知道每隔三天,就有方家的信来信往,四季不变。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