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9665 2003.04.15 23:00

  方羽站在床前,看着刚刚分手不到半天,却憔悴的像老了十岁的唐丽君,头发凌乱,眼窝深陷,猩红的脸上有几点血污,干裂的嘴唇上已经出现血瘕,口鼻一起喘着粗气,全身绷的紧紧,身体时不时的抽搐着,已经不见血色的双手紧攥着床单,哪里还有一点方羽深心里唐丽君那充满青春活力的样子?又哪里还有半天前温润雅致身为人妻的满意?现在的她就像陷入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噩梦里的羔羊,紧张而又无助。

  方羽轻轻的叹了口气,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又是心痛又是怜惜,还隐隐的有点怒意,他知道,那是他在从医院门口用元神测过唐丽君的记忆后被对方恶毒的手段引发而又被他强压下的愤怒,他终于决定全力和对方周旋,他知道,能用原始黑巫术中邪灵附体灭人满门那样残忍巫术异能而又能逃出自己身外身追查的巫门中人,绝对还有后续手段,除非他是一个人修炼的,尽管方羽知道在自己一怒之下对手很可能已经被消灭了,但方羽直觉到还会有更恶劣的事发生,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直觉是什么东西。

  孟胜蓝等不住了:“方羽,你能不能用你的医术帮上忙?要不行咱们就走吧,我还要再去现场勘察呢。怎么样?”

  方羽念头一转,转身望着她,很肯定的说:“孟队长,我可以现在就救醒丽君,我知道你们不问完当事人是不能让外人接触的,能不能再帮个忙?让我从明天起每天来陪她们?我怕,我怕她们还有危险。”

  孟胜蓝先是一喜,又是一惊:“能救回来?什么?你来陪她们?不行!再说你是她们什么人啊?她的哥嫂在没查清楚前都不可以见她们,她们现在在警方的严密保护之下呢,没有什么人能再伤害她们母女!”因为生气,孟胜蓝的声音越来越大。

  方羽眉头一皱,一指床上快要醒来的马小雨,孟胜蓝惊觉,点了点头:“你不能留下陪她们,不行!也没必要!”声音很小,但语气决绝,让方羽一点都不会误会她的意思。

  遭到拒绝的方羽不气反笑了,笑容还很灿烂:“我知道一时半会你决不会答应我的要求,这样吧,我现在就先救醒唐丽君,你的人可以问口供,我也不再麻烦你别的什么了,你不是还要到马家去查现场吗?我知道你也绝不会答应也让我去的,我就在旅馆等你吧,我想如果你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厉害的话,我相信你到明天天黑前会来找我的,因为目前除了我,再没有别人能给你解释你所查到的一些怪异的东西的。”

  孟胜蓝一听,明亮的双目中满是怒意和不屑,总算给了他一点面子,没有马上说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不屑一顾的神情居然也很美丽。方羽无声的笑笑,转过头,左手轻轻拂在唐丽君的百会,右手抓住唐丽君的右手,双目微眯,九转玄功,心里默出拘魂咒,他身后的孟胜蓝只看到他那令她觉得讨厌的长发无风飘摇,在她一愣的工夫里又恢复原状,紧接着就听唐丽君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吼:“德良,不要啊!!!”

  好不容易安抚好被厉叫惊醒大哭的马小雨,唐丽君已经明白母女俩从噩梦中解脱了,顾不上问方羽怎么也会在这里,她就为了刚听闻的噩耗而又晕了过去。孟胜蓝一把把马小雨从方羽手中接过:“快,方羽,她又晕过去了,快救救她!我真不该立刻把凶信告诉她,苦命的女人。”一边又挥手让闻声进来看情况的两个警员出去。

  方羽点点头,双手捧住唐丽君的头:“丽君!丽君!醒来了,快醒醒啊!”一边用元神渡入安魂定的法门,手上,凉凉的真气迅速走遍唐丽君的全身经脉,润肺经,灭心火。玄功三转后,唐丽君悠悠回醒,血红的双眼睁开,看到面前方羽关切的眼神,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方羽的胳膊,哭了个死去活来,方羽无言的轻轻拍着唐丽君的肩膀,也不由的为她难过。孟胜蓝怀里刚刚安静下来的小雨看到母亲哭,也不安的大哭起来,身子扭来扭去,大哭着要妈妈,房间里一时间愁云惨雾,哭声一片。就连久经这种场面的孟胜蓝在手忙脚乱的安抚小雨的同时,也不由的流出两行泪,心里更下了一定抓住凶手的决心。孩子逐渐嘶哑的哭声终于惊醒了沉浸在哀痛中的母亲,唐丽君止住哭声,抽泣着坐起身,接过大哭的女儿,还没说话,眼泪和哭声又止不住的涌了出来,紧紧抱着女儿一起大哭起来。孟胜蓝抹去眼角的泪迹,刚想上去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由把目光转向唯一没有哭的方羽,刚想说话,就看到一直不出声的方羽掏出手帕递了过去:“不要哭了,丽君,再哭小雨的嗓子就会哑了,来,擦擦泪,小雨交给我,让我哄她睡觉,你要坚强一些,我在这里。”轻轻但坚决的从唐丽君手里抱过小雨,退了两步,给孟胜蓝递了个眼色。孟胜蓝聪慧的一点头,坐在唐丽君身边,揽着她的肩头轻声劝了起来。哭闹个不休的小雨到了方羽手上,出奇的慢慢停住了哭声,在唐丽君的哭声还没止住前就进入了梦乡。

  方羽无声的出了口长气,爱怜的亲了亲尤有泪痕的小脸,放到旁边的床上睡好。一转头,却发现身后两个女人惊讶的望着他。他心念一动,明白她们是奇怪小雨睡着的突然。他也不解释,本来也没法解释,难道告诉她们他用的方法吗?拢了拢长发方羽对已经停住哭泣而陷入茫然的唐丽君说:“丽君,我知道今天的事对你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事情不象你看到的那样简单,所以你要坚强起来,小雨还有你父母他们的后事、丈夫的事业还要你来承担,详详细细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孟队长,然后好好休息,我明天会过来陪你和小雨,现在就打起精神把经过告诉孟队长她们,我不方便听,先回去了。”不再理会又开始埋头哭泣的唐丽君,方羽又对孟胜蓝道:“孟队长,现在就回去等你来找我,她们母女就交给你了,希望你的人能好好保护和照顾她们。”说完也不理孟胜蓝对他语气和意思的不满,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右手从怀里掏出天心灯,左手***了一下温热石片,(天心灯自在戈壁里传出最后的能量消灭了旱魅后,方羽再也感觉不到它里面的能量,只有在大定中的玄境中,才能隐约感觉到它本身中还有一点奇异的力量,但引发不出来,再因为它对方羽的特殊意义,所以方羽一直贴身带着它)同时在里面种入九层破邪印,对唐丽君说:“这是我从小贴身带的护身符,据说对人有不少好处,现在先留在你这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和小雨不会再有意外。”说完,理都不理孟胜蓝嘲笑的眼神,郑重的把它交到神色凄然的唐丽君手里:“贴身收好,我先走了,和孟队长说完经过后,你要睡到明天我来的时候,自己保重!”紧了紧握在手里的唐丽君已经恢复常温的手,方羽掉头而去。

  凌晨五点三十五分,全身酸痛疲倦欲死的孟胜蓝终于回到了自己房间,咬着牙洗了个热水澡后,精神好了不少,把自己扔到书桌前的大皮椅上后,孟胜蓝烦躁的点起了一根烟,由于长期的疲劳和熬夜,她染上了抽烟提神的毛病,尽管在人前不抽,在自己房间里平时抽的也不多,但一遇到头痛的案子和需要熬夜的时候,她就抽的很凶。今天她就觉得头从来没有过的痛,马家血案凶手居然是男主人,他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方法杀死自己的一家人?动机何在?再说按照唐丽君的说法,在整个血案过程中全家没有一个人发出过声音,她自己呼叫也无人理会。而她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所有的死者都几乎没有挣扎的痕迹,特别是楼上的四位老人,没有道理睡在身边的人被砍死了而一点反应都没有,再说老人们睡觉一般都比较轻啊。还有马德良自己,按照唐丽君的说法,她是在马德良破门而入后大斧扬起后晕到的,没有道理马德良人没杀死而自己却摔在远离卧室的床六米多的走廊里啊,而且凶器断为三段,马德良七窍流血的死在那里。为什么他没有杀自己的妻女?他又是怎么死的?还有,除了婴儿房外,为什么所有的房间里的水全冻成冰了?直到现在还没全化开?孟胜蓝越想头越疼,两手揉着太阳穴,暗叹命苦,自己现在累的要死但还要等法医的验尸报告,早上还要给大发雷霆的局长汇报案情,本城巨富全家离奇被杀可不是什么小案子,刚在回来的路上自己还不是接到领导限期破案的电话吗?两个星期破案谈何容易啊,就算是马德良自己杀的全家,也要找出个理由吧?孟胜蓝的睡意一点都没有了。

  而方羽在旅馆里,看着逐渐发亮的窗户,也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其实对现在的他而言,几晚上睡不睡觉都是小意思,但象今晚这样因心情紊乱而睡不着倒是最近来的头一次。他心里至今都驱不散从唐丽君脑海深处摄来的恐惧和无助以及用元神搜魂得来的马家凄厉景象。更深层的心里,被一种悲哀笼罩着,为什么人会作出这么残忍恶毒的事情?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思绪展开,长久以来对看到感受到而又被压制住的对人性的失望和厌倦如怒潮般向他袭来,挥之不去。眼前,以往的一切一幕幕清晰的出现,小城里一家三口服毒后扭曲的脸,圆睁着不肯合上的死灰色的眼睛;白龙江边,谢海添三百年来还不能忘记的深恨;戈壁上那望也望不到头的被砍掉的树跟;战魔滩神婆婆尸体前,难掩喜色的诸族;马德良在医院里嚣张的侮辱;以及在这间房子里不久前上演的两处闹剧,以及马家的血案;还有小雨幼小的心灵里被他抹去的浓浓恐惧……一想到这些都是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的作品,方羽沮丧的宛如木头,两年来他头一次感到人生实在无趣,自己究竟为什么要专注的研究天心灯带来的一切?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他感到呼吸困难,全身发颤,人为什么活着?他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越想越不明白,身上冷汗大冒,脸色惨白,全身肌肉僵硬若死,体内气息紊乱,劲气鼓荡。因为心境的问题,他处在入魔的边缘。

  在城市北面的一座豪宅里,被法师无端的死去而吓的魂不附体的西服青年此时正抚着红红的脸颊,惴惴不安的看着面前宛如疯虎一样黑着脸走来走去的汉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虽然他已经在这里动都不敢动的站了快一夜,脸上挨的几巴掌早已没有感觉,背上被密室里崩裂的碎块砸上的地方还在生疼,两腿都已麻木,但他还是动都不敢动,他不知道面前这胖乎乎平时看起来宛如绅士的主子会怎么处置他,难道会像处理前几个做事失手的手下一样让他也从人间蒸发?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头的恐惧也越来越重,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主子的脚步和他自己逐渐失控的呼吸声,他觉得身上越来越冷,最终,在主子又转过来的时候,他崩溃了,双膝一软,跪爬在地上哭嚎出来:“陶总,饶命啊~”

  就在方羽感觉头里闷的觉得要爆炸的要命时刻,身边的电话铃“嘟~嘟~”响了,清脆急促的铃声一下把方羽失控的心神拉回了神窍,心神一震,玄功自动运转,在三息的功夫里身体一切恢复正常,方羽抹掉头上的冷汗,心怀感激的拿起电话。

  “喂!方羽吗?你好!我杜若兰。”

  “是我,杜小姐,谢谢你的电话。”

  “什么,谢谢我的电话?我不明白……”

  “没什么,总之是谢谢你来的电话。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这里的电话的?”

  “是我表妹告诉我的。听说你以前女朋友一家出事了,真替你难过……”

  “谢谢。你现在打电话不会是为了说这个吧?”方羽直率的打断了她的话。那一头杜若兰停了一下:“嗯,还有~还有就是小蓝对你有些怀疑,觉得你知道什么或是你瞒着什么,希望我能劝劝你,好好和她合作,她说这件案子和你都奇怪的反常,所以她打电话想问我你的详细情况,究竟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是神神怪怪的事?虽然小蓝不肯细说,但我猜就是这类事,不然她不会这么急着打电话给我的,她是个很好强的丫头,不碰到实在理解不了的东西,不会问人的,而你又是个……是……是个……是个怪人。我想可能又是,又是神神怪怪的事!”她小心翼翼的说完了一大段话,出奇的没听到方羽插嘴。

  “你给她说我的事了?”方羽问。

  “没有!我不是大嘴巴的女人,我还劝她对你尊重点呢,”杜若兰不高兴的语气方羽明显的能感觉到。

  “哦,谢谢你的关心啊,我会尽力和她合作的!你放心!对了,你现在在学校吗?”

  “没有,我在你们镇的招待所里,带着学生实习。你父亲的医术真的很高明,比我们好些老教授都厉害,你母亲人也很好,我俩很投缘,”顿了顿:“你为什么要躲开我?”一反前面的文静,杜若兰恨恨的问到。

  “我不是在躲你,心里若有刺,是当不好主人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拔除这根刺,你明白吗?”方羽很认真的说。

  “哦,这样啊。要不要我给你父母带个话,说你要多待几天?”

  “不用了,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说过了,要多转几个地方才回去,他们不会担心我的,谢谢你的好意。”

  “哦!是啊是啊,你现在是谁啊,谁能把你怎么样啊!那你就好好去玩吧,我该出去了,再见!”

  “再见!”放下电话,方羽苦笑着摇摇头,尽力把杜若兰的影子抛开,长长吸了口气,觉得全身还有点涩涩的感觉。看来我还得小心,没用过的法门还是要注意才行,今天头一次用拘魂法竟然惹来十魔里的烦恼魔,真是危险。叹了口气,他仔细回想着拘魂法的秘诀:“拘人识魂,先习分神,能住能节,可收可停。我人合一。截彼神魂,拘入玄窍,狂颠自宁。”又仔细想着离魂法的秘诀,直到有了发现,这才抱一守素,闭息入定。

  豪宅里,西服青年已经嚎不出声了,在主子阴沉的脸上,他看不出一点杀或放的表情,瘫在地毯上,他几乎已经放弃了什么希望。就在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一句冰冷的问话:“你说法师在死之前,有五把法旗神奇的不见了?可看清楚了么?”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他说那东西能把他的死讯带给他师傅,他师傅一天就可以来。”仿佛捞着了救命的稻草,他振起全部残存的精力急急的回答着。

  “嗯!念在你跟我一段时间了的份上,这次先饶你一死。奶奶的,看你的熊样,起来吧。”

  “多谢陶总,多谢陶总!”心里一宽,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他努力的坐在地上,连声谢着已经坐在沙发上面色回晴的主子——陶大伟。坐在沙发上陶大伟胖大的身躯把沙发坐的满满的,阴沉了一晚上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倦意,点起烟,狠很吸了一口:“他师傅又是个怎么样的怪物?”陶大伟轻蔑的口吻里隐隐有一丝惧意。

  “我不知道,法师也从来不说这些的。”

  “恩,你先下去换衣服,等会我叫你。”摆摆手,支开已经疲不能兴的手下,他又狠很的抽了两口烟,把烟丢到烟灰缸里,掏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他已经从他在公安局里的朋友那里得到了马家血案现场的资料,自己也暗惊黑巫术的厉害,再想想第一次见到黑巫法师时,对方那冰冷的眼神和满身的阴寒,着实让他心里有点后悔和这种没有人味的邪人打交道。现在又听更邪门的人要来,心里暗暗有点发毛。经过一晚上的权衡,反正现在自己还没什么把柄可以让别人抓,马德良又已经死了,已经没办法和自己争什么了,剩下两个妇孺又能起多大风浪?能少和这些下九流的邪门人士打交道,还是上上之选!他已经有了决定。

  下午两点四十分,孟胜蓝怒气冲冲的离开了陶家的豪宅,她觉得今天撞鬼了,四处受气。昨晚上一夜没睡,刚回家梳洗了一下打了个电话,法医就又把一个难题送到了面前:“马德良没有明显致命的外伤,但五脏和大脑全部充血破碎,脑浆里还有一块蚕豆大的物体,非常硬,经过检测,是大脑神经的变异体,法医也解释不了是怎么会出现的,因为对照五天前马德良自己做身体检查的脑CT片时,没有这块变异体。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天也就刚放亮,局长就紧急召见,在公安厅的特派员和市里主管领导的面前,局长着实表现了一番,对她的案情报告非常不满意,市里主管领导也乘机对治安发挥了不少意见,她知道局长的难处,也知道因为个人原因,这位主管的领导对她早就有些不满,只不过因为她以往的表现太出色,一时没办法而已,倒是公安厅来的两位特派员倒是很能体谅她这个同行的难处和辛苦,只传达了上级限期破案的要求,没有拿嘴脸给她看,而且表明态度让她自己全力破案,他们尽量从旁协助。从两头受气的的案情通报会上出来后,时间已经快到了中午,在安排成立了专案小组并分配了任务之后,她又带着两个得力手下专门去调查手下同事们都不想去的马德良最后出现的地方陶家,其实她自己也是很讨厌去那里,自从拒绝了专门来为陶大伟提亲的市里主管领导后,不死心的陶大伟邀请过她无数次了,都被找借口推辞掉了。她对这个面慈心毒的衙内一点都不感兴趣,书记的儿子又怎么?何况,有好几件大案最后的线索都指向陶大伟,只是每每在最关键的地方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掐断,而无法进一步证实罢了。为此她和她的同事还受到好多方面的压力,弄的同事都很不愿意沾手牵扯到陶大伟的案子。但是,她能躲避吗?一反常态坐在警车后坐的孟胜蓝烦躁的电起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感觉头痛的象要裂开,胃在痉挛,心里更是窝火的难受,刚刚在陶家不但没问出什么名堂还受了恰巧在那里做客的那位主管领导的脸色:”昨晚我也在陶家和马德良一起吃饭,孟队长是不是也要调查我啊?不赶紧去查案,却跑到这里来胡闹,难道陶书记也有嫌疑不成?胡闹!“要不是身边的老刑警机警,暗里拉了她一把,她当时就想和这位她心里越来越看不起的从一个乡村小学教师爬上来的领导翻脸,陶大伟还乘机做好人,忙着活稀泥。看着他虚伪的嘴脸她恶心的只想吐,强压着怒火出来后,她气不过对着自己的警车轮胎狠踢了两脚才觉得舒服一点。现在她只觉得身心皆疲,脑子里木木的理不出个头绪。”孟头,咱们先去吃饭好吗?“从倒车镜里不停的观察她的刑警老王开口问她。她看了看表:”哦,三点了,你们去吃吧,把车留给我我先去办点事!“。

  车到旅馆门口停住,孟胜蓝犹豫起来:“自己怎么会想着来找他呢?他又能帮什么忙?他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又把车发动着准备掉头。“叩,叩”她一扭头,身穿淡青色衬衣同色长裤的方羽在敲车窗,望着她的眼神里仿佛有点嘲弄。

  “你瞎敲什么?我不是来找你的。”她憋了一天的怒气终于不可遏止的爆发出来了,脸涨的通红,微带血丝的大眼凌厉的瞪着方羽。方羽有若深潭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神里充满理解和怜惜,还微微的有点温暖,对,温暖!孟胜蓝火烧般的心田忽然一软,自己觉得鼻头一酸,竟然有想哭的冲动。她刷的扭过头不去看他,脚从油门稍稍挪开。车门一开,人坐了进来。她脚下一点,车箭一般的窜出。

  “先去吃饭吧,你的胃已经接受不了你拼命。”方羽平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凭什么管我?”孟胜蓝心里觉得很别扭,冲着车前玻璃嚷嚷着,也不扭头看看方羽。

  “不凭什么,就在这里停了吃点东西吧,我还有些案情的事要给你说说。”

  “吱”一脚踩住刹车“什么?你给我说案情?”孟胜蓝惊讶的望向方羽,这是上车后的头一次。方羽轻轻点点了头。在方羽不吃饭就什么都不说的威胁下孟胜蓝很快就着菜吃完了两碗米饭。端着方羽叫来的果汁,孟胜蓝面色一正:“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你们是不是在现场发现了一些无法理解的东西?比如整个房间里似乎曾经很冷的情况?”把玩着手中的纯净水,方羽的脸上神情有点飘忽。

  “嗯?!你为什么这么说?”孟胜蓝握着杯子的手一紧,但脸上不漏半点痕迹,半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方羽,“莫非……”

  方羽无意识的一笑:“别忘了我见过唐丽君,她的右手臂上有冻伤的痕迹,那样的冻伤要在很冷的情况才会发生。”

  “哦,不错,现场是有点小怪异……”孟胜蓝很奇怪自己竟然会给个外人说案情。

  “不是小怪异,马德良的身体情况也很怪异,对吗?”不客气的打断她的思索,方羽抬起头两眼微带嘲弄的看着她。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老实说!说不清楚我拘捕你!”孟胜蓝真的吃惊了,心里疑云大起,也毫不客气的紧瞪着方羽。

  “呵呵,不要那么紧张,我是乱猜的。对了,孟队长,你对所谓的神通或是说叫超能力怎么看?”看到方羽满不在乎的神情,孟胜蓝也稍微松了口气:“什么超能力,我不相信那些东西!你不要想改话题,这个案件你到底知道什么?说!”

  微微一笑,方羽神态轻松的往后一靠:“孟队长,你心里并不很相信我有嫌疑,何必还包着那么厚的壳呢?你累不累啊?我猜你从昨天到现在一眼都没合,对吗?”

  “你在浪费我的时间,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别以为我表姐和你认识你就这么猖狂。哼!”孟胜蓝有点微恼,心里也有点好笑:“自己在这家伙面前就是发不起威来,真是……”

  “真的不要再见到我?那我去看唐丽君的事……”

  “自然免谈,方羽,不要再纠缠到这件事里了,你一个普通人帮不上忙的,别闹了,听我一句吧,好吗?”站起身伸出手:“我要走了,见了我表姐替我问个好。”

  方羽也站起来和她一握手:“再见。”

  看着孟胜蓝美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一丝苦笑爬上了方羽的脸,现在要全靠自己了。

  当天夜半三点,陶大伟和西服青年陪着三个人出现在乱的一塌糊涂,血腥味弥漫的地下室。

  “这里一切都没有动过,请大师……”陶大伟的声线有点暗哑。看到领头的人一摆手他立即知趣的停住脚步和嘴站在门口。来的三个人一起来到死在地上的黑巫法师的尸体前,一言不发,也没有人动手去翻动他的尸体。密室里死一般的安静。

  “五阴合聚,六甲听命残魂散魄听我号令,现”一把虚虚幻幻仿佛来自九幽的声音弥漫在密室里,随着声音,密室里的灯全部熄灭,一点绿油油的幽光在领头的人额前亮起,幽光流转越晃越大一时间整个密室全笼在惨绿里,一阵又一阵阴寒的气流围着尸体旋转。隐隐忽忽中,僵硬的尸体动了,僵尸般的飘起来,面对着幽光,一团黑雾从尸体的两眉间如飞蛾扑火的融进幽光。幽光大盛,发出耀眼的光芒。紧跟着站立的尸体由里到外发出惨绿色的火焰,转眼之间化为灰烬,形影全无。幽光一盛之后徐徐敛去,密室里灯光重新亮起。陶大伟和西服青年面面相窥,冷汗湿透内衣。喉咙象被鬼掐住了一般,出声不得。“五天后,我们给你做完我徒弟没做完的事。”那个虚虚幻幻的声音又在密室响起。

  在局长和市里领导们的面前汇报完结果后,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败感彻底击溃了孟胜蓝。厅里的特派员和领导们的观点居然基本一致:“可以结案了。”虽然她自己觉得颇有许多不合情理的地方,再三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在那里却无法获得支持。在这五天里,她忙的焦头烂额,双眸里也全是红丝,黑眼圈连着两天成为她俏脸上的装饰,心里更是躁的火烧,所有的证据线索都说明马家血案是马德良所为,但就是找不出马德良的动机,现在居然以“马德良因为外人难知的原因做出了这件血案”这么可笑的理由结案,一切让她觉得心灰意懒。站在车前,她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咬着牙上了车驱车前往医院。

  憔悴消瘦的不成样子的唐丽君听完她断断续续的结果后,紧抱着怀里的小雨,面色灰白陷入一种很少见的沉默。那种绝望的神情让她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马太太,对不起,从现在起你可以为你的家人办丧事了,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叫我,我一定帮忙,现在我和我的人先撤走了。对不起。”轻轻的叹了口气,她走了。蜂拥而入的哥嫂们七嘴八舌的声音围绕下,唐丽君呆若木鸡,怀里的小雨被吓的哇哇大哭。愣了半天后,泪水从她的双眼奔涌而出,哽咽着,她说道:“明天出院,办后事。”

  自从赶走哥嫂后,唐丽君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七个多小时,一动不动。一种不知所措的茫然和哀伤完全控制住了她。她觉得害怕、恐慌,她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往后,还有哪个肩膀可以让她靠一靠呢?想到惨处,她麻木了的脸颊抽动了几下,眼泪早已流光。夜慢慢深了,病房里一片死寂,可她还在乎什么呢?任随绝望的思绪俘虏住她,她想死。木然的眼光掠向身边的小雨,熟睡中的婴儿脸上似乎也带着忧伤。她竭力的摇摇头,仿佛要把这诱人的念头抛开,为了小雨她还不能就这么走,“苦命的孩子,呜呜……”

  “丽君,不要哭!坚强些!”随着声音,一方手帕出现在面前。

  “方羽?!”她一转头,看到又熟悉又陌生的方羽满是怜惜的眼神。痛痛快快的大哭过以后,一阵疲倦在方羽的安慰下包围了她:“快睡吧,今晚我会在这里陪你们的,你累了快睡吧”她沉沉的进入梦乡。等唐丽君熟睡后,方羽看了看腕表:“11点半,时间差不多了哼!”他开始着手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