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9241 2003.04.15 23:04

    就这样在一种类似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过了不知道有多久,额头倏的一凉,方庭轩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进柳塬的路口,顺手看了下表,他才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啊?一小时?”不敢置信的扭头望向身后的儿子,入目又是一惊:“小羽,你怎么变了?”

  跟在身边的的方羽,就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身体好象更加的瘦了,往日眼神中那玉样温润的光芒已经不再,只剩下水一样的清澈和明净,脸上皮肤上以前还能隐隐感觉到流动着的光华更是消失的彻底干脆,肤色现在看起来黑了不少,连带着给人的感觉是整个人黑瘦了一圈,只有凝神细看,才可以发现他身上越发的显现出一种出尘的洒脱和淡然。

  微微一笑,方羽答到:“爸,刚才你说的那番话好象触发了我突破近来修为上的一个高原的瓶颈,现在的我从里到外,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圆融自在的状态,好象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问题,在这种状态中,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和内在能量的转化,同时也带着你很自然的进入类似传说中千里户庭那样奇异的状态,所以咱们才能在一个小时里走完这近四十里的山路,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你太劳累了。呵呵~”

  摇了摇已经被连番的怪事锤炼的粗大了不少神经的头颅,破天荒的做了个要晕过去了的动作,洒燃一笑,方庭轩抬脚就走,他已经看到他的学生,柳塬卫生院的院长柳生带着几个人远远的迎了过来。

  进到医院后,方羽一看到病人,就觉得奇怪,在卫生院简陋的治疗室里的那个衣着破烂的病人全身脏兮兮的就那么好象睡着了一样面无表情的躺着,怪异苍白着的那张脸上尽管肤色粗糙,但还是能看出是张很年轻的面孔,这种情况落在身为医者的方家父子眼里,一眼就分辨出那是深度昏迷的模样,不过方羽奇怪的不是那里,而是在父亲切脉的时候,他感应到的病人身上的状况:全身脉理四平八稳,除了明显的有点衰弱外再没有任何的异象,但他却同时能察觉到有一种奇怪的力场好象在影响着病人,特别是两肾的附近和脑垂体受了比较大的压力,从外表却看不出任何痕迹。奇怪就在这里了,那个无形的力圈相当稳定,但又不象是人为的,起码方羽自己从没见过,他跟着力圈过去感觉了一下,发现源头居然是一所不很大的房子和一个看上去还比较新的大门的角度折射一股看不到气流造成的,所以觉得有点迷惑。“难道是风水影响的吗?”想到父母早饭时的对话,心头灵光一现,他抬头望向父亲,看到父亲给病人喂完一些从自己药箱拿出的药后,也正抬头向他望来。

  来到走廊后,他赶忙把自己所感觉到的告诉父亲,看到父亲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对随后跟来的自己徒弟问到:“柳生,怎么这么重的病人没有家属跟来?”柳生刚还带笑的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老师,您不知道,这个病人家里,唉,最近倒霉的一塌糊涂,这老天,霜打的全是蔫草啊!”“到底是怎么了?你什么时候也学的这般怨天尤人了?这也是我教你的么?”面对自己的爱徒,方庭轩可是毫不客气,严厉的口吻听的身后的方羽不禁在心里暗笑:“老爸还是这样的脾气,看来今天一路上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好的叫人称奇…”可心里的好笑转眼被有点恐慌的柳生一番话打的粉碎。

  “老师,是这样的因为阿安家发生的事情实在叫人想不通,所以就牢骚了两句,阿安家里一直比较穷,又在他半大的时候父母双亡,是他一直带着比他小三岁的弟弟在这大山里挣扎着生活,后来因为他努力学了些木匠的手艺,起早贪黑走乡穿户的拼命努力,弟兄俩的日子才逐渐有了点起色,而阿安在当木匠的过程中也算见了些世面,知道要是没文化只有一辈子苦死在这里,所以勒紧了裤腰带供自己的兄弟阿宁每天爬15里的山路去乡政府所在的北塬那里去上学,每天早出晚归的兄弟也没让他失望,终于在三年前,初中毕业了,因为那孩子懂事,不愿意看他哥再那么拼死拼活的一个人为生存奔波,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肯到小镇去上高中,而阿安也觉得兄弟能识字,会计算,在这个山里也算相当不错了,所以也没再坚持,就任由兄弟跟着自己到处揽些木工活帮衬家里,而阿宁也确实能干,硬是在这三年里成为了柳塬最好的木匠,有点文化,也有点吃饭的本事,所以在这里很受人们的青睐,看着他也20岁了,来提亲的人不少,结果阿安还没找到老婆,他倒是定了门亲,这下可高兴坏当哥哥的阿安了,逢人就告诉,大家虽然觉得当哥的这么辛苦,把兄弟拉扯大了,可到现在兄弟先娶老婆,这个当弟弟的实在有点那个,可现在不是以前了,再说人家阿安当哥哥的自己都不在乎,别人那还管那么多呢?就这么着,阿安开始收拾房子,准备给弟弟娶老婆。

  给阿宁说的那姑娘人长的不错,也挺能干,他自己也很乐意,本来就定在上个月底结婚来着,结果也是老天弄人,那姑娘家里通情达理,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求他能满足那姑娘自小就有的一个愿望,这辈子能到省城去看一看,结婚时能穿两套从省城的大商店里买出来的新衣服,这辈子就满足了。小伙子这些年在周围的村子里面走乡穿户的奔忙,为成家也多少攒了个千八块钱,再加上他自己也从没去过省城,小镇倒是去过两次,被人家姑娘家这么一提,心一热,就答应了这个条件,结果上上个星期,他们俩就在全村人羡慕的眼光中去了省城,可没想到的是,悲剧也正因为这样而发生,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去到绝对是另一个世界的省城后,也许是因为受不了那太过巨大的反差刺激吧,在花完所带的那点钱后,穿着里外全新的衣服双双上吊了,小伙子的口袋里有封遗书,上面只有几句话和自己家的地址:“哥,兄弟对不起你,和花花先走一步了,我们选择死在这里,是希望转世后就出生在这里,山里太苦了。”

  本来还苦中作乐,一心准备兄弟婚事的阿安接到乡政府的通知后,昏昏噩噩的在几个叔伯乡亲的陪同下,来到从没去过的省城,看到弟弟和未来弟媳的尸体后就晕死了过去,他们本来想带俩人的尸体回去的,可没有一辆车愿意拉着两个已经死了好些天的尸体上路,他们又没钱,最后还是接待他们的政府人员实在觉得他们可怜,通过协调,免费给送到火葬厂火化了,还特别的给他们这群人凑出了路费,打发他们回来的,回来后阿安就象傻了一样痴痴呆呆的过了半个多月,这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前几天才把自兄弟出事后一直搁在那里的大门装上,谁知道第二天就喊腰疼,那天晚上就起不床了,到昨天干脆就人事不醒,他又是孤家寡人一个,还是村子的人给抬到这里来的,我查了半天,也查不出毛病来,所以只好请老师你来一趟了。”

  方羽和方庭轩听完后简直就傻掉了:“这是什么样的人间啊,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尽管从理智上来说怎么都不能相信,但看着柳生阴沉到可怕的面孔,也知道这事真的在这里发生过。

  顿时意兴阑珊的方庭轩无意识的挥了挥手,楞了半晌才从大脑里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柳生,你带我去他家看看,不要叫别人跟着。”

  “老师,你还是先吃饭吧,赶了那远的路。”

  “我那里还有心情吃饭?,别罗嗦,快带路。”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医院外面走去,走了几步,才发觉只有柳生快步跟来,而方羽还楞楞的站在那里,他喊了一声后,才跟了过来。

  迷迷乎乎的跟在父亲身后走着,方羽一时间还不能从刚听到的事件阴影下回过神了,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圆融自在的心境是那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所见所闻,每每都是人为的事件和伤害彻底的动摇着他对人性的信心和这现实的认知,不管是当年大漠里的那场浩劫,还是和唐丽君在一起是看到和感受到的点滴,又或是小庄前世今生的遭遇,每一件事情,最后都归结到了人性的卑劣、自私和狭隘的可悲!难道人生于天地之间,就不能干些别的有意义或者是愉快的事情么?就这么苦恼着,他跟着父亲他们进了病人家的门。

  一进病人家的大门,正要说话的方庭轩一转头,就发现自己儿子非常异样的神情,眼神飘忽,脸上不自然的扭曲着,斗大的汗珠不停从额头渗出,顿时,他的心蓬蓬的跳了起来,心念电转,马上明白了让儿子陷入这般危险边缘的原由,情急之下,他一个箭步冲到儿子面前,一抬手,巴掌重重的落在毫不防备的方羽肩上,同时大声的喝到:“小羽,醒来!”

  体内已经陷入紊乱边缘的能量在肩头被重重的排击之后,好象有了目标般的狂涌而出,就在离体爆发的瞬间被及时回过神来的方羽控制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脸涨的通红的方羽一边迅速的收拾心境,一边惭愧的望向面色因为紧张而微微有点发白的父亲,还没来得急说话,就看到父亲摆了摆手示意叫他先条理自己。

  惭愧和不安中他以电闪的速度条理着自己,这时才听到刚刚被他们父子俩怪异的举动吓了一跳的柳生惊问到:“老师,小羽他…”“没事,没事,这傻小子被你今天说的事情给惊呆了,这还是因为阅历太少的缘故,唉”长长的叹了口气,看到儿子重新又睁开了恢复轻灵的眼睛,方庭轩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心念一转,也不看儿子和自己的学生,就那么仰着头望着落雪的天空,缓缓说到:你们可能还不太知道,在我们小镇周围莽莽群山里,有太多的人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山峦之间和不可测的老天祖祖辈辈做着无望的拼斗,临近城市或者大河的地方还好,但在那些更深入的山里,在那种噩梦一般环境中的人们,却只能一辈又一辈的绝望着,挣扎着,永无休止。

  那里有很多人从出生到死亡,足迹从没踏出过自己家乡之外的五十里,很多人更是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大约最绚丽的出游就是去过小镇,电灯,电视,自来水,等等这些,都只能是梦幻中那不可能触及的禁忌,更有很多人家里,长大了的姑娘出门要姐妹们换着出去,因为没有两条裤子,两件衣服可以让她们一起出行,一个出去了,另一个只能躲在家里唯一的棉被下苦苦等着,在夏天还好,到了冬天,一家人只能躲在炕上,相互借着体温取暖,因为一无所有的大山,连柴火都吝啬的不肯多提供一些。”说到这里方庭轩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以前的柳塬就几乎是这个模样,所以我才会破例收柳生你做徒弟,因为你是柳塬这么多年来能熬出头的为数不多读书人里唯一一个愿意再回到自己的家乡为这些乡亲们作些实在事情的人,也正因为还有你们这些人,柳塬和周围的山里情况才会有所好转,不过也因为贫瘠的时间太久了,才会出现今天这家病人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凭我的医学经验判断出今天这个病人可能的情况,但我怎么都没办法知道他家会经历过这么样的灾难,个人的人力毕竟有限啊,唉!”说到这里,一直抬头望天的方庭轩收回目光,两眼闪显现出方羽从没在他眼中看到过的光芒,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尽管面色阴沉,但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流露的儿子和学生,加重了语气继续说到:“尽管这样的现在在全国的范围内都有,也尽管我们的个人的力量都极其有限,但是孩子们,我要你们记住,我们的先人祖祖辈辈的在比目前更困苦的环境里创造出的灿烂文明和辉煌传统就是因为他们对生活,对这个世界有不屈不挠不舍不弃的热爱和坚持,不管世道如何艰难,不管人性如何的脆弱,但只要有这份热爱,天地就会为我们而改变,尽管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只要你秉承你心目中那点对信念的坚持和努力,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除了悲惨,阴暗的一面外,这世界也还有光明,温暖的一面,特别是人性的光辉,会在各个角落,每个人身上闪现出它应有的光芒,但前提就是,你一定要秉承并且坚持住你内心所要珍守的那一份天地。”

  一鼓作气说完自己这会所能想到的话语,看到儿子眼神中逐渐亮起的精光,又看到一向比较怕自己的学生不能掩饰的敬佩眼神,方廷轩反倒有了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干咳了两声微笑着说到:“这些话是当年我一个长辈就这么说给我的,我也一直努力的往这个方向做着,不敢说做的很好,但起码我是用心,努力的真正去做了,一切的事情只要你能作到扪心自问,不愧对自己的真心,那么就不必去强求结果,对这个世界上你无能为力的事也不必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他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老天也只会帮助那些值得帮助的人。”

  听到这里,已经基本消去胸中的块垒方羽完全明白了父亲今天说了这么多话的苦心,他心里被少有的暖意抚慰着,也不想多说,清澈若水的目光迎向父亲射来的眼神,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父子俩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随口说了几句,感觉着气氛比较舒缓了的方庭轩打住话头,一挥手:“准备,开始”说完就叫柳生关上大门,也不进还明显留着灵堂痕迹的正屋,从方羽手中接过药箱掏出用红布包着的罗盘就在院子里冒雪转悠了起来,

  方廷轩仔细的用罗盘格定过之后,发现了一个个问题,一是新修的大门正对着为了方便修门而新铲出来的一条小路,尽管这么一来人进出是方便了不少,但正好犯了《阳宅十书》里面所说的一个禁忌,成为有可能出问题的凶宅,嘴里悄悄的默背着这种凶宅的断文:“南来大路直冲门,速避直行过路人,急取大石宜改镇,免叫后人哭声顿”。默念到这里,他收起罗盘,叫上还有点好奇的看着他的柳声和在一边紧紧跟着的方羽,叫他们把把院子角落里不知干什么用的两块大石头翻滚到了大门口,拉开关着的院门,他又找来一把铁锹挖了两个浅坑叫他们把把石头栽了进去,这才站起身长长的出了口气,尽管是下雪天,这一番活动还是叫方羽看到他额头上出了些细细的汗珠。

  作完这一切后,方庭轩站在那里仔细的想了想病人的症状,又看看了已经落上白雪了两块大石头,觉得好象还是那里没对劲,刚刚有点舒展了点的脸上又皱起了眉头,这时,恢复过来后一直默认跟着他忙碌的方羽不忍看父亲在那里费神琢磨:“爸,这边墙角下有个大洞。”说着就顺手拿起院子里的扫把径自走到靠北的一间房子的墙角,三两下扫开了积雪,那里一个大洞就露了出来。

  方庭轩赶紧过来一看,好家伙,洞口虽然不是很大,却足足有一米来深,斜斜的通到北屋的地下。“没错,就是这里了”方庭轩精神一振,有点兴奋的叫到。这时柳生也过来仔细一看,吓了一跳:“看这个洞这么深了,我看也不象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多危险啊,再过几天我看说不定都要把房子陷塌了呢!”

  点了点头,方庭轩看着洞心里就有了数,“北方属水,应到人身上就是肾脏,而且这个位置…”想到这里,他给柳生说道:柳生,你去把大门口那堆土拉过来,咱们现在就填上它”。看到柳生应声去了,方庭轩又叫方羽拿过自己的药箱,在柳生和方羽填土前把掏出的10个包着中药的小包好象有次序一般一个一个的扔了下去,最后又在洞子快要填满的时候扔了两个小包下去,等这一切作完后,这才站起身来长长的松了口气:“走,去医院看看。”

  等看到刚刚还昏迷过去的病人阿安已经可以被护士扶着站到地上的时候,方庭轩又仔细问明了他家北屋墙角的那个大洞已经塌陷了有不少时日的细节后,这才放下心来到了柳生办公室随意吃了点东西,又从自己的药箱里拿了几副滋补的药给阿安留下,看看天色也已接近中午,想想回去的四十里山路,加上明天还要上班,因此也不想再多留,不顾学生的挽留,催促着方羽动身。

  正要起身的方羽看到柳生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念一转间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于是先开口问到:““爸,今天你扔进那洞子里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扔那些东西?还有,到底阿安醒过来好转是你的药治的呢?还是因为调理了风水后才好的?”微微一笑,方庭轩顿时明白了儿子的意思,沉凝了一下说到,病应该是和药以及风水都有关系,具体是那个起主要作用,你爷爷也没怎么太深的教过我风水,所以我也说不好,至于扔下去的东西就是些药材,不过那些药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十二禁药,在风水中是专门用来埋在地下的,成分分别是“海龙……”一边放慢速度说着药名,一边示意在一旁显得抓耳挠腮可又不敢下笔记录的徒弟拿笔记下分量和药物,重复了两遍后,看到柳生已经无误的记了下来,这才站起身来,拍着徒弟的肩膀笑骂道:“你啊,还和当年那么拘谨,老师虽然为人方正些,但从没在学问上保守过啊,怎么还这么怕我?你现在好歹也是这里的院长了,胆量放大些,治病用心些,不要弱了我们医者的招牌,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和小羽要回去了,你不用送了。”

  就这样父子俩踏上了归途,自然心情不若来时那么好。

  默默的走了几步,方庭轩忽然问到:“小羽,记住我今天是怎么做的了吗?”方羽一楞:“记住了,记住了,这么深刻的事情做陪衬,我怎么可能忘的掉?”说完,父子俩相对着摇头苦笑,不过气氛明显的轻松了下来。

  “儿子,你看了那么多希奇古怪的书,难道真没注意过风水这方面的东西吗?“回想了下今天儿子的表现,方庭轩不由的又问到。

  “看到过,有些还涉及的比较深,不过没专门往治病的这方面想过,这一会我琢磨着风水我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刚刚才也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好象也脱不开自然之气运行的规律,直觉里似乎就是因为建筑物格局位置搭配的不合适,而引起那里的阴阳生死之气不同的变异而已,尽管有变异,但对有些人起作用,有些人不起作用,这就又牵扯到了人本身元气或者说是身体的好坏有关系,另外,所谓的吉宅不过是把那些气的运行变的非常适合人居住和生存,凶宅就是相反了,我觉得它应该不会超过这个范围。不过再具体的我就说不好了,看来回头要仔细看看才是,看来用心处皆是学问啊,以前我太粗心了。”

  仔细的打量着儿子,方庭轩此刻真觉得老怀大慰,赞赏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小羽,你长大了,到此刻我方家医学的衣钵你已经完全继承了,只要在以后的日子里记得随时的反省和谦虚的学习,我再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儿子,记住我们的三年之约哦。”开心之下,他也再一次开起来了儿子的玩笑。“你说的我都记住了,爸,走不走的动啊?雪大路滑,不若儿子带你一程啊,呵呵”获得自小敬畏的父亲的首肯,也叫方羽的心境开阔了起来,主动提出在这雪大沟深的无人之地再一次显示来自天心灯的异能。

  “好啊,走着是很吃力,呵呵”他话音未落,就觉得一阵劲风扑面而来,眼睛一闭的空里,再次陷入到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里。

  刚涮洗完自己随便凑合着午饭的碗筷,方羽的母亲就听到大门外有人敲门,同时还听到隔壁林婶的呼叫声:“方院长,方院长,有人抬病人来看病了,快开门啊…”

  “来了,来了!”听到是病人,她赶忙三步并做两步的小跑着过去开院门,情急之下都忘了换棉鞋,因为家里有暖气,所以在房子里她一直穿着棉拖鞋,这么一跑出,立刻让她感觉到了雪地的冰凉,不过她没时间再去换了,病人要紧。这么多年来,她不但完全掌握了丈夫的早出晚归、以病人为第一的性格,同时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突然的求诊,一年到头,多的是这样突然找上门来的病人。

  等招呼门口的众人手忙脚乱的把面色怪异的病人抬到专门给病人准备的客房里躺下后,她才惊讶的发现帮忙的全是小镇上的人,而病人她却从来没有见过,不由的诧异了起来:“林婶,这个病人?”林婶还没说话,住隔壁街上的小刘一指身边几个小镇上的年轻人说话了:“方婶,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正在街上走来着,忽然从车站方向跑出这个老头来,好象是疯疯颠颠的样子,这么样的雪天里居然只穿了一身单衣,而且还赤着双脚。他一边跑,一边怪吼着,还不停的用头撞路边的树,撞的可用力了,可没见他头上流血,而且面色特别的怪异,红的象要滴血一样那种的颜色,等跑到我们跟前的时候,这老头忽然就狂叫了起来,眼睛、鼻子、嘴还有耳朵里都开始出血了,面色更是变的紫涨,好不怕人,没等我们过去看是怎么会事,他就高高的跳了起来,一个倒栽葱一头扎到地上不动了,好吓人啊。”说倒这里,平日里灵牙利齿同时胆量颇大的小刘和周围的几个年轻人都不约而同的激灵着打了个寒战,“看来当时是很骇人,否则不会都这么个表情了。”方羽的母亲也被引起了好奇和不安:“后来呢?”她转头问另一个年轻人。

  “后来,后来,我们就都一起围了过去,小刘还摇了几下这老头,发现他当时昏过去了,呼吸很微弱,于是大伙就把他抬到了医院那里,可是,可是方院长不在,值班的年轻大夫检查了一下,说是特别危险,又因为这老头身上什么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他不敢收留,叫我们赶紧送到方院长这里。”话音未落,还没等方羽母亲说话,心直口快的小刘就接上了:“什么没有身份证明啊,我看那个新来的大夫分明就是怕担责任,还怕这人没钱给药费,他们这种从大地方来的人都有这种毛病,那知道我们方伯最恨的就是这样的家伙。”

  在大家纷纷的赞同声、议论声里,方羽的母亲心底里暗暗叹了口气,知道大约就是这个情况,也不好说什么别的,谦让了几句后,就以病人需要安静的理由让他们都出了门,这才回来弄了点热水,拧了条毛巾过来给这个还没细看过的病人整理了一下头脸上的血污。

  等一盆清水完全变色之后,病人的面目和****的双脚才算恢复了本来,同时她也发现了这个病人的异常,口鼻呼出的气息仅微弱可闻,但吹到手背上发烫,花白的头发下面,顶门怪异的肿起一个大包,上面热的烫手,头面也热气腾腾的,可就是双手双脚冰的吓人,而且不时的有血丝从眼耳鼻口中渗出,一张清瘦的脸,逐渐变成紫红色的面皮上没多少皱纹,但近乎全白的头发和眉毛还有身穿的质地很好但式样老式的那一袭单衣则显示出病人的岁数绝对不会太小,到这会,精于女红的她还是能依稀记得那是父母那辈人里比较时行的样式。

  做完她自己能做的一切后,看着呼吸好象越来越微弱的病人她不由的有点着急了起来,怎么丈夫和儿子还不回来啊,要是万一这老人就这么死在这里,那她该怎么办呢?

  不想还好,越想越着急,可她不会看病,只有在那里围着病人乱转,干着急。转着转着,她忽然想起丈夫对一些昏迷不醒的病人经常用针扎他们的人中,而自己也常看到很多母亲对哭得背过气去的孩子们使用掐人中的办法叫回来。于是在焦急下,她也不由的用拇指用劲的摁在病人的人中上。

  “恩…”一声沉沉的闷哼中,一直昏迷不醒的老人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眼睛里那种充满着疯狂和迷乱的眼神一下子就把她吓的倒退了好几步,还没等她站稳,就听到那人开口了:“请问我这是在那里?”“他不是疯的?”听到问话后方羽的母亲才暗松了一口气。“你刚晕倒在街上了,现在是在我家里里,我丈夫是大夫,不过现在他出诊去了不在。”“哦,谢谢你,真是打扰了,嗳?”直到那老人瞪大眼睛凝神好象感觉着什么的时候,她才敢仔细把眼光再一次的投向刚把她吓了一跳的那双眼睛,却惊讶的发现尽管依旧布满血丝,但眼睛深处此刻却和儿子的眼神一样,充满了一种望也望不到底的深邃和清凉,和刚才那中疯狂的味道叛若两人。

  “请问二楼上第二间房子里住的是什么人??”有点急切的,躺在那里的病人挣扎着半抬起身体问到,语气有一种压制不住的欣喜。

  “是我儿子,他和他父亲一起出诊去了。”尽管心里有点不解他的兴奋,她还是如实的回答了,末了,还关心的说道:“你快躺下,你快躺下。”谁知道这老人听了更是挣扎着坐了起来,满怀期望的看这她说到:“这位大嫂,我这个病时好时坏,马上又要发作了,能不能麻烦你找人把我抬到你儿子的房里?抬上去你就不用费心了,我能熬到等他回来。”说完等不及她的回答,面色更红的倒了下去,他又晕过去了。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