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8476 2003.04.15 23:15

    一点都不掩饰的长叹了口气,方羽转过身子,背对着老萨满负手而立。任凭越来越大风吹拂起衣袂。

  天色越发的暗淡了,肆虐在缓坡前的风这时已经成了气候,吹得三跟神杆上的铁铃发出阵阵乱响,给空荡荡得祭坛周围平添了几许莫名的凄凉。

  “方羽,你好像很失望?”老萨满苦涩的声音打破了祭坛前得沉默。

  “你说呢,老爹?”方羽头也不回的反问到。

  “大神抛弃我们了,我还能怎么办?”老萨满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茫然和疲倦。

  “大神不是已经显灵了么?”方羽依旧头也不回的淡淡应道。

  “那怎么能算?那怎么能算?”老萨满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神难道不是人们为了自己的需要而创造出来的么?”方羽慢慢转过身子,似笑非笑的缓缓说道。

  “方羽!我当你是朋友,你看不起我这个没用的萨满没关系,但是,你绝对不可以侮辱我的信仰。你走!你马上就离开这里。”爆发似的吼到这里,脸色已经涨红的老萨满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不能自主的佝偻着身子,拼命想把剩下的话说完的他,此刻只觉得心里充满了被朋友欺骗之后的愤怒和一种莫名的凄凉。他实在没想到方羽会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荒谬的话来。作为一个把一生都献给了大神的萨满,他能容忍和理解普通人对大神、对自己信仰上的不敬和怀疑。但现在,一个自己一直把他真心当作朋友的方羽,一个自己这一生见过的最厉害的通灵者,居然会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意味着什么?

  好像忽然通透了起来的大脑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把他的心直落到了一个无尽的深渊,倍感凄凉下,他咳嗽的越发厉害了起来。

  “老爹,听我把话说完。”把手轻拂到老萨满背上的同时,方羽清朗到不含一丝杂质的声音也同时钻进了老萨满的耳中,抚平了他心湖的不少波澜。

  “老爹,还记得我是医家的子弟吧?”突兀的,在老萨满被他脸上的诚意和刚刚送过去的清心引安抚下来,阴着脸准备听他解释的空里,方羽似乎离题万里的问道。

  也不出声,在眼中不耐和怒意的光芒瞬间被迷惑代替的一霎,老萨满点了点头。随即目光一凝,暗暗在心里痛恨起自己的软弱来。

  “作为一个医者世家的弟子,我自小就见过无数生病了不肯看病吃药,而去求神拜佛的患者,最终在父亲手下痊愈的那种又后悔又感激的表情。那时节,我就经常听到我父亲嘴边挂着这么一句话:”这世间不大可能有神,就算有,神也是很自私的,所以求神不如求人,求人不若求己。

  因此在我印象里,我家从没信过哪个神佛。但有件事情我却一直都不明白,在父亲给我灌输这种说法的同时,他打小也逼着我学那些枯燥难懂的相术和易学,认真的程度和教我学医无二,而且还从不解释原由。“彷佛没看到老萨满眼中交替出现的好奇和不耐,方羽径自缓缓说起自己的过往来。

  “那是为什么?难道你父亲不知道他说的和做的这两者之间有矛盾?”终究没忍住好奇心的老萨满听到这里脱口问道。当然,这也和他一直以来对方羽过往的好奇有关。尽管眼下心里很乱,对方羽也不无怒意,但还是忍不住问了。说到底,他心底里也不愿意方羽真是自己刚才怀疑的那样没品,没种。

  “这一点我也困惑了很久,但不管小时候的我怎么问,我父亲都不肯解释。

  后来等我慢慢长大了,知道人的言行在很多时候确实会有些没来由的矛盾,所以也逐渐淡忘了。

  后来我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有了现在的这种能力,也逐渐明白那些东西真的有值得研究的地方,便简单的以为是因为父亲对那些东西有兴趣,所以也要我学习,却没想到另有原因。“说到这里,轻轻出了口气后,方羽的脸上呈现出一抹略显古怪的笑意。略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一直到我将要出来的时候,父亲才把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告诉我,这不但解开了以前一直叫我困惑的那个心结,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他当年老挂在嘴边的那句话的意思。其实那意思和我自己的体悟也基本一致,只是眼下,可能我领会的更清晰些而已。“说到这里,方羽脸上又一次微微露出了笑容。他当然明白父亲在自己临走前悄悄告诉那么多事情的意思,此刻的他正是因为想起来父亲最后重复他那句老话时,眼中那大有深意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而想笑。

  “可能老爸也不会想到,想拿来点醒我的往事,却被我也拿来企图点醒老萨满吧?”想到这里,他又微笑了起来。

  “方羽?!”看到方羽忽然打住不说了,老萨满有些不悦的提醒到。尽管他心里并不太想打断方羽看上去很温情的笑容和回忆,但他不觉得现在是沉溺于往事的好时机。已经逐渐从最初的一系列打击中恢复过来的他,已经迅速的在脑海里开始琢磨着如果面对即将到来的种种问题。在这草原上享了这么多年盛名的他,毕竟还是个很卓越的强者。

  “老爹,是这样……”看到老萨满基本在自己数管齐下的调节下恢复了几分常态,方羽便也很配合的加快了自己诉说的节奏。再明白不过的他当然知道眼下是什么时候,要是不能把老萨满心中的死结去掉,要是不能把他从那种糟糕的状态中拉出来,那随后的事就没由丝毫转圜的余地。毕竟,在这片草原上他才代表着真正的主人。

  所以他毫不保留的把临行前父亲告诉自己的事告诉了老萨满。这些东西,要在平时,他不会说的,因为那怎么说,也是他们方家自己的秘密。

  原来几代以来,身为医者世家的方家这一脉家主个个在精研医术的同时,和无数在各自的领域达到极高境界的先贤一样,不可避免的面对困扰着他们的生老病死这一根本问题,展开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探索。几代下来,涉猎过的范围相当的庞杂。星象、占卜、堪舆、服食、练养。甚至包括房中,他们都曾有过很深的研究。

  正因为这样,涉猎过太多相关杂学的方家医术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晋入了大成境地。到了方羽曾祖手里,方家自然而然的成为小镇方圆几百里内最有名的医家。当然,除了在医学方面受到这些杂学的影响之外,相对有些淡泊保守的东西也便成了方家的门风,在认识方家的众人眼里,方家一直是是医读传家的最好典范。

  但是在探索的大目标上,历经几代的研究,尽管也掌握了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秘术和法门,但最后得出的大结论却还是“仙道无凭,长生不可期。人的事情,还要人自己来琢磨和调理。”这么一个令他们失望的结局。

  这也直接导致了方家从方羽曾祖的那会,就有了父亲老说的那句:“这世界求神不如求人,求人不若求己”的庭训。换句话说,方家在那个时代,就已经隐隐否定了这世界上有什么神明。

  但是,与此同时,在涉猎和研究过程中,他们也发现这世间也确实还有很多他们解释不了的东西,因此并没很明确的要求后世的方家儿郎完全放弃已经掌握了的那些东西。

  所以方庭轩在发觉儿子身上出现太过诡异的异像时,能相对平静接受。因为他对这些东西并不是一无所知。不然当年他也不可能有胆和有能力去施展从《太平经》残篇上学来的续命术为老婆续命。这也是他自小逼着方羽去学相术、易学那些东西的原因。因为对这两门,方家有比较深厚的造诣。

  一气说完上面这些内容后,方羽冲听的有些入迷的老萨满一笑后,说道:“除了我父亲告诉我的这些以外,我自己在修行的过程中,也碰上过不少很不好解释的事情,我曾经接触过别人的前世,也见识过阴魂和很奇怪的妖物,还和一些很古老的秘门打过交道,可越是这样,就让我越是相信这世上一切的事都是人搞出来的,根本不会有神,起码绝对不会有那种会响应普通人祈求和奢望,真正能永远不弃不离的守护着人的神。

  其实咱们都是修炼的人,你想想,那些传说中的神不就是以前修炼出了点异能的人吗?所以很多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真有那些神存在的话,他们这些在那种无欲无求的至境下的产物,又怎么可能会去管人世间的事情?“

  说道这里,方羽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就连亲若父子,受到点冤屈的自己都会在心境不好的瞬间抵挡不住求证天道的吸引……”轻摇了下头抛开这叫他不舒服的念头,方羽很诚恳的又说道:“尽管我对萨满修行的方式不很了解,可是凭我对巫门的了解,想大致的方式也脱不开借着对这天地山川神灵的信仰和祭拜,来让自己的神意能够最大限度的坚定和纯粹起来。没错吧?”

  “尽管我还是不同意你前面说的话,不过你最后说的关于修炼的部分,有些道理。”强忍着内心的滔天巨浪,老萨满缓缓的点头说道。这么多年来,要说在修行和信仰的中途到底有没困惑过,有没动摇过,或许只有他和他自己信仰的大神才知道。“老爹,我刚才说的这些,只想说明白一个问题,我们人的事情都要靠自己去做,并没有要诋毁你信仰的意思,而且,我真的觉得数次接触的那个存在不会是你说的大神,别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明白,那只是我灵神的直觉。直觉之外,没有别的解释,起码现在没有。”

  方羽知道要想让老萨满一下子接受自己的这些说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而且那也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想把老萨满的心境从那种类似颓废的绝望和茫然中给拉回来,能和自己一起去面对所要面对的一切。

  不过刚才他说的这些话,也确实都是他最近琢磨出来的真实想法。尽管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地方有点功利,可在得到天心灯以后,和现在一样,他心里不时有这样的憋闷和丝丝愤怒出现。

  “在那些不随肉体的消亡而存在冤魂悲啼的时候,神在那里?”

  “在那些把把冤屈和不甘融合到生命烙印的厉魄用几世的光阴挣扎的时候,神在那里?”

  “在旱魅那般的邪物肆虐的时候,神又在那里?”

  “那为什么我以前每次祭祀,请神,都能感应到大神的存在?”多少明白了方羽意思的老萨满火气没那么大了,但越发的茫然了,想也不想的便把当前最困扰他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也是令我觉得不解的地方,按照我心里的推敲,老爹每次感应到的大神,应该就是咱们在莫龙圣山一起感应到的那个存在,不过……”方羽迟疑着说不下去了。

  “现在方羽你自己也发觉你说的和你感应到之间有矛盾了吧?”老萨满听到这里,心里得意了起来,转瞬又再次陷入沮丧。

  “老爹,尽管我还不知道这个存在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我也承认它是个几乎不可抵御的存在,但说它就是大神,我存疑。刚才你也看到了,就算大神不来,你照样可以让所有人相信大神的存在和显灵,对吧?眼下,这是最重要的。”顿了顿,方羽对正眯着眼睛看自己的老萨满一笑:“刚才”显灵“的时候老爹想必也想通了这个问题,才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这不正表明老爹也明白,人的事情还是要咱们自己来处理么?现在咱们何必为了在这些末节上争执而浪费时间呢?

  难道大神会帮咱们挡住那些老鼠和兽群?“说到后来,方羽不笑了,清亮的双眸只是静静的看着神情百变的老萨满。

  良久的愣怔之后,老萨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滴浊泪滚过面颊。

  “方羽,我开始有点恨你了。”深深的出了口长气后,两眼中重新闪烁起精光的老萨满忽然幽幽的说道。

  站在缓坡顶上,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们赶着自己的牛羊慢慢在天鹅湾的那一顷碧波前集结,方羽心头忽然一动,扭头问道:“老爹,问句不知道当问不当问的话,难道草甸子这片地方,就只有你这个萨满在看顾吗?政府的编制和人员呢?

  这种大规模的灾害按道理应该有他们出面预警和解决的,怎么到现在没看到他们?“

  苍老的嘴角边上难得的浮现出一抹苦笑,老萨满刚要说话,便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引开了注意。

  “额得图吉,你怎么也跑来了?”老萨满眉头一皱,对着还不等马停稳,就滚鞍下马,直冲到自己面前的年轻人问道。

  方羽一看,来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额得图吉,便笑着冲他点了点头。“同时心里也在揣摩他的来意。

  “老爹,不好了,狼群从野狼沟那边围过来了,还有青花台,喇刺川,乌金湾这些方向统统有其他的兽群,都往这边围过来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根本没看到的他打招呼,只顾着自己急匆匆的说话。

  “这些地方相隔这么远,你都看到了?”老萨满心里一紧,但还是保持着表面的镇静问道。

  “不是,我只看到有狼群,别的是听路上往这边赶的人们说的。”到这时才有功夫挤出个笑容给方羽打招呼的额得图吉答道。

  “你在路上都碰到那些部族了?”老萨满的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

  “这一边的十一个部族都碰上了,他们都在往这边赶,说那边全都被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兽群给堵住了。”

  老萨满一听,心里倒吸了口凉气,赶紧问道:“有没人伤亡?”

  “说起这个还真奇怪,没有人伤亡,就连牛羊,被吃掉的都不多,我看到狼群的时候,也没见有狼来追,不然我绝对跑不掉。也不知道是从那跑出来的那么多狼,多的能吓死人。”

  “那你父母和你哥哥他们呢?难道你是一个人跑来的?”老萨满声音转厉的问道。

  “他们都在后面跟着那些人一起走。我是专门跑来先给老爹你报信的。”年轻人心里有些委屈,赶忙分辨到。

  “那你赶紧回去,叫他们在天黑之前一定赶到这里,都到天鹅湾去。赶快!”

  目送额得图吉的马驰下缓坡,一直没开口的方羽这才问道:“老爹,来得人大约有多少?天鹅湾那里能挤的下吗?”

  “大约也有四五千人,加上牛羊,挤不下。”

  “那怎么办?”方羽问道。

  “不知道,看来必要的时候只能放弃些牛羊,尽可能的保住人了。”老萨满面无表情的直接答到。

  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方羽的眼前浮现出在乌兰家仓房里望向自己的那些牛羊的眼睛。

  “都怪我,没办法感应的更远。”自责的低下头,方羽在脑海里迅速寻求着解决的办法。

  “这不怪你,方羽!要不是你在帮我造神的时候把感应到的那些传给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局面,现在这样也好,这么多的人会聚到一起,大家一起来抵抗,情况会好的多。你千万别自责。这是大神的惩罚,我们这些人应该遭受的惩罚。

  和你无关!“老萨满一转身,双手搭上方羽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道。

  “方大哥,方大哥”缓坡下,一个小人骑在马上,和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狗箭也似的奔了上来。

  “克日朗,你怎么骑马跑来了?你爸爸他们吗?”方羽一伸手从马上接过克日朗,笑着问道。

  “斯库爷爷好!”站到地上的克日朗先不答话,乖巧的先给老萨满问候以后,这才笑着说道:“他们都在后面,我先带着花头过来看斯库爷爷和方大哥了。”

  “克日朗真是厉害,你的花头也很厉害。”方羽蹲下身子,抚着不停的用脑袋摩擦着自己的花头背毛,微笑着对克日朗说道。

  “那当然了,我的花头和我一样厉害。对了,方大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所有的人都拼命往这里赶?问爸爸他也不说,还骂我,哼。“克日朗噘着嘴忿忿的说道。

  “克日朗,你是偷偷先跑出来的吧?”方羽的笑容开始收敛。

  “不是,妈妈他们知道我来这里的。”克日朗偷偷看了眼瞪着自己的老萨满,赶紧解释到。

  方羽一听,这才放下心来,现在这时候要是让帖木尔他们以为克日朗乱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刚想说话,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抬头一看,格木尔正和一个少女纵马向坡上奔来。

  “老爹,方羽,不好了,不好了。”人还没到呢,大嗓门先上来了。

  方羽站起身,看了看面色更加阴沉的老萨满,摇着头朗声说道:“格木尔大叔,先别喊,上来再说。”

  两匹马转眼就到了跟前,格木尔滚鞍下马,人还没站稳,就大声嚷嚷到:“老爹,老爹,不好了,我看到狼群了……”“住嘴!就你嗓门大。”还没等他说完,老萨满的怒喝和怒视便让他噤若寒蝉的住了口,摸着大脑袋傻傻的愣在了一边。

  跟着过来的哈兰也手足无措的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羽一看,笑了:“哈兰姑娘,你妈妈呢?”

  “妈妈和羊群在下面,有几位大叔帮忙照顾着,是我想上来谢谢老爹的,不关……”哈兰红了脸,小声解释到。

  “不关你的事,哈兰,你还是下去照顾你妈妈吧。克日朗,你也回去,别让你妈妈担心”寒着脸的老萨满面色一缓,说话了。

  哈兰一听,给方羽他们打了个招呼骑马先走了。克日朗也不敢不听老萨满的话,就磨蹭着一边准备上马,一边竖起耳朵想偷听点自己感兴趣的秘密。

  “格木尔,你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么没脑子?现在大家都在下面,你那么大声,这不成心要大家乱起来吗?你还嫌我乱的不够啊?”老萨满一看人少了,脱口就训到。

  “老爹,我着急啊,我在圣山上远远看到大片的狼群正朝咱们这边过来,多的吓人,所以想赶紧告诉你呀。”倍感委屈的格木尔辨到。在老萨满面前,他愣是硬不起来。

  “克日朗,你还不走?小心我告诉乌兰打你屁股。”就在这时,方羽看到克日朗还在那边竖起耳朵偷听,于是插口笑骂到。

  “他就是克日朗?”听到乌兰的名字,格木尔脸色一变,脱口问道。

  “你们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你先下去盯着这小家伙,我怕他听到狼群,会自己跑去惹事。”忽然心里一动,老萨满赶紧对正扭头回望着克日朗背影的格木尔吩咐到。

  罕见的没有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的格木尔飞身上马,直追着克日朗而去。

  “老爹,等下你准备怎么办?前有鼠群,后有兽群,现在这里又这么多人,大河那边也在指望你能带人去支援……”方羽一看天鹅湾那边人们也集结的差不多了,于是压下心头的一些疑问,把话题转向了正题。

  “现在忽然多了这么多人,看来想靠天鹅湾的水域避免腹背受敌的打算是落空了,现在我打算这样,让全部的妇孺都集中在最里面,然后再在最外面布置三道火圈,每个火圈之间派男人们守着,你看这样如何?”老萨满蹲下身子,拿手指在地上比划着说道。

  “这样能守到什么时候?”方羽看了以后,问道。

  “我不知道,原本还想靠市里,现在大河那边一乱,我看是也指望不上了。”

  站起身,抬头望着铁幕似的天际,老萨满无奈的说道。

  “老爹,办法是人想出来的,现在还没道最后关头,先别这么沮丧,这可不是你一个大萨满该有的心态哦。”方羽到此刻也觉得头大无比,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故意用轻松的语调调节一下自己和老三满的情绪。

  自从在哈兰的帐篷外再次接触那个存在,见到那些灾难的画面后,方羽本能的就知道肯定要出事,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在刚老萨满开坛请神,却在最后的关头发现完全感应不到以往肯定能感应到的大神存在,失望到几乎崩溃的关头,方羽却在用月华功帮他造神的瞬间,自动开启的灵眼里看到了让他都觉得触目惊心的鼠群,和来自另一个相反方向的兽群,大批大批铺天盖地的草原狼,狐狸,以及几种叫不上名字的动物,都是不能想象的那么多。

  就在把这些感应到的图象传递给老萨满的同时,方羽也忽然发现自己的能力受到了一种不可抵御的干扰和限制。更奇怪的是,就在那一刻,他忽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认知,他以为绝对不可能光顾他的雷劫,就会在他再次完全动用异能的时候来临。这认知在他,就若普通人看到白纸黑字的契约那般清晰。

  “怎么这么多事情会恰巧发生在一起?”方羽皱着眉头,又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萨满的轻轻呢喃道。

  “这全是大神的惩罚,不然绝对不会这么巧一起碰上的。方羽,你知道吗?

  过去我们草原上虽然各种灾害频繁发生,但在我的记忆里,还从没像这次,这么多事都赶在一起,摩崖神刻裂了,我的挂毯也裂开了,紧接着这边是鼠群,那边是兽群。嘿嘿,“

  无意识的干笑了两声,喘了口气的老萨满又说到:“这些年来,野兽都被捕杀的差不多了,这片草原上那来这么多的野兽?而且城里那边,大河也恰巧要决堤,这一切如果说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点吧?唉!”看到方羽嘴一动要说话,摇头叹息的老萨满抢着又说道:“还有一个可能的灾害方羽你可能还没察觉,就是这天,”说到这里,他懒懒地抬手指了指浓云密布的天空。

  “这天怎么了?我只是感觉着变的很冷了,可能会下雪。”说道这里,方羽心里一动:“老爹,莫非你说的意思是紧接着就是雪灾?不会吧?”这一次,方羽自己都觉得若是那样,也确实未免也太巧合了一些。尽管以往没来过草原,可草原雪灾的厉害还是时不时的可以从电视上看到,那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缓缓的点了点头,老萨满除了凄凉的茫然外再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居然又略过一抹似有非有的苦笑。“看这天和风,按照我的经验,这雪不下便罢,要下至少会连着下两天两夜,而且是大雪。”顿了顿后,长叹了一声的老萨满指了指天鹅湾那边,又说道:“那样的一场雪下来,现在还在那里活蹦乱跳的那些牲口大概会被冻死一半还多,最后能活下来的大约也不会超过三成。眼下的草原上,当牲口,要活下去都不容易啊。”

  近来很少明显露出惊容的方羽到了现在也只有张着嘴,傻在那里发愣的份。

  这一刻,他都开始怀疑,难道真是老萨满说的,这是大神的惩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