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5146 2003.04.15 23:00

    月近中天,月色清凉如水,冷冷的清辉洒在宽阔的江面上,水声滔滔,大江宛若一条银丝带,蜿蜒着伸向天的那一头,水中央,江心洲象一个巨兽般盘踞在那里,将江水一分为二。洲上怪石堆里杂树芦苇密布,迎着江风摇曳,暗影重重里,显得分外安逸。

  丑时末三点整,一阵猛烈的江风吹过,月影一暗即现,江心洲的怪石滩上多了两个人影。一黑一白相距十丈对面而立。一身黑绸衣的方羽仔细打量着面前一身白衣的对手:一身雪白的衣服似乎裹在一根瘦竹竿上,身材削瘦修长,一头短短的白发,惨白的面皮上看不到皱纹,高鼻梁,刀锋般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最引人注意的是宽广饱满的额头和雪白的一字眉下神秘莫测的山羊眼。整个人仿佛生在怪石上,和身边的黑暗融为一体,负手而立,也一瞬不瞬的看着方羽。江风虽大,却不能拂起他的一点衣角。

  黑巫祖师从三个弟子的失败里早就知道了对方了得,没想到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面色温和身长玉立的少年,看红润健康的面色和一头自然披散在肩上乌黑的长发,最多也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青年,但对方仿佛和周围月光江水天地合为一体的身影和气势已然告诉他对方的不凡,还有那双似乎包含天地间勃勃生机和活力、玉样温润自在的眼睛,也让他明白今天一定是双方不死不休的结局。

  相对片刻,黑巫祖师空空蒙蒙宛若来自九幽的声音在江心洲上响起:“老夫黑巫门第三十六代传人巫源,你就是马家的护法人?”

  “在下小镇方羽,一个无门无派天地间的闲人,是马家的朋友。”

  “好一个闲人,你是老夫百多年来见到的唯一配与老夫一战的方家,所以老夫以白衣相见,以示尊敬。今天你我只可有一人离开这里,你还有什么后话要说?”

  “天生天杀,道之理也。我没有什么后话,你呢?”

  “老夫要是败了,你会知道的。多说无益,请!”

  请字落地,黑巫祖师双目骤然亮起口中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呼啸,天空忽然乌云滚滚直逼明月,江心洲里阴风四起,他身边怪石堆里杂树芦苇随着他的啸声迅速枯萎倒地,枯槁的圈子飞速的扩大,似乎有一支看不见的死亡之手在开辟战场。江面上不少小鱼跃起跌落在水面,露出白花花的肚皮。

  就在老黑巫啸声刚起的同时,方羽口中也发出龙吟般的长啸,啸声清越平和,直上九霄。所站的这边风轻月明万里无云,芦苇杂树生机勃勃,江面上群鱼戏水一派截然不同的景观。两种力场在江心洲中心交会,不时发出闷雷般的轰鸣。站在怪石上的两人同样负手而立仰天长啸,浑身散出阵阵轻雾。方羽长发飞扬黑巫衣袂飘荡。纠缠在一起的啸声此起彼伏,始终分不出高低。

  就在此时老黑巫口中啸声不停,双手在胸前幻出无数法诀,全身慢慢隐没幻化成一团黑雾裹着的绿影迅速扩大,充斥他占领的整个空间,方羽啸声越发的高亢,身形一矮,站立出八步生风,一道红光电射入黑雾绿影。绿影一涨,黑雾整个笼罩小洲,天空中,乌云遮月,江面上尺长的鱼漂起无数。

  再说孟胜蓝,驱车至十字路口后,不见方羽的人影,觉得大是奇怪,他没有道理走的比车还快啊,正在寻思间,她叫来看护唐丽君母女的人到了,简单一吩咐后,她决定还是去找找方羽,总之这个方羽今晚让她觉得很不放心。

  从方羽住的旅馆出来后,孟胜蓝又打电话到医院,医院里一切正常,方羽也没回去,她心里一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这么晚他会上哪儿去呢?根据她以前调查的资料,方羽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太熟的朋友和地方啊。

  她心里一急,就一边开车一边拿出电话:“喂,表姐吗?睡了吗?”

  “是你这丫头啊,你不是睡觉了吗?怎么又半夜跑来扰我的清梦啊?是不是要报复我?”

  听着表姐略带睡意的玩笑,孟胜蓝急了:“你还开玩笑,方羽不见了。”

  “什么?怎么回事啊?你慢慢说。”杜若兰一下精神了,在电话里急急问道。

  “是……然后他就不见了,到现在都找不到他,我怕他有什么意外啊!”

  “哦,是这么回事啊,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回去睡吧。”听完她讲的经过,她发现表姐意外的松弛了下来。

  江心洲里雾气纵横光电激射,早已没有了人的形影,红光绿芒越纠缠越盛,漫天劲气里杂树芦苇怪石四面抛飞,附近江面上浊浪排空,天地一片混乱。剧烈的声光怪象惊醒了住在附近的居民,渐渐围在江边的人们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异象,没有人敢靠近江边十丈以内,就是如此,站在前面的人也被激荡的江水溅的大湿。远远的高地上,驱车赶来窥探的陶大伟和西服青年站在奔驰车顶上远眺,通过50倍的望远镜看到红光绿芒激光般电射、所过处寸草不存、怪石横飞的现象,身子一晃,陶大伟差点从车上摔下来。“这……他们还是人吗?”他喃喃的问站在边上同样面无人色的西服青年。

  正在路上对表姐含含糊糊让她不要为方羽担心而又不说理由的态度不满意而追问不停的孟胜蓝被车上的紧急呼叫打断了,是江心洲派出所的紧急求援报告,说有居民报案,江心洲发生异变,他们到了现场后发现那里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确实异常,已经有不少迷信比较深的市民在那里传说是江神在发怒了,现在江边人越围越多,情况严重,请求市局援助。她一听大急,匆匆对着电话说了声回头再联系,就挂断了和表姐的电话,在挂断的一刹她仿佛听到表姐轻笑了两声,一丝疑云掠过心头。一面通过呼叫器下达一连串的指令,一面掉转车头拉响警笛,车子箭一般的往江心洲方向飞驰。

  江心洲上,两人击天裂地的互拼此时也到了白热化的状态,两种不同源流但同样渊源流长的古老秘术在这两个修为深厚的人之间展开了较量,范围早就超出了一般的精气神的范畴,是代表生与死两种不同信仰的真正较量。所以一开始不久,两人的元神就开始了面对面的比拼,看谁对先天秘境探究的更深远些。就在大批的警车呼啸着来到江边的时候,雾影里红光绿芒正面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仿佛整个江心洲炸裂,尘石横飞。大地在颤抖,江面上一圈圈水幕高高的冲天而起,江边许多人被震倒在地上,很多警车的玻璃也在巨响中炸裂,整个城市都在巨响里苏醒。本来聚成一团的绿芒在巨响中一爆,发出耀眼的光华,然后宛若烟花般散落不见。一点红影也在混乱中,用肉眼难辩的奇速一闪而逝。高地上远远站在车顶上眺望的陶大伟和西服青年也在巨响发出的时候怪异的高高抛起十几米,身体还在夜空中就裂成碎片,血肉横飞的随风落地。等人们从惊慌失措里爬起时,惊讶的发现一直陪伴了他们祖祖辈辈不知多少年的的江心洲已经在江心中消失,分流的大江合而为一,江水滔滔,缓缓而进,天上明月高悬,江风徐徐,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医院里,就在病房中熟睡的唐丽君母女和在一边打盹的两位便衣被巨响惊醒而面面相窥、以为地震了的时候,走廊里灯影一暗,浑身被汗湿透的方羽幻现在门口,脸色灰白,精疲力尽的模样看起来仿佛老了许多,两眼无神,全身在微微发抖。长长的深吸了几口气,双眼一闭,全身汗影徐收,湿透的黑绸衣也在几呼的时间里干透,面色上出现些微的红润,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睁开依旧残留着疲倦的双眼,刚想伸手推门,忽然鼻子一抽,抬起胳膊闻了一下身上,全是汗味,还隐隐有些焦臭味。摇头苦笑了一下,略略一辨方向,左手往医院花园方向一抓,一股清幽的花香萦绕全身。微微一笑,他推门而入。花园里许多含苞待放的花蕾忽然展颜怒放,清香满园。

  二十天后,重新整理装修完毕,恢复清幽豪华气派的马家豪宅的书房里,基本恢复俏丽原样的唐丽君一身淡白色旗袍,脸上些微的化了淡装,心不在焉的逗着沙发上玩耍的小雨,焦急的等着要来的方羽。在这二十天里,全靠方羽里外不辞辛苦的奔忙,马家的后事,家里的装修,马德良的公司,还有那个庞大的地皮合同一切终于走向正规,以前她从来没有发现方羽有这么多出色的能力。就在一切都恢复起色,而她也开始习惯依靠方羽的存在时,方羽居然提出要离开了。这似乎让她挨了一闷棍,震撼的程度不下于前面家里巨变的打击。她似乎觉得自己刚从无底深渊里爬出来,又被方羽无情的推了下去。家里的哥嫂和一些公司里忠于马家的老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也一面纷纷挽留方羽,还一面或明或暗的提议她要不计代价的留住方羽,而公司里马家旁系的亲属和一些心怀叵测的大股东听到刚刚把他们收拾安稳的方羽要走,又在那里蠢蠢欲动。这一切,使她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要在方羽来告别的时候和方羽摊牌。看着手上的腕表,还有一分钟就到了方羽约定的时间,她急急的跳起来,最后一次对镜检查自己的打扮,镜子里那个面色红润、俏脸幽娴中含着艳丽的少妇模样让她小鹿般乱撞的心安稳了不少,她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凄凉。

  听着唐丽君开始断续后来流利起来的表白,方羽含笑的眼睛从怀里被他逗的咯咯直笑的小雨天使般的面容上离开,定定的看着面前勇敢面对他眼神的丽人,笑容转淡。唐丽君的心随着他的面色下沉。忽然,明朗而久违了的笑容在方羽脸上重现,唐丽君惊喜的发现以前那个大孩子般熟悉的方羽又出现在面前。方羽站起身笑着往她走来,她勉力压住心头涌起的巨大的幸福感,微笑着站起,闭上眼,准备迎接拥抱。方羽熟悉清朗的气味就在面前,脸上有被人巡视的灼热感,她知道方羽就在面前盯着她看,她心里敢和任何人打赌,方羽的双唇离她绝对不到三寸,一股红潮涌上双颊,丰润灼热的的红唇微微张开,呼吸错乱,丰满的胸脯激烈的起伏着。她心里在狂喊:“来吧,我的爱人”一双温暖的大手捧住了她滚烫的双颊,她微微的呻吟一声,全身一软,就往心目中的坚强怀抱靠去。

  双手一紧,阻住了她的依靠,她不解的睁开迷蒙的星眸,映入眼帘的是方羽百般怜爱不舍和微带凄然的双眸,她心里一沉,全身的温度迅速降低,两行清泪无声的滚下面颊,她知道她已经永远失去面前这个正强忍住眼泪的男人,一切就在她当初选择的时候被他在心里埋葬了,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挽回。这一次他来,只不过是在还他心里的情债。她绝望的闭上眼,一任泪流满面。方羽冰凉的双唇在她同样冰凉的额头轻轻一吻,两颗泪珠也在离开的时候落在她的泪里。失去支持的她闭着眼强支持着早已僵硬的身体和冰冷的心一直往下沉,门轻轻一合,方羽的脚步声远去,她随着小雨仿佛预知什么般的大哭声缓缓软倒在地,书桌上,留着方羽的信和一叠公司计划和资料。

  黯然神伤中,方羽还有点心里去了块石头的轻松,茫茫然然里,在机场,他被专门来等他的孟胜蓝找到。有点轻愁的叹了口气,孟胜蓝专注的盯着面前这个奇怪的男人,从遇到他开始,他就让她有一直把握不住他是哪类人的感觉存在,沉默,内敛,和貌似的平和,但她女性的直觉和专业的经验不时的提醒她,他不似表面那样平凡。特别是在她不断的逼表姐老实交代后,表姐含糊的说他有些很特别的能力,以及表姐在听完江心洲奇变后,若有所指的让她注意方羽后,这二十天来,她不断的接近和调查方羽,而问到这些时方羽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使她的自信大受打击,另一面,方羽在处理马家内外事情的果断和精明也源源不断的传入她的耳朵,本市的上层都一致认为方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很可能就是在马德良和陶大伟离奇死亡后本市商界最耀眼的青年明星,而就在她和众人都以为方羽当然的成为马家庞大财产的所有者时,却传来方羽要走的消息。在佩服表姐的判断正确的同时,她心里忽然有了再见方羽一面的冲动,在查询了航班后,她驱车直奔机场而来,终于在机场截住了方羽,却发现面对含笑的方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孟队长,谢谢你来送我,这些天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抛开了情愁后的方羽迅速的精神起来,含笑望着因为马家血案和江心洲离弃消失而清减了不少的警界之花,他知道她承受了不少压力,而通过近来的多次接触,也渐渐体会到她强者背后柔软的一面,因此心里早就把她当成朋友了,现在即将远离,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心里也有些温情的东西在涌动。

  “没什么的,你这就回家吗?”

  “不,我还要去各地游历一番,不这么快回去的。”

  “哦,这样啊……”正说着,孟胜蓝眉头一皱,左手护上心口。

  “哦?胃痛是吗?”

  “是啊,老毛病,已经快三年了,忍忍一会儿就好了。”孟胜蓝揉了揉,苦笑着说。

  方羽往机场的吧台一招手:“小姐,来杯清水。”接过小姐送来的水杯,方羽握在手里摇了摇,递过去:“喝了它,以后自己再注意按时饮食,胃就不会痛了。”

  孟胜蓝有点好笑的接过凉凉的水,看了看杯子里,又看了看方羽,不忍拒绝方羽认真含笑的好意,端起杯子,闭着眼一饮而尽。水一进胃,没有想象中以往被凉水一激就更痛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清凉的感觉刹时游走在五脏六腑,身上一激灵,全身的毛孔里仿佛有凉气逸出,紧接着胃里一热,疼痛立止。她有些惊奇的睁开眼睛,却只看到方羽已经通过安全门的背影和乌黑的长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