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祸根深藏

红楼春梦 流流 11663 2003.07.13 11:11

    “你说谎!”

  这是楚风送我回房后,对着我说的第一句话。同样也是我被楚风送回房后,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这小东西也真会诬蔑人!自己说谎不算,还要拖人下水不成?”楚风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床上的我。

  “我说谎是为了大家好啊!可你自己说谎却还耍赖!”我当仁不让的顶了回去。

  “哦?为了大家好?那你可记得我先前对你说的?只要你对殿下说是我师弟就行了!可你偏偏说什么是我的师叔!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小娃儿不知天高地厚!要知道只要殿下一声令下,你便小命不保!到时候,我想救也救不了你!”

  “可说是你师弟那还是说谎啊!而且我做你的师叔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啊!殿下要是问起我向师傅学了点什么?我怎么答?我连你师傅姓什名谁都不知道呢!哪有弟子不知道师傅名谓的?而如果我说是你师叔,殿下也会因为你的关系对我尊重。不然谁会看的起一个小孩?再者,殿下这一关已经过了不是吗?你又何必诸多担心?”

  “唉!只是侥幸而已!做事那有你想到什么就怎么做的?犯了错误还有一大堆理由!小娃儿就是小娃儿!再问你,那个雌雄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那也是故事吧?”楚风摇头叹道。

  “嘻!还是你聪明!那当然是故事啦!总不能告诉他,这玉佩其实就是几千年后的他的玉佩?那不知道要牵扯多少问题了!”我高兴的说道。想起自己居然能印证空间物体理论,就觉得高兴。如果在现代,我一定能得诺贝尔奖。

  “可玉佩为什么会融合?”楚风奇怪的问道。

  “因为空间物体理论啊!同一种东西若在不同时空碰触,唯一结果就是融合啊!我可花了不少时间研究这个理论呢!今天终于被证实了!呵呵!我真是天才!”我眉飞色舞的说道。

  楚风虽然还不是太明白什么是空间物体理论,但基本也了解到了我的意思。看我洋洋自得的样子,不由笑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知道还不少?不过,别学黄婆卖瓜哦!”

  “怎么会!我说的都是真理!对了!你刚才也在骗我!可别想扯开话题哦!总让别人检讨!要知道,人要学会自我检讨!”我搬出了某某理论!

  “哈!你小东西真是会替我找麻烦!我哪里又骗过你了?”楚风绕有兴趣的看着我。

  “怎么没骗!你说你不是当官的啊!可你对着太子却一口一个属下!你还说不是骗我?”我气鼓鼓的说道。

  楚风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调过头去说道:“这和当官不一样。小孩子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也别去管!我说我不当官就是不当官了!你信我也罢,不信也罢,我终是这样!”

  明显感觉到楚风有些什么话没有说,我却识趣的不再追问,只顾自己玩被角。因为凭我这么多天来对楚风的了解以及今天又见了太子后,感觉到楚风并非表面那么简单。这样的人必然有些不能说的秘密。若他自己不愿说,我便是问了也不会有结果!说不定惹恼了他,他就不让我继续住在这里了。这个时空人生地不熟的,我除了依靠楚风外还能找谁呢?所以还不如今后让他慢慢告诉我。反正我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有的是时间啦。

  楚风发现我许久不答话,便问道:“怎么了?想什么呢?不反驳吗?被角那么好玩?”

  “没有啊!你都这么说了,我不信你信谁?”我自然而然的说出这句话。要知道,在我的时代,除了爷爷和福叔外我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我的父母也在此列。但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之后,我对楚风却送上了无条件的信任。可能他是唯一知道、也是唯一相信我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关系吧。

  楚风闻言也同样是无来由的欣喜,上前捏了捏我的脸颊,说道:“小东西真是会说话!”说着微笑的看着我。而手中传来一阵细腻的触觉,却再次震动了楚风的心神。

  “喂!别捏我的脸!很疼的!”我忙伸手挥开似乎是捏出瘾的手。

  “呵呵!小东西原来怕疼!”楚风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异常,再次退回桌边坐下。

  “当然啦!疼谁不怕啊!”我白了楚风一眼,用手努力揉着脸颊。

  “好了!别那么用力揉!脸都红了!小东西!我且问你!你能看书,那你可会写?”

  “写?写什么?写书吗?当然会写啦!我写好多了!”

  “我可没问你有没有写书!什么写好多了!你以为写书那么容易?我只想知道你可会写字!”楚风失笑道,这小东西真是有趣。和他在一起,自己恐怕连几年的份也笑掉了。

  “哇!你这么小看我啊!我可告诉你!我非但会写字,而且已经写了九部小说了!”我不服气的说道。

  “好!好!你会写字就好!”楚风满意的点头,完全忽略我其他的话。

  我冒火的说道:“喂!你有没有听啊?”

  “听了!听了!你可会计算?”楚风又问。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计算谁不会啊!”我实在非常恼火楚风居然小看我。

  “如此甚好!那你就可以帮我一些忙了!我这里可没有白吃饭的人哦!”楚风笑道。

  “喂!楚风!我可告诉你!什么叫一些忙啊!我的作用可大着呢!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数学和金融!你可别小看我!”我向楚风正色道。

  “哈哈!难道我这里来了个小天才?那可是我的荣幸呢!”楚风大笑。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孩真的能象我说的那样。

  我当然知道楚风为什么笑,所以我可真的气坏了!拿起手边的枕头就向楚风丢去。却被楚风一下接过。“小东西!做什么?忽然拿枕头丢人?”楚风惊讶的看着生气中的我。

  “我没拿砖头丢你已经很好了!我告诉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可如此看轻我?”

  “呵呵!小东西!你多大?”

  “十三了!掉下来的那天正是我生日!”

  “好!你才十三岁,我却大足了你八岁!我还不敢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看你说的话可否相信?”楚风微笑道。

  “你!”我丝毫无法反驳楚风的话,要让人相信才十多岁的人就会那么多东西实在很难。可我心里却难受以极,天才的自尊被严重忽视。在我的时代,若说有谁不信我的实力,那除非那个人不认识我。否则决没这样的事情发生。即便是政府遇到什么难题也会来找我解决。从没人因为年龄的问题,而质疑我的才学。更何况现在说出这些话的人,是我相信的人。我转过头,眼圈渐渐泛红,我却别扭着性子不去擦,反是用手直扯被面,生起了闷气。

  楚风见我半天不说话,走到我床边坐下,伸手掰过我的下巴。看见我一脸泪水,嘴唇也咬的鲜血直流,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一疼,忙举起衣袖擦拭我脸上的泪痕,边说道:“小小娃儿!却怎么哭了?刚才还好好的!”

  “要你管!你怎也不信我!”我哑着嗓子说道。

  “小东西乖!别哭了!我非是不信你,我知道你聪敏过人,但有很多事情并非靠聪明便可解决的。人必须通过不断的历练才能成长!你天资极佳,我却十分期待看见你成长呢!”楚风边替我擦泪边说道。

  “你那句话说的对!我爷爷也这么说的!”我吸吸鼻子,又说道:“可你不该不信我的实力!有志不在年高!这句话你也该知道!”

  “是!是!对不住!我确不该看轻你的能力。你年纪小小面对太子却能款款而谈,吹牛都不留丝毫痕迹。确是天才以极!呵呵!”楚风越看我越是觉得可爱,忍不住紧搂了我一下。

  我心情因楚风的话恢复不少,听得他的说笑,也禁不住笑起来,说道:“那却不怪我!那个太子太呆了!说什么他都信!”

  “你哦!忽哭忽笑!不愧是个小娃娃!”楚风宠溺的点了一下我的鼻尖。

  “还不是你害的!”我白了楚风一眼,毫不客气的拉过他的衣襟就开始擦脸上的泪水和鼻水。楚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却没有阻止。

  “是了!小东西!你为什么有那块玉佩呢?”楚风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块玉佩是我爷爷传给我的。说是传家宝。至于为什么会和太子的那块融合,应该是太子那一族长久流传的关系。太子是不是也姓沂啊?”我问道。

  “的确!太子殿下名为沂清书!”

  “哦!呵呵!那我明白了!我定是太子一族的后人,才会有那块玉佩!哈哈!原来我还是皇家血统哦!楚风!你对太子那么恭敬,现在你对我也要这样!这到是件好事!呵呵!”我笑咪咪的说道。

  楚风闻言却皱起了眉头,轻打了我一下后说道:“小娃儿别高兴的那么早!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会出什么事情啊?”我眨着眼睛问。

  “因为你也姓沂!”楚风站了起来,开始在我的床边踱步。

  “因为我也姓沂?”我楞住了,这是什么原因啊?左手的食指自然的划上了我的下巴。

  “啊!我知道了!难道……”我想了半晌后,忽然大声说道。忙看向站在我床边的楚风。

  这时的楚风面带苦笑,对我说道:“小娃儿确实聪明!你也想到了不是?现在你认为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怎么知道嘛!你们那么复杂,早知道我就不把玉佩拿出来了!”我苦着小脸叹道。我已经明白楚风为什么会认为要出事。因为我也姓沂!不但因为我姓沂,更因为我有那块玉佩!这一切足够说明我有皇家血统。当今太子共有四个兄弟。楚风也告诉过我,太子正处于火热的宫廷斗争中。而现在忽然出现一个有着皇家血统的人,岂非让原本就混乱的内部斗争更加火上浇油吗?我全身泛起寒意,我看过太多史书,以前的时代里也总是有关于宫廷斗争的惨烈故事。不论什么时代的宫廷斗争都逃不过两个字就是“血腥”。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陷入宫廷斗争中。难怪当时太子拿了玉佩时候的脸色会那么难看。我忍不住拉拉楚风的衣袖,又说道:“楚风!你说过太子正和宫里斗的不亦乐乎,那你想太子会不会想到要找我麻烦?宫廷斗争好可怕的!”

  “唉!你也会知道可怕?太子生性多疑,我先前就告诉过你!”楚风叹口气,知道我害怕所以又坐回我身边,再次说道:“不过所幸你说那玉佩是我师傅给你的。再加上殿下多少会顾及到我的想法,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殿下也不敢轻举妄动。”

  “是啊!这里又没有亲子鉴定!他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有他们家的血统啊!”

  “什么亲子鉴定?小娃娃想法!宫中人行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楚风见我紧抓着他的衣袖不放,干脆就让我靠在他身上。

  “可你不是说太子不会轻举妄动吗?”我抬头看着楚风极俊的脸。

  “我们现在想太多也无济于事!你放心,我定不会让太子动你!不过你却要乖点呆在这里,没我的允许不能出去。”

  “啊?那我不是又要被关起来了?我不要嘛!”我苦下了脸。

  “我会让圣衣过来陪你,柳媚也会来!而且我会分派些工作给你!免得你成天喊无聊!”

  “那你呢?”我眨巴着眼睛看着楚风,希望他也能常来陪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刚认识他时候的那张欠钱脸,现在看来竟是如此亲切。

  “我当然会来看你,但我却先要探明太子的心意。免得你小命不保!”

  “哦!”我低下了头。没想到自己刚来到这个时空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天才的本事根本用不上。想起在自己的时代,成天无忧无虑。万事都由爷爷和福叔挡着。哪知道现在居然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小命不保。不由得浓浓的思想之情涌起。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怎么了?怎么又哭了?”楚风不舍的再次替我擦眼泪。

  “我…我想家嘛!可又回不去!都不知道怎么回去!”我边哭边说。

  “好了!好了!乖!不哭!以后我们再研究怎么回去,好不好?”楚风搂着我轻声安慰。

  “楚…楚风!若是我死了,你记得收好我的百宝包!里面的东西都有用的!”我趴在楚风的肩膀上哏咽着说。

  “傻瓜!我说过不会让太子动你,你又为何不信我呢?”

  “人家是太子啊!你又不是!”

  “我说过,事情并非仅靠表面就能看出来!你虽然聪明,但毕竟历练还少。要知道有很多事如果不去做,你是见不到结果的!相信我!好不好?”楚风用温柔的目光的看着我。

  我禁不住点点头,红晕逐渐升起。只觉得楚风真是个大好人,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好了!不哭就好!天色不早了!你早早睡觉!明天自然会有人来交代你做些什么!记得千万不要擅自离开这里!知道了吗?”楚风让我躺下后,替我盖上被子,轻声嘱咐道。

  我双手扯着被子点点头,示意会听他的话。

  楚风留给我一个微笑,转身离开。可见他刚迈步,却又转了回来,说道:“你的玉佩已经给太子拿走。若你不嫌弃,便收着这个!将来若遇什么险事,此物定能保你周全!”说着楚风从怀中取出一块雕有青龙的玉佩递给我。我伸手接过后,发现这块玉佩竟有着不输先前那块玉佩的质地。而且它的雕功更是胜了数筹。那条青龙栩栩如生,仿佛就要飞翔天际一般。我立刻爱不释手的反复看着,发现它的背后雕了一个楚字。我知道这块玉佩定是楚风随身之物。他送我这块玉佩其中情谊自是不言而喻。我心中感动之下,轻轻说道:“楚大哥!谢谢你!”

  楚风闻言一笑,说道:“冲你这声大哥,你我兄弟是做定了!从今往后,你便是我楚风的宝贝弟弟!可好?”

  我努力的点头,有这样的大哥,别人可是求都求不到呢!我笑了起来。

  “好了!我不碍你休息!乖乖睡觉!”楚风说着离开了房间。

  我则带着微笑进入了梦乡,仿佛回到了家。

  楚风刚踏出沂沐春的房间,就有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影迎了上来。楚风微一抬手,阻止了那个人向他行的礼,低声说道:“随我来!”

  “是!盟主!”来人应了一声后,再无声息的跟在楚风身后。远处则传来依红春楼嘈嚷的声音。

  楚风推开自己的房门,侧身让来人进房后,关上门。

  来人业已拜倒在地,说道:“见过盟主!”

  “起来说话!情况如何?”

  “谢盟主!正如盟主所说,属下跟着太子进宫后,就见太子召见了孔若非。然后又密议了个把时辰。太子这才休息。属下不敢久留,故回来回报盟主。”

  “召见孔若非?他是皇上身边的从人!没想到他原来也是*的。”楚风沉咛片刻后,再次说道:“替我召柳媚和圣衣来!”

  “是!盟主!”说着,蒙面人退出了房间。

  楚风替自己到了杯水后,暗道:“召孔若非,怕是想询问皇上是否还在什么地方留过情吧?不过小东西的身世确是古怪透顶,若非我曾听师傅说过那句预言,怕是我也不会相信。所以即便有人想查也查不出来。现在的问题却是如何向太子证明小家伙对他无害。如若不然,以太子个性,小家伙必然性命不保。”随即楚风又想到,沂沐春今天的表现,又哭又笑,好不惹人怜爱。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为别人挂心、失去冷静心的一天。楚风摇头笑叹。看来今后有得为这个聪明过人的小家伙操心了。

  此时,敲门声响起。“进来!”楚风已经从脚步声中听出是柳媚媚和魏圣衣。

  “见过盟主!”柳媚媚和魏圣衣均收起了平时谈笑无忌的说话方式。

  “免礼!我有些事要交代二位!柳媚!明日,你带些帐本的计算和誊写的事情交给小家伙做。切记万万不可让他离开你的浮云阁。”

  “盟主?这是为什么?小家伙不是已经见过殿下了吗?”柳媚媚奇怪道。

  “你只管做就是了!别问原因!还有!圣衣!浮云阁周围要加强守备!吩咐十二金钗必须有一个人随时守在小家伙身边!”楚风说道。

  “遵命!盟主!您…您可是担心殿下会对那小家伙不利?”魏圣衣忍不住问道。

  “唉!不可不防!明日我必须要回总坛一次,圣杰已派人催过多次。许多事我必须去处理!但现在我也不便带小家伙回总坛,这样做更会引起殿下猜疑。所以小家伙的安全我便托付给你!如有任何危险,就带小家伙从密道逃走。不可恋战!无论如何即便牺牲再多的人,也要保全小家伙!”楚风凝重道。

  “无论牺牲多少人?”柳媚媚惊讶的看着楚风,她从没听楚风下过这样的命令。楚风最喜欢说的应该是“量力而行”。却从不见楚风下过死令。难道这个小家伙并非一般身份?

  “是的!不论牺牲多少人!时变星魂移,风魄水千斤!你们该知道了吧?”楚风沉声说道,目光幽深。

  “时变星魂移,风魄水千斤?预言?”柳媚媚惊疑不定,与魏圣衣对望一眼后,随即同声说道:“属下誓死保护沂公子!”

  “此事除了翔龙五将之外,断不得泄于其他人知道!”

  “属下等明白!盟主还有其他吩咐吗?”

  “我五天后回来!之前就拜托你们。小家伙聪明过人又任性的紧,你们定要小心看着他!”

  “属下明白!请盟主放心!”

  “还有,圣衣!你一定要注意殿下的动向。此事,只有等我回来再做处理。我与太子约定于十天后再见。在此之前,绝对不能有所闪失!”

  “是!”

  “好了!你们也要小心!殿下并非常人!去休息吧!”楚风说道。

  “属下告退!请盟主也早些休息!”说着,魏圣衣和柳媚媚告退离开。

  房中只留下了楚风一个人。虽说夜色已深,明日更要远行,但却依旧了无睡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小家伙的身影已经开始时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从太子的举动来看,的确对小家伙不利。如果不能及时解决掉,定是一条深种的祸根。但该如何让太子不再心存芥蒂呢?小家伙的身世万万不能让他人知道。那又该如何解释?最让人担心的是自己偏生在这几天内要离开京城。照小家伙的个性不惹出是非才是怪事。唉!只希望柳媚和圣衣能看好他!

  “唉!”楚风叹了口气,推开房门借着月色走了出去。不自觉的再次来到沂沐春住的浮云阁。看见眼前屹立的楼阁,楚风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失神了片刻。苦笑的摇摇头,正想往回走,却看见远处湖边正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离那身影不远处的树林里正有着飞鸟掠空。心里一惊,楚风不假思索的朝那身影掠去。

  我睡了半晌后,却一下醒了过来。梦见我坐着福叔开的车回家过生日。到家后却发现爸爸和妈妈都不在,连福叔也不见了。整个房子空空的。我吓的到处找,可什么也没有。忽然那个太子举着枪对准我……到这里我就醒了。想着那个太子恐怕还不知道怎么用枪吧?但接着无论如何却再也睡不着。想起早晨看见的那一大片湖,忽然兴起去看看的念头。彻底忘记了楚风的话。于是轻手轻脚的起床,跑下了楼阁。

  果然,月色下的湖异常美丽。我深吸一口气,回想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更惹上了会丢掉小命的祸事。唉!真不知道是得罪谁了!不过值得高兴的就是认识了楚风。很难想象,楚风这样务实的人竟然会相信我来自不同时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好想问问楚风哪里有龙卷风哦。我看着清澈的湖水中自己影子,好象头发长长了一点。个子却没有改变。唉!不是说十多岁是最适合骨骼生长的时代吗?我已经很拼命的吃了!为什么还是那么矮呢?我可是男孩子哦!如果能象楚风那该多好?我才长到他的胸口哦!我朝自己的倒影吐了吐舌头。“呵呵”的笑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离我不远处的树林居然飞出了几只鸟,“哗啦”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着那些鸟丢去,嘴里还说道:“坏鸟!居然敢吓我!”却不知道更大的危机正向我涌来。

  我刚要转身,就发现身边竟站了一个蒙面人,而这个人正挥着剑向我刺来。“啊!”我失声惊叫,眼看着剑就要刺中我的身体。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离我还有三寸的时候,只听得“叮”的一声,那蒙面人如遭雷击般放开了手中的剑。明显的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剑。然而危机并没有因此解除,剑虽然脱离了那人的手,但它余势尚寸,依旧向我刺来。而经此一击的我,已从惊骇中恢复过来。忙向一旁闪去,就只这分毫之差,剑划开了我的衣服,贴着我的皮肤穿了过去。而蒙面人虽然知道有人阻拦,但亦不死心,第二击紧随而来。跌倒在地上的我,见状竟不知道该如何闪避,只得紧闭起眼睛,暗想我命休矣!

  一阵风吹过我的脸颊,咧咧生疼。不过奇怪的是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来到。反而传来了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却看见两条人影正在彼此交换着招式。其中一个正是楚风。

  “大哥!小心!”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想靠近却又不敢。

  “你站在那里!别过来!我没事!”楚风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只能站在一旁经历了我身平第一次亲眼观摩故事中武林高手的过招。真的是非常精彩。比什么奥运会的武术大赛精彩多了。要不是刚才被吓到,又知道其中一个人是想杀我的人,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开始叫好了。

  再说楚风此刻却是怒火汹汹。若不是自己再回浮云阁,那小家伙定然性命不保。殿下也太绝情。竟连夜派来杀手,此人身手亦算是上成。此处离浮云阁较远,难怪没有惊动浮云阁周围的守卫。也皆因这小家伙居然不听自己的话,擅自离开浮云阁。如此看来,这个人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否则,殿下认为我业已知其用意,那将来的行事就更困难。现在只能错将此人当做刺客,先杀了再说。楚风杀机已起,手下更不留情。

  我在一旁看的惊心动魄,楚风的身手原来这么好!那个蒙面人已经开始露出败相。可让我奇怪的是楚风明明可以擒下那个人,可他却依旧杀招连连,难道……我越想越是心惊。左手的食指连连划过下巴,终于知道楚风绝对不是想抓人,而是想杀人。第一次看见杀人的场面,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惊骇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家伙!闭上眼睛!”楚风喝到,几乎同时一掌击碎了蒙面人的天灵。那人惨叫一声,“扑通”落入了湖中。

  我紧紧闭着眼睛,还用手捂住了耳朵,可那人身死前的惨叫还是溜进了我的耳朵。我吓的浑身颤抖。忽然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我立刻吓的大叫出声。

  “小家伙!别怕!是我!没事了!”楚风紧紧搂住我。

  “哇!”我睁开眼睛看见楚风关切的面孔,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从未经历过这样事情的我,又怎能不怕?

  这边的骚动终是惊动了远处的人群。柳媚媚和魏圣衣几乎不分先后的掠到我们身边。我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也是武林高手。

  “盟主!恕属下来迟!”两人抱拳向楚风施礼道。

  “不怪你们!我也没有算到太子居然会今夜就派人来刺!我已将来人灭口!你们将尸体处理一下,明日便报有人偷盗不成被杀。”楚风吩咐道,又看了一眼怀中依旧颤抖不止的人儿,叹了口气道:“我送小家伙回房!告诉圣杰,我迟一天再走!”说着楚风抱起我,掠向浮云阁。而我则紧紧抱住楚风不放。

  浮云阁内,楚风正坐在床边,而我则哭个不停。从没想到过自己居然那么会哭。不过今天确实吓到了我。先是遭人行刺,接着又历练杀人现场。今天一天的经历可比我之前的任何一天都丰富。

  “小娃儿!不要哭了!已经没事了!”楚风劝道。

  “我要回家!呜!我要回家!好可怕哦!”我哭闹着要回家,人大概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感觉到家的重要吧?

  “好了!好了!小家伙乖!我会想办法寻找方法让你回家!”楚风抱着我轻拍我的背。

  “找不到的啦!呜!我又没有得罪太子!他干吗要派人杀我嘛!呜!”

  “太子此事确实太过分!完全没有将师傅和我放在眼里!这件事我定不会善罢甘休!但你小家伙也有错!居然全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擅离浮云阁,你说是不是该打屁股?”

  “对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方才我做了噩梦,梦见太子要杀我,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又找不到人说话。所以才会去湖边!我真忘记了!对不起嘛!”我吸着鼻水趴在楚风肩上咿唔的说道。

  “好了!我也不怪你!但你却也别哭了!好不好?再几个时辰天就亮了!好好睡一觉可好?”楚风抱着我放到床上,替我盖上被子。

  我急忙抓着他,说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处理些事情!你乖乖睡觉!”

  “不要!我怕!”听楚风要离开,害怕的心情再次涌起。泪水再次泛滥。

  “春儿乖!我已经命人严守浮云阁!而且我办完事情,会再来看你!”楚风握着我的小手,安慰似的拍了拍。

  “你…你叫我什么啊?”

  “春儿啊!不对吗?”

  “恩!我喜欢你叫我春儿!以前爷爷就是这么叫我的!”我慢慢说道。

  “好,今后我就叫你春儿!那春儿现在乖点睡觉,我晚点的时候会再来看你!”

  “恩!大哥快些回来!”我眨着眼睛说道。

  楚风这才离开了房间,而被一个人留下的我,又怎么会睡的着?

  楚风回房后,就见柳媚媚和圣衣在内守着。二人见楚风出来,均起来施礼。

  楚风摆摆手,说道:“不用多礼了!尸体处理好了?”

  “是的!盟主!盟主!这次太子是否做的太过分?完全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魏圣衣气愤的说道。柳媚媚也表现出相同的神色。毕竟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都喜欢上了天真又聪明绝顶的沂沐春。

  “我知道!此事断不能再拖下去!否则我们将防不胜防!明日一早,我会进宫拜会太子殿下。此事定要他给我一个说法!”楚风眼中闪过冷然。原本他预备十日后与太子相约的那天,向太子提这件事。并带上师傅的口信,以平复太子的疑惑。但现在看来,太子连一天都等不了,可见他想杀春儿之心,决不一般。所以此事决不能再拖下去。只有尽早解决。到时候即便是威胁,那也再所不惜。

  “盟主!如果这样做,会否与太子会产生嫌隙?”柳媚媚问道。

  “嫌隙?哼!太子的为人你我并非不知!他不会相信任何人!对于我,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胆子来动我。若非看在师傅面上,我早就不管这些朝廷中事。他又哪里来今日地位!以他的为人,定不会为了春儿与我反目!”

  “但这条祸根却是深种了!”魏圣衣叹道。

  楚风苦笑道:“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看来是我们着手‘准备’的时候了!”

  “盟主的意思是……?”柳媚媚和魏圣衣同时惊问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这句话的楚风,业已和平时的楚风完全不同,浑身充满皇者霸气。若是让春儿或者太子看见,定然不会相信此人就是楚风。

  “#%……—¥!”柳媚媚和魏圣衣同时跪倒在地,口中却说着谁也听不明白的话。

  “好了!你们去准备吧!明日一早我便进宫!”楚风说道。

  “是!盟主!盟主您还不休息吗?”

  “唉!春儿今晚定是睡不着的。他着我快去快回!我还是去陪他吧!小孩子就受那么大惊吓确实可怜!”

  “呵呵!盟主看来没少为这位小少爷担心呢!”柳媚媚笑道。

  楚风摇摇头,先他们一步走出房门,再回浮云阁。

  果然不出楚风所料,当他刚跨进春儿房门的时候,就看见那小家伙不要命似的向自己冲来。一伸手接个正着。楚风一把抱起我,问道:“怎么了?不是让你好好睡觉吗?起来做什么?”

  “我睡不着!我怕!那个人的剑好可怕!就差那么一点就刺到我了!”

  “好了!别想了!有我在就不怕了!”

  “恩!你功夫好好哦!对了!原来妹妹姐姐和假医生都会飞哦!他们也是高手对吗?”

  “呵呵!什么妹妹姐姐和假医生?亏你想的出来。他们的武功都是相当不错!全是好手呢!”楚风听我说的有趣,笑道。

  “你们功夫都那么好,难怪不怕坏人!那我也要学!”

  “你也要学?”楚风惊讶的望着我。

  “是啊!那种会飞的武功好好玩哦!”我兴奋的看着楚风。

  “那没有个十年八年可学不会哦!”

  “啊?十年八年?要那么久吗?我可是天才哦!”我惊讶的望着楚风。

  “武功要从小开始学,就算你是天才,没有个几年工夫做积累,即便你知道怎么运攻,你还是飞不起来的!”楚风点了点我的鼻子。

  “啊!这样啊!那我不学了!”我灰心丧气的说道。还以为自己可以象他们一样飞呢。

  “呵呵!别灰心!我会传你一套轻功,你有事没事就先练着。我知道你想象柳媚他们一样会飞,大不了我带你飞上几圈不就是了?”楚风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事。

  “好啊!好啊!这样最好了!”我眉开眼笑!

  “小家伙!终于笑了!这就好!睡觉去好不好?”

  “不好!刚才我都忘记问了!你是哪里的盟主啊?妹妹姐姐和假医生为什么都叫你盟主?”我好奇的问道。

  “我十三岁起自建翔龙盟,如今已经八年了!所以他们称我为盟主!”

  “啊?十三岁?那你不就和我一样是天才?”我惊讶的看着楚风。

  “好了!好了!真的很晚了!下次我再和你说翔龙盟的事情!明日我要进宫见太子!你的警报明日定能解除!所以你就安心睡吧!我会看着你的!”

  “你要去见太子?那你可要小心哦!太子不是好人呢!”我对太子的印象可说差到了极点。

  “我知道!你别担心了!现在就睡觉!”

  我点点头,终于算是睡了下去。

  楚风看着我恬恬的睡脸,心中感触颇多。经过明天,就更要处处小心,步步为营。否则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这大概也是命里注定,欲得天下,其路必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