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降佳人

红楼春梦 流流 4869 2003.07.09 17:38

     血慢慢滴落。我露出淡淡的微笑,终于结束了。我抬头望向星空,闪烁着,闪烁着,逐渐模糊的我的意识。我知道,我的生命将在此刻终结……

  

  “OK!I Got it!”我迫不及待的点击了“发送”。“呼!呵呵呵呵!”我松了口气,顾不得自己还身处大众网络酒吧,就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终于结束了!这本折磨了我近两个月的小说连载!终于结束了!要知道!此刻我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激涕零!泪流满面!胡言乱语!乱七八糟!不过终于结束了!

  喜滋滋的一手拿着百事可乐,一手背着我的百宝包,走出了网络酒吧。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的第九部长篇小说面世的日子!真应该好好的纪念一下!如果去查吉尼斯世界记录,我应该能成为世界上最年轻也是拥有最多读者的作家吧?呵呵!那是当然的!想本少爷我IQ178,从小就是国际注册的天才,过目不忘,一目十行对我来说都是小case。精通世界各国语言,对天文地理,历史文学都有专家级的水准。最喜欢解刨学,最爱研究毒药,最拿手的是赚钱!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办不到的呢?好象没有哦!谁让我是天才儿童呢?

  “少爷!少爷!您终于出来了!快点回去吧!今天是您的生日!老爷和夫人正等您吃饭呢!您要写书也可以在家写啊!何必到这里来呢?”这就是我踏出网吧第一步时,迎接我的话。说话的人是沂福,我们沂家三代元老管家。除了爷爷之外,也是真正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因为我父母除了我生日和过年这两天才来看我之外,其他时间,我连他们的影子也见不着。所以如果连我出生那天也算进去的话,我和我父母大概只见过25次,不包括这个月!对于沂福,我非常尊重。

  “知道了啦!福叔!不要催我!我到这里来写也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嘛!顺便可以散心啊!何乐不为!”我习惯性的用左手的食指顺着下巴的曲线划了两下。这个动作是表示我在思索。而我一旦思索,就意味着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至于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所以极度熟识我的沂福,二话不说的拉下我的手,说道:“好啦!我的少爷!别想什么歪主意了!福叔老骨头了!可经不起你折腾!而且老爷和夫人特别嘱咐,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说!您一定要乖乖回家见老爷和夫人!决不准象去年过年时一样偷跑!”

  “知…知道啦!福叔!我不跑就是了!”我暗自吐吐舌头,被人看穿可不是什么好事。都怪我这个习惯!太明显了!可惜我是改不了了!因为不这么做,我就想不出事情来。

  福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功的让我坐上了来接我回家的老凯车(老凯车,就是凯迪拉克房车),打消我想走回去的念头。我忿忿不平的想着,不就是老凯车嘛!我自己研究的火箭靴比它快多了!福叔居然说火箭靴不安全!气死我了!小看我!

  福叔大概是知道我在生气,所以边吩咐完司机开车后就说道:“少爷!老爷和夫人说,只要您这回安安稳稳过完生日就会带您去游乐场玩一天。”

  “怎么可能?他们那么忙!连见我都能按次数算!哪里来时间陪我去玩?”我楞了一下,心里先是一阵欣喜,但接着又被现实打回原状。

  “是真的!从太老爷仙去,老爷和夫人认识到和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所以决定补偿!您不觉得近一个月来,老爷和夫人已经和您见过好多次面了吗?”福叔微笑着说道。老脸上的皱纹居然舒开了许多。想必是认为自己一直在主人身边提醒他们多关照一下少爷的提议产生了效果。

  福叔提到爷爷的离去,我心里黯然了不少。自小把我养大,教我各种知识的人就是爷爷。虽然爷爷很烦人,总是让我做这个学那个。但却是我最爱亲近的人。爷爷真的很厉害。我一直认为他是比我还天才的天才。这个世界上我只服一个人,那就是我爷爷!不过自从他当了神仙,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为此我还难过了好几天。不过后来想到,爷爷当了神仙就可以更逍遥自在,那我也乐得开心。不过现在我不忍心反驳福叔的理论,心里却泛起一阵冷笑。什么想补偿!他们才不会!自从上次他们发现我已经控制了全国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期货,同时又暗中对几家全球数一数二的企业进行控股之后,他们见我的比率明显增多。不过每次见面都如同商务会谈。他们要这样做,那我当然也不会手软。我不缺钱花,但赚钱也是我的兴趣之一。礼尚往来,各取其所!好几次看着父母铁青着脸离开我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在兴奋中竟然也会有失落的感觉。唉!不管那么多了!毕竟今天是我生日!开心一点啦!我想着,看着车窗外逐渐变黑的天空。好象要下雨了呢!

  “要下雨了啊!小赵!快点开车!尽量在下雨前回到本宅!”福叔吩咐着。

  “知道了!福叔!”司机小赵应道。

  果然,不一会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也不知道是风卷着雨,还是雨裹着风,车窗外什么也望不见。雨水就象是倾泄一般席卷整个世界。闪电就在高速公路的尽头,如同一条条电龙!

  “福叔!我…我看不见了!雨太大了!”小赵的声音颤抖着,他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雨势。

  “笨!那就快点停车!”坐在我身边的福叔也开始焦急了!的确,这样的雨太大了。

  “可…可我看不见前面!也看不见后面!”小赵死命的抓住方向盘。

  “不能再这样开下去!尽量向公路内侧靠近!慢慢停车!”福叔发出了指令。

  “福…福叔!不好了!刹…刹车失灵了!”小赵惊恐的猛力踩着刹车。但汽车依旧飞样的向前驶去。

  “什么?!怎么…怎么会这样!”福叔呆立当场。

  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但我依旧向窗外看着。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大的雨却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我着迷的看着远方的一条条电龙,仿佛世界上除了这雨就只有那电龙和席卷的狂风。

  “啊!天那!快看!那是什么!”小赵一声惨呼惊醒了福叔,也惊醒了我。

  我和福叔顺着小赵指的方向看见就在路的尽头有一条用黑云,狂风,紫电所集成的自然界最为放纵的黑龙。

  “完了!完了!是龙卷风!”小赵开始哭爹喊娘。

  “少…少爷!我…我们!”福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脸色因为紧张而苍白。

  我看着前面的黑龙,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只有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去吧!去吧!”我笑了!最爱研究自然界各种情况的我,又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呢?体验风的方向!能亲身做到这点的,大概我又要成第一个了!不过也有可能变成最早死于自然灾害的天才!哈!自然灾害!有意思!

  福叔和小赵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大笑中的我。接着他们就发现我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不要命的事情。

  我迅速拿出百宝包中的火箭鞋(其实只是两个微型增速装置,没有鞋那么大,否则百宝包是不可能放下的,而且象我这样懒的人,又怎么会设计一些重的要命的东西放在身上呢?)装在了自己的鞋上,又将百宝包固定妥当后,对着福叔微笑了一下说道:“福叔!您老保重!或许我们再也见不到了呢!替我向父母说‘我爱他们’和‘再见’!”说着,我不顾汽车还在飞速运动,就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不!少爷!!!”福叔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看见他少爷纤细稚嫩的身型就在跳出车外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由于火箭鞋的作用向那条黑龙冲去,接着整个人就消失在了黑龙中。

  而说来也奇怪!当黑龙包裹住不顾一切冲向它的人后,整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先前有的雨、风、电也同时消失。太阳再次在天空中闪耀,只有湿润的地面才能证明刚才确实曾有过一场大雨。小赵同时发现,他的刹车居然好了!

  “停车!快停车!少爷!少爷!您在哪里啊?少爷!”福叔不顾一切冲下车,想寻找少爷的身影,但一切似乎已经晚了。

  *******************************************************************************

  “唉呦!这位爷!快来嘛!我们这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水灵!包您满意!”

  “爷!好久没见您了!今日有空来我们这里啊?”

  “好没良心呦!我都等您那么久了!才想到来看我啊!”

  “……”

  从这些话中,不难猜出这条街到底是做什么的。没错!花街是也!从来就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的花街,在京城更有着不一般的造势。规模宏大,档次较其他地方的花街更是高上数酬。文人墨客,达官贵人也时有流连。

  这不,京城花街最有名的依红春楼里正有两位不得了的人物。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又不太象是在寻欢作乐!他们所在的房间,正是依红春楼的最为隐秘的院落老板娘柳媚媚的居所,也是整个花街最高的建筑,平时基本不会有人踏足。陪伴他们的也非是妖娆多姿的小姐,而是一封文书和几杯水酒。可见这个依红春楼也不是那么简单。

  “殿下!您的吩咐,属下正进行!撒网之事,您尽可放心!”说话人声音低沉悦耳,却掩饰不住一股冷酷的气息,站在被称为“殿下”的左侧一面,一身漆黑服饰,身材高壮挺拔,可惜整个脸都埋藏在室内的阴影里,烛光也照不到,一时半会看不清楚。

  反到是那位“殿下”看上去神采奕奕,气度不凡,颇有帝王将相之貌,只是年纪略轻,给人一种略显稚嫩的感觉。而此刻,他正翻看着文书,似乎在听那位黑衣人的报告。

  “如此就好!唉!看朝野内外如此景象不得不忧啊!”殿下俊眉微皱的说道。

  “殿下年轻有为,只需掌握方向尺度,必然不会有差池!”黑衣人鼓励道。

  “你确要帮我!你我兄弟,定不能甩手而去!”殿下一把拉住黑衣人的手臂说道。

  “殿下!…属下自然会尽力!在您得登大宝之前!”黑衣人似乎略微犹豫了一下。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登上皇位,你就不再顾及我们了吗?我知道,因为我的关系,我母后亏欠你甚多!但为了朝纲社稷!你又怎能轻言离开?”

  “唉!殿下!您知道!属下若是常留于此,于您、于朝纲均是不利之极!”

  “怎么会!你学识渊博,比之我,孰优孰劣一观便知!雄才大略更是胜我数酬!我欲用你为将为相,偏生你却一再推辞!唉!”

  “殿下!属下能辅佐您侧已是心满意足,还请殿下谅解!”黑衣人躬身一礼,以示心意坚决。同时也表示不愿意再就此事谈下去。

  “唉!好吧!此事暂且不论!但你需知道,我决不轻言放弃!”殿下看来也是倔强之人。

  “殿下!您还有何吩咐?”黑衣人似乎准备离开。

  “没什么了!不过许久不见你,你我兄弟就一起喝一杯吧!”殿下拿起酒壶就要替黑衣人斟酒。

  “殿下!属下担当不起!”黑衣人一惊,立刻一个伸手欲将殿下手中的酒壶拿下。可那位殿下竟是不肯,身型一晃,错开了黑衣人的手。黑衣人却也不慢,反手再次夺向酒壶,坚决不让殿下替自己斟酒。如此一来两人竟反复过上了招。而殿下毕竟不敌黑衣人,正当酒壶要落入黑衣人之手时,一件想不到的事情忽然发生。

  京城的天空闪过一道流星,而这道流星不偏不倚正砸在依红春楼的密室顶上。想当然,木头做的顶,又怎经得起星星的力道。于是乎,一个人型窟窿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屋顶上。

  而房中的两人却以为刺客来袭,均拔出自己的武器以防万一。黑衣人更是护在殿下身前以备不测。不过二人等了半晌,也未见刺客有任何举动,只是由于落势太强,导致密室中尘土飞扬,可见度极差。好一会后,尘埃落定,两人警觉的四处观察了一下,发现“刺客”正用极端不雅的姿势掉落在床铺上。说实话,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满是尘土的东西是一个人。两人诧异的对望一眼,心中同时闪过一个问题“有这样的刺客吗?”但问题归问题,两人均小心翼翼的接近床铺,提防刺客只是装做不动。终于到了床边,黑衣人轻轻伸过手去推了推那一位“刺客”。却没想到,引来了一声极微弱的呻吟声。黑衣人顿感情形不对,立刻一个大力翻动,而这回却是真的是惊到两人。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眉目极为秀美,却有一头短发,虽然脸色苍白,却绝无损其清丽的男孩!

  两人对望一眼,均道:“这是怎么回事?”孰不知命运的相遇正由此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