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5278 2003.04.15 23:03

    瞪大了双眼,小庄凌厉的目光搜索着刚才那声厉叫的来源,在厉叫入耳的同时,他就觉得全身象被火烧了一样抽疼和敏感起来,一颗顿时就跳的好象要喷出胸腔。这一声是那么久远的熟悉和刻骨,这一时,他已经完全忘掉了眼前所有的恐惧,只想找到这声音的主人。可他就是找不到!~!

  铁梅在厉叫入耳的瞬间脸上再无一点血色,那声音里包含的渴望和思念使同样身为女人的她都要觉黯然,她知道几天以来她最怕的事情终于发生,她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让小庄从前世一直记挂到今生。她一直在莫名害怕这一时刻的到来,可现在真到来了,她一直紊乱的心却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是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安静,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好象是另一个旁观者一样那般的默然和冷静,在不含一丝波动的脑海里,她也只想先看看这个不管是人是鬼的女的再说,她觉得很不服气。可她也找不到。

  透过漫天的蒿草和熏人的异味,田小妮也在睁大仔细的看着,在声音入耳的瞬间,她就察觉到一道微弱的阴冷能量冲击着她的灵觉,循声望去,她看到一抹轻烟般的身影围着他们三个人不停打转,身影转动的非常快,就象真是没有实体的烟雾幻化成的一般,依稀有女人的模样,却不敢靠近她们的周围。此刻,他们的周围有一道方羽熟悉的能量在慢慢的膨胀,轻烟般的人影也在缓缓地后退,同时轻烟的浓度在慢慢的变的淡薄。突的,一种难言的狂喜浪潮般的席卷全身,她顿时忘了眼前的一切:“方大哥!”惊喜的呼声从喉间不加思索的喊出,喜悦的泪水溢出已经很久没有流过眼泪的眼眶。她又感觉到了方羽身上的浩然能量,同时,泪眼里也看到了庭院中间如山挺立的身躯。

  就在想到天心灯里不能提取不能压缩的能量时,方羽的识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老子在道德经中的一句名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同时眼前又浮现出据说是华山陈抟所造的图,一种明悟立刻让他知道了跑街的方法。

  乾坤日月锁在道镜的催化下变成如环似链阴阳相生的太极圈,已经由有形变为相生相克的无形,此时惟有返回到混沌的皇极(即老子说的道)那种无阴无阳的最初,才可能有破解的办法。

  意动神随,九九归一,苦守的气机一涨后依照最玄秘的方式徐徐敛去,周围狂猛的能量如潮水般追着内陷气机往身体里最深的地方压去,在越来越快的牵引下,日月锁再也不能保持太级的原形。

  当气机和外界的能量在身体最深处交会时,基督内敛的灵神忽然感知到了另一番方羽从没体验的天地,瞑暝恍恍中,方羽觉得那仿佛就是传说中一,就在此刻,气机自发的开始了宇宙开初的演变: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爆炸性的能量里,组成秘阵日月锁的一切器物顿时化为飞灰,传说中的道镜也在瞬间蔓延的龟裂里冉冉消失,尘烟中,苦苦抵当着能量爆炸后极度空虚和衰弱冲击的方羽隐约听到一个似金似石的声音:“天地玄黄演一道宗宇宙洪荒归宣真……”声音久久不散,紧接着听到从道镜下逸出的怨魂惊天的厉叫。

  到此刻,他才勉强收住散乱的气机,面色苍白的睁开眼睛,全身大汗淋漓。

  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方羽松懈了微微有点颤抖的身体,看了看裸露在冷冷空气里的双臂,衣袖早已经在气机的交会外炸里震的粉碎。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把视线转到了一片狼籍庭院和各自呆立的三个人那里,苦笑着摇着头,他知道,真正头疼的时刻这会儿才刚刚开始,日后,还有更艰苦的挑战在等待自己,最后听到的那两句似诗非诗的留音绝对不会是放在那里玩的,因为也只有方家如他,才知道要借外在的灵力留住那几句话在阵中是多么的不易。

  直到方羽走到面前站定,小庄和铁梅才意识到自己的迷失,愧疚中,小庄几步跨到方羽面前,无声的拉住方羽已经恢复正常的双手,两眼里涌现出深刻莫名的感情,久久不能言语。

  一切尽在不言。

  各怀心思的两个丽人也无声的沉浸在面前两个男儿难得裸露的真情里,荒凉的庭院中,有一种温暖流动。

  轻轻一笑,方羽双手从小庄紧握的手里滑出,后退两步,脚下不丁不八的一站,双手配合着口中的默颂,作出各种常人的关节根本不能承受的动作,随即在:“敕!”的一声里,一道轻烟般的人影幻现在三双惊异的眼睛前,逐渐凝实身影上,一张再也不能凄艳的少女的脸缓缓展现。

  ※※※

  从县城出来后,小六开着马自达飞驰在基本寂静的山道上。

  今天从半夜放倒那两个来意不明但肯定不是好路数的秃头人后,他一直觉得心惊肉跳的不安稳,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会来这么两个身手高明的人。(要不要小庄出手,小六觉得自己最多能接下其中一个,而且胜负很难预料,最多是五五之数。)

  实在不能不引起他和小庄的警觉,他知道,小庄是为遇到的这个邪呼事而强压下心里的不安的。没道理象田家老庄这样荒凉的地方来这种人的,小六虽然一向心粗,也知道事情大大的不对了。

  昨天夜里他们把尸体搬出去后,在坡下停着的车上再没找到任何人和其他线索,不过让他们心惊的是刮去泥后那块来自燕城的车牌,死者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么冷的深秋雨天里,两个身材匀称,肌肉看上去格外结实的秃头男人身上居然只穿了一身细帆布做的紧身衣,两张不自然的扭曲着的脸也相当的平凡,找不到一点特别的痕迹,这种人就是属于你每天见到的千百个普通人,转眼就会忘却。

  面面相窥的他和小庄楞了好一会,实在想不起来和这两个人有什么过节,在燕城好象也没遇到过这俩人啊。苦思后不得要领的两个人没时间细琢磨,只好连尸体带车给弄下了不远处的红水河。看着夜里黑糊糊的河水恢复平静,小六才发现自己点烟的手在不收控制的轻颤着,心里也紧张的发慌。他想借着夜色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可还是让一直默默望着河水的小庄发现了:“我也是第一次杀人,也很紧张和害怕。”说着打火机伸过来给他点烟。

  他激动的把手里的烟和火机往河里一扔,低叫到:“大哥!我……”“我明白,我明白,什么都不用说的,走黑路就是这样,走长了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所以我才想把兄弟们拉回正路,没想到就要成功了,却……唉!”长叹了一口气,小庄把手里的烟塞到神情依旧有些激动的唇上:“走吧,我就不信这老天这么不给我们面子,就不相信我们蓝天走不回正道。再晚天就亮了,这身血不弄赶紧是有麻烦的呢。”

  当时情绪有点激动的他没注意到小庄说的话里只说了蓝天走回正路,可没说到自己。小六想到这里,只觉得一股血气涌了上来,就想立马掉头回去,可又想到洗血衣时小庄对他的再三嘱咐,当时他不想天亮就回燕城的,可小庄硬是不许他留下陪着,自己说不放心他一个人面对那么邪呼的人(他从被莫名弹开后,一直有点怕方羽,那是一种自小就深种在脑海里的对黑暗和鬼神的恐惧,尽管他出来混,尽在晚上晃荡,但骨子里依旧留着对黑暗和传说中鬼怪的恐惧(呵呵,好象现实中很多说不怕的人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吧?)和事情,最后看到小庄脸色都开始有点白了,才不敢再坚持。

  总之,这会儿他就是觉得心惊肉跳的不得安宁。

  就在这种心境中,他回到了已经人慌马乱的燕城。

  ※※※

  呆呆地望着面前已经基本和真人没有区别的人影和这张脸,傻了一样的小庄就觉得眉心一疼,冷冷的,一滴鲜血就绽放在血魂印上,一道冷电迅速侵过他的全身,前生的一切在脑海里清晰的闪现。全身大大的一震,“小梦!”哀狼似的惨呼夺喉而出。

  看着血魂印破后轻烟般溶入血花不见的怨灵,以及如被雷击一般颤抖着哀叫出声的小庄紧闭的双眼里奔涌而出的泪水。方羽长长的仰天叹了口气,背过身去不想再看到小庄那扭曲着的脸。可一转身,就看到了铁梅面无人色的俏脸和强忍着眼泪百般哀怨的望着他的双眼。他心里一疼,想起另一双曾经这么望着他的眼睛,又是怅然的一叹,对着铁梅点点头。铁梅脸上,两道清泪滚滚划落,跌至地面,化为一地碎片。

  再看了眼已经神游时空的这对恋人,方羽默默的转过身,走到一脸愕然的田小妮面前:“小妮,还有点时间,帮我再多打盘长,不,一个平安结吧,我想送给一个人。”说完,也呆呆的看着阴沉沉的万里长空,发起呆来。

  ※※※

  小六一进燕城,就发觉到了燕城的异样和紧张。平日里安定团结的祥和街面此刻被一种慌乱、猜疑和悲伤所代替,街上人都往一个方向走,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着,大多脸上有燕城人少见的激动和凄然,而平日里随处可见的蓝天弟子,此刻却一个都不看不到。惊疑中,就在车要拐入蓝天公司停车厂的专用车道时,他从倒车镜里看到后边的人都对着他的车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心里正慌的空里,又看到不远处的蓝天停车厂门口挤满了人,发疯般的摇下车窗,灌满耳朵里的是嘈杂的人声和催命似的警笛。

  “什么?”听到三哥哽咽着说完情况了,小六再也不能支持住发软的身躯,重重的跌在沙发上,任随一波又一波的泪水汹涌的从面颊上滚下。

  只不过一晚上的工夫,多少年来情同手足的二哥和四哥就成永别,一直从小和他一起出来的五哥生死不明的躺在医院里挺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不去医院陪五哥?为什么?”他从喃喃自语中爆发起来,转眼间变的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面前同样也悲愤莫名的三哥,好象他就是导致出现这种结果的元凶。

  “啪!”重重的一记耳光总算让他清醒了不少,“小六,你冷静点,不光是咱们兄弟出事了,还有车上的41个旅客也死伤惨重,到现在只有11个还活着,警察现在就在门外等我们去应付,还有数以百计家属需要安抚,你和大哥又不在,里外只有我顶着,我怎么去医院?怎么去医院啊?”说着说着,三哥也失去理智的疯狂起来。

  “三哥,对不起,我混,你别和我计较,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弄明白咱们也好处理啊。”勉强按住悲伤,基本恢复了点理智的小六也知道一向粗犷的三哥已经被眼下发生的事情逼到急处,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眼下不是宣泄情绪的时候,这他从楼下越来越鼎沸的声浪里听的出来。

  狠狠的用身上名牌西装的衣袖擦去了眼里的泪水,三哥详细的开始诉说他有所知不多的情况。

  原来蓝天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下面的员工如果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的事情,蓝天的六个头儿最少会抽出一个,代表蓝天去帮忙,今天正好有个新进来的员工结婚,结果轮到老三去,他一大早就去帮忙了,谁知道新娘刚接回来不久,就接到公司里的办事员哭喊着的电话,说是出事了,但又说不清楚。等他心急火撩赶回公司时,才知道蓝天客货的一辆长途客车翻到西山梁的深沟里去了。他一听头嗡的一声就大了,那西山梁里所有燕城外通公路里最险的路,两边是三十多米深的悬崖,路上山雾又很大,一直是蓝天大多司机眼里的畏途,要是翻到那里的崖下,那,那车上四五十条人命……?他倒抽着凉气,赶忙问也吓的缩成一团的办事员其他几位领导哪里去了,听到的答复是已经带着人开着车去救援了,随后赶去的还有接到通知的公安、医院、还有相关一些单位的人。

  到这时他才放了点心到肚子里,想了想,赶忙给小庄打手机,可小庄和铁梅的手机一直接不通信号。就在他放下电话,到处张罗着准备迎接赶去救援的其他人回来的焦急时刻,电话里又传来蓝天员工快要疯狂的呼叫:“几位副经理坐的车也突然失控翻下山崖了!”他当时险些没立马晕了过去。

  然后就是疯了一样的忙和救援,忙了三四个小时后,救出来的结果是客车上只有13个当时还活着,其余全部当场遇难,而他们兄弟的那辆车里,只有老五还有一口气。在送医院的途中,又有两个乘客咽气。

  “现场那惨样,二哥他们那惨样,呜~~~~”说着说着,三哥捂着大脸小孩一样的哭了起来。

  这大半天里外只有他一个人顶着,震骇、惊怒、悲伤、恐惧、无力感,各种各样的剧烈冲击早已经把他忙的麻木了的神经弄的没有一点知觉了。直到此刻,在自己性命相交的兄弟面前,这些才象山洪一样的爆发了开来,种种被官方猜疑,限制以及那些死者家属的责问和哭喊带来的委屈和憋闷,全在这一阵哭声里爆发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在三哥的诉说里木头一样傻了的小六任随三哥大声的哭泣着,几乎空白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怎么会在同一天翻两辆车到悬崖下去?所有蓝天跑这条路的司机几乎是全燕城最有经验的老司机,客车也是燕城少见的最新轿车,虽然每天发车的时间都是最早,可每次发车的头一天晚上都要做最详细的机械检查和最严格的司机状态评定后才会发车的,而且自蓝天的车跑上这条线八年来从没出过任何的事情,今天怎么会突然翻车?就算是意外,也没道理几位兄弟们坐的车也翻啊,驾车的可是是全燕城最好的司机——二哥啊,不对劲!联想起昨晚那两个带着家伙的秃头人,他弹簧一样的跳了起来,对已经快要止住哭声的三哥喊到:“三哥,你再支持一下,我去找大哥回来,这件事有问题!”嘴里嚷嚷着,小六旋风般的冲出房间。

  城东同化里的烟子楼三楼上,依旧包扎着全身的庄大嘴躺在床上,心里喜忧参半的等着应该此时就该到达的消息。良久,实在忍不住满心的混乱,狼一样的怪叫了起来:“呕~~~~~~”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