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步步杀机

红楼春梦 流流 9690 2003.07.19 16:56

     先且不论春儿忙着帮柳媚媚替如烟“包装”。就说那天楚风别过众人后,便快马加鞭的向着翔龙盟总坛而去。骑在马上的楚风可谓心急如焚。魏圣杰业已发来了七、八封急书,为的就是让楚风尽快赶回总坛。而楚风却为了春儿的事耽搁了数天。想必魏圣杰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想来这段时间的确辛苦了魏圣杰。五龙将除了他之外,都没有在总坛。自己也因为要和太子见面而离开了总坛。总坛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圣杰一个人处理,必定是忙到不可开交。不过想到春儿依依不舍的眼神,楚风就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把春儿也带着一起回到总坛。可现在却是晚了。

   这次回总坛楚风只是孤身一人。左右护法都让他留在了春儿身边。说道这左右护法,这里就忍不住要插一句。这两个人还不是普通的神秘。见过他们的大概只有楚风了。就算是五位龙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样子。他们就类似于隐型人,总是在楚风最危急的时候出现。而每次出现的形貌体态都完全不同。但就算他们出现的次数,大概也就那么两次。从楚风建立翔龙盟来,就再也没见过他们的身影。也就是意味着,从楚风十三岁后,他们就如同消失了一般。但楚风却在翔龙盟设了这左右护法之职。左右护法从不参与翔龙盟的内务,就象是楚风的贴身保镖。即便是和楚风联络用的也是不为人知的方式。而这一次,楚风却将这二人全数留在了春儿的身边。可见春儿对楚风的重要性。当然这一点可没让春儿知道,否则他定是不肯让人如影随行的跟着。

   策马狂奔了近三个时辰,早已远离京城进入了山区地带。此处地界名为“洛解山”,过了这里再行近五百里就能到达翔龙盟总坛。据楚风所知,再向前几里就有一个山民开的小茶棚。专为过往来人而准备一些茶水点心。老板也是个老实人。故每次楚风从京城往返于总坛时总会到这个茶棚稍适休息,喝一杯山中特有的清茶。这不,楚风已经看见了那个茶棚的顶。楚风露出一丝笑意,却不知道那老板和他的妻子有没有和好。上回经过的时候,他们正闹冷战呢。楚风双腿夹马,朝着小茶棚而去。

   “老板!一壶茶!”楚风下了马,自行将缰绳系在了茶棚的栅栏上后,径自向茶棚内走去。可奇怪的是,楚风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听见老板忠厚的应客声。楚风暗自奇怪,怎么了?该不会是没在吧?“老板?”楚风进了茶棚之后,发现没有一个客人,老板也没见踪影。“这到是奇了!”楚风自言自语道,“算了!等会吧!”正要坐下的时候,异变突起。

   茶棚好似被人五马分尸,整个从中央向下塌陷,眼见楚风就要被压在茶棚之下。楚风见势却丝毫不慌乱,手一挥一条板凳自行到了他的手中,竟是一招隔空取物。也不迟疑,楚风立刻双脚点地,板凳举过头顶,迎向了向他砸来的茶棚顶。板凳在楚风内力的作用下,坚如磐石,坍塌的茶棚顶竟被一条板凳硬是顶出一个洞来。楚风也顺利的穿洞而出,但危机并没有就此结束。八道闪着湛蓝色的剑光从八个方向向楚风刺来,八个蒙面人封死了楚风的所有退路。而楚风却因为一口上升的真气已经到了极点,眼看要落向这剑网。楚风临危不乱,板凳硬是朝了一柄剑推了过去。剑尖顶住了板凳,楚风也借势换了口气,而从旁刺来的两柄剑也不分先后的到来。此刻的楚风前有剑顶住去势,身旁又有业已近身的两柄剑,身后更有追随而来的五柄剑。握住板凳两端的楚风,随即双手一措,整个人竟如同螺旋般的开始旋转了起来。旋劲立刻加快了楚风的去势,而由于楚风的旋转,他周身的空气更在劲力的带动下形成了一个空气高速流动层,原理就类似于龙卷风。刺近楚风周身的两柄剑同时收势不住,从楚风的身边滑过,更被楚风周围产生的吸力猛的吸过去。蒙面人显然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骇然撤剑向后跃去。楚风少了两方的威胁,压力顿减。更因为旋转的势头也已经到了极限。而在他身前的那蒙面人早已顶不住楚风的劲力,剑尖节节断裂。却因为自己是唯一正面面对楚风攻势的人,根本无从退去。只见楚风忽的停止旋转,手中的板凳爆裂,该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瞬时楚风将手中的板凳残骸丢向身后的偷袭者,夹杂着劲风的板凳残骸可比暗器。身后的那五名猛面人均顾不得追击,连接这飞来的木削也不敢,只得纷纷闪避。可说现在楚风只剩了目前一个敌人。一抹冷笑自楚风俊极的脸上浮起,蒙面人看得心里发凉,这笑好比死神到来的前兆。握着剑柄的蒙面人骇然的猛力向后跃,楚风却足不点地的追去。情势在此时恰好颠倒。再看蒙面人躲闪不极,被楚风一把抓着脉门,劲力透过蒙面人的经脉直捣心脉。顿时,蒙面人萎顿的向地上摔去。楚风也顺着势,落到了地面。又一次危机被楚风度过。甩开业已断气的蒙面人的手,楚风拍了拍身上因为茶棚坍塌而粘染的灰,再次看向持剑在他面前一字排开的七名蒙面人。

   “好!非常不错!诸位想杀楚某,还真是费尽了心力!”楚风暗带讽刺的指他们竟然将茶棚拉倒,希望可以活埋自己。

   “阁下的身手亦远超我们的估计!不过,无论如何明年的今日必然是阁下的忌日!”蒙面人中的一个沉声道。

   “呵呵!说的好听!楚某亦非被人吓大!如同诸位这样的言语,楚某也听过不下数十次。但楚某却依旧活的健健康康。该说不知道躺下的到底是谁!或者你们也想以他做榜样?”楚风指了指已经死透的那个蒙面人。

   “哼!休得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见真章!上!”蒙面人一声令下,其余人再次将楚风围到了中间,七柄剑再次对准了楚风。

   楚风站的挺直,露出微笑,说道:“好!既然诸位等不急要送死,那楚某也不再留情了!”说着楚风将长衣的下摆一拉系在了腰间,脚踏丁字,右手负在身后,左手则做了个“请”的动作(呵呵,笔者插一句:因为昨天看了第一天上映的《黑客帝国II》所以特别欣赏基诺里维司的这个标准动作,这里就借用先!诸位看官勿怪!)。准备空手与这七名蒙面人交手。

   “阁下不用兵器?”蒙面人疑惑的问。

   “该用的时候,自然会用!你们的兵器也就是我的兵器!话多无意!动手吧!”说着楚风挥掌先攻向了那名说话的蒙面人,很明显他是这群人中的首领。

   那些蒙面人也不怠慢,齐齐挥剑刺向楚风。

   这些蒙面人果然是极为出色的刺客。训练有素,熟知只有彼此配合才能杀得楚风。故而攻击此起彼伏,用的竟是武林中一大绝阵“灭杀八方阵”。楚风陷于阵中,一时之间竟无从反击,心中讶异已极。要知道这“灭杀八方阵”消失武林已经数十年。自己也只是听师傅说起才略有所闻而已:说入这灭绝八方阵者功力越高越会受到牵制,越高的功力受到的创伤就越大,但施用此阵者即便是习武没有几天,只需相互配合的天衣无缝也能让一代高手埋没。却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遇到这样的阵势。但这“灭绝八方”定然要八个人使才能显示其真正威力,若非对方已经损失了一个人,使阵势无法完整实现,怕今日真的是讨不得好去。但现在就是另一回事了。

   楚风手结九字真言印,口中一声沉喝“临”!这声音虽不大,但听在蒙面人的耳里却如同雷声就在耳里响起一般,震的攻势皆是缓了一线。楚风却借机攻了过去。先是一掌劈中了一个蒙面人刺到眼前的剑。当然,楚风并没有用手去劈剑,他劈的是那蒙面人的手腕。楚风深知这些闪着湛蓝光芒的剑必然是喂过巨毒。蒙面人惨呼声起,剑脱手而飞,抱着手腕退向一边,接着倒地不起,怕也是没得救了。楚风的内力就是这点稀奇,可以穿透人的经脉,以达到从内部破坏的功效。楚风也不慢,一把接住掉落的剑,再次挥剑而上。忽然多出武器的楚风更是如虎添翼,刹时划破了另一个蒙面人的咽喉。那人连一句声音也来不急发便倒地死去。果然正如楚风自己说的“你们的武器也就是我的武器”。七个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五个人。剩下的五个人均是心中骇然,他们已经用了武林绝阵“灭绝八方”虽然只有七个人在使,但其威力也非同一般,却没想到连着损失了两名好手。而对方到现在依旧丝毫未损。怕归怕,但行动还是要继续下去。上司下过死令,若不能杀死楚风,自己也必须提头去见。反正都是个死字,还不如继续打下去,说不定就能杀死楚风。但这些蒙面人虽然人数远多于楚风,但心中却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股必杀的信心。

   楚风手中有了剑,攻势更为犀利。蒙面人当然知道这剑上有毒,更因为蒙面人知道自己若是一个人定接不下楚风的剑势,因此不敢硬接楚风的剑。所以虽然楚风以一敌五,但从情势上看来,反是楚风占了上风。

   此时,阵已不再成阵!“刷刷刷!”楚风又挥出三剑,同时攻向他们的首领。首领迫不得已硬架了楚风的这三剑。“砰!砰!砰!”三声后,首领的剑已被楚风劈断。眼看楚风正要劈下第四剑,却被随后来救的两个蒙面人打断。楚风冷哼一声,直直的向地上倒去,却在离地不到五寸的地方停下,接着如同离弦的箭贴地箭射而出。不但避过另两个蒙面人拦腰一击,更左右剑一挥重重划伤了那两名来救蒙面人的腿。却没想到,这两名蒙面人在腿被划开后,竟开始了令人不敢置信的惨呼。这惨呼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攻击。

   楚风翻身而起,惊异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着实感觉到毛骨悚然。他看见那两个蒙面人自腿开始逐渐消失,湛蓝色的光吞噬着他们的血肉,且越来越快。衣物、骨骸、血肉就如同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惨叫声逐渐低落直至消失,那湛蓝色光业已吞噬到那两人的腰际。“无影尘”楚风忍不住说道,这同样是武林绝毒的一种。楚风回过头去想去寻找刚才被他一剑划过咽喉的那蒙面人,却没想到什么也没找到。人竟能象尘土般消失。楚风忍不住一个使力将手中的那柄剑震的粉碎,更用内力加热这些粉尘一阵燃烧,终于是消失无踪。

   沉默充斥在楚风和剩下的三名蒙面人之间,蒙面人终于开口:“我们败了!”

   楚风默然无语。

   蒙面人再道:“阁下果然好身手,但无论多好的身手都会有疏漏的时候。我们主上业已对阁下发出灭杀令。相信阁下在这个世上的时日也不多矣!”

  楚风露出笑意,道:“阁下看来不是个非常称职的杀手!杀手的话不会那么多!”

  “哈!在下只是见不到明日太阳的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蒙面人语露无奈。

  “怎么说?”楚风讶异道。

  “杀不了阁下,我们自然不能活着去见主上!”

  “这却不是你们的错!难到你们主上连这点容忍之量也没有吗?”楚风皱眉道。

  “门规如此!不得不守!”

  “那也不对!人生在世,孰能无过?诸位若是不愿就此辞别人世,在下不才,想来还有能力收留诸位!”楚风定然道。

  蒙面人眼中异光连闪,最后却不得不说道:“唉!阁下果然胸襟开阔,异于常人!但实非我等不愿偷生,只因我们每人均受主上药物控制,若是不定期服用解药,也是必死的下场!”

  “哈哈!这简单!你们先往京城去,我会将口信留于你们,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接应。我翔龙盟有一神医,号称江湖第一神医。能治百病能解百毒!诸位该是听说过吧?”楚风笑道。

  “这……!”蒙面人对望一眼,均是心动。

  “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一试!大哥!你决定吧!是死是活小弟绝无怨言!”另两个蒙面人同时说道。

  蒙面人沉吟半晌后,一把拉下自己蒙面巾却是一个面貌粗矿的中年男子,向着楚风拱手道:“多谢楚爷不记前嫌!在下贺飞!我们兄弟愿听楚爷调遣!”

  另两个蒙面人见状也将面巾扯下,一个人脸型瘦长,身材颇为瘦高,另一个却正巧相反,有些矮胖。他们也同时向楚风行礼:“在下祁耘(关德)愿听楚爷调遣!”

  “哈哈哈哈!好!好!如此甚好!三位兄弟请尽快起程到京城,只要将此物挂在身上,必然会有人来接应!到时候只要将这里发生的事同他们说一下就可以!”楚风递过一个用竹片刻成的方型物件。

  贺飞接过后,才发现此竹片上竟雕着一条腾龙。便知道这是翔龙盟辨认身份的信物。贺飞感激道:“多谢楚爷信任!可楚爷…您不问我们属于什么组织吗?”

  “那不重要!首先这样的组织你们不可能知道它的真正型貌。再说我的翔龙盟情报组织无处不在,若我要知道只需要问一声便成了。所以你们无须担心!对了,这茶棚本有一对夫妻,你们……”楚风询问道。

  贺飞老脸一红说道:“我们来的时候这对夫妻还在吵架,说是要分家。我们兄弟也不愿意多伤人性命,便给了些银子于他们,让他们自行散去了。”

  “哈!果然还在吵!不过也多谢你们没伤他们性命!”楚风欣慰说道,接着又道:“如此我就先告辞了!我尚有急事在身!”说着楚风便要离去。

  “楚爷请稍等!”贺飞急道。

  “什么事?”

  “楚爷!您的马…被我们……杀……”贺飞越说越轻,祁耘和关德也面露尴尬。

  “我的马?啊!你们杀了我的马?”楚风一下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若的杀身之祸却累极了自己的马!“唉!算了!等过了这座山,我再买一匹就是了!”楚风无奈道。

  “可是楚爷!您不和我们一起回京城吗?那些人在这一路上布满了杀手啊!楚爷就你一个人实在太危险了!在您没到达翔龙盟前,必定凶险重重啊!”贺飞劝道。

  “呵呵!无碍!我楚风也不是怕事的人,再凶险的事我也遇过,这不算什么。所谓水来土淹,兵来将挡!我楚风又怕过谁来。而且正好也让我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楚风艺高人胆大,也并不在意。

  “唉!楚爷!话不能这样说!双拳难敌四手!”

  “好了!你们放心!你不是说他们的追杀只到我进翔龙盟为止吗?那说明他们的势力还没有涉及到我翔龙盟。所以我又何需怕这样的势力?”楚风笑道,目的就是要安抚眼前几名新收的手下,他们似乎比自己还要担心自己的安全。但这也不是说楚风丝毫不将敌人放在眼里,相反,他内心对这件事相当看重。有这样一个杀手组织存在对翔龙盟可说是个巨大的威胁。而且现在也不知道这个杀手组织到底听命于谁。这一切还需要查清楚。楚风暗下决定回到翔龙盟后定要查明一切。而且此时的楚风也庆幸自己没有带着春儿一起来。否则情况定然不妙。春儿不懂武功,自己即要应付敌人,又要护着春儿定要出事。不过,那时候左右护法必然也在,自己也可以轻松点。但春儿必然又要受惊,还是不要带他来比较好。楚风想着,又朝贺飞三人挥挥手飘然而去。疏不知有更大的危险在前等着楚风。

  楚风独自一人走在越山的路上,因为没有了马所以速度大大降低。楚风也知道可以用轻功,但为了应付前面莫明的危机,体力还是留一分是一分。让楚风感觉百思不得其解的却是到底是谁派这些人来杀自己呢?江湖上有这样的杀手组织为什么自己的翔龙盟连丝毫的信息也没有得到过呢?说明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更巨大的黑幕,这一切的进行都是在暗中。会有什么潜在的敌人是自己忽略的吗?太子不太可能这样做。虽然近来因为春儿的关系和他的嫌隙越来越大,但太子还有太多的事情都在依仗自己。现在杀了我,对他来说极端不利。太子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做出断自己后路的事情。再说,自己对太子实力的了解可谓知之甚详。他绝对没有杀手组织在江湖活动上。二皇子和自己一向敌对,虽然表面亲近,但却是个笑面虎。不过也因为明知他是敌人,所以对他的一举一动更是了解的详细。他的实力圈里也没有这样的杀手组织。三皇子素来想要拉拢我,该不会如此轻易的动手。四皇子尚未极冠,实力也是众皇子中最弱的一个。更不会冒着与我为敌的危险擅自派人来杀我。若非皇族中人,那又会是谁呢?江湖中与翔龙盟为敌的人不少,但也想不出会有谁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杀我。这到是奇了!楚风百思不得其解,终于决定还是先回到翔龙盟,彻底彻查此事。

  又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了下山的路。楚风舒了口气,迈开脚步正要向下走去。

  没有任何预兆,四面分别飞来四排长长的尖顶竹排。它们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楚风。杀手组织的第二波袭击又来了。楚风想也不想的立刻腾身而起,然而就在他腾空的这一刹那间,四名携带不同兵器的女人从高耸的树叉上跃下,她们的手中各持了一张挂满剑的剑网的一角。而这张剑网要网的对象也正是高高跃起的楚风。楚风见状也不犹豫,在空中的身体硬是横移了数尺,脚踏上了向他刺来的竹排。借力之后,那块竹排竟如同粘在了楚风的脚底。这时剑网已经向楚风袭来,只见楚风身体向下一旋,竟来了个本位倒置。粘在脚底的竹排跟随楚风的动作向上掀起,竹排的尖顶一下缠上了剑网。楚风的旋势并没有就此停止,剑网被扯向了一个方向,而拉着剑网的四名女子同样由于身处空中,无处借力而被楚风拉到了一起。数声惊呼起,四个女人撞到了一起,同时重重的向下摔,正摔在继续向楚风刺来的竹排上,向地上掉去。而此时的楚风因为旋劲的关系,已经恢复到了原状。由于剑网被挂在了竹排上,四名女子也全数掉成了一堆,因为拉力的关系,楚风也再次顺势回到了地面。这些过程写来耗费不少时间,但却都是发生在瞬间。

  四名女子翻身从地上站起,却呆愣的看着楚风,从没想过居然有人能用如此方式逃离这几乎万无一失的刺杀方式。可见此人不但武功高绝,心智更是一流。不由得四女心中闪过“未必能胜”这四个字。要知道,在她们之前主上已经派了八个人来狙击他。但他却依旧好好的活到现在。很难想象自己只有四个人,阵势又被破。岂有胜算?

  楚风自然知道这四名女子此时的想法,于是摇摇头说道:“你们胜不过我!走吧!你们主上见你们是女子,定不会下杀手!”

  四女骇然,半句话也没有交代,闪身消失在了树林里。

  楚风舒了口气,经过这两场生死之斗,就算是再高的功夫,也会感觉累。现在只是过一座山而已,天知道前面还会有什么。而且这两场刺杀都安排的精妙绝伦,凶险至极,所幸自己功夫算是过关,若遇到旁人,必死无疑!楚风再次庆幸没有带上春儿,且更想不通那些想杀自己的人到底从哪里找来如此的高手、安排如此妙局。若非局中被设计的人是自己,楚风也定然要拍案叫绝的。楚风盘腿坐到了路边,想稍做休息,却没料到第三波袭击再至。

  箭,一支、两支、三支……数十支箭由三个方向从山边的密林里向楚风射来。而楚风在听见第一声箭刺穿空气时发出的声响后,已经跃向不远处一棵大树的背后。但箭势毕竟快过去势,当充满劲力的箭接近楚风时,楚风正想空手去接。却又立刻停止了这样的想法。箭尖是蓝色的、熟悉的湛蓝。楚风瞬间飞出一脚踢飞了向他袭来的第一支箭,但接着数之箭不分先后的向他射来。无奈之下,楚风一个千斤坠回到了地上。箭从他的头上擦了过去。去势被阻!离那棵大树仅剩三丈。若在平时,这三丈对楚风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现在,这三丈却似远在天边。接着的数十支剑已经临近楚风。楚风眼观四路,发现离他不远处有一根树支。楚风大喜,伸手一挥又是一招阁空取物,树支来到了楚风的手中。而楚风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先是挥出一道气墙,将来势最快的数支箭先挡了下来,接着回过身,开始用树支挥扫满天的箭雨。楚风一步步向后退去,右手的树支挥在身边滴水不漏,左手随时设出一道道气墙以备不时之需。但汗水业已出现在楚风的额角,他的气息也开始急促起来。但对方的箭雨却不见有所稀疏,反而更加密集。此消彼涨之下,若他再不躲到那棵救命大树之后,只怕楚风难逃此劫。见他虽临弱势却并未慌乱,同样有条不紊的继续向后退去。离那棵大树仅一丈之遥了!而那树支却在这个时候不堪碰撞终是折断了。楚风见状当机立断,丢开树支两手同时发出一股强列的气墙,脚尖点地向后闪电似的飞出。一下绕到了大树的背后。仅毫厘之差,就闻得大树上传来“咄!咄!”声不断。更有数支箭擦着楚风的身边飞过。楚风类似脱力的靠在了大树背后。体内的真气经那气墙的损耗后所剩无几。看来若再如此走下去,定没有好的结果!光这前三波的刺杀,已经是够骇人听闻的了!楚风见箭势稍歇,就知道那些人必然是因为自己躲在了树后再射也没用。而且那些人中定有高手指挥,知道自己业已近油尽灯枯之局,必然派人来追杀。若再等下去,小命不保。楚风咬了咬牙,扶着树小心站起,猛一提气,却没想到喷了一口血出来。知道自己因为真气过激运用已经伤了内府。但楚风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强自朝着树林深处跃去。因为他知道在这树林深处有一条小河,可以通向山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水遣了。

  果然不出楚风所料,他离开后不久便有数人带着狗跑至大树后。见地上滴了血,便有一人道:“他已经受伤了!应该是内伤!”

  “当然是内伤!若是外伤,他哪里还活的了?”

  “可见主上预料的一点未错,他业已油尽灯枯了!”

  “此人还真是厉害!我们连连动用了三大绝阵,居然还能让他跑了!”

  “不错!若是在平时,怕就算我们一起出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我便没有这个自信能逃过这三绝阵!”

  “说的是!唉!我们还是快去追吧!免得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哈!你又怕什么,他都重伤了!我们还用怕他跑了不成?”

  “别说了!追吧!”

  数人言罢便放狗追着楚风的方向而去。

  楚风终于停下了脚步,扶住一棵树,猛咳了几口鲜血,露出苦笑。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如此狼狈。而且连是生是死,也搞不清楚。所幸春儿没有碰到着一切,否则他定是会吓到大哭一场。楚风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种时候想到的不是别人,居然是才认识几天的春儿。不由再度苦笑。心道:“不知此次一别是否会是永诀呢!若真是永诀,真希望能再见春儿一眼!唉!”楚风手脚并用,爬上了一棵参天大树,在树叉之间盘腿坐下,屏除杂念开始运息,希望可以在那群人没来之前有所恢复。多一分本钱总是好事。

  可楚风的愿望并未实现,不过多久,追兵已至。楚风全然不顾,继续调息。狗儿在原地开始转圈,一下发现找不到楚风的气味。

  “怎么回事?这畜生怎么竟围着树打转?”

  “难不成这小子变成树精钻到树了去了?”

  “你胡说什么!那小子明明是人又怎么会钻到树里去!”

  楚风在树上调息,但对周围的事物却是了然在胸。听他们的言语,这些人还不是普通的笨。但这却是笨的好。拖的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是有利。自己比刚才丝毫不能再动已经是好很多了。

  “笨!这小子定然是藏在了这树上!”终于,其中一个人说道。

  所有人闻言都抬头向树上望去。果然,看见了盘腿静坐的楚风。

  “哈哈哈哈!臭小子!终于给我们找到了!”

  “小子!快下来!”

  “小子!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你还是乖乖下来受死吧!”

  楚风缓缓睁开眼睛,望着树下叫嚣的数人,手随便一挥,便有数片树叶来到了他的手中。

  树下的人看的皆是一惊!隔空取物并非所有人都能会的,应该是只有绝少数人才有这个能力施展。他们到现在还没见过有哪个人会这招呢!

  楚风忽然露出一股微笑说道:“诸位!辛苦你们了!这些叶子就作为楚某的见面礼吧!”说着楚风手一使劲,树叶就如同飞针般夹杂着强劲的内力射向树下的诸人。

  “老天!摘叶飞花!快闪!”数人皆来了个滚地葫芦闪过这些树叶的攻击,但还是有一人被树叶击中了腿。惨叫声起。

  “妈的!谁说他功力已近油尽灯枯啊!”众人大声喝骂。

  “他能摘叶飞花!我们先撤吧!主上那里就说没找到!”一个人的声音说道。

  “对!先走!”这个人的提议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但就在这些人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又听一个人说道:“不对!他若真能摘叶飞花,怎么现在又不继续下去?更为何要呆在树上?”这句话惊醒了所有人。所有人再次回到树下!

  “臭小子!你有本事再来一次摘叶飞花啊!”

  “可以啊!”楚风顺手扬了扬事先藏于手中的树叶,又道:“你们可接好了!树叶就先送给诸位了!”树叶随风飘了下去。树下的人看了纷纷闪避。

  而楚风正于此时一跃而起,踏着树支飞身跃去。等树下的人明白到这只是楚风的把戏后,立刻向他追去。只见楚风飞身在树顶上迅速前移,而树下却是多人在追。而令楚风欣喜的是,他已经看见了那条河。

  “扑通”一声楚风跃入了河中,顺着湍急的水流向山下迅速离去。追至岸边的众人均忍不住跺脚。风中传来楚风的笑声:“诸位辛苦!可惜恕楚某不能奉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