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金融分析

红楼春梦 流流 10401 2003.07.14 10:33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楚风已经不见了人影。正当我慌忙的爬起床时,妹妹姐姐的声音响了起来:“呦!你可醒了!昨天吓坏了吧?”说着妹妹姐姐摇奕生姿走向我的床前。

  “妹妹姐姐!大哥呢?”我忙问道。

  “呵呵!才几天就大哥大哥的叫了?还不是为了你的事?你大哥他进宫见太子去了!”

  “哦!那我是不是不能出去?”我问道。

  “你还要不要小命了?当然不能出去!不过你大哥怕你闷坏了,所以拿了写东西让你看。就放在那边桌上。”

  “知道了!妹妹姐姐!”我穿上了放在一旁的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就往书桌旁跑去。

  “等等!我的小少爷!”妹妹姐姐见状一把拉住我,说道:“你还没洗漱呢!快点去洗脸!水已经给你打好了!就在那边。等会吃过早饭再去看不迟!”

  “哇!妹妹姐姐好象福叔哦!”我嘀嘀咕咕的说着,却不得不遵令行事。

  柳媚媚见状笑的花枝乱颤。

  等我一切都准备好后,妹妹姐姐向房外招呼了一声。另一个从没见过的漂亮姐姐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早餐。

  “这是你的早餐!你大哥吩咐我一定要看着你吃完!”妹妹姐姐接过那盘早餐放到了桌上,对着我说道。

  “好啊!”我坐下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先是因为我确实饿了,也因为我经过昨天的事情忽然意识到自己必须变的强壮才能象大哥那样应付自如。所以吃东西是必要的!

  不过我的吃法却吓到了妹妹姐姐。她自见我以来,就从没见过我如此的吃法。“哎呦!我的小少爷!你可慢慢吃!没人和你抢呢!”

  “不行!我要多吃点,才能象大哥那样!”我满嘴食物,也顾不得餐桌礼节,就这样说着。

  “呵呵!小少爷!你想向你大哥那样可不是吃出来的呦!”妹妹姐姐笑道。

  “吃的多才能长的高嘛!我可不要那么矮!”我努力吞着食物。

  “你还是小孩子!哪能一天就长高的!以后会长的!呦!你慢慢吃!别噎着了!”

  终于完成了吃饭大业,我来到了书桌旁,看见一大卷的竹简在桌上。

  “你大哥让你把这些看完呢!我会让依依陪你!若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依依!”妹妹姐姐指着那卷竹简说道。

  “依依?”我转头看向刚才进来的那个漂亮姐姐。

  “小婢依依!见过小少爷!”依依向我施礼道。

  “你好啊!依依姐姐!”我也礼貌的打了招呼。

  “依依!小少爷就拜托你照顾了!如果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柳媚媚嘱咐道。说着又转过身对我说道:“小少爷!你可乖乖呆在房里!千万别出去!知道吗?你大哥去了有些时候了,应该就快回来!你且耐心等着!”

  “我知道!妹妹姐姐!我不会出去的!你放心好了!对了!妹妹姐姐!我有个问题问你!”我说道。

  “什么问题?”柳媚媚讶异的问我。

  “你过来!过拉嘛!”我向柳媚媚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

  “怎么了?到底什么问题啊?”柳媚媚依言附耳过来。

  “妹妹姐姐!你是翔龙帮的吧?那依依姐姐是吗?”

  “呵呵!看来盟主什么都跟你说了呀!是呀!姐姐是翔龙帮的!依依也是!依依可是十二金钗之首。你可别跟她捣蛋哦!”柳媚媚笑说。

  “哇!十二金钗很厉害吗?那是不是依依姐姐也会飞来飞去呢?”我一脸羡慕。

  “呵呵!什么飞来飞去啊!又不是鸟儿!那是轻功!你依依姐姐当然会轻功了!好了!我还有事去忙!你一个人乖乖呆在房里!知道吗?”

  “知道了啦!你都说好几遍了!我可是天才耶!能记不住吗?你走啦!你走啦!”我推着妹妹姐姐出门。

  “依依!照顾好小少爷啊!”柳媚媚的声音从房外传来。

  “是!小婢知道!”

  “依依姐姐!什么是十二金钗啊?”我问道。

  “那只是一个代称而已!”依依淡笑着答道。

  “哦!那翔龙盟有很多十二金钗吗?”我好奇道。

  “呵呵!那只是我和我十一个姐妹的代称而已!翔龙盟除了盟主外另有两名护法和五位龙将,龙将各有自己的亲帅的小队。我们就隶属于柳龙将管辖。而接着有四位方主。每位方主下又设四堂主,还有就是每十二名翔龙盟下就设一名香主。”依依知道我是好奇翔龙盟的机构组成,干脆就一口气全告诉了我!

  “哇!这么多!复杂!”我惊叹道。

  解决了我的好奇心之后,我终于坐到了书桌旁,依依替我打开了竹卷。我看了几眼后,发现这该是一篇分析粮米市场的报告。哈,来到这里我还是第一次看这样的商务报告。我细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整个报告局限性太大。明显看出这不是有商业sense 的人写的。如果大哥要照这个人的说法去开发市场的话,铁定输的很惨!

  “哇!这是谁写的啊?”我不满的问着依依。

  “不知道呀!我曾在盟主的书房见过这卷东西。该是什么人给盟主的吧?怎么了?”

  “太差了!太差了!我一定要告诉大哥,写这份东西的人要不是水平太差就是存心想害大哥亏本!这样的东西还能算是分析报告吗?简直是垃圾!”我站起身,叉着腰指着那卷东西就是一阵大骂!

  依依却是莫名其妙,说道:“小少爷!这篇东西值得你那么生气吗?”

  “当然了!依依姐姐!你想,南方是盛产鱼米之地而北方却是苦寒之地。若是买卖米粮必然是要南方卖的贵北方卖的便宜啦!这样做才能赚钱!可你看看!它上面都写些什么。什么因为南方产米,故要放低价钱卖出,或以更低的价钱买进再运到北方高价卖出。这都是些什么啊!”

  依依越听越觉得满头雾水,报告有什么不对吗?可我听听应该是对的啊!南方产米,当然只能低价购进了,到了北方再高价买出,那不就赚钱了吗?难道小少爷这一点也不知道吗?“少…少爷!可小婢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啊!您…您会不会搞错?”

  “搞错?依依姐姐!我又怎么会搞错!不过你没经过商必然不知道其中原由!”

  依依闻言暗道,你小小年纪难道就有经商经验?心中十万个不信,不过表面上却不得不询问为什么。

  “依依姐姐!我知道你不信我说的!但你要明白,北方地处苦寒,原本出产就不多,所以当地的人民定然多为贫穷。试想除了一些富贵之家能买的起昂贵的米,又还有谁会去买呢?而且还要落个臭名在当地。却不如降低米价,让大众都能接受这个价钱,虽然只是几分几哩的价钱差异,但数量却大大上扬。再并购几家当地的大粮行,就可以垄断北方市场。到时候粮食的价钱要涨要跌全凭大哥一句话。粮食是必备之物,这样做只需几年就是一个金矿!北方的特产均为矿物,我们还能用粮食换矿物。这些矿物的价值远超米粮,难道还怕赚不到钱吗?再讲南方,南方产米,但不同的地方产不同的米。我们只要将不同地方的米卖到不同地方。南方人对米的要求很高,若我们再打出优质米粮的口号,比市价高个几分的概念卖出,必然是个大市场。而这个人写的东西却只看见眼前,丝毫没有远见!大哥怎么会要这样的人来为他工作呢?”

  依依现在的表情可说是彻底呆住了。我刚说的这些经商方式,她恐怕连听都没听过。又怎么会想到。更何况讲这些话的人居然是个十几岁的小孩。

  “所以!姐姐!你说这样的东西能让人看吗?”我愤然将书卷丢到了地上。这样的垃圾,我可不想再看见。

  听我这样说后,依依也没有去捡那卷垃圾的兴趣。不过对我这个小孩的看法却是彻底的改变了。只见依依用略带崇敬的声音说道:“小少爷!那您是不是将刚才讲的都写下来告诉盟主呢?”

  “也好!免得大哥照着那个垃圾方案做生意就坏了!”于是我立刻提起毛笔,用依依姐姐替我磨好的墨,开始努力在竹简上写字。

  “不行!太累了!这样写太困难了!”我满头大汗下却没写出几个字。而且个个字都是歪七斜八的躺在竹简上,简直有辱我天才的声誉。依依看了我的字,也在一旁偷笑。

  “姐姐!我知道你在笑!你就笑吧!别说你了!我看了都想笑!”我懊恼的说道。

  “呵呵!那小少爷,您准备怎么办?”

  “这里没有纸吗?”我刚问出这句话就知道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如果有纸还用竹简干嘛!

  “纸?纸是什么啊?”依依一头雾水。

  我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你不知道的!”我跑到放置我的百宝包的地方,从包里取出一打便签和数码笔又来到书桌旁。“幸好我还带着便签!不过总要用完的!难到要我抢蔡公的功劳来造纸吗?”我吐吐舌头自言自语道。

  “这…这是什么啊?少爷?”依依吃惊的看着我手中的两样东西。

  “哦!这就是纸!这个是数码笔!你们这里还没有这些东西呢。”我略做解释后,开始伏案奋笔疾书起来。

  大约洋洋洒洒写了千多个字,我终于停笔。甩了甩手暗道:“好久没用笔写字了!手真酸!要是能有台电脑那该多好?哎!不过就算有了这里也不能用!没电哦!看来今后写字只能靠手了!不过我可不要在竹简上写字。大不了我不抢蔡公的功劳,我只造一点点纸给大哥和我自己用就是了!”

  “写好了吗?少爷?”依依见我停笔,便上前问道。

  “恩!等会我要告诉大哥,叫他辞了那个写分析的人!如此庸人用之何益!”

  依依失笑,感觉这个少爷虽然总会冒出一些让人惊叹不已的见解,但怎么说都是小孩子。

  “小少爷,时间不早了,可要用午膳?”

  “啊?已经中午了吗?时间好快哦!大哥还没回来吗?”

  “没有!都去了两个时辰了!”依依皱眉道。

  “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依依姐姐?”我紧张的问道。开始担心楚风的安危。

  “这…应该不会吧?盟主在宫里的势力决不一般。不是什么人可以轻易动的了的!”依依说道。

  “可那个人是太子啊!”我急道。

  “您放心!盟主不会有事的!估计该是给什么事情耽搁了而已!”依依劝道。

  “可都那么久了!不行!我要去找他!”说着我就要向外走。

  依依见状忙拦着我,说道:“小少爷!您可不能出去啊!盟主交代过,决不能让您出去浮云阁!再说您即便去了也进不了宫啊!”

  “我不管!我要去找妹妹姐姐!她一定有办法进宫的!让我去啦!”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门外冲。依依一下竟也没拉住我。可是偏巧不巧的我又撞上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假神医是也!

  “哇!小家伙!你那么欢迎我来啊?不过也别用扑的啊!我可是很脆弱的!万一掉下楼去怎么办?”魏圣衣一开口就没有个完。

  “魏圣衣!你别拦我!我要去找大哥!”被魏圣衣一把抱住的我,挣扎不休。

  “你呦!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着吧!你大哥不会有事的!你安啦!”魏圣衣再次把我带回房内。同时对着依依说道:“依依!你怎么让小家伙到处乱跑呢?”

  “魏先生!属下…属下…”

  “喂!假神医!你可别责怪依依姐姐!是我自己跑的!你快放我下来!”我捶着魏圣衣的肩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你别再捶了!再捶下去,我都要吐血了!”魏圣衣放我下来,我一着地却又向外跑去。可立刻又被抓了回来。

  魏圣衣说道:“小家伙!你又跑什么啊!想我被盟主臭骂一顿吗?”

  “我要去见大哥!我要进宫!”我继续我的挣扎大业。

  “你要进宫?送死啊?小家伙!放心啦!你大哥不会有事的!”魏圣衣说道。

  “可!可那是太子啊!皇帝下面就是他了!杀个人很容易的!只要说一声‘推出去斩了!’就可以了!你们怎么都这样!一点都不担心吗?一点也不关心大哥!”我气愤的指责。

  “这…小家伙!可别这么说啊!我们只是知道,那么点小事难不到大哥的!”魏圣衣被我的话说的一愣一愣。

  “你们!气死我了!”我见他们不紧不慢,好似漠不关心,不由心里更是着急。眼眶一红竟又要落下泪来。从没想到过自己会为一个只认识不过几天的人哭成这样。这几天哭的次数可说比我以前加起来的都多。

  “喂!喂!小家伙!你…你可别哭啊!完了!完了!让盟主知道我们惹他哭,那我不是倒霉透顶了?喂!小家伙!你别哭了好不好?天那!盟主!你快点回来吧!”魏圣衣手忙脚乱的连同依依一起安慰我。

  我的哭声怕是惊动了好多人,匆匆赶来的还有柳媚媚。

  “哎呀!我的好少爷!怎么哭了?说谁欺负你了?姐姐替你骂他!一定是圣衣做的好事!魏圣衣!你个我站起来!说!为什么欺负小少爷!”柳媚媚就算是生气还是让人感觉她千娇百媚的。

  “我说大姐!你就别瞎掺和了!我哪里敢欺负小家伙啊!我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他吵着要进宫找盟主!我哪能让他去啊!这不是送死吗?”魏圣衣被我哭的一头冷汗。

  “小少爷!你这又是为什么呢?你大哥不是说好要你乖乖在浮云阁吗?”

  “妹妹姐姐!大哥去了好久好久了!会不会出事情啊?我不放心!”我哏咽着道。

  “唉!可怜的孩子!你放心好了!你大哥不会有事情的!这么晚没回来,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

  “可……”我见这么多人都在劝我,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回事?怎么都在这里?”从门外传来的声音,如同圣音般解救了诸多人。楚风回来了。

  “参见盟主!”柳媚媚、魏圣衣和依依如蒙大赦般的向楚风行礼。

  “大哥!”我“呼啦”一下朝着楚风扑了过去。

  楚风一把接着我,又看了看其他人,疑惑的问道:“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都在这里?”

  “呼!盟主大人!我说你总算回来了!要不,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好呢!”

  “怎么了?”楚风看着魏圣衣问道。

  “还不是小家伙!看你这么久没回来,拼命想进宫去救你!我们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拦住他!又哭又闹的!还说我们不关心你!幸好你回来了!”魏圣衣一下全说了出来。

  楚风闻言,心里一阵感动,看我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就知道我是不好意思了。于是说道:“好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柳媚、圣衣!我过会有话要和你们讲!”

  柳媚媚和魏圣衣应了声“是”后,窃笑着离开了房间。我这才探出头来,脸红红的。

  “你怎么那么晚?”我抱怨道。

  “正巧遇上了三皇子!多说了几句!看你,又哭的眼睛红红的,和个桃子似的。”楚风轻擦着我的脸说道。

  “我担心你嘛!谁知道那个太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那你遇到太子他说什么了吗?”我问道。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实力?下次可以不要再担心成这样了!我专程去找太子,他又怎么能避而不见?不过他又能说什么呢?我只是告诉他,昨天晚上我这里来了个刺客。企图杀你!却被我杀了!而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派人来杀你。我问太子,是不是他派的人。他虽然没答,但我也知道。于是我告诉他,你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他动你分毫。若他敢,那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所以他不得不同意!然后我就回来!半路则碰到了三皇子,聊了几句后,知道你会挂心!就急着回来了!就这样简单!”楚风用淡然的口气说道。

  “啊?就这样?可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他是太子啊!你这等于是在威胁他哦!”我担忧道。

  “放心!我楚风未必会怕他这个太子!到是你!我给你看的东西,你可看了?”

  “看了!不过我很疑惑!”我故意买了个关子。

  “疑惑?疑惑什么看不懂吗?”楚风心想可能是太深奥了点,他小小年纪未必能懂这些!

  “不是啊!我是想知道这么垃圾的东西,大哥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来了个语不惊人死不休!

  “垃圾?那可是太子殿下的首席智囊团写出的东西!怎能说是垃圾?”楚风惊讶道。

  “是太子的人啊?那大哥你就更不能信!他们一定是想害你!”

  “怎么说?”楚风饶有兴趣的拉过凳子坐下,我则坐到了他的腿上。

  “他们的东西乍看下很有用,可其实却是垃圾!而且还要害人!这个太子真是太坏了!”我气愤的说道。

  “不会吧?这是太子自己想赚钱呢!”楚风笑道。

  “那就说明他的智囊团都是蠢材!”我哼哼的说道。

  “怎么会!小孩子别胡乱指责人!”

  “我没说错啊!”我拿出我写的东西递给楚风,说道:“你看!这是我写的!”

  楚风惊异的拿起了纸,问道:“这是什么做的?”

  “这是纸啦!你先别管!先看嘛!”我推推楚风。

  楚风开始仔细的看起我写东西。却是越看越心惊。看完后,更是朝着我看了许久。

  我却被楚风看的不好意思,伸手挡在楚风面前,说道:“你看我做什么!”

  楚风拉下我的手,正色说道:“这可是你写的?”

  我脸色微变说道;“你不信这是我写的吗?”

  “不!我信这是你写的!所以我才要问你更具体的!”楚风说道。

  “更具体的?你是说你赞同这个计划?”我兴奋了起来。

  “当然!不过还有很多细节我们要讨论!”楚风说着紧搂了我一下,同时说道:“老天啊!你真的给我派了个天才过来!”

  我笑了!能给楚风帮上忙大概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来!我们去找圣衣和柳媚!你可有活干了!”楚风笑道。

  “那最好了!不过我要你带我飞过去!”我也笑了回去,顺便提出了我的小小要求。真想知道飞在半空是什么滋味。

  “那有何难?抱紧我哦!”楚风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紧紧的抱着楚风,却见楚风整个人跃出了浮云阁,下落了些许后,脚踏上了靠着浮云阁生长的爬藤叶,再次回到了空中。

  我兴奋的感受着一切。哇!好刺激哦!如果在我的时代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几个起落后,我们已经到了一处我从未来过的楼阁前。楚风放下我后,推开门带我进去。却见客厅里已经坐了柳媚媚和魏圣衣。

  二人见楚风进来均站了起来。

  “坐吧!这里没外人!”楚风说着也坐了下来,我则自然坐到了楚风的身边。

  “盟主!您和太子谈的如何?”提问的是魏圣衣。

  “春儿该不会再遇危险。但我们还是要小心。不过我找二位原本是为了另一件事情,但刚才春儿给我看了他写的一些东西,我却有了其他主意!你们也看看!”说着递过了手上的纸。

  圣衣和媚媚互望一眼,圣衣惊讶的接下从未见过的纸。和媚媚同时开始看我写下的东西。半晌看完后,圣衣和媚媚用好似从未见过我的眼神看着我。

  “如何?你们认为可行吗?”楚风问道。

  “小…小少爷!这真的是你写的?”媚媚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啦!”我得意的笑着。

  “何只可行啊?简直太可行了!盟主!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这样的赚钱方式若是让圣杰知道,他岂不是要高兴的去跳河了?”圣衣怪声怪调的说道。

  “为什么要去跳河啊?”我奇怪的问道。

  “因为降温啊!他看了必定热血沸腾,万一血气上涌怎么办?只能跳河降温了!”圣衣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说道。

  我听了“嘻嘻”笑了起来。

  “好了!不要说笑!我认为这个计划可行!但是现在有个问题,这个粮食计划原本向我提的是太子殿下。”

  “管他什么太子啊!这么好的赚钱计划,我们收着了!”圣衣说道。

  就连一向小心的媚媚也连连点头。

  “不行!不能这样做!大哥!我反对!”我大声反对道。

  “哦?为什么?你说说原因!”楚风问道。

  “如果我们这样做,就摆明了和太子对着干啊!那我们岂不危险?”我说道。

  “春儿说的是!这正是我顾虑的!”楚风沉声说道。

  “那…那我们就任这么好的一个赚钱计划平白让给太子?”圣衣第一个感觉到不值得。有时候不得不怀疑这个圣衣到底是神医还是换了个名字叫“钱”!

  “那也未必啊!”我又道。

  楚风微笑的看着我说道:“你说来听听!”

  我点点头,说道:“首先这个计划只是我写出来给大哥看的。知道的人也就我们几个。太子出的那份东西我见过,简直是垃圾,不值得一谈。我们完全可以就依太子的做法去做。他的法子成不了气候。”

  “那我们就这样放弃北方的粮草市场吗?”圣衣忍不住问。

  “呵呵!当然不是!要知道赚钱的方法有很多种,就看你怎么运用了!说实话,我感觉做粮食的生意很累。利润也不是很大,要见效起码等几年!还不如去做粮食的期货!那样就快好多!钱赚的也快!想不通为什么太子会想到亲自去卖粮食。再说了,能赚钱的生意多了!”我说了一半,却看见圣衣在朝着我摇他的手。我问道:“怎么了?”

  “我有问题!”

  “说啊!”我看着圣衣的怪样就想笑。

  “什么叫期货?”

  这回我可傻了!不会吧?这个时代还没有期货吗?“这…简单的说就是买空卖空!……”我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要给他们做详细的期货含义解释?我转头看了看楚风,发现他也是疑惑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开始给他们讲什么叫期货……“最简单的讲法就是买卖双方,一方交货,另一方付款,或通过谈判和签订合同,呃,就是你们说的契约,达成交易,合同里可以规定商品的质量、数量、价格和交货的时间、地点等等;而期货合约对商品的质量、规格、交货的时间、地点等都做统一的规定,唯一可以变的就是商品的价格。买卖者交纳一定的保证金后,按一定的规则就可通过商品期货交易所公开地竞价买卖。不过你们这里没有期货交易所,所以只能乘商品的交易市场价高价抛出就是了!做期货资金越雄厚赚的也越多。不过也有一定风险……”我滔滔不绝的说了半晌,但看过各人的表情之后,我终于放弃再说下去。就连楚风也露出一知半解的神色,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我看我还是不说期货了!赚钱也不一定要通过期货嘛!也有很容易的!比如说股票……呃!不对!你们还没有股票!基金?你们好象也没有!对了!就说吃喝玩乐吧!这是自古以来最能赚钱的东西了!可是大哥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呢?”我类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春儿!你就照实说你的想法吧!”楚风见我好象很苦恼的样子。

  “好吧!大哥!我想问你们翔龙盟一般以何为生?”

  “以何为生?我们现在涉及的生意有钱庄、饭馆、客栈、青楼、私盐、镖局、船运等等。”

  “恩!恩!不错!这些都是能赚钱的!但如果可以做到这些行业的垄断,那何愁赚不到钱呢?”我点头,不愧是大哥设立的翔龙盟,做的生意都是能赚大钱的。

  “做到垄断?每个商家都是这样想的!但又谈何容易?”楚风笑道。

  “当然不容易!但每件是都有它的操作方式!只要方式正确想做到垄断也未必不可!就以大哥的钱庄来说,大哥定是只用钱庄的钱用做自己的投资是吧?”

  “的确如此!”楚风点头。

  “那就好!请问大哥是否想过用钱庄的钱再借还给其他人呢?通过借钱的方式来赚钱。”

  “那不是成了高利贷?”圣衣忍不住说道。

  “当然不是高利贷!我们收的利息是合理的!而且必须有抵押或者担保。而且钱庄还能通过个人理财、个人贷款、商业贷款、基金投资、商业服务、信用担保等等,好多可以赚钱的地方!”我一说起金融就没个完了,谁让我在以前的时代正是此方面的高手。只是碍于这个时代有太多东西都不能用,所以需要有选择性的发展而已。

  “盟…盟主!我看还是让小家伙和圣杰去说比较现实!我……我怎么也听不懂……”圣衣尴尬的说道。

  “你全没听懂?”我挫败的问着圣衣。

  “没有听懂!”圣衣这四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我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全身无力的坐回楚风身边,小声问道:“大哥!你可听明白?”

  楚风略有所思的看着我,说道:“你的话我基本明白了。说的很对!我们的经营思路的确狭窄了一些!”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我的话没有白说。

  “春儿!明天我带你去我翔龙盟的总坛,你该和魏圣杰好好聊聊。”楚风微笑着抚mo着我的头安慰道。

  “翔龙的总部?好啊!我要去的!”我又开始兴奋了起来。

  “那可不行哦!”媚媚姐姐忽然插口道。

  “啊?为什么不行啊?”我奇怪道。

  “呵呵!再过几天就是京城的花魁大赛,我依红春楼还要小天才你帮着我出主意呢!”

  “啊?依红春楼?那是什么地方啊?”我疑惑道。

  “呵呵,就是这里啊!这里可是翔龙盟最大的情报汇聚处,不过它的表面却是青楼哦!”媚媚媚媚的说道。

  “啊?这里是青楼?”我彻底傻了。长这么大我还去过什么青楼,应该说是从没有这样的机会让我去青楼。可现在我在青楼里住了那么久,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里居然是青楼。难怪这里晚上会那么热闹。楚风在这里开的不是夜市,而是青楼哦!

  “柳媚!这不太好吧?”楚风皱眉道。

  “呵呵。只是花魁大赛而已!我这依红春楼是京城最大的青楼,怎么说这个花魁也要落在我家!刚才小天才只说了钱庄,那现在就要说说青楼该如何改进了!对不对?小少爷?”媚媚笑的好不甜蜜。

  “啊?我?我从没去过青楼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但想到可以看到古代的青楼风采,心里也着实有些好奇。

  “这个简单!呵呵!盟主大人!今天晚上就拜托您带着小少爷逛青楼哦!”

  “这…这怎么成?春儿才十三岁!”楚风尴尬的说道。

  “呵呵!我的盟主大人!我只是让您带他逛而已!谁要他……呵呵!您想太多了吧?”媚媚笑道。

  “这…这样啊!咳咳!”楚风不自然的开始咳嗽,引的圣衣也开始失笑连连。

  “大哥!我们就去逛吧!我从没见过青楼呢!”我的好奇心被彻底撩起。

  “好…好吧!”楚风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答应下了这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