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巧遇先祖

红楼春梦 流流 9559 2003.07.11 12:25

    楚风的确是个行动派人物。就在那天下午,原本人形的大洞已经消失不见。换上了全新的屋顶。我对他的工作效率相当叹服。要知道这个时代比我那里落后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他们连电是什么也都不知道呢。我曾仔细的问过楚风,想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然而他告诉我的却是一个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年号——乾清十七年。初闻之下,我还以为自己来到了清朝。后来才发现是我自己误会了。楚风好像真的相信我是从不同时空来的人。还亲自替我做了相当详细的时代介绍。例如,当今皇上叫什么,朝廷的结构是什么,全国有几个郡县,主要的城镇是哪些,哪些地区盛产什么,相交的邻国是哪些,交好的国家和有威胁的国家又是哪些。甚至还给我找来一幅地形图。说实话,我相当感激楚风所做的一切。我腿骨折只能呆在床上,而且又是在没有电脑,没有电视,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怕是无聊也能杀了我。不过因为楚风的关系,让我有机会忘记寂寞,这些天里,我一步都没有离开房间,拼命的吸收关于这个时代的信息。光是书,我就看了几百卷。第一次真正的捧着竹卷看书,而且看的还是特别繁杂的古代字体,那感觉…无法言语。楚风并不是经常来,不过每次来都会给我带上一篓书,要不就是给我上课。

  在这里遇到的第二个人就是那天和楚风在一起的那个。他说他叫魏圣衣,是个神医(所以我笑了半天,居然有人叫“伪神医”,而且还是个神医!这也太讽刺了吧?)。有事没事的他就往我这里跑,仿佛我是个什么有趣的动物。虽然他一直在说他很忙,有太多人找他看病。不过我却感觉他好象很闲。闲到每天都在我这里大吐楚风的糟,说楚风如何如何虐待他这个神医,对他呼来喝去当庸医使。我问他,你既然那么不喜欢楚风,那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他说:“楚风管饭,还管酒喝!”我听了差点没昏倒,明知他在胡言乱语,可实在是好笑透了。我又问他:“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因为他好象挺喜欢你这个小孩的!”我再昏!好不容易等我清醒后,我哭笑不得的再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他在你面前笑了好几次啊!要楚风笑,那可是百年难遇!”“要真是那样!你不是已经好几百岁的老贼了?”我翻了个白眼给魏圣衣,接着又好奇的说道:“你就不怕我告诉楚风?”“不怕!因为他早就知道我会说什么了!”“……”所以对魏圣衣这个人,我是彻底无言了。

  第三个我见过的人就是柳媚媚。对这个平白里多出的“妹妹”(媚媚),我实在很高兴。不论是在我那个时代,还是现在这个时代,我遇到的人好象都比我大好多。所以能占点口舌便宜,也能让我高兴许久。不过,媚媚真的很好,也很温柔。就象个漂亮的大姐姐。于是我就叫她妹妹姐姐。她听了也很开心。不过媚媚有个不太好的习惯。自从第一次看见我之后,就总喜欢夸我漂亮。还说如果我是女孩,长大一定倾城倾国。我好不懊恼!我可是堂堂男子汉呀!长那么漂亮又不是我的错。我到是挺羡慕楚风的,超级酷又超级帅,简直是我梦想中的男人样子嘛!唉!我什么时候也能长的象他那样?不说了,又勾起我的伤心事。

   我计算了一下,从到这里以来,已经有十四天了。用我们的历法也就是两个星期。原来我已经自闭了两个星期了啊!想来我还没踏出过这扇门呢。都是在看书,看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只隐约晓得这里晚上好象很热闹。该不会是夜市吧?难道楚风是开夜市的?难怪圣衣和媚媚都说他忙的很,人影子也见不到几次。

   “哎呀!恩!”我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哇!躺了十多天了!除了洗澡的时候,让媚媚姐姐扶着进澡盆自己洗澡之外(媚媚姐姐说帮我洗澡,不过我没同意,我是男孩子呀!怎么能让女人帮忙洗澡?而且爷爷也说过,不能让任何人和我一起洗澡!爷爷的话我当然要听了!),都没有下过床!不知道有没有忘记走路哦!我的脚轻轻使力。恩!一点也不疼。看来已经好了!哈!那就是说,本少爷终于可以猛虎下山了!啊!新时代!天才儿童来了!你等着哦!我满心兴奋!推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穿着这个时代的内衣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走下床。果然,好久没走路,整个人都好象轻飘飘的。我扶着墙慢慢走到窗边,推开木质的窗,终于真真切切的看见了我所来到的这个时代。

   碧蓝的天空,有着白云在飘(好象是废话)。不过我却从没想到,天会那么蓝。在我的时代里,好象已经看不见这么蓝的天空了。我所在的楼好象真的如楚风所说是最高的,和周围的建筑比明显鹤立鸡群,不过和我的时代相比就未免太矮了点,只有7层楼那么高。如果说登高就能望远,那我现在的高度,也确实可以看见不少。可是入我眼底的却是好大一片院落,到处是参天大树,只有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不少冒在树外的屋顶以及连接各处的过道。哇!这里好大哦!比我家还大呀!我家可有2000坪哦!该不会都是楚风的吧?难不成他是个大阔佬?我吐了吐舌头,又想起他那一身伤痕,他该不会是武侠书上说的江洋大盗吧?这么帅的一个人去当贼好象浪费了一点。恩!看他也不是太坏,有时间一定要劝说劝说他,早点回头。毕竟浪子回头,金不换嘛!我一下认定了楚风是个大盗。

   我又挪动了一下脚步,走到了另一边的窗边,一推开窗却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好大的一片湖哦!旁边还有假山,小桥!好漂亮啊!在我那个时代这样的景色早就消失了吧?我感叹着,想不到可以在这里看见,真是不虚此行呢!我“呵呵”的笑开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念头忽然闪现:我来到这个时代,那我还能回去吗?

   这个念头是我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出现。之前我都被这个时代的一切所吸引,而忘记去思考这个问题。而今天它终于出现了。是啊!我还能回去吗?我是通过龙卷风才来到这里的。莫非要我回去也得通过龙卷风?那我不是又要摔断腿?这好象不太好哦!而且也不能确定龙卷风是不是真的能送我回去啊!第一次,我好象遇到了难题。习惯性的,我左手的食指开始划过下巴。怎么办呢?如果一直不回去,爸爸妈妈会不会担心?不知道,应该不太会吧?他们只会高兴我离开吧?我手上的期货和股票他们就都能接收了!不过福叔肯定会急的到处找我。唉!这也没办法,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呢。我虽然是天才,但这样的问题还是第一次遇到。简直就无从下手。而且这个时代比起我的时代古老太多太多了,就算想做空间研究,怕也找不到实验用品呢!只凭我现在有的百宝包,恐怕是不足以支持实验的。看来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要留意哪里会有龙卷风,再赶过去看看就行了。不对!这里可没有天气预报啊!要怎么预测龙卷风?糟糕!这回我岂不是连看见龙卷风的希望也没有了?只好问问楚风了!他是江洋大盗去的地方一定很多,说不定他见过龙卷风。是啊!只能这样了!我叹了口气。

   “怎么了?刚才笑的好好的,忽然叹什么气?”一个声音就这样忽然在我的背后响起。

   “哇!”我吓的连声惊叫,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地上倒去。闭着眼睛等着和地面接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掉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胆子这么小!”楚风戏溺的声音就在我的头顶响起。

   我涨红了脸挣扎着从他怀里站起来,大声道:“你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人吓人要吓死人的!哼!不愧是江洋大盗!走路都没有声音!我告诉你哦!社会是法制的社会!做贼的终究是要被抓的!你没听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吗?你这么年轻,放着大好前程不要,却偏偏去做贼!你不觉得浪费吗?‘暗路行多终遇鬼’这是真理!我劝你快点放弃做贼吧!你已经那么富有了!不需要再去当贼吧?弄份正当的职业做,总比整天游游荡荡找目标的好!喂!我是在对你说!为了你好!你笑什么啊!气死我了!真是贼性不改!你没药救了啦!”

   我狠瞪着眼前笑的不象话的楚风。我可是为了他好哎!这就是圣衣口中说的那个百年难见一笑的楚风吗?我怎么看都不象啊!浪费我的好心!哼!

   好半晌,楚风终于停下了笑,说道:“小东西!我真是被你笑死了!你从哪里听来我是什么江洋大盗啊?谁告诉你的?”

   我指了指脑袋,示意他这是我想到的。却没想到这样一指,他又开始笑了。

   “哈哈!是你想的啊?哈哈哈哈!小东西!你想象力够丰富!哈哈!佩服!哈哈哈!我楚风可是第一次被人看成是江洋大盗啊!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我皱起了眉头,说道:“喂!你!别小东西,小东西的叫,好不好?我又不是东西!而且我也没有说错啊!你难道不是江洋大盗吗?我可是为你好!好话不讲第二便!我劝你还是快点回头吧!”

   “好!你说我是江洋大盗,那你有什么证据?”楚风终于停下了笑,再次恢复平时酷酷的样子。说实话,他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帅哦!在我的时代,凭他的长相和身材一定是国际水准的明星了。他不去演电影太亏了啦。保证能迷死一群花痴女生。

   “你说这里的地盘都是你的啊!”我指了指窗外说道,忽然感觉站的有点累了,而且受伤的腿也开始有点泛酸,于是轻轻向不远处的椅子移动。

   “是啊!没错!但这和我是不是江洋大盗什么关系?”楚风似乎看出我的意图,走过来一把抱起我,将我放到了床上,又说道:“你的腿才好,还是多躺一会比较好。”

   “谢谢!”红了脸道谢,楚风还真是好人!如果他不是江洋大盗的话!“可我看见…看见你…有…”

   楚风给自己到了杯茶,坐到椅子上这才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我鼓足勇气说道:“你身上有那么多伤痕,一般人就算有也不会有那么多吧?所以你不是江洋大盗,是什么?而且你的武功那么好!”

   楚风听了我的话后,一下感觉沉默了好久。我有点不安的看着楚风,该不会是我说错什么了吧?我忽然想起,武侠小说上写着,一旦谁揭穿了什么坏人的外衣,那就说明那个谁活不久了。哇!该不会我揭穿了楚风的“外衣”,他就准备杀了我?不是吧?看他也不会那么残忍啊!不对!坏人脸上才不会写坏人呢!难不成楚风真的是那种坏透的江洋大盗?啊!我惨了!我开始责怪起自己为什么没事那么多嘴了!江洋大盗就江洋大盗好了!关我什么事呢?我干吗要提醒他呢?呜……没想到我的劫数那么快又来了!我慢慢缩到了被子里,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缩成一团。心里祈祷着:不要杀我啊!我不是故意的!

   “有很多事你不知道……”楚风沉寂半晌后开口说道,刚一抬眼却看见床上缩成一团的“被团”。不由好笑的走近床边,伸手轻拍说道:“小东西!做什么呢?不怕闷死自己?快出来!”

   听见楚风的话,我在被子里猛摇头,闷闷的说道:“我不要出来!你要杀我的!”

   “杀你?为什么?”楚风感到莫名其妙。

   “因为我揭穿了你江洋大盗的底细啊!”我实在后悔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多嘴。

   “所以你就以为我会杀你?你又怎么知道我要杀你?”

   我皱皱眉,为什么楚风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他难道要动手?我把被子拉下一个角,用一只眼睛看了看楚风在干什么,却发现他看我的表情好象也很奇怪。恐惧之下,我只能伸出一只手再次指指脑子,示意是我自己想的。却没想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东西!你…你真是太厉害!这你都能想出来!哈哈哈哈!”楚风笑的前伏后仰。

   “你…你不杀我吗?”我探出头疑惑的看着楚风。

   “小…东西!告诉你!我不是江洋大盗!也不会胡乱杀人!你今后最好不要再有这样的念头出现了!记住!再如何,我也不会杀你!”楚风说出这句话的神情有些古怪。而我却因为听他说不是江洋大盗,也不会杀我,高兴的忽略了这个表情。

   “好了!不说这个!你已经可以走动了是吗?”楚风恢复了以往的表情正经问道。

   “对啊!你不是看到我已经能走了吗?”我点点头。

   “那就好!今晚带你见一个人!记住一定要记得我教你的礼节!”

   我皱眉道:“什么人啊?我可不要下跪行礼!”楚风教过我的礼节是一种宫廷礼节。那种见人就跪的礼节,除了我那个时代的小日本喜欢之外,我可从没喜欢过。

   “不行!你要见的人身份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绝对不能失礼!”楚风严肃道。

   “不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算什么啊!大不了是个太子!人和人是平等的!他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我也有!他一天活十二个时辰,我也活十二个时辰!凭什么我向他跪啊!我不!我偏不!我就不!”

   楚风有点惊异的看着我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小东西!你……”

   “你别劝我了!反正我是不会跪的!你要是怕我得罪那位太子,那就不要让我见他好了!”

   “唉!你真是……!你今晚必定要见他!你掉下来的那天,殿下也在!如果你想在这里安稳的活下去,就必须要见殿下!知道吗?”

   “你可以告诉他我的身份啊!”

   “若我告诉你我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人,你会信吗?”楚风说道。

   我愣了一下,凭心而论,要不是我已经遇到这样的事情,否则任谁说,我都不会信的。我轻轻的摇摇头。“那就是说,我必须要让他相信我不是刺客了?”

   “没错!殿下为人极为小心。你的出现又太骇世惊俗,殿下不怀疑才怪!”

   “这算什么殿下嘛!疑心那么重岂不要失人心?话又说回来,你难道是个当官的?和太子那么熟悉?哇!如果你是当官的,那你一定是贪官了!没有哪个清官会住这么大的房子的!啊!我不要再和你说话了!贪污民脂民膏!哼!”我不肖的别过头不再理睬楚风。

   楚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我,伸手扳过我的下巴认真说道:“小东西!我实在佩服你的想象力!你简直什么都能想出来!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又错了!我从没有当过什么朝廷命官!现在不想,将来也不会!永远不会!”

   “真的?”我怀疑的眨着眼睛看着楚风。

   “当然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那就好!”我甜甜的笑开了,“我最讨厌政府的人了!”

   楚风看着沂沐春的笑脸忽然有了那么一刻的失神。眼前的小男孩在刚才的一刻竟流露出惊人的美丽。那纯真艳丽的笑容,深深刻进了楚风的心里。一时之间,那笑容竟让楚风产生一种沉迷的感觉。急忙收摄心神,楚风暗骂自己有病,对着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孩发什么神经,更何况还是个男孩。

   “喂!你在看什么啊?”我怪异的看着楚风,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不!没什么!反正无论如何,你必须要去见太子!我会让柳媚给你送衣服过来!晚上我来接你!我先走了!”

  楚风说着竟忽然告辞而去。害得我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不过他还没跟我说应该怎么向太子解释。那怎么办?总不能让太子将我以刺客罪推出去斩了吧?而且他也没跟我说他和太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不是当官的,那又怎么认识太子呢?“喂!你等一下走!你还没说我要跟太子讲什么呢!”我急急向着楚风的背影说道。

   “你就说是自我之后师傅再收的弟子,算是我师弟!师傅让你来找我的!所以我也没见过你!”楚风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听了后,吐了吐舌头,这个理由也太破绽百出了吧?我才不听他的呢!左手的食指划过了下巴。我“嘻嘻!”一笑,就让我们晚上看一出好戏吧!

  

  当我柱着用“万能拼版”组成的拐杖,穿着媚媚姐姐准备的衣服,出现在楚风面前时,楚风明显愣了一下,引得在一边的媚媚姐姐直笑着说:“怎么样?大兄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吧?如果是个女孩……”在我的瞪视下,媚媚姐姐终于收口。

  楚风也在这个时候回过神,皱起了眉头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样?没见过吧?这是“万能拼版”什么都能拼哦!何况是拐杖!这样我就能不向那个某某人跪了!他不会那么不讲人情吧?”我笑嘻嘻的说道。

  “唉!随你了!走吧!别让太子等太久!能走吗?”楚风问道。

  “太子嘛!就要能等太久才算太——子啊!能走啦!”我故意加长了语音,曲解太子的含义,缓缓开始迈步。

  “唉!”楚风看着我如同蜗牛爬似的速度,知道我是因为腿的关系的确走不快,也因为我确是不想走快。再次叹了一口气后,楚风一个跃步,再次将我抱起迅速离开。留下在一边因为楚风的举动而惊讶到说不出话的媚媚姐姐。

  我终于看见了太子!我也终于知道太子是什么模样了!说实话,这个太子张的也不错!虽然没有楚风帅,但却是有皇家人的气势。而且见我是被楚风抱着过来,也顺便免去了让我行礼的这一关,而我也只是向他点了头,就算是施礼了!害得抱着我的楚风大摇其头。不过这个太子却让我对他的感觉稍微好了点。

  “殿下!抱歉!让您久等了!”楚风抱拳施礼道。

  “没关系!我也刚到而已!他就是上次掉下来的人吗?”太子微笑着说道。

  “正是!殿下!”楚风道。

  “那他是……”

  “我是他的师叔!”我抢先开口道。显然那太子呆了一下。我再偷瞄了楚风一眼,却发现他连面色都没变过,心下赞叹镇定工夫真好。

  “你是楚兄的师叔?”太子疑惑的看向楚风。

  “是…的确如此!殿下!”楚风面色不变的答道。

  “可我怎么从没听说你有这…这样年轻的师叔?”太子更加疑惑。

  “他当然不知道啦!因为我和他师傅是忘年交啊!”我答道。

  “忘年交?”

  “是啊!楚风小子出道已久,而我和他师傅却是最近才认识,他师傅近来找到了不少好东西,可又不想那么大年纪再到处跑,于是就叫我把东西捎给他徒弟。我找了好久才找到楚风小子!结果想好好吓他一下,却没想到武功太差不小心掉了下来。接着的事你也知道啦。”

  “真是这样吗?”太子再问楚风。

  “确是如此!”楚风依旧面不改色。

  “太子殿下!我知道你一定会怀疑,不过我可是有证据的!”说着,我拉过楚风的手,极隐秘的将藏在手中的几样小东西递了过去,又做势道:“楚风小子!把你师傅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给殿下看看啊。”

  楚风迟疑了片刻,将手放入衣襟内,再次拿出的时候手中出现了我刚塞给他的东西。我心中暗赞,真是想的比我还周到哦!

  “请殿下过目!”楚风递过那些小玩意。

  “这是什么?”殿下惊异的看着楚风递过的东西。

  “我大哥告诉我,这个叫微型全球定位仪,这个是它的配件追踪器。这个呢,是超频率计数器。”我指着殿下手中的东西一一介绍道。

  “这些是做什么用的呢?它们用什么材料做的?”殿下询问着我。

  我当然没那么愚蠢会告诉他我的这些宝贝是做什么用的,而且这里也没有可以生产它们的原料。于是我说道:“殿下!抱歉!这些东西只是大哥告诉我他们的名字而已。至于怎么使用和如何制作,我也不知道呢!大哥也真奇怪,尽送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

  “楚兄!你的师傅……”太子殿下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尽管此间疑问甚多,但是碍于楚风的情面实在难以更具体的询问。

  “殿下!属下也没有想到师傅他老人家会这样做。”

  “楚风小子!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你师傅是关心你耶!不过我知道只凭这些东西是没办法取信于太子殿下的。这里还有一物,是大哥送我的信物。大哥曾说此玉佩与我渊源深厚,定能成为我的护身法宝。用这个做证明总没问题了吧?”说着,我取下脖子上挂着的玉佩递给了太子。

  却见太子接过玉佩后,更是惊异不定的望着我。我心里暗想,难道我不该把玉佩给他看?

  “你…你是从何处得来此玉佩?”太子喝问道。

  我吓了一跳,说道:“是大哥给我的啊!刚才我不是说了?”

  “楚兄!他说的可是真话?你可曾见过此玉佩?”

  “确实见过!此玉佩随我师傅身边多年,现在出现在师叔身上,属下也颇为惊异!”楚风和我一唱一合,居然天衣无缝。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太子喃喃自语。忽然他两眼冷光一闪,看向我,说道:“这玉佩当真是你的?休得胡言乱语!”

  我心里害怕,自然向楚风靠了过去,说道:“你…你那么吓人做什么?我又没有骗你!这确是大哥给我的啊!”

  楚风此时再次救我于水火,说道:“殿下!属下可以担保此人所言非虚!”

  “楚兄!这却是不可能的啊!此玉佩明明为我皇家宝物,我父王前日才将玉佩交于我保管。可现在……”

  “什么?”楚风闻言楞住了。我也傻眼了。

  “你快说!这玉佩是哪里得来,如何仿冒的?”太子严词力疾。

  “是我大哥给我的!这玉佩绝非仿冒!”我大声道。这玉佩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宝物,又怎么会是仿冒的。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太子再问。

  “沂沐春!”

  “什么?你也姓沂?怎么可能?”太子彻底楞住。

  而此刻楚风却发现了问题所在,他刚想起,当今的皇家姓氏正是沂。太子的名谓正是沂清书!小东西有皇家的玉佩,难不成他也是皇家血统?可这不太可能啊!如果预言不错,小东西该是从……那和皇家又有何关联?

  我听了太子的问题后,左手自然又上了我的下巴,连划了数下后,我忽然感觉自己明白怎么回事了。

  “殿下!你能拿出你的那块玉佩吗?”我问道。

  太子伸手入怀,果然取出一块相同的玉佩。我走上前去,将两块玉佩同时放到灯下对比。一看之下,果然一模一样,玉质花纹,就连背面刻的“沂”字也是一样。唯一区别可能就是我那块玉的光泽略显黯淡了些。那是当然的,因为我的玉历时必然久于太子的那块。

  “太子殿下!你不反对将两块玉重叠一下吧?”我问道。

  “为何要这样?”太子问道。

  “我只是想证明一个空间的理论而已!而且我已经明白为什么了!”我说。

  “好!”太子答应了。

  我看了一眼楚风,发现他的眼里闪动着惊讶。我朝他笑了笑,示意他尽管放心。于是,我一下将两块玉佩重叠在了一起。然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两块玉佩就象玉质溶液遇到玉质溶液一般,开始混合在了一起。所有的人都惊异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玉佩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两块玉佩成了一块。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的玉佩就是太子的那块玉佩。用空间理论来解释的话,就是同一样东西在不同时空相遇,并且碰触的唯一结果就是融合。因为它们本就是一件东西。我舒了一口气,一直在研究和论证的空间理论终于被我突破了!我终于证实了同一件东西在不同时空是不能同时存在的。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结果啊!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它们…它们怎么会融到一起?”太子惊讶的问着。

  楚风的眼中也同样闪出疑惑的光芒。我得意一笑,说道:“因为它们本就是一块玉佩!”

  “怎么说?”太子问道。

  我自然不能告诉太子,我正在做空间试验。否则定然会引出更多问题,于是我的左手又划过了下巴,这才说道:“这个很难解释!对真正的好玉来说也分雌雄玉质。但玉中极品却是雌雄共体的。因为极品之玉必然不会想和其他玉质不如它的玉进行融合。而殿下的玉正是玉中极品。却不知道因何原因而被分成了两块。如今,雌雄玉质再次相遇,它们定是要融合一处再不分开了!”说完后,我略有些洋洋得意。真佩服自己编故事的能力,不愧是写过八九部书的人,故事功底还是有的。

  听了我的解释后,太子终于释然,也确定了我非是刺客。更因为知道我是楚风的师叔后,对我礼遇有加。暗自好笑的我,却意识到一个问题。说不定眼前这个朝着我笑的太子就是我的祖先哦!要不我怎么会有他家的传家宝?哈!那这么说来,我还是帝王之后了?身价百倍哦!呵呵!楚风!你可不能欺负我哦!我可流着皇室血统呢。我不怀好意的看着楚风。楚风却是一脸莫名。我“嘻嘻”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