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制敌先机(1)

红楼春梦 流流 3662 2007.01.01 23:36

    就如同之前计划的,异军突起的魏圣杰忽然成了热门的抢手人物。我们又刻意在数次足以惊动世界的巨型竞标上输给了由魏圣杰代表的翔龙盟。导致翔龙盟的名声飞涨。在这个时空,翔龙盟又怎么会有实体?至多一个空头名称而已。偏偏这样一个空头的名字,却令众多情报高手一个个焦头烂额,怎么都查不出它的资金来源,还有它到底是何妨神圣。这些反使得翔龙盟越加神秘,魏圣杰的身份也越来越重。再加上他时不时的神龙不见(因为要秘密保护我的关系),愈加让众多心怀不轨的人们暗自感觉此人来历势必不凡。甚至传出了翔龙盟是比沂氏更远古的势力传言。一时之间,众多沂氏的敌对派纷纷联合到了魏圣杰的手下。魏圣杰的实力瞬间大增,虽不足以动摇沂氏根本,但从我那些众多的亲戚脸上浮现的表情,就知道魏圣杰给沂氏的打击有多大了。再加上几次竞标的失利,已经严重引响到了沂氏的收益。第一次出现的大规模负增长,让沂氏众人感觉到了风雨飘摇的味道。不用说我父亲他们,看见这样的情形都纷纷敛财自保。企图囤积本身的实力。甚至有些元老也失去了原本公正的立场。毕竟利益当前,谁又能忍受的住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呢?在这样的状况下,我这个代家主,却依旧处于失踪状态。不少隶属于我爷爷直系的手下们,都开始产生了不安。反对我这个家主的声音浪潮越来越高。

  由始致终我都淡然面对这一切。先且别说这样的状况都是我一手安排的。即便是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沂氏也会有其应变能力。毕竟沂氏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深入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仅仅这些风浪又怎么可能动摇其根本?我现在做的这些也只是在玩弄人心而已。如此状况下,对于魏圣杰的行事,自然是更为有利了。当我的叔父自动找上魏圣杰的时候,我知道时机就快到了。只要一旦沂氏内部势利失衡,那就是我的机会。

  对于我的身份风波,也确实引起了轩然大波。但这些波浪仅仅是在水面下而已。林洛飞一回到学校后,就发现我并不在。而第一时间他通知的人,正如我的预测,也就是他的父亲。而至于我父亲,林洛飞则是在与林传鹰通完话后才联络的。就如同魏圣杰说的,即便是我父亲从林洛飞身上发现了什么,他也不会轻易的说出去。王牌不是那么容易打的。但是父亲没有想到的恐怕是,我已经通过魏圣杰放出了些许口风。不少其他派系和沂氏外的人也有不少知道我沂沐春男扮女装的在上学。不过这些人也都把这件事情当成了秘密王牌,竟然没有一个人向外透露。说实话,我感觉这点颇为好笑。一旦这个天下皆知的谎言,只要有一个人泄露了,那么我的游戏就没有的玩了。可偏偏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掌握的王牌,拼命想给自己增加筹码。却没想到反而落了我的圈套。当然这和魏圣杰出神入化的装神弄鬼功夫密不可分。想想魏圣杰当时的表情,真是……我在暗室里,边看边笑,不愧是翔龙五将之一。马扁人也这么厉害,简直炉火纯青。

  至于林洛飞和他的父亲,我自然不会给到什么好果子。鹰组的内部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日我收到秦博士发来的报告我才弄明白,林洛飞明显是林传鹰的私生子。而鹰组对于林洛飞的存在是不允许的。但是林洛飞天生聪慧,比林传鹰的另外两个儿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博得了鹰组众元老的欢心。同样也是林传鹰的心头肉掌中宝。但是毕竟林洛飞的身份不合,与其他两个兄弟之间也存在着严重的冲突。林传鹰的发妻在鹰组中也同样拥有权利,自然她不会去帮这样一个私生子。没有把他从襁褓里弄死,也算是林洛飞命大,林传鹰保护到家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也只有鹰组内部的高层才知道。只是到了最近林洛飞才开始显露身份。想必是争权夺势上占了上风才会有此行动。我暗暗叹息,原来林洛飞的身世经历与我也有不少相象之处。不过同情归同情,林洛飞的一些举动也不得不让我生厌。因此,就在林洛飞与其父亲林传鹰通话之前,我却已经和林传鹰的发妻绾晓进行了一次秘密的联络。原本准备去找林传鹰直接谈判,但在了解状况细想之下我还是决定和他的妻子同样掌握实权的绾晓联系为佳。毕竟现在需要外力支援的是绾晓和她的两个儿子。有了这样的弱点在手,不怕她不合作。至于林传鹰和林洛飞我就一把交给了魏圣杰。这样的里应外合恐怕是谁都想不到的。若非他鹰组的算盘竟打到了我沂沐春的头上,那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不留余地了。否则任谁都以为我沂沐春好欺负呢?

  不过有件事的发生却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那就是壬生一族的忍者竟然又找上了我。

  正坐在书桌边查阅文件的我勉强自己用冷静的眼光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六个黑衣忍者。对于他们的出现我相当惊讶。他们现没有惊动任何警报系统,而我目前所处的位置更是绝密的。难道隶属于爷爷的直系也出现漏洞了么?

  “你们想干什么?”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是那么慌张。圣杰哥哥现在可不在基地中。以基地中的警备力量对付这些忍者,恐怕就如同鸡蛋打石头。

  “你就是沂沐春。”虽然是句问句,但是说话的人却是用肯定的语气说的。所有六个黑衣忍者中,唯独这个人的忍者标志是绣了一头金色飞狼。

  “你是这一任壬生的首领?”我没有回答那个人的问题,却同样以肯定的方式反问了回去。

  那个人也没有回答。只是在面罩底下的两道犀利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看。我也同样如此看着他。我知道此刻我绝对不能在气势上弱过他。否则我就是身首异处的结局了。

  一股极端怪异安静的气氛充斥整个空间。我也不知道狠狠瞪着那个人多久,只是感觉自己的眼睛酸的很,头也疼的很,一阵阵晕眩的感觉涌起,胃里则是一阵收缩反胃的反应。我知道自己是太紧张导致的短时间缺氧状态。可我更知道,此刻我绝对不能倒下去。

  忽然之间,那个人动了一下,我的眼眉狠狠的跳了下。而此刻,那个首领却出人意料的朝着我单膝跪地。连带着另外五个忍者也都跪了下来。

  这……这又算是唱的哪出?我心里冒出了无穷的问号。不过随即,我也猜想到了答案。

  “壬生族传人壬生离拜见沂家主!”

  看着自称壬生传人的壬生离跪在自己面前,我心里总算是悄悄松了口气。不过我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示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若我在气势上有一丝一毫的异动,情况恐怕就不妙了。

  我冷冷笑了一下,说道:“壬生族长何必行此大礼?沂某人可不敢当!”

  壬生离依旧单膝跪地,说道:“离此次特为之前族人袭击沂家主之事前来请罪!还望沂家主海量!”

  我向后靠在了椅背,说道:“请罪?沂某人就更不敢当了!沂氏与壬生族自古为盟友,可现在沂某却不敢说这句话了。壬生族那么多年来怕是连何谓义,何谓理都忘记的一干二净!”

  “不敢!壬生一族袭先祖遗训与沂氏千年盟约,自然不敢有些许违背!”

  “不敢违背?哈!可笑!那么那些来击杀我的人又是谁?难道不是你们壬生族人?”我冷笑的反问。

  “此事还请沂家主明鉴!”说着壬生离一下站起身,猛的三脚将身旁三个依旧跪着的忍者踢的趴在了地上。

  我清晰的听见了那三个忍者骨折的声音,但是却不见他们任何一个有喊出声的。只是房间中的呼吸声浓重了起来。

  我静静的看着这些,在等着壬生离的后话。壬生离见我一言不发,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他又哪里知道最近我已经历经了太多的杀戮。不过是个骨折而已,我又怎么可能会有感觉?

  壬生离只得继续说下去:“自世界大战之后,壬生族一直隐匿行迹,以追求武学更高的境界,与世隔绝。所以对于一些族中古老隐秘,只有历代的族长才知道。而这三人则是近年来才开始在外活动。却没想到会对沂家主造成如此大的麻烦!”

  “哼!”我冷哼一声,道:“你说的倒是轻巧!如果不是我见机的早,此刻恐怕你该面对一具入土的尸体了!我倒想看看那时你怎么跟你们先祖壬生忍交代!”

  壬生离一阵无言,半晌后才说道:“所以今日前来请罪!还请沂家主发落这三人!无论生死,壬生离自当遵沂家主之令!”

  我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三个人,由于骨折的关系,三个人虽然带着面罩,但却已经是疼的冷汗淋漓,面罩尽湿了。可见这个壬生离也确实没有下轻手。

  我对于壬生离的提议不可置之,却问道:“壬生族既然已经隐匿于世,为什么又会有这三人出来现世呢?”

  壬生离闻言顿了顿,略有些支吾的说道:“这……这是族中议定的……”

  我看着壬生离,手指自然的轻划了几下下颚,忽然一个可笑的理由印入我的脑海:一群为了追求武学更高境界的人,估计是不太会赚钱的。就如同壬生忍,他确实是个优秀的武者,但是绝对不会像楚风还是个经商高手。对于忍者而言,要么侍奉家主,要么就是靠武力生存。若说是隐匿于世外,那估计就是坐吃山空了。这三个人应该是族中被派出来赚钱养家糊口的。却没想到居然碰触了族中的隐秘。

  我哈哈笑了起来。壬生离即便是隔着面罩也能看出他的疑惑。另外两个跪着的忍者,则已经开始有些气息不稳。壬生离一行人的气势明显下降了。

  我见状说道:“我说壬生族长,你们一族该不会是缺钱了吧?”

  我的话说的壬生离哑口无言。

  我笑的更厉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