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春过留痕

红楼春梦 流流 20781 2004.05.02 00:46

    我们接到壬生良的讯息是在第三天的午后。一名小孩将书有壬生良笔迹的锦卷送到了红楼的客栈,指名由壬生忍收。上面清晰的用日文写着“明日午后,断魂崖相候!挟宝图换人!否则尸骨无存。切记!壬生良”

  我看着手中的锦卷,犹豫的看着楚风。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的心情竟是矛盾而模糊的。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想些什么!所以我只能沉默。壬生忍将日文翻译成中文告诉楚风。楚风见我默然不语,便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的道:“不要再多想了!事情既已至此,只有想办法解决!”

  楚风朝着江家兄弟道:“你们现在就去断魂崖查探一下虚实!如果能找到壬生良的藏身之地,那就最为理想了!这几天他失踪的毫无踪影,一定是有人暗中协助!你们此行必须小心!”

  江家兄弟抱拳应“是”后,双双离去。房中诸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明日当如何?”海逸站在窗边负手而问。

  魏圣杰打着手势道:“既然壬生良的目标是那张宝图,那我们给他就是了!只要先救回人,这比什么都重要!”

  楚风颔首道:“没错!宝图再如何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更何况她还是春儿的妹妹!壬生良要的就是那张宝图!相信他也不会在此前对沂沐秋不利!我们本就对宝图没有野心,若它能解决问题,最好不过!但现在我们需要提防的却是万一!万一他拿到宝图却依旧挟持沂沐秋来要挟,那我们岂非投鼠忌器?而且我认为壬生忍的目的恐怕不单单是宝图!”

  壬生忍想了一下道:“没错!楚兄说的对!那个混帐的目的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我就不相信他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我!所以即便我们要把宝图给他,也一定要小心!楚兄你可有什么阻止壬生良的办法呢?”

  楚风微笑道:“那断魂崖是华飞镇的乱葬岗,地势偏僻陡峭。一面更是悬崖峭壁。那壬生良会选择那个地方想必也是安排了什么阴谋!现在我们对壬生良的虚实丝毫不知。所以只能够以不变应万变!相信我们宝图在手他也势必有所顾忌!”

  “难道楚兄就这样把宝图给他吗?”壬生忍终于忍不住问道。在他眼中,那张宝图是他们家族的宝物,虽然已经赠给了楚风,但他依旧很不想将宝图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壬生良得了去。

  楚风笑道:“壬生兄勿要急!我们当然不会就这样平白的把图给了壬生良!他若想要宝图,必然会付出代价!我楚风活到现在还没有谁能威胁我!”

  壬生忍见状不禁说道:“如此看来,楚兄是成竹在胸了?”

  回答壬生忍的是海逸:“小事!”他的意思恐怕是这样的事情对翔龙盟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了。

  楚风接口笑道:“晚一会江家兄弟该能处理好!我们只要等消息就可以了!”

  看着楚风自信的笑容,不知怎么的,我忽然忐忑不安起来。我张口欲言却又咽了下去。楚风显然发现了我的举动,于是问道:“春儿?要说什么?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大哥保证明天你一定能见到平平安安的沂沐秋!”

  我带着无法形容的心情默默点头,忽然又说道:“大哥!真的要用宝图吗?宝图那么重要!这样不好吧?你……不再三思一下?”

  楚风有些奇怪的看着我说道:“春儿?你怎么了?大哥不是很早就说过,宝图的事大哥本就不放在心上么?既然可以救人那还需要想什么呢?”

  我哑口无言。我又怎么能说现在的心情呢?或者应该说我怎么能说清我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夜凉如水,我了无睡意的站在窗台前看着外面一片黝黑。只有些许的灯火零星的闪亮。我不由的想起在我的时代里,在沂氏纽约总部的大楼里,有一间专属于我的休息室,在那数十层高的地方同样眺望远处的景色,那时的感觉与此刻恐怕是完全不同的。那万家灯火的景象,那车辆穿流不息的光带,每每在那个时候,我都会有着莫名的感叹。似乎认识到了自己渺小,就算我拥有再多的财富,就算我有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高智商,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我依旧只能随着时代而挪动我的脚步,我依旧无法控制太阳的升起和落下,我依旧无法面对那些所谓的亲情。我感叹着时代的差异,对此刻身处的空间一时竟泛起了一种虚幻的感觉。这一切会不会都是梦呢?如果是梦,那我又会在什么时候醒过来呢?或许来到这里才真是我的归宿!我认识了楚风,我的大哥!对他我有着强烈的依赖感,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依赖过一个人。甚至是爷爷!对他,我无法描述我在付出何种情感。隐约之间我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来理清自己的思绪。看来即便是天才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也有无法解释的情况出现。不论如何,我对现状十分满足,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充实和快乐的感觉出现在我的身上。我没有任何顾虑,我没有任何需要害怕的。可是,沂沐秋出现了!她的到来让我几乎无所适从!她是我的妹妹。虽然她来的年代我并不清楚,但我已经感觉到我们身上的血缘同出一辙!本能让我对她产生敌意!因为以往有着太多的因素让我产生这样的本能。但是她现在却被挟持了!我是否真的应该相信她在此前对我说的话?或许我更应该就让她这样死在东瀛人的手里?我挣扎着,我无法得出结论!我不知道什么是我真正应该做的?如果这一切是梦那该多好?不,不该是梦,否则我就不能认识楚风!我就不能得到我一直期盼的温暖和快乐!可为什么就算是在这个时代,我都躲不开来自我家族的噩梦呢?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上天的惩罚吗?

  “那么晚了,还不睡么?”随着“咿呀”的关门声,楚风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转身看向楚风,勉强的笑了一下,说道:“大哥不也是没睡么?”

  楚风轻笑着来到我身旁,双手扶着窗台,看向外面,说道:“一片漆黑啊!你在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我摇摇头,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楚风继续着他的笑意说道:“难得我的小天才也有不知道的情况!虽然是很黑,但很安静不是么?或许只有在这样的黑夜里,才能回顾诸多的往事,想清楚许多事!我也喜欢在晚上看窗外!那份宁静是白天永远无法拥有的。”

  我微微一笑道:“原来大哥也会这么感性!”

  “感性?”楚风疑惑的问我。

  我再次笑了,这个词对这个时代的楚风可能还很难理解吧?我说道:“没什么!就是说大哥也挺会感触一些什么的!”

  楚风笑道:“那是当然!大哥也是人!”

  我带着微笑和楚风一样再次看向窗外。窗外依旧很黑,但身边的人却让我有着强烈的存在感!仿佛就在不停的敲击着我的心,告诉着我,我不是一个人!如果这一刻能永恒该多好?如果没有这一切烦恼的事情该多好!我有些失控的一瞬不眨的看着楚风的侧脸。

  楚风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脸看向我。他讶异道:“春儿!你怎么了?”

  我仿佛恍然般避过楚风的眼神,侧过头,语气不稳的说道:“不!没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真的不知道!

  楚风悄然的伸出手,扳过我的下颚,逼着我不得不与他动人心魄的眼神对视着。此刻的我思维就仿佛停止一般,连呼吸都已经忘却!我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楚风叹了口气,放开手,轻轻的揽过我,低声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不能告诉大哥的吗?之前就感觉你不对劲,看来我是没错!在担心明天的事情吗?”

  我双手紧紧的抱着楚风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闷声的摇着头。

  楚风扶着我的肩轻轻拉开一点距离,眼睛盯着我说道:“春儿!到底怎么了?”

  我看着楚风眼中的诚挚,我颤抖的开口说道:“大哥!大哥!春儿!春儿是不是真的很坏?”

  楚风显然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脱口道:“春儿?怎么这么问?春儿!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哑声道:“大哥!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不想救沐秋!我不想救她!”

  楚风的表情只能用惊异来形容,他问道:“春儿?为什么?她……她不是你妹妹吗?”

  面对楚风的问题,我几乎无法回答!在我的心里掀起狂涛般的波澜!要知道我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我挣开楚风的双手,跌跌撞撞的走到桌旁,背对着楚风说道:“请不要问我理由!不要!但是大哥!我求你!别去救她了!我不想救她!或许就让她这样死了会更好!大哥!别救她了!既然我们已经拿到了宝图,毕竟这也是宝藏,我会找出破解无字的秘密!我们没有必要把宝藏就这样空手让人!别去救她了!好不好?大哥?好不好?”我陷入了狂乱之中,我完全不加思索的就说出了一连串的话!一连串连我都没有想到我会说的话!

  “春儿!春儿!冷静点!春儿!”楚风显然发现了我的异常,他紧追在我身边,硬是把我扳转过身面对他,用力的摇晃着我,企图让我恢复平静。但现在的我完全听不进他的话,我不停的哭着,不停的重复着:“就让她死吧!就让她死吧!”

  “啪!”一声响,楚风的掌印清晰的留在了我的左脸上。我一下子惊呆了,再也发不出声音,就仿佛思绪一下终止一般!而楚风则在下一刻紧紧的抱住了我。“春儿!对不起!对不起!春儿!大哥不是故意的!但你冷静点好么?冷静点!”

  我感觉到楚风的呼吸在我的头顶上显得有些急促!我默默的点点头,双手再次紧抱着楚风的腰,闷声道:“对不起!大哥!对不起!”

  楚风听到我说话,松了口气,一把抱起我坐到床边,斜靠着床杆,让我依坐在他的腿上。我则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倾听着他的心跳声。然后,仿佛透过心脏般传来了楚风的声音,他说道:“春儿!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不是那种会在意宝藏的人!不要隐瞒大哥!你到底怎么了?或许你连大哥都不信任吗?”

  “不!我当然信任大哥!我怎么会不相信大哥呢!春儿不会的!”我急忙否认。

  楚风怜惜的理顺我有些杂乱的头发,继续说道:“那就告诉大哥,你怎么了!好么?”

  我略一窒息,楚风则轻“恩?”了一声,终于我缓缓点头,哑声道:“因为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好怕的!”说着我整个人竟开始颤抖。

  楚风搂紧了我轻道:“春儿不怕!有大哥在!春儿不怕!”

  “不!你不明白!”我抬起头,看着楚风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到了这个时代,我就可以忘记一切!可以忽略一切!可是我错了!就是因为沂沐秋的出现!你知道吗?她在我离开的时代应该只有三岁!才三岁!可现在!她看上去比我还要大!我不知道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而且……而且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她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谜!不可解的谜啊!”

  楚风伸手抬着我的下颚说道:“春儿!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我以前也说过,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有一个清晰的解释!有些事情即便是强求也不能知道,那又何必去想?而且你难道是因为不知道这些谜底才怕成那样的吗?那又何必?沂沐秋是你的妹妹!你又何必怕?”

  我苦笑,道:“就因为她是我的妹妹我才会怕!因为你不知道!”

  “那就告诉我!春儿!你知道吗?自从那个沂沐秋到来之后,你就变了许多!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我很担心!真的很担心!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不希望!告诉我吧!天大的事情大哥也会帮你的!信任我好么?”楚风认真的看着我。

  我再次窒息,沉默了半晌后,我开口道:“好吧!或许我早就该告诉你!”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后,开始叙说。

  我出生在一个很大的家族!或许“大”也不足够形容这个家族的实力!沂氏,是一个华人组成的家族。它的势力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各行各业中,沂氏更是zhan有相当的位置,可能在一个行业中沂氏只能排第三,但若所有的行业中沂氏都排第三,那沂氏绝对就不是能用一个小字来形容了!更何况沂氏的实力又何止第三?它的年总创收是以兆亿美金来计算的!若说沂氏掌控着全球的经济命脉也不为过!然而就是这样大的一个家族,为什么并非人所周知呢?因为沂氏很低调!而且极其低调!沂氏祖训中相当明确的规定“树大招风!沂氏子孙永记!”所以不论你在哪个国家,哪个行业中绝对找不到沂氏这两个字!没有人知道沂氏的存在。不,或许应该说只有那些应该知道的人才会知道。沂氏对那些人来说如同神佛却也如同鬼怪!他们没有一个不想亲近沂氏,但又没有一个不在对沂氏敬而远之!沂氏掌控了世界的光明与黑暗的两面!它可以随时摧毁一个国家,也可以随时建立一个国家!这就是沂氏令人恐惧的地方!只要沂氏愿意,没有它做不到的!

  沂氏对整个时代来说是个特殊的存在。而我则是如此庞大的沂氏本家的唯一指定继承人!这是由上一代的沂氏本家主人决定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爷爷!爷爷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由我继承本家!甚至连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都对这个决定很惊讶!但是他也无法反驳!因为爷爷是沂氏的主人!他的话就如同圣旨!所以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成为众人所关注的对象!所谓的“关注”可能只是我的美其名而已!因为他们的“关注”千奇百怪!有枪杀,有下毒,有安排事故,有陷阱,有绑架,甚至有人想把我变成白痴!等等等等的这些手段都被爷爷破解!可以说从小,我就是在爷爷的庇佑下长大!很难想象,如果我没有爷爷,恐怕我根本无法活到今天!爷爷对我的保护可说是万无一失!我能去的地方很少!因为他会在我周身两公里内的所有人安排成我的保镖!行人,店员都是!甚至连小孩都是!你一定无法想象那些言谈自若的少年少女,拄着拐杖的老爷爷老奶奶,穿的一本正经的上班族,有模有样的交通警察,抽着烟染着火红头发的痞子甚至是挺着肚子的孕妇,竟然都会是身怀绝技的高级保镖!爷爷总是过分的在保护着我,或许不能用“过分”来形容,因为那些人的杀机会无孔不入!但爷爷却苦心的让我以为一切都很平静!

  可无论怎么说,百密难免有一疏,爷爷再如何不让我知道我的处境,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很多事情我不需要看,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可笑的是爷爷竟然以为我连这些都不知道!可我知道!但我不能说,也无法说!我能做的就是装作一无所知!可孩子的感情是最细腻的!那些可说是疯狂的杀意几乎是如同海潮一般向我涌来!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因为在那些可说是亲人的眼中,我会发现各种憎恨、嫉妒、嗜杀的气息!它们就如同空气一般随时充斥在我的身旁!恐惧就如同酒一般随着我的年龄在酝酿着!似乎在等待着爆发的一天!但在爷爷的面前我绝对不能表现出我的恐惧!因为我知道爷爷疼爱我!就连与父母之间的感情都淡薄到似有若无,那我又如何能不珍惜爷爷对我的这份疼爱!然而亲情对我来说真的就如同我表现的那样不重要吗?不!我的心告诉我,我是多么在意这些!即便是父母给我一个微笑,我都会开心许久!但他们似乎从来只有勉强的微笑!

  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些!因为我知道我们是血亲!血缘是无法切断的!可真正让我几乎崩溃的是,我发现在父母眼中也存在着杀机!

  “父亲和母亲!他们也在策划杀我!我知道后,就跟着爷爷到了澳洲!那是另一个国家!那年我十岁!两年后,我爷爷离开了我!而我在十三岁生日那天来到了这里!原本我是准备去见我的父母!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想到在游乐场杀我!但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允诺带我去游乐场!我真的很期待的!”我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些!而当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楚风紧紧抱住了我!我发现自己无法再多说一句。

  楚风的嘴里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春儿!春儿!”我的眼泪再次落下!或许我应该和父母一起去游乐场,然后让他们在那里杀了我!只需要一个意外的理由就足够让我死了!我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我一直以为到这里之后我就可以忘记一切!但是我错了!沂沐秋的出现让我意识到,即便是在这里也难逃我家族的阴影!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怎么来的!可我知道她无时无刻都想杀我!我知道的!我不能救她!让她死吧!我才能够摆脱这一切的噩梦!让她死吧!否则我害怕自己是否还有勇气活下去!让她死吧!”我再次激动起来,反复的说着杀死沂沐秋的话!

  “春儿!冷静!冷静点!春儿!大哥在!有大哥在!不用怕!”楚风紧紧的抱着我。他用单手扣住我的下颚,让我看向他,他说道:“春儿!你不用害怕!因为大哥在你身边!不论发生任何事情,大哥都有能力去解决它!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信任我!知道吗?沂沐秋是你的妹妹!告诉大哥!难道你真的不想去救她吗?告诉我!无论你做的决定是什么大哥都会支持你!但是我不想你的心里会留下任何阴影!你明白吗?告诉大哥你的真正想法!”

  我默然无声的看着楚风,良久后,我的眼泪再次落下,整个人扑倒在楚风身上,我哭声道:“是的!是的!我不能不救她!她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啊!”

  楚风轻轻叹了口气,手抚弄着我的头发,又轻轻拍着我的背,无言的安慰我!而在他的眼睛里却闪过了我所未见的神采,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他扶起我,在我耳旁说道:“春儿!大哥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到你!这是大哥的承诺!”

  听着楚风的话,我真是百种滋味在心头。脸火烧般的红了起来,埋在他怀里不敢抬头,只能轻轻的点头,表示自己的谢意!

  楚风抱了我良久之后,屋外传来了敲更的声音。楚风此刻发出轻微的笑声,他说道:“春儿!新的一天到了!”

  我抬起头,看着楚风同样露出笑容,无声的点点头。

  而楚风却一下坐直身体,把我抱放到一旁的床沿上。我有些惊奇的看着他的举动,只见他神秘兮兮的朝着我笑了一下,然后伸手入怀,取出一件古怪的类似手镯之类的东西放到我面前。我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何用意。

  楚风得意一笑道:“呵呵!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我忙摇头,楚风见状笑着说道:“来!把手伸出来!”我伸出了左手,楚风将那手镯“叭”的一声打开后套在了我的手上,但奇怪的是,却怎么也合不上。此刻感觉怪异的却成了楚风。我见他脸色怪异,便问道:“大哥!怎么了?这是什么东西啊?手镯么?男孩子带什么手镯啊!”

  楚风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先不说这些!把右手给我!”

  我吐吐舌头,递过了右手。楚风取下我左手上的手镯后,又再次套在了我的右手上。这回,手镯一下合上了!我惊异的看着手镯,说道:“耶!合起来了呀!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不能用哦!”我忙举起右手仔细的看着,发现那个手镯还不是普通的精致,而且仿佛就是为我特制的一般,趁手极了!一下子,我就喜欢上了这个手镯!

  可就在我欣喜的仔细观察手镯的时候,楚风却用可以说是震惊或者是呆楞的眼神看着我。由于他久久不言语,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发觉他竟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我忙伸手拍拍楚风,说道:“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啊?干吗这么看我?”

  楚风这时才恍然,带着些结巴的说道:“啊!我……哦……我……没……没什么!”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确信的问道:“真的吗?”

  “真……真的!”楚风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变的很……很怪异。

  我却没在意那么多,只是往他身边靠去,边说道:“大哥!这是什么东西啊?不会只是个手镯吧?它好精致哦!要送给我吗?”

  而楚风在我没有在意的情况下,见我逐渐靠近,他却逐渐向一旁移动,终于一下又站了起来。

  我皱着眉头,看着楚风,说道:“大哥?你干吗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楚风此刻深吸一口气,才算是恢复了平静。他的脸上再次浮起微笑,但这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总让我看着感觉奇怪!他说道:“春儿,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想了想,说道:“什么日子啊?”

  楚风笑道:“春儿难道忘记了去年的今日也就是你从天而降的日子么?”

  我惊讶的“咦”了一声,真的吗?我都忘记了呀!那也就是说,今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把手抬到眼前,看着那个精致的镯子说道:“啊!那这个就是大哥送我的生日礼物啦?”我的声音里少不了欣喜若狂的语气。

  楚风点点头,说道:“没错!祝贺春儿又长大一岁!”

  我高兴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扑向楚风,紧紧抱住他,说道:“谢谢!谢谢大哥!”越说我就越想哭!当然是喜极而泣!

  而楚风一下被我抱住却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紧接着不露痕迹的将我推开,让我坐到床边,自己却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这才开口道:“春儿喜欢么?”

  “镯子么?当然喜欢啦!它好漂亮哦!”我爱不释手转动着右手上的镯子。

  楚风见状笑了一下,说道:“喜欢就好!不过它可不是一般的手镯哦!”

  “哦?那它还是什么啊?恩恩!我刚才一看就知道它是个宝贝!”我闻言仔细的观察着那手镯,想发现它到底是什么。

  楚风微笑道:“你不是见过我的血剑么?这可是它的胞妹!我们楚家的世代传世之宝!”

  “啊!这么贵重啊?大哥血剑的胞妹,那……它也是兵器了?”我惊讶的看着手镯,很难想象这么小的手镯也会是兵器?

  楚风点头道:“没错!它的名字叫‘心意’!是柄匕首!”

  “匕首?可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不过名字好好哦!居然叫‘心意’!呵呵!我喜欢!”我眨着眼睛说道。

  楚风见我一脸的天真模样,不由失笑道:“既然它叫‘心意’,就是说明它能知你的心意!不过它的用法比较特殊,恐怕你现在还不能用!所以你才看不出它是柄匕首!”

  我闻言不服气道:“不会吧?我那么聪明难道连把匕首也不会用么?”

  楚风笑道:“这和你聪明与否没有关系!最主要的是……呃……是……”

  “是什么啊?”我好奇的追问。

  楚风像是下定决心的才说道:“这柄‘心意’就和血剑一样是要认主的!只有它的主人才能使用!千百年来,这柄‘心意’一直在沉睡!只在我的血剑认了我为主后,才有了些许的变化,能够被打开合并,不再是一个圆镯子的状态。”

  “哦?那就是说,大哥也是它的主人了?”我好奇的问道,对这样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我一向好奇的很。

  楚风摇头,道:“不是!能让它觉醒的并不是我!因为我也没办法让它再次恢复成一个圆镯子!更不能让它变成匕首!”

  “圆镯子吗?”我疑惑的看着手上的镯子,想着,它好象已经是个圆镯子了!

  “对!因为带着它的人,是不可能再将它摘下来的!就像我的血剑一样!它就如同一个象征!楚家世代将它传给家主的至亲!而现在我将它传给你!从此后你就是楚家的人!不要再去在意那些让你烦恼的事情!能够拥有‘心意’的人,就是我楚风的至亲!不论在任何时候,我楚风都会倾尽全力保护!‘心意’就是承诺!”

  我感动的看着楚风,说道:“这……这太贵重了!大哥!你还是收回去吧!将来可以送给大嫂的!”我开始努力的想把手镯取下来,但却怎么也拿不下来。

  楚风一下走近按住我的手说道:“不!不会的!‘心意’永远是属于你的!”

  我一下抱住楚风,呜咽道:“大哥!谢谢你!谢谢!”

  楚风本想作势推开我,但见我又哭的梨花带雨,终于不忍心的也紧紧搂住了我,暗暗的叹了口气。

  房间中瞬时安静了良久。

  终于我低低哑哑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我说道:“大哥!可是我好象真的脱不下这个手镯了呀!”

  楚风闻言忙放开我,查看手镯,却发现先前的密缝,此刻果然不再看见,整个手镯浑然一体似的!楚风惊讶之下喃喃道:“难……难道是真的吗?”说完眼睛一瞬不眨的看向我。

  我被他看的感觉奇怪透顶,忙说:“大哥!这手镯到底怎么了啊?你怎么不说话呢?看我干什么?”

  楚风深吸一口气说道:“‘心意’看来是认你为主了!”

  “啊?”我呆愣的看着他。

  而此刻楚风却显得有些慌乱,他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朝着我说道:“春儿……呃……春儿!时间太晚了!明日还有要事!你先休息吧!大哥也回房休息了!”说着竟就要走。

  我忙喊住他道:“大哥!可你还没告诉我‘心意’为什么会认我为主啊!而且我该怎么使用‘心意’啊?”

  楚风头也不回的说道:“春儿不懂武功,也不必使用‘心意’!早些休息吧!”说着竟似同落荒而逃!

  我面对现状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终于大叹一口气说道:“大哥到底怎么了嘛!又来了!话说一半就跑!”说完这些后,我又看了看右手上的手镯,自言自语道:“哈!没想到它会认我为主哦!恩恩!还好不是很难看,否则不能脱下来就惨了!哈哈!”我笑了几下后就倒头大睡,再也不管其他。

  岂知楚风在走出春儿的房门后,就大吸一口凉气,苦笑道:“看来春儿不仅仅是个天才,还是个折磨人的小迷糊蛋!唉!劫数难逃啊!算了!听天由命吧!”说完这句话,楚风再次叹了一口气,回房去也。他到底想说什么呢?此刻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断魂崖,就如同它的名字。光秃秃的山崖上杂乱的树立着无数墓碑土坟。风旋涡似的卷着飘扬的尘土,空气里还充斥着让人感觉恶心的腐臭与烟火混合的味道。断魂崖的另一边则是绝壁,就像被刀切过一般,几乎是垂直的坡度。而且高的出奇!若不是楚风几乎是抱着我跃上山崖,恐怕我花大半天也爬不上来!真是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人把这种地方当成坟墓。难道是风水好么?看样子也不像!说实话,眼前的景象实在让人触目惊心!我甚至看见了前些天那两起灭门惨案的尸体也成堆的放在那里!都已经开始腐烂!空气中的腐臭味道就是从那里飘来的!简直惨不忍睹。我看了几乎都忍不住恶心。

  “春儿!莫要再看!你脸色都泛白了!”楚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拉过一旁,又道:“再走一段就能到约定地!记住要千万小心,别离开我身边,更不许有什么擅自行动知道么?”

  我看着楚风一脸的担忧样不由好笑道:“大哥,从今天早晨开始你就叨念个不停。我知道了!不会离开你身边的!”

  楚风闻言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若真知道就最好了!唉!就怕你出个什么突然状况!也不知道上天怎么会派你这个磨人的小迷糊蛋给我!”

  我朝着楚风做了个可爱状笑脸,说道:“因为大哥喜欢我嘛!”

  楚风窒了一滞,用一种我从没见过的眼神看了我好一会后,才道:“没错!大哥是喜欢春儿!却不知道春儿是不是也喜欢大哥呢?”

  我被楚风怪异的眼神看的不知为什么有些心跳加速,听了他的问题后更感觉奇怪,大哥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答案众所周知的问题呢?我理所当然的答道:“春儿当然也喜欢大哥了!难道大哥不知道么?”我用相当认真的眼神看着楚风。

  楚风再次叹了口气,不知为什么的再次苦笑道:“大哥明白!唉!但现在太早了!”

  我被楚风的一句“太早了”弄的满头雾水,忙追问道:“大哥!你在说什么啊?怎么怪怪的?”我总感觉到楚风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从一早看我的眼神就不太一样!虽然他的举动和平时相仿,对我也是同样无微不至,但我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变了!就如同现在,楚风总是讲着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

  楚风再次盯着我看了半晌,张口欲言,却又再次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才说道:“算了!此刻无论怎样也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等过了今天救出你妹妹,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你的问题!”

  我愣了一下,道:“我的问题?”

  楚风露出微笑,摸摸我的头发,说道:“没错!你的问题!好了!现在别想那么多!走吧!他们都走到我们前面去了!而且时辰也差不多了!”说着揽过我的腰,说了声:“抱紧哦!”就飞速向前掠去。我紧紧抱住楚风,听着耳旁风声呼啸而过,心里却依旧在琢磨楚风先前的那番话,他到底要和我谈什么事情?我会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不知道呢?

  当我们到了约定地方时,壬生良和他的数名手下早已在等候。壬生良见我们到来后,脸上泛起让我感觉恶心的笑容,只听他用生硬的国文说道:“很好!准时!”

  壬生忍冷冷道:“人呢?”

  壬生良负手在身后,说道:“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呢?”

  壬生忍看了楚风一眼后,从怀中取出宝图,大声喝道:“图就在此!人呢?”

  壬生良紧盯着宝图,眼神闪烁了一下,拍了拍手。他身后的手下立刻将一直隐于众人身后的沂沐秋带了上来。

  我遥遥看着沂沐秋萎靡的神情,心中一阵不忍,忍不住大声喊道:“沐秋!你没事吧?”楚风见我神色紧张,忙拍拍我的肩示意我不用着急。

  壬生良见状,阴笑道:“放心!我乃守信君子,她更是重要人质,我又怎么会亏待她!不过你们最好别出什么岔,否则我就不敢保证了!”

  楚风闻言冷冷一笑道:“尊驾诚然乃君子是也,惜行径却妄为小人!我等又何以倪测尊驾何时成君又何时以为匪呢?”

  楚风的话夹枪带棍,更用复杂的文言形式说了出来,想那壬生良国文水平委实有限,故而听的满头雾水,一脸不解。而其他人则是颇有忍俊不住的感觉。错非沂沐秋在壬生良他们的手中,否则要笑的人第一个就是我。

  壬生良左右打量了一下,终于发现楚风的话恐怕不是什么好话,于是怒声道:“休要多言!你们不想要她的命了吗?”说着一手抓过沂沐秋。沂沐秋则痛呼一声。

  我心中一紧,忙喝道:“你到底有什么要求?快说!别浪费时间!”

  壬生良邪邪一笑道:“宝图!我要的就是宝图而已!”

  壬生忍此刻接口道:“那你还不放人?”

  人生良冷哼一声道:“哪有如此简单!你们人多势众,若我轻易放人岂非自寻死路?”

  “你待如何?”壬生忍咬牙切齿道。

  “交换!我指定你们中的一个人将宝图放到我们中间,同时我也让这小姑娘走到宝图的地方。你将宝图放在中央,我就断开这小姑娘的绳索!如何?”壬生良带着冷笑说道。

  壬生忍看了楚风一眼后,沉声道:“尚算公平!可以!你说吧!你要谁送宝图?”

  壬生良眼神在我们之中转了一下后,最后停在了我的身上,朝着我笑了一下道:“就是你!”

  我轻哼一声,他的这个选择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在大哥这群人中,唯一不会武功对他没有威胁的人恐怕就只有我了!不过我感觉奇怪的却是,壬生良此刻选择的交换方式其实对他自己并不算有利。或者说他是对自己的武功太过自信,又或者是相信我们一定会信守诺言呢?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这样吧?我满腹怀疑,但时势却不容我再想。于是我看了楚风一眼,只见关切的眼神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楚风的一只手更轻按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会意一笑道:“不会有事的!”楚风点点头,皱眉看向壬生良却朝着我说了一句:“小心!”看来他也是看出了壬生良些微不对的地方。我则明显的感觉到,楚风已经开始戒备以防不测。

  我定下心神,正眼看向壬生良,深吸一口气,接过壬生忍递过的宝图,向他走去。既然是自己的妹妹,那做哥哥的又怎么能退缩在后?于是我堪堪在两方人马的中间站定,同时放下手中的宝图。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壬生良,大声道:“我已经过来了!你该放人了吧?”

  壬生良也不说话,只是猛的一推沂沐秋。沂沐秋疼哼一声后,跌跌撞撞的向我走来,手上还带着绳索,另一头则牵在壬生良的手中。好不容易沂沐秋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忙扶住她,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你没事吧?”说着就开始努力的想解开捆住沂沐秋的绳索。

  岂知变故就在同时发生!

  原本捆住沂沐秋双手的绳索出人意料的掉在了地上。而在我惊讶的瞬间,沂沐秋却从袖中抽出一柄匕首,紧接着一个转身,单手横过我的胸前,扣住我的肩膀,匕首则堪堪指向我的颈项。我竟然被沂沐秋制住!这一变故显然大出所有人的意外。

  壬生良却在此刻狂笑出声道:“哈哈哈!怎么样?你们没想到吧?哈哈!”

  我不可置信的呆呆的看向楚风,因为我看不见在我背后的沂沐秋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所以我只能看向楚风。我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忽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难道……难道这一切都是……都是沂沐秋事前就计划好的吗?当时,沂沐秋穿着我的火箭靴冲向壬生良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眼前……她……她是故意的!她故意拦住了楚风的攻击,故意让自己成了人质……为的就是……就是……忽然之间,我遍体冰凉。

  而沂沐秋得意的语声传来,她说道:“怎么样?哥哥!我没让你失望吧?”

  “我没让你失望吧?”……“哥哥!谢谢你!谢谢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这几句话,这也是沂沐秋之前说的。现在看来她确实没有让我失望!我的心脏忽然间传来一种几乎让我失去意识的痛,身体竟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起来。

  沂沐秋明显感觉到我的状况,她却笑道:“怎么了?哥哥!难道是太高兴么?呵呵!不必如此激动,等下还有好戏可看,千万别错过了!”说着推了推我,示意我将之前放在地上的宝图拣起。我僵硬着身体蹲下,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后才将宝图找到,而沂沐秋手中的匕首分毫未动的架在我的脖子上。同时将宝图收到了她的手中。

  “你们到底要如何?”说话的人是楚风。虽然语调显得相当冷静,但我却已经明显感觉到他的内心十分纷乱。因为以楚风的处事方法,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应该开口。需要说话的人应该是壬生忍。显然,他因为此刻发生的变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更由于被挟持的人是我而有失进退。

  壬生良阴险的笑声再次传出:“呵呵!我的目的很简单。不用我说你们就应该知道!现在宝图已经到了我们手上!还有这个小家伙!你们还有什么资本可以和我谈的呢?”

  壬生忍闻言脱口而出道:“卑鄙!”

  “哈哈哈!没错!我卑鄙又如何?反正我就是赢家!”壬生良猖狂笑道。

  此刻沂沐秋的声音再度传出:“好了!宝图现在还不是你的!根据约定你应该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难道你忘记了么?”令人惊讶的是沂沐秋此刻竟是用日语在说话。

  壬生良冷冷看了沂沐秋一眼后说道:“放心!我会遵守约定!但用我的方式!”同样,他也是用日语在回答着沂沐秋!

  明显的沂沐秋在听到壬生良的话后,冷哼一声再不言语,而扣住我的手却加深了力道,隐隐生疼。我知道沂沐秋此刻正强忍着怒火,但让我疑惑的却是她和壬生良又怎么会联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

  此刻壬生忍和楚风互望一眼,壬生忍将他们的对话转译给楚风听之后,楚风冷然道:“世事无绝对!在下到想看看尊驾口口声声的赢家到底能从本人手上赢到什么去!”

  壬生良脸色微变,显然他没有意料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楚风给人的感觉还是如此高深漠测。他终于开口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只要壬生忍当众自裁!那我就放了这小家伙!”虽然他的要求已经在人们的预料之中,但他说出之后,还是让众人倒吸一口气。

  壬生忍冷笑道:“一命换一命,你倒是公平!”

  壬生良狞笑道:“这是自然!怎么样?你的决定呢?”

  壬生忍窒了窒,转眼看了楚风一眼。楚风面无表情的看着壬生良,壬生忍一咬牙说道:“好!我就还你一命!”说着手中的东瀛刀就要出鞘。

  沂沐秋此刻却在我的头顶上轻轻哼了一声,我心中一惊,脑海中连连闪过先前她和壬生良的对话,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在心中涌起。到底是什么?我的思绪开始高速运作,种种情形的纵横联系,前因后果的交错推断,以及我本能的对家族人物的分析。忽然之间,一个令我难以置信的结果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不!不要!住手!”我的脸色连连惨变,不再顾及沂沐秋抵在我咽喉处的匕首,声嘶力竭的喝止住就要动手的壬生忍。若我推断的不错,沂沐秋想要的结果是我根本就无法承受的。我必须阻止她的计划,就算我死,也要阻止!我不能让她伤害到楚风!不能!

  与此同时,楚风的声音几乎也与我先后而起:“且住!”说着更上前两步,一把按住壬生忍手中的东瀛刀。

  壬生良脸色微变,眼见壬生忍停下手朝楚风看去后,他忍不住道:“你想干什么?不要她的命了么?”说着手中的东瀛刀遥指向我。

  没等楚风答话,我就开始大声说道:“大哥!别听他们的!他们的目的不止如此!大哥!啊!”我话未说完就惊呼一声,沂沐秋手中的匕首紧紧贴上我的颈项,只听沂沐秋冷笑的说道:“哥哥!你若再敢多话,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春儿!”楚风见状忍不住唤了我的名字,紧接着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他又怎么能冷静?

  壬生良再次开口道:“壬生忍!你还不动手?难道一定要我动手杀人么?还是你也是贪生怕死之辈?”

  壬生忍怒骂一声,忍不住就要抽刀,然而楚风一手死死的按住壬生忍的刀,低声道:“壬生兄!冷静!尚有回转余地!”说着楚风定睛向我看来。

  我默然与楚风对视片刻,眼神交汇之时,楚风细不可查的微点一下头。刹那间,我仿佛完全明白了楚风的意思,之前紧张万分的心情竟平静了下来。我知道楚风准备用事前就准备好的应对之策,但是让我担心的却是我怕楚风不清楚沂沐秋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而筑成大错!该怎么办?思绪连转之下,我决定不能再等下去,我一定要给大哥一个醒示!

  于是再不顾及紧贴项下的匕首,我竟“呵呵”的笑了起来。所有人再次惊讶的看向我,显然我的举动出人意外。沂沐秋愤声道:“住口!你笑什么!不怕我杀了你吗?”

  “呵呵!哈哈哈!好啊!你杀啊!你动手杀啊!”我的话语中充满了讽刺!我继续道:“不过你最好想清楚!你若杀了我,那你的目的恐怕就达不成了!”

  我明显感觉到沂沐秋的手颤抖了一下,她哑声道:“目的?笑话!你能知道我的目的?”

  “呵呵!”我继续笑着,说道:“为什么我会不知道?你表现的这么明显,难道还怕别人知道么?或者你还认为这是什么高明的秘密?而且你就真的以为我会这样放纵你的计划束手就擒么?呵呵!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妹妹!”我特别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语气,我知道这样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效果!

  “你……你说什么!”果然,沂沐秋的语气开始转变。我听出了她言语中的不确定因素。我心中暗自冷笑,自小我就被认为是天才,在家族中这一点更是根深蒂固。再加上我的故弄玄虚,沂沐秋又怎么会不起疑心。

  我此刻眼神转向正一脸愕然的壬生良,说道:“恐怕也只有这个人才会相信你说的话吧?沂沐秋?”为了达到效果,我同样是用日语来说这句话。果然壬生良的表情更为惊讶,仿佛是没想到我也会讲日语。虽然脖子上架着匕首,我却依旧笑道:“真可笑,竟然会有人被这么一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言欺骗。我还真替这个人可惜!”

  沂沐秋对我的言语忍无可忍,喝道:“闭嘴!你若再敢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手中的匕首已经刺破了我的皮肤,我疼哼一声,明显感觉到血流了出来。而看到这个情形,翔龙盟的数人已经发出了极轻微的惊呼声。

  壬生良此刻也倒吸一口冷气道:“你……!”他的话虽然没说完,但用意却也明显的很。

  我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后,不顾疼痛继续道:“妹妹!你动手啊!你尽管动手!不过你也最好考虑一下,若你现在杀了我会有什么结果!”

  沂沐秋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我会中你的激将法!哼!这对我没用!”说着她又转过语调,向着壬生良说道:“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而就沂沐秋的一句话,触动了我的某个念头,看到被沂沐秋紧紧握在手中的宝图,我忽然意识到壬生良之所以会和沂沐秋联系在一起的原因。不错!就是因为宝图!这份图是无字天书,对人生良等人来说为了追求这个无字天书的答案几乎已经成了一种狂热。可他们在花费了庞大的人力物力之下依旧找不到答案。然而这对沂沐秋却不同,一个拥有现代知识的人,更继承了沂氏优秀血脉的人,对这样的问题恐怕会有几十种的解决方式吧?这恐怕也正是沂沐秋与人生良之间最重要的一个合作条件。沂沐秋的目的不仅仅是想要我的命而已!以她如此处心积虑的做法,恐怕她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看我痛苦!然后再杀了我!在这个时代里,能让我痛苦的也就只有向楚风下手!之前楚风与壬生良的一战中我已经表现的够明显!我对楚风的感情绝非一般,所以这才是沂沐秋甘心涉险的缘故!她利用时间差让壬生良挟持她逃走,为的就是争取时间来设下陷阱!而且她也算准我不会对她见死不救,更何况她在被挟持前所说的那些话已经将我拖下了陷阱。从开始就存在的疑问,忽然之间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我知道等的时机终于到了,该是用大哥预备好的计策了!于是就在壬生良准备开口的前一秒,我再次大笑起来。

  沂沐秋怒喝道:“你笑什么!”

  我不理沂沐秋的话,眼睛直盯着壬生良说道:“喂!难道你真的相信她能够帮你解开宝藏的秘密吗?”为了让意思表达清楚我还是用了日语在说。

  壬生良闻言后动作果然顿了顿转身看向我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笑笑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们寻找了那么久,却依旧得不到的答案,难道你认为就这么年轻的女孩就能帮你解开答案吗?”

  沂沐秋听了我的话后,气的浑身颤抖,喝道:“沂沐春!你别想挑拨离间!别说是这样的简单化学反应,就是更复杂的我也能解!你以为世界上就你一个人是天才吗?”她的话中明显充斥着对我的厌恶。

  壬生良同样说道:“没错!小孩!她已经向我试验了许多种从无生有的方法!我相信她!”

  我暗吐舌头,想这沂沐秋原来已经做过实验了!难怪壬生良会那么信任她!“哼!”我冷哼一声后,继续道:“即便如此那又怎么样?而且你们凭什么确定现在在她手上的就真的是宝图呢?”

  我的这句话一出,却让壬生良和沂沐秋彻底傻了眼。我大笑起来,说道:“不会吧?这么简单的原理你们也想不明白吗?还是你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可能性呢?哼!你们也不想想,我们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将宝图给你们呢?”

  沂沐秋此刻一紧手中的匕首,匕首在原本的伤口上刺的更深,我咬着牙不发出声音,却已经疼的满头虚汗。她说道:“你别想诈我!”

  我裂嘴惨笑一声道:“诈你?哼!你还不值得我来骗!”

  此刻楚风更是应景的笑出声,说道:“春儿说的不错!他之前拿的宝图确实是假的!”说着从怀中取出另一份宝图,再次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宝图!”

  壬生良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道:“不可能!宝图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久久未发一语的壬生忍开口道:“因为是我将宝图赠送给了楚盟主!”

  “楚盟主?”壬生良言语不明的反问。

  “不错!”壬生忍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此次到中原的目的是为了杀一个叫楚风的人!而这个人偏巧就是你眼前的这位!他也是名震中原的翔龙盟盟主!我已经和楚盟主订下了壬生一族与翔龙盟永世修好的协约!宝图就是证明!”

  壬生良显然是没有想到之中竟有如此复杂的一段!更没意料到楚风竟会是翔龙盟的盟主!一时之间竟有些手足无挫。

  楚风见状继续说道:“没错!你现在应该知道在这里你是根本没有胜算的!”说着楚风轻轻拍了拍手。

  壬生良惊骇的看着楚风,却不知他用意为何。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楚风的拍掌声未落的同时,断魂崖上忽然出现了大批身着翔龙盟服饰的人。他们从三面包围了众人,而壬生良和沂沐秋的背后就只有悬崖!算是断了他们的后路。而且此刻这些人正押解着十数名东瀛人。看上去正是壬生良在事前埋伏的人!楚风此举让壬生良更为骇然,脸色猛变。

  楚风继续他的微笑说道:“很惊讶吗?其实不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有更让你惊讶的!”说着楚风微一侧身让出一个空挡,立刻有两名翔龙盟弟子抬着两个坛子走了上来。壬生良见状更是猛的倒退了三步,嘴唇颤抖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楚风淡淡说道:“中原乃火yao鼻祖,你想借这些火yao来威胁我们,是否有些异想天开呢?”说着手一挥,立刻两名翔龙盟弟子往火yao坛上浇了两袋水。火yao湿了恐怕也没什么威力可言了。

  此刻壬生忍开口说道:“壬生良!我劝你还是乘早收手!你注定赢不了!若你现在停手跟我回国,我担保你不死!至于你的从人,我也一概不再追究!”

  壬生良时下的脸色可谓千变万化不能形容其一!也就在这时候,站在壬生良身后的数名东瀛人“扑哧”几声全数跪了下来。壬生良被他们的举动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你们竟然背叛我?”

  壬生忍说道:“叛人者,人亦叛之!你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壬生良被壬生忍的话驳斥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沂沐秋显然也没有料到事态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眼见壬生良局势不妙之后,急道:“壬生良!即便如此又如何?你不要忘记你自己的目的!你不是要成为掌门,得到宝图吗?你还在犹豫什么!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击跨你的意志!我们还有王牌不是吗?”

  壬生良听到沂沐秋的话后,又有了一丝动摇。我心中暗骂,这沂沐秋确实聪明!她一下就看出了大哥的用意!大哥确实想通过这样的手段不战而屈人兵!却没想到竟被沂沐秋识破。于是我忙又大喊道:“沂沐秋!事已至此,你再难有胜算!壬生良也非笨蛋,难道会看不出你只不过是还想拉一个人给你垫背么?”

  “你胡说!闭嘴!”沂沐秋怒喝道。

  我冷哼一声道:“我哪有胡说?哼!就算你们用我换了宝图,那又如何?难道你还指望壬生良能护着你逃出我大哥的追击吗?我大哥的功夫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你们还会有胜算吗?我看你还是尽早放了我,想我大哥也不会为难你一个女孩子!壬生良!你也快点放弃吧!今天你绝难走脱的!放了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壬生良!别听他胡说!他在误导你!”沂沐秋被我说的一语顿塞,但却又不能任壬生良自做决定。她相当明白此刻的处境,若没有壬生良,她今天也绝难讨好。别说自己的目的达不成,更有可能还要陪上自己的一条命。所以此刻她必须稳住壬生良。

  而壬生良对我和沂沐秋的话却仿佛充耳不闻。楚风见状暗运“临”字诀心法,朝着壬生良冷哼了一声。而壬生良在听到这一声冷哼后,竟如遭雷噬一般狂喷了一口鲜血,终于不支的单膝跪地,一手用刀支撑着自己。此刻,壬生良终于开口说道:“我输了!”

  楚风见状略一颔首,立刻数名翔龙盟兄弟走上前去将壬生良和他的下属扣了起来拖到一旁。等这一切结束后,楚风这才转过身面对气的浑身发颤的沂沐秋。

  楚风开口道:“沂沐秋!立刻放了春儿!我会看在你是春儿妹妹的份上留你一条生路!”

  被沂沐秋死死扣住的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沂沐秋急促的呼吸!而架在我颈项上的匕首也是颤动不已,害的我还真有点怕万一她没控制好力道,那我就真的完了!

  “沂沐秋!你还是放了我吧!”我轻轻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沂沐秋忽然就像我之前一样开始狂笑起来。听着她的笑声,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在我心里产生。我开始挣扎,同时喊道:“沂沐秋!放开我!你想要干什么?”然而我毕竟此刻要比沂沐秋小上好多,力气始终不及沂沐秋。而此刻的沂沐秋也竟同疯了一般狂笑不止,把我紧紧的扣住,力气竟大的怕人。

  楚风等人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匆匆围了上来,楚风皱眉道:“沂沐秋!不要乱来!”

  沂沐秋见众人开始接近就拖着我逐渐后退,直至来到了悬崖旁。沂沐秋忽然停了下来。她再次大笑了几声后,说道:“沂沐春!你确实厉害!就凭几句话,就让我苦心经营的绝对优势完全付诸东流!你确实厉害!看来就算是此时此刻,我还是要佩服你!”

  我用眼角瞥了一下离身旁只有一步之遥的悬崖,心里怕的很,却又知道此刻不能再出言刺激沂沐秋,于是小声道:“沐秋!放了我吧!其实你一点也不比我差的!真的!”

  “不比你差?哈哈!我当然不比你差!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不公平!你……什么都有了!可我……却失去了一切!我恨你!我恨你!”沂沐秋最后的几句话说的声嘶力竭。忽然一个停顿之后,沂沐秋放缓了声音,又仿佛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不会让你再出现了!不会了!我不会再让你毁了我的一切!”

  我越听她的话越感觉心惊胆战,她……她真的要杀我!虽然我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她真的想杀我!我的眼神看向了楚风,却发现楚风也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我知道楚风现在也是什么都不敢动,因为此刻的沂沐秋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贸然的行动只会害了我。

  也不知道沂沐秋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她竟又嘿嘿的笑了起来,她说道:“不过天才和白痴总是相隔一线!呵呵!沂沐春啊沂沐春!你也有你想不到的时候!不错!我的目的确实是想看你痛苦的模样!但是我更想看的是你的死!哈哈哈!你知道么?我有多少次在梦中勾勒你死的情形!你终于要死了!哈哈哈!”

  我闻言心猛的紧缩,难道今天我真的难逃一劫吗?若真的如此……若真的如此,那我还要再看大哥一眼!我要告诉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喜欢的人!从那刻开始,我的眼神再也没有离开过楚风。而当我发现楚风一脸心焦欲焚的表情时,我的心莫明的开始痛了起来,我多想抚平他的眉宇,可我却做不到。我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我努力的眨着眼睛期望自己可以看清楚大哥的脸。

  沂沐秋仿佛是发现了我突然的沉默,看了我一眼后,立刻又笑了起来!她说道:“哈哈哈!沂沐春!你终于怕了啊!哈哈哈!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手软的!你死定了!”

  “沂沐秋!放了他!放了他!你若要他命,那就拿我的命去换好了!”楚风忽然大声喝道,说着竟要冲上来,却被海逸一把拉住。海逸道:“冷静!”

  沂沐秋大笑道:“楚风!你太高估自己了!我对你的命不感兴趣!我想要的只有一个!从来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命!”说着沂沐秋再度看向我,她微笑着说道:“沂沐春!我不想让你肮脏的血溅在我身上!或许你会喜欢跳崖的死法?”

  她的话音刚落,整个断魂崖上忽然一阵天昏地暗,竟有闪电划过,紧接着雷声也轰然响起。沂沐秋见状笑道:“看来我要做的事情还有些惹的天怒呢!呵呵!不过,沂沐春,就算是逆天而行,我也一定会下手的!”

  “你若敢动手,接着死的就是你!”楚风冷喝道。

  沂沐秋看了一眼楚风,笑了笑,说道:“用情至深嘛!呵呵!你知道么?我这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看着他死!只要他死了!我再如何也甘愿!”

  “你!春儿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要如此恨他?”楚风痛心的说道。

  沂沐秋面对楚风的这个问题,明显愣了一下,忽然又笑道:“已经没必要再提了!”说着,沂沐秋转向了我,深深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是时候说再见了!”沂沐秋一把把我拖到悬崖旁,就在她准备推我的时候,她忽然又笑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或许我应该说一下比较好!那就是‘再见了!姐姐!’”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也成为我心中最后的迷题,沂沐秋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再见了!姐姐!”我是男孩,不是么?

  同样在我成为自由落体的时候,我似乎还听见了楚风如同泣血般的呼声“不!”我的心中猛的一痛,只能说对不起了!大哥!春儿不能再陪在你身边!不能再给你分忧!对不起!

  我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就在我真正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似乎看见一条黑龙正朝着我张开它的血盆大口!那该不会是地狱的通道吧?我失去了意识。

  兵字篇完PS:诸位大大!非常抱歉,流流隔那么久才更新,因为最近实在太不顺利,而且非常忙,却忙的毫无成果。所以才暂停更新。不过五一之内终究会有空,所以流流将尽量更新。请关注。对于诸位大大的长久支持,流流感激不尽!再次感谢。

  至于兵字篇,已经全部写完,流流将继续“斗”字篇的编写。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呵呵!至于斗字篇应该会出人意料吧。还有啊,春儿的性别终于明确了,还请大家对这样的安排是否满意做一个评论。谢谢!流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