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荒郊红粉

红楼春梦 流流 13947 2003.12.01 00:30

    秋雨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虽然是正午的时间,却阴沉的像是快要入夜。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便看见被茂密的树木遮挡的过山道上出现了四匹极神骏的棕马组成的马车正缓缓驰来。但与马匹正巧相反的是,马车的外观实在是普通到了极点,但却比一般的马车要宽许多也长了不少。在马车旁又有一个人穿着簑衣骑着高头大马同样缓步跟着。而车后又跟着一匹通体乌黑唯独前额与四蹄处有鲜红色棕毛的黑马。出奇的是这匹马没有任何人牵着,迈着轻松的步子,不时还抖抖脑袋晃晃脖子,鼻子里则“哼叽、哼叽”的好象在嫌弃速度太慢。

  我千百个不爽的抿着嘴闷坐在马车里透过窗帘向外看着几乎一成不变的绿色。窗帘是用蝉翼丝做的,再加上特殊的编织方法所以能从车内清楚的看到外面,外面却丝毫看不到里面,只像平常马车的窗帘。告诉我这些的当然是大哥,而他此刻正带着不算明显的微笑坐在我身旁,看着我。

  “怎么?还生气?”楚风的话里带着笑意。

  我“哼!”了一声却不说话。楚风见状继续道:“春儿乖!都快是大人了,怎么还和匹马儿斗气?”

  我闻言转头看向楚风气鼓鼓的说道:“谁让它看不起我嘛!居然不让我骑!”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话。

  楚风忍着笑说道:“你怎能这么想法?哪有说小白看不起你了?”

  “它是看不起我嘛!你看它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趁你转身还朝着我哼哼!气死我了!而且为什么我喂它吃草它却甩都不甩我!若是换了你,它跑的才快呢!我看若非大哥一直在一旁看着,我骑上去别说它根本纹丝不动,恐怕还要将我摔下来呢!”我越说越火大,来这里都快一年了,明明是天才却偏偏要受一匹马的气!我那个气啊!!

  楚风终于笑了出来,而且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笑了好一会后,见我满脸通红才逐渐收了笑意,说道:“小白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不是也带着你骑过不少回了?”

  我愤愤道:“可它就是不让我一个人骑啊!”

  楚风这时才正经道:“那是我不让它让你一个人骑的!”

  “啊?”我惊讶的看着楚风。

  楚风笑道:“你年龄还小!而且平时让你多吃饭就像有多折磨你似的!都快十四的人了却还似长不大,那么瘦!小白可不比一般的马,大哥是怕你万一被摔下来就后悔莫及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小白总是那样原来是得了大哥的授意!我不服气道:“谁说我长不大?我都有在长个啊!比起年前,我都高一大截了!”

  “呵呵!个是长了,但就是太瘦!风都能吹跑似的!你说大哥能放心让你一人骑马吗?还是等以后吧!”楚风笑道。

  我不依道:“怎么能这样嘛!大哥答应我这次让我骑马的!大哥说话不算数!”

  楚风安慰道:“这样吧!这里是山道,而且又下雨!你也是大病初愈!等下了山,雨也停了,再到平坦点的地方,大哥带着你骑!可好?”

  我知道这是楚风最大的让步,也暗怪自己不好,前段时间夏秋之交鬼使神差的竟着了凉,高烧不止。还差点这回就不能跟着大哥入贵川之境谈牧场的事情了。当然我是不会涉及大哥的买卖,纯粹当成了秋游。年来一直在忙红楼集团和特种部队的事情,现在总算是步上正轨,兵器制造也有了成效,终于算是能松口气。楚风也心疼我近年来的劳累,便答应带我出来散心,却偏巧我又大病一场,这回能出来,也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而且还答应了大哥要坐马车,不能缠着他骑马。前些天,我瞅着大哥心情不错便使了浑身解数从义正词严(男孩一定要会骑马!)到泪眼朦胧(装的)终于让大哥同意了让我骑马!可气人的是那小白竟都不理我!不过现在听大哥的意思这几天怕又是骑不成了!要怪就只能怪这鬼天气和山道了。

  不得已之下我只能点头答应,总比不能骑马好吧!

  楚风见我答应,便对着架车的人说道:“江融!时候不早了,记得前面该有处驿站。到了就吃顿午饭顺便歇会。”

  架车的江融应声道:“是!公子!”

  这就是楚风出门在外的规矩,一律不喊“盟主”。而跟随楚风的这两位江融和江翼兄弟,也算是楚风常年在外时的长伴,负责旅行中的日常事物。只不过这回多了一个我和一辆马车(楚风出门在外从不坐马车的!)!

  这时楚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赶了那么多路,累吗?若是饿车里有吃的!”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累。话说回来,这马车虽然外表平凡,但里面却是精致已极。两旁的软靠能躺能坐,靠后的地方还有一方玄铁桌底部则固定在马车上,桌面配有磁石,还划了楚河汉界,棋子也是铁质,根本不怕车途颠簸。同样的各式茶具酒杯也在底部配上了铁石。再加上天才我稍稍改进了一下马车的工艺,加上了弹簧,使车身更为稳固。更在马车的顶上开了片天窗,天好时便打开,舒服之至。可谓古代的高级敞蓬跑车(马会跑!)不过,自入山以来,就开始下雨,而且沿途均是一片绿色,虽然看的赏心悦目但看多了也未免烦腻。再则又不能骑马,更是遗憾。此刻的我大概也就这样的心情,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楚风见我闷声不吭,也知道我是闷得荒,便说道:“此处离驿站已是不远,等用过午膳后,我便带你去山上转转,若是晴天这山晴朗的很,碰上雨天却是烟云横生,但也是别有风味。”

  我闻言不由一喜,但随即又担心的问道:“那岂非耽误了时日?”

  楚风微笑道:“这些天连着赶路也着实腻味了!休息个把半日的,也无伤大雅!”

  “好耶!”我高兴的忘了还在车里,就跳将起来,却一下撞到了车顶。“哎呦!”我不由喊疼。楚风在一旁则看的叹笑不止,一边伸手将我搂了过去,看了看我手捂着的地方,又轻轻帮我揉了两下,同时说道:“怎么如此不小心!可撞疼了?”

  楚风的举动让我心里暖融融的,干脆就赖在他怀里不起来。楚风虽无奈,但也由得我去。这年来,我最喜欢的就是赖着楚风不放,贪图的却是他身上的那份温暖和家人的安全感。说实话,我不想家那是假的。但现在若让我回去,恐怕我也会犹豫。因为我怕我会更思念楚风。

  我舒服的躺在楚风怀里再看着窗外的绿色,仿佛又和先前的无趣有所区别,景色变的生动起来。却就在这时,一个念头闪过,记得以前有回也同样是这样的景色,但自己却丝毫没有欣赏之心,当时所有的除了焦急,恐怕还有恐惧!也就是楚风遇刺的那回。想来自那次之后,杀手集团就消声灭迹,大哥也没再提过这事。自己却因为太忙,也逐渐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现在想想,都快事隔经年了!于是我坐起身,开口问正闭目养神的楚风:“大哥!大哥!忽然想起来,以前那个杀手集团的事怎么样了?”

  楚风睁眼看向我说道:“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我急道:“大哥快说嘛!我担心啊!”

  楚风显得神色有些凝重,说道:“尚未有确切的消息!”

  我一愣道:“怎么会?翔龙盟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眼线,居然也查不出吗?”

  楚风摇头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那些杀手都名不经传,而且显然都是分开训练,即便有了贺飞他们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好象经过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活动过。我怀疑他们该是隶属于某位权要的私人杀手组织。这些杀手也都是从新培育!所以才会毫不留迹!我却因为目标太多而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那大哥的危机岂非…”我皱眉道。

  楚风笑着拍拍我的脸颊说道:“小小娃儿别学着大人皱眉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大哥我欺负你!”

  我白了楚风一眼说道:“我是担心你呀!还这样说我!好心没好报!”

  “呵呵!”楚风轻笑着紧搂了我一下,继续道:“别担心了!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楚某人何时又怕过这些个?”

  我刚想申辩,却听见江融的声音:“公子!小少爷!驿站已经到了!”

  楚风笑着应“好!”随即又捏捏我的脸说道:“别愁眉苦脸的!大哥不会有事!来!下车吧!等会去爬山!记得多吃些!”

  毕竟小孩心性的我,听见有的吃又有得玩,再加上对楚风实力的信任,也就放开了愁事!跟着楚风下了车。

  楚风撑了把油纸伞带着我走向颇为简陋的驿站。店里的小二已经冒雨跑了出来牵马。掌柜的带着笑脸迎在门口,我跟着楚风走进屋子。楚风收起伞顺手交给掌柜,接着便来到江翼已经占好的位置坐下。看来掌柜的已经受了江翼的交代,并没询问是打尖还是住店,就哈着腰在旁问道:“这位爷!您要些什么?”

  楚风侧身问了我一句,见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便对着掌柜说道:“来两斤牛肉,一斤竹叶青。其他配些菜就行了!江翼!你们要吃些什么就自己点!今天在这里住一宿!明日再走!你们也喝点酒过过瘾!”

  江翼和随后走进驿站的江融闻言后皆面露喜色。要知道,根据翔龙盟的规矩,出门在外为不误事故不得无故饮酒!

  我在一旁又插了句道:“多些蔬菜!我要吃波菜!”掌柜点着头下去安排。

  就在这档儿,我四下看了看周围,发现除了我们四人外还有另两桌上也坐着人。一个壮汉在这有些阴冷的天气里还是露着胸膛坐着,背上背了一把看上去就很沉重的大斧。面前则摆了好几个馒头,也不看我们,正和着水大口吃着。另一桌则复杂了点,有一名道士,一个和尚还有一位少年,衣着不俗。这组合着实怪异,说实话,我到这里近一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看见真正意义上的道士和和尚。我忍不住盯着他们好一阵猛看。直到那和尚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才吐吐舌头收回了视线。楚风见状微笑了一下,低声朝我说道:“怎么?没见过?”

  我忙不迭的点头。楚风继续降低声音对我说:“别再看了!那一僧一道怕是不简单,行走江湖处处需小心!别犯了别人忌讳,惹出事来!”

  我闻言却是双眼放光,说道:“行走江湖?大哥!我这算是行走江湖了吗?”

  楚风失笑道:“怎么问的如此怪异?”

  我兴奋的扯着楚风的衣袖道:“说嘛!说嘛!算不算?”

  楚风见我这样表情自然点头。我却从心底里透着高兴,就差忍不住站起来大笑三声。要问为什么那么开心?那当然了!在我的时代,我就一直在描写如何行走江湖,但毕竟是虚构。我却常对此有着憧憬,现在亲身经历了哪能不高兴呢?

  楚风见我有些莫名其妙的在笑,有点担心道:“春儿?你怎么了?笑什么?”

  哪知我笑了一会后,忽然又皱起眉头道:“原来这就是行走江湖啊!也太简单了吧!就和旅行一样嘛!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而已!都不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

  楚风闻言啼笑皆非,只得道:“出门在外但求平安无事!哪像你恨不得凭空出些事让你玩乐?”

  “可这样就不好玩了嘛!以前书里都写着客栈酒馆多少总能出些事情!可都出来这么久了,却什么事也没碰上!也太无聊了!”我嘟着嘴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照你的说法,每天都出岔子,那客栈老板还怎能营生?小孩子想法!先吃东西吧!”楚风淡淡说道,小二也适时送上菜点,楚风夹了块牛肉在我碗里。又替自己斟上了酒!

  我自然明白楚风话里的意思,明显在说,若真是天天出事,那红楼集团的那些生意岂非全栽进去了?我想了想也对,便不再坚持。但刚动筷想吃牛肉的时候,从旁却传来一句:“哼!无知黄毛小儿!”出声的正是刚才那一僧一道中的道人。

  我脸色一变,正待站起身询问,却被楚风一把按着。我不满的看向楚风,而他依旧笑容不减,只是轻轻向我点了点头。

  我这才强按下心头怒火,坐了下来吃饭,却已经食不知味。需知我最恨的便是被人说成“年少无知”!自尊心极强的我,若非楚风在一旁,恐怕早就按捺不住!见我坐下,一旁露出戒备神色的江家兄弟,也放松了神情,继续吃喝。

  可需知世上就有爱得寸进尺的人。这回说话的却是一旁的少年:“还算有个长见识的!”此话一出口,莫说我不依,就是江家兄弟也再按捺不住。

  “刷!”的一声,江融站起身,朝着他们喝道:“尊驾需知祸从口出!”

  却见那僧人先是狠狠瞪了那少年一眼,再对着江融冷哼道:“却不知阁下说的‘祸’从何而来?”

  江融正待说话,楚风却接过话语说道:“江融!不过是些可有可无的话而已!何必计较!”江融闻言气鼓鼓的坐下。

  我心知大哥不想惹事,但又看那些人太过讨厌,而且他们言语中对大哥不逊又怎么忍的下。于是我大声道:“江叔!你只管坐吧!若一只狗咬了你,难道你还去咬它不成?”

  江家兄弟闻言露出微笑,而那一桌的人脸色却不见好看了!特别是那少年,看他那样子就是忍不住要跳将起来,却同样被他的两个同伴阻止,反而转过眼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哪里会怕他,也同样瞪了回去。楚风见状摇摇头,怕是看出我本性就爱惹事生非。

  一顿饭总算有惊无陷的吃完,楚风命江融到车内取来苹果汁给我喝。想那时候哪里会有苹果汁的概念,当然是本天才灌输的。自小就喜欢喝水果汁的我在这里自然也不会放弃嗜好。更况论榨汁机做起来超级简单。这个季节里苹果多的很,虽然没有过去经过培养的水果甜,但却是完全没有经过农药和变种的真正水果。我当然乐此不疲了。

  慢慢喝着苹果汁,却见楚风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忍不住道:“大哥!你要不要喝点苹果汁?总喝酒对身体不好的!而且这酒又不好喝!”对酒的滋味我是记忆犹新的,在还没来这里的时候,有次我偷喝爷爷的酒却差点没喝到吐。才知道原来酒的确很难喝。却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和爷爷都喝的津津有味。

  楚风笑道:“谢谢春儿关心!大哥不会有事!苹果汁你自己留着喝!这酒是纯的竹叶青,算是好酒!又怎么会难喝?”

  我吐吐舌头道:“是很难喝嘛!又辣又呛人!还是苹果汁好喝!”

  此时,江翼笑道:“小少爷还小,恐怕不知道酒的好处!”

  我皱眉道:“味道好不好,和年龄没什么关系吧?”

  楚风大笑,道:“好了!好了!这归咎于各人喜好不同。说实话,你做的那什么芒果汁,大哥到现在还是不敢尝试呢!”

  我反驳道:“谁让大哥不喜欢了!那么好吃的东西!而且营养又好!有维生素A,B,D…..”

  “哈哈!好了!别尽说些听不懂的话!大哥也没强要你喝酒不是吗?而且你还小,确实不宜喝酒!”楚风忙阻止我的话。

  我想想也是就不再争辩。但好死不死的,那少年趁我心情刚变好的时候,又来一句:“毛还没长齐,就想学人喝酒!早了!”

  我的脸噌的通红,“唰!”的站起身,大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够胆就再说一便!”眼中怒火闪耀的我紧盯着那少年。同样的,楚风脸上原本的笑容也逐渐淡去。

  那少年恐怕是没想到我生气的时候竟有那么大的气势,一时之间竟没了言语。

  接我话的是那道士:“无知小儿!即便说了那又如何?”那少年见有人替他撑腰更是得意。

  这时楚风开口道:“出门在外,能忍则忍!但阁下三番两次出言辱及舍弟!需知人也有忍无可忍之时!阁下既然说了,那就向舍弟道歉。我等也不再追究!各行各路!”

  那少年跳了起来一拍桌子说道:“哈!道歉?小爷生来就没有给人道过歉!现在说也说了!你待怎的?”

  楚风缓缓举起手中的酒杯轻哫一口,道:“这怕由不得你!”话音刚落,江家兄弟已经手按兵器,面无表情的回身望向那桌。

  少年怒火横生,冷笑道:“由不得我?就凭你们?”

  “正是!”楚风波澜不惊的吐了两个字。

  少年此刻转眼望向那一僧一道,僧道二人对望一眼后,道人开口道:“贫道等并不想惹事生非!但若阁下固执己见,那也莫怪道爷手下不留情面!”

  我听了却是更气愤,道:“不想惹事生非?那敢情还是我们错在先了?”

  道人冷哼一声道:“小毛孩儿!大人说话,轮不到你插口!”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身旁的楚风冷哼一声,又见那僧道二人和少年忽然脸色大变。我不由朝楚风看去,却惊讶的看刚才还在大哥手上的杯子竟无声无息的整个嵌入桌子,杯口刚巧和桌面齐平。心中暗暗惊讶,原来大哥还有这一手!大哥却从不告诉我!不行!下次一定要问他,到底还有多少绝活我不知道的!孰不知,楚风的这一手功夫绝非一般高手能办到的。莫说将整个杯子毫无损伤的嵌入桌子,要做到无声无息也是困难重重!能将杯子嵌入桌的,大有人在。但能像楚风这样看似随意,毫无声息的,纵观武林能做到的恐怕不会超过五个人!当然,我对武学毫无所知全然门外汉,自是不知道大哥给那些人带来的震撼,反开始责怪楚风竟不让我知道。

  这僧道和少年三人自知碰上了高人,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僧人站起身道:“贫僧到是小窥阁下了!敢问尊驾高姓?”

  就算是“初次”闯荡江湖的我也知道这僧人是想探听大哥的来路。

  楚风淡淡道:“萍水而逢,在下等也无意高攀!仅是些不入眼的小事惹的烦腻!”

  我闻言心中暗笑,大哥答话真是有水平!这样说岂不要气死那群人?而且不露身份的举动更让人疑惑不定,不知深浅。实在高明!

  果然,看那三人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在猜疑楚风的身份。大哥和我外表均是出众,更是气度不凡。加之楚风的那手功夫更让人感觉高深莫测。我暗想这群人定是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吧?

  此刻,楚风站起身说道:“我等没有时间和诸位再此耗着!请尽快决定!舍弟和我还要往山上一游!”说着向我微微一笑。

  僧道二人见状犹豫一下后向楚风略一拱手道:“先前出言不慎,还望阁下勿怪!”

  而楚风却摇摇手,说道:“非也!不是向我道歉,该是向舍弟!而且应该道歉的似乎还有他吧?”说着看向一脸僵硬的少年。

  刚才夸口说从不向人道歉的少年,此刻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我看戏的心态看着他,刚才的气已经消了大半。见他久久不开口,眼睛一转就说道:“大哥,他该不会是被你吓到了吧?”

  楚风微笑道:“大哥又不是吃人的恶魔,怎会吓到他?”

  少年的神情瞬息万变,僧道二人则在一旁有些着急的看着少年。他们知道若这少年不开口,那就意味着树立了一个身份不明,但却武艺高强的对手。而要让这少年道歉,恐怕还真的很难!刚才那年轻公子露的这一手,恐怕就算合他二人之力也难讨得好去。更不论他还带着两名看着就知不是俗手的手下。忍不住暗怪自己刚才为什么就没看出那公子爷也是个高手呢?想那僧道二人想看清楚风的实力怕是不容易。他早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外表与常人无异。若非同级数的高手,其他人怕是看不出来的。

  而那少年显然也是平日嚣张惯了,又怎么受得这样的气。虽然也惧于楚风高深的武功,但自尊心却不容他退步。再加之对自己家世的依赖,干脆一咬牙,冷哼道:“要我道歉?休想!”接着瞪大眼睛看着我和楚风。

  楚风温柔的笑意彻底消失,冷冷道:“既然如此就休怪在下手下不留情了!”

  僧道二人一听这话,知道要糟。立刻闪身护在了少年的身前戒备。同时僧人说道:“阁下需知,这少年人乃当今武林南宫世家少主南宫云龙!”

  楚风连眼都未眨一下,就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出言不逊在前,辱人声名在后!又不肯知错认错!即便在此的是南宫大侠,在下等也要定出个理来!而且相信南宫大侠历经风雨多年,更是明白事理!也不会反对在下的做法!”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就算站在这里的是南宫世家的主子,少爷我也不会卖这个面子!

  僧道二人脸色难看以极,他们原本的意思就是希望楚风能看在南宫世家的名声上得过且过。却没想到根本不起作用。

  这时候,我却心里有些为难。毕竟看那僧道二人在此时此刻说出南宫世家这四个字,想必这个少年颇有来历。而且具我所知凡是世家不论古今均是实力派的!这样一来岂非给大哥带来了麻烦?树立这样一个敌人也确实不利!虽然那小子看着就不顺眼,但和大哥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而且刚才那些过程,我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于是我便不着痕迹的轻拉了楚风的衣袖。

  楚风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回过头冲我微微一笑道:“春儿不必担心!大哥省得!”

  见楚风这么说,我也不再多言。眼见双方动手再即!

  就在这时,驿站的门被人“哗啦”一下踢开,倒向两旁。楚风忙一把拉过我,一个旋身闪向一旁。那僧道二人也护着南宫云龙向后退去。

  江融在一旁怒声道:“来者何人?”

  话音刚落,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怪笑。接着一胖一瘦的两个人影走了进来。我刚看清楚他们的长相就忍不住笑出声。天,实在太奇怪了!一个长脸,一个圆脸,共通的就是“额头青春痘,脸颊老人斑!两眼分大小,虎牙黄爬爬!乱发参差立,巧配红鼻梁!” 实在不敢恭维!

  却见那长脸的听见笑声后瞪了我眼,说道:“笑…笑…什…什么…笑!”看他说话困难的程度,敢情还是个结巴!我闷笑的更厉害!

  而圆脸的则朝着从开始就躲到一旁的掌柜说道:“老钱!是谁要打架啊?他们吗?”说着指了指我们和那三人。掌柜苦笑着探出头道:“正是!”接着又缩了回去。我瞟了一眼那掌柜,发现他正愁眉苦脸的看着那扇被踢坏的门,一脸不舍和忿恨!

  圆脸的见状点点头,朝着我们两方人说道:“你们好大胆子!竟敢在此处打架!不知道这里是由我们两兄弟罩着的吗?”

  我扑哧笑出了声,原来这两人还是掌柜请来保护驿站安宁的!真不知道这里的掌柜是怎么想的!楚风还有江家兄弟也不明显的露出笑意,甚至那三个人也一样。看来这还是共同的想法。

  不过楚风毕竟修养过人,见状向那两人拱手道:“二位请了!在下等并非私斗,只是有些小的磨擦!却不想惊动了二位!”

  “什…什么…死…死斗!那…那还…了…了得?既…既然…不…不想惊动,那…那…那还…吵…吵什么!找…找死…死吗?”听长脸的讲话实在费力!而且好笑透顶!

  楚风一语顿塞,遇到这样的人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

  那南宫少爷却是忍不住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敢管小爷的事!”想那南宫云龙正一肚子火气,哪里受的了任这两个愚人在面前说三道四?

  不想那圆脸的闻言立刻火大道:“你算是什么人?竟这样对我们说话!难道你没听说过我们步家兄弟的大名吗?”

  南宫少爷冷笑一声道:“没听过!”

  圆脸和长脸气红了脸更是可笑,长脸正结结巴巴的想说话,却被圆脸打断。只听他说道:“哼!无知小儿!本大爷步十!家中排行第十。这是本大爷的兄弟步来儿!因为老娘嫌儿子太多所以才取了这名字!你可听清楚了?”

  不用说,听了这名字我就整个笑开了,更不用说那步家兄弟的补充说明。还不小心被自己呛了一口猛的咳嗽。楚风心疼的拉过我拍着背替我顺气,担忧道:“怎么那么不小心?”

  我咳了一阵,终于忍住,却依旧笑个不停。竟然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在这里也能遇上布什和布莱尔!他们竟然还真是兄弟!我开玩笑的又问了一句:“二位大侠!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叫淳一郎的兄弟?”

  步十明显被我的一句“大侠”叫的脸上有光,但听我的问话后略带惊奇的说道:“小孩你怎么会知道?不过纯一郎并非我等兄弟,我家的狗就叫这个名字!还有纯二郎、纯三郎!”

  “呵呵!呵呵!”我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笑意,若布什他们知道还有这样的人也和他们同名,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我只一味的笑着,众人都有些怪异的看着我,但不知道我笑什么。然而这一看,却是看呆了!先前的一阵咳嗽,让我脸上晶莹的肌肤泛起红润。此时又是甜甜的酒窝深刻,明亮的大眼睛中竟有着说不出的娇媚!只觉得整个人可爱至极、可人至极!就连几乎天天在一起的楚风也看得有些失神,就况论别人了。那南宫少爷几乎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我终于是停下了笑,却发现众人都怪怪的看着我。忍不住看向楚风,发现他也一样,不由推推他,说道:“大哥!你们怎么了嘛!干吗看我!”

  楚风回过神,当然不会说是因为看我看呆了,立刻转移话题道:“只是想知道春儿刚才在笑什么?那么开心?”

  想到刚才我又忍不住一笑,拉拉楚风的衣袖,示意他俯耳过来。于是我环着楚风的脖子在他耳旁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引的楚风也连连失笑,忍不住紧抱了我一下。却没想到这样的动作看在南宫少爷眼里竟有些色变。大哥和我当然是没有注意到这点。

  南宫少爷看来是感觉自己被人忽略久了,语带焦躁的向那步家兄弟喝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步家兄弟此刻依旧呆呆愣愣的站着,被南宫云龙的一声大喝齐齐吓了一跳。步来儿怒道:“你…你…一…一看…就…就知道…不…不是…好…好人!事…事情…定…定是你…你闹…闹的!”

  步十也同样说道:“那小孩那么漂亮又聪明肯定是神仙中人物!看你就是个俗人!待我兄弟教训你!”

  南宫云龙气极反笑,道:“好!好!好!那就看看你们拿什么本事来教训你家小爷!”

  我和楚风此刻算是面面相觑,怎么都想不到那步家兄弟竟来个反客为主,强替我们出头!当然既然有这样的好事,我和大哥自然乐得轻松。干脆又坐了下来,准备观战。毕竟我们也知道那步家兄弟再如何也不可能是南宫家的对手。但他们也算是帮了我们,总不好一走了之。

  但见那南宫云龙越众而出,手一抹腰间竟取出一柄软剑。剑身晶莹,一看就知道是好剑。可看那僧道二人却是眉头连皱,不知是想要阻止南宫云龙动手呢!还是有其他用意。

  步家兄弟见他动手,也不含糊。“唰!唰!”两下,同样拔出两柄剑,但却是短剑!就在这两柄剑出鞘之后,立时引来了那僧道二人的惊呼:“鸳鸯刃?怎么可能?”再看那南宫云龙的表情似乎也凝重起来。

  我不知原由,便看向楚风却见他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有趣的神情。我立刻想到大哥必然知道些什么,便问道:“大哥!他们怎么了?”

  楚风向我笑了笑,刚想回答,就被另一声喝喊打断。而听那声音竟是名女子!众人转眼望去,却看见从驿站之外又飘进一道人影。身姿妙嫚,正是一名漂亮少女!只见那少女杏眼圆瞪的看着那步家兄弟,大声娇喝道:“就是你两个混人!竟将本姑娘的行李调包!快还我的鸳鸯刃来!”而那步家兄弟则是带着惊恐看着那少女,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偏偏这个时候却一句混话也说不出口。

  此刻不用大哥解释我也知道那步家兄弟用的并非他们的武器。但不知这少女是何身份。她所用的武器竟能让世家子弟色变。

  而此时,只听南宫云龙说道:“来人可是暮容秋琳姑娘?”

  少女应了一声后,才留意到四周的情况,欣喜的朝南宫云龙说道:“竟是南宫大哥!如此之巧?”说着就朝他们走去。

  南宫云龙笑道:“正是巧合!却不知秋琳姑娘的鸳鸯刃又怎么会给这两个混人得去?”

  慕容秋琳狠狠瞪了步家兄弟一眼后,说道:“那天我路上口渴便到一农家买碗水喝,谁知他们竟让他家的狗儿调了我的包裹!我不知情的继续赶路,入了店才发现!便立刻追了回来!”

  南宫云龙皱眉道:“这两个人实在可恨!”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又笑了起来!不知道偷那女孩包的狗是一郎还是二郎还是三郎?于是出声问步家兄弟:“你们家哪条狗偷的呀?”

  步十想也没想的答道:“是纯一郎!”

  我笑倒在楚风身上,没想到纯一郎还混了个偷儿的名头!楚风见状露出无奈的笑容搂着我轻轻拍了拍。

  慕容秋琳听见笑声不由眉头一皱,转身目光就到了我身上,略带惊讶的看看我又看看楚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发笑?”

  这时,楚风推推我站了起来,向慕容秋琳拱手道:“慕容姑娘!在下等只是途径此地!舍弟尚年幼,先前只是觉得那二人可笑,并非故意惊扰姑娘!请见谅!”

  慕容秋琳有些怔怔的看着楚风优雅得体的举止和风度翩翩的气质,忽然脸颊一红舌头竟打了结般的应道:“没…没什么!公子…过…过虑了!”

  楚风微笑道:“如此在下等就不碍慕容姑娘取回宝刃!”说罢点了点头后,又转向站在慕容秋琳身后的南宫云龙说道:“在下等仍有一事尚未和南宫先生了结!不知南宫公子时下又有何说法?”

  南宫云龙脸色一变,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楚风又旧事重提。

  慕容秋琳奇怪的看了南宫云龙一眼,说道:“南宫大哥!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云龙有些尴尬的看向慕容秋琳说道:“没什么事!”

  我听了在一旁哼哼道:“大男人一个,知错认错就是了!扭扭捏捏的!算什么!”

  南宫云龙听的脸色一变,他身旁的僧道二人神情更是紧张,紧紧的盯着楚风的一举一动就怕他回忽然出手。

  慕容秋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上前问向楚风道:“这位公子,可否告知你们和南宫公子之间到底……”

  楚风微笑着打断慕容秋琳的话,说道:“只是小事而已!无须姑娘担心!请放心!”说完全然不顾慕容秋琳呆楞的看着他的微笑,又转向南宫云龙道:“舍弟和在下尚要去山上一游!还请南宫先生速速定夺!”

  南宫云龙脸色阵红阵白了一会,死死盯着我看了半晌。正当我有些害怕想躲到楚风身后的时候,南宫云龙开口道:“抱歉!刚才失礼了!”话一出口就惊到了那僧俗二人和慕容姑娘,他们恐怕是怎么也没想到南宫云龙也会道歉吧!

  说实话,他的道歉我也被吓了一跳。而且被他的眼光盯着总感觉不舒服。见这相事了,我就拉拉楚风的衣袖说道:“大哥!这里呆着没趣!那两个混人,也呆了似的!你说带我去山上的!我们走吧!”

  楚风当然不会拒绝我,便点点头,向江家兄弟交代道:“我们去去就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江家兄弟齐齐点头称是。于是楚风又向南宫那些人拱手之后,拉着我的手向门外走去。

  “且慢!”喊住我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南宫云龙!

  楚风和我顿住了脚步,有些奇怪的看向南宫云龙,楚风道:“阁下还有何事?”

  而南宫云龙此刻也是一脸的尴尬和怪异,仿佛叫住我们并非他本意。

  慕容秋琳也疑惑的看着南宫云龙道:“南宫大哥?你怎么了?”

  “阁…阁下能否告知尊姓大名?”南宫云龙憋了半晌,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

  楚风笑道:“南宫先生真是健忘!刚才在下已经说了不是吗?萍水相逢而已!怕是没有这个必要吧?而且在下等也只是默默无名之辈,说了恐怕也不曾入得尊耳!”

  南宫云龙一语顿塞,反是慕容秋琳在一旁说道:“公子这话便见疏远了些!所谓相逢就是有缘,出门在外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而且公子已经知道了我等的名字。若仍是执意不肯告知,岂非对我等不公?公子是明事理讲义气的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说着,两眼秋波闪闪的看着楚风,嘴角又含了一丝微笑,一脸期待状。

  楚风闻言苦笑,那么大的帽子一扣,真不知该如何做答。我在一旁却插上了口道:“大哥和我来自白宫!大哥复姓轩辕名沂楚,我则是楚沂!”

  “原…原来是轩辕公子!”南宫云龙和慕容秋琳对望一眼后感觉奇怪,不知道那“白宫”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此人武功高强,但出处却真是闻所未闻!这个世上确实藏龙卧虎!

  楚风听了我的话当然也不会去揭穿,当下点点头说道:“二位若无其他事,在下等就先行一步!不打扰二位收回宝物了!”说着,再不管南宫云龙和慕容秋琳拉着我走出了驿站。估计楚风也是怕他们又有问题问自己,而特意提起了鸳鸯刃的事情。否则不知道会被纠缠多久。

  楚风打着伞带着我一步步走上山,但越走却越觉得不对。终于停了下来看向我,岂知此刻我正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楚风见状笑道:“春儿?怎么了?刚才还高高兴兴的?来笑一个!这样可不好看!”

  我不理楚风径自嘟着嘴调过头。

  楚风这时才眉头轻皱,说道:“春儿?有事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就是生气!若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气的,就是刚才,那个叫慕容秋琳的没事朝着大哥笑成那样做什么!问名字就问名字,还眉来眼去的干什么!我知道大哥不想泄露此次行踪,因此不方便说出名字。我才会接口!而且就算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说!看她的样子我就不告诉她大哥的名谓!不是说古代女子都比较矜持吗?我看那慕容秋琳就差没在脸上写“我对你感兴趣”了!大哥也是!没见他对其他女人笑的那么温柔!偏偏今天微笑个不停!难道大哥也对那女人“我对你感兴趣”??不可能!绝对不会的!可万一是…那怎么办?大哥不就被别人抢去了?不要我了?那可不行!大哥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我的脸上忽愁忽忧,阴晴不定。孰不知这些想法完全是空穴来风,丝毫没有根据!且不说楚风是否真对慕容秋琳有兴趣,这即便是有,那又如何呢?至于慕容秋琳会对楚风有好感,那更是情理中的事。他翩翩公子有权有钱又有势,人品更是绝佳!完全有白马王子的资质嘛!可这些“正常”理由在我的眼中可完全走样了!现在的慕容秋琳对我来说就是要抢大哥的坏女人!而大哥也不可以朝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笑成那样!大哥就是大哥!该疼该爱的就我一个人才对!可大哥万一将来有了大嫂怎么办?这个念头一起,我还真是彻底傻了!我是男孩子,总不能跟大哥一辈子吧?现在大哥疼爱我,可将来呢?大哥不可能永远是我大哥啊!那我岂不是要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嘛!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楚风本来见我不理他,正有些生气。这下到好,反是吓了一跳,忙将我揽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春儿!春儿乖!怎么了?不哭好不好?受什么委屈就告诉大哥!大哥替你出气!”

  听着楚风的温言,想到将来他是否还会这样对我亦未可知,不由哭的更厉害!

  楚风一把抱起我,让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春儿!若有心事就告诉大哥!”

  我泪眼汪汪的看着楚风,见他眼中闪出的温柔坚定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将心中想法告诉了他。期间眼泪鼻涕的一个劲往他身上搽。楚风却是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脸上的表情古怪,一副想笑却又忍着,更带着一股怜惜的意味。

  我吁吁叨叨的终于说完,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楚风总结道:“大哥!就算你娶了大嫂!也不能丢下我!我不会很打搅你们的!可我不要你丢下我!”

  楚风长长吁了口气,说道:“春儿!你信不信你大哥?”

  我当然点头。

  楚风腾出一只手,举袖擦了擦我的眼泪,说道:“大哥发誓!永远不会丢下春儿一个人!若违此誓言必遭……”

  我那容得楚风说完那不吉祥的话,立刻伸手按住楚风的口,打断道:“大哥不要说的!春儿相信大哥!”说着伸出双手紧紧圈住楚风的脖子,下颚架在了他的肩上。

  楚风见我如此更是怜爱,温柔的伸手拍着我的背,轻道:“我们上山去看看吧!你不是急着想解闷吗?”

  我轻轻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