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7686 2003.04.15 23:13

    方羽一看不好,一没留神,让老萨满又开始动心了,有些问题一旦说出口来,成与不成之间就会变的很别扭,所以他认真的点点头:“对,就是闲人,尽管我对各类源源流长的宗教都有些了解一下的兴趣,但我并没有去完全信仰那个宗教的念头,所以我只想做个四处走走看看的闲人。”

  “那你这么强的灵力……”微显失望的说到这里,老萨满就打住了,他身为禁忌颇多的萨满,自然知道有些话不能乱问,所以赶紧打住了。

  “那是另一个偶然,说来就话长了。对了老爹,说来说去,都忘了给你说,我这次来的目的和格木尔大叔的问候呢。在石子岩看山的格木尔大叔托我问你好。

  还有你儿子阔特尔大叔也是“方羽抓住时机改换话题。

  “哦?你来的目的?你碰上格木尔了?他还好吗?我儿子阔特尔你也认识?”

  老斯库有些惊讶,睁大眼睛问道。他到现在还以为方羽是无意间碰到一系列事情的后,和自己认识的一个有缘人,并不知道方羽是特地来拜访他的。

  “格木尔大叔还好,只是看上去有点寂寞。和阔特尔大叔也是在他那里认识的。至于我来的目的。我是……”方羽详细的把自己从在沙漠里感受到摩崖神刻奇异的脉动之后,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最后又说到:“现在看起来这次是来对了,老爹你的玛特尔琴和摩崖神刻看起来颇有渊源,听格木尔大叔说你也每年都一个人去那里祭祀,该不会你们这支萨满也和摩崖神刻有什么渊源吧?”

  “这个等会告诉你。方羽你先告诉我,你在感觉到摩崖神刻的时候,你在沙漠里干什么?”老萨满越听方羽说的东西越心惊,尽管他已经从自己的感应,以及一些迹象中感觉到了方羽的强横,可厉害到这种程度,对一个闲人来说也未免太说不通了吧?其实他也是想多了解了解方羽。

  “在锻炼自己,同时也在实践所谓读万卷书,走万里路的这句老话。”半真半假的说完这句后,方羽脸色一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老萨满说到:“老爹,我的过去和以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有缘相遇,而且还成了朋友,这就足够了,不是吗?从见面后,我就一直隐隐的发觉你心里好像在害怕什么,前面你要求我帮你查查,我也答应了,现在我希望你能把害怕的或者是担心的都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我不可能在草原待太长的时间,但我答应过的事情我一定会全力去做,因为就像你前面说的,咱们是朋友,不是吗?”

  老萨满定定的看这面前突然又不一样了方羽,从他的眼神中再次清晰的感觉到了坦荡和诚恳,老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明白我在害怕什么,反正最近老是突然从半夜里惊醒,被一种说不清楚的烦躁和恐惧惊醒,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情。特别是今天中午的那阵子,我不像你感觉到的那么明显,但我知道那是母神给我们的警告。本来我还以为那也许是我的幻觉,但现在知道不是幻觉,那真是母神的警告,因为你也感觉到了,可我就是不知道那究竟代表着什么,你叫我如何不担心,不害怕呢?”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开始阴沉了起来。

  方羽心里一动,想起当年在大漠云灵族对旱魅的传说和预兆的预言,就问道:“那你们的传说里有没有关于和母神的警告有关的预言或者是什么传说呢?”

  “没有,从来没有过什么关于母神的警告之类的预言,母神代表的是温养万物的大地,传说里只有赞扬和歌唱,没有这类的预言。”老萨满低头想了一会,摇头说到。

  “那有没有什么恶神或者恶魔的传说或者预言呢?”方羽不死心的问到。

  “草甸子这片草原千百年来在母神的保佑下,一直都没有过别的什么恶神或者恶魔。”

  “那你说说为什么敢这么肯定草甸子这里一定是母神保佑的呢?”方羽这会也没什么招了,就想从别的地方开始进行尝试。

  “这要从我们这支萨满的历史开始说起了。”老萨满缓缓说道。

  方羽也不多话,就等他说。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在我们达达尔部落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部落族长的小儿子在快长大成人的时候,忽然得了重病,疯疯癫癫的过了一段时间后忽然失踪了。有很多人说看到他骑着一只比马还要高大的白鹿走了,族长就派人去追,结果一路追过去,最后发现白鹿驮着他进了腾格里沙漠的深处,大家都认为他死定了。过了几年,慢慢的在部落里的人都快忘了他样子的时候,他又骑着白鹿出现了,不但病好了,而且有个和鬼神沟通的神通,成了一个有名的大萨满。

  又过了几年,他对当时的族长,也就是他哥哥说,他知道一个地方,永远受到母神的保护的地方。前两天母神告诉他,把那里了赐给达达尔部落,只要去了那里,达达尔部落就会永远的受到母神的保护。素来知道他神通的哥哥信了,不顾族里人得反对,就把部落迁移到了这里。

  从那以后,达达尔部落果真兴旺了起来,后来又有22个小部落也依附了过来,一直到了现在。而这千百年来,不管草原上遭受什么样的天灾和人祸,草甸子方圆这几百里都能很快的恢复过来,一直是草原上最肥沃的土地,而我们这支萨满也就是这个弟弟的后裔,我们达达尔部落自然也就一直信奉着母神,尽管后来喇嘛教进入蒙古,各地的萨满势力都纷纷瓦解,但在草甸子这方圆几百里里内,我们这支萨满都保持着自己的影响力,这里的人们还都信奉着大神。“”那就是说基本上靠着当年的传统和信仰维持了?那母神在这千百年里再有没显示过什么神迹呢?“方羽问到。

  “当然不是了,我们这支萨满一直单传,在这把玛特尔琴选定新萨满后,新萨满都会到摩崖神刻前去静修,最多一年之内,就会得到母神的赐福,获得无上的神通,代表母神来看护着这片草原。

  历代曾经有不少大萨满靠着母神的指引,带领这片草原上的人们走出了种种危险,度过了不少难关,只有到了我手里,不但让草甸子变的满目狼夷,而且还发生了母神的警告这种事情,到现在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把这支萨满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的人,实在是愧对祖宗啊,怪不得大神会惩罚我,让我得上血箭这种怪病,我真没用啊。“说道这里,老萨满一脸的沉痛和沮丧,看的方羽心头也很不舒服。

  “血箭也不过是一种病而已。人得病并不奇怪啊。吃五谷得百病很正常,要说得病就是大神的惩罚的话,那这事件不都成罪人了?再说血箭帖木尔大哥不也得了吗?又不是你一个人得,那里说的上是大神的惩罚呢?”方羽还好心的开解到。

  “帖木尔?他……,唉!”老萨满欲言又止。重重的叹了口气后,忽然面露倦色的说道:“很夜了,方羽咱们先休息吧,有话咱们明天再说,好吗?”

  从至深的定境中睁开眼睛,方羽看到已经起来的老萨满斯库正坐在一边好奇的看着自己。对他微微一笑后,方羽缓缓的活动着手脚站起身来,灵神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空灵。看来在压力下凝练效果要好的多啊,在心里这么暗想的同时,方羽对正给自己倒奶茶的老萨满说道:“早上好啊!老爹,你起的真早。”

  “呵呵,习惯了。方羽你坐了一晚上?昨天还骗我,我看你刚才练气的姿势好象是你们道教的五岳朝天式,连喇嘛我也没觉得什么,对你们的宗教就更不会不排斥。昨天还骗我,这可不大好。”老萨满眯着眼似笑非笑的说到。

  “老爹好眼力,不过用五岳朝天式并不一定就是道教徒,其实我也只是习惯了而已,姿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具体意义。”方羽笑着解释。

  “什么好眼力,我只不过是年轻的时候也象你这么四处跑过,后来也读过几本你们汉人的书而已,有些东西见过,当然记得了。来,先别说这么多,过来喝奶茶,等一会我带你去周围走走,今天天气居然不错,太阳出来了,很奇怪,很少见在沙暴的第二天天气这么好的。”

  方羽从打开的天窗往外望去,可不是,天空居然湛蓝湛蓝的,看不到丝毫昨天沙暴的痕迹,天窗的西侧也能看到阳光的反射。他心里也觉得这天变的也太快了点。不过对好天气,没人会不愿意,所以他也没再多想。

  喝过早茶后,等老萨满压上炉火,方羽便跟着他出了门。

  一出蒙古包,冰凉的晨风中居然闻不到半点土腥味,湛蓝湛蓝的天幕上,金灿灿的太阳挂在半空,照在人脸上暖哄哄的,一望无迹的大地上倒还是昨天那种灰黄的颜色。缓坡下,那一片蒙古包显现出一种灰不拉及的花白色,诉说着昨天沙暴的功绩。很多蒙古包边上砖木结构的简陋仓房里倒是不时的升腾起一阵阵尘烟和牛羊的嘶鸣,方羽舒展着身躯,随口问道:“老爹,那里在做什么?”

  “在给羊抖沙子。”老斯库淡淡的应到。

  “抖沙子?哦,想起来了,我听乌兰大嫂说过沙暴过后,有些羊身上能抖出好几斤沙子,不帮它们,它们连路都走不动。”方羽眼前不由的浮现出在乌兰家的仓房里动物们的那几百双眼睛,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在冬天还好,有些地方到了夏天,一场沙暴之后,一只羊身上能抖下来二十斤左右的沙子,弱一点的羊别说走路,连站都站不起。”老斯库还是那样淡淡的说到,这次却听的方羽很不是滋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无奈下养成的语气?

  “我听乌兰大嫂说草甸子这里有个小湖,怎么没看到呢?”方羽不愿意在大清早就让俩人的心情陷入太过恶劣的境地,因此改变话题。

  “在缓坡的另一边,离这里有七八里,叫天鹅湾,以前夏天有不少天鹅飞来,那里是我们草甸子最大的水源。”

  “那现在呢?再有没有天鹅来?”

  “还有,不过一年比一年少了。”

  说话间,翻过坡顶,远远的,便看到一块颇大的黄绿色镜面镶嵌在灰黑色的地面,这么冷的天水面竟没有结冰,有不少的牛羊在那里喝水,另一边不远处,也有几个人在用牛车拉水。

  “老爹,咱们过去看看?”

  看腻了四周灰黑的地面,能看到这么一汪还算清秀的湖水,方羽一时间兴趣大起。

  “有什么好看的?周围全是牛羊的粪便,你一定不习惯的。”老萨满却不太想带他过去,他已经看过太多或是旅游或是借着检查的名义来的城里人脸上的那种厌恶和恶心了,不想在朋友的脸上也看到。

  “牛羊的粪便有什么呢?成分大多还不是草?这些地方只要人不糟蹋,永远不会太脏的。”方羽的话冲口而出。

  老斯库心里一动,刚要说话,就听到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和呼叫声:“斯库老爹,斯库老爹。”他扭头一看,叹道:“今天是我陪你那都去不了了,要不方羽你自己转转吧,饿了随便找个蒙古包钻进去吃就是了,我要去给人看病,今天没空陪你了。”

  扭头也看了看飞奔而近的马和马上的年轻人,方羽笑道:“看病?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一起去,正好可以点偷学老爹你的医术。”

  “你还用和我学?不过要是不嫌累,就和我一起去看看吧,正好这个病人的情况很让我头疼,不过距离可不尽,要骑半天马才能到。”老斯库笑到,“路远?

  那正好练练骑马的身手,我已经很长时间没骑过马了。“方羽也笑道。

  此刻他们俩好像都忘了昨天晚上的谈话。

  太阳高挂上了头顶,整个原本灰黑的草原的颜色便有了变化,在淡淡升腾的雾气里,昨天被尘沙玷污了的积雪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刮在身上的风愈加的清冷,丝毫感觉不到纵马急弛后,应该出现的燥热和快意,有的只是被迎面风吹的出现在脸上的麻木和马匹急促的喘息。

  “额得图吉,别那么着急,再这么跑下去马会受不了的,放慢一点,反正快到了。”老萨满微带喘息的声音在身边响起,随即他的马速慢了下来。

  轻吐了口浊气后,方羽也让座马从飞奔变成了细碎的小跑。这时才看到前面一直伏鞍急弛的额得图吉已经拨转了马头,像钉子一样的就那么忽然停在那里,无意间让方羽见识了一把蒙古人精湛的骑术。

  “斯库老爹,我心里着急啊,昨天我半夜出发的时候,我大哥已经疼的受不了,连吃了四五片止疼药都不起作用,到现在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唉,我昨晚应该把他绑在身上一起带过来的。”脸上一片焦急的额得图吉可没注意到方羽脸上对自己马术显现出的赞赏和笑容,此刻的他在自责的同时,在意的是老萨满给自己的答复,跟来的方羽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只要他不拖累到自己和老萨满前进的速度。

  “你要是绑上他的话,你可能到现在也见不到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哥发作时的那种癫狂,要是你绑着他的话,黑夜里骑马飞奔你俩会有多危险?而且他可能还会因为疼的受不了,又不能动而咬断自己的舌头。”老萨满说到这里,转头看了眼正凝神细听的方羽一眼后,又说到:“他的病我知道,如果你们已经给他喂过药了的话,再加上吃了那么多止疼药,这会应该还在昏睡中,不会有危险的。额得图吉,不要让焦急的火焰迷住了你的眼睛。再说,这次还有方羽和我们一起去,他是个比我还厉害的医生,你大哥不会有事的。”

  “比老爹还厉害的医生?”有点不相信的盯着方羽微笑的脸看了一会后,额得图吉黑红的恋上露出了不信任的神色:“老爹,汉人的医生都爱吹牛,我大哥就是被他们耽搁的,我不相信他们,只有你才能用大神给的力量让我大哥减轻痛苦,他肯定不行。”年轻的额得图吉一想起自己大哥在市区医院里的遭遇,一把怒火就在心中烧起,所以对自己最尊敬的大萨满说的话也敢表示不信。大草原造就的直爽和不善作伪,让他并没有隐瞒自己想法的打算,就算方羽此刻就在当面。

  “你这个笨蛋。”熟知他性子和他大哥遭遇的老萨满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张口骂了一句后,懒得再多和他解释。只是径自催动马匹,在马匹的小跑中,对跟上来的方羽说到:“他是个性子火暴的蛮牛,不用理他说的。”

  方羽一笑:“老爹,你前面只说他大哥是习惯性头疼,怎么他大哥还有癫狂的毛病吗?”“是啊,平时也只是身体虚弱点,有点痴痴呆呆的样子,但头疼发作到一定的时候,往往就和疯了一样,满地乱跑,到处找不见光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看上去很可怜,那时候,他还会见到什么能入口的东西,都往嘴里塞,一副饿鬼投胎的样子。可惜了一个好好的年轻人啊。”老萨满叹到。

  “头疼会带来这么奇怪的举动?这还真没听过,老爹你是怎么给治的?”方羽微皱着眉头说到。

  “还能怎么治?怎么检查都检查不出问题,就只有想办法用药给他止疼,同时平日里再吃点安神的药物,多休息,”

  “就这些?”方羽有些不信,这样的治疗基本上一般的会看点病的大夫都会,好象不用跑这么远来专程请他这个萨满,更何况方羽刚还在额得图吉嘴里听到了用神力。

  “用药的方面是这么治的,后来看到药物效果不大,就专门给他进行了两次定神、还魂的仪式,后来情况就好了许多,头疼发作的次数也没那么频繁了,但还是不能根除,隔上一段时间还是要这么发作一次,所以我前面一看到是额得图吉来找,就知道他又犯病了。”老萨满有些无奈的说道。

  “按照这个状态听,好像是精神性的头疼,老爹,他是不是受过大刺激?”

  方羽寻思着问道。这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身后一直悄悄跟着的额得图吉屏住了呼吸在侧耳细听。

  “这个我也说不好,我也问了病人,却发现他不能回忆,一问起他是怎么得病的,他的病就开始发作,所以一直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得的。”说到这里,老斯库勒一勒马回头说道:“额得图吉,你再把你大哥得病前后详细的情况说一下,仔细点,别拉掉任何细节,这对治你大哥的病很重要。”

  “恩,我知道。从第一次你问起后,我又几次到医院和他们矿上去问了,但他们都和开始说的一样,就说大哥是在井下忽然叫着头疼昏迷过去的,后来送到医院,经过检查发现找不到任何毛病,观察了一阵后就那样子出院了。”额得图吉显然并不怎么相信自己说的,语气中有太多压抑着的愤怒。

  “哦?他们矿上?你大哥不是牧民?”方羽听到这里忽然问到。

  “额得吉吉不是牧民,他是附近草原上少数有文凭的人,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市郊最大的煤矿上去上班,好象还当了个小头头,是个什么技术员。没想到突然就会得了这病,可惜了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现在只能在家里和个废人一样的窝着,还不时的要受这病的折磨,唉。”老萨满叹息着答了,他知道额得图吉的汉语说的不好,很难通畅的说出太长的话来。

  “他得病得的这么突然,那老爹想没想过他得的可能是突发性的脑溢血或者类似的脑血管病?”方羽寻思着问道。

  “医院拍的脑CT片子和诊断我都看过,病人的情况我也再三的琢磨过,不象是那种病。”尽管说的有点慢,但老萨满的语气还是相当的肯定。

  “那他以前身体怎么样?”方羽又问道。

  “他以前身体就和我一样,很强壮,摔跤我赢不了他。”这次是额得图吉回答的。

  “那就有些奇怪了。”看了看眼前额得图吉壮硕的身体,方羽就可以想象到病人的身体,这么一个强壮的人会忽然病成一个废人,病情让医院和老萨满都查不出来,那就还真有点奇怪。

  “就是,我就一直觉得有问题,我大哥好好一个人怎么回几天变成那个样子,等我知道消息赶去医院时,我大哥都瘦的不成样子,人也变呆了,要不是后来老爹请的大神显灵,大哥到现在可能都认不出我来。一定是他们有谁故意害我大哥的,要不是……”

  “你大哥第一次得病的时候就很瘦了?听到这里,方羽打断了他忿忿的话语。

  “恩,瘦的不成样子,而且还很怕光,病房里的一直都黑呼呼的。”额得图吉答道,他脑海里至今还记得见到自己大哥时,他那种瘦弱惊恐的样子。整个人给他一种才从地狱里出来的那种感觉,尽管看上去人被刻意的打扮过,但那种不好衰败的气色怎么都掩饰不住。记得他当时就看的心里发酸,跳起来扭住陪着自己的副矿长就要打人。

  “那你没问为什么会突然就这么瘦?”方羽心里大奇。根据他的医学知识,一时查不清楚的病是到处都有的,但一个人的身体会忽然从很壮硕变成极瘦弱,那一般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一些很邪门的方式。想到这里,他扭头对斯库老爹问道:“老爹,你在给他定魂还魂的时候,有没感觉到别的什么?”

  “没有,不是那些造成的。”老斯库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很肯定的回答到。

  这会小跑的马背上,他已经能看到额得图吉家的蒙古包了,尽管此刻看上去只是很小的一点。

  “问了。我当时扭住他单位的副矿长就问了,他说是因为我大哥刚病的时候,找不到我们家,现在我见到的已经是病了好多天后,刚醒过来不久的大哥。他因为一直在昏迷,所以只能靠输液维持,所以这么瘦了。我不信,但拉住我的那几个医生也那么说。而我大哥傻傻的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所以我尽管不信,也只好松手了。谁让我那段时间不在,赶着羊群去走”傲特尔“呢?”额得图吉依然很不舒服的说道。他尽管粗直,但道理也还是讲的。

  “你不在,去走”傲特尔“?”方羽不解的望向老斯库,他注意到老斯库听到这个词时,皱起了眉头,狠瞪了额得图吉一眼,而额得图吉的头也低了下去,好像有些不敢看他。

  “走傲特尔就是赶着自己的牛羊,到处跑着去别人的草原上放牧,在我们草甸子这片是最丢人的举动。”语气有点意外的冷肃。让方羽都不好再问为什么游牧在这片草原上是这么个定义的概念,蒙古人不是一直都在游牧的吗?

  三个人一时都没了话,马跑的快了起来。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