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翔龙总坛

红楼春梦 流流 15175 2003.07.27 23:39

    “你说什么?”柳媚媚杏眼圆睁的瞪视着尴尬的站在厅内的贺飞等人。而原本在一旁悠闲喝茶的魏圣衣闻言更是将喝进嘴里的茶喷了出来。

  “这…在下等不敢有所隐瞒,这都是事实!我们也颇为楚盟主担忧!”贺飞说道。

  “贺兄!请你务必说清楚,你们的组织到底安排了多少人刺杀盟主?”魏圣衣问道。

  贺飞等人互望一眼后说道:“我们仅仅知道在洛解山就有起码四队人要狙击楚盟主!其他道上,还不清楚。”

  “混蛋!真够狠的!”魏圣衣眉头紧锁,忍不住一掌拍向身旁的桃木桌。“哗啦”一声,桃木桌来了个四分五裂。贺飞等人看在眼里均是暗自惊讶,看不出这个公子哥似的人物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圣衣!现在该怎么办?”柳媚媚询问道。

  却没等魏圣衣答话,贺飞等人便都惊讶的看向他,同时说道:“您…您就是江湖第一神医魏圣衣?”

  “正是!你们干吗都这么看我?”魏圣衣被贺飞等人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魏神医!请…请您…”贺飞怎么也说不出求人救命的话。

  魏圣衣见状心里顿时明了。这些人必定是受了那个杀手组织的胁迫,估计是被下了毒。而楚风见这些人良知未泯,正好来个顺水推舟。将这些人送到自己这里。定是要自己来救他们性命了!唉!这个楚风,只知道担心他人性命,却总把自己的安危丢在一旁。难道他不知道别人也会为他担心吗?就象现在这样的危机情况,楚风生死未卜,我们这些人又岂能坐视不理?“不要说了!我业已明白!你们定是被下了毒吧?放心!我会替你们解的!这个世上还没有我魏圣衣不能解的毒!”魏圣衣说道。

  “多谢!魏神医!救命之恩!”贺飞等人知道自己生存有望均感激不尽,急急下跪谢恩。

  “你们快起来!行医者这是应该的!”魏圣衣忙说道。

  此时,从大厅外却传来一声童稚的嬉笑声:“嘻嘻!魏圣衣!假神医!你又在骗人了不是?”随着声音,大厅的门口探头探脑的走进一个一身全紫,粉妆玉啄漂亮至极的小孩。若说他的缺点,那就是略显纤瘦了些。

  贺飞等人站起身,却都惊讶的看着这个小孩,如此可爱的小孩却是第一次看见。魏圣衣和柳媚媚看见这小孩后原本极坏的心情也被缓和了一下。不用说,这小孩就是我,天才主角沂沐春是也!

  我来到柳媚媚的身边坐下,对着特意让开自己位置给他的魏圣衣做了个鬼脸,说道:“我要和妹妹姐姐坐!妹妹姐姐香香软软的!才不和你坐呢!”

  “昏!小色鬼一个!”魏圣衣苦笑着坐了下来,却没有象往常一样和我斗嘴。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魏圣衣,又偷瞄了一眼柳媚媚。发现他们虽然都看着自己在笑,但却没有了平时的那股亲热。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吗?我略皱了一下眉头,假装好奇的问道:“妹妹姐姐!他们刚才为什么都跪着啊?”

  “没什么呢!他们在谢你魏大哥救命之恩!小少爷!怎么到这里来了?你如烟姐姐那里都安排好了吗?”柳媚媚说道。

  “恩!已经好了!如烟姐姐在排练呢!我就来这里看看!”我说道。

  “那你不去看你如烟姐姐排练吗?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不是可以提早发现吗?”柳媚媚试图让春儿快些离开。毕竟若是让春儿知道楚风出事,那可就麻烦了。

  魏圣衣也同样想法,说道:“小家伙!你如烟大姐能不能得魁就看你了!我看你还是专注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后悔莫极!”

  我闻言嘿嘿笑着,左手的食指却是划向自己的下巴。心里寻思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否则他们又怎么会急巴巴的要自己走呢?而且这件事必定和自己有关。否则他们没必要瞒着我。那和我有关的事情又会是什么呢?自己掉到这里来没多久,能和自己扯上关系的事好象还没几件吧?究竟是什么呢?

  “小少爷?小少爷!你想什么呢?”

  “小家伙!怎么了?小家伙?”

  柳媚媚和魏圣衣看着我一个劲的在那里笑,却一语不发,着实奇怪。二人都忍不住叫我,可我却来了个不闻不答。

  然而我脸上的笑容逐渐失去,嘴角慢慢开始向下弯,划着下巴的左手越划越快,大大的眼睛更是逐渐出现了惊恐的神色。柳媚媚和魏圣衣对望一眼,觉得这小家伙不太对劲,终于忍不住上前推了推。而这一推却推醒了脑子正高速运转的我。

  我的脑海里深映着我想到的答案,不由脸色铁青的看着柳媚媚和魏圣衣,哑着嗓子说道:“可是大哥出了什么事?”

  柳媚媚和魏圣衣皆怔在当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居然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好半晌,魏圣衣才勉强咧了咧嘴像是在笑,说道:“小…小家伙!你…你哪里冒出来的古怪想法?你大哥武功那么好,又怎么会出事?你说是不是媚媚?”

  柳媚媚忙在一旁点头,说道:“是啊!是啊!小少爷!你想太多了!你大哥不会有事的!”

  “你们莫要骗我!我大哥定是遇到麻烦了!若非如此,你们又怎么会千方百计的让我离开这里?若非如此,你们又怎么会想到只要瞒着我一人?你们告诉我!大哥到底怎么了?说啊!”我急道,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楚风,若他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怎么办?

  “小家伙!我们不会瞒你的!你就别瞎操心了!还是去如烟那里吧!乖!”魏圣衣说道。

  见魏圣衣这样的说法,我更肯定了我的想法,我豁然站起,说道:“你们不说,我便自己去找大哥!”

  留下这句话后,我便向厅外冲去。可冲到一半,却一把被魏圣衣拉了回来!

  “我的小少爷!你疯了是不是?你这样出去能顶什么用?还不是让人更加担心?”魏圣衣皱眉说道。

  “放开我!放开我啦!让我去找大哥!”我挣扎着。

  “小少爷!你听话!你大哥不会有事的!你若一个人出去,岂不更是雪上加霜?”柳媚媚也在一旁急道。

  我忽然停下了挣扎,说道:“我不一个人出去!可你们要告诉我,大哥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这大概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经商理论!我在这点上已是炉火纯青的境界。

  魏圣衣和柳媚媚对望一眼后,不得以之下只能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我震惊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杀手组织?那是什么概念啊?有一个现在还不知道多少人的杀手组织在追杀我大哥?而我大哥只有一个人!我们怎么能再坐在这里等呢?瞬间我从担忧、震惊中冷静了下来。现在不是混乱的时候!找到大哥才是首要大事。我转眼看着那三个站在大厅的人,眼中闪过的寒意让那三人忍不住畏缩了一下。

   “是大哥让你们到这里来的?”我对着那三人问道。声音忽然变的异常冷淡,仿佛回到了以前与父母谈生意的时候用的语音语调。柳媚媚和魏圣衣都用讶异的眼光看着我,好似已经不认识我这个人。

   “是…是的!”贺飞不知道我的底细,又见柳媚媚“小少爷”“小少爷”的叫我,故对我非常尊敬。

   “若是从这里再到那洛解山需要多少时间?”我问道。

   “这…若是快马三个时辰!”贺飞答道。

   “大哥离开已经有七个时辰了!你们为什么这么晚才到这里呢?”

   “因为我们一开始没有骑马,出了山区才买到了马!”

   我沉默了半晌,照刚才魏圣衣告诉我大哥的马已经被贺飞他们杀了,大哥必然会用走的。所以没有几个时辰是下不了洛解山。而且相信大哥为了要应付追杀必然不会轻易用轻功。照这样的推算,大哥应该还在洛解山里。

   “魏大哥!你可有洛解山的地形图?”我转头问道。

   “哦!有…有!”说着魏圣衣走进内堂,不一会便拿出一大块的丝娟来,铺在了桌上。

   丝娟的一角正用娟秀的古文写着洛解山三个字。

   我走了过去,仔细看了地形,从京城到洛解山的路有几条,大哥必然走的是其中最近的路线。那就是这条!那大哥应该在这里上的山,遇到狙击也该是在这一块。我研究着地图,终于有了结论。

   我说道:“魏大哥!柳姐姐!大哥定是按这条路线上的山,他在这里遇到第一次狙击。而按照贺先生刚才讲的,他们的组织必然会一次出动好几个人来狙击大哥!所以陷阱定然是在开阔的地方。而从整个图看,能最快离开山区的应该是这条路!而这条路最开阔的地方也就在这里!是下山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以为狙击必然会在这里进行!如果那个杀手组织的人不是白痴,定然不会放过这块地方。再来看这里,下山的主干道,周围都是山区和树林。大哥定然不会和那些杀手胡搅蛮缠下去,所以一定会借着树林向山下走。大哥的马已经被杀,所以要到达这个下山口,起码需要一个时辰。由此推算大哥可能遭到袭击的时间是三个时辰以前。如果我们现在赶到那里估计已经来不急,但我们可以预计大哥会选择的下山之路。因为只有两处是有茂密树林的!再来看下去…魏大哥!这条线是什么?”我忽然看见一条横穿山区的线直通山脚。

   所有人都被我的一举一动震惊,安静的在听我讲。魏圣衣忽然听我问道,顿了一下才说道:“是…是一条河!名为大河!”

   “河?”我心里一喜,继续问道:“这条河可深?水流如何?”

   “河的深度不太清楚,但水流非常急!啊!你是说……?”魏圣衣好似忽然反应过来。

   我面露一丝笑意,说道:“正是!若大哥熟知洛解山的地理,他该知道这里有一条河!”

   柳媚媚此时也同样露出笑意说道:“你大哥对洛解山了如指掌!必然知道这条河!”

   “那就好!即便杀手组织知道有这条河也没办法阻止大哥从河道下山!河水湍急,杀手组织跟本无法在河里动手脚。若真的象贺先生说的,杀手组织已经派了好几队人马在追杀大哥,那我想大哥定然会借水离开!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具体方向。若我们现在就赶到大河的下游,应该有机会可以找到大哥!”我坚定的说道。

   “那我们可是直接去大河下游?若是盟主没走大河……”柳媚媚担忧道。

   “直接去大河!大哥定然不会放过这条捷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必须要快!那些杀手组织若是想到这点必然也会在大河下游搜索大哥!大哥连经几场搏斗定然筋疲力尽,又要在水中停留那么久,情势一定危机!我们现在就出发!”我拍案而起。

   “小家伙!你就从没想过…没想过…万一…”魏圣衣颇为为难的说道。

   “不会的!”我不耐烦的一口否定,我当然知道魏圣衣指的是什么,但我又怎么会去相信。我绝对不会相信大哥会有不测!爷爷说过,我这个人感觉敏锐,若有什么与我相关的大事发生,我定然会有预感。就如同爷爷仙去的时候,我也有过预感。所以我绝对不相信!不相信!想着和楚风相处的几天,又想起楚风临走时千叮万嘱,我的眼眶不由一热。我努力忍着眼泪不掉下来,哑着嗓子说道:“大哥定不会有事!我们快去找他!”

   “小少爷!此一路必然惊险!你就不要去了!可好?”柳媚媚犹豫着说道。

   “不行!那怎么行?我若不去,我又怎么能放下心?不看见大哥,我定不会回来的!”我一听柳媚媚不准备带我同去,我就大急。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唉!我说媚媚!就带上他吧!我看若是不带他走,才会出大问题!”魏圣衣说道。

   我听着连忙点头。此刻的我再如何看也不象是刚才对着地图滔滔不绝的小天才。

   “好吧!唉!我去备马!召集人手,而且立刻飞鸽传书给圣杰,让他也同时派人在大河下游搜索!一刻后我们立即出发!”柳媚媚说着离开了大厅去准备。

   魏圣衣这时看向贺飞三人,说道:“三位,我们准备立刻前去接应盟主!你们可以在此处休息!我会让人来安排……“

   “魏先生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们兄弟也准备同去接应!我等受楚盟主大恩,如此时刻又怎能袖手旁观!”贺飞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兄弟,对着魏圣衣说道。

   “如此就多谢诸位了!对了!这是我研制的解毒丹,不论是什么毒,轻者立解,重者则能起到压制暂缓的效果!你们可以先服用!等此相事了,我再替诸位解毒!”说着魏圣衣取出三颗药丸交给了贺飞等人。

   贺飞等人皆大为感激,这闻名江湖的解毒丹他们又怎么会没有听说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得到江湖第一神医特制的解毒圣品。

   此时,柳媚媚带着戎装的十二金钗来到大厅,说道:“我们出发吧!”

   魏圣衣看向我,点点头后,带着我骑上马。开始了营救楚风的行动。

   大河其实并不怎么大,但却很长。我们花了四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大河的下游。第一次骑马的我在颠簸了那么久的时间后,只感觉头昏眼花,浑身象散了架似的。所幸有魏圣衣在身后撑着我,否则早就摔下马去。羡慕的看看妹妹姐姐和十二金钗不见丝毫的疲惫。这就是习武的人和我这个连三脚猫也不会的人的区别。见我一副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样子,吓的妹妹姐姐连连问我要不要紧,要不要休息。我却直摇头,不想因为我而拖累大家。再说大哥现在生死不明,迟一分钟,大哥的危险就越大。我可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魏圣衣坐在我身后,也看不下去。于是找出一颗药丸让我吃。虽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药,但确实见效,我精神好了很多。暗自赞叹魏圣衣不愧是神医,将来一定要好好的和他讨论怎么炼药。毕竟对中药的认识我还是不如魏圣衣这个神医的。

  我们沿着河搜索,却没有丝毫的发现。终于在找了个多个时辰后,脚步虚浮加上心急如焚的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一旁的柳媚媚不忍心的一把拉过我,搂在怀里说道:“小少爷不哭了!你大哥不会有事的。不哭了!若让你大哥看见你哭成这样必然心疼的要命。”

  “呜…媚媚姐姐!呜…我们找了那么久了!我计算过的!河水的流速,而且这里的水流比较平稳,按照时间、水流和地形来说,大哥一定是在这一带上岸的!可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他呢?呜…媚媚姐姐!大哥会不会!会不会真的…”我再也说不下去,放声大哭。

  “不会的!不会的!小少爷!你大哥吉人天相,我们只是一时找不到他而已!”媚媚姐姐看我哭的伤心,也忍不住眼眶泛红。十二金钗更是不忍心的转过了脸。魏圣衣铁青着脸在一旁咬牙切齿,喃喃的说着:“那群混帐!若是让我查出是谁干的!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贺飞等人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大河的周围。此时的我们业已一晚没有睡,但每个人却都丝毫没有睡意。

  “媚媚!你先送小家伙回总部吧!他若再这样下去怕是撑不住的!”魏圣衣完全没有了平时嬉皮笑脸的神色,取而代之的却是翔龙五将的气势。

  “也好!这里就拜托你了!”柳媚媚点头,她也知道我的体力是支持不下去。

  我虽然哭的昏昏沉沉,但这些话却全然到了耳朵里,我立刻挣开柳媚媚的怀抱,大声反对道:“不!我不要!我不回去!不找到大哥!我不回去!”

  “小少爷!再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住的!”

  我摇着头向后退去,手伸进了从不离身的百宝包中,悄悄取了火箭靴,装做低下身子哭,却在这时候往鞋子上装了火箭靴。一下,我站了起来,对着魏圣衣和柳媚媚说道:“你们不让我去找,我就自己去!”说着,火箭靴一启动,“唰”的一下,我已经走的远远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我是怎么一下提速到那么快,更没有人敢相信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孩子居然能在瞬间走的那么远。等所有人意识到应该追着我的时候,我却早就不知去向。魏圣衣朝着我消失的方向,皱着眉道:“糟了!小家伙一个人天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若真的出了事,盟主回来岂不……”

  柳媚媚苦笑,说道:“现在到好!兄弟两个全失踪了!却让我们从何找去?”

  “不管了!就算找遍大河每寸角落,也得活着见人,死了见尸!媚媚!你去追小家伙!若找到他就带他回总部!盟主这里我来!”魏圣衣说道。

  “好!盟主拜托你了!我先行一步!”说着柳媚媚展开轻功朝着我消失的方向追去。

  却说我穿着火箭靴快速的穿梭在大河边的树林里。但因为我实在体力不支,竟没法忍受住火箭靴过快的速度,只觉得心肺一阵翻腾,透不过气来,一下翻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这一摔虽然疼,却远不及我心里的难过。大哥还没有下落,自己就已经精疲力竭。难不成这次和大哥的诀别竟会成为天人两隔?不要!我不要!眼泪再次落下来。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我计算的那么仔细!绝对不会出错!大哥的行踪绝对不会超出这个范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大哥的影子呢?即便是…即便是尸体…不!大哥不会出事的!一定是我哪里想错了!哪里呢?哪里呢?我费劲的爬了起来,靠倒在一棵树后,开始努力的想着,左手一刻不停的划着下巴,到底哪里没有想到呢?这里已经是大河离翔龙盟最近的区域了!水流平稳,而且岸也浅!是最理想的离开大河的地方!到底哪里不对?

  我抱着头,低声泣呜着,从没有象这一刻那样的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聪明点。而就在这时,忽然一线灵光闪过!对啊!大河有两个岸!这里是离翔龙盟最近的上岸地点不错!但大哥却要闪避杀手组织,定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接近翔龙盟。那就是说,大哥很有可能是在对岸!一定是这样!大哥一定藏在对岸的什么地方。由明转暗,大哥定不会轻易现身!糟了!我们在这里搜索了那么久,却一个杀手组织的人也没看见!那他们定然已经想到大哥会在另一边上岸!一定早就开始搜索大哥的踪影!说不定大哥现在就正被他们围攻!而我们却…却浪费了这么多间…都怪我!都怪我太自信!若…若大哥出什么事情,我定然…定然…。只是这些天的短短相处,春儿对楚风的感情竟已经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这却是没有人会想到的。

  我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来到河边。河虽然不宽,但也有七、八十米宽,附近也没有可以过河的工具,河里只有着几块不规则突出水面的石头。怎么办?游!游过去!我丝毫没有顾虑自己的体力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游过河,我只想到一点,就是大哥在对岸!而且有杀手组织的人在找他!我定要帮他!想着我便更坚定的向河边走去。

  “天那!小少爷!你要做什么啊?”柳媚媚惊骇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的追来,我随口说道:“我要过河!”便依旧努力向河边走去。

  “小少爷!你想怎么过河啊?游过去?”柳媚媚一把拉住我,不让我再接近河边。

  我挣扎着却没法脱身,于是我急道:“妹妹姐姐!你放开我!我求你了!大哥在对岸!我的估计错误了!你让我去对岸吧!大哥现在很危险的!”

  柳媚媚闻言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你大哥在对岸?”

  “我当然知道啊!我们这一路来都没碰上杀手组织的人,为什么呢?他们一定在对岸搜索大哥的行踪!他们比我们更早开始搜索!他们定然发现这里找不到大哥!那大哥又会在哪里呢?逻辑的思考就是大哥不在这个岸,那就在那个岸啊!而且大哥知道有人追杀他,为了不露行踪必定不会轻易靠近翔龙盟,但也不会离的太远!所以他一定在对岸。妹妹姐姐!求你了!让我去对面吧!”我急急解释道。

  “你难不成真要游过去?你这身体能游吗?胡来!”柳媚媚摆出了从未在我面前显露的龙将气势。

  我闻言急的哭道:“可…可怎么办嘛!大哥…大哥…”

  “小少爷!别哭了!抱住我!我带你过去!”柳媚媚定睛望着河中的几块石头。

  “可以吗?”我惊喜的说道。

  “恩!你且等片刻!我留个记号,告诉圣衣我们过了河!”说着柳媚媚在一棵树上留下了记号。

  我焦急的在一旁等着,不停催促她快些。终于,留好了记号。柳媚媚来到我身边,让我抱紧她。接着便“唰”的一下取出一条软鞭。这该是柳媚媚的武器了。但见她手一抖,软鞭暮的挥出,几转后扣住了最近岸的那块石头,接着一个使力整个人带着我离地而起向河中心而去。我吓的眼睛紧紧闭在了一起,不敢睁开。

  柳媚媚身姿妙曼,几个起落点终在那些河里的石头上,眼见就要落到了对岸。但此时,却冷不防的从旁杀出四个女子。却正是刚才追杀楚风的那四名女子。

  在四女子的娇喝声中,剑光袭向了正在空中的柳媚媚。

  柳媚媚轻轻向我说道:“小少爷!抱紧我啊!”说着冷哼一声,身姿硬是在空中做了个转折,向另一边落去,长鞭也在这个时候朝着四个女子挥去。

  四女子显然修为不俗,同样在空中避过长鞭依旧向柳媚媚攻去。而柳媚媚却因为带着一个人的关系,换气更不容易,只能向地上落去。一落地后,柳媚媚想也未想就搂着我向地上一滚,闪过了紧随而来的四剑,又同时挥出一鞭逼退了那四名女子的攻击。

  柳媚媚站在一旁冷冷的看向那四名女子,而我则害怕的紧紧抓住柳媚媚的衣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们的敌人。那日晚上遭刺杀的噩梦似乎再次回到了我身上。

  柳媚媚知道我害怕,轻轻拍了拍我的背,说道:“小少爷!别怕!有姐姐在!你且在一旁等着,看姐姐如何收拾这些坏人!”说着又拍了拍我抓紧她衣服的手,等我松开后,向那四名女子走去。我惊骇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我们盟主现在在何处?”柳媚媚杏眼圆睁,全然没有了以往娇滴滴的模样,全然一副侠女状。

  “哼!你死到临头还有空管你的盟主吗?想知道答案很简单!只要你有本事胜过我们姐妹!”为首的女子说道。

  柳媚媚一阵冷笑,说道:“好!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些什么本事!”

  “啪”的一下,柳媚媚挥着鞭子攻了上去。几乎同时,四女子也挥剑而至,五个人战作了一团。

  柳媚媚不愧是翔龙的龙将之一,身手确实不凡。在这四个女子从四方的攻击下还能游刃有余。只见她长鞭使的出神入化,竟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团团圈住众女子。不是一下圈住了其中一个女子的剑,来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是来个回旋式进攻,弄得那些女子手忙脚乱。没有了我的妨碍,柳媚媚的功夫更施展的淋漓尽至,翻腾折跃,优美无比。但那四名女子虽然武功没有柳媚媚强,可却熟悉彼此的合作,导致柳媚媚一时之间竟无法取胜。我在一旁看的眼花缭乱,虽然不懂武功,但谁占了上风还是看的出来。忍不住在一旁,对着柳媚媚大声道:“妹妹姐姐加油!加油!”

  不过也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群人围了过来。柳媚媚虽然身处战局,却依旧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发现又有新敌人后,立即知道不宜久战,而且相信魏圣衣等人看见自己留的记号一定会立刻赶来,所以现在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还有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家伙在场。想着,柳媚媚施出精妙的一招后,打开了一个缺口。跃到我身边,一把抱住我,说道:“你们以多欺少!姑奶奶不奉陪了!”说着腾身而起,在树枝间腾跃迅速离去,身后传来嘈杂的追喝声。我则是第二次被柳媚媚夹在怀里飞来飞去,竟弄了个头昏眼花。

  终于借着树林的关系,妹妹姐姐和我暂时避开了那些人的追捕。此时,我却发现妹妹姐姐有些气喘吁吁,而且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我急道:“妹妹姐姐!你怎么了?”

  柳媚媚笑了一下,说道:“没事!只是真气消耗的厉害,有些累而已。没事的!我们歇一会,便离开这里,否则被他们追上就不好了!”

  我担忧的点了点头,知道是自己拖累了柳媚媚。忽然想起自己有火箭鞋,若能让柳媚媚使用,那不是千百倍好过自己用吗?暗骂自己愚蠢,立刻对着柳媚媚说道:“媚媚姐姐!这个东西你用!那样会好很多!”说着,我低下身把装在鞋上的火箭靴拆下来,反装到柳媚媚的鞋上。柳媚媚惊讶的看着这个从没见过的东西,问道:“小少爷!这是什么?”

  “火箭靴!可以增加推进力,提高行动速度!用的是持久型太阳能,只要有光线就能运作!开关是感应型的!只要一跺脚,就发动了!”我解释道。

  “这…这能用?这么小的东西?”柳媚媚怀疑道。

  “当然啦!这可是我发明的耶!怎么会不能用?刚才我不就用了?”被人小看的感觉的确不好,我嘟着嘴说。

  “啊?刚才就是这个才让你走的那么快?”柳媚媚惊讶道。

  “是的!你试试吧!别用轻功!”我点头道。

  “好…好吧!”柳媚媚迟疑的答道。

  正当她要试的时候,远远的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呼。我和妹妹姐姐对望一眼,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想必这定和杀手组织有关。于是,妹妹姐姐再次夹起我,脚用力一跺,火箭靴就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瞬间冲出了老远。

  柳媚媚对火箭靴的使用似乎已经用的比我更好了。她在用的时候,还加上了轻功,把火箭靴的功能发挥到了极点。我想着是不是应该把火箭靴送给媚媚姐姐。先且不论火箭靴的功能,就说那阵阵的惨叫随着距离的缩近,竟是越来越响。我听的心惊胆颤,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却见柳媚媚一个闪身进入了一旁的树丛,停下了脚步后把我放下。我看着媚媚姐姐一脸严肃的看着前面,我也忍不住透过树丛看去。一看之下,却是惊骇至极。

  漫天的残肢断臂,血水横流。从未见过此等景象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胃开始翻腾起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看见自己在书里描写的场景。这简直就是修罗场!而造成这场血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寻找多时的大哥楚风。此时的他手持着一柄血红色的剑掀起腥风血雨!那些杀手组织的人怕原先都是围着楚风进攻,而现在却开始四散逃避,楚风却依旧是招招致命。我都不知道大哥居然会如此残忍?就算他们都是杀手组织的人,可他们都已经开始逃了,又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呢?……我无法理解。

  “小少爷!你拿着火箭靴!我去救盟主,若我…没回来,你便立刻离开这里!去找圣衣!知道吗?”柳媚媚一字一句的说道,更递过了火箭靴。

  我惊讶的望着柳媚媚,若我没听错,媚媚姐姐是抱了必死的决心了!可现在的情况,明明是楚风占了上风啊!“媚媚姐姐!大哥不是…不是……!”我说不下去了。

  柳媚媚闻言知意,不由苦笑道:“小少爷!你定是以为盟主占尽上风是吗?你错了!盟主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现在的盟主已经不是盟主了!你可看见那柄血剑?它的名字叫麒麟!盟主不到最后,是绝对不会用这柄剑的!”

  “这是为什么?”我愈加奇怪道。

  “因为风儿和此血剑曾同饮麒麟血!此剑一出势必见血!风儿之前必定受了重伤,不得已之下用了此剑,现在他的意识已经受到了麒麟血剑的支配!眼前的那些人定是逃不过死劫了!不过柳媚!你真的准备牺牲自己也要唤回风儿的意识吗?”

  忽然冒出的苍老声音吓了我一跳,而说的内容更是让我大为震惊。难道说,现在的大哥不是原来的大哥,而是被人操纵了吗?我转过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到的却是两个带着面具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不过听声音,应该是老人吧?

  “左右护法?柳媚媚见过二位护法!”柳媚媚向着这两个人行礼道。

  “不用多礼了!还是先想法救风儿吧!”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若说着两个护法有何区别,估计就是声音了。前者声音低沉粗哑,后者却是略显尖细。

  这时,我开口道:“我们要怎么才能救回大哥?”

  “唉!谈何容易!这也怪我们!好歹也该留一个跟在风儿身边,否则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这麒麟血剑灵性天成,嗜血之极。风儿也只用过两次,但那两次已经足够让我们记忆犹新了!”前者说道。

  “可总有法子的对不对?”我急道,我可不要大哥这样下去。

  “法子是有,但…太危险了!若同上回,风儿虽然精疲力竭但却还有自己的意识,只将他手中的血剑击落,他就自然恢复过来!可如今最糟糕的是风儿意识已失,全被血剑支配。若冒然击落血剑,恐怕他将因为心智丧失而……唉!”后者同样叹道。

  “更何况,风儿武功高强,现在失去心智,就武功而论更胜以往。要击落他的剑恐非易事!柳媚刚才定是想如此做法!可是你需知道,以你目前的功力怕尚未碰到风儿的剑就已经死在他的剑下了!”前者又道。

  “那…左右护法!我们该如何才能救回盟主呢?”柳媚媚心中焦急不言而愈,“若再不想法恐怕盟主真的会力竭而亡!”

  在一旁的我泪眼婆娑看着如同着了魔似的挥舞着血剑的楚风,又听见那左右护法的说辞,心里更是纷乱如麻。怎么办?怎么办呢?左手不停的划着下巴。我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火箭靴,忽然想到,大哥真的是被血剑控制吗?这不可能!血剑只是一把剑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能力控制一个人呢?若说是血剑控制人,倒不如说还是大哥在控制着血剑。可刚才那左右护法又说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形,而且都是在大哥精疲力竭的时候才发生!这其中一定有原因!只是尚未看破而已!到底怎么回事呢?我眼睛紧紧盯着楚风翻腾折跃的身影,有一刻竟同楚风的眼神相碰。明显的,楚风有了一丝的停顿后转而继续挥剑而上!而我则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矛盾。他的眼神闪烁着畅快却又有着苦涩。我一下由半蹲站了起来,我明白了!我忽然醒悟!我知道原因了!若我想的不错!我一定能救回大哥!我拽紧了手中的火箭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的动作惊到了柳媚媚,她忙说道:“小少爷!怎么了?”

  “我要去救大哥!”我擦了擦了眼睛,将火箭靴装到了鞋子上。

  左右护法对望一眼后,同声问道:“你准备如何去救风儿?你不会武功!怕是连近身都不可能!”

  “我能救大哥!我有火箭靴!若我想的不错!我定能救回大哥!”我一眨不眨的盯着不远处的楚风说道。

  “小少爷!你疯了!你若这样去,等于送死啊!”柳媚媚忙抓着我,她知道火箭靴的作用,当然怕我就这样忽然启动。

  “媚媚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我已经知道为什么了!对与不对,就看我能不能证实了!”我轻轻挣开柳媚媚的手,给了她一个“请你相信我”的眼神!柳媚媚在我的气势下竟不自觉的松开了手。我微微一笑,脚一个猛跺,就如同离弦之箭穿出了树林,向楚风而去。柳媚媚这才回过神来,忙想追我而去,却被左右护法一把拉住。柳媚媚急道:“二位护法大人!怎么能让小少爷一个人去呢!他不会武功,会出事的!”

  却见那左右护法闻言均摇起了头,语气低沉的那名老者说道:“时变星魂移,风魄水千斤!若他真是预言中人,定能有办法阻止风儿!”

  “可!可万一不是……”柳媚媚忍不住落下泪来。

  “那就只有一个死字了!”尖声的老者,说完这句话后与那位护法一样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春儿冲向楚风。

  我自然不知道那左右护法会说些什么,但我相信自己思考的结果。那杀手组织的人不断的向外逃去,根本顾不上我这个反向里冲的人。再加上火箭靴的神速,我转眼间已经到了楚风身旁。眼见他挥剑向自己刺来,我却说了一句出忽所有人预料的话。

  我大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刺向自己的剑停了下来!随着楚风动作的停止,这类似单方面的屠杀终于也暂时停歇。杀手组织的人都惊异的看着我这个胆敢冲到死神跟前的小孩,更惊讶的却是那死神居然因为小孩的一句话停下了动作。

  “你…说…什么……?”声音如同被碾过一般从楚风的身躯里发出。

  “我问你你究竟是谁?”此时的我更相信自己的思考结果了。

  “你…是…什么…人…?”声音继续问道。

  “我是大哥的弟弟!你到底是谁?你绝对不是大哥!”我大声的问道。

  “我…是…谁?我…是谁?啊!我…是谁?是谁?”“楚风”忽然如遭电击一般的,一阵摇晃,竟声嘶力竭的向着我喝问“我是谁?”

  我吓的倒退两步,却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可你不能占着大哥的身体!”

  “你…说!说!我…是谁…!”那“楚风”竟跌跌撞撞的向我走来,手中滴血的血色长剑挺的笔直向我指来。

  我被吓的跌倒在地,声音发颤的说道:“我才不知道你是谁!你快还给我大哥!”

  “你…你不说?我…杀了你!”

  看着剑摇摇晃晃的向我刺来,我吓的闭上了眼睛,嘴里大喊:“大哥!快醒过来啊!”

  只感觉有道冰冰凉凉的东西贴着我的脖子划了过去,几根刚长长的头发被削断了。接着又感觉身前似乎有个什么人杵在那里。我悄悄睁开了眼睛,却立刻开心的大叫起来:“大哥!”

  果不其然,楚风熟悉的眼神和微笑出现在了我眼前。我兴奋的向他扑去,却没想到一下把楚风扑倒在地。我一下愣住。而楚风被我这么一扑,却忍不住咳嗽起来。顺着咳嗽,竟不停的有鲜血滴下。我吓的忙扶起楚风,哭声道:“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你怎么…咳咳…来…咳咳…”楚风一句话没说完,就开始猛的咳嗽,鲜血直流而下,竟是气若游丝。血荐也从紧握着的手中掉到了一旁,发出“哐啷”的声音。

  我紧紧抱着楚风,哭着说道:“大哥!你别吓我!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远围在一旁的杀手组织竟趁着这个时候,再度靠近。楚风象是感应到了杀气,努力的想站起来同时想把我推到身后。我心里激动,更不肯让他起来,反而紧紧抱着楚风,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靠近的杀手组织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听着!这个仇我沂沐春记下了!一旦让我知道你们是谁派来害我大哥的!我定要那个人寝食难安!若我大哥有任何损伤,我誓要你们所有人都陪葬!”

  “小子说的好!我到要看看,在我们面前,有几个是不要命的!”左右护法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接着就看见三道身影先后落在我和楚风的身前。正是左右护法和媚媚姐姐。我不再担心杀手组织的攻击,也不管外围即将开始的打斗,只一味的关心楚风的伤势。从我的百宝包中拿出上次我摔断腿时吃过的万灵药,一倒就是三颗。可此时的楚风在看见左右护法和柳媚媚的到来后,心神一松竟昏倒在我怀中。我想也不想的将三颗药丸放到嘴里嚼烂后,嘴对嘴的渡送到楚风口里。楚风吃下这三颗药后,苍白的脸色明显有了转变,逐渐变的红润。呼吸也开始平稳。最后竟如同睡着一样。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放下,这才开始注意左右护法和媚媚姐姐的情况。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但可以看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特别是左右护法,更是身手诡异,神出鬼没。而且在这个时候,魏圣衣和十二金钗也跟着柳媚媚沿途做下的记号追来。杀手组织的人一见情况不对,立刻四散逃去。十二金钗正要追,却被魏圣衣喝住:“穷寇莫追!先看盟主的情况!”说着,魏圣衣一跃来到我的身边,问道:“盟主情况如何?”

  “大哥!大哥!呜……!他吐了好多血!而且!而且还昏过去了!”我紧紧抱着楚风。

  “让我看看!”魏圣衣神色凝重为楚风号脉。此时,柳媚媚和左右护法也来到我们周围,只有十二金钗在四周警戒。

  让人惊讶的却是魏圣衣在号脉后,一脸的怪异。我以为大哥出了什么事,急道:“圣衣哥哥!大哥怎么样了?”我的这一问,正合了其他人的心意。故此,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魏圣衣。魏圣衣却连连摇头,似乎在思索什么,就是半句不吐。好半晌后,才道:“奇怪!真是奇怪!”

  “圣衣哥哥!你到是说啊!大哥怎么了!”我急道。

  “小家伙!你大哥没事!非但没事,而且好的很!现在他正处于内息天然交替的时候!”

  “这…这怎么可能?”柳媚媚愣住了,左右护法也同样互望一眼,表示疑惑。我则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内息天然交替”所以难得露出茫然不知的神情,不过心却是放下了。

  “要达到这点可是百年难见的情况!先是要内力耗尽,再由外力进入身体进行交替!内力耗尽这点,我到是相信!可这外力进入体内,这我可就不明白了!难道会有高手给盟主灌输内力?不可能啊!而且盟主也不会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吧?”魏圣衣类似自言自语又似说给所有人听。

  我一听到灵丹妙药,立刻想到自己的万灵药!该不会是指它吧?不过平时的情况只需要吃一颗就足够应付,而我因为害怕,一下给大哥吃了三颗…这该不会就是圣衣哥哥说的让大哥进入什么什么内息天然交替的原因吧?我鬼鬼祟祟的举起了手。眼尖的魏圣衣,立刻说道:“小家伙!你鬼东西最多!该不是你刚才给盟主吃了什么东西吧?”

  我尴尬的点点头,说道:“我…怕…怕大哥会出事…所以…我给他吃了我自己做的万灵药!”我将还剩下的两颗药丸交给了魏圣衣看。

  “小家伙!这真是你弄的?”魏圣衣闻了闻这药丸后,惊异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个眼神看我。

  “天那!”魏圣衣呻吟一声,说道:“若我想的没错,这可比武林圣药‘大还丹’还要好啊!”魏圣衣的话音一落,却引的其他人一阵惊叹。魏圣衣继续道:“小家伙!你给你大哥吃了多少?”

  “三颗!”我伸出三根手指。我可不知道什么圣药不圣药的,我只知道自己的这种药在以前的时代,也是世上少有的好药,但对我来说,却是平时当糖果吃的休闲食品。因为吃了它可以长精神。而我则是睡的比其他人都少。

  所有人听完我的话后对望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还是魏圣衣对我说道:“小家伙!你厉害!”

  “魏龙将!时候不早!还是先将风儿送回总坛吧!”左右护法说道。

  “是!圣衣遵命!”魏圣衣朝着左右护法行礼道。

  而左右护法略点头后,朝着我走来。齐齐在我跟前站定,说道:“风儿就拜托小公子照顾了!”说话的语气竟有说不出的慈爱。我忍不住点头,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可以照顾大哥。应该是大哥照顾我更多才是。

  左右护法见我点头,带着面具的脸上竟如同露出笑容。瞬间后,两人消失不见。我惊讶的看着消失的两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魏圣衣来拍拍我说该去总坛了。我这才醒悟。

  听到要去总坛后,我一阵激动。终于要去看翔龙总坛了啊!好期待哦!

  非常对不起大家!因为昨天电脑坏掉了!所以写了很多东西全部没了。又修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才好!今天努力写。终于写完第八篇了。希望大家会喜欢。继续支持我!若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请不吝赐教!流流一定会吸取经验,期望可以越写越好!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流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