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阴魂不散

红楼春梦 流流 9471 2004.01.15 20:32

    雨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油布伞几乎整个全罩在我的身上,可经风一吹,衣服还是湿了不少!再加上现在的爬山和以前的时代不一样,如今可是真正的爬山了!几乎都没有路!又是下雨天,地都是软软的!若不是由楚风扶着,我恐怕早就摔到了!不过虽然爬的辛苦,我却依旧是兴致勃勃!当然闷久了是一个因素,更大的原因恐怕是因为从没这样爬过山。所以当我不小心把泥巴溅到脸上后,换来了楚风一阵大笑。楚风爱怜的用汗巾擦了我的脸后,说道:“我看今天还是先回去吧!下次等不下雨的时候再来,免得变成一个小泥巴回去!而且你的病也刚好,淋雨总是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楚风此刻的神情和动作总让我有些不自觉的感到有点脸热。糟糕,不会真的又发烧了吧?我不由伸手摸摸额头…好象没有嘛!那我为什么还会感到脸热啊?真奇怪!我皱了皱眉头,想不通自己到底怎么了!

  可我的这些举动却一丝不漏的落到了楚风的眼力,只见他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同时也伸过手摸着我的额头说道:“怎么了?真的不舒服吗?是有点热!春儿!我们这就回去!”接着不由分说的,一把抱起我向来时的方向掠去。

  我紧紧抱着楚风的脖子,难得在享受腾云驾雾般的极速运动时分神。因为发现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这奇怪的感觉还真的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我到底怎么啦?难道真的病了?这算是什么怪病啊?我怎么从来也没遇到过呢?会是不治之症吗?我越想越多,越想越乱,不由得手脚冰冷,一个声音在我心底说:一定是这个时代特有的怪病!因为我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人,虽然有注射疫苗,但那只适用于我的时代,这个时空里的细菌一定会入侵没有抗体的生物!我就正好是那个生物!冷汗开始在我的身上冒起,被雨淋湿的地方越来越感觉冷。就在楚风到达客栈的门前时,我忍不住喃喃低声道:“呜!我不要死嘛!”(果然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小孩!昏倒一大群读者……流流奸笑ing~~~)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用在这时候还真的是应了景。楚风完全没想到忽然之间我竟会说出这句话,大惊之下又看见我彻底跨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这下楚风可真是急了!一个幻身,也不管会不会惊吓到其他人就闯进了驿站。同时口中还大喝道:“江融!快去请大夫!江翼!把车里的药箱拿来!”

  驿站中的人还是先前的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都没有离开。江家兄弟独占一桌,边喝茶边低声交谈。虽然楚风先前应允他们能喝些酒,但出门在外,他们仍是相当有节制的。由此可见翔龙盟的管理是相当出色的!南宫少爷和慕容姑娘等人也同样坐在一桌聊天。从一开始就坐在一角的壮汉此刻却是伏桌而睡,馒头早就不见的踪影。最可笑的就是那对布家兄弟,估计是被慕容姑娘狠揍了一顿,正满头是乌青的哭丧着脸倒立在门前。估计也是慕容姑娘惩罚他们的后果。而就在这个时候,楚风的出现就如同平地惊雷,不仅江家兄弟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外,就连南宫少爷和慕容姑娘也惊异的看向凭空出现的楚风。那布家兄弟就更不用说了,全都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惟独那壮汉却依旧伏案而睡,仿佛天塌不惊的模样。

  楚风焦急的神色显然是骇到了江家兄弟,他二人齐齐说道:“公子!怎么了?”

  楚风紧抱着我,说道:“春儿病了!快去请医生!再把药箱拿来!快!”

  江家兄弟平时就极喜欢我,此刻听楚风这样说,也急了起来。江翼已经闪身出了驿站,到马车上拿药箱。江融则立刻转向掌柜的喝问道:“掌柜的!离这里最近的大夫在哪里?”

  没想到掌柜的却哭丧着脸答道:“这位客官!咱们这里是小地方,哪来的大夫啊!只有翻过这座山,到之前的小镇才有大夫啊!这一来一回起码一天时间。而且也要看那大夫是不是肯到这小地方来啊!”

  江融闻言傻了眼,只得看向楚风。显然楚风也听到了掌柜的话,一手紧紧抱着我,另一手则狠狠拍向身旁的桌子,嘴里怒声道:“该死!”而那桌子却应手而倒,碎了一地,成了粉末。这个举动让驿站中的所有人都惊讶到无声,就连那壮汉也抬起头,眼中异光连闪。与南宫少爷同来的那一僧一道更是脸色阵红阵白,他们怕是怎么也想不到年轻如此的楚风竟会有这样的功力,所幸先前没有和这年轻人争执起来。而那南宫少爷和慕容姑娘则已经是完全看傻了。

  被楚风抱在怀里的我也同样被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无心话给楚风带来多大的效果。我从楚风怀里坐直,睁大眼睛看着楚风担忧的神情,见他眉头紧皱心中愧疚不已,大哥已经这么关心爱护我了,可我怎么总是让大哥担心呢?现在一切尚无定论不说,就算真是不治之症,我这个天才难道还是叫假的?于是我忙伸手努力抚平楚风的眉头,同时说道:“大哥!大哥!不要担心!春儿不会有事的!”

  楚风见我虽然脸色苍白,却又在努力的让他别担心,心里那滋味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只能内疚道:“唉!都怪大哥!知你身体刚好需要休息却还带你出来受这舟车劳顿之苦!唉!还让你淋了雨!早知道…早知道…就…”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楚风在责怪自己,但心里又因为楚风的关心而感动不已,说道:“大哥!别担心了!这又怎么能怪你呢!都是我自己缠着你要出来的嘛!我没事的啦!刚才我乱说的!你别当真!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看你脸色这么差,刚才一定受了凉!唉!都怪大哥!”楚风细细看着我的脸。

  而我经过刚才的一阵混乱,先前的心跳加速的感觉早就跑了个没影,当我发现到这点时,还真是有点奇怪。心里想着又好了吗?真的是怪病!可刚这么想完,又看见楚风看着自己的神情,不知怎么的,心跳好象又有加速的感觉。就在这时,江翼拿着药箱的身影闪进了我的视线,楚风也发现到了这点,立刻让他将药箱放在桌上。

  我推了推楚风,示意他放我下来,因为就在刚才我发现了驿站里还有好多其他人。都十四岁了再被人抱着实在很难为情,虽然对大哥的怀抱相当眷恋,但在外人面前还是注意点好!楚风见状轻问了一句:“自己走没事吧?”我忙点头。楚风这才将我放下,却还是在一旁护着我。我走到药箱旁,熟练的取出几个瓶子。这些药都是用来治疗头疼脑热的,因为我不喜欢喝中药,所以在京城时就和魏圣衣想着法硬把汤剂提炼成了药丸。这回因为生病,虽然已经痊愈,但总喜欢过分担心的魏圣衣和柳媚媚就逼着我带了一大把出来。没想到还真是用到了。可就在我倒出好几粒药想吞下去的时候,一个声音阻止了我。我一看,说话的人竟是慕容姑娘。

  “轩辕公子!恕小妹多言,令弟不看大夫就这样吃药,是否有点不妥?”慕容秋琳一副温文的表情轻声询问着楚风。

  楚风闻言略带感谢神情的向慕容秋琳点头道:“多谢慕容姑娘提醒!但舍弟略通医术,想必没有问题!”

  “轩辕公子此言差矣!小妹见公子先前急着寻大夫,知是公子也知道,医者医人但未必能医己!不是吗?”慕容秋琳微笑着说道。

  楚风愣了一下,道:“慕容姑娘的意思是…”

  慕容秋琳的笑容越现明显,她款款说道:“若轩辕大哥不介意,小妹也略通医术,该能替大哥分忧。”

  一旁听着楚风和慕容秋琳对话的我,越听越不是滋味。又看见那慕容秋琳那副温柔含情的模样更是让我有目瞪口呆的趋势。不会吧!女人就是女人!不论在我的时代,还是这里,只要看见出色的男人都一个模样!我看那慕容秋琳就差没流口水了!还一口一个“大哥”“小妹”的!难道她不知道能喊楚风“大哥”的就我一个人吗?她算什么意思啊!大哥也是的!听了这话也不知道该和她说清楚!而且,更过分的是那个女人竟怀疑我的医术!什么“医者医人但未必能医己!”,这算什么理论!难道她不知道“久病成良医”吗?虽然我没有久病过,可也不想想本少爷可是从比这里不知道先进多少的时代来的,而且还是个天才,对医学更有研究!连“假医生”也对我另眼相看,难道我的医术还会比你这个小姑娘差(咳咳!春儿此刻怕是气过头了,不但称慕容秋琳为“那个女人”,还忘记自己比她要小太多…。)?大哥!快点告诉那个女人!我的医术可不是盖的!咦?大哥这是干什么?干嘛向那个女人道谢?

  楚风听了慕容秋琳的话后,欣喜不已,立刻说道:“武林盛传慕容世家除武学外,医术亦是一绝!如此就麻烦慕容姑娘替舍弟诊治一下!在下感激不尽!”说着向慕容秋琳施了一礼。

  楚风的这个举动大出我的意料,怎么会这样?难道大哥还信不过我的医术吗?这算什么啊?眼见慕容秋琳带着微笑向我走来,虽然她确实很美,笑起来更是动人,可这笑容看在我的眼里却委实没有任何吸引力,反而厌恶感层层升起。就当慕容秋琳对我说道:“小弟弟,让姐姐替你诊脉好不好?”我立刻退到了楚风身边,大声道:“我才不是你弟弟!我不要你替我诊脉!”

  这话一出口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楚风当下皱眉道:“春儿!乱说什么?快让慕容姑娘看看!”

  我一瘪嘴,一转头说道:“我才不要!”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楚风的话。

  楚风沉下脸说道:“别耍小性子!慕容世家医术高超!难道你想让大哥担心不成?”

  什么医术高超,再高能高的过拥有现代科技知识的我吗?更何况在这个时代会有比圣衣哥哥更厉害的吗?我才不信呢!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想来我是对慕容秋琳的印象坏到了极点所以才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那慕容秋琳也的确没有说过什么医术天下无双的话来。可那时候的我又怎么会考虑那么多,于是接着楚风的话说道:“不要就是不要!她的医术再好,能好的过医生哥哥吗?这些药都是我和医生哥哥一起配制的。医生哥哥还说这药对我的身体最好了。难道大哥连医生哥哥的医术也不信了?更何况,那慕容世家的医术再好,也只是前人创下的声名,大哥难道就任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替春儿看病吗?大哥不疼春儿了吗?”我眼带不屑的看了一眼慕容秋琳后,立刻摆出了一副小可怜的模样,眼睛眨呀眨的看着楚风,最后的两句话更说的铿炝有力。

  我的话音刚落却委实惊到了一群人。且不说慕容秋琳的尴尬模样,楚风也同样是哭笑不得的看着我。不过从他略有所思的情况看来,我的话还是起了一定作用。毕竟正如我说的,与慕容秋琳只是初次碰面,听的也仅是慕容家的声名。就看刚才那位同样是世家弟子的南宫少爷,我们对这一代的世家子弟恐怕是没什么太大信心了。再说,楚风本就知道我的医术不差,连魏圣衣也赞叹不已,这种术药皆备的情况下,实在不需要其他人插手。想来大哥也定是因为实在太过关心我的健康所以才会让慕容秋琳替我诊治。不过那慕容秋琳一心想讨好我大哥的心思,可算是白费了。她哪会想到,有我这么个小“小人”偏偏就不喜欢有人和自己抢大哥呢?想到这里,我又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慕容姑娘。见她俏脸阵红阵白,说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尴尬样,实在让我偷笑不已。

  不过楚风可没我那么“懂事”,怕也意识到我的话让慕容秋琳很难堪,忙开口道:“慕容姑娘!抱歉!舍弟年纪尚幼,口无遮拦!还望切勿责怪!姑娘悬壶济世之心,在下实感钦佩不已!”话虽这么说着,但却也绝口不提再替我诊治的意思。

  我在一旁听了个真切,轻拉了一下楚风的衣袖示意感谢。却没想到换来楚风狠瞪的一眼,我忍不住悄悄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就怕惹脑了楚风。我眼神一转,本想看看那慕容秋琳的神色,却发现南宫少爷正表情呆滞的看着我。想必刚才的举动全落到了他的眼里去,本就对他无甚好感的我,此刻当然也不客气,一个鬼脸就平白的送了出去。看他恍然惊觉,一脸尴尬,立刻移开眼神的连锁反应,我乐的只能用力憋住笑意,闹了个脸红耳赤。

  慕容秋琳此刻也不好过,见大哥的赔罪之后,只得勉强一笑,温文说道:“轩辕大哥过虑了!小妹自然不会生令弟的气!先前也是小妹莽撞了!望大哥见谅!”慕容秋琳说完最后一句时,神色早已恢复了正常,甚至还朝着我笑了笑。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小孩子一般见识的模样。大哥却因为慕容秋琳如此识得大体而频频道谢。

  被她这么一笑,再加上大哥的举动,使得我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又全跑光了!她算是什么意思嘛!哼!我闷闷的走过一边,拿起桌上的药一把倒在嘴里,又端起放在一旁的杯子喝了一大口。却没想到就在我做这样动作的时候,又一个打雷似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

  “且慢!那杯里是酒!”这次发声的却是那位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大叔。

  想必这位大叔是好心提醒我,可还是慢了一线,不仅仅被他声音吓到的我,还狠狠的被酒呛到了!这回可好,我算是鼻涕眼泪加咳嗽一起来了!看来做人果然是要小心一点,少做坏事。所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我此刻终于深深体会到了这点。

  楚风见我这凄惨模样自然心疼已极,忙拉着我轻拍后背又用汗巾帮我擦眼泪,嘴里充满不舍的念道:“怎么如此不小心呢!唉!可好点了?”

  江家兄弟也是担心的要命,江翼忙递过清水让我喝。江融则在一旁说:“公子!我看这驿站风水真不好!还是快点离开吧!在这里尽是生事!可苦了小少爷!”

  不过让我的咳嗽一下停止的止咳灵药,不是江融的这句关乎“风水玄幻”之说,而是出自南宫少爷径直飞来的一句:“轩辕先生,令弟他没事吧?”

  看来被南宫少爷这句话吓到的人不仅只有我而已,大哥也是略带讶异的看了南宫少爷一眼,更况论别人了。大哥见我终于不再咳嗽,脸色也逐渐恢复后,这才对着南宫少爷点头说道:“多谢南宫少侠关心!舍弟当无大碍!多谢!”

  那南宫少爷恐怕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此刻正神色尴尬的向楚风拱手道:“客气!客气!”

  楚风见状略微一笑,又转向刚才出声阻止我的那位大叔,一拱手说道:“这位兄台!多谢方才提醒舍弟!”

  那大汉也回礼道:“阁下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我再次肯定这大叔前世一定是雷公!声音大的象打雷!

  楚风微微一笑这才又看向我,说道:“现在可好些?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赶一段路到前面的镇上再做休息,如何?”

  我自然没有意见,能越早离开这里,当然好!免得再看一个妖女、一个古怪男的表演。我可再不想平白受惊吓还要受气。

  但这世上的事情往往难料,先前我还在嫌为什么旅途平淡,这会却是烦事一桩桩接连不断。这不,又来了!

  大哥刚要带着我离开驿站时,就有三个人同时出声制止。不用想其中两人,就是那妖女和古怪男(汗!春儿彻底把慕容秋琳定格成妖女,南宫少爷则成了古怪男!昏啊!)。那第三人又是谁呢?其实也不用猜了,就听那和打雷一样的声音就知道正是那大叔。

  楚风顿住了脚步,从他的表情来看恐怕还真是认同了江融的话,这驿站风水是不怎么样。不过大哥毕竟是大哥,能让我佩服的人自然不简单。看大哥果然又面带微笑的转过身,询问道:“不知三位还有何事?”说实话,对于大哥的耐性我还真是佩服到不行。用圣衣哥哥的话来说,就是这一年里被我锻炼出来的。而媚媚姐姐则说,打从我来大哥就开始用微笑待人!让认识大哥的人全部冷汗淋漓。且不论他们两个人说这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就我来说,实在很难想象大哥一脸冷酷的模样。后来圣衣哥哥又悄悄告诉我说,大哥只有在我在身边的情况下,才会持续保持笑容。若我不在,立刻又恢复原状,而且屡试不爽!对于这样的言论,我只有郁闷在心,当然不可能去求证。且不说大哥武功好的出奇,我的行动根本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就我自己而言,也不想看到大哥板着脸的神情。我总希望大哥能开开心心的,那多好!想着我又看着大哥的侧脸露出甜甜的笑容。

  楚风显然是感觉到了我的眼神,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笑的纯真可爱,虽然不清楚我为什么笑,但也回了个笑容给我。接着又转向那三人,继续道:“在下和舍弟尚需要赶路,诸位若有话,还请直言!”

  南宫少爷和慕容姑娘先是对望一眼,接着却又支支唔唔半晌说不出话。看得楚风就算是涵养再好,也不禁皱眉。反到是那雷公大叔倒是拱手一礼后用震耳欲聋的声音说道:“轩辕先生,在下有些问题想询问一下令弟,不知可否?”

  楚风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我,见我也是一脸迷惑,就答道:“不知阁下想问什么呢?”

  雷公大叔先朝着楚风看了一眼后,再看向我,说道:“不知这位小兄弟七天前是否到过华飞镇?”

  我有些怪异的看着那雷公大叔,实在不知道他说的华飞镇是什么地方,也不明白他问这些的目的。当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华飞镇是什么地方啊?”

  雷公大叔听了我的回答后,显然不满意,带了一丝冷笑道:“小兄弟,说谎也要有个谱!若说你没去过华飞镇到也罢了,但不知道华飞镇那可就奇了!”

  这位雷公大叔的话让我听了真是哭笑不得,难不成那华飞镇就那么有名气?一定要天下皆知吗?而且他居然说我说谎耶!想我沂沐春除了捉弄人时爱说谎外,其他时候可是诚实的紧!而且我没事说这样的谎干嘛?我忍不住看向了楚风。

  此刻楚风的表情也不是很好,毕竟有人当面平白无故说自己最爱的弟弟说谎,这算是什么事?楚风当下说道:“尊驾如此说辞恐怕有失厚道!舍弟年幼,且平日甚少出游,不知道华飞镇也在情理之中。尊驾何必一味认定舍弟说谎?而且七日前,在下与舍弟正途经柳州,又怎么会到千里之外的华飞镇?”

  雷公大叔冷冷一笑道:“他是阁下的弟弟,阁下自然要替兄弟维护!”

  楚风闻言眉头一皱道:“尊驾是何用意?”我在一旁听的也是颇为气愤,先前对那雷公大叔出言提醒的好印象逐渐淡去。

  雷公大叔背手紧了紧大斧,继续道:“尊驾兄弟自称复姓轩辕,又来自白宫。且不论阁下身手,放眼当今武林又哪里来的白宫?尊驾兄弟的此番说辞骗些江湖浅资之辈尚可通行,但在行家面前恐怕就过不去了!”他的话,说的一旁古怪男和妖女一阵脸热。

  我在一旁却也是越听越奇怪,忍不住插口道:“这位雷…这位大叔!你这话说的可就稀奇了!我们兄弟的姓名乃源自父母,难不成就因为江湖中没有姓轩辕的人就要更名换姓吗?再说了,我们家的庄院名字就叫白宫,难道也要因为江湖中有黑没白,而改成黑宫吗?”

  我这“黑宫”二字一出口,就引来了几个笑声。却是江家兄弟和那古怪男发出来的。弄的我暗自纳闷,那古怪男转性了?楚风听了我的话也同样面露笑意。

  雷公大叔闻言之下却是勃然大怒,怒声道:“小娃儿仅逞口舌之能!”

  我一看那雷公的可怕表情就吓了一跳,忙拉住楚风的衣袖躲到他身后,嘴里说道:“你那么吓人干什么啊!”

  楚风也皱眉道:“阁下待如何?”

  雷公大叔伸手往怀里一阵摸索,口中道:“哼!若不让你们看看证据,恐怕你们还不承认!”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方黄黄的丝卷。

  我在楚风身后好奇的探着脑袋,想知道那丝卷到底是什么。其他人也露出了关心的神色。楚风看了那丝卷的颜色则是有些惊讶,开口道:“这是……”

  雷公有些得意的说道:“没错!这就是通行天下的华飞镇缉拿令!”

  楚风讶然道:“那尊驾是……”

  “在下就是华飞镇的第一名捕,人称雷公霍笑天!”霍笑天一脸正气的说道。

  到了这时候,终于知道了雷公大叔的名谓,还真是叫雷公耶!我在心里暗笑。不过又有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既然他是捕快,那他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可没犯法……最多是谋反……咳咳,这话不是这么说,我只是尽弟弟的义务而已。我确实没有作奸犯科吧?更没有成为什么保护证人……他找我做什么?我第一次想不明白了!

  “原来是霍大侠,久仰!但不知霍大侠为何要留住在下兄弟呢?”楚风道了一声客套话后,再次把众人分散的注意拉回正题。

  雷公大叔这才将手中的那卷缉拿令打开,出人意料的是,那上面赫然画着与我有七八分相似的肖像!不…不会吧?我成通缉犯了?我惊讶的看向楚风,发现他也同样的表情看着我。

  “这…这是怎么回事?”问出所有人疑问的正是南宫少爷!

  雷公大叔得意的扫视了一下众人惊讶的表情,这才严肃的对我说道:“轩辕楚沂!现在本捕头以诈骗罪名逮捕你!你可认罪?”

  “咳咳咳咳!”雷公大叔的话,让我一阵咳嗽,好不容易平下气来,我大声说道:“大叔!你没搞错吧?我诈骗?我诈骗谁啦?而且…而且你怎么会有这画像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最后一句话,我是朝着大哥说的。

  楚风也疑惑的看着雷公,他当然知道我不可能会去诈骗!但这事情也未免太蹊跷,楚风问道:“霍大侠!这事恐怕有蹊跷!舍弟此次确实是第一次出远门,而且根本没有到过华飞镇!也不可能犯下这等罪行!在下恐怕霍大侠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怎么可能!世间哪会有这等相象之人!而且据我观察良久,轩辕楚沂和受害人形容的言行举止十分相象!又怎么可能错!阁下还是束手就擒吧!若要反抗,在下手中的铁斧可是不认人的!”霍笑天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将背上的大斧头拿出来亮一回。

  我和楚风则是相对苦笑,这驿站看来真的是风水不好啊!

  不得已之下,楚风再次拱手道:“霍大侠!在下认为此事还是需要调查。舍弟确实不可能犯下这样的罪!”

  一旁的江家兄弟也附和道:“这位霍兄!我家小少爷天真烂漫,怎么可能去诈骗!又是第一次出远门!这其中肯定有问题!霍兄既然是华飞镇的第一名捕自然眼光独到,此中的事故定能看的清楚!”

  那雷公听了这些话,也确实犹豫了一下,想必是想起刚才我的举动也确实不像个诈骗犯。而这时,南宫少爷却说出了惊人之语:“大家看!这画像上的分明是位姑娘!而且看神情要比轩辕小兄弟年长几岁,这其中恐怕确实有误会吧?”

  经南宫云龙这一说,众人才再次细看那缉拿令,果然如他所言,画像上的还确实是个姑娘!要说我从什么时候对南宫云龙改观,恐怕就是此刻了!

  不知为什么雷公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真意的神采,却因为那丝异样一闪即逝竟没有人发现!然后雷公就朝着画像看了半天,终于说道:“这…好象确实…有问题…”

  他的话一出口,我就大嚷道:“拜托!大叔!麻烦你看看清楚再抓人好不好?真是的!我都要告你诽谤啦!竟然说我诈骗!真是的!”

  雷公尴尬的笑了笑,但依旧说道:“但不论如何还是要请几位跟我走一趟!”

  我皱眉道:“这又是为什么?”

  雷公说道:“协助调查!而且天底下无奇不有,在下也很难断定你就不是缉拿犯啊!”

  我昏!哪有这么查案的?“我不去!”当场我就拒绝了!

  雷公则看向了楚风。

  楚风皱眉想了一会后说道:“也好!就跟你走一趟吧!”他竟答应了下来!

  我刚要跳起来反对时,楚风就悄悄对我说道:“春儿!我们本来的目的地就是华飞镇!而且世上竟有如此与你相象之人,你却一点不好奇吗?”

  我想了想,也对!呵呵!我也想见见这个世界上和我长那么像的人!当下,我也答应了下来。雷公则是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让我感觉他一定要我们跟着去的原因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与楚风对望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

  不过出人意料的却是,与我们一起出发的不仅仅只有大哥等人。那南宫云龙一伙人再加上女妖怪和另两个布家兄弟也通通跟了上来!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原因,只是远远的坠在我们的马车后面。只有女妖怪不时上前来骚扰大哥,害的我不厌其烦。而那南宫云龙则被我发现,不时的拿眼睛瞟自己,也把我弄的莫名其妙!唉!到去华飞镇的这一路上还真是麻烦不断!他们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嘛!我仰天长叹后,倒在大哥身上睡觉。再也不管这烦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