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6918 2003.04.15 23:02

    月影西斜,朦朦胧胧的月影下白天熙熙攘攘的燕城一片静谧,间或只有树上、地面的落叶随着一阵紧一阵松的夜风零零落落的飘散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深秋的夜夜凉如水。

  城西北角一幢不引人注意的二层小楼此刻也安静的沉湎于夜色月影里,但是很奇怪,本该安详平静的夜在这里却因为不远处昏黄的街灯和楼前楼后花木的暗影给人几分萧瑟的感觉。

  “小梦~!”撕心裂肺的长嚎里,床上的身影宛若疯虎的一个翻腾,踉跄着站到了卧室的地上,双手间“霍~霍”飞舞着一片黑云,就听“乒”的一声,黑云远远的抛飞,刚刚还在剧烈活动着的黑影忽然象石雕一般的不动了。黑暗中,只有急促迫人的喘。良久,木立着的黑影才缓缓软倒,透过窗纱的月影似乎可以看到黑影双手抱头紧紧缩成一团,同时在剧烈的颤抖。

  “啪”拉开灯,大汗淋漓的小庄面目憔悴的摊倒在床边的沙发上,通红通红的双眼无神的望着眼前一地的茶杯碎片和地上近乎扯成布条的被子发呆。门外,被惊醒的小六和几个的青年人面面相窥,也楞楞的发着呆。

  过了半响,小庄疲惫的声音从紧关着卧室们里传出:“大家都去休息吧,我没事,只是又做了个怪梦。小六帮我倒杯水进来。”挥着手驱散了发呆的几个青年,小六迅速的端了一杯水轻手轻脚的进去放在小庄手边,“大哥……”“你也去睡觉好了,我没事,坐一会就好了。”低着头,小六强忍着不安悄悄的离开房间。

  一出门,小六径自走到客厅坐下,这会他心里憋闷的就想挥刀砍人。他实在不能忍受自己最敬爱的大哥每天晚上独自默默的忍受这种痛苦。虽然他不知道小庄这三个月来是怎么了,几乎每天都要在半夜狂叫着醒来,然后就看到他卧室的灯一直亮到天明,要不就是看到他在后院的空地上疯了一样的打拳,练刀。虽然白天照样貌似精神充沛的办公处理事情,可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他怎么会注意不到小庄日渐消瘦的脸庞和日趋憔悴,暗淡的目光啊?“当年的小庄哥是多么的精神抖擞啊”他心里狠狠的想着。猛的站了起来,几个箭步冲上二楼,在小庄的卧室门前又犹豫着停住了脚步。迟疑了一会,他又轻手轻脚的退回到客厅,做在沙发上,气的直想揍自己的耳光。他恨他自己,为什么那么怕小庄生气。大哥虽然平日里话不多,打起架来也狠的让人胆寒,但对他们一班兄弟,却好的没法说,在他心里,早就当小庄是他亲大哥了,记得当初小庄把他从街上找来,帮他还请了赌债,还出钱治好了他老娘的病后,他就决心一辈子跟着小庄混下去,在他心目中,小庄不但是他大哥,同时也是他一生的偶像,所以他十天里倒有八天就住在小庄这里。他实在不愿意惹小庄生气,因为就在小庄半夜惊叫连续超过三天后,小庄就曾经严厉的嘱咐过他们,谁都不许把这件事情的风声透漏出去,即使是对家里人也不许。事后他也曾在单独和小庄在一起的时候拐弯摸角的问过小庄,可小庄只是默默的摇摇头,什么都不说,末了还特地专门的吩咐他:“不许向外人,特别是铁梅透漏一个字,不然就赶他出蓝天。”想到这里,他觉得眼前一亮,:“对啊,我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大嫂呢?大哥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啊,不愿意给我们说,应该可以给大嫂说吧?就算事后大哥要生气,有大嫂挡着,大约也不会怎么得了我,对啊我******就是个傻比”他抬手就给自己重重的摔了一记耳光,然后揉着生疼的脸,一面暗骂着自己近来对铁梅撒谎的愚蠢,一边蹑手蹑脚的溜出客厅来到前院的门口,就在大门的暗影里拨响了铁梅的电话:“喂,大嫂吗?我是小六……

  看着发完脾气后独自缩在沙发角落里抽泣的铁梅,一缕苦笑爬上小庄已经恢复平静的脸庞,他挪了挪身凑到铁梅边上,怜惜的搂过还在抽动着的肩膀:“老婆,我不告诉你就是怕你这样,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的。来,别哭了,你看你眼睛都开始肿了,那多难看啊,来别哭了笑一个啊。”铁梅反倒大哭了起来,爬在他怀里,左手不停的拍打着他裸露的胸膛:“你为什么要瞒我~~~呜呜~难道我不是你老婆,我是外人吗?到底是怎么了?你连着骗了我三个月,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是什么?呜~呜~”小庄手忙脚乱的应付了半天,铁梅才算安静了下来。

  裹着棉被,两人坐在床头,铁梅紧捧着小庄的头,两眼一眨都不眨的用心盯着小庄的双眼,一字一顿认真的说:“小庄,你要是还当我是你老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到底你这几个月来怎么了?为什么半夜里老惊叫着起来?为什么最近都找借口不来陪我?到底是不是因为田家那小丫头弄出来的事情?现在我要你一个字都不许说谎的告诉我,要是被我发现你还在骗我,我……我……我就和你分手,再也不管你的任何事……”说着说着,眼圈一红,两旺泪水又充盈了那双美目,眼睛一眨,泪珠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凝视着眼前泪水盈盈的双目和有点凄艳的俏脸,小庄心里怜意大起,也不由的后悔起当初隐瞒她的决定来,不过自己也知道,如过换到另一件这么莫名痛苦的事情,他十有八九还是会选择自己默默的承受而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人担心的,这无关爱的深厚与否,只是个人成长环境所造成的必然选择。在他的信念里,一个好男人是不应该让自己所爱的女人担心,受累和流泪的。一边温柔的拭去铁梅脸上的清泪,一边心里暗想:“看来我还是不够资格做成个好男人……”叹了一口气:“老婆,我不告诉你只是怕你担心而已,其实这件事情很邪门,也很难说明白,不然我早就给你说了,你是我老婆呀。还有最近没去陪你是因为公司事情太多,你也知道,科技街马上就要开始启动了,占大嘴和我们蓝天的斗争正到关键时刻,确实是忙呀,另外,我也怕到了你那里,半夜做噩梦的话,吓到你啊。”说着说着,小庄有点烦恼的摇摇头:“呶,你看,地上的那些就是我今晚做梦的实例,我自己都觉得很不适应,唉。”看着地上的玻璃片和堆在沙发上的破被子叹了口气.“你到底是做的什么梦啊?怎么天天做?我听小六说你都这么闹了快三个月了,到底是怎么了?”铁梅不管别的,急急的问到。“其实从那天戴上鸡血石的晚上就开始了,每天晚上都做同一个梦,”“就是田小妮给你的那个石头?果然,我猜就是从那天开始的,哼!”不满地给小庄飞了个白眼球:“那天你莫名奇妙的晕到,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收下这个,随后又给我说这下糟了,完了说没啥是在开玩笑,原来从那会你就在骗我啊,现在你可要仔细说说,你难道自己不知道么?最近你瘦的很厉害啊。脸色也变的憔悴多了,你说啊你快说啊”说着说着她自己就先急了,拽着小庄的肩膀猛催。小庄摇了摇脑袋,整理了一下头绪:“是这样的,老婆……”

  从三个月前送走田小妮的那天下午他接触到田小云又送回来的鸡血石开始,他就知道是真不对劲了,尽管他素来根本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他却因为刚刚莫明的昏到而对田小云的话有了半信半疑的迷惑。这才拿起来了那块石头。可当拿起那块鸡血石时,忽然就被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和痛苦的想长嚎的yu望在瞬间击穿他的全身,他用了全部的力量才控制住了这种冲动,(因为不想吓着铁梅)紧接着是一波接一波的愤怒、怨怼和不甘,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负面情绪迅速涨满了他的全身,感觉里额头上的朱砂痣霍霍的跳跃着仿佛要破将开来,就在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从手中的鸡血石上透来一丝清凉和平和的感觉,绵绵不绝的清凉和平和宛若一缕清风拂过他狂暴的心灵大地,汹涌着的躁动和不安逐渐的远去,只剩下眉心处的一种不甘和怨怼,还象寒冰一样不能融化,但毕竟情绪已经到了他能完全控制的范围。直到他在心神大乱下把鸡血石戴上后,眉心处的不舒服才逐渐消失。

  虽然是短短几秒种内发生的事,可他还是有一种快要虚脱了的感觉和一种泛自灵魂深处的不安和恐惧。以他的强韧,也不由惨白着脸对着一样惨白着脸的铁梅不加思索的喊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老婆,这下真糟了。”随后他又为铁梅惊慌不制所措的样子而后悔刚才的失言,所以强忍住心里的不安,假说是开玩笑吓唬她,又想尽办法的逗铁梅比较放心了,才借口晚上有事要忙而宛拒了铁梅的挽留,独自一人回到了住处。当晚便开始做起了噩梦。而更可怕的是,从那天起,他每天晚上都会陷入同一个噩梦。

  一段灰蒙蒙长的似乎走不到尽头的过道之后,是一扇令他觉得使完最后一点力气也无法推开,重的不能再重的大门。通体乌黑的大门上,两只嘴里含着粗粗门环的狮首紫铜怪兽面目狰狞居高临下的的斜瞅着着他,仿佛在讥笑他的软弱和渺小。整个门非常的高,高的使他觉得自己格外的卑微,虚掩着的两扇门面乌黑发亮,朱漆溜边的血红展示出一种无言的威严和煞气。面对着这扇门,那种莫名的,由骨子里渗出的是一种怎么也形容不上来的烦恶和仇恨,有种熟悉的陌生,但绝对真实,这一点小庄从每次醒来后血红的双眼和全身异样的干涩中就能体会到,那感觉绝对就是每次挥刀放倒对手后身体里残留感觉的总和,而这种痛恨和激愤也正是他能在虚幻无助的梦里振奋起最后的力气推开它的动力。

  这一切的感受在每次的梦里分外的清晰。

  可怕的是每次推开门,梦里的一切都变的模糊了,远不若在外面的清晰。在无数人影尸体以及漫天火光的晃动中,除了一双狰狞的怪眼和倒在血泊中的她,一切都不能记忆。

  一个嫩绿色的娇小人影总是在迷乱中格外清晰的向他伸着手踉跄的奔来,满是慌恐和看到救星后充斥着狂喜、希望的那张清秀的瓜子脸,总是在睡梦里唤起他心中一种熟的不能再熟柔软的感觉,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拥抱她是此时梦里唯一的念头,可就是挪不动脚步。同时,一阵野兽般的笑声突如其来的和一个男人的强壮的背影,象一堵邪恶的黑墙,拦住他的视线,让这一刻的他怒火如狂,他愤怒的全力挥刀,小折刀刀光如电,却怎么也划不开挡住他视线的这个背影,只有绝望的听着(等候着)随之而来的那一声凄厉的惨呼和一切变的更模糊的未来,男人的背影在惨呼中迅速的模糊消失,只看到那男人扭头看他的一双怪眼,狰狞凶恨还有一种让他觉得更加愤怒欲狂的藐视。

  一切在刀幕中转眼消失,呈现在被沮丧和无助紧紧捆绑中的他眼前的,只剩下倒在血泊中的她和插在胸口的三把闪着寒光,模样怪异的尖刀。地上,刚刚还充满希望的脸惨白的扭曲着,不肯闭上的双眼里犹自含着三分惨烈三分不甘三分幽怨还有一分让他觉得刺痛的疑问。半睁的眼眸仿佛一直定定的看着他,尸体在一种诡异的血红色迷雾中逐渐消失,此时的天地就象陷入一个无声迟缓怪异的地狱,不管他怎么惊讶,怎么呼喊,他都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更另他绝望和愤怒的就要爆炸的是:此刻,短短两步的距离就是咫尺天涯,用尽全部全部的力量,他都无法抢上一步抱住被血红色迷雾逐渐吞噬的她,眼睁睁的就看着那几乎是他全部生命的躯体消失在血雾。“小梦~!”每次他都在这声肝胆欲裂的叫声里清醒,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没来由身心皆疲的软弱和悔恨,以及再也睡不着的漫漫长夜。

  “又是小梦?”听完他越来越快讲述的铁梅皱起眉头,疑惑的瞪着他,目光里有种受伤了伤感。他一楞,马上明白了过来.双手一身,紧紧握住铁梅要缩回去的双手:“梅,你要相信我,我除了你绝对再没有第二个女人,是真的,我庄吉虽然出身和环境都谈不上高尚,但也知道真感情是不容亵玩的。虽然只要我愿意,想跟我的女人多的是,但我知道,真正在危难时刻替我挡刀的女人,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相信我。”说完松开双手,也两眼眨都不眨的看着铁梅,脸上是铁梅从没见过的肃穆。铁梅百感交集的望着面前这个苦恋了多年的男人,回想着自认识以来的一幕幕,他在那个漆黑的夜晚从噩梦般的处境里救回自己,然后又在医院不眠不休的陪了三天,随后悄悄的离去,自己在半年后的一个偶然里,看到正在和另一伙混混争地盘的他,当时的他是多么的凶狠啊,六个大汉的刀光里还是那么冷静的挥刀,转眼就有四个人被他放倒,而他自己也中了三刀,一把到一直插在他肩膀上,记忆中温和的脸上一片冷酷,挥刀的动作里一点看不到不停流血的痛苦,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忘记了一向对血的恐惧,反而一直注意着他身上不停流淌的鲜血,只想着帮他包回去。转眼那两个人又被他手里晃动的小刀给放倒了,而他自己的左肩上也中了一刀,血象泉水一样的流着,可他,还有工夫收刀后对着站在路这边的我微笑。惨白的脸上那有些软弱的笑容瞬间便让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天地旋转了良久。那或许就是所谓的销魂了吧?。等我定下心神,自己都觉得自己全身烫的仿佛在燃烧,他居然已经开始转头走了,地上随着他的脚步,血洒的全是斑斑点点的猩红。当时自己是怎样的心痛啊,想都不想便冲了过去,“你等等,我送你去医院啊”想想也真是好笑,自己居然要送满身是血的他去医院,那会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啊,就在他转身的空里,地上躺着一个大汉一跃而起,举着明晃晃的砍刀对着他的后脑抽头就砍了过来。也许人的潜力真是无穷无劲的罢,自己居然能在眨眼的工夫扑了过去用肩膀替他挡下了这一刀。肩上一木,飞溅着鲜血倒下的空里,我还是看到他苍白的脸上瞬间闪过的惊讶,慌乱、额头上*的青筋和两眼中的愤怒,紧接着刀光闪过,一之断手带着滴血的砍刀飞到了一边,仿佛听不到那断手大汉响彻天地的惨叫,自己最后的知觉就是跌倒在一个充满血腥,汗味以及烟草味道的男人怀里,耳中隐约的有男人急切的呼唤。

  小庄奇怪的看着面前脸上神色百变的铁梅,觉得十分的诧异,自己这么认真的在和她说话,而她却在这里发起呆来,挠了挠头,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面前的俏脸:“老婆,老婆~”铁梅一楞:“什么?你刚说什么?”

  忍住皱眉的念头,小庄奇道:“你刚才在想什么?我真的没别的女人,别乱想啊”铁梅有点不好意思了,娇俏的横了他一眼:“知道你没别的女人,要是有,我就剪了你,哼!”说完自己扑哧先笑了出来。小庄一听:“啊?老婆,咱们在说正经事哎,你在乱讲什么啊?女人,啧啧,我真是服了你了.”随着心事的吐露小庄的心情也稍微的轻松了起来。

  “喂,女人怎么了?”嗔了一句,铁梅脸色一正:“小庄,我相信你另外没有女人,不过老这么做噩梦绝对有问题呀,你想过没?老这么忍这更是不行的……”“我也知道绝对有问题,因为梦里面有些情绪和感觉非常非常的深刻,就和你我之间的感觉那样深刻,但事实上我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问题就在这里,说实话老婆,最近我心里难受的要死,很多时候都开始怕天黑,怕睡觉,怕一个人在黑夜里孤零零的清醒,可我是小庄,很多事情没办法回避,也不能回避,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恼吗?多少个夜里在惊醒后的惊悸里,真想有你在我身边,可是我不能,不能这么自私啊……”说这说着,小庄罕见的把头钻到铁梅怀里,鼻子有点发酸的说。“我知道,我知道那种感受,小庄,从今天开始我就搬过来和你一起住,让咱们一起面对这个噩梦吧。另外,咱们明天就到小田她们老家去,我相信那个田小伲一定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她既然有超能力,那她一定会有办法的,呀急死了,怎么天还不亮啊?”铁梅越说心里越急,一个劲的直瞅窗外。

  老婆,不行啊,我目前还走不开,明后天科技街的房地租赁权就要决定*了,为了这个事情,蓝天的上下努力了有半年之久,为了公关已经花掉了公司60多万的资金,同时,已经交上去了十万的招标费和10%也就是300万的银行资产保证金,你也知道,我们蓝天近几天虽然生意做的不小,可是为了要兄弟们走入正行,很多利润很高的生意都放弃了,同时连着进入了好些投资期长,相对发展前景有保障的行业,资金很紧张,同时这里的兄弟大多都是当年的混混,虽然没什么别的本事,可也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而今好不容易基本安稳下来了,还要我总不能再让他们跟着我受苦了,所以这次我除了动用了公司全部的资金外,同时还让蓝天的员工每人集资了2万,下了决心要把这个科技街的租赁权拿下。我算过了,只要能拿下它,凭我们蓝天的实力和燕城在方圆几百里的影响,科技街一定能火起来,不但我蓝天所有的人受惠,同时也能极大的拉动燕城的经济,到那时,我就可以放心的把这里丢开,一起和你走的远远的和我那些叔伯过点平淡的日子。但是,在科技街的这件事情上,占大嘴也在拼命的上窜下跳,他的活动能量大多了,投入的公关资金更是有200万之多,还有他手里的女人,这两样加起来更是不容小视。要不是我们蓝天和政府一向的合作基础打的不错,我们早就出局了,所以目前这个时候我是说什么也不能离开的。“小庄一口气把心里话全部说完,才觉得真正轻松了不少,日夜要为手下三四百号人的吃饭穿衣和将来精打细算,他肩上的压力着实不小,平时更是难得有机会这么坦白的向别人诉说。就算是铁梅,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畅快的说过自己的这些顾虑和想法。铁梅听完,也只好无奈的说:”那好吧,等结果出来咱们再去找田小妮好了.你要答应我,等科技街搞稳定了咱们就离开燕城啊,我不想再留在这里现眼.“说着说着,语气里竟有一点怨气。”“好的,好的,老婆我保证。”小庄忙不迭的答应着,语气里也竟有点歉意的味道。“那好,就这样吧,才五点,咱们还可以睡一会,你快躺下,让我也看看你那个小梦到底还来不来。”催促声里,铁梅拉着小庄躺倒。“对了,那小姑娘很漂亮啊,到底是叫田小梦还是田小妮呢?我都没记住。”突兀的,铁梅在关灯的前一刹那问道。“快睡吧,你个醋坛子,你没记住,我更没记住了。”嘻嘻声里,黑暗重新笼罩住房间。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