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勿用.QD 8376 2003.04.15 22:59

    唐丽君坐在记程车里,心思半喜半忧。喜的是今天能和方羽见面说明白了自己变化的原委,并得到了方羽的谅解,放下了两年多来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忧的是不知道丈夫能不能友好的接待方羽,虽然自己在方羽面前夸了自己的丈夫,但实际上她自己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些年来,在她的努力和岁月的磨练下丈夫虽然成熟了许多,人也不若当年那么骄横,但还远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大肚量,当年为了给女儿起名,她和他还吵了好几次,最后两人各退一步,叫了现在的小雨而不是她当初想起的小羽。但她很快就下了决心,今晚上一定要和丈夫好好沟通一下,争取他的理解和支持,使两个在她生命里占重要位置的男人能好好坐在一起交流一下,哪怕就一天也行。她不想再让方羽没有面子,尽管她隐约觉得方羽不一定需要她的这种安慰!因为,在她眼前再次出现的方羽,身上多了些她说不出来的东西,一种她从没在别人身上看到或感觉到的东西。方羽已经不在是她熟悉的那个单纯善良的方羽,她已经完全把握不住现在的方羽的情绪和思维!最后在进家门的时候她忽然有这么一个感觉。

  回到豪华的家里,唐丽君回卧室换上睡衣拖鞋,往丈夫的书房里走去,来到门口,发现里面灯黑着,他能去哪儿呢?“吴姐,吴姐,先生那去了?”她来到客厅叫家里的佣人,吴姐很快的出现:“太太,小声一点,小雨刚睡着,我回来时先生已经出去了,我听马老说是银华集团的曹总硬给请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哦,楼上四位老人家都已经休息了吗?”(唐丽君的父母和马德良的父母都跟着他们两口一起住,分住在三楼的东西两边)

  “是啊,都刚上去休息了,太太你要不要喝点东西?”

  “不用了,你也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小雨也就睡了,告诉老曹注意留门,先生也该回来了。”

  “好的,那我去休息了,晚安,太太!”

  “晚安!”唐丽君轻轻来到二楼她卧室边的婴儿房,悄悄走到女儿床边,爱怜的吻了吻女儿的嫩颊,拉了拉小被子,又悄悄退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着手里的时装杂志,唐丽君看看床边的钟,都快十一点半了,怎么德良还不回来?银华集团的曹大伟不是仗着自己做本城副书记的父亲的权势最近在和德良的大风集团在争市中心那块黄金地段吗?怎么会忽然请自己老公呢?老公最近不是说和他暗里争的很厉害吗?怎么会去赴他的约呢?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自己还要和他说方羽的事呢,真是!她有点烦躁的把手里的杂志摔到一边,歪在床上假寐,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再说方羽,回到房间,梳洗过后,一看表已经子时二刻了,就准备上chuang练会儿功休息,这时放在窗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他微觉的奇怪,自己没把电话告诉过别人啊,唯一知道电话的唐丽君也不会这么晚来电话呀,是谁呢?他拿起电话:“喂?”

  “先生,一个人不寂寞吗?要不要特别服务?”方羽一听,哭笑皆非,“不要!”“啪”的挂了电话,刚想离开,眼珠一转,又把电话的插头拔在一边,轻笑:“看你再来骚扰!呵呵!”

  刚在床上坐下,“叩!叩!”又有人敲门,他跳起来,边开门边问:“谁啊,来了。”刚拉开门,一个身材高挑浓妆艳抹的短裙女郎就往他身上靠过来,他身子往后一退,一股浓俗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他脸色一正:“小姐,我不要任何服务,你请出去。”

  “先生,不要这么无情嘛……”长相还算不错的女郎又往他身上靠过来,他又一退,面色一沉:“小姐,请自爱!”这时那女郎已经算是进了屋,媚笑着又向他逼来:“你看我不漂亮吗?来吧,别装正经了。”他心头火起,眼神一变,房间里气温刹时降到了零点,灯光变绿,一种酷杀的阴寒从他身上、眼里发出,空间象凝固住了般死寂。那女郎如被雷击,粉脸上刹时没有了人色,她就觉得仿佛面对着一个恶魔,全身的寒毛倒竖着,她感到空气中全是死亡的气息,她想叫,声带不听指挥,想走,双腿已经没有知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眼泪不自觉的流着,她觉得眼前的双眼象是魔眼,那里全是杀气,她仿佛已经从那里看到自己被撕的粉碎血肉模糊的样子。

  “想走了么?”就在她快要崩溃的前夕,她耳边传来救命的信息,她拼命的点头,其实在方羽眼里她只是有点头的样子罢了,完全不是女郎想象中的那样有力。方羽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往床前走去:“走的时候带好门,希望不会再见到你。”房间里一切恢复原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恢复自由的女郎紧咬着自己塞在嘴里的拳头,竭力忍着不惊叫出来,飞快的退了出去,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她的惊呼才歇斯底里的发出,“妈呀~”她完全不顾短裙下的热流,飞也似的奔了出去。方羽听到她的脚步迅速远去,自嘲的摇摇头,他知道那女郎吓坏了,被他从两只狗在不到半分钟里咬死一只大野猫的一幕里领悟的天道酷杀的布气术给吓呆了。那是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琢磨成的,还是第一次用,而且只用了十分里的半分,但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再多用半分胆小的人就会被吓傻。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失常,用这些去对付一个卖笑的可怜人,是有点过份,今天也许是痛苦的回忆太多了,他为自己找了个理由。长长的吐了口浊气,他安静的进入定境。

  一阵阴冷中,唐丽君被墙上报时自鸣钟的钟声惊醒,她迷糊着睁开眼睛,已经12点了,老公还没回来!她觉得屋里好冷,气温在迅速下降,她都冷的有点打寒颤的感觉,紧抱着双肩,她整个清醒过来,怎么会这么冷,现在明明已经五月了呀,天气热了好久了,会不会是外面下雨了而家里的窗户没关好?她抬头一看,窗户关的好好的呀,她披上chuang上的羽绒被,走到窗口撩开落地窗帘往外一看,月亮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没下雨啊,怪事,此时她觉得更冷了,哆嗦着她赶忙开了空调,热开关按下冒出的却是冷气,忽然唐丽君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觉得整座楼里寂静的怕人,房间里能听到她上下牙打架的声音和她自己越跳越快的心跳。“不怕,没事的,是自己在吓自己。”她哆嗦着安慰自己,但心里无名的恐惧越发重了,她想找个人陪着,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她快步冲出房门来到走廊,走廊里的灯发出昏黄的光冷冷的洒在地板上,身上越发的冷,她此时的感觉就象在一个冰窖,目光慌乱的掠过几扇紧闭着的门,停在婴儿房的门上:“啊,小雨!”她叫了出来,房间里现在冷的怕人,她怎么忘了女儿?她有点疯狂的冲上去推开女儿的门,一开灯,小女孩安稳的睡在小床上,小脸蛋红仆仆的睡得真香,她长嘘了一口气,狂跳的心安静了许多,她软弱的轻轻靠在关住的门上,任由背上雪白的被子滑落,定了定神,她来到床前替女儿把踢到一边的小被子盖好,斜偎在床头,觉得自己现在就象是神经病,女儿房里一切正常,她还仔细看了一下挂在床头的温度计,24度,也很正常,她对自己刚才的感觉怀疑起来,是不是自己刚睡醒时的错觉?摸了摸自己还是冰凉的胳膊,她又觉得不象是错觉,咬了咬牙,她决定出去量一下,拿着取下的温度计来到门口,手握在把手上她又犹豫起来,她无端的对门外的世界有点害怕。想了想,她把门拉开一条缝,拿着温度计伸出手去,胳膊马上就觉得冰凉,咬着牙她在心里默默数数,等数到心里预想的一半数时,她觉得伸出的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都冻的麻木了。实在受不了了,她收回手紧紧关住房门,眼看到自己伸出去的半截手变成和上半截完全不同的颜色,惨白惨白的,她忍着心头的狂跳,用有知觉的左手拿过温度计一看,差点晕过去:零下二十度。拿回房间的温度计快速的回伸着温度指数,清楚的告诉她温度计的准确性,她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温度计,忽然狂叫一声,象摔咬手的毒蛇一样把温度计摔到墙上,“啪”的一声温度计断裂四散,她惊叫着扑到床上把女儿紧紧搂进怀里,歇斯底里的大叫:“德良,你在那里?吴姐,吴姐~”叫声在空旷的房间里远远的传开,居然无人回应。

  “哇~”被惊醒的小雨震耳的哭声把唐丽君从半疯狂的状态中拉回了现实,心烦意乱手足无措的唐丽君一边哄着小雨一边也哭:“小雨乖,小雨乖,妈妈在这里,不哭不哭,妈妈现在好怕啊,你爸爸也不要我们了呜~”她也又惊又怕的哭个不停。就在这时,一声汽车的鸣笛清晰的传来,紧接着听到院门的铁索一阵乱响,马德良回来了,老公回来了,唐丽君激动的想要大叫,就在声音刚从喉咙出来嘴还没张开的时候,整座楼里的灯全灭了。一紧张,唐丽君发现嗓子失声了,只有紧紧抱着怀里的小雨发抖,苦候老公的到来。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软弱和无助,奇怪的是心里忽然有一个念头掠过“如果自己嫁给方羽,会不会有一天也象这么害怕和无助?”念头一闪而过。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黑暗中怀里的小雨也奇怪的不哭了,小手摸上了唐丽君满是汗水泪水的脸,口里清楚的说出几个字:“妈妈乖,不哭~”唐丽君抱紧了手里的小雨,心里竟有点气愤马德良的迟迟不来。就在这时,两声凄厉的短叫让唐丽君的寒毛都刺了起来,好象是丈夫的司机老张和门房兼园丁老曹的声音,为什么惨叫?是不是自己又听错了,怎么没有再没动静了?就在黑暗的猜疑中不住发抖的唐丽君又听到大厅的门一响,一个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听声音象是老公的脚步,但重了许多,听木地板咯吱咯吱乱响的声音足有好几百斤重。紧接着她又听到一种奇怪的喘气声,象她去动物园见过的海马喷气那样短促浑浊而又粗野的喘气声,她只觉得的头皮发炸,直觉里感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危险,唐丽君紧紧抱着小雨,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注意听脚步的响声,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停在大厅边上吴姐的房间门口“哐”的一声巨响,门好象被揣开了,唐丽君就觉得那声巨响就好象响在她心里一样,全身直哆嗦,这么响的声音传出,吴姐房里居然没什么动静,咯吱咯吱的脚步进了房,几声沉闷的敲击声传出,脚步咯吱咯吱的又象二楼走来,唐丽君脑里一片空白,连哭都哭不出来,怀里的小雨也仿佛感到了危险,从灯灭开始,一声都没有哭叫出来。

  四周漆黑一片,母女俩缩在墙角,抖个不停,一种诡异的东西在暗夜里流淌,她们随时有被淹没的可能。脚步咯吱咯吱越来越近,野兽般粗重暴烈的喘息声清晰可闻,就在唐丽君要昏过去的一刹,脚步停住了,又是“哐”的一声巨响,唐丽君觉得墙都在晃。她卧室的门被踢开,接着是一阵难耐的死寂,只有外面粗重的喘息和婴儿房里两颗扑扑乱跳的心声。咯吱咯吱的脚步又开始响了,渐渐远去,唐丽君小心的呼出憋在肺中的闷气,挪开捂在女儿小嘴上的手,这才惊觉全身都被冷汗浸透,她觉得马上要疯了,恐惧和无助紧紧的压迫着她的神经,头疼的要命,怀中的女儿吃力急促的呼吸也让她担心,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大的声响家里却没有一个人醒来看看,今晚的一切都透着怪异,一定要出去看看,就算为了女儿也要拼了,孩子还小,忍不了多久的。

  听着咯吱咯吱的脚步上了三楼,唐丽君抱着小雨一跃而起,光着脚直奔房门而去,“咚”的一声肩膀撞到了房门,发出一声闷响,脚下也踩到软软的东西,“是掉在门口的被子!”一惊之后的唐丽君马上想起脚下绵软的东西是什么,摸索捡起被子一裹怀中的小雨,她在这种六神无主的关头还记得外面的寒冷(母性的光辉确实让人感动)拉开门,一股寒气夹着一种怪异的腥味扑面而来,一时间也无从辨别是什么味道,唐丽君紧赶两步冲入自己大敞着门的卧室,扑到床前放下怀中的小雨,转身又扑过去重重的关上房门,喘了一口气,又飞奔到落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蒙蒙的月光和远处的灯光让屋子里亮了起来,起码可以隐约的辩物。唐丽君现在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一刻都不敢停留,紧跑两步扑到床头摸起电话就拨,电话里没有声音,也没电?唐丽君差点晕了过去,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它居然没电?狠狠的摔落电话,唐丽君摊倒在床上,她已经绝望了,泪水汹涌而出。这时小雨的小手摸索着抓住她的胳膊,“妈妈~抱”女儿在要她抱,她想抱可右手象针刺一样痛,忽然她心里灵光一闪,“手机!”她一翻而起,不顾女儿的叫喊,直象衣架上的坤包奔去,一把拽过坤包,不理轰然倒地的衣架,把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床上,拿起小巧的手机翻开盖,谢天谢地,灯亮着,快速的压下110,在几乎让她发疯的几秒等待以后,一把柔和的女声传入耳边:“这里是110,请问是那里报警?”近乎是喊叫着报出地址,唐丽君第一次感到了有了希望。刚放下电话的唐丽君还没来的及感到高兴,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又传入耳膜,转过身抱起女儿,唐丽君又缩在在床头,摒住呼吸,想再一次躲过不知名的恐惧,这次,她失败了!咯吱咯吱的脚步准确的停在卧室门口,粗重的呼吸从来没这么恐怖的响在耳边,“哐!”一声巨响,卧室门破了个洞,“哐!哐!哐!哐!哐!”连声巨响中卧室门碎裂,靠着窗外映射的月光,唐丽君绝望的发现那是一把大斧,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卧室门轰然倒地,在小雨刺耳的哭叫声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拎着一把大斧闯入!

  “德良,是你吗?为什么这么吓我们?你怎么了?”唐丽君一眼就认出进来的人是老公马德良,惊魂一定,大声的问到。眼前的黑影不说话,呆滞的大步踏过门板走过来,大斧高高的举起,粗浊的呼吸伴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唐丽君的感官。唐丽君心胆皆裂,长叫一声往后摔倒重重躺在床上晕了过去,大斧擦身而过,带走了包着小雨的棉被,大斧再举,失去母亲怀抱的小雨躺在床上仰天大哭。就在这要命的一刻,挂在小雨脖子上的玉飞天突然发出耀眼的银光,五尺多高的光团笼住小雨躺的床,光团里劲气流转,外面电光交击,映照的卧室内一片光明。光团内母女俩一哭一晕,光团外,马德良双目发直眼睛里闪着妖异的绿芒,鼻翼狂野的伸张着,满嘴白沫满面腥红,散乱的头发和西服上血污一片,高举着粘满血浆脑汁的大斧摇摆不定。

  旅馆里,原本安静入定的方羽此时睁开了双眼,虎目中酷杀的寒意隐现。手扣子午诀,满头长发无风自飘,全身隐隐有银光闪动。

  在城北脚一个布置诡异的密室里,一座牛头人身六手三脚的怪物雕塑前,一张黑漆漆的长桌上摆着一盆血,和五支象京戏里用的令旗一样的小旗,旗面上是血红的怪物像,盆里的血里有个木头人泡着,胸口上钉着三根穿红线的银针,银针钉着一张贴子和一撮头发,帖子似乎能够能看到马德良的名字和一些日子,三根红线的另一头绕在一个跪着的黑袍人的手里,黑袍人面目阴森,面色黎黑,不象是汉族人。嘴里不停的念着怪异的咒语一样的东西,汗水已经湿透后背和前胸,黑袍人背后,还跪着一个西装笔挺,神态奸诈的年轻人,脸上也全是汗水和紧张。

  “法师,全部解决了没有?”

  “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身上居然有聚福咒,看来也有同道中人是他的朋友,你怎么早不说?”黑袍人阴森森的瞪着青年。

  “没有啊,我们在动手之前调查了他有半年之久,没有这种人是他朋友,我怎么敢骗法师你呢?”青年恐慌的说。

  “要不这两个就算了,免的招惹同道,你看怎么样?”黑袍人话音一落,想收法。

  卧室里,马德良面对身前的银光,持斧的手摇摆不定,眼睛里绿芒大减。旅馆里方羽杀气稍减,但姿势不变。

  密室里,西装青年闻言大急,眼珠一转,假笑到:“一切全凭法师做主,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必为了我们这点小事而惹了法师对付不了的强敌呢?”

  黑袍人闻言微怒:“谁说我惹不起他?我黑巫法师怕过谁?你看着斩草除根,一个不留!”残忍的一舔嘴唇,嘴里的咒语转急。

  卧室内马德良逐渐暗淡的双眼绿芒大盛,嘶哑的暴吼一声,大斧猛劈而下,刚刚醒转的唐丽君惨叫一声,又被眼前魔神一般的马德良的凶恶吓晕了过去,大斧落在光罩上,发出闷雷般的巨响,光雨飞溅,玉飞天断成两截,斧式一缓,但还是直落而下。

  旅馆里方羽双目中寒光暴射:“印!邪!破!”三声怒喝从牙间挤出!

  卧室内小雨的前额上三道红电射出,卧室内气温急剧上伸,第一道红电震飞已到面前的巨斧,去势不减,印在马德良的额头上。另两道红电势若飞星,印在马德良胸前和小腹上,卧室内马德良应电抛飞,象麻袋一样飞出破门,软软的掉在走道上,密室内狂风激荡,供奉的怪物雕塑轰然巨响中塌落,长桌上血盆和木人应声炸碎,黑袍人如中雷击,纸人一样的往后飞出,人在空中鲜血狂喷,西服青年吓的趴在地上发抖。

  等巨变过后,西服青年在墙脚找到奄奄一息的黑袍人,黑袍人躺着仰天狂叫:“破邪印!我今天被你害惨了,我好恨啊,快拿我的黑血五令来,我要传信叫师傅来,快!哇!”又喷出一大口血,西服青年手忙脚乱的在一片废墟里找来那五支小黑旗,黑袍人又张口狂喷五口血在旗面上,用尽全身的力量念出一段咒语,五面旗上黑雾一起,旗子消失不见,西服青年看的目瞪口呆,黑袍人嘿嘿惨笑:“我的五令最少能阻拦他两天,两天后我师傅就该到了,你回去告诉你们曹总,黑巫教法师答应的事,一定会完成,我死后你连这里的一根草都不要动,我师傅来了就带他来看这里,你快走吧,我要死了,快走!”说完双腿一蹬,死了。

  旅馆里方羽长身而起,心中被不祥的感觉笼罩着,刚刚在定境中居然感觉到暴虐的凶杀之气和邪恶冰寒的异能量在冲击自己种下的愿力,在这座城市,只有唐丽君的女儿小雨身上有他留下的愿力,感受愿力的变化是他在近一年里才证通的大能力之一,是他心通和符录门的祝由术结合后的产物,不管离多远,都和他的元神保持着神秘的联系,前面刚种下晚上居然就有异力侵犯,而且来势汹汹,虽然他刚才已经破去了异力,但唐丽君鼎食之家,怎会有这么强的异力侵入?而且当他一想起唐丽君,居然有心惊肉跳的感觉,用慧眼看,也只能看到唐丽君满脸惊恐披头散发晕过去的样子,有怪事发生!迅速开了灯,蹬上鞋拿起外衣,想连夜赶去她家看看,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哐的一声撞开,四个身穿警服的大汉破门而入,手里的大电筒和警棍乱舞:“统统不许动,警察临检!人呢人呢?”看到房里亮着灯,方羽又衣着整齐的站在地当间冷眼相看,领头的那个满面横肉的警察一愣,凶光四射的大牛眼四处乱看,一看没有别的人,回头给身后的人打了个眼色,续尔转过头继续嚣张的喝道:“小子看什么?还不把身份证和随身物品拿出来等候检查?你肉痒啊?”边说边挥舞着手里的警棍,恶形恶相的样子令人齿冷。

  方羽心里一动,这那里是警察?简直是土匪嘛!手慢慢往口袋里掏,一边注意观察面前的这几个恶人,领头的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后面跟的几个长相都差不多,前两个满脸凶光,衣着还算整齐,最后一个脸上有条长刀疤的瘦长汉子,上身穿的倒是警服,下面的裤子却是一条武警的带红边的长裤,有点不对!他心里更怀疑了。那最不像警察的刀疤脸看到他不但慢腾腾掏东西而且还有闲工夫看他,不由大怒,警棍一扬:“臭小子皮痒了?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抓你去吃牢饭?”方羽眼快,看到他扬起的手臂上有个飞鹰的刺青,当下哈哈一笑,往后退了一步:“各位请吧,在下不是肥羊,你们找错人了!不送!”

  闻言一楞,四个人互看了一眼,一起乱嚷到:“你胡说什么,看你小子不象个好人,抓你去审问。”说着四个人一起挥舞着警棍手电扑了过来,方羽大怒:“不知自爱!滚!”最后一个滚字的的音浪如万斤巨石般轰在四人的脑海,四人发出如中箭的野狼般惨嚎,齐齐摔在地上,抱着头满地乱滚,脑中嗡嗡乱响,不知人间为何物。嘴里耳朵中有鲜血流出,床头柜上的瓷茶杯也应声“噗”的碎裂!方羽面色一沉,刚要说话,又听到门外几声大吼:“不许动,警察!”

  七八个警察端着枪抢入房中,领头的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年轻警员看到满地乱滚的四个人先一楞,续而大喜:“大牛眼,刀疤鹰,今天看你们往哪跑,全拷起来带回去。”“是!”身后的几个警察收起枪,利索的将地下毫无反抗的四个人拷起。

  这时,领头的青年警察警惕的望着正含笑不语的方羽:“你是谁?这里的旅客吗?请出示身份证!”

  “我叫方羽,是这里的旅客,请看!”方羽笑着拿出身份证递过去。

  “方羽?!小镇的方羽?”正在忙乱的警员们都闻声惊问。

  方羽不解的望着面前的七八双似兴奋又似好奇的锐目,眼光最后停在显得最兴奋的青年警察脸上:“是啊,我是来自小镇的方羽,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什么问题,不过还得麻烦方先生跟我们回局里一趟,去做个笔录,没什么问题吧?”年轻警察仔细打量方羽,又看过身份证后,笑着递还给方羽,语气明显客气了很多。

  “这,现在天很晚了,能不能明天一早再去?”方羽犹豫着推脱,心里很担心唐丽君那里,一边觉得今天实在倒霉,被弄的一些快点离开去看的办法都没有,而且这些警察好象一副对他很了解的样子也很让他感到疑惑。

  果然那个青年警察看了一下表:“现在还不到一点钟,时间还早,做个笔录很快的,请方先生也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做警察的,尽量配合一下好吗?这也是一个好公民起码的义务啊!”

  方羽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希望能快点弄完。”

  “谢谢!大家收队回去。”青年警察兴奋的发出命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