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敌呼?友呼?(4)

红楼春梦 流流 2953 2005.10.14 04:52

  大家早!呵呵!流流再次开始更新《红楼chun梦》!还请诸位大大继续支持啊!谢谢了!

  **********************************************************************

  远远的我就看见魏圣杰带着一群人站在了大厅的正门口。周围则围上了一群拿着对讲机的保卫。不知究竟的来宾们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父亲眉头微皱的迎了上去,毕竟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沂氏的庆典上,怎么说都不是件名誉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父亲询问着正在维持次序的格雷洛。

  格雷洛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一群人没有持请柬,就这样闯进来!说是来参加代家主的生日宴会!”

  父亲怒声道:“怎么能让不相干的人进来?而且还造成这么大的骚动!快请他们出去!”

  “不相干?呵呵!您应该是沂冉旭沂先生吧?”随着父亲的话音,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散发出闲散笑意的魏圣杰此刻正看向我的父亲。

  很久没有被人直呼其名的父亲,明显愣了一下,看向魏圣杰。虽然是不速之客,但看上去却颇有气势。一时弄不清魏圣杰深浅的父亲,略做一停顿,说道:“不错!正是本人!请问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擅闯沂氏的庆典?”

  魏圣杰轻笑两声说道:“在下魏圣杰!久仰沂氏大名故而前来拜访!”

  “魏圣杰?”父亲眉头皱的更深,这个名字确实从未听说过!不过来人的气势又让父亲感觉不可轻窥。

  魏圣杰继续说道:“当然,以沂先生之位,不曾听过在下的名字也不奇怪!后生小子自然不敢在行家面前尊大!”

  父亲见一直被一个后生小子占了主动,心里很不高兴,而且之前的事情让他心有所思,此刻又哪里来的时间再和一个陌生的后生小子耗?只见他的脸色微变,说道:“还请尊驾道明来意!”

  魏圣杰淡然看了我父亲一眼后,再次开口,虽然维持着礼节用语,但语气却变的相当冷淡:“沂先生!在下此行目的是为了一见沂氏家主!以恭贺他的寿辰!还请引见!”

  父亲的脸色变的相当难看,眼前的青年摆明了没将他放在眼中。而且这青年当众这样的说法,更让所有人宾客感觉到,沂氏的家主正是沂沐春我,而非其他任何人。先前有的那些沂氏内部不合的传言,更在之前众直系亲戚对我频频示好中消散。虽然那些直系向我示好,原因却是想杀了我。但是现在不但没有暗杀成功,反而激起了我的戒备心理。对于父亲他们来说,是绝对不妙的事情。也难得他们能在这样的状况下还和我谈笑风生。确实值得佩服一下。可现在的事态也已经是他们所料未及的了。看来魏圣杰这招用的恰到好处。现在也该是发挥一下化学作用的时候了。所以在父亲未及开口之前,我开口了。在场所有的宾客,都默默的注视着一切的发展。魏圣杰的神秘出现,也确实激起了他们的好奇。魏圣杰又是何方神圣?

  “魏先生,您好!在下沂沐春!”我微笑着朝魏圣杰说道。

  魏圣杰做足姿势的,先是显得有些惊讶的看了我几眼,随即又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立刻也朝着我说道:“原来您就是传闻中沂氏的家主!沂沐春先生!真是久仰大名了!”

  我笑了两声后说道:“阁下抬举了!却不知到此有何指教?”

  魏圣杰同样笑道:“指教不敢!只是听闻沂先生大寿,特来庆贺而已!”

  “如此多谢了!那就请魏先生随意用些餐点吧!若是招呼不周,还请见谅!本人失陪一下!”我故意僻重就轻的说道,而且转身想走。

  当然,魏圣杰是不会放过机会的。演戏自然是要演个十足。以我的身份,自然不会和这样的无名小卒多说话,让他留下来已经很给面子了。所以魏圣杰适时的喊住我,道:“请等一下!沂先生!”

  我转过身再次看向魏圣杰,略一皱眉道:“阁下还有何指教?”

  魏圣杰微微一笑,道:“尚有件事想询问一下沂先生,不知沂先生可否直言不讳?”

  我知道肉戏要来了。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周围的人,果然,我和魏圣杰的对话已经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我咳嗽一声,道:“不知阁下要问什么?”

  魏圣杰慢条斯理的说道:“听外界传闻,沂氏对于沂先生您成为家主,似乎有很大的分歧。不知道沂先生是否有同样的感觉呢?”他的问题果然语惊四座,众人一片哗然。虽然这是存在于所有人心中的问题,但真正有敢于问出来的,却一个也没有。所有人都似乎在等着看戏。所以我也就不负众望,给他们演那么一出吧。

  父亲怒气冲天的向着魏圣杰喝道:“阁下怎可口出如此戏言?”

  魏圣杰看了我父亲一眼并不理睬,只是看着我。我此刻则不管父亲的脸色变幻不断,轻轻的笑了起来:“呵呵!尊驾问的还真是直接!不过不知道阁下所谓的传闻又是哪里听来的呢?毕竟此事事关沂氏声名,本人也很想知道。”

  魏圣杰“呵呵”笑了几声后,说道:“这还用问么?自从年前,沂氏称由您成为沂氏新一代家主。可您就此失踪!年来,从未出现在沂氏的任何一次会议中。沂氏大小事情均由您的几位长辈在管理。而且,据在下所知,沂氏这一年似乎过的并不顺利呢。这样的情况不就是说明了您和沂氏内部有分歧么?”

  魏圣杰说的这些是外界的人所鲜少知道的。因此此刻沂氏的几位直系神色相当古怪,他们恐怕是没有想到这样机密的事情也会被他人知晓。而其他宾客的眼神里所透露的讯息则更是值得玩味。我在心里留意着众人的反应,见时机差不多,则表现出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魏圣杰,说道:“看来尊驾是知道的不少呢?不知阁下究竟想知道什么呢?”

  魏圣杰笑了笑继续道:“本人只是想确认沂氏的家主究竟是否是阁下而已!”

  父亲此刻已经按耐不住,插上话来说道:“春儿!此人来此胡言乱语!不用理睬了!”说着就指挥几名护卫想要轰走魏圣杰。

  我喝道:“慢着!”几名护卫停下手看着我。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父亲则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道:“春儿?”

  我看了父亲一眼后淡然道:“父亲!此人是来庆贺孩儿的生日!我们总不能在人前失礼吧?更何况他所问的问题也不难回答!不是么?我们又何必在事实面前欲盖弥彰?”

  父亲有些震惊的听着我说的一语双关的最后一句话,不再开口。我则乘势转向魏圣杰,先是打了个哈哈,然后说道:“魏先生!本人多谢阁下对沂氏的关心。不过沂氏并没有阁下所说的意见分歧。沂氏的家主也是本人沂沐春!本人奉上代家主遗命接掌沂氏,虽然年轻识浅,但终是为沂氏鞠躬尽粹!”说完,眼神四下扫了一遍。不少沂氏的直系在看着我的眼神后,显得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去。而其他的宾客们则是感觉到我的眼神中有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压力。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心惊于我的眼神。想必很难相信,这样的眼神竟会是出自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也就是这样的一段话和一个眼神,让沂氏内部不合这个传言不攻自破。当然也少不了先前,众直系亲戚的出色表演了。而且现在他们骑虎难下,也只有配合我演戏的份了。如果他们不是为了要杀我而想在众人面前做掩饰的话,此刻正是他们落我威风的最佳时机,可惜此刻他们都没这个胆子了。我心中好笑,想着好戏还在后面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