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花魁之争

红楼春梦 流流 13198 2003.07.15 21:11

     闻柳街,京城乃至全国最有名的花街。不论大小,足足有二十余家青楼。街头的流莺更是数不胜数。有一句话说的好:“秦淮河畔歌舞盛,不若闻柳一笑娉!”意思是:任凭秦淮河边歌舞有多热闹,均不如闻柳街上一位名妓的笑容来的引人。可见闻柳街有多出名。而闻柳街同样也流传一句话:“闻柳笑迎四方客,百花依红偎春楼”。其意不言而逾。依红春楼便是这闻柳街声名最盛的地方。

  依红春楼,顾名思意青楼是也。建立于乾清十二年,位于京城东南面的闻柳街。占地约二十五亩。分“春、夏、秋、冬”四个院落。春院为接待客人的前庭,可用来大摆宴席和挑选美女之用。而夏、秋两院是供客人赏花、私语、培养感情、入房叙话之用。至于冬院则是整个依红春楼最清静之地,是老板娘柳媚媚和十二金钗的住地。平时是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的。所以可说是自成一格。同时也专设了楚风的房舍和几栋客楼,类似于魏圣衣此等游手好闲之人便安居在客楼里。

  这些天闻柳街相当繁忙,不为别的,仅是七天后每年一次的闻柳花魁大赛就足够各大春楼忙活的了。许多外地客人均慕名而来,干脆来了个吃住都在青楼。花魁大赛的舞台也在紧凑的搭建中。这花魁大赛是由京城的三皇子出资筹建。被选中的花魁能进宫为皇上一舞。若是能被皇上看中,那这花魁就算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而花魁的出处,也就是她所属的青楼将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赏金,声名更盛。所以各大青楼均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捧他们的名花。花魁大赛共分歌、舞、乐器、书法四大才艺比拼,又有盛装、便装、寝装三大服装绣。因此成衣店的生意忽然一下好了起来,各式女装卖的如同流水。看来不论是哪个时代,只要能举行大型的赛事,必然是能促进经济的。

  我和楚风悄悄的从冬院后门溜了出来。为了不让人怀疑我们两人的身份,这是唯一的方法。我第二次正正式式的穿上了古装。只感觉全身别扭到不行。大大的袖子,高高的领子,下摆就象是裙子。不过鞋子到是很舒服,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鞋跟,看上去我矮了楚风好大一截。衣服是楚风拜托媚媚姐姐给我新做的。鞋子也是。所以我是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是新的。由于不习惯穿这身衣服,我还差点狠摔了几个跟头。还好有楚风在一旁拉着我。否则我就鼻青脸肿了。不过衣服的颜色到全是我喜欢的,六套全黑的,六套全白的,六套全紫的,六套全粉红的。再加上十条各色腰带,十双缎面鞋,十五套贴身衣物……当我看见这些的时候,惊讶之情溢于颜表。说实话,我以前在家的时候,所有的衣服统统加起来可能还没这里的多。“大哥!这些都是我的吗?”我记得我是这么问的。“是啊!你先穿着,等到了秋冬季节我再替你买!”我记得楚风是这么答的。我昏!

  现在穿在身上的是一套全白的衣服,腰带是大大的花朵。衣领用金丝滚着,下摆还绣着芙蓉图。随着我走路,一摇一摇的,特别好看。媚媚姐姐看我穿了之后就开始大肆称赞,可总免不了说“如果是女孩”这五个字。听的我特别气愤。假医生却嘲笑我说我生的像十岁小娃娃,小娃娃就要逛青楼,纯粹是小色狼。我当然毫不示弱的反驳道,你吃在青楼住在青楼,那你成什么了?而且你们盟主也住在青楼,难到大哥也是色狼?假医生再也说不出话来。我胜利的朝他笑笑。不过奇怪的是大哥却只看着我好半晌,一句话也没说就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害的我不停的朝着自己瞅,怕有什么不对,惹大哥生气。却没想到,如此一来害自己总是危险动作不断。唉!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这小小的担心当然不会影响到我的好奇心。第一次出街耶!从没有在古代大路上走过的我,天知道有多兴奋。就同刘姥姥进大观圆的时候一样,东张西望,看什么都觉得有趣希奇。古代的大街实在很好玩,虽然天色渐晚,但这条街却是人流见涨。卖胭脂水粉,各类饰品的小铺商们叫喊的更为卖力。走在街上的莺莺燕燕也越来越多,看见人就上前招呼。我越看越感觉有趣,这在电视里可看不到呢!我眉开眼笑之时,大哥却是眉头深皱。我感觉奇怪,大哥这么俊,招呼他的流莺没见少过,这证明了他的魅力嘛!干吗一脸不高兴呢?于是我拉拉楚风的衣袖,说道:“大哥!你不高兴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楚风看着我却是和颜悦色。

  “我看你总皱着眉头呀!还以为你不高兴呢!”

  “没有!我只是不太…呃…不太习惯而已!”楚风说道。

  “哈!依红春楼可是你开的耶!你怎么说不习惯呢?”我笑道。

  “我不是全交给柳媚了吗?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姑娘!”楚风眨着眼睛笑道。

  “哈哈!若是让大哥管,那岂非成了监守自盗?”我大笑道。

  “哈!好你个小家伙!居然敢这么说你大哥?”楚风作势欲打,我却嘻嘻哈哈的逃开了。楚风摇摇头,追了过去。

  我们绕啊绕的,终于来到了依红春楼的正门口。不愧是占地二十五亩的地方,光是从后门走到前门,就耗了大半个时辰。我累了半死,撑着腿在一旁喘气,楚风却好笑的看着我,怕是没想到我的体力那么差吧?那是当然的,他是武林高手,我却连江湖低手也算不上呢!真是太不公平了!人和人之间就是能差那么多!不由自我安慰道,大哥也有不会的啊!起码他不知道什么是期货!呵呵!

  “呦!这位爷,您怎么站在外面呀?快进来嘛!”这时,依红春楼里负责招呼客人的老鸨用涂的花七花八的脸来迎接我们了。

  看着她的脸,我就忍不住一阵笑。这真是一门艺术啊!

  “呵呵!这位小少爷真是可爱!来来!快进来坐!”老鸨似乎不知道我在笑什么。

  “走吧!”楚风同样苦忍着笑,拉了我走进依红春楼。

  我终于开始了第一次逛青楼的时光。

  依红春楼装潢的富丽堂皇,这个时候吃饭的生意也好的出奇。几乎每一桌都有人坐。而走来走去的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我暗暗惊讶,没想到古代的服务业居然那么兴旺!

  “这位大爷!您可面生的很,第一次来吧?”老鸨搭讪道。

  “没错!”楚风似乎打定主意不多说一个字。

  “呦!那大爷您可真是好眼光!来到我们依红春楼呢!我们这里的姑娘什么样的都有。个个水灵水灵的!您若是看中了,只消告诉老身一声就成了!大爷长的这么俊,我们的姑娘一定尽心服侍呢!”老鸨指着猛朝楚风抛眉眼的姑娘们说道。

  “知道了!给我们一个安静点的位置!”楚风顺手给了老鸨一锭银子。

  “呦!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您看那里可好?”老鸨眉开眼笑的指着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说道。

  楚风点点头,拉着我走了过去。而这时的我,却四面八方看着,眼睛连停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坐下后,楚风随意点了几样小菜和一壶酒。老鸨便去替我们张罗食物,我则迫不及待的对着楚风说道:“大哥!大哥!这里就是青楼啊?这里可是你开的耶!你怎么会没来过?而且我们不就住在后面吗?”

  楚风苦笑道:“我是在五年前才开这个春楼的。而且基本都是柳媚在弄,我又怎么知道!加上开业那次,这是我第二次踏足青楼。”

  “第二次?哇!那大哥不就是好人了?”我眨着眼睛说道。

  楚风闻言失笑道:“你个小家伙,这是什么理论?我难道不是好人?”

  “恩!恩!这个我就说不上来了!爷爷说过,花心的男人不是好人。爷爷让我不要做花心的人!不过,大哥看上去一点也不花心,而且又对我好!所以我想大哥一定是好人。可爷爷又说过,看人要看长久,一时是不能下定论的。日久才见人心。”

  “你爷爷说的一点也不错!的确日久见人心!”楚风点头道。

  “可我不想这样想大哥啊!我就知道大哥是好人!而且我也不要大哥认为我是坏人!”我嘟着嘴认真说道。

  “呵呵!我自然不会把你当坏人。你是我宝贝弟弟!又怎能和别人同日而语呢?”楚风摸摸我的头笑道。

  “嘻!我就知道!”我闻言笑了起来。

  正当我们哥俩轻轻说话的时候,老鸨带着三位美女端着酒菜款款而来。

  “大爷!您的酒菜来了!您看看,您中意哪位姑娘?我就让她留着陪您叙话!”老鸨媚笑的指着跟随她来的三位美女。

  我仔细看了看这三位美女,发现她们都含情默默的看着楚风。却没一个人朝着我看。被人忽视的感觉可不太好受。再加上她们看楚风的眼神让我非常不舒服。感觉好象要把我大哥抢走似的。大哥是我的大哥!那能让她们抢?于是乎,我不满的“哼”了一声。

  果然,楚风关切的看向我说道:“春儿!怎么了?”

  “大哥!那个老鸨好不识趣!象大哥这么风liu倜傥,英俊潇洒的人物,她却找了这几个庸脂俗粉来应付你!你说她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臭着脸不肖的说道。

  楚风暗笑不已,知道我是因为被冷落而不高兴,所以表面就依着我的意思朝那几名姑娘看了两眼,说道:“老鸨!我弟弟说了,他不满意。你再换些人来吧。”

  老鸨愣了愣,却立刻推上笑脸说道:“是!是!立即换!立即换!小少爷若是不满意,老身当然是要找更好的,好让小少爷和大爷您都满意才对!”老鸨说着扯了扯那三位被我的话气的面色铁青的姑娘们,示意该走了。三个姑娘均不情不愿的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我则向着她们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看得楚风大笑不止。

  “春儿!你今天是来看看什么是青楼的。若把她们赶走,你却如何知道什么是青楼呢?”楚风玩笑的对我说道。

  “我是替大哥你来视察工作的!既然是服务业,当然要注重服务质量啦。我是在测试她们的容忍力呢!”话经由我的嘴里说出来,基本都是不需要打腹稿的。

  “原来如此!那大哥可要多谢春儿了!”楚风替我笳了一块松子鱼以示奖励。

  “你我兄弟!何必言谢!”我细细吃起了松子鱼。

  楚风闻言却是摇头叹笑,连说“鬼灵精”。

  “对了!大哥!你别笑了!我问你哦!花魁大赛是怎么回事啊?”我边吃边问。

  “花魁大赛是三皇子一手操办的。得胜的花魁能为皇上一舞。”楚风正要替自己到酒,我却手快的抢了过来,替楚风斟上了酒。同时说道:“啊!我明白了!一定是那个三皇子想讨好皇上!才这样做的!”

  “多谢!”楚风接过我的酒,又说道:“没错!当朝皇上有四个皇子,而且均有争夺皇位之心。太子你已经见过,太子在朝野的势力略居上风。毕竟他是皇上的长子。但三皇子在民间的声誉却比太子好上很多。也皆因他爱举办各类的全民活动。且奖品甚是丰厚,也不论参赛人的出生高低。所以甚得人心。”

  “哦!他就是上次和你说过话的人吗?”我指楚风为我的事进宫那次。

  “对!我和三皇子也颇有私交。那次正是为了花魁大赛之事,他请我当上宾,还要我负责评选。”楚风说道。

  “啊?真的啊?哈哈!那媚媚姐姐还担心什么呢?你都是评委了!”

  “话不能这样说!还有其他的上宾!更何况这也确要看参赛人的实力。说实话,我并不想参加,之前的数次我都借故推了。这次却再也推脱不了。”楚风无奈的说道。

  我的左手划过了下巴,说道:“对不起!大哥!”

  “怎么了?平白道什么欠?”楚风奇道。

  “都是因为我,大哥才不得不答应的吧?由于我的关系,让大哥和太子产生嫌隙。所以现在大哥也不得不和三皇子交好。”我闷闷的说道。

  “呵呵!小家伙想太多了!大哥我本就和各皇子交好,并非是特别为了你!而且大哥和太子之间的嫌隙产生也不只这一朝一夕。大哥依旧能活到现在,又怕得谁来?”楚风安慰道。心里却在惊讶我竟然会如此聪明,仅一点线索,就能推出那么多东西。

  “可是……”我咬着下唇,缴着手指说着。

  “好了!就照你的话,你我兄弟!你又何须顾虑那么多。”楚风微笑着握住我的手。

  感觉着从楚风手里传来的温度,我真的很庆幸自己在这丝毫不熟悉的时代里能认识楚风。否则,我现在恐怕过的就是另一种生活了。“谢谢大哥!”我轻轻说道。

  “你我兄弟,何必言谢!这句话我可全还给你了!呵呵!”楚风笑道。

  “是啊!你我兄弟!”我第一次体会到“兄弟”这个词,竟给我带来骨血至亲的感觉。

  “好了!不说这些!我继续给你讲花魁大赛可好?”

  “恩!我要听!”我点头兴趣十足。

  “刚才说道,花魁大赛是三皇子出资筹办!而由各大青楼推举一、两名女子出赛。街头流莺虽然也能参加,但总是因为没有坚实的财力做后盾,故参加的人甚少。所以就成了青楼争风的地方。你妹妹姐姐定是因为这个才让你小天才给出主意。”

  “那前次的比赛又是谁赢呢?”我问道。

  “当然是你的妹妹姐姐手下的姑娘!这也是为什么依红春楼是闻名全国的青楼了!不过那次却是险胜!对手也颇有实力。”

  “那这次妹妹姐姐准备让谁参加呢?”我好奇的问。

  “这…不太清楚!”楚风从未在意过这些事,故也不是非常清楚。

  “哇!你是怎么当老大的啊!这可是关系你自己的生意耶!居然也不知道!”我说道。

  “哈!这也不能怪我!我可只管过这里一天而已。就是开业那天!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理由说哦!”我笑道,“那今天我们可能看见那位准备参加比赛的姑娘?”

  “应该可以吧!否则柳媚也不会叫我们来了!”楚风想了想说道。

  “那最好了!我从没见过花魁长什么样子呢!”我拍手叫好。

  “呵呵!没见过这么小的色鬼!”楚风笑话我道。

  我却手叉腰嚷道:“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可是为了让妹妹姐姐的姑娘得花魁才想去看的!这是为了你好耶!要是其他人,我才不论他死活呢!”

  “哈哈!好了!好了!大哥是开玩笑的!别生气!乖!来!先吃些东西!”楚风忙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气鼓鼓的坐下,任楚风替我剥虾。

  消失了半晌的老鸨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又带了另三位姑娘。而这次,怕是这老鸨已经关照过,那三位姑娘都先朝着我笑了笑,这才向楚风施礼。我心中暗笑,这老鸨也算是聪明人了。难怪能在依红春楼站住脚。不过我却并不准备停止我的容忍力测试,说道:“我说,我要见这里最漂亮的!你却怎么听不懂我说话呢?我要见过些天就要参加花魁大赛的姑娘!而不是见这些人!”

  楚风在一边忍着笑,看我扮演青楼常客。

  “啊?这…这位小少爷!这恐怕不是太方便啊!”老鸨闻言急了。

  楚风却适时的在桌上放了一锭分量十足的黄金。我心里暗中叫好,不愧是我大哥!真是太知我心了。

  老鸨看见那锭黄金却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电视里的那些老鸨一样露出贪婪的表情,反是开始为难了起来。“这…这位大爷!这怕不是钱的问题。我们的姑娘因为要准备花魁大赛所以暂不接客。这可是我们青楼的规矩,老身…老身怕也不能违反啊!”

  我暗中点头,不愧是大哥开的青楼,并非全是见钱眼开的人。要知道对一家企业来说,企业规章是否能完全下达到每个人的身上,这就是管理的问题了。不论这企业是在我的时代还是在现在,也不论这家企业是以什么营生,管理的优劣必然影响经营状况。虽然这里是青楼,但仅从老鸨的身上就可以看出,管理的相当不错。

  “不能见吗?那可不行!本少爷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看花魁的!”我说道。夸奖归夸奖,但测试还要继续进行。

  “这…这位小少爷!这怕是不行呢!”老鸨好生为难。

  “为什么不行啊?少爷我可是花钱的!”话一出口,我自己就努力的在压抑自己想大笑的念头。这样的话,我可是第一次说呢。虽说以前电视上经常看到一些浮夸子弟,常常认为自己有了钱就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说话也没个限度。却没想到自己说的时候还真是那么顺口,连个停顿都没有。

  楚风听了我的话又看见我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原来正好好的喝着酒,这一刻却是一阵咳嗽。我自然知道楚风是在看我的笑话,于是瞪了他一眼后继续我的“小色狼”形象,对老鸨说道:“你可听清楚了!今天本少爷要是见不到花魁,可就不会这么安静的坐在这里了!必然逢人就说你们的花魁定是见不得人!而且我大哥还是三皇子特请的评委!我定不会让我大哥选你们的花魁!”我哼哼的看着老鸨。

  “这…少爷!这……”老鸨急的满头是汗。

  这时楚风发话道:“你就按春儿的话做吧!若你做不了决定,就请你们老板娘来!”

  老鸨闻言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解决方式,就是找老板娘。其实这老鸨总是有个感觉,眼前的这两个人均是气度不凡,年长的英俊不说,更有意无意间流露出一股皇者霸气。年少的虽然言辞轻佻,但却依旧无损其自然而然的贵气。且让人感觉到一种天真的可爱模样。这两人必然不是一般人。这也是老鸨为什么迟迟不敢开罪他们的原因。而如今听得他们要见老板娘,这也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老鸨连声说“好”,又请楚风和我略待片刻后,带着几位姑娘再次离开。

  “哈哈哈哈!”老鸨刚走远,楚风便笑开了:“算你厉害!哈哈哈!你从哪里学会这些的?我真怀疑你是第一次进青楼!”

  我也同样忍不住笑意,说道:“以前电视里总有这样的事情。我只是稍微借用一下嘛!”

  “电视?”楚风疑惑道。

  “啊!哈哈!以后给你解释!不过大哥!这里的管理不错哦!要坚持下去呢!这样生意才能越做越大!”我打了个哈哈,掠开了关于“电视”的问题。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楚风解释。

  “这都是柳媚和圣杰的功劳,和我可没关系!”楚风笑道。

  “大哥!圣杰是谁啊?我都听你说了好多次了!”我问道。

  “哦!圣杰可是翔龙盟的一大法宝!是个经商天才!可说我们翔龙盟大半的钱财均拜他所赐。是圣衣的弟弟。”

  “啊?真的啊?那我可一定要见见他!好好和他切磋一下经商的经验!不过他怎么会是假医生的弟弟呢?假医生看上去不是那么聪明嘛!”我怀疑道。

  “哈哈!小家伙!小心圣衣听了找你麻烦哦!圣衣是大智若愚!你小娃儿岂能如此轻言?”

  我吐了吐舌头,说道:“我才不怕他找我麻烦呢!反正有大哥拦着!呵呵!我只不说就是了!”我笑的贼兮兮。

  楚风轻拍我的头,说道:“小滑头!”

  “大哥!你想那花魁会长什么样?”我问道。

  “恩!我知道!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一张嘴、一对耳朵、满头长发、一……”楚风一本正经还准备说下去。

  我却笑倒一边,打断道:“哇!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啊!你戏弄我!”

  “哈哈!那是你自己问的!怎能说我戏弄你?”楚风大笑。

  “哼!不与你说了!等会媚媚姐姐来了,我自然会知道!”我转过头不再理睬楚风。

  楚风正想说话,却看见柳媚媚和那老鸨走了过来。于是起身说道:“小家伙!别生闷气了!你妹妹姐姐来了!一起走吧!”

  我闻言点点头,也站了起来。说实话,我哪里会生楚风的气?

  “哎呦!这位小少爷长的可真俊俏!”柳媚媚人还没走近,声音却先传了过来:“我说张嫂啊!就是这位小少爷要见我们如烟吗?”

  “正是啊!老板娘!我正为难呢!如烟小姐可是要准备花魁大赛啊!”老鸨说道。

  “呵呵!这两位爷!我们如烟小姐可要准备花魁大赛正忙着呢!”柳媚媚朝着我们说道。

  “你就是老板娘啊?”我装着不认识妹妹姐姐。

  “正是!妾身正是依红春楼的老板柳媚媚!小少爷!您那就叫我媚媚就行了!”柳媚媚朝着楚风抛了个媚眼,却向我微笑着说道。若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我们是头一次见呢。

  “我可不管花魁在忙些什么。我是定要见花魁姐姐的!我从老远老远的地方来,还没见过花魁呢!”我说道。

  “呵呵!这…既然是小少爷的要求,妾身可不敢不从呢!却不知那位大爷可也要同去?”柳媚媚笑问楚风。她当然知道楚风平时对这一切均是不闻不问,难得来到依红春楼又怎么能放过这个什么也不干的幕后老板?

  楚风无奈点头,说实话,若非是要陪春儿来,他对谁是花魁才不感兴趣呢!有这个时间他就去处理事务了!他到是古代标准的工作狂典型。

  “二位爷!请随我来!”柳媚媚笑着转身,摇弋生姿的走在前面带路,而一旁的老鸨却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她可怎么也想不到,柳媚媚二话不说的就带这两个人去见如烟小姐。看来这两个人身份必定不简单呢。幸好刚才没有得罪他们。否则怪罪下来,自己可担不起。

  我却没管那老鸨在想什么,只是扯着楚风跟在柳媚媚身后,好奇的想早点见到花魁。

  依红春楼参赛的人是名为如烟的一位姐姐。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如烟姐姐正在秋院的一个隐蔽的小楼里练习歌舞。哇!不愧是要争花魁的人,真的好漂亮哦!我瞪大眼睛看着正在跳舞的如烟。而我的表情却引来楚风和柳媚媚的一阵笑声。这笑声正巧惊到如烟,如烟立刻停止了跳舞,向这边望来。

  我横了两个大笑不已的人一眼,说道:“都是你们!如烟姐姐舞跳的多好!你们却只知道笑!还打断姐姐跳舞!”我向如烟跑了过去,边说道:“姐姐!你的舞跳的好好哦!”

  “多谢这位小少爷夸奖!”如烟朝着我福了一福,接着又向柳媚媚和楚风施礼道:“柳大姐!还有这位爷!小女子如烟,这厢有礼了!”

  “呵呵!如烟啊!刚才你跳的可好呢!我们的小少爷可很少这么夸奖人的!”柳媚媚笑着道,“这位是楚公子!那位则是沂小公子!”

  “楚公子好!沂少爷好!”如烟再次施礼。

  “姐姐!我且问你!你可是跳刚才的舞去参加花魁大赛啊?”我问道。

  “正是!”如烟点头,又迎着我们三人入内屋坐,更替我们沏上了茶。

  “如烟!你准备的如何了?时日已近!若你还有什么需要,就直说!”柳媚媚喝了口茶说道。

  “谢姐姐关心!如烟并未觉得有何缺少,衣服和首饰也都准备齐全。还请姐姐放心!如烟定然全力以赴!”如烟坐在了我们三人的对面。

  我心里暗赞从她的坐姿便能看出她气质高雅,且极为慎密。

  “如此就好!今天我特地让这两位来看看,也让他们提些建议,或许对你有利!”柳媚媚说道。

  “那就麻烦二位爷了!小女子若有不足之处,还望明言!”如烟谢道。

  “这是自然!我等亦希望如烟小姐能胜出,为柳老板和依红春楼添彩!”楚风的这句话该是整个晚上第一次主动和别人说话。

  我心里暗笑,美人的魅力还真是不小。

  “承楚爷吉言!”如烟微一欠身,眼神一转,这才仔细看了楚风。没想到这一看却看的如烟芳心一阵猛跳。多么俊挺的人啊!能有如此深邃的眼神的人竟会这么年轻。而他的笑意竟能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却不知他是何来历,竟能让柳姐姐破列带外人进此地。如烟不愧是专为夺花魁而训练有素,这样大的心情变化,在她表面居然没有丝毫的流露出来。只见她继续说道:“二位爷即有此来意,那小女子也不藏丑,为二位爷和柳大姐一舞。”说着站起了身,又道:“诸位请稍候片刻,小女子换身衣服便来!”说罢,就走向寝室。

  我望着如烟的背影,朝着楚风说道:“大哥!大哥!看来这次我们是赢定了!如烟姐姐真的好漂亮!而且气质又那么高雅!行动举止都那么悠然秀美!我们赢定了啦!”

  “唉!那也未必!”柳媚媚叹道,“对手一年强似一年,去年我们也只是险胜。今年就更不知道情况如何了!可恨的是每家青楼都把保密措施做的那么好!我却不能因为这个而动用翔龙盟的力量!”说着白了楚风一眼,看的出是因为楚风不同意才会这样。

  “要得胜也未必是难事啊!大哥已经应承了三皇子当评委,这事定不难办。而且所谓出奇制胜!我们只要想些别人想不到的就可以啦!”我却认为得胜非常简单。

  “真的吗?楚爷竟会答应三皇子的要求?”柳媚媚惊讶的看着楚风问道。

  “自然是真的!”楚风苦笑道。

  柳媚媚似有所悟,立刻转移了话题:“不过要出奇制胜,恐怕很困难呢!这么多年的你争我夺,大家该用的该想到的招式都已经用了。再想出奇可就难了!唉!”

  “呵呵!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原因啊!”我笑的两眼成了一条线,“所谓旁观者清!我定能帮上忙的啦!”我想到自己毕竟来自另一个时代,所见所闻更是不同。更何况我还是天才。又怎么会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呢?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春儿,话不能说满!还是先看再说吧!”楚风笑道。

  这时,如烟已经穿戴整齐出现在大家面前。一袭浅绿色的绣花长裙,衬托出她一头黑亮的长发,精致的发钗在她头上奕奕生辉。添了些脂粉的如烟,整个人竟是如同一朵出水芙蓉。

  “哇!可以拍洗发水广告了!”我咋舌的喃喃自语道。

  “就让小女子为诸位舞一曲!”如烟举步向外间走去。

  众人自然跟上脚步,再次回到外间。此时,柳媚媚从旁取过一只竹萧递给了楚风,说道:“楚爷!您就配首曲子吧!”

  楚风点点头,接过竹萧,试了试音后,朝着如烟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我惊讶的看着楚风,却从不知道他还会吹萧哦!

  萧声一起,如烟的舞蹈也同时开始。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如烟。这样的舞蹈,在现代可是怎么都看不到的。第一次见如此优美的舞姿。如烟的一举一动浑然踏着楚风萧声的韵律。体现了一中极致的美感,仿佛多一分不可,少一分亦不妥的感觉。

  在我的惊叹声中舞蹈终于结束。楚风的萧音也淡了下去。我立刻大声叫好,拍手鼓掌。“太棒了啦!简直完美哦!”

  “确实不错!”柳媚媚也微笑道。看到如烟有这样的实力,她的心也放下一半。

  “还请诸位指教!”如烟说道。

  “姑娘的确跳的非常不错!”楚风也说。

  “楚爷的萧吹得才真是好!”如烟娇媚的向楚风说道。

  “如烟姐姐!你一定能当上花魁啦!”我肯定道。

  “如烟!你的曲子练的如何呢?”柳媚媚问道。

  “也差不多了!我这就唱!却不知楚爷可愿意再为小女子吹奏一曲?”不知道是胭脂的关系还是其他原因,如烟的脸竟看上去有些红晕。

  楚风点头道:“自然可以!请问姑娘想唱哪一曲?”

  “洛阳辞!不知可否?”

  楚风示意没有问题,萧再次放到了自己的唇边。

  我仔细的听着如烟的歌曲,却感觉不太对劲。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忍不住悄悄问柳媚媚:“妹妹姐姐!这‘洛阳辞’是如烟姐姐写的吗?”

  “这当然不可能!‘洛阳辞’是传统曲子的经典之作。不是如烟写的!”

  “难怪哦!”我暗自想果然没错!问题就在这里!

  听完一曲洛阳辞后,我笑着看向楚风说道:“大哥!我却不知道你也能吹萧呢!”

  “呵呵!小少爷!你不知道的还多呢!楚爷何止会吹萧,琴棋书画他可样样通呢!”柳媚媚笑道。

  “啊?哈哈!那干脆让大哥参加选花魁算了!”我笑道。

  “小家伙乱说什么!大哥怎么能参加选花魁!不许胡说八道!”楚风用萧轻打了我的脑袋。示意我失言。

  “嘻嘻!对不起嘛!不过我却找到如烟姐姐的一些问题!你们是不是要听?”我说道。

  “哦?小少爷认为哪里不妥呢?”柳媚媚兴趣十足的看着我问道。

  “春儿能看出什么来了?”楚风也颇想知道。

  “还请小少爷指点!”如烟也同样说道,神色间却闪过了一丝不悦,但也仅是一闪即逝。

  “指点可不敢当呢!姐姐唱的那么好!只是我感觉这首歌不适合姐姐!”

  “哦?怎么说?”楚风问。

  “洛阳辞,听名字就感觉凄凉。花魁大赛是喜庆的场面,选这首歌就不太合时宜。”

  “可洛阳辞是经典曲子啊!”如烟说道。

  “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经典曲子唱的人必然众多。大家都已经听习惯了,又怎么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呢?所以我建议是不如如烟姐姐自己作首曲子,曲调偏悠扬高雅!以姐姐的歌喉定然没有问题。”我说道。

  “自己作?”如烟显然没有想到这点。

  “当然啦!这样即能显示姐姐的歌喉,又因为是新歌更能让人印象深刻。还可以突现姐姐的才华!这岂非一举三得之事?”

  “可…可以前并没有人这样做啊!”如烟为难道。

  “呵呵!就是要作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嘛!这才叫出奇制胜啊!对不对?大哥?”我看向楚风。

  “说的好!好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楚风闻言两眼闪过神光,赞道,“这话不单用于此事!任谁都想做到如此境界!”

  “这…”如烟看向柳媚媚。

  “小少爷说的没错呢!如烟!我看这是个好主意!”柳媚媚也赞同道。

  “姐姐!没关系的!若是你没有灵感,那就交给我写!保准你能一鸣惊人!”我自信满满的说道。

  “呵呵!你可行?”楚风笑问。

  “当然啦!你不要总是小看我嘛!我写的可多了!一首歌词而已!还能难倒我?到是大哥你可会配曲?”

  “你若能写,我自然能配曲!”楚风挑战似的说道。

  “那好!我写你来配曲!”我应战。

  “好啦!二位!现在可不是争这些的时候!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呢?”柳媚媚阻止了我和楚风两人的斗嘴。

  “有啊!”我说道,“姐姐刚才的舞蹈的确跳的好!但为什么跳舞和唱歌要分开呢?跳舞的时候若是能也唱歌岂不更好?而且跳舞也需要人来陪衬,若再有一些人给姐姐伴舞就更好了!”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是啊!这却是好主意!”楚风点头称是。

  “可这是花魁大赛,若再上去人会不会违反规则?”柳媚媚担心道。

  “这该不是问题!规则是人定的嘛!大哥同三皇子讲一下,必然没问题。而且能给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岂不更好?”我笑的像小狐狸,“而且若能再找些人宣传一下,那效果就更好了!要捧一个人嘛,必然要知道如何包装!如何作势!这些缺一不可!”我完全把我那个时代如何泡制明星的那一套理论般了出来,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个时辰。

  柳媚媚听的心花怒放,楚风却是连连点头,而那如烟更是目瞪口呆,想必是从没有人会想到这些事情。

  “所以呢必须要做到神秘!姐姐可以穿阿拉伯式的服装!呃!我会替你找人设计做的啦!带面纱是一定的!那样才够异国情调、够神秘!接着再穿日本和服!把肩拉的低一点那就是十足的淑女了!若是说性感,那就穿夏威夷的草裙,带个大花环。哈!简直是Wonderful!”我越说越兴奋,仿佛是在设计一个服装秀。

  “停!”楚风却是越来越听不懂,只能大声喊停。

  我看向楚风,问道:“什么事啊?大哥!我还没说完呢!”

  “你若再说下去,我们就全听不懂了!不过看你说的手舞足蹈的!该是不错的主意!干脆!这件事你就多花些心思!帮帮柳老板吧!”楚风笑道。

  “没问题啦!我保准如烟姐姐能赢!”我拍胸脯保证道。

  “呵!那就先谢过小少爷你了哦!”柳媚媚笑道。

  “放一百个心吧!我可是天才哦!”

  “知道你是天才!”楚风看看天色,起身开口道:“天色已晚!我们先告辞了!”

  “不再多坐一会?”柳媚媚问道。

  “不了!明日尚有事待办!春儿!我们回去可好?”楚风朝着我说道。

  “恩!”我点点头,看看窗外确已经很晚了。想起明日楚风要带自己去翔龙总部,我就颇为兴奋。

  “楚爷!小少爷!多谢你们的指点!还请二位常来!”如烟施礼道,并深深看了楚风一眼。我却因为在打那洞箫的主意没看见。

  “大哥!那只萧可能让我带着?”我转过头,问楚风。

  “要它做什么呢?”

  “我也想学嘛!”

  “呵呵!我那里也有不少!等回去送你一支便是!”楚风笑道,又朝着柳媚媚和如烟点了点头后,说道:“如此我们先行一步了!”于是拉着我离开。

  “柳姐姐!这二位是何人?”如烟问道。

  “我的朋友而已!你早些休息吧!我也走了!”柳媚媚说完也离开了。留下一个人沉思着的如烟小姐。

  回程路上,楚风对我说道:“春儿!明日我要去翔龙总坛!你即接了柳媚的委托,那便不用和我去了!我会在五日后回来!你可别小孩子顽皮,闹出事情来!记得要听柳媚和圣衣的话!知道吗?”

  “啊?我不能去啊?”我失望的看着楚风。

  楚风微笑的说道:“谁让你应了柳媚要帮忙呢?忠人之事,岂可反悔?明天柳媚必然会来接你过去!你就努力吧!哈哈!”

  “啊!早知道我就不答应了!”我嘟着嘴道。

  “傻瓜!你这也是在帮你大哥啊!更何况翔龙总坛又不会溜走,下次带你去不是一样吗?”楚风笑道。

  “好吧!那只能这样了!”我答应道,虽然不能去翔龙总坛着实让我失望了一会,但又想到可以做时装绣,我又不禁兴奋了起来。引的楚风失笑不已,连声暗道:“真是小孩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