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9321 2003.04.15 23:12

    和写完作业的克日郎还有女主人乌兰赫娅已经闲聊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尽管宾主之间友好的交流让方羽知道了不少蒙古人的风俗和草原上的礼仪,但他还是很快注意到蒙古包外的风吼声小了许多,扑打在毡墙上的沙砾声也稀疏了下来。心里暗松了口气后,刚想站起来告辞,没想到女主人先站了起来:“方羽你先自己坐一会,我去看看牲口怎么样了,克日郎你跟我来。”

  跟着她们母子俩一出蒙古包,呛人的沙尘就裹在寒风里把方羽卷进了一个昏黄的世界,灰蒙蒙的地面和空间里肆虐的尘沙和风暴,以及一样漫卷在沙尘里,昏黄阴沉到叫人感觉着分外诡异的天空,这一切让整个原本积雪茫茫的草原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混沌的异界。

  无数的沙砾如同急雨一般的扑打在身上让人生疼,弥漫的尘烟几乎能让人立刻封喉。气机流转,曾经见识过沙尘暴威力的方羽立时停住口鼻的呼吸,转成缓慢绵长的内呼吸,就在能见度极为有限的风沙里,他眯着的眼睛不由的往前面正矮着身子,捂着口鼻,吃力的顶风前行的母子俩看去,才不过几步路的功夫,她们身上的长袍就已经变成了灰黄的颜色。

  漫天的风沙里,她俩顶风的身影看上去去是那般的渺小和吃力,更糟糕的是还能不时的隐约听到她们摇摇晃晃的身上发出一阵阵极力压制着的闷咳。

  暗叹了一声,气机大涨,方羽赶了几步冲到她们身前,调整着把包围裹在她们身上的风沙隔开了一些。三个人又急走了几步,来到了关着牛羊的地方。这正是方羽前面看到的那些用砖块木头盖在蒙古包后侧的建筑物。

  拉开仓房门,方羽立时觉得心里一震,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很突然的就让他心头电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是当一头畜生看来也是件很艰难的事情!”

  不很大的仓房里,数百只大大小小的羊全部把头蜷缩在彼此的肚皮底下紧紧的挤卧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灰黄色的群体,紧挨着它们的是几十头也头挤头蜷缩着卧在一起的牛,靠门的角落里,七八匹看不出原本毛色的马也四蹄跪倒的挤卧在那里,整个仓房里几乎找不到人可以落脚的地方,到处是牲口和灰蒙蒙的沙砾,就连空气中也夹杂着浓浓的沙尘味和牲口特有的臭味,场面看上去有种很奇怪的悲凉。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的主人来了,原本还算安静的动物们开始骚动起来,先是靠近门口的马,随后是牛和羊,全都叫唤着抖动着身上的沙砾要站起来。

  一时间整个仓房里三种动物的嘶鸣响成一片,而身上纷纷抖落的尘沙瞬间又把仓房变成了一个风暴的中心。就在方羽心里暗惊的同时,乌兰赫娅和克日郎嘴里都大声的吆喝了起来,随着连续几声方羽听不明白的吆喝,骚动的动物们又安静了下来,不再抖动身子,站起来的也缓缓的又卧了下去,但口里的叫声和无数双睁开的眼睛却都不约而同的冲向门口的主人。

  不知道身为主人的母子俩在这样的情景下有什么感想。但第一次被这么多动物明亮的眼睛似乎求助又似乎悲哀着的眼神看着的方羽,竟然在心头泛起了要落荒而逃的冲动。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同时,随即又被一种无奈和淡淡的哀伤笼罩住他近乎空灵的心境。

  身边的母子俩看来已经非常习惯这样的场面了,微露焦灼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别的情绪,在动物们大致安静下来后,乌兰赫娅和克日郎迅速的挤进羊群,左拨右寻的不一会便各抱了一只小羊羔出来。

  把小羊放到门口后,克日郎守着不再进去,而乌兰赫娅又挤进去抱了两只小羊出来,随后又挤进牛群,在牛群震耳的鸣叫声里,半抱半拖的带了一只小牛犊出来。也不过短短的一会功夫,她被沙尘涂抹过的脸上便被流出的汗水冲刷出好几条明显的沟壑,露出下面被挣的通红的原本肤色。

  大喘着用袍袖抹了抹脸上的汗珠,看上去这才松了口气的乌兰赫娅刚要说话,一边的克日郎便失声笑了出来:“妈妈,你看看你的脸,都成大花脸了,嘻嘻!。”

  做母亲的就觉得脸上腾的一热,赶紧扭过身子用袍袖细细的擦了擦自己脸,心内颇有点羞恼儿子说话没有里外,眼前还有个外人在啊。

  自己感觉擦的基本干净了后,乌兰赫娅微红着脸转过身来,这才发现方羽根本没注意她刚才的窘态,半蹲着身子正在仔细的给面前的小羊羔和小牛犊拨拉着身上的沙砾。

  “这四只小羊羔和这只小牛犊才出生不久,要是风暴再继续下去,它们就会死的,所以现在要把它们抱回去,你看,这只小羊羔已经快不行了。”从刚才的窘态恢复过来的乌兰赫娅抱起两只小羊解释到。其中,她抱着的一只小羊全身簇簇的颤抖着,黑亮的眼睛也仿佛蒙了一层雾气样的半闭着,看起来很是不妥。

  “要把它们全都抱到蒙古包里吗?”方羽抬起头问道。刚才为了避免让乌兰赫娅难堪,所以这一会他都只是低着头看这些不停的轻抖着的小动物。小羊羔和小牛犊依赖的眼神和温热的舌舔让他有种很温情的触动。

  “是啊,不过看来要抱两次才可以。克日郎抱不动两只小羊,方羽你也帮忙给抱一只吧,小牛犊太重了,等下我过来再抱。”女主人抱着小羊扭头答道,她已经准备行动了。

  “没关系,小牛犊我来抱,另一只小羊也给我来抱,克日郎你抱一只小羊就可以了,记得关好门。”说完,方羽一手抱起小牛犊,另一手又揽起一只小羊,站在一边等克日郎利索的关好门后,三个人这才穿过更小了点的风沙回到了蒙古包。

  看着他们母子细心的给这些安顿在火炉旁的小生命喂过食物,轻松下来后,方羽发现蒙古包外的风沙也基本停了。站起身刚要准备告辞,半卧在炉边的牧养犬花头忽然叫着箭一般的冲出了蒙古包,给方羽的感觉里那声音中竟然有种狂暴的味道。就在方羽一楞,克日郎母子一呆的空里,蒙古包外远远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和刹车声。

  “妈妈,爸爸回来了,我去接他。”话音未落,克日郎也飞快的跑了出去。

  “可能是我丈夫帖木尔回来了,正好赶上一起吃晚饭”女主人的脸色一喜,笑着说道,此刻在方羽的感知里,已经快要接近下午五点了。

  “斯库老爹!斯库老爹!”在听到汽车急促的刹车声和乱哄哄的叫声在自己的蒙古包外响起时,这片草原上二十三个部族里最后的一个老萨满斯库,刚刚从自己最精通的骨占里回过神,中午感受到的那可怕感觉和骨占中扑朔迷离的结果,让他平静了数十年的心灵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隐隐的还有种他不愿意去深究的恐惧。

  刚收拾好摊在桌上的兽骨,还没等他迎出门去,裹着寒风包门处便抢进三个人来。

  “帖木尔?怎么是你?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这里永远不欢迎你吗?”等瞧清楚被俩人架着进来的来人,他脸上的笑容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斯库爷爷,这不怪经理,是我们硬架着他来的,经理得了怪病,你先帮他看看再说啊。”带着哭音,刚把架着的人扶着躺到的俩人中的一个急急的说道。

  斯库认识他,帖木尔手下专门负责在这一带收购羊绒的年轻人,在附近的牧民中口碑不错,是个很单纯的年轻人,隐约记得他姓李,有些牧民姑娘叫他小李子。

  “怪病?”尽管到现在还不能原谅面前这个躺倒的人,但一听到他得了怪病,心里还是不由的一紧,目光不能自己的便落到了他苍白的脸上。

  “老爹~”看到这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眼睛再次的落到自己身上,帖木尔只喊出这两个已经太久没喊过的字眼,眼圈便红了。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斯库老爹来到他身边:“怎么了?难道市区没医院吗?”

  嘴里不留情面的讽刺着,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慢,快速的检查着他的身体。

  “张嘴,翻眼,手给我。”冷着脸检查完后,老斯库站起来冷冷的说到:“他没病。”

  “昨天满身喷血,怎么可能没病?”站在一边的李性年轻人急了,大声的嚷嚷了起来。

  “满身喷血?”心里咯噔一下,老斯库的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到底是怎么会事?小李子你说详细点。”

  “我也不是很清楚,昨天晚上在宿舍,经理在他房间里忽然大叫了起来,等我们惊醒了冲进去才发现他全身都是血,而且不断的有血象喷泉一样的射出来,弄的满屋子都是,我们都吓坏了,不知道经理他怎么了,后来还是小张胆子大,冲过去用自己的衣服给经理擦,可是没用,一擦掉马上就原喷出来,还弄的我们也是满身血,大家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急了,打电话去叫救护车,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经理身上血已经不喷了,小张他们说是自己停住的。”一口气说到这里,全身微微有些发颤的小李子伸手指了指身边自进来后,显得很拘束很沉默的另一个年轻人。

  耳朵听着小李子带着哭音的诉说,老斯库蹲在那里,神思恍惚的盯着面前握在自己手里的胳膊发呆。撸上衣袖露出的胳膊上,那一行行排列整齐的猩红色小点此刻看上去是那样的刺眼,仿佛在嘲笑自己的无能。

  “你还是躲不开大神的惩罚!你还是躲不开大神的惩罚!”无力的嘟囔着,老斯库就觉得再没有力气支撑住自己蹲着的身体,一屁股就那么丝毫没有形象的瘫坐在那里。

  “斯库爷爷?斯库爷爷!你怎么了?快想办法救救我们经理啊,要是你不救他,就没人可以救他了!”静静的蒙古包里还是小李子一个人带着哭音的声音在嚷嚷。

  “市里的大夫们怎么说?”尽管早就猜到了结果,老斯库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医院检查不出任何毛病,大夫们也不相信我们说的病情,所以”这次是一直没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开口了。

  “现在去接他老婆吧,就说我找她,不然她不会来的。”心灰意懒的胡乱挥挥手打断了年轻人的话,老斯库有气无力的说到。

  “老爹,没办法了吗?”这次是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没说话的帖木尔开口了,从老人那瞬间老了许多的眼神里,他已经明白了最后的结果,奇怪的是他心里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只是觉得有些些微的遗憾和愧疚。

  “司机已经去接了。斯库爷爷,难道?”忽然明白过来的小李子全身一冷,失声问道,泪光已经在眼眶里转动。

  “小李,小张,你们出去看看我老婆来了没,我有些话想和老爹说。”躺在地毡上的帖木尔平静的说到。

  “经理!”两个年轻人显然不愿意出去,异口同声的叫到。

  “去吧,你们经理暂时没事。”老斯库也在边上说到。这一刻,他心里百味纷呈,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只是觉得很疲倦,一种从骨头里泛出的疲倦。到现在他还是就那么恶形恶相的瘫坐在那里,浑没了几十年来身为受人尊敬的大萨满应有的形象。

  “老爹,这十年来我最想的就是你像现在这么样看着我。”半晌后,贴木尔的声音打破了蒙古包的寂静。两个垂泪的年轻人出去后,蒙古包里已经静了好一会。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当初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呢?”紧紧的攥住他的胳膊,老斯库的眼中此刻有泪光在闪动,很多这么多年来,只有在暗夜里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想起的往事滚过心头,不由的让他激动了起来。

  “当年的事也许是我错了,不过我也有我的想法,现在不说这个了,老爹这个给你。”有些吃力的,帖木尔递给老斯库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这是我这些年来挣到的五十万现金存折和办学校的一些许可文件,原本,我打算今年夏天就在咱们草甸子盖座学校的,现在看起来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了,我真没用,到最后还是要麻烦老爹你来做这件事情。”贴木尔自嘲的咧了咧嘴说到。

  “盖学校?”老斯库一时反应不过来。

  “对,盖学校,当年我说不清自己要那么做的理由,后来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尽管现在看,这个理由也很勉强,不过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你收下吧老爹,就当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帖木尔一脸企求的看这他说到。

  “为什么不交给这些年来一直支持你的那些朋友和官员?他们办这些应该比我更合适,我老了。”按耐住心里的波动,老斯库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我信不过他们,我只信老爹你。”同样也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帖木尔缓缓说到。尽管这样,老斯库还是看到了他眼中闪过的那一抹阴云。

  低下头,盯着手里的牛皮纸信封,半晌之后,老斯库缓缓说道:“我也活不到这个夏天,你叫我怎么答应你?”

  “什么?”淡淡的话语听在帖木尔耳中就像一个炸雷,炸的他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同样密布着猩红色小斑点的一条胳膊和耳中老斯库淡漠的声音:“大神也一样在惩罚着我。”

  克日郎一冲出蒙古包,就看到爱犬花头正围着有时候为父亲开车的司机小王叔叔在狂叫,那种暴躁的样子和凄厉的吼声他还从没在花头身上看到过。小王叔叔吓的站在半开的吉普车门跟前一动都不敢动,看得他在诧异的同时就想笑,这么大人了还怕我的花头,亏他平常还和自己吹牛说他是男子汉,哈。

  司机小王一看到克日郎出来,尽管还是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不过心里算是暗松了一口气,随即心里窜上一股火来:“今天******一切都透着邪气,先是经理满身狂喷血,累的自己半夜在市区的几个医院里跑来跑去忙了一宿,来草甸子的路上遇到沙暴也没话说,反正这年月三天两头都碰上它,也早已经习惯了,可眼下这狗,自己来接它主人。这又碍着它什么事情了?平日里见了自己不是爱理不理的吗?干吗这会也和疯了一样凑热闹?”心里暗骂着,一动不敢动的等着小孩子过来把狗临走。紧张之下他忘了出声催促。

  克日郎这会也察觉到爱犬不对劲了,平常他一喊就跑过来的花头今天他都吆喝三声了还不理自己,还在那里发狂了一样的围着吉普车飞快的绕圈子吼叫着,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他也生气了,大吼一声扑过去一把搂住花头的头,和它一起在地上打了滚这才让它稍微安静了点,可它还在叫,气的克日郎把沾在身上的泥狠狠的抹在了它的头上。

  正陪着方羽说话的乌兰赫娅也觉得今天这狗叫的声音不对,就和方羽一起走了出来,正好看到司机小王变脸变色的快步走了过来,一看到她便叫了起来:“乌兰大嫂,快,收拾一下跟我走,经理他出事了。”

  “帖木尔他怎么了?”乌兰赫娅急了。

  “经理昨天半夜忽然全身喷血,送到医院没办法,现在送到老萨满斯库老爹那里去了,大嫂快走吧,去晚了可能就见不到了。”憋着邪火的司机说话能把人吓死。

  方羽一惊的同时就看到乌兰赫娅的脸一下子没了血色,身体大大的晃了一下,险些没摔倒,赶忙上前扶了一把,心里就觉得来人说话实在是很卤莽。

  这时听到对话的克日郎也飞也似的跑了过来,牧羊犬花头更是箭一样的窜了过来。

  方羽一看来人的脸瞬间又吓的白了,不过看他脸上焦急的样子不象是在乱说,于是摇了摇手里扶着的胳膊:“大嫂,快去收拾一下,我陪你们一起过去看看。”

  吉普车疯了一样的在傍晚的草原上飞驰,可是在乌兰赫娅感觉里它还是走的太慢,这二十几里的距离现在显得是那样的漫长和叫人不能忍受。此刻的她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听到了消息。尽管自己人已经上了这带来这噩耗的车上。

  风驰电掣的车飞快的在一片蒙古包丛中穿行,惹的不少从蒙古包里冲出的狗追在后面狂吠,方羽看到更有不少蒙古包里出来人看动静。一片纷乱中,方羽回头看了看宛若泥塑一般呆呆望着窗外乌兰赫娅,又怜惜的看看了此刻紧搂着母亲,显得六神无主的克日郎,心里暗想,难道世事当真这般无常么?全身喷血?这是什么病?

  就在他寻思的空里,车在一个小缓坡的前面远远停住,缓坡的坡跟平地上,一个比克日郎家的蒙古包大了许多的蒙古包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门口有两个年青人在正在向停住的车跑来,就是这样的空里,方羽却忽然发现一直跟着车狂吠的狗追到这里,却像有了约定一般同时止住了叫声,夹着尾巴向后散去。

  随即,方羽看到远远的,闪电一样迅速接近着的花头那飞扬的身影。

  昏暗阴沉的天幕下,辽阔的大地尽头,花头箭一般在往前攒射,随着它矫健身躯的起伏,身上长长的毛发在凛冽的寒风里蓬起落下,落下蓬起,看上去那般的动人。在方羽明锐的眼光里,它的每一个起伏都把身上飞溅出的无数汗珠散落在身后的风里,张开的血盆大口里,散发着腾腾热气的长舌不停的在狰狞的巨齿间伸缩着,沿路遇到的牧羊犬低鸣着纷纷给它让路,箭一般的它正此刻正在往缓坡上冲来。

  “一条真正的好狗!”方羽在转身进蒙古包的一瞬,心里暗赞到。

  几乎在照面的瞬间,一种从未有过的销魂感就在老斯库的灵魂深处泛起,脑际顿时一片空白,向来坚定自如的神识在这一刹那就被包围在一种云淡风轻的自在里,迷失在犹如大草原的蓝天白云下,那片绿色风的自由吟唱里。莫名的空灵占据了他全部的感知,身心,再没有丝毫的羁绊。

  而此时的方羽,从神意自发的接触中瞬间感受到的是另一种难言的体会,同样感受到对方从容自在的心灵。和自己的云淡风轻的空灵不同,那是一种沉淀了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无限风光和生命底蕴的心灵,雄浑壮阔中又微微带着一种秋意的萧索和苍凉,隐隐的还有点阴沉沉的死寂。

  “死寂?”心里一惊,方羽在更加的开放自己无里无外心灵的同时,也下意识的打开了一直刻意封闭着的灵眼,顿时看到面前这个花白着头发,古铜色脸上沟壑纵横皱纹密布的高大老人体内,纠结在胳膊和腿上那些阴暗的东西。

  在方羽灵眼里,那些似断非断不停蠕动着怪异物体被一团团淡银色的东西包裹着,两者在不停的进行着你来我往的撕杀。

  “这是什么?”心头疑窦一起,方羽仔细往老人的脸上瞧去,同时收敛住外放的灵神。很多时候,在遇到一些同样特意的神意时,它往往会自行前去接触,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状态。

  面前刚刚回过神的这个老人除了头发花白外,眉毛也是同色的颜色。在花白的浓眉下,那一双微带着讶色的眼睛看上去有种悠远的深邃,沉静如水中带着一种奇异的张力,再加上他裹在蒙古长袍下那笔直的身躯和稳稳屹立在大地上的神态,带给人的是一种非常精神的感觉,丝毫没有和古铜色的脸上那累累皱纹相配的老态。

  但方羽敏锐的目光还是捕捉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老人此刻在胸前捏出奇异手式的双手上,那些颜色黑黄的斑点和他鼻翼两侧的异样潮红。一种明悟瞬间在心头闪过“原来如此!”

  从神意刚才刹那的失神中一恢复清明,老斯库就本能的摆出了定神式,这是他们这一脉萨满流传了千百年的修行法门中的一式,一般只有在大祭、请神或者驱魔的时候在才会用到。他不明白刚才是怎么了,一看到这个陌生年轻人的眼睛,就让自己出现这种只有在极端特别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感应。不过尽管有点惊讶,但他并没有太怎么惊慌,毕竟刚才的感觉让他此刻身心的感觉都非常的好,而且,那个年轻人刚还闪着异光的眼睛这时也恢复了平常。

  “难道他也是个通灵者?”他心里暗想到。

  纷乱的场面在老斯库和帖木尔联手劝住悲泣的乌兰后稍微平静了下来。而一进就扑到父亲身边大哭的克日郎,此刻正搂着刚冲进来不久,浑身还在散着热气的爱犬花头,安静的依偎在还能和自己说笑的父亲身边,好奇的看着面前神色各异的大人们发愣。一时间蒙古包里出现了不太可能出现的瞬间安宁。

  “老爹,帖木尔他……”抹了一把眼泪,感觉稍微好点了的乌兰赫娅问到,同时握着丈夫的手腕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克日郎,领这几个叔叔去你卡卡大叔那里吃点东西,回头斯库爷爷再去看你,乖,快去。”斯库不回答,却对克日郎柔声说到。

  “对啊,我的克日郎是小男子汉,听话,快带叔叔们去吧。”看到克日郎尽管不敢不听斯库的话,但还是磨蹭着不太情愿的样子,帖木尔也说到。

  看到其余三个人都跟着克日郎出去了,而方羽却还站在那里微笑着没动,老斯库便开口问道:“陌生人,你是?”其实他回过神后,一直都在留心的注意着方羽,不过没时间打招呼而已,另一方面,方羽此时居然还在微笑,让他心里有些不悦,所以语气不是他自己前面预想的那样客气。

  “斯库老爹,我是来自小镇的方羽,如果不防碍你治病的话,我想留在这里看能帮上忙不,我多少也懂点医。”抢在正要介绍自己的乌兰赫娅前面,方羽抱拳一揖后说道。

  “难道方羽你是大夫?”也微微弯了弯腰算是回了一礼,老斯库微眯的眼中精光一闪后问道。同时心里也有了些许的感慨,有多少年没看到过汉人的这种礼节了?面前这个衣衫单薄的年轻人的举动还真有些奇怪呢。

  看到这方圆几百里草原上最讲究长幼礼仪,最受人崇敬的老萨满居然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年轻人回弯腰礼,却让毡毯上靠坐在一起的帖木尔夫妇(乌兰这时正半跪在地上搂着丈夫的头)小小的吃了一惊。帖木尔询问的目光望向妻子,却看到妻子也在困惑的摇头。

  “我不是大夫,不过因为家庭的原因,学过些中医。老爹既然是萨满,想来也精通医道,还望多多指教。”方羽客气到“精通医道有什么用?这是大神的惩罚,人力没用的。”一提起这个,老萨满顿时心境大坏,黯然对着刚刚眼睛一亮的乌兰赫娅叹到。

  “大神的惩罚?”方羽眉头一皱,有点不解。

  “大神的惩罚!!”顿时面若死灰的乌兰赫娅瞬间想起很多事情。眼泪不由自主的便淌了出来,瞧的帖木尔也心头一酸。

  “对,不是病,那是大神的惩罚,不会有那么奇怪的病的。”斯库略显茫然的呢喃到。他本身也是个造诣很深的医者,同时也是个大萨满,这一生见过,也治过无数千奇百怪的病,他不相信那么恐怖的症状会是什么病造成的,只有大神的神力才会让一个人的身体出现那样古怪的问题。

  在帖木尔之前,他也曾多次的尝试过,用自己掌握的一切方法来解决自己身上同样的症状,求神、驱魔、吃药各种方法通通都没用,就连好几次请神上身也没有丝毫的效果。这一切最终的结果,越发的让他坚定了自己最初的看法,这是大神自己的的惩罚,一种人力根本没有办法的越过的劫难。

  本来他还怀疑这是传说中曾经听到过的血咒,一个只有神,或者是比他自己还要厉害百倍的大萨满,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才可以形成的恐怖咒术,但他在自己身上一直都感应不到有什么别的萨满的怨气,所以认定一定是大神的惩罚。今天帖木尔的到来,让他更是确信不疑,不然要真是病的话,为什么单单就在自己和帖木尔身上出现?

  “如果老爹不怪我多事的话,我倒想替老爹切切脉。可以吗?”为了保险期间,方羽压下心头的疑问,在心头斟酌了一下后自荐到。他还真被老萨满很肯定的语气弄的小心了起来。

  毕竟,作为一个负责的医者,谨慎是必要的条件之一。

  “是帖木尔有事,他干吗说给斯库老爹作什么切脉?”本来因为方羽的话而觉得有了点希望的乌兰赫娅此时很不理解,刚想开口提醒,却被怀里的帖木尔拉了一下,低头看到丈夫两眼放光满脸希翼的样子,她觉得更奇怪了。

  “哦?!”老萨满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我也是同样的问题,难道他已经看出来了?想到这里,一颗老心也不免砰砰的急跳了起来,半惊半疑的目光便不能自己的再次迎上了方羽含着笑意的眼睛。

  感受着方羽清亮的眼神中的那份坦荡和光明,良久之后,老萨满缓缓点了点头,走到小桌边上坐下,伸出了微颤着的左手。尽管这么多年来,作为一个真正的萨满,他早已经确定自己把生死看的透彻,但在这一瞬间,他发现还是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心头的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