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特种部队

红楼春梦 流流 9904 2003.11.09 17:56

    我花了十天的时间仔细研究兵器谱上的东西。对兵器的外形、重量、成份、作用做了一个详细的分析。便签纸和笔芯一下子损耗了大半。我索性不再用笔,让魏圣衣找了几只公鸡,拔了一屁股的鸡毛来,做起了羽毛笔沾着墨汁写。看的楚风他们咄咄称奇。可我面对的最困难的问题恐怕就是没有纸了!杀了我也不要在那滑滑的竹片上写字。是不是真的要抢蔡公的功劳,造个纸出来看看?左思右想之下,决定还是要造!不过就造一点点,够自己用就行了!把这个想法告诉大哥后,楚风也很感兴趣,他一直就想知道我带的那些便签是怎么弄出来的。不过我自己是知道在这个时代恐怕没那么容易造那么好的纸,什么设备都没有,能有几张黄黄的纤维出现就很不错了!我可没兴趣管那黄色纤维块叫纸。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再说了技术是可以改进的嘛!于是乎,什么破布啊、树皮啊、草根啊之类的东西都被我聚集到了一起,在众人瞠目结舌、不可置信的情况下(他们谁都想不到我说的纸是用这些垃圾做的!我还暗自得意一把,那么早就把宣传环保废物利用的概念带进这个时代啦!哈哈!),我又耗费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晒出了好几打凝固的黄色纤维。

  当楚风纳闷的将那黄色纤维和我的便签对比后说:“春儿!这就是纸吗?完全不一样嘛?差太多了吧?”

  我尴尬的笑笑,只能答道:“没办法啊!这就是缺乏前人积累的原因嘛!什么设备也有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东西出来,已经不错了!”

  楚风明了的点点头,将黄色纤维传给了柳媚媚,柳媚媚看完又递给了魏圣衣。魏圣衣说了一句足以令我当场昏倒的话:“我明白了!破烂就是纸!纸就是破烂!”我昏!

  造纸风波算是平静的过去了!众人也意识到纸的确是件好东西,毕竟没什么人喜欢在竹片上写字。但碍着我的反对,楚风答应绝对不让纸流传扩散出去,只在翔龙盟的内部使用。我则因为解决了后顾之忧而更专心的埋首在兵器改造的工作上。能帮上大哥,我自然高兴全力以赴了!

  这天,我正和大哥找来的兵器工匠讨论时,楚风趁着我们不注意,悄悄进来。饶有兴趣的听着我和工匠的对话。

  “小少爷!这铁圈怎么装上去呢?”

  “哎呀!这个叫弹簧不是铁圈啦!王伯伯!你只要把它卡在这里,锁钩就能自动弹出来了!”

  “哦!是!”

  我看着那王工匠还是一头迷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想:这就是中国人的弊端!明明不明白还偏偏“哦!哦!”的!不懂就问呀!装什么嘛!真是的!浪费时间!我不得不说道:“这样吧!你按我画的图打造出来。尺寸绝对不能有偏差!我再来把它们拼装起来!折叠弓和活动滚轴也由我来装吧!”

  王工匠如蒙大赦般点头不已。

  我忽然想道,若让他们去做简单的炸弹,恐怕不太安全,弄不好会出人命。看来炸弹还是我自己来弄的好!想着,我就说道:“对了!王伯伯!上次跟你说的炸弹,你们还没开始动工吧?”

  王工匠恭敬的说道:“回小少爷!我们刚按您说的收集火yao。还没开始正式加工!”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这事还是我自己来弄吧!免得你们不清楚火yao的原理,弄出人命就不好了!”我放心的说道。

  我是放心了,可一旁听着的楚风可就担心起来,再也保持不了沉默,他开口道:“春儿!什么事情要弄出人命?”

  我转头一看,发现楚风正在身后担心的看着自己,立刻笑道:“大哥!你怎么来了?也不叫我?”

  王工匠见状立刻站起施礼道:“见过盟主!”

  楚风点点头,走到我身边坐下后说道:“你们在讨论什么?春儿说什么事会弄出人命来?改进兵器,怎么会撤到人命上来了?”

  我摇摇头道:“不是啦!我改进了一下火yao,应该可以制造出更有威力的火器来呢!那对大哥就更有帮助!只是我不太放心王伯伯他们万一对火yao不是最了解,走了火就麻烦了!所以我想还是亲自来算了!反正也不费太大功夫!”

  楚风一听是火yao,当然知道它的危险性,却听我说的那么轻松,赶紧说道:“不行!你绝对不能那么轻易的去改进火yao!那是好玩的吗?不行!你绝不能去!”

  我不依道:“那怎么行啊!这里最了解火yao的人就是我了!而且改进工艺的人也是我!若我不在旁边看着,真出事就麻烦了!我一定要去的!”我直直的看着楚风,表明自己的决心。

  楚风见状不由苦笑道:“好吧!就依你!但你去的时候,要叫上大哥!知道吗?我得在一旁看着!明白了没有?”

  我这才笑嘻嘻的点头说道:“知道啦!大哥!我保证不会出事情的啦!火yao这东西我从小就玩多了!上次的烟花不也是用火yao做的吗!”

  楚风无奈的点头。

  接着我有邀功似的将摊在桌上的图纸指出来给楚风看,说道:“大哥!你看!我根据现有的东西和能利用的资源,改了好多兵器!我正让王伯伯打造一些样品!看看效果如何呢!”

  楚风仔细看了我画的大堆图纸,叹道:“果然是我们想不到的!耗了不少时间吧?”

  我笑道:“还好啦!就十多天而已!而且这是给大哥的!耗这么点时间算什么!”说着一派天真的看着楚风。对我来说能帮上大哥就最好了!免得被人说成吃闲饭的蛀虫。

  楚风怔怔的盯着我看了好半天。我被楚风看的脸色发红,忙推推他说道:“大哥!大哥!你干嘛这样看我啊!”

  楚风不理我的话,转头对王工匠说道:“老王!春儿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王工匠点点道:“已经明白了!”

  “好!那你下去吧!”楚风说道。

  王工匠施礼退下。

  楚风这时才转过身再次看向我,唤道:“春儿!唉!春儿!”

  我满头雾水的看着楚风,不知道他为什么叹气,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怎么了啦?”

  楚风伸手抱我坐到了他腿上,轻轻在我耳边说道:“对不起!春儿!”

  轮到我傻了!大哥这是怎么了?忽然说什么对不起啊?我没记得大哥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啊?反到是我自己,总给他找麻烦!我忍不住伸出手摸摸楚风紧皱的眉头,说道:“大哥!你怎么了啊?为什么道歉啊?春儿都不明白!别皱眉头好不好?容易老的!”

  楚风笑了一下,拉下我的手不停的磨唆着,说道:“我不该告诉你的!春儿!唉!不该告诉你啊!”

  我迷惑不解的看着楚风,伸出另一只手不停的划着下巴却也没得出结论来。楚风看着又把我另一只手拉下来,笑道:“别划了!都红了!真不知道哪里来的习惯,一想事情就这样儿!”

  我不好意的笑了笑道:“大哥都知道啦?习惯成自然嘛!否则我就想出事情嘛!大哥快告诉我吧!你怎么了啊?”

  “唉!我是说我不该告诉你我要天下这件事!”楚风看起来相当后悔!

  我皱眉道:“为什么呢?你我兄弟,有什么不能说呢?我能为大哥分忧,又有什么不好?”

  楚风摇摇头,看着我道:“可你还小!我不应该…不应该把那些争权夺利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若还不明白大哥的意思,那我就有负“天才”这个称号了。大哥是在替我担心呢!我感动道:“大哥!你别这么说嘛!我不小了!而且能为大哥分忧,是我的荣幸!”说着,我靠上了楚风坚实的胸堂又轻声道:“大哥现在是春儿唯一的亲人!春儿在这里无依无靠,全仗大哥不嫌弃照顾春儿。还把春儿当个宝贝看待!春儿也知道自己年少,也不懂武功,能帮上大哥的地方少之又少!但现在既有机会帮大哥,春儿高兴还来不及了!”

  楚风压着心里的感动,低声道:“可是春儿还小,不应该接触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而且万一累倒了又或受了伤,你让大哥如何不心疼呢?”

  我坐直身体正色看向楚风说道:“大哥想的太多了!我知道大哥疼惜春儿,但大哥若不把心里的事告诉春儿,仅让春儿无忧无虑的过活,那你让春儿又如何自处呢?与那些年少无忧的孩童比,春儿更愿意替大哥分忧!因为春儿想这样做!”

  “春儿!”楚风忍不住紧紧搂住了我。

  我再次轻声道:“大哥!别多想了!让春儿为你分忧吧!”

  静默了一会后,楚风开口问道:“春儿!你怎么会对兵器如此熟悉?”

  我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我是天才嘛!又怎么会不熟悉兵器呢?”

  楚风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道:“老毛病又犯!要谦虚!知道吗?”

  我扯扯嘴角嘀嘀咕咕的说道:“骄傲让人进步!谦虚让人落后!”

  楚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我说道:“你又哪里来的歪理?”

  我义正词严的说道:“怎么会是歪理嘛!这是真理!是真理!”

  “哈哈!那让大哥听听你小家伙的真理?”楚风被我逗的大笑不止。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啦!大哥想一想,有一个很骄傲的人!他为什么会骄傲呢?那一定是因为他有值得骄傲的地方!所以他才会骄傲!对不对?”

  楚风点点头,继续听我的下文。

  “因此呢!他若想继续维持这份骄傲,那他当然会竭尽全力的去做!别人拜托他做事,他绝对不会推脱,甚至会争取来做!而给自己的目标就是不仅要完成,还要做好!只有那样,他才能去骄傲,尽量做到不被人超越!是不是?”我歪着头问楚风。

  楚风又点头。

  见楚风同意,我又清清嗓子继续道:“反之就不对了!一个很谦虚的人!平时总是客客气气的。你称赞他,他就跟你说‘不行,不行,过誉,过誉!’,又或者你拜托他做事,他总是说‘在下惟恐能力不足以肩负重任啊!’像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若多个几次,你总会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的吧?首先就给人不自信的感觉!这样的人,又有谁会去欣赏呢?而结果,就是导致那个本来很有才华的人,因为自己的谦虚,丧失了许多磨练自己的机会,最后却真成了落后者!那大哥,你说春儿说的对不对呢?”

  楚风还真的被我的话,说的哑口无言,最后只得苦笑道:“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这种想法!唉!可偏偏又有点道理!”

  我开始得意的笑起来。

  楚风见状摇头道:“好了!不讨论这些!再说下去,小家伙的骨头恐怕没二两重了!”

  我笑嘻嘻的看着楚风不说话。

  楚风点点我的鼻子说道:“好好回答大哥的问题。你小家伙怎么对兵器那么熟?”

  我乖乖答道:“我以前,就是在那个时代,因为写书的需要,对武器做过一定的研究和搜索!而且对它也很感兴趣!不过可惜的是,我更多了解的是枪械。可惜这里不可能制造那种精密的器械!而我对那些小型的装卸型武器了解不多!不过基本原理我还是知道的!毕竟我是天才嘛!只要想一想就能明白的!”

  楚风听的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忙问道:“你说的那些精密机械又是什么?”

  “嗯!就是枪和炮!我说的枪不是那种长长的枪啦。它是圆圆的,啊!也不是圆圆的,只是枪口和枪膛是圆圆的!……”我感觉实在很难向根本没有概念的人描述什么是枪。

  楚风看了我一会,试图理解我的话未果后,放弃道:“别解释了,春儿!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们没有知识的基础,恐怕很难理解!算了!不过你说的炮,我到是知道!你有些什么建议呢?”

  我真的很敬佩大哥的天才。他的理解力和想法可以说完全超脱了这个时代,他所缺的恐怕就是我比他多的那几千年见识而已!若他生在我的时代,绝对也是个天才!虽然他现在就是个天才了!说实话,除了爷爷外,楚风是我第二个佩服的人!这就可见他的优秀了!而且他是那种极愿意听取他人意见并乐于吸取其优点的人。我知道有很多人若处在大哥这个位置,绝对会变的刚愎自用!但大哥却完全不会!足见其睿智!有这样的大哥,我当然是极尽所言了!

  “炮的话,我现在已经做了一些改进!首先是灵活性!现在的炮又重又不能移动,太不方便了!所以我精简了一些可以省略的材料,又给每台炮加上了滑动滚轴和轮子。那样就能非常轻便的变成一座活动炮了!然后就是炮击的准确率!我设计了适合火炮用的准绳,可以大大提高炮击目标的准确性!我还计划改进火yao,也就是炮弹的成分,让它的威力可以更大一些!”我指着桌上的图替楚风一一解释道。

  楚风满意的点着头。我则相当高兴能帮上楚风的忙。

  楚风叹道:“唉!连我都不得不说你,真是小天才了!”

  我不满意道:“大哥真吝啬!就不能好好夸奖我嘛?天才就是天才了!干嘛还要加个‘小’字?欺负人!”

  楚风大笑。

  哥俩说笑了一会后,素有“好奇宝宝”之称的我,又想到了一个不得不问的问题:“大哥!我们造了那么多的兵器,可是我们有那么多人用吗?”

  楚风被我的问题问的一愣,说道:“怎么说?”

  我翻弄着手指解释道:“大哥既然要得天下必然会需要兵马!兵马,兵马,兵器人马!且好的兵器必然需要好的人使用才能发挥其极致!然否?所以现在我们有了好兵器,那春儿必然要问大哥是否有好的人了!”

  楚风被我摇头晃脑说的失笑不已,接口道:“夺天下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需有周密的筹备!兵马不能少,自然更不能分家!为王之大者,必然民心顺应!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能引水而用,岂非用之不竭?故春儿问的是否有好的人,这一点大哥却不明白了!愿以请解?”

  我闻言后暗中朝着楚风吐了吐舌头,暗道:哇!大哥真坏!考验我古文水平嘛!哼哼!我沂沐春一流天才又岂能轻易被你问倒!于是乎,我张口就道:“大哥所言及是!然焉,引水而用,实是用之不竭,夫若无善渠固器引之用之,怕泛滥无收,岂非有违大哥所愿呼?且水仅仅为天下万千水之总称,大河湖泊,溪流江海均以为水!何以集众水之水为大成,大哥还需三思!而小弟之言‘好的人’正是这水中之水呢!”

  “水中之水?”楚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我微笑道:“正是!水中之水,既是精华之水,最纯之水!若此等水能为大哥所用,又何愁天下?”

  楚风点头道:“说的好!但敢问春儿,如你是说这‘大河湖泊,溪流江海均以为水!’诚然如是!但此些水也各不相同,更有泥水污水!又何以分‘精华之水,最纯之水’呢?”

  我假作好奇的答曰:“大哥平日饮酒,若遇好酒,兄又岂会在意酒之产地?故酒亦是水,兄又怎以拘泥呢?”

  楚风怔怔看我良久,忽然摇头长叹!感觉之中竟是吁吁不已!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楚风,问道:“大哥!大哥!你怎么啦?为什么叹气啊?”

  楚风叹道:“所幸春儿是楚某的弟弟!否则,唉!”

  我实在想不出楚风怎么会忽然说出这么半句话来,因此依旧一脸迷糊的看着他,等待一个清晰的解释。

  楚风看着我的表情淡淡笑了,伸手宠溺的捏捏我的脸颊,说道:“大哥是在称赞你聪明呢!实在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能明白‘水中之水’‘以水寓人’的道理!而且又如此通彻!大哥有你这样的弟弟,实在万幸!”

  听楚风这样说,我才了解到刚才所说的那些楚风早就知道!他正是在考我呢!我不由得有些泄气的嘟起嘴说道:“啊!原来大哥早就知道!却还来匡我说话呢!”

  楚风见我闹别扭,笑道:“大哥何时匡你说话来着?只是高兴春儿小小年纪就有此等见识!而且你那深信不疑的神情,实在让大哥钦佩不已!却不知道你的这些学识从何而来?难道又是你那时代的?”

  听楚风说的好话,我小小的骄傲之心又起,一下眉飞色舞的说道:“那当然啦!以前我在瑞士的时候,就帮过公司训练保镖呢!这些保镖可就是‘水中之水’哦!”

  这回轮到楚风一头雾水了!“训练保镖?瑞士?”

  我见他不甚明白我的意思,于是解释道:“瑞士是我那个时代的一个地名!那里有好多雪山!保镖就和现在的镖局概念差不多!但保护东西的范围就更广一些!在瑞士的那家公司是我们家族的企业,是全球第一流的保镖公司。专门训练世界级政要的保镖。比军方的特种部队还要强上数倍!公司对每个保镖的训练都是非常严格的!我那个时候受托去研究提高训练效果的课题,所以在瑞士住过三个月,替他们改进了训练设施以及训练方式!收效相当不错!还有不少国家的军方想向我家购买这些秘密措施呢!呵呵!我们当然不会卖!否则他们的特种部队不就来和我们抢生意了?”

  楚风算是基本明白我的意思,但依旧疑惑的问道:“那这些人并不受用与政府吗?”

  “当然不是啦!他们受聘于我们家!”

  “那你们家是豪门王族?能掌控这些人?”楚风再问。

  我愣了一下,明白到:在这个时代能控制大量人才精英的除了王宫贵族外恐怕就没有了!这是一个时代体制的差别,我总不能现在给大哥灌输民主的概念吧?难道真要告诉他,王应该是由人民选出来的?算了!冲击太大!我摇摇头,挑了一个最简单明了的理由向楚风解释道:“不是啦!我家只是商业大家族而已!就像大哥开的镖局!那些人我们是要支付工钱的!”

  楚风这才点点头,又道:“那就是说,你们时代的国家还要向你们征兵吗?”

  我再次摇头道:“不是啦!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军队!和这里是一样的!军队中的精英部分就是特种部队!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的保镖比他们的特种部队更厉害!因为训练方式和设施都比特种部队要先进很多!公司也必须保证这个优势才能保持自己的收益!”

  楚风闻言略有所思道:“那是不是可以把你所谓的保镖都收为政府所用成为你说的特种部队呢?”

  “当然可以啊!只要政府能付的起钱!不过我们那个时代,国家的政府都很扣呢!他们才不会这样做!”

  楚风笑道:“春儿!我可没说你那个时代,我是说这里!”

  “这里?”我瞪大眼睛看着楚风,手指不禁又划上下巴,楚风也不阻止,只是微笑的看着我。忽然我明白道楚风的用意,惊讶道:“大哥!你不会是想在这里也建立一个特种部队?”

  楚风笑道:“不是想,而是已经!但大哥很明白,你那个时代肯定有比现在更好的训练方式让人成为更好的‘水中之水’!你可明白?”

  我禁不住点头,没想到大哥竟然已经有了特种部队!他的概念也太先进了吧?我真的是对他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了!不过,我也很清楚大哥最后的那句话,不由说道:“大哥放心!春儿必定尽全力替你训练这支‘特种部队’!”说着,清澈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楚风。

  楚风微笑点头:“多谢!”

  我看着楚风的笑脸,心里轻叹一声:天下对大哥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楚风见我呆呆的看着他,不由笑道:“春儿?想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道:“大哥真厉害!这么早就开始做准备了!”

  楚风道:“那是当然!既要天下,又怎么能等事到临头呢?当然要早做准备!但此事仅翔龙诸将知晓!现在却告诉你了!”

  我点头道:“我当然不会乱说啦!而且我还要替大哥训练这批‘水中之水’呢!不过,大哥,春儿还有一个问题!”

  “问吧!”楚风有趣的看着我。

  “大哥的部队有多少人啊?而且大哥与皇宫的关系那么近,而他们居然连大哥有了部队都不知道!大哥藏的可真好呢!”

  楚风得意大笑道:“呵呵!别以为只有你们那个时代的人才会想出保镖这一行啊!”

  我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大哥是把各地开的镖行当做基地啊!这样做宫廷自然不会有所查觉!而且训练镖局的人更是正大光明!再加上镖局遍布全国各地,若要起事就更容易的掌握当地情况!而且我想大哥也不会把真实的情况告诉那些镖局的人吧?哈哈!也不怕秘密会泄露!大哥!大哥!春儿今天才叫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我拍案叫绝!这绝佳的计划,恐怕这个世道也只有楚风能想出来!他完全通透“小隐于野,大隐于市”的真谛了!

  楚风眼中闪过一阵神光,露出一股君临天下的笑意,说道:“天下注定为我楚风所有!”

  我看着楚风这陌生的表情,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紧!我知道此时的楚风并非我所认识的大哥!我开始迷惑,如同浮云般潇洒自如的楚风,又如此刻野心勃勃的楚风!何者才是真正的楚风?何者才是我的大哥?为什么他时下的笑容让我看的陌生却又熟悉?更有一种恐惧的感觉?我从不知道我会害怕大哥?我是怎么了?他的笑容像谁?一瞬间,过去的影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是父亲和母亲!是的!楚风现在的笑容就和父亲母亲那充满野心的笑容一模一样!那眼神!那笑容!那神态!我忽然感觉到手脚冰凉!

  此刻楚风感觉到我的僵硬,忙推推我,关心的问道:“春儿?你怎么了?有心事?”

  我回过神来,眼神复杂的看了楚风一眼,随即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接着从楚风的腿上跳到了地上,走到了另一边的茶几上,想替楚风和自己倒一杯水。说实话,我的心情绝对不像表面那么平静!我想了很多,从以前开始我家的许多事情。父亲和母亲就是为了争什么商场天下,不仅仅和其他家族冲突不断,还要和自己本家的亲戚争!到最后还要和我争!我是沂家的直系中唯一的第五代,又是男孩。所以沂家将来的天下必然都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也不只一次的告诉我,他们现在做的都是为了我的将来!让我不要再给他们制造麻烦!我那时只有苦笑,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挡住他们去路的障碍。有了这一层的认识后,我干脆就跟他们争到底!地产、期货、股票、货运、建筑、军火等等,凡是和他们有关的生意,我都会插上一手。我并不在意结果的胜利与否,但他们在意!所以他们会相当正式的来找我谈判。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可以看到他们!但他们的眼神,从起初的哭笑不得变成苦笑,逐渐又变成了尴尬,最后却连笑意都消失无踪。直到有一次,我看见怀有身孕的母亲用一种我无法解释的眼神看我,父亲的眼中更闪出了阴寒的杀机!那年,我十岁!也从那一年开始,我与爷爷住到了澳洲。几乎再也没有和父母见过面!但我的生意并没有停止!反而扩张的更为厉害!我并不知道我是错了还是在期待什么。唯一让我记忆的就是十二岁那年爷爷临终前叹息着抚mo我的头说:“孩子!这些年苦了你啊!去找秦医生!做回你自己吧!”说完,爷爷就永远离开了我!家族的葬礼上我再次看见了父母和我的…妹妹!他们对我的亲切让我感觉非常惊异!更让我回国和他们一起住!我犹豫后,决定还是继续住在澳洲!父亲母亲在我十岁时流露的眼神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但出奇的是,之后他们便频繁的访问澳洲!有段时间,我相当感动,直到他们向我提出转让我控制的国内百分之五十的期货时,我的心彻底冷下来!那时,我想起了爷爷的遗言!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我去找秦医生,也不明白什么叫做回我自己!而秦医生也只是我们沂家的主治大夫。虽然听说我和我妹妹的接生都是他做的,但我和他的交集也只有在我生病的时候。而他对我不冷不热以及对我父母唯命是从的态度,也导致我对他没有太大好感。不过,我还是准备遵从爷爷的话去找秦医生!结果却是秦医生失踪!我惊讶之余就委托了隶属我旗下的情报组织去调查!但在还没有取得结果的时候,我就因为那阵龙卷风来到了这里!可能秦医生和爷爷之间的秘密会永远沉寂下去也说不定!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天下的魅力就是如此诱人吗?我的时代,父母为了天下,不顾一切!这里,大哥同样也是为了天下!虽然我不知道大哥会为了天下做到什么程度,可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哪一天大哥也会用那种充满杀机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想这样!

  陷入沉思的我,完全不知道手中的茶杯已经被到满,正满满的向外溢出!

  “春儿!你到底怎么了?在想什么?”

  耳边传来楚风熟悉的低沉声音,手上则感觉到楚风温热坚实的手掌正按住自己倒水的动做。我转过头,看向楚风。那发自内心的担忧眼神、关爱的表情让我的鼻子忍不住泛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就特别爱哭!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神情才让我情不自禁吧?我回过身紧紧抱住楚风的腰,贪婪的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温暖。不行!我怎么能以为大哥终有一天也会想杀我呢?我怎么能这样想呢?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绝对不会!

  楚风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安,同样紧紧的抱住我,不停的抚mo着我的头发轻声安慰道:“春儿?你怎么了?告诉大哥好不好?”

  我闷闷的声音在楚风的怀里响起,“大哥!你答应春儿,怎么都不会杀春儿,怎么都不会离开春儿!好不好?”

  楚风闻言失笑道:“小家伙!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楚风说道:“大哥你答不答应?”

  楚风收起笑容,用认真的语气说道:“春儿!大哥以前就答应过你!现在自然更不会改变!你不相信大哥吗?”

  我点点头,再不言语,只是紧紧抱着楚风。可能在楚风心里,我已经是个不可理解的小怪物了吧?有这样想法的我显然是没有注意到楚风一脸疼惜的表情和充满复杂情绪的无声叹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