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制敌先机(4)

红楼春梦 流流 2546 2007.02.11 22:02

    会议如期举行。聚集了全世界的沂氏高层管理,竟是有了浩浩荡荡的百多号人。我坐在办公室里,通过监控器看着全场黑压压的一群人,扬声器里传出的熙熙攘攘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其中不乏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有不少中年人,唯独不见的就是年轻人。想来也是,毕竟就是这些人直接控制着全世界各地的经济命脉。能够在沂氏中出任高层管理的,无论在哪里都是无庸置疑的人才,在场的哪个不是跺个脚世界就晃三晃的人呢?只是目前这些人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潇洒,多出的却是一份明显的焦虑和紧张。

  至于他们焦虑什么,很清楚,沂氏的现状让他们无法不焦虑。如果只是一部分业务下滑,他们可能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但是目前整个沂氏都在走着下坡路。而且势头还很大!整个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况。再加上沂氏高层的明争暗斗,时局动荡,这些经历了那么多风浪的人在掌握了权势那么多年的状况下,又有谁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局面呢?更重要的是,他们要保住自己手中的这些权力就一定要做出正确的选择。说简单了就是跟对人。否则就连怎么死的也不清楚了。况且谁的心中没有那么点***的?能够拥有更大的权力,甚至跻身沂氏的最高管理层,拥有沂氏直系股份,那将会是多大的诱惑!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沂氏跨了,也最多是分裂而已!它所拥有的财富依旧是无以伦比的!如果能在其中分一杯羹,谁又会不愿意?

  至于他们紧张什么,也很清楚,毕竟现在沂氏在走大幅度的下坡路。他们作为沂氏直接各部管理者,对这样的大幅度下跌也同样要付最直接的责任。虽然他们还是听命于沂氏的直系最高管理层,但是也做不到事无巨细一律通报的。而且听说这次的会议是沂氏的家主忽然召集的,现在谁都不知道这个沂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家主会有什么样的惊人举动。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位沂氏家主通常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失踪就是大半年一年的查无音讯,若说他真的在管理沂氏任谁都不会相信的。但是他却偏偏有着沂氏家主的生杀予夺之权。谁都知道沂氏的直系高层对于这个家主恨之入骨,暗中的安排不知有多少!若真的忽然传出他的死讯,都不会有人感觉奇怪!可笑的是,却偏偏没有一个人敢公然说出反对的话。连这些直系高层都不敢出声了,他们这些高层管理又怎么敢多出一句话?而万一这个家主此次开会是为了追究责任,那么他们这些高层不就是首当其冲的代罪羔羊?而且没有人会相信沂氏家主会对削弱目前分封势力的事情没兴趣。所以今天估计有哪个势力要倒霉了。所有人都在祈祷,千万可别落到自己的身上。也希望自己跟的那个人千万不要是首当其冲的打击目标。

  我看着这群显然忐忑不安的人们,嘴边露出嘲讽的笑意。他们的一举一动一个神态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他们的猜测也没有错。但是有一点是他们所想不到的。就是今天我会打破平衡。现在已经是时机让我打破这个平衡了,那就是沂氏表面上所呈现的三足鼎立之势。通过目前的暗中运营,我在这三股势力中分别占的控制率已经从一开始的35%增长到了45%。这已经是一个天文的数字了。在整个沂氏局面呈45度下滑的状态下,我的势力却在直线上涨。表面却要维持一定的盈亏平衡,这样难度的事情,如果被爷爷知道,相信他也绝对会惊讶的。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做的如此完美。这和一开始我的布置有很大关系,同时也包括了圣杰哥哥和秦医生的出人意料的发挥。更何况我在沂氏势力外围所建立的全新势力也通过圣杰哥哥和秦医生两个人的控制在迅猛的发展中。如果综合起来看,我已经完全具有直接抗衡沂氏目前三股势力的能力。但是我却不喜欢冒太大的风险。暗中吞噬才是最完美的商战释义。资金的运作和重组才是最有效增加筹码的本钱。如果采取直接对抗,那么沂氏就真的要面临四分五裂,整体实力严重下滑的局面了。这样反倒便宜了其他的势力混水摸鱼。这也是为什么我再怎么玩,手上的资金和势力只有增加却不会导致外散和削减的原因。唯独就是资金和势力走向的区别而已。说白了,就是这个手上的钱放在另一只手上用,但用掉的钱又会回到自己的保险库里。怎么转都逃不出我的口袋。而现在我则要让更多的沂氏的但却掌控在其他人手里的资金和势力流到我的口袋里来。

  会议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在秘书的提醒下来到了会议室。随着我的出现,硕大的会议厅变的鸦鹊无声。我心中暗笑,走上了主席台。顺便又朝着已经在坐的我的几位直系亲属们点头打了个招呼。

  我先两眼扫视了一下会议室中的所有人,随即开口说道:“谢谢诸位不远千里而来!我想今天开这个会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我看似不禁意的扫了两眼身旁坐的亲戚们。他们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

  我继续说道:“这半年来,沂氏的状况不容乐观,想必在坐的诸位也有听闻。不过听闻也仅仅是听闻!今日让大家来到这里是为了让诸位更清楚的知悉沂氏目前真正的状况。从而也希望诸位能够为沂氏更尽心尽力!”说道这里我顿了顿,转头看向我的父亲,向他说道:“沂副董事长,是否可以请您说一下这半年来您这里的状况呢?”

  沂冉旭,也就是我的父亲,似乎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开场白。想来不仅仅是我的父亲,我的其他几位叔姨也一定是摸不到头脑。不知道我的用意在哪里。毕竟我这样的做法很容易引起沂氏高层管理的动荡局面。而我的直系亲属们所掌控的势力盈亏数字也算是一个机密。而我却要把这些机密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他们实在不明白我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难道真的就是我所说的让众人更尽心尽力么?对于他们来说,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我的用意究竟会是什么。

  果然,我的父亲绝对不会轻易的说出他目前的状况。如果他说了,对于他现在的几个对手而言也将会是一个大的破绽。不禁意的忽略了为什么我会称呼他为“沂副董事长”,他说道:“春儿……”

  哪知他的两个字刚出口,就被我打断。我说道:“沂副董,现在是整个沂氏的高层会议!还请您称呼我为‘家主’!”我掷地有声的说出了“家主”两个字,也很清楚这样两个字会给众直系带来什么样的什么感觉。

  果不其然,众人的脸色均是一变,我父亲甚至是阵红阵白,被我这一阵抢白,他丢的可不仅仅是脸了。仅仅是气势上的就已经弱了几分。而且我这样做的用意不谛于再次让所有人明白,我才是沂氏的主人。

  PS:明天还有一章更新的!大家慢慢看!流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