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再现刺客

红楼春梦 流流 16608 2004.01.16 00:25

    华飞镇,其实是个非常小的县城。若和京城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是地。而它小归小,却依旧是当朝最为闻名的城镇之一。它最大的特色不是经济,也非物产,没有秀美景致,更不出美女!那它到底闻名在哪里呢?其实只需要用两个字就能描绘整个华飞镇!那就是“赃、乱”!华飞镇真的又赃又乱!又到处是马粪牛屎不说,各地的骗子、小偷、强盗等等都会聚集到这个镇上来销赃,同时也会替自己补充些必须物资。所以华飞镇除了这些惯犯油子之外,还有许多的工匠商贩!而这些商贩中最多的则是买卖马匹的人!因此,华飞镇还被传出“心觅良驹,必经华飞”的话来!不过想来这华飞镇也确实有其令人讶异的地方,那就是不论多坏多恶的人,到了华飞镇却从没有想犯罪的意思。这并非是说,华飞镇这块地方有强烈的核辐射,导致坏人一到了这里就转性成了好人。而是华飞镇除了有一个闻名于世的神捕雷公霍笑天之外,还有一个更诡密的传说。那就是“心净华飞安乐土,三更笑对无常铃”!想当然尔,这话的意思就是华飞镇对不做坏事的人来说是个乐土,就算半夜里听见黑白无常的索命铃也不用害怕。但这言外之意却是:千万别起歹毒念头,否则死神立刻上门! 要知道,来华飞镇的那些江湖黑客们有哪个是胆小怕事之辈?可偏偏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这个兴趣在华飞镇闹事!当然,这是在十七个江湖邪道高手在此镇作案后莫名其妙死在镇外三里处,霍笑天查而不果,又有二十三个通缉要犯同样在此镇作案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霍笑天办案地方的牢房里等等这些事情发生后的前提下。所以有这些筹码的华飞镇就算是想低调也不行了!

  我两眼放光,仿佛听故事一般饶有兴趣的听着楚风介绍华飞镇。对于第一次听说有这样地方的我来说确实有趣的紧。过去的近年里,我都在替大哥做管理层次上的调整,同时又要负责武器的工艺改进,并着手于红楼的发展方向,更要和魏圣衣研讨医学,私心里则是想着要多炼点丹药给大哥吃,还想着治好圣杰哥哥的哑病。所以说到这个时代,除了楚风一开始灌输的一些概念之外,其他还真是没有时间研究,整个成了避世的研究小怪人。

  我依在楚风身旁,带着期待的语气说道:“大哥!那华飞镇不就成了恶人谷?”记得在我那个时代有本小说里面就写着“恶人谷”性质好象和这里的华飞镇差不多。

  楚风失笑道:“这个名词倒也贴切!不过若真是恶人谷恐怕也没那么太平了!这功劳还要归咎于名捕霍大侠!”说着楚风朝着坐在对面的雷公霍笑天点了点头。

  我们此刻正在赶往华飞镇的路上,坐在马车里的共有五个人。除了我和大哥外,分别是雷公霍笑天、南宫云龙和慕容秋琳。至于他们为什么也会坐到马车上,其实是因为大哥对他们那种远远吊尾的举动也感到相当不耐烦,干脆就把他们请上了马车一叙。我固然不太愿意看见慕容秋琳,但大哥却说要与他们谈华飞镇的事,又说华飞镇就快到了!所以在有故事听的前提下,好奇心重的我当然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而南宫云龙和慕容秋琳在收到楚风的邀请后,都显得有点莫名的兴奋。我看在眼里则在心里骂着“花痴!”,反观那霍笑天就平静多了。果然是老江湖!

  而这位老江湖在听见楚风的夸赞后,显得有些得意,但依旧推辞道:“轩辕少侠过奖了!”

  楚风淡淡一笑,刚想说话时,却被慕容秋琳打断,只听她说道:“轩辕大哥!小妹一直有个疑问,却不知当问否!”

  我闻言瘪瘪嘴,心里想着:若真不想问,就别说出来啊!这不是存心摆谱吗?哼!

  楚风向慕容秋琳微笑道:“姑娘请说!”

  慕容秋琳略带羞涩的笑了一下,轻声问道:“轩辕大哥!你的武功那么好,却不知师承何处?而且据小妹所知委实不知江湖上有白宫这个地方。不知轩辕大哥仙乡何处呢?”

  我心里吐了吐舌头,妖女想打听大哥的来历!哼!居心不良!

  而楚风自然不会告诉慕容秋琳,只是说道:“在下的武学乃家传,也仅是些防身小术而已。而且也无意在江湖中成名,所以姑娘没有听过在下等人的名字那也是自然!”

  慕容秋琳当然不会满意楚风这似是而非的答案,刚想继续问下去时,却被一个比她更心急的人打断,正是雷公大叔。只听他声音洪亮的问道:“轩辕少侠!您虽然少有在江湖走动,但却对华飞镇和江湖中事相当了解啊!却不知此次的目的地又是何方呢?”

  楚风闻言笑道:“家中世代经商,自然消息要比一般人灵通。而华飞镇这样的好地方,在下这等世俗之人自然不会放过。故此此行也正是往华飞镇而去!”

  “哦?不知我华飞镇有何处能让少侠意动?”雷公大叔显然有些惊讶楚风的答案。

  楚风看了我一眼后笑道:“还不是为了这个小淘气!缠着我要买匹马给他!还说要亲自选马!我看他只是闷久了想出来玩而已!唉!说来我这个当大哥的也确实亏欠他不少!整日忙于公务,也没时间陪他游玩。近来总算是有了些许闲暇,干脆就了了他的心愿,算是补偿吧!你说是不是?小东西?”楚风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我说的。

  他的话在我听来有生气却也感动!我知道大哥是借我想买马的名义来敷衍那些人,可也用不到把我说成那样吧?好象我就是一个完全不懂事的小孩!真是破坏我天才的声誉!不过看在他之后,又含沙射影的感谢我这些时日来的工作。呵呵!我就原谅他啦!当然我也应景的做了一个不依的动作,嘟着嘴朝楚风说道:“大哥真讨厌!不过是给我买个马,陪我出来玩几天而已!就把弟弟说的如此不堪!哼!大不了下次我不要你陪我了!”我别过头装样不理他!

  楚风看了失笑不已,一把搂过我说道:“你小家伙,占了便宜还卖乖不成?哈哈哈!”

  “咳咳!”从一旁传来咳嗽声,却是那南宫云龙。而慕容秋琳也在此刻用微涩的语气说道:“轩辕大哥和令弟的感情还真让人羡慕!”

  我听了这话,立刻转过头说道:“慕容小姐就没有兄妹了吗?还是尊兄妹相处的都不怎么样呢?”我的语气算是夹棍带刺了,对女妖怪我可不准备客气。

  此刻的慕容秋琳恐怕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我这样的“小人”会如此讨厌她吧?不过我看她的脸色就会觉得心情很好。

  楚风此刻却轻拍了我一下,说道:“小家伙怎么如此不礼貌?”说着又转向慕容秋琳,略带歉意的说道:“慕容姑娘!抱歉!舍弟并非故意,还请勿放在心上。”

  慕容秋琳当然不会和我大哥起什么争执,当下微笑道:“没关系!令弟还小嘛!童言无忌。轩辕大哥无须在意!”

  楚风向慕容秋琳略一欠身后,转过话题问向霍笑天道:“霍大俠!请问您通缉令上的那名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又犯了何事?需要劳动您亲自出马?她难道不知道华飞镇的传说吗?此女也算是大胆了!”

  本以为霍笑天会相当爽快的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这才是楚风真正邀他们上马车的目的,却没想到那霍笑天却在这个时候支支呜呜起来!我忍不住盯着他猛看,好奇心开始按捺不住,看他那阵红阵白的为难脸色,我就越想知道那个和我长的七八分像的女孩会犯什么样的事!于是我忙追问道:“霍大侠!你快说嘛!她到底犯什么错啦?你们要通缉她呀?”

  霍笑天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咬咬牙压低嗓门说道:“唉!诸位都是一方名门,这事说来也不怕众位笑话!唉!所谓‘八十老母倒被孩儿绑’这‘阴沟里翻船’还真不是滋味啊!唉!”那霍笑天连连叹了三声,引的众人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只听他继续说道:“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受害的是华飞镇首富吴良才!要知道此人嗜财如命,爱马也如命!恐怕没人会想到这样一个人会对马有着怪癖的爱好!本镇李镇长与他也有些交情,李镇长的三姨太正是吴良才四姨太的表妹。要知道本镇除那些不太干净的人之外,最有名气的就是马!吴良才在这一行里赚了不少钱!不过由于总要和那些人打交道,所以他才会和李镇长走的颇近。不过他们两人总喜欢相互攀比。八天前,一早吴良才就兴冲冲的派人来通知李镇长,说是得了一件宝贝!有这样的事李镇长自然立刻前往一观。观宝回来后就一句话也没说,整个人失魂落魄似的!县令府里的下人,从没见过李镇长如此模样!看样子恐怕是被吴良才拥有的宝物惊到,而自己却没法拿出相应的宝贝,彻底被吴良才比了下去!所以导致众说纷纭,都猜测那吴良才不知从哪个恶人手里得了稀世珍宝!但没想到的却是,吴良才在李镇长观宝的第二天就亲自闯进了镇长府!接着就哭的呼天抢地!镇长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过之后才明白,原来吴良才说自己的宝贝出了问题!他竟被骗了!要知道他的宝贝是用一匹他最爱的汗血宝马换来的!爱马如命的他,这下可真算是要他命了!李镇长见他这副模样,就立刻下令我们追查此事!唉!却没想到竟会一无所获!”霍笑天一口气说了大段话后,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可见此事对他来说确实是个大问题。

  我此刻总算是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不过对雷公大叔所说的宝贝实在有些疑问,立刻问道:“霍大侠!你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宝贝吗?竟会让一个爱马如命的人用自己的宝马去换?可见这宝物定然是很少见的了!”

  霍笑天闻言后,又叹了口气说道:“唉!说实话,那宝贝我虽然见过!但实在汗颜,我活了那么大把年纪却还是孤若寡闻,实在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听那吴良才说,那宝贝会发光!比夜明珠还亮!但我实在想不明白,那黑漆漆的东西怎么可能发光?”

  我越听越迷糊,忍不住看了一眼楚风,发现他也同样是略有所思的模样。我的手指习惯性的划过下巴,那到底是什么宝贝啊?

  听那霍笑天说,那宝贝是个会发亮的东西,而且能发出比珠宝还亮的光芒!这个时代能发光的东西恐怕就只有蜡烛和油灯了!那个吴良才总不会把它们当成宝贝吧?不过黑漆漆的东西也不可能是蜡烛啊!或许是某种矿物质金属因为氧化而产生光亮?这恐怕不太可能吧?那还需要燃烧哦!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时候,从旁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拉住我不停划着下巴的手。真是吓了我一跳,我抬眼望去,却发现是楚风,我嘟起嘴说道:“大哥!你干嘛啊!吓我一跳!”

  楚风笑道:“你胆子何时变那么小了?我只是要提醒你别再划了!等会到了华飞镇,去吴家看看不就明白了?何苦现在冥思苦想的?”说着又向霍笑天说道:“我想霍大侠应该不会反对我等去吴家看看情况吧?”

  霍笑天愣了一下后,忙道:“这是当然!这是当然!在下求之不得啊!多一个人总多一个主意!少侠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那是何物!”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后,好奇自是从一开始就有了的,而且也很高兴楚风会决定去看看那件宝贝。不过,同时也有另一个疑问浮上心头。大哥向来不是那么好奇的人,也甚少喜欢多管闲事,更何况是出门在外的时候!就算这次的目的地原本就是华飞镇,他也用不到那么积极的去管这件事吧?看上去此次大哥却比我更有好奇心了!这可是怪事哦!难道大哥会隐瞒什么吗?还是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恐怕不太会吧?若大哥知道前因后果,那必然会跟我说,可他却什么也没透露。但其中一定有蹊跷!我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楚风,不再说话。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沉默,楚风朝我看来,说道:“怎么了?”

  我笑着摇头,话中带话的说道:“没什么!大哥既然已经决定了,做弟弟的自然不会反对啦!大哥放心!”说完伸手拿了一个放在桌上的一个象棋子“马”放在手中把玩。楚风见状,掺和着惊讶、赞许的眼光一闪即逝,嘴里则说道:“呵呵!你也有这么乖的一天?让大哥看看太阳可从西边出来了!”

  我自然是不甘示弱的回了楚风一个鬼脸。楚风看得大笑,而其他人则是各带心事的同样露出笑容。但也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忽然来了个紧急停车。楚风立刻扶住我,锐利的眼光看向马车外。而我明显的感觉到大哥扶住我的手臂相当紧绷,可见他正处在戒备状态。我再次感觉怪异,一路上这样的紧急刹车并非少见,但却从没见过大哥会采取这样的应对状态!难道大哥会认为越靠近华飞镇,就越有危险吗?还是这华飞镇真的藏有什么秘密而大哥却没有告诉我的呢?事情真的越来越奇怪了!我逞隙又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他们也是相当紧张的样子!真的是有问题!他们又紧张什么呢?这一切太怪异了!我心里暗下决定,必要查清楚这件事!

  待马车停稳后,楚风沉声喝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停车?”

  只听车外江融说道:“回公子!有两个人拦路!还说也要上我们的马车!”

  楚风略一扬眉,说道:“是什么人?”

  江融车外答道:“公子!是在驿站遇到的那步家两兄弟!”

  这个答案实在是出人意料!

  不但楚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连我也忍不住又讶异又好笑。我轻轻拉了楚风的衣袖说道:“那两个活宝不知道又要有什么事情了!”楚风闻言也露出了微笑。

  我再偷眼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他们因为知道外面的是步家兄弟之后,看上去都松了口气似的。他们的一举一动更加深了我的怀疑。但我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寻找答案的时间,从他们尾随我和大哥的举动看,恐怕他们的目的也在华飞镇。反正现在离目的地也不远,到了地点再查也不迟!我偷偷的笑了一下,在这个时代玩侦探游戏还是第一次哦!有趣!现在就先看看那步家兄弟又有什么创举吧!

  果然,步家兄弟不负众望的再次上演了一次笑剧。他们和江家兄弟开始了纠缠不清!目的却是一心想上我们的马车!坐在马车里的众人都有趣的看向窗外。

  “不行!你们不能再走了!”说话的人正是步十,他已经两次阻止自家兄弟步来儿说话了。毕竟要听这位步兄说话,没个耐心还不行!

  “这二位兄台!不知为何要阻止在下等赶路?”江融语气沉稳,就算面对两个混人也不失礼数。

  步来儿闻言两眼一瞪,超厚的嘴唇刚想出声,却第三次被步十打断:“哼!我们师傅在你们马车上!世上岂有‘师傅坐马车,徒弟用脚走’的道理?所以!要么让我们师傅下车,要不就让我们也上车!”

  步十的这话说的江融彻底傻了眼,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好笑的是此人还说的理直气壮。无奈之下,江融只得说道:“不知贵师是哪位?”

  步来儿用惊讶的眼神看向江融,说道:“难…难道…你…你…连…连这…也不…不…知道…吗?”

  江融苦笑道:“抱歉!在下确实不清楚!”

  别说江融哭笑不得,就连在马车里的我们也十分好奇,不知道是哪位奇人能教出这么两个徒弟!只听步十气愤的说道:“哼!我们的师傅就是慕容小姐!她就在你们车上!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你们想对师傅不利?”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呆了一下,赶马车的江融眼睛瞪圆的看着步十,而护在马车一旁的江翼却差点从马上摔下来。马车内的人也同样一脸惊讶的看向慕容秋琳。我在看见那可以用“扭曲”来形容的慕容秋琳的表情时,忙捂住嘴免得让自己笑出声来,再看看楚风,他的表情也是怪怪的!这恐怕正是想笑却又强忍着的结果!而那霍笑天和南宫少爷却已经忍不住小声笑了出来。

  慕容秋琳一脸羞怒的说道:“这对该死的兄弟!竟敢这样说!谁是他们的师傅了!”说着一掀马车的门帘纵身到了车外。霍笑天和南宫少爷见状也跟了出去。车里只剩下了大哥和我,我自然明白大哥做为车主对这样的事情不能管。但就在他也要出到马车外时,我先一步拉住他。楚风朝我看来,我挥挥手示意他附耳过来。楚风在眼神中询问什么事,我则神秘一笑,朝着他的耳朵低声道:“大哥,竟瞒我那么多事!到了华飞镇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可不依!”

  楚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失笑道:“小鬼头!放心!一切到了华飞镇再说!大哥自然不会瞒你!走吧!先去看看那两兄弟会闹出什么事来!”

  对于有热闹看的我,自然连连点头,跟着楚风走下马车!

  马车外此刻却已经闹的不可开交。慕容秋琳早就亮出了她的宝剑,直指步家兄弟,娇喝道:“你们再敢胡言乱语,小心本姑娘剑下不留情!”

  步十和步来儿此刻却双双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看他们原本就滑稽的模样现在更是惨不忍睹!步十边哭边道:“师傅!你怎么可以不认徒弟呢?徒弟们愿任劳任怨伺候师傅!可师傅千万不能不认我们啊!”步来儿也在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同时还不甘寂寞的蹦出几个不连贯的字来:“师…不…走…!”估计想要说的是“师傅不能走!”吧?

  我早就忍不住躲到大哥的身后,拼命的笑,这情形还真是难得一见!恐怕是我到这时代来见过的最过滑稽的事情!

  慕容秋琳此刻恐怕是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二人才好!但如今光天化日之下,又有诸多人站在身侧,即便是想要动手也不方便。慕容秋琳只能怒声道:“你们两个给我滚起来!我才不是你们的师傅!”

  可让慕容秋琳也想不到的是,那步家兄弟听完她的话后,还真的说滚就滚了起来!他二人就象两个球在地上到处滚!只听见隐约还传来步十的声音:“师傅叫我们滚,我们就滚!”慕容秋琳显然也是听到了这话,不由脸孔气的煞白,手指紧紧的扣着宝剑,仿佛就在强忍着自己想杀人的念头!而其他人则实在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就连楚风也忍不住了!

  然而突变就在此刻发生!

  随着步十兄弟在地上滚动的同时,骤然从他们身上激射出数支长箭!而攻击的对象不是慕容秋琳,也不是南宫云龙,赫然是霍笑天!这一击完全出人意料,慕容秋琳瞪着眼睛惊呼出声,南宫云龙则是呆呆看着!而霍笑天甚至还没搞清发生什么事,长箭就已经到了面前。眼看想要避闪已经是来不急了!

  忽然遇到如此变化,我也着实愣了一下,但往往在这样的时候,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能力!楚风是第一个从惊讶中恢复的人!几乎是步十兄弟发出劲箭的同时,楚风已经出手!而他对象却不是那些箭,却也是霍笑天!排山蹈海般的劲力朝着霍笑天而去。堪堪在那些劲箭射中霍笑天之前击中了他!霍笑天闷哼一声,整个人口吐鲜血向后飞射而出!被楚风击中又有几个是可以安然幸免的呢?不过楚风的这一举动也同样惊到了所有人!就连那步十兄弟也愣了一下!也就在他们两人愣神的间隙中,楚风身型一晃挥掌攻向了他们,同时嘴里喝道:“江融,江翼!保护少爷!”江家兄弟随着楚风的动作,双双拔出刀站到了我身边!我虽然还在震惊大哥的举动,但却深信大哥的做法总有道理,因此见楚风和那步家兄弟战到一起,就大喊道:“大哥!小心!”

  而当那些劲箭“噗噗”深深插入地上之后,原本惊呆的人也算是回了魂!南宫云龙拔出了他的配剑,直指步十兄弟和楚风,嘴里愤声道:“好一个轩辕沂楚,还有那步家兄弟!今日小爷算是看走眼了!没想到竟让你们这些贼人在小爷面前耍把戏!今日小爷定不放过你们!替霍大侠报仇!”说着正待挥剑而上,却没想到被慕容秋琳拉住!

  只听慕容秋琳道:“南宫大哥!且慢!轩辕大哥恐怕是有苦衷的!”

  南宫云龙怒声道:“慕容小姐恐怕是被那姓轩辕的迷昏头了!他动手杀霍大侠是你我都看见的事情!难道这还有假不成?”

  慕容秋琳被南宫云龙的话说的一窒,脸涨的通红说道:“南宫云龙!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你又怎么解释轩辕大哥此刻正和那两兄弟打斗呢!”

  显然南宫云龙也没有非常好的理由来解释楚风现在的举动,只能支支呜呜说:“他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要杀他们啊!”

  此刻,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们两人的对话,在一旁喝道:“你们两个竹本蛋!别在那里唧唧歪歪的了!要么就过来帮忙救人,要不就去帮大哥抓那两个混蛋!”

  慕容秋琳和南宫云龙闻言同时愣住,齐齐看向我。

  我此刻正蹲在霍笑天的身边,江融扶着霍笑天掰开他的嘴,我顺手将在这个时代制成的大补丹放到他嘴里!完成这些动作之后,我一抬头发现那两个被我称为“竹本蛋”的人依旧愣愣的看着我,不禁火大的说道:“你们还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快去帮大哥忙啊?否则就闪一边凉快去!”真是愚蠢如斯啊!其实刚才楚风一喊江家兄弟保护我的时候,他的想法就被我想通了!刚才大哥离霍笑天尚有一段距离,若要用掌力扫落所有的箭矢恐怕不能确保万全!步家兄弟既然能安排如此的刺杀必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万一箭上有毒就遭了!但若要让霍笑天移动到安全的地方却是有办法的!所以楚风才会一掌击向他,自己的掌力是可以控制的!只要能将霍笑天击飞就行了!虽然会让他受点伤,但总比丢了命要好!而且还有我这个天才神医在,不怕治不好他!所以我才会去查看霍笑天的伤势!也正因如此,霍笑天才没有丢了小命!再加上大哥这样做了之后,必然会大出步家兄弟的意外,在他们愣神的空挡尚未作出是先一步溜走又或者是进行二次攻击的决定前出手攻击,胜算必然大涨!我真是越来越佩服大哥了!竟在如此的瞬间做出那么精准的决定!不愧是我大哥!比那两个只会在一旁乱叫的“口木鸟”好太多了!我又个人崇拜了大哥一会后,发现霍笑天果然已经醒了过来,朝我说了声:“多谢贤昆仲相救!”我得意一笑道:“不客气啦!果然姜是老的辣!不像某些‘口木鸟’!你没事就好了!”

  慕容秋琳和南宫云龙此刻才回过神,虽然不太明白我口中“竹本蛋”和“口木鸟”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看见霍笑天的状况也知道自己是误会楚风了!不由对望一眼后,齐齐挥剑向步家兄弟而去!而南宫云龙那一僧一道的同伴也在此刻赶至,见他们的少爷混斗在一起,也立刻上前帮忙!

  我朝着那步家兄弟吐了吐舌头,以寡敌众,他们可惨了!就在这个时候,楚风悄然退出了战斗来到我的身边。我笑问他:“大哥怎么过来了?”

  楚风朝我眨眨眼睛笑道:“虽然那对兄弟功夫不错,但有那么多人在,不怕他们逃了!我也省了这份力气!还是先看看霍大侠的伤势!怎么样?没大碍吧?先前确实不得以,还请霍大侠原谅则个!”他的最后一句自然是对着霍笑天而言!

  霍笑天见状忙站起身,回礼道:“轩辕少侠太客气了!在下还未答谢救命之恩,岂敢责怪少侠!还望容图后报!”

  看样子霍笑天在服了大补丹后,伤好了大半!不过就刚才的那点伤而言实在也算不上什么!大哥的力道掌握的相当好,就是震伤比较厉害点,才害霍笑天吐了口血!其他什么也没伤到!不过楚风打到一半就退回来的举动倒是让我在暗中吐了吐舌头,看来大哥肯定是藏了什么严重的秘密!否则干吗要那么神秘嘛!不想从打斗中透露太多自己的底细,更不愿意消耗体力!大哥到底瞒了我什么啊?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就在这时,只听慕容秋琳一声娇喝道:“狂徒!纳命来!”但见那一僧一道,南宫云龙和慕容秋琳分别从四面向步家兄弟攻至!从楚风的眼神中,我意识到大哥还是相当惊讶于那步家兄弟的实力的!想来也是,在这么多名家的联手攻击中,竟还能支撑那么久!可见他们的实力相当不俗!不过怪异的是,他们两兄弟又和霍笑天有什么恩怨?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杀他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袭击是相当冒风险的吗?那么多高手环绕,霍笑天自身的修为也不低……或者他们会是迫不得已呢?他们就不会在霍笑天落单,又或者是进了华飞镇再动手也不迟啊!我又想不通了!虽然眼睛睁的老大,但手指却习惯性的划着下巴,更忽略了最精彩的步家兄弟落网的一幕!而正是楚风的一声怒喝声吓的我不轻!我一下晃过神来,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大哥已经掠到那步家兄弟身旁!那对兄弟此刻却是横躺在地上,其他人则是呆呆的围站着!我忙走了过去查看究竟!

  一看之下,我的心脏一阵收缩!步家兄弟明显已经断了气!而且神情相当恐怖!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不由看向楚风!此刻大哥也皱着眉头说道:“你们怎么会……”

  回过神来的南宫云龙用木呆的语气说道:“不…不是我们动手的!我们可没杀他们兄弟!只想擒住他们而已!我…我们也没想到他二人竟会忽然死了啊!”

  楚风的眉头皱的更深,我推开人群走到尸体旁,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巾盖在手上,然后开始检查尸体的状况和死因!慕容秋琳看到我的动作之后,惊呼道:“他!他在干什么啊?”我和大哥都没有去理她,其他人当然更不会了!片刻后,楚风沉声问道:“怎么样?”

  我点点头,说道:“他们是中毒死的!毒药应该是藏在牙齿里!看上去应该是氢化物中毒!他们是自杀的!而且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情况!”我说着看了看楚风,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楚风来到我身边,其他人也围了过来!我隔着丝巾轻轻摩擦着步十的脸,逐渐的从他脸上竟掀起一层皮质的膜!众人惊异的看着这个现象,而我则在这时开口说道:“因为我闻到尸体嘴中散发的杏仁味道,同时根据死时的表情和死亡时间,才能确定他们是死于氢化物中毒!但他们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死亡变异的痕迹!所以我才怀疑他们是不是经过易容!看来我是没错了!大哥!你怎么看?”随着我的话,我掀开了那层膜,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南宫云龙倒吸一口气,说道:“天!怎么会这样!他们又是谁?”而随着他的这个问题,除了楚风外的所有人更是惊讶的看着我!恐怕是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我这样的小孩竟能有这么样的本事吧?特别是那个慕容秋琳,她就像是看着个E.T.,一样盯着我!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否明白什么是E.T.的意思!我却管不了那么多,转头看向大哥!

  楚风同样是沉默的看着我,我知道他也没有答案!这样没头没尾的事任谁都不会有答案的!于是我又耸耸肩说道:“算了!反正一时半会也查不清楚!还是先去华飞镇吧!”我心里念念不忘的却是大哥瞒着我的事情!

  楚风淡然一笑,仿佛已将我的心思看了个通透,害我还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只听他同样用淡淡的语气说道:“诸位,这件事恐怕不太一般!而且时下也无法肯定这两人就是原先的步家兄弟。若他们不是,只怕步家兄弟已经遭了毒手。但不论如何,这些人定是从很久以前就在注意我等的行踪。特别是霍大侠!”楚风朝着霍笑天看了一眼后,继续道:“在下兄弟虽然会个一招半式,但却是生意人!要知道生意人最忌讳的就是惹死闹生!这件事前因后果皆来的莫名其妙,而且目标显然是霍大侠!说实话,在下此行纯粹为了舍弟也不想惹着麻烦!至于已经死了的两人还是交由官府比较妥当!霍大侠既然是华飞镇的名捕想必自有其见地!就请恕在下等不奉陪了!霍大侠!在下兄弟即刻启程往华飞镇!却恕不能同行!舍弟尚年幼,在下实在不愿意他涉险!还请见谅则个!”说着楚风朝着霍笑天拱了拱手算是赔罪。

  楚风的话让众人都有些惊讶,实在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具有明显退意置身事外的话!他的意思可算表达的相当明显了!而且还有让人无法反驳又或者说他胆小的话来!因为他用的理由是“不愿意让弟弟涉险!”这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可是…可是…!”霍笑天“可是”了半天却也蹦不出一个字来!

  楚风再次拱手道:“霍大侠的意思我明白!若是关于画像上那名姑娘的事情,霍大侠大可等到了华飞镇后再来找在下兄弟亦不迟!我等到时必然尽力襄助!”楚风可算是把话都说绝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霍笑天也不便再说什么,反到是慕容秋琳说道:“轩辕大哥!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华飞镇吗?这一路上彼此也能有个照应啊!”

  我闻言心里暗道:恐怕是想要大哥照应你吧?想的美!哼!清楚大哥是不想再和这些人耗下去的我在这个时候自然帮着大哥!虽然不太甘愿大哥总是拿我“年幼”这样的理由当挡箭牌,但我还是张口就道:“大哥!我们还是快些走吧!这里的尸体看的我凉凉的!还是娘说的对,不要和江湖人牵上关系!否则就有麻烦!我们走啦!”我的话刚说完,就看见那慕容秋琳等人的脸色均是不太好看。我则是心里暗自得意,连“娘”也搬出来啦!他们该没话了吧?哈哈!还是我聪明!不过平白给大哥和自己按了个“娘”,也怪有趣的!不知道大哥的娘长什么样子!估计应该是个美人!而且是有聪明又漂亮的大美人!否则怎么会有那么优秀的遗传因子给大哥呢?呵呵!那大哥的爹也一定又帅又聪明了!真想见见他们是什么样子!不过大哥好象还从来没提过他的爹娘哦!恩!找时间一定要问问!我美美的想着,也不知道自己那么会想象,居然想到这完全无关的事情上来!其他人当然不会知道我在笑些什么,只是都有点呆楞的看着我!那是当然,谁让我笑的那么可爱,那么漂亮呢?

  楚风见众人一副傻愣的模样,只能咳嗽一声,再说道:“诸位!华飞镇离此也不是太远!就恕在下等先行一步了!舍弟的话还请勿放在心上!告辞!”说完当先一步带着我走回马车。我则朝着众人挥了挥手示意再见后,才跟着楚风上脚步,心里更朝明显一脸失望的慕容秋琳吐了吐舌头,暗想:想和我斗呀?你还嫩了点(这春儿也不想想自己才多大!慕容秋琳再怎么说也比他大好多吧?而且他们之间到底在“斗”什么呢?呵呵!恐怕这个问题,春儿自己也没弄明白吧?或许就算要明白,也要好久之后了!哈哈!)!而在回马车前,好奇的我又看见先前那些插在地上的箭矢,于是顺手就抽了一支在手上带回了马车。等我们都坐稳后,楚风朝着赶车的江融说道:“走吧!”接着又无声的动了动嘴唇。精通唇语的我则发现楚风是在说:“用最快的速度去华飞镇!”江融在车外大声吆喝了之后,马车逐渐动了起来,将其他人远远留在了后方。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一个事情!让我很惊讶的事情。

  大哥自从坐进了马车后,神情就变的很严肃!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曾经听圣衣哥哥他们说起过大哥其实是个很严肃的人,但至少在我面前,大哥从来就是和颜悦色的!可这次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又犯了什么错误让大哥生气了?应该…应该不会吧?我随手将拣来的箭矢放在小桌上,接着又毕恭毕敬的坐正身体,垂下头用眼角瞥着楚风的表情,噘起嘴苦瓜脸似的再也不吭一声。

  好半晌后,楚风似乎是意识到好象有什么不对劲,于是转过脸看向我,却没想到看到我竟这副模样。于是带着惊讶的口气询问道:“春儿!你这是干什么?”

  我扬起眼角,偷瞥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没那么难看后,嘴里就嘟囔道:“我在反省!”

  楚风好笑道:“这到是奇了!我们的小淘气也会反省?”

  我憋着嘴中气不足的说道:“我就是在反省嘛!大哥还说我!”

  “那你在反省些什么?”楚风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回答的干脆利落!

  楚风笑道:“算你厉害!不知道也能反省?”

  我见楚风笑了,就总算放了点心,说话也大声了许多,说道:“我是不知道嘛!可大哥一进马车就沉着脸!春儿虽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也可明白大哥是在生春儿的气了!所以只好反省啦!可春儿还是不知道要反省什么嘛!”

  “哈哈哈哈!”楚风闻言大笑了起来,“你这小家伙,竟和大哥耍起心眼来!想知道的话,问就好了。何必装的好象大哥欺负你似的!”

  眼见计谋被拆穿,我立刻换了表情,朝着大哥“呵呵”笑着,说道:“大哥既然知道,那就说吧!为什么一定要到了地方才告诉我呢?存心害自己的弟弟不安心嘛!”

  楚风摇头叹笑道:“总是说不过你!也是,事情的发展着实出乎我的意料。本不想让你太烦神才没告诉你。现在恐怕不行了,否则天知道你会惹出什么事来!”

  我嘟起嘴说道:“大哥说的我好象只会惹麻烦一样!才不是这样呢!”

  “呵呵!”楚风疼爱的摸摸我的头,说道:“当然不是这样!你是小天才自然能帮大哥忙了!”

  我得到大哥的称赞自然高兴,眼睛都笑眯起来,连声道:“那你说嘛!快说!”

  楚风叹笑道:“拗不过你!”说着,表情开始变的凝重。我也立时变的认真起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楚风沉咛片刻后开口道:“华飞镇的真正经营者,其实就是我。除了翔龙盟和红楼之外,华飞镇也是大哥的一个重要据点。春儿勿要责怪大哥不告诉你,因为大哥见你已经为翔龙盟和红楼忙的昏天黑地,实在不舍得再让你劳神。大哥已经觉得相当愧疚于你了!”

  我听的感动,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楚风阻止,只听他继续道:“华飞镇正是大哥囤积兵马的地方!因为它本身就是以马匹买卖为主的地方,所以即使有再多的马匹在此地流动,也不会引人注目。算是个相当重要的据点。平日因为大哥的刻意经营,所以才会有“心净华飞安乐土,三更笑对无常铃”这样的局势出现,但这次华飞镇却出了件震动整个江湖的大事!不知是从何时起,江湖上开始流言纷纷,说在华飞镇流传一张东瀛宝图。若谁有了这张图必可称霸天下。”楚风说到这里不由苦笑一下,顿了顿道:“若能靠一张宝图得天下,那到也是件便宜的事情!”

  我也同样叹了口气说道:“俗话说‘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看来这么一来华飞镇是不得安生了!大哥本就富可敌国,自然不会对着宝图有兴趣,若说要天下,怎么可能真的靠张图来解决?大哥说是不是?”

  楚风点点头,道:“若每个人都这么想就好了!可现实并非如此!就像路上遇到的南宫世家的公子,慕容世家的小姐,都亲自到华飞镇来,不难看出他们的野心。天下恐怕未必是他们的目的,但一统江湖对他们来说就重要无比了!”

  我撇了撇嘴,暗想就凭他们两个,一个竹本鸟,一个口木子也想找到宝图?天方夜谭!不过大哥到这华飞镇来的目的,我却明白了个九分。大哥自然不会对这宝图有什么兴趣,但华飞镇却是心血所在,而且关系重大,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大哥将来的发展很不利。华飞镇一旦发生什么混乱,大哥将很难控制局面。而且这是大哥的秘密军事据点,就算是想管也会因为有不能暴露身份和目的的前提而插不了手。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晚了!所以必须先下手为强!想着,我又伸手划了两下下巴。

  楚风见状淡笑道:“你可是想明白了?”

  我点点头,将刚才想的又化成语言说了一遍。楚风赞许的点头,接着又道:“春儿可知还少算了一件事?”

  “哦?是什么?”我眉头一扬,看向楚风。

  楚风把我拉近到身边后才凝重的说道:“春儿想,江湖上这么大的事情,朝廷里又怎么会不清楚?”

  楚风的一句话,就象是当头棒喝般把我震醒了!我的手又不听使唤的开始划起了下巴。正是如此!当朝看似一切风平浪静,但暗里却是暗潮汹涌。当今圣上已经垂垂老矣,时日无多。四位皇子为了皇位早就到了口蜜腹剑,貌和神离的程度。在我看来,一旦皇帝死了,这个时代必然进入乱世。而大哥这匹酝酿蓄势已久的黑马自然会成为最后的赢家。这并非是我对大哥的个人崇拜,而是大哥不论是在才智,人品上均是上上之选,比那些皇子好太多。虽然我不太明白大哥为什么会对天下那么执着,按大哥的个性他才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但这毕竟是大哥的决定,我当然不会去反对,那些祈祷和平的事情毕竟和我的距离太远了!不过大哥想要得到这个天下也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四皇族的势力绝对不弱!大哥却是从零起家,苦心经营。大哥面对的压力和问题比皇族的要多太多了!华飞镇是大哥囤积兵马的重地,如今却出了宝图这样一件事。且不论皇族在得知这样一个消息后会有什么异动,若真有异动那对大哥就非常不利,大哥有随时暴露的危险。再深一个层次想,若这宝图的事情完全是哪个不怀好意的人刻意设下的套,那事情不就糟了?我一脸凝重的朝着楚风说道:“难道大哥是认为这宝图会是朝廷里的人设下的套吗?”

  楚风皱眉道:“时下还不能确定!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到华飞镇的原因!若我再不去,恐怕华飞镇会有大劫!若因这图让华飞镇成了死城,那我多年的心血岂非白费!”

  我点点头,问道:“那大哥准备怎么办呢?”

  “先不论这图是真是假,先找出那个散布谣言的人!查清幕后人!”楚风一字一句道。

  正当我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马车忽然一下猛烈颠簸,我一个重心不稳向前跌去,眼见着就要撞上小铁桌,堪堪先前我拣来的箭正箭尖朝着我的眼睛刺来。我吓的来不及尖叫,只能紧紧闭上眼睛。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觉得腰间一紧,下一刻便已经坐在楚风的怀里。我双手紧紧抓住楚风的衣服,喘了口大气,说道:“哇!吓死我了!还好大哥动作快!谢谢大哥!”

  楚风拍拍我的背,皱眉刚想询问江融怎么回事,就听见江融在马车外说道:“公子!小少爷!您们没事吧?抱歉!刚才一下收势不住!惊扰了!”

  楚风高声道:“江融!怎么如此不小心?马车为什么停了?我不是说了吗?要尽快到华飞镇!”

  江融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道:“公子!前面路上躺了一个人!看服饰,好象还是东瀛人!请公子指示!”

  楚风闻言眉头一扬,我也好奇的从他怀里探出头。我们两人对望一眼后,我第一个从楚风怀里跳起来,赶着就向马车外走,边说道:“大哥!我们快去看看吧!”

  楚风见状叹笑道:“别急!小心有诈!”说着也跟着出了马车!

  江融指着离马车前不远的地方果然躺着一个穿武士袍服的人。江翼已经先一步走在那人身旁查探。江翼见我和楚风到了之后,立刻恭敬道:“公子!小少爷!此人尚有气息,正昏迷中!好象伤的颇重!公子!您看?”

  楚风略一沉思后,说道:“带上车!”江融和江翼应“是”后,一个抬手一个抬脚,将那人搬上了车。

  楚风的一句话就让我们的马车上多了一个乘客。我仔细的替那人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内伤相当严重,五脏移位不说,还有很多内出血的迹象而且肋骨断了几根,左腿骨也断了!于是,我立刻开始发挥行医者的作用!看那人就剩那么一口气,若再不治就真的救不了了!有我这个天才在,可不能真让他送了命去。否则我不就太没面子了!楚风在一旁看我忙东忙西,忍不住问道:“春儿!他怎么样?”

  我擦擦头上汗说道:“伤的很重!而且从内出血的迹象看来,离他最初受伤的时间已经好几天了!不过应该能救活!也不知道他怎么会伤成这样!大哥!先不和你说话!我要专心救他!”

  楚风点点头不再说话,眼神紧紧的看着我忙碌。就在这时,一道蓝色的反光忽然落到他的眼睛里,楚风眉头一皱,看向那反光,发现正是刚才被我带上来车来的那支箭发出的。楚风二话不说,立刻取过箭,仔细观察那泛着蓝光的箭,惊讶的发现这蓝光确实熟悉之致!

  就在楚风望着那支箭沉思时,我终于救人完工!松了口气后,我取出汗巾擦擦汗,转过身却发现楚风正盯着箭猛看!我坐到他身边,轻轻问道:“大哥!这箭有什么不对吗?”

  楚风皱着眉头回答道:“这箭我以前该是见过!”

  我瞪大眼睛问道:“啊?那大哥应该知道这箭的出处了?可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啊!”

  “你来看!这箭尖上却涂着剧毒!”楚风递过箭。

  我接过箭后,才仔细观察,果然发现了那抹蓝光!我惊讶的问道:“大哥之前可是见过这样颜色的毒呢?”

  楚风沉默了一会后,说道:“是见过!”接着又见他露出一抹神秘兮兮的微笑,忽然又对着我问道:“春儿!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我有点奇怪楚风为什么会忽然转移话题,又感觉着他的笑太过诡异,于是追问道:“大哥!那个人没什么了!隔一天就能醒!不过要完全恢复恐怕还要过上十天半个月的!大哥!你到底在哪里见过这箭啊?快告诉我啊?”

  楚风继续着他的诡异笑容,在我眼里这笑容还带着一丝得意!我越看越奇怪,拉着他的衣袖不放,连声问道:“大哥!你到底看出什么了?快告诉我嘛!”

  “哈哈!”楚风大笑了两声,说道:“春儿是天才,且让大哥来考考你!”他竟似心情相当好。

  我眼睛一转,伸手划了几下下巴,暗想道:大哥忽然心情变的这么好,定然有原因!肯定是发现了这箭的出处!既然如此,可见这出处必然与大哥搁心的事情有关!而且翔龙盟和红楼根本没有这样的毒箭,大哥只有在遇到袭击或者是别人遇到袭击的时候,才会有见过这样毒箭的机会!但大哥身份特殊甚少在江湖出现,在朝廷中大哥也算是个隐身人物。要有这样的机会还真是少的可怜!而且会在袭击中使用箭的情况就更少了!这样看来,只有那次了......啊!我想到这里忽然灵光一现!就是!就是这样!难怪大哥会那么高兴!

  楚风见我忽然从一脸沉思中变的喜气洋洋,立刻笑问道:“春儿可是想通了?”

  我忙点头笑道:“当然了!呵呵!恭喜大哥!”

  “哦?何喜之有?还请小天才解惑!”楚风故意装的一脸诧异。

  “呵呵!”我见他的表情可笑,就将手伸向楚风的嘴角,直到拉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后,我才得意的说道:“恩恩!慢慢听本天才道来!这只箭算是解去了大哥一直忧心的问题!”

  “哦?”楚风拉住我的手,笑道:“愿闻其详!”

  我说道:“大哥从刚才就在担心这次华飞镇的事件是否与朝廷有关。而且也一直忧心于朝廷在这件事里处的角色。不过这支箭却算是及时雨了!想必这箭与年前,大哥遇袭的那群黑衣杀手有关。那群黑衣杀手听命与朝廷中的某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还不知道主持人是谁,但既然他们这次又出现在华飞镇,而且还不惜出手杀人,那就说明,朝廷中必然有人也在关心这批宝藏的事情。所以朝廷在暗中主持的怀疑可算是尽去!大哥也不必担心此番去华飞镇会泄露身份和暴露据点的危险了!只要小心行事,该不成问题!而且还能故布疑阵让朝廷的人瞎忙活一场,顺便找出黑衣杀手的幕后人!如此一箭数雕的事情,大哥不高兴才怪了啊!呵呵!我可说对了?”

  楚风一阵大笑,紧紧搂了我一下,接着又情不自禁的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知我者春儿也!哈哈哈!”

  疏不知楚风这一情不自禁却让我一下又开始脸红耳赤心跳加速,我暗骂自己有病!脸红个什么劲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外传来江翼的声音道:“公子!小少爷!华飞镇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