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7333 2003.04.15 23:02

    停下手中的活计,田小妮怔忡地望着山坡下那条空荡荡的路发呆。从小,她就喜欢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这条路发呆,她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些什么,但总是习惯一有空就坐到这个坡的大树下,看着这条路上那些熟悉或是陌生的人来来往往。

  这坡上一向安静,附近知道的人没事从不到这坡上来,而不知道的路人,更不会跑到这来,这或许就是她喜欢这里的唯一理由。

  因为,她能比别人更强烈的感受到身后不远处那座老宅的带给人的不安和压力。但是她没办法,因为只有在这里,她才可以让自己整天惶惶不安的身心得到彻底的放松,不用再担心任何的什么人或事情,也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开心和不开心。在这棵大树下,她自言自语说过的话好象比给任何人说过的话都多。几乎可以这么说,这块有点阴森和充满怪异传说的地方,几乎就是她整个童年灰色记忆的浓缩,她可以选择喜欢或不喜欢,但无法选择逃避。

  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里更加的冷清和荒凉了,正如自己越来越没生趣的生命。来往的人大都开始走前山的新修的马路了,而自己却还是习惯的坐到这里来远远地看着,可心情和在外面有什么区别呢?就连最后这么一块安静的地方,自己都没办法享受,还要不停的赶着编绳结,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曾经的最爱,有朝一日也可以变成这么令人厌恶的事情。太叔公啊,太叔公,你可曾想到妮儿现在是如何的厌恶你教我的结艺?就在出神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远远的路上过来了个人,琢磨了一下距离后她还是不情愿的把身子望后挪了挪,这样,下面走路的人就看不到她了。

  多少年来,她就是这么默默的保护和隐藏着自己在这个地方的秘密,就象一直保护着自己的另一个秘密一样。整天远远的离开人群,游离在正常生活的边缘,从来不想被别人发现,不过也从来没被发现过,有时候她都隐约的怀疑上天真有有什么神灵之类的在捉弄她,始终生活在一种灰色的空间,无声无息的在这个累人的世界里存在着,看不到一点点的其他的希望。有的,只是越来越多的压力和烦恼。但日子照样还的往下过,即使不为了自己,也要为关心和爱护自己的人们熬下去呀。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人情和债务要还。

  打起精神,双手又飞快的编了起来。彩线在两只纤细修长灵活的手里仿佛就象有了生命般的飞舞着,转眼就因为这双手的绾、结、穿、绕、缠、编、而变成了一个精巧别致的绳结——平安结。仔细看了看手中两边对称的绳结,田小妮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放到面前铺开的手帕上。又拿起一根编了起来。

  正在凝神间,忽然心里一动,抬眼向路口望去,正好也看到一双玉样温润的眼睛向她看来,眼神里同时也有毫不掩饰的一丝惊讶。

  ※※※

  小庄从会场出来后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愤怒,两把扯下脖子里扎的整整齐齐的领带,狠恨的摔到车座上,铁青着脸对有点不安的小六说了声:“开车。”便不在言语,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着。

  小六从来没见过一向镇定自若的小庄如此的失态过,一路上也只能默默的开着,不时的偷偷打量和感觉着小庄的神色。

  他越打量越心惊,小庄前面还铁青着的脸此刻竟开始变的苍白,眼神里更流露出一种久违了的冰寒,这种神情小六只在有意忘却的记忆里见过两次,那两次都是在当年和别的帮派争地盘的时候在小庄身上出现过,每一次小庄表露出这种表情,结果都是血淋林的让他这个在外面混大的人都觉得有几分恐惧和不忍。想到这里,他觉得一缕冰寒侵入他的脊梁,同时心脏也霍霍的狂跳起来,他竟然也有几分兴奋的感觉。

  看到小庄苍白着的脸和两眼之间的冰寒,蓝天的大员门各个都神色凝重的不发一言,都竖起耳朵打起精神等候小庄的发言。

  缓慢而用力的把手上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碎,小庄平静不带一丝感情的声线在会议厅里响起:“咱们科技街的项目快要在一些杂种的手里完蛋了,如过是凭实力赢过我们,我小庄虽然是出来混的,也只有讲个服字,可现在他们官商勾结,作弊的手段拙劣到连我这个出来混的人都觉得羞愧的地步我们标底也明显的被泄露给对手,占大嘴在每个项目山的报价都比我们低10块,就连我们专门从外省请专家来做好的科技街开发计划这么秘密的资料占大嘴居然也有,而且事先给会场的每个评委都发了一个副本,整个会场上局面是一面倒,要不是有黄主任和张工一力顶着,今天项目就会正式落如占大嘴的手里,不过就算是拖两天,如果没有翻天的手段,咱们这大半年来心血就注定会泡汤,同时,公司里所有员工的辛苦钱也将赔的一塌糊涂。”顿了顿,冷冷的目光如他手中的快刀一样掠过众人的吃惊的脸上,冷冷一笑:“大家说说,咱们该怎么办?”会场一阵死寂,沉默中蓝天的老二发话了:“大哥,你也知道我们都是粗人,还是你拿主意,兄弟们跟着你干就是了,我想这也是大家的意见。”“是啊是啊,大哥你就发话吧,咱们都跟着你干就是了。”众人也纷纷表态。

  “那好!既然他们把咱们当病猫,那咱们就发发威给他们看,老二,你带人……想办法去……老六你带几个人去……老四、老五……老三明天早上跟我去拜访拜访占大嘴,咱们就给他个惊喜!”随着平稳的语音,一股浓浓的杀气弥漫会议厅。

  ※※※

  在田小妮还没回神的空里,那双眼睛的主人笑了:“你好,请问你知道田家老庄怎么走吗?”田小妮一楞:“你找田家老庄干什么呢?”边问边打量面前这个在她眼里明显和众人不同的来人,挺拔瘦长的身躯上穿一身干净合体的淡青色的衬衣,装在淡清色的长裤里,双袖整齐的挽着,比较扎眼的是一头乌黑的长发,蓬松着在脑后扎成了小马尾,隐隐散发着健康气息的脸庞上宽广的额头下玉样温润清澈的双眼里看不到一丝尘世里常见的烟火气,就凭这双眼睛和嘴边着微微的笑容,便带给人一种爽洁亲切的味道。

  “哦,是这样的,我在县城的城东看到有一家小店在买绳结,结艺非常的高超,简简单单的一根绳子,细细密密的绕来盘去,竟然就让这个绳节散发出了一种古香古色的悠悠韵味。一般这么厉害的结艺高手是不会轻易的外卖自己作品的,今天难得遇上,因此想请这个做绳结的高人师傅帮我也做两个,好拿回去送给我母亲,她一定会很开心,因为她也很喜欢绳艺。”“哦,这样啊,看你这么孝顺的份上就告诉你吧,你不用去田家老庄了,那些绳结就是我编的,你看看这里有没合意的拿几个好了,不收钱。”田小妮一边有点惊讶自己今天在交谈上的从容和大方,一边也有点莫名开心的说到。“哦!原来那些绳结就是你编的啊,我一路上还想那么古香古色玲珑雅致的东西可能是个老婆婆做出来的,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你编的,你手真巧,更难得是透过绳结表达出来的心境厉害啊!”听着面前这个陌生人的夸奖,田小妮第一次为自己的绳艺感到了些微的得意:“你太夸奖了,只不过是从小玩出的小东西而已,你快挑几个,我还要赶回去帮家里煮饭做家务呢。”“好的好的”那人疾步走过来蹲到她面前地面上铺着的小手帕前,拿起打好的十几个结仔细的逐个看过,又一一不舍的放回原处,满脸惋惜的站了起来。“怎么,都不好吗?”田小妮有点激动的问。“不是,绳艺还是一样好的没法再好,可惜从这些绳结里流露出来的心境却不适合拿来送给母亲做礼物。可惜了~”说着,这人长长的叹了口气。

  “哦,你真能从我的结里看到我的心境?”田小妮不很相信的问。“是的,能看出来,不过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哦?用心看?”“嗯,就是用心看,就象你放在城里让人卖的那个嵌了黄玉的袈裟结,就透出一种很浓的佛家味道,从那里可以推断出你信佛或是你常看佛经。顿了顿,对着吃惊地望着他的田小妮又说:“很多东西,你用心去做了,别人也能用心感受出来,尽管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但一定有,”又停下来笑了笑若有所指的对有点发愣的田小妮说到:不管是做事情还是做人,道理大约都一样,你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去和人交流,别人怎么可能来接受和认知你呢?根本就没机会啊,社会在变,人的思想也在变,千万不要被那种灰色的记忆吓住了,拥有些特别的能力并不是你的错,改变一下你的生活方式,你会发现天地虽然还是那个天地,但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那样,你的结艺也会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你不妨试试。”一口气说完这一翻话,不顾田小妮呆呆发愣的模样,笑了笑,这个给田小妮以极大震撼的年轻人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这位大哥请等等!”醒过神来的田小妮不顾一切的从坡上飞奔而下,一口气冲到那微微有点惊讶的年青人面前前,猛个乍的深深鞠了个躬,抬起头,涨红着的俏脸上神情激动,平日里淡漠深远的象蒙了一层雾气的眼睛里此刻已经满是盈盈欲滴的泪水:“这位大哥,我知道你是高人,请你一定帮帮小妮,帮小妮把那个什么超能力给收了好吗?我听太叔公说过,有些高人是可以帮人收掉这鬼能力的,这位大哥,你就帮帮我吧,我过的太苦了,呜~~~”说着说着,她忍不住满腔辛酸,把拳堵在嘴上失声痛哭起来。

  望着哭的全身都在发颤的田小妮,他也不由的叹了口气,从刚才双方气机一触的空里,他就发现面前这个姑娘拥有先天的灵力,同时发现她身上的明光几乎都以灰色为主,(已经有不少书上说过从明光或是所谓的奥拉光环的颜色上,可以清晰的反映出本人的心境状态和身体好坏,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来去看看)紧接着又感受到她刚编的绳结上那浓的不能再弄的无助和绝望,他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可能会走上自杀的绝路。所以才多嘴说了那些话。

  叹了口气:“唉~别哭了让我试试好了。”正在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田小妮刚想开口,忽然就发现全身着了火一般的烫了起来,奇异的劲流好象如电似箭一般的在全身的肌肤里乱射,完全不是平时那种温吞吞有轨可循的样子,麻、酥、酸、痒、重、轻、痛、畅,各种感觉在身体内部此起彼伏瞬间起落,接着后背的两肾如同火烧一样的再次增加全身的温度,两只耳朵里全是各种奇异的声响,两眼酸涨,瞬时泪眼前五彩纷呈各种怪诞秀丽恐怖的的景观层出不穷。面对这些异样的冲击,她本能的诵起了自小就用来平静内心的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多时,照见五蕴皆空舍利子……”“哦,果然你是信佛的,一切放松就好,勿忘勿助,自在圆通!”

  随着脑海里响起的年轻人的平和稳定声音,她身体内外所有的触感消失,意识刹时间化成一朵洁白无暇的云彩在蔚蓝蔚蓝的万里长空中自由自在的随着熟悉的风飘荡。无拘无束,无牵无挂的空间里各种前尘往事一一掠过心头,从懂事起就一直没有大变化过的每一天,每次远远看着别的姐妹们一起自由的嬉戏玩耍,自己孤零零的躲在一边悄悄哭泣的辛酸,还有时不时的看到和面对别人无法看到理解的怪异事物后,那种无处可躲,无人可以诉说的恐惧和寂寞,一切的一切在此刻瞬间出现,又瞬间消没。一切在这个空间里没有来处,不知去处。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还是那个天地,天地又不是那个天地。一种莫名的明悟涌上仿佛早以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心头,两行热泪终于又一次夺眶而出。

  ※※※

  忘记今晚是第几次从梦里猝醒了,大汗淋漓的小庄狼狈的悄悄爬起,摸黑走进空荡荡的客厅,扭亮台灯,看着凌晨四点的时钟发起呆来。自从铁梅搬来后,也许是潜意识里有顾忌,他在也没有从梦里跳起挥刀的举动,不过梦还是照做不误,只是不象那么清晰连贯了。所以他常常在梦里忽然惊醒。只是,自己悄悄的忍着那股烦躁和恐惧,因为铁梅睡觉很轻。

  昨晚的计划其实他已经想了很久,只是因为顾虑太多,对方也没有这次这么过分,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昨天,在招标会上,占大嘴张狂的模样和会场上他们互相勾结的丑恶终于成功激发了起了他骨子属于江湖的那种狂暴和快意。以刀还刀,以牙还牙是他自懂事来学会的第一条做人的道理。后天的理智和教育始终替换不掉最初的印记。

  这场游戏他不能输,也输不起,因为身后还有好几百人的将来和他们家庭的重负。还有这个困绕了他三个月的梦。一切的一切,终于使他下了最后一搏决心。尽管他还是答应了铁梅不到最后,决不下死手,但他相信自此一战,要么从此走出江湖,要么就一辈子沦落江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咬咬牙,摁灭了手里刚点起的第六根555,他跳起身,赤条条的走进卫生间。

  深秋的黎明风象刀子般清冷,小庄脸上却发出异样的红光,现在他觉得通体精力勃勃的似乎要爆炸,刚被凉水冲刷过的身体摩擦着织棉,久违了的兴奋感,在放下刀枪过了安稳日子两年之后的今天,依旧让他有一种微熏的冲动。

  闷着声在后面急行的六个彪悍汉子,从他越来越轻快,越来越向标枪般挺直的背影里,又看到了他们大哥久违了的豪气和快意。一种无言的热切在他们之间流传,迅速消融了秋风落叶的萧瑟,他从来没让他们失望过。

  ※※※

  睁开双眼,面前五米的树下的,那个年轻人负手而立,面含微笑的看着她。“你比我预料的早醒了两分钟,看来你的先天禀赋要比我想象的好。”那个人含笑说道。又深深的鞠了躬:“多谢先生帮田小妮明白了生命存在的道理,以后不会那么想了。”说说说着,眼眶又开始发红。七情伤神,往后想开些,不要再有那种蠢念头了,老天生咱们出来,不是用来那样糟蹋的,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很高兴,所以你的这个鞠躬我就站在那里不客气的受了。超能力虽然不太见容于咱们的现实世界,但任何事物只要存在,就有它应该存在的理由,不一定全是坏事。就目前而言,我也说不好它可以专门用来干什么,不过如过不是它,你就不可能在今天感受到那些很玄妙的境地,同时你也不可能打出如此精妙的绳结。”顿了顿,又说:”我也知道刚才的话道理很勉强,但生命如果是一滩可以欲知的,一直波澜不惊的死水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普通人能在得失、悲欢、聚散里滋滋有味的过完这短短的百十年,那咱们最不济也可以用它来做探索生命存在的意义和自然间无穷无尽奥秘的工具吧?回想一下,刚才你在被引发的功境里那种动人的滋味,再说了,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因为自己有别人没有的能力而自卑呢?”听着这些话,回想着刚才在状态中的动人感受,田小妮发现自己的心境也明朗了许多,同时更惊讶的发现自己几乎用和家里人交流的方式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说了这么多话,居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她心里一急脸又红了:“这位大哥,请问你怎么称呼?”“哦,我叫方羽,来自小镇,你如果不觉得见外,叫我方大哥好了,呵呵……”“那好,就叫你方大哥了。我叫田小妮,方大哥你叫我小妮好了。”田小妮高兴的说。“好的,小妮,今天咱们能在这里见面也算是很有缘分了,现在天也不早了,你快回家吧,我也要走了,以后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再见啊。”

  方羽话一说完,田小妮着急了:“方大哥你要是这么走了,小妮会恨自己一辈子的。”说着又要流下泪来的样子。方羽看着面前这个似乎是水做的女孩,头觉得有点大,心里都有点后悔自己多事,为了让也爱结艺的母亲高兴一下,也为了见识一下这难得一见的结艺高人,他才临时起意从回程的路上专门找过来,要不然他这会已经到家了。他也知道田小妮今天情绪这么容易失控和连串由自己造成的冲击太大有关,可是对着爱哭的女人,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办法没有,唯一有点进展的地方,就是不至于让人明显的看出来自己在这方面是如何的手足无措。

  不好意思的擦干眼泪,田小妮对明显松了口气的方羽说:“方大哥,今天就请你到我家做客吧,让我爸妈也见见你,再说小妮也从来没有一个明白超能力的朋友,我还有很多问题要象你请教呢,另外,我也好安心给你编个结,好吗?难道你不想看看小妮心境转变后结能打成什么样子吗??”看着面前一脸期望和诚恳的田小妮,方羽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知道这是田小妮结开心结后的第一次新尝试,而他也很喜欢这个象一张白纸一般单纯的姑娘,看着她就象看到自己妹妹一样,而田小妮也是如此,对他的依恋就如对哥哥一样,其中还包含了对友情的渴望。这一点通过灵力的接触,他能感觉的到,同时,也明白田小妮也能感觉的到。

  ※※※

  当天下午,赶走闹了一中午的小弟们后,左手吊在绷带里的小庄和他的六个兄弟,也就是蓝天的大员们懒散的坐在客厅里开始安排正事:“小六,回头你到田局那里走动一下,请他们大事化小,让咱们自己解决就可以了,老三老四,明天就把咱们的人安排过去,别让大嘴再搞有机会搞鬼,老二老五,我最近想出去一阵子,可能下午就走,这里你们就多看着点,别让小弟们乱搞,免得坏了我们的名声。”同样多少都有点伤的六个人爽快的答应着,通过今天血战得来的利益早就让他们忘记了身上的这点小伤,“老大,没想到我们兄弟还没老嘛,大嘴那二三十号人依然不是对手,哈哈。一想到他被大哥踩在脚下求饶的熊样,我就想笑,哈哈,其实大哥,今天应该做掉他,免得以后麻烦。”“老三的话刚落地,满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小庄笑了笑:“那是他没想到就咱们兄弟六个还会象当年那样突然奇袭,他还以为面对的是下面那些小弟们的骚扰呢,以他的势力今天输的很冤。不过做掉他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他没了,那里非乱不可,而咱们又没兴趣去接受他的那个懒摊子和那群杂碎,不如就这样让他拖着残腿在那里丢人现眼好了。再说我也答应过铁梅,不到最后决不下死手。所以就放了他一马,咱们毕竟是求财,不是求别的。对了,老三,你们去找那些人的时候没留下什么破绽把柄吧?”在得到明确回答后他轻轻笑道:“看来钞票和女人还是不如刀子管用啊,呵呵……”说到这里脸色忽然一正,“咱们在街面上也混的够久了,咱们本来也打算这次科技街项目一到手就开始全部做正行的,现在项目到手了,那咱们从今天开始就算是正式脱离街头了,大家把手下的兄弟们管紧,等我一回来,就有个比较重要的决定告诉大家。记住,从明天开始在公司里上班,谁都不许再大哥兄弟的乱叫,要按照职务来称呼,记住了么?”“记住了,大哥。”“嗯,在家里叫叫没什么,在公司可要注意啊,咱们就从这些最小的细节做起,我就不相信我们做不好这个公司。”在众人开心的应答声里,小庄又问到:“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没事的话就散了,我过一会就要和你们大嫂出门去了。”“呵呵大哥,该不会是偷偷的去度蜜月吧?”嘴快的小六打趣说到。话音一落,几个人一起起哄,小庄也被说的哈哈大笑起来,目光里掠过一丝温柔。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