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本家风云

红楼春梦 流流 15780 2004.10.19 00:32

    高速公路,十二辆全银灰色的宾士成四列,分别在一辆纯黑色加长型凯迪拉克的前后方护航。车队以每小时一百二十码的标准时速前进。我穿着一身休闲服坐在久违的老凯车里,望着窗外的景色,心潮澎湃。我又回来了!

  三天前,我在研究中心见了沂福,在他老泪纵横的攻势下,我终于决定尽早赶回在纽约的本家。本想多和圣杰哥哥呆几天,好教他一些这个世界的事情,哪知却成了这样。所幸圣杰哥哥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一点就透,而且…长的俊,相信研究中心的小姐们会很愿意教导他的。我偷笑了一下,想象圣杰哥哥被一群莺莺燕燕包围时的表情就感觉的有趣。而我在这几天内也和圣杰哥哥一起研究沂氏这两年的发展,总算对对手有了一定的了解。

  由于我的失踪本家基本成群龙无首的状态。因为没有人敢违反爷爷留下的遗言,所以到是没人敢说由自己来继承本家。不过我想那也是因为没有谁拥有足够超越其他人的实力。这点上我相当佩服爷爷!他能够做到无形之间均衡众人的实力,实在是高干致极。

  不过这些人也逐步分成了三股势力!其一是以我的叔父沂冉东为首,另一个则是我的姑母沂冉笙,还有一个不必说就是我的父亲沂冉旭。他们三人的实力又以我父亲为最,因为他已经收编了不少我两年前遗留下来的产业。但与其他两方的实力也相差无几,所以父亲一时之间也无法动其他两方。三股势力之间形成了巧妙的平衡牵制关系,他们不会联手,却也不会挑起太大的冲突。因为他们很清楚,即便是两方联手,到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两败具伤,以至渔翁得利。要知道他们手下的势力也绝对不是好草!他们随时都等着出头之日。所以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是尽全力发展自己和稳固自己的势力。

  这样的做法却只导致一个结果,就是沂氏比两年前竟不可思忆的再次扩大了30%.这个数字让我看了确实惊讶了一下!要知道以兆亿为计算单位的沂氏,若是再增长30%…那会是什么样的概念啊!苦笑之下,我不得不再次佩服我爷爷计谋的巧妙。

  同样的,在秦医生留给我的资料中,我还发现了第四股不容小视的势力!那就是直属于爷爷的势力值!它不同于其他三股势力,它深深的潜藏了起来!并溶入了另外三股势力中。虽然它表面看起来并不能与任何一股势力相较,但我却看出了它的潜力!因为它占据了任何一股势力中的35%.这绝对不是小数字!甚至圣杰哥哥看到之后连称奇迹!而我也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要知道,达到这样的一个平衡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同时,我也发现了另一个让我相当疑惑的问题。

  我通过所接触到的资料,可以相当清楚的计算出所有人的势力值,但这一切就仿佛经过刻意的安排。就以我父亲旗下的企业,资料中除了显示它们的年报外,甚至还有组织机构介绍。包括年度的债务报告,业绩报告,潜在项目报告等等。这些不缔于一家公司的所有重要信息都在这份资料里了!这是怎么做到的呢?我惊骇的想着。这两年来爷爷的势力一直在秦医生的控制下,难道秦医生除了医术高明外,还同样是个经商天才?真是没有想到。而且最重要的是,秦医生向我提供了这样一份资料,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难道这算是一个对我能力的测试吗?题目的条件相当清楚,而问题就是我将如何收回这些势力!他甚至替我打下了35%的基础!这算是给我启动资金吗?

  我向圣杰哥哥表露了我的疑惑,他也相当困惑于这点!确实,要相信这一切对我只是个测试,是非常苦难的!毕竟这等于是赌上了整个沂氏!秦医生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那事实又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在秦医生背后有一个更大秘密吗?所有的一切对现在的我来说都只是一种揣测。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去查询。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按照剧本进行下去!但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这一切的根源。

  我舒了一口气,决定不再想下去,反正一切现在都不可能出现定论。相反的,我对这次的本家之行相当的期待!我真的很想看看那些人看见我回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按照计划,我并没有把圣杰哥哥一起带来本家。因为我想把圣杰哥哥锻造成我的一张王牌。他将会是我发展暗中实力的主要人物!以他对商业的敏感度,我相信他绝对能做到。而且这个时代没有人认识他!这对我来说是相当有利的一点!很多事情,我就未必需要出手!这样就会减少来自其他势力的压力和风险度。圣杰哥哥对此也相当赞成,并愿意全力襄助。

  再有就是我决定还是以男孩的身份回到本家!因为按照沂福的说法,那些人对我的到来如临大敌!所以说不定迎接我的将会是子弹或者炸弹。因此这次的迎接仪式将由沂福完全负责。而这之后,我将再次“失踪”!只有在最重要的情况下才出现!这样才能保证我的安全。而我是女孩这个秘密,在圣杰哥哥认为:将成我最大的障碍,但也将是我的保命绝招。对此我也不得不表示赞同。所以即便是沂福我也没有告诉他真相。

  最后,就是这次返回本家,我最大的任务就是成为本家的代家长!因为我还没有到十九岁,所以根据沂家祖训,凡接掌门户者必须生逢带九。意思就是只有在9岁、19岁、29岁……的时候才能进行接掌,虽然我有爷爷的遗命,但也只能是代家长。可就算是表面上的,我也必须取得这个称号!因为只有这样的情况下,我才能够名正言顺的插手家族的事情。任何事情先占一个理字总是正确的。所以不论如何,这点我必须做到。

  “少爷!马上就要到了!还请您准备!”作为沂福安排的保镖首领格雷洛相当恭敬的说道。

  其实我和格雷洛也算是相当熟悉的老朋友了!因为原先他就是我旗下的保全公司的头领。一个有俄国血统的英国人。而我则称呼他“扑克脸”格雷洛。因为他实在是个不会笑也没有表情的人。这到是有点像海逸了。

  我朝他点点头,表示我知道。表面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心里却多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也算是我完全为了掠夺而来的第一仗。

  “少爷!请您放心!有我格雷洛在,您就绝对安全!要伤您,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格雷洛忽然开口道!说话时的眼神竟有着说不出的认真。

  我对视着他的眼睛,格雷洛丝毫不闪避的也同样看着我!良久后,我笑道:“谢谢你!格雷洛!今后就拜托你了!”说着,我伸出了手。

  格雷洛的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他完全没想到高居沂氏少主的我竟会和他一个保镖握手。

  我轻笑道:“格雷洛!我只想告诉你!对我来说,每个人都一样!不同的只是从事的职业而已!而我现在从事的就是一个叫‘少主’的职业。而我呢,想跳一下槽,把工作换成‘家主’。但这次的‘面试’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我需要伙伴!你知道吗?是伙伴!而不是其他任何意义上的主从。”

  “是!我明白了!少主!”格雷洛吸了口气,声音再次恢复平静。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本家的大门也出现在我的视线中。不远的地方,沂福带着大群的人站在门口,分成两队站着,空出中间的通道。不肖的冷笑出现在我的脸上。

  车停了下来!我的第一仗就要开始了!

  沂福走上前,打开门,同时高声道:“恭迎少主!”

  随着沂福的声音,我再次踏上了本家的土地。迎面而来的则是由无数人组成的不知带有几分真意的响亮欢迎词。

  第一个上来迎接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虽然他们脸上涌起笑容,但我却能一清二楚的感觉到来自他们双眼中的杀气。恐怕此刻他们想的是为什么我又会回来!几乎同时,在我的脸上和心中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笑意。我用透着无限欣喜的语气对着父母说道:“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心中则因为这些话而泛起冷笑。最不想看见我的人,恐怕也是他们吧!

  父亲来到了我的身旁,带着激动的语气说道:“春儿!你终于回来了!要知道这两年我们有多担心你吗!”说着就想要拥抱我。而一直站在我身后的格雷洛却带着他的扑克脸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手顺势也放在了腰间。他的动作显然给我父亲相当大的压力。父亲不得不僵硬的改变他显得不自然的动作。我有意无意的勾勒了一下嘴角,又责怪似的看了一眼格雷洛,随即带着微笑走上前,轻轻拥抱了一下父亲。同时说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过春儿还是回来了!春儿绝对不会辜负父亲母亲对我的期望!而且爷爷的遗命,春儿不论如何都要完成的!”

  话音刚落的瞬间,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在场的所有人都闪过了不同的表情。这些都是值得研究的信息!而母亲此刻却不知是为了掩饰表情,还是为了其他什么理由,她取出一块手帕象征性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然后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春儿!只要你能平安回来就好了!难得你还记挂家族的事情!真是长大了啊!不过春儿还小,并不用太过操心。”

  我闻言笑了一下,说道:“母亲!感谢您的关心!但是春儿认为,不论什么事情总是越了解越好!更何况对于爷爷的遗命,春儿更不敢轻易小窥啊!毕竟春儿还不能把家族兴衰的大事当成小孩的游戏处理啊!”

  母亲和父亲此刻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我用眼睛扫了他们一眼后,随即错身越过了他们,向本宅中走去。没走两步的我又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我的另两个对手!我的叔父和姑母!

  “春儿!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叔父用慈祥的眼光看着我。

  姑母则和我的母亲一样动作,取出一块手帕,在擦拭眼角之后,朝着我说道:“两年了!你音讯全无!真是担心死我们!”

  我看你们是担心我不死吧?我在心里冷笑着,表面却露出感激不尽的神色说道:“让叔父和姑母担心了!对不起!不过春儿不是没事吗!所以你们也不用再担心了!”说着露出甜甜的笑容。

  叔父听着我的话,笑了笑说道:“是啊!而且两年来春儿还真是长大不少啊!”

  姑母同样收起了手帕后,又笑着说道:“哎呀!看我们只顾着说话,还忘记春儿那么长的路过来一定累了!还是先进屋吧!”

  我点点头,当先走向了本宅。身后则跟着父亲和母亲,还有叔父和姑母。格雷洛则像是要把我和那些直系亲戚隔开似的,不论怎么都是离我最近的一个。而之前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众家族成员们,乘着这个时候纷纷接近我。随即,嘈杂的声音几乎将我淹没。大多都是些“能平安回来太好了!”“终于回来了!”“真令人担心!”这些表示友好的话。我听的实在有些不厌其烦,因为知道在这些声音中真正发自内心的恐怕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和家族现在的三大巨头斗法的好戏,其中更有亲子之间的互相残杀的经典戏目。这些人都自知没有实力争夺家主的位置,如何在这样的斗争中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并不是一定完全要效忠于某个人,或者现在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正选择了一个阵营。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会一层不变。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他们要比所谓的墙头草更高一个层次,因为在风吹的时候,风也必须借助草的力量才行!所以我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层不变的笑容。

  走进本宅的大堂后,我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朝着众人说道:“诸位!感谢你们今日的到场。想必诸位也已经料想到,今日我之所以回到本宅并不单纯是为了告知诸位我的行踪而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想向诸位宣布!所以,请休息一个小时后,请到会议室。”说完这些后,我用眼神向沂福示意。沂福会意,忙将我引向休息室。格雷洛则将一群想跟着我的家族成员阻隔在外。

  独自走进休息室的我,并不在意之前的那番话会引起家族成员的多大猜忌。早就预料到我会有这样举动的他们,此刻的骚动最多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若连这些也想不到的话,他们也妄称沂氏的族人了!对于他们将会有的应变对策,我并不会太过担忧。因为面对他们的除了是联手抵抗我将要宣布的命令外,要么就是维持沉默的现状。前者被实行的机会可说相当渺茫。毕竟这样的做法对他们来说是相当不名誉的。而让我先成为有名无实的代家主。他们只需要在面对我的命令时,来个阳奉阴违就可以了!这样的做法,即不会让自己背上违抗前家主遗命的恶名,也不会被迫去和他人联手,导致自己的实力过早的暴露。相信那些老而成精的狐狸都不会愿意做“第一人”。所以他们会选择如何的应对方式,对我来说已经相当明显。但他们会用什么样的嘴脸来演出这一场已经知道结果的无聊闹剧呢?我撇了一下嘴,恐怕会令人作呕吧?不过我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让他们使用自己的剧本呢?一抹冷笑出现在我的脸上,那样未免太小看我了!

  接过沂福递过的水杯后,我坐在沙发上稍微放松了一下自己。而沂福此刻却开口道:“少爷!等下开家族会议您可要千万小心啊!那些人都不是善于之辈!而且您的父母,还有叔父和姑母他们在这两年内拼命的发展自己的势力,隐约是家族中的三大巨头。而您却失踪了两年。许多您之前的旧部都已经被他们收编了!您也知道,在家族中往往都是利益第一。对您之前的旧部,您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啊!毕竟他们现在的利益是和您的几位至亲联系在一起的。”

  我喝了口水,对沂福笑道:“福叔!谢谢你的提醒!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要利用的也是这些!不论他们的势力有多强,但至今为止都没有人敢说要由自己来继承家主的位置。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顾及!要知道我的这些至亲的势力基本不相上下。所以他们自己也知道一旦有什么举动,必然遭到其他人的群起而攻之。这样的结果反而会让他们得不偿失。他们不是愚蠢的人。所以不会这样做。但现在我来了,则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正是这样啊!少爷!您在这样的情况下宣称自己成为代家主,岂非成了众矢之的?您的处境将相当危险啊!”沂福不无担忧的说道。

  我轻笑了几声,说道:“福叔!你放心好了!我有数的!”说着,我的眼中闪出一道冷光,我继续道:“我是来取回应该属于我的东西!我又怎么会轻易按照别人的剧本走呢?”

  我并不知道,我此刻的说话语气让沂福露出了相当惊讶的神情!他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竟会有这样令人心生恐惧的一面吧?和沂福记忆中的少爷相差太大了。不过这点到是沂福太过美化记忆中的我了。在和爷爷一起生活的时候,我在表面上都是相当的乖巧的。因为我并不想让爷爷知道,其实我对周身发生的一切早就了然于胸。而且当我在和父母玩金融游戏的时候,基本都属于地下活动。所以沂福并不知道,他心中天真纯洁的少爷其实早就是一个周旋在利欲斗争中的面具少年。

  当我注意到沂福的神态后,我相当清楚他在想些什么,于是我用相当平稳的语气再次开口道:“福叔!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已经不再是你记忆中的我了!现在已经到了我必须反抗的时候!否则你也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忠心的为沂氏服务了那么多年,我相当感激!而且我从来就没有将你当做外人看待!我时下的处境想必你也相当清楚!但我却尊重你的决定!”最后的一句话,我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沂福却应该知道我话中的意思。

  沂福露出了苦笑,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就和格雷洛一样,他也到了向我宣誓效忠的时候了。不过沂福之所以苦笑,却是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我已经从他记忆中的一个天真少年成为一个在金钱世界中挣扎的人。虽然他也知道这是身为沂家人最终不得不面对的改变。但在他私人的愿望里,他并不希望少爷成为一个不择手段的生意人。可事实永远是事实。终于,沂福单膝跪地,朝着我说道:“少主!沂福由始至终都在您这边!就算为了少主拼掉一条老命,也再所不惜!”

  我忙站了起来!扶起了沂福,带着略显激动的声音说道:“福叔!你的心意,我自始至终都知道!但我现在面对的并不是一般的敌手!而且我的处境可说是相当不利!之前我都有爷爷替我挡住风雨,但现在只有我自己了!我之所以让你想清楚,都是因为跟着我绝对不是一条容易的路!”

  沂福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少爷!不是沂福卖老,我是看着您长大的!我若再不帮您,将来还有什么脸去见老爷呢?”

  “福叔!”我一把抱住了这个从小就在我身边照顾我的老人家!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亲情!

  沂福轻抚了我的头发后,用感慨的语气说道:“能看见少爷您健康的长大,是沂福最大的心愿!所以,不论如何,您都要小心啊!”

  我点了点头,恢复平静,我说道:“我知道的!福叔!从现在开始,我要为我自己争取!凡是妨碍到我的人,我都不会轻易放过!”我的眼中再次闪过一道冷光。

  沂福听了我的话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他在为什么而叹息,但我却扭过头不看沂福此刻的表情。因为他所叹息的也正是我不得不做的。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的事情!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这样做是为了自己!为了爷爷!为了家族!为了揭开那些秘密!但这些理由连我自己都觉得太牵强了!我真是这样想的吗?或许是为了活下去!更是为了…能再次见到楚风!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可我现在连是否能再次见到大哥的可能性都不能确定!我却一直不肯承认这样的因素!不论如何的心狠手辣,不论如何的苟且偷生,我都要回到大哥的身边!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格雷洛的声音响起:“少主!是时候去会议室了!”

  我应了声“好”后,深吸一口气,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换上另一副没有表情的表情,我看了一眼沂福后,说道:“走吧!”

  沂福点点头,走到我身前,替我打开了房门。

  穿过垄长而奢华的过道,沂氏本部最大的也是功能最完善的会议厅出现在我的面前。很远我就能看见会议厅内人头涌涌,沂氏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发展,再加上这次的会议又是最重要不过,所以基本应该到的人全数到齐,很多没资格出席的人也努力的替自己占了个位置。我在心中暗自嘲笑,看戏看到自己家来了啊。若我是些与沂氏为敌的人,恐怕怎么都要在今天丢个炸弹在这里吧?真是这样的话,沂氏也算气数尽了。

  我挂着疏离的笑意,穿过会议室的中央。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感觉有些像巨星登场,可惜气氛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巨型的圆桌已经坐满了,惟独空出了最上首的位置,左右两旁则分别是坐了我的至亲。格雷洛抢前一步替我拉开了那张空的椅子,我则冷然环视了一下周围,在众人屏息之中,从容坐了下去。随即则引来了一阵无声却强烈的气流翻动。明显的这群围坐之人中,有人的笑脸瞬间僵硬了一下,也有人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

  我漠然的面对着不同的瞬间表情,用清冷的声音开口说道:“很好!看来都已经到齐了!”

  坐在一旁的父亲闻言后笑道:“是啊!这几天大家知道你回来后,都很高兴!全赶着来看你!”

  我微微一笑道:“是嘛!如此真是太感谢诸位的爱护了!”我略一欠身,随即又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也全靠诸位支持!否则,我还真的要愧对爷爷留下的重责呢!”

  “春儿能平安归来才是沂氏之兴!都是自家人,又何必如此客套!呵呵!”叔父笑容满脸的在我另一边说道。

  我眼神一闪,应声道:“正是如此!将来还要请诸位叔叔伯伯多多‘指教’春儿!”言下之意却是无论什么样的“指教”,我都一应接下了!眼看着我的话又让一些人神情僵滞了一下。

  “呵呵!春儿真是爱说笑,你自小就那么聪明,哪里还用的到我们来指教?小天才可不是叫假的!”姑母面带微笑,语气听似玩笑的称赞,然而我却听出了之中夹棍带棒的意思。

  我心里不肖,嘴上却正色的说道:“姑母,你的话就见外了哦!春儿年幼,不论是学识,又或经验,怎么能和众长辈相提并论!若无诸位鼎力支持,春儿怕是担不起爷爷的重任呢!”说罢,我又将眼神扫向众人,说道:“不过春儿是绝对不会辜负爷爷期望的!”

  整个大厅因为我的这句话陷入寂静,我微微一笑,再次说道:“春儿自知这两年来让众位颇为担忧,着实感到歉意。不过相信从现在开始情况就不同了!”

  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人按耐不住想要开口,哪知我却丝毫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继续丢下炸弹:“这也是我今天召集众位的原因!现在我向众位宣布,我,沂沐春,得上代家主之托作成为新任家主,虽由于未及‘真九之年’不能正式接位,但此之前,家不能一日无主,故今日先行接掌代家主之位!重震沂氏声威!”说到最后一句时,我一下站了起来,眼中精光连闪看向围坐的众人,紧接着一字一句道:“不知诸位对我的决定可有何异意?”我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我的至亲们,却是各个面无表情。我心中冷笑不已。

  厅中的气氛再次凝重起来,站在我身后的格雷洛甚至悄悄将手伸入腋下。而我则如众矢之的一般,纹丝不动的站在桌旁,无数带有各种不同深意的眼光向我看来。想来我要接任代家主的决定早就在这些人的预计之中,只是他们唯一没想到的就是我竟如此直捣黄龙,而且还是用绝不容反对的语气。

  终于沉寂了半晌之后,我的叔父用咳嗽声打破了空气中的窒息,只听他说道:“咳!我说春儿!你此次失踪两年,想来此刻对沂氏的情况有些生疏……”

  “呵呵!那听叔父的意思是反对我接任代家主了?”我甚至没有容叔父把话说完就接口道。

  叔父多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啊!那当然不是!只不过认为春儿现在接任代家主是否太早了?还是应该多了解一些沂氏的情况才做决定会妥当一些吧!”叔父说着看向身边坐的姑母和我的父亲。看情况是想取得他们的支持。不过想来这些大人早就已经互通讯息过,他们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我接任代家主。这样的情形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

  果然,只听姑母慢慢开口道:“春儿啊!我认为你叔父说的没错哦!你虽然聪明,但却毕竟失踪了两年。这两年来,沂氏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你若在不熟悉这些改变的状况下贸然接任代家主,对沂氏恐怕也不是很好吧?”

  我闻言后露出“早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的表情后,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缓缓合手坐回椅子,用透着奇异的语气说道:“原来姑母也是这样认为!”紧接我又着转头看向父亲,再次说道:“却不知道父亲你的看法又如何呢?”

  在座的人们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之间竟摸不透我的用意。父亲看了我一眼后,略带沉咛的说道:“虽然决定春儿成为家主的是父亲大人,但是想来父亲大人也没有料到春儿会失踪整整两年!而且春儿此刻也不过十五岁,实在年幼,再加上不甚了解沂氏现状,若时下就接任代家主恐怕……”父亲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下去,因为他并没有愚蠢到第一个说“你不能当家主”这句话。

  之前叔父和姑母并没和我有直接的生意往来,因此他们对我的戒心远远没有我父亲来的强烈。他们最多认为我只是一个被爷爷保护过度的天才小孩,这样的孩子在时下的状况下又能有何作为。然而父亲毕竟是和我接触最多的人,也是败阵最多的人。我在生意上的才华,他也确实最为清楚。此刻他虽然不知我的用意,但又在时势所趋之下说出这番话来,心中的戒备之意可想而知。

  然而我却在这时轻轻的笑了起来。此举确实大出所有人的意外。我又为什么会笑呢?

  PS:诸位读者大大!流流又回来了!哈哈哈哈!不过要说的却是“抱歉!抱歉!抱歉!”实在是让大家久等了!等的连流流自己也感觉真的是很对不起诸位对流流的支持。特别是看见诸位大大的留言,流流实在是感觉惭愧啊!唉!不过,流流也确实是没有办法,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流流每天几乎工作16个小时,有时候甚至要18个小时,所以实在繁忙的快死掉了!根本找不到时间写文。这篇更新的文也是凌晨四点写的。唉!实在对不起大家。不过这个月可能会稍微好一点,因为工作的方向基本明确,只需要每天开会就可以了。所以流流会尽量找出时间来写的。再次感激诸位对流流的支持。流流也要再次申明,这篇文章绝对不会是太监文,虽然不知道要耗费多长的时间,但流流绝对要写完这篇文的。请诸位期待吧!谢谢!流流

  父亲的表情随着我的笑声已经连连变色,叔父和姑母也强忍着惊异一瞬不眨的看着我。

  我笑了好一阵才停下,站在身后的老管家沂福走近说道:“少主!您没事吧?”

  我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说完后,我转过眼神先是看了一眼叔父和姑母,随即又将眼神停留在我父亲的身上,好半晌都没有移动。

  父亲的脸色瞬息万变,甚至看的其他人都有些露出惊讶的神情,毕竟在他们眼中,我的父亲似乎还从未如此过。终于,父亲忍耐不住说道:“春……春儿!你…你看着我做什么?”

  “呵呵!没什么!”我再次轻轻笑了两声之后,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仅仅是两年之间,就能使人遗忘许多而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父亲语气中透着不稳。

  我合十双手,略一偏头,面带微笑的说道:“其实也不过是两年而已,有些事或许会改变,但也终究有些事是不会变的。你说对不对呢?父亲?”我转过头,朝着沂福略一颔首。沂福会意,将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份文件从旁递给了我的父亲。

  父亲不明所以的接过那份文件,疑惑的问道:“这…这是什么?”

  我再次一笑,说道:“父亲为什么不先看一下呢?”随即我又转向被时下的状况弄的有些迷惑的家族成员们说道:“其实我也有为诸位准备了一些东西,若诸位不反对,也不妨先看一下。”说着,沂福便向巨型的圆桌旁坐着的数十名家族成员分发文件。

  所有人的反应都相当的惊奇,完全不知道我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不少人对望一眼后,朝着文件看去。仅仅片刻之后,几乎同时,所有人手中的文件竟全数散落在地。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口中喃喃自语的是我的姑母。

  “不…不会这样样!不…会!”毫无意识的在反复着一句话的却是我的叔父。

  父亲却用呆愣的眼神看着我仿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庸质疑的我又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我见状,轻轻笑了两下后说道:“众位,其实也不过两年而已!就算有再大的变化,也是可以预测的。更何况,这也仅仅是一些数字的变化而已。两年前沂氏的情况我很清楚,两年后,也是一样。”说完这些,我推桌而起,说道:“不知道现在还有谁反对我继任‘代家主’呢?”

  整个大厅里就听见我的声音在回荡,其他却安静到几乎没有声息。我最重要的三位亲人就这样傻傻的看着我,丝毫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良久后,我四下扫了一眼,再次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从今天开始,我沂沐春就是沂氏这一代的‘代家主’!今后家族中的任何事情我都有权做出最终裁决!”

  我的话音刚落,姑母就如同被刺醒一般,脱口而出道:“不行!这怎么可以?”

  我眉头一挑,冷冷说道:“为什么不可以?”

  其实姑母一说完这句话,就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她怎么都不应该第一个开口反对的!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的局面,她也不得不硬撑下去,否则后果恐怕就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了。最起码,她的两个劲敌,此刻怕是已经在准备如何乘隙给她一刀了吧?至于其他人,该是在看她的笑话了。姑母硬声道:“春儿,并非是姑母反对你继任家主,但你现在毕竟还年轻!作为整个沂氏的家主,恐怕你还没有这个实力!”

  “不知姑母口中的实力指的是什么?”我泛起冷笑,问道。

  姑母答道:“想要支撑起沂氏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世界的格局瞬息万变,只有在适当的状况下作出正确的评断才能让沂氏立于不倒之位。我不认为年纪轻轻的你,会有这样的判断能力!还是留待你十九岁时再说吧!”

  姑母的这番话让其他人频频颔首,看来是受到了支持。

  “哈哈哈!姑母!我真的很惊讶,事到如今你还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闻言后大笑,长辈们的神情全数收入我的眼中,我的眼神瞬间转为凌厉道:“看来就凭你手中的这份文件,还不够让姑母和众位长辈明白。相信你们应该知道这样的一份文件若是遗漏出去,会对你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吧?或者你们还希望能够看到更多这样的东西吗?不知道这样的判断能力是否就是姑母所说的实力呢?”

  姑母的脸色一下变的相当难看,几乎是咬牙道:“难道你想泄露这些文件?”

  “呵呵!”我笑道:“怎么会!这样的蠢事,可不是我沂沐春会做的!不过在为了沂氏的情况下,说不准我会做出是什么样的举动来哦!”

  “你!”姑母的手紧紧拽着文件,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气氛再次陷入僵硬。没有人再敢提出反对又或是赞成。

  “不要再争论了!”打破沉寂的是父亲。他沉着脸看向我说道:“春儿不愧是父亲大人挑选出来的继承人!让他成为代家主以慰父亲在天之灵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我…我赞成!”

  父亲的话音刚落,就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最反对我成为家主的人就是他!而现在却完全反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眼见父亲双手泛白的紧紧捏着文件,难道也是那份文件的作用?才让父亲忽然回心转意?

  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好事!我在心里冷笑。那些文件究竟是什么?我心知肚明,由我特别设计的王牌,既然打出去了自然胜卷在握。众人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扫了一眼众人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从现在开始我代行家主的职责!还请众位多多协助!散会!”我铿锵有力的说出这些话后,也不理依旧呆然坐着的众人,带领着显然还有些弄不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沂福和永远顶着一张扑克脸没有表情的格雷洛离开了会场。

  随着我的离去,参会的众人也纷纷散去,这期间却没有人说一句话。整个场景简直安静怪异到了极点。仿佛所有人一时之间都失去了说话的功能。没过多久,会场里就只剩下我的父亲,姑母和叔父。三人仿佛同时老了许多。

  “怎…怎么会这样?”过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的人是叔父!

  闻言后,父亲露出了苦笑,无言以对。

  而忽然拍案而起的人却是姑母,她愤怒的看着父亲说道:“你到好!这么轻易的就来了一句‘我赞成!’难道你忘记了,从一开始说要联合不让他当代家主的人是你吗?”姑母几乎咬牙切齿,对之前她首先反对的举动真是悔恨已极。更没想到的是却让父亲平白捡了一个当好人的机会。

  “啪!”父亲闻言后,同样忿恨的猛拍桌子,说道:“难道你以为我愿意吗!若不是…若不是…我怎么会这样!”

  “若不是?若不是什么?我到要听听你有什么理由!”姑母怒声道。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做!”叔父同样沉声道。

  父亲露出一抹苦笑道:“你们不知道!难道你们都没有发现吗?其实这一切都在那个小鬼的算计里!”

  “怎么说?”叔父和姑母同时露出疑问。

  “唉!没想到虽然他失踪两年却依旧这样厉害!看来我们都是太小看他了!”父亲叹道。

  “你到是说请楚啊!”姑母急道。

  父亲看了姑母一眼道:“从他进这里的门时,他就已经在计划了!不,以这些文件来看,应该更早吧!”

  “为什么?”叔父皱眉道。

  “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父亲的神色显得有些恍惚,仿佛陷入了某种记忆的重叠,他缓缓道:“你们没有和他交手过!所以你们不知道!”

  叔父和姑母对望一眼,显然不知道父亲在说什么!

  “其实在两年前,期货市场并非是我的!”父亲沉思的说道。

  “什么?”几乎是惊讶到异口同声的叔父和姑母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父亲。

  父亲苦笑道:“没错,我是在那个小鬼失踪后,才以父亲的身份将他手下的实力吞并的。”

  “他的实力?怎么可能?那个小鬼两年前才十三岁啊!能做什么?”姑母惊讶道。

  叔父却略有所思道:“难怪他失踪后,你的实力忽然莫名的增强!难道说是……”

  “是的!那些都是属于小鬼的!”父亲愤愤的在桌上又砸了一拳道,“我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小鬼居然会有那么强的实力!而今天,我们都小看他了!”

  “你发现什么了?”叔父沉声问道。

  “是的!我们都掉进了他设计的圈套里!从一开始,我们就认为他年龄小,而且又一直被父亲大人袒护,所以绝对不会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我们才会召集了那么多人,想让他在这样的负面情况下失去先机!哪知道他竟然会利用这样的情况!不!他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状况,才会让沂福去散布消息!他是故意让我们知道的!”

  “这…这怎么可能!他还是个小孩!”姑母惊问道。

  父亲继续他的苦笑,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不知不觉的跟着他走!原来以为他根本没有办法反击我们施加的压力,乖乖就范。可谁知道,他竟然会用上了这么一手!”所有人都明白他说的就是眼前这些“文件”!

  “看来我确实是小看了这小鬼!以前我一直认为他会有这样的实力都是因为有父亲大人在背后撑腰。但现在看来,我完全错了!我应该更早的发现这样的怪异气氛只有他才做的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父亲几乎有些滔滔不觉,又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叔父和姑母再次对看一眼,完全无法明白父亲在讲些什么。

  “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姑母问道。

  父亲看了一眼叔父和姑母后,说道:“你们还不明白吗?我们全被算计了!他从一开始就要我们说那些话!甚至是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计算之内!”

  “怎么会!他还是个孩子!你不会是太过抬举他了吧?”叔父不太相信父亲的话。

  “哼!抬举!看看这些文件!如果我们没有说那些什么‘太年轻,不了解沂氏’这样的话,他即便是拿出这些文件,我们也可以有理由反驳!但现在呢?”父亲冷哼道,“而且你们不要忘记,他从一开始就直捣黄龙,让我们的计划几乎无法施展!难道这也算是抬举?”

  “可…可这难道不会是巧合吗?”姑母疑问道。

  这次轮到叔父苦笑:“你认为会是巧合吗?世界上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唉!我终于明白了!他从一开始就掌握了主动权!虽然我们曾经以为主动权是在我们手上!”

  姑母在此刻同样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没错,从会议的一开始,甚至是小鬼进门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在跟随着他的脚步行动。姑母骇然道:“难道真的是那样?那个小鬼竟然会这么厉害?”

  “恐怕是的!”父亲凝重的说道:“看来这两年,我确实遗忘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包括那个小鬼的恐怖!我太小看他了!这样的错误,我又重犯了一次!这些文件就是证据!”父亲愤恨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的文件。

  “哼!这次就算他赢了!来日方长!我到要看看这小鬼到底有多厉害!”姑母同样看着手中的文件,有种恨不得吞了它的感觉。

  “不会有下次了!绝对不会!”叔父将手中的文件蹂成了纸堆。

  硕大的会议室里再次陷入难掩的寂静,与此同时,我却已经在离开本部大楼的车里。

  ps:感谢诸位长久以来的支持!最近流流会有几章新的更新,请诸位大大留意。同时流流的新作《乱之月落》已经贴到尾声。也请大家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顺便提点意见。谢谢!再次感谢大家。流流

  能够打赢第一仗,确实是个不错的开始。但我心里也很清楚,这次之所以能胜,全在出其不意。再加上他们确实小看了我,才会有这样的结局。哼!谁让你们小看我呢!可下次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吧?不过想到他们的表情我就感觉相当舒畅。

  “少爷!少爷!”沂福喊的我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转过头问道:“怎么了?福叔?”

  “少爷!您给大家的文件到底是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看来沂福是把这个问题憋了许久,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很简单啊!只是一些数字而已!”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数字?”

  “对啊!数字!”我得意的一笑,继续道:“只不过这些数字特殊了一点而已!”

  “少爷!您就别卖关子啦!快告诉福叔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之前好象少爷还处在劣势,可眨个眼就全变了!”沂福确实好奇极了。能让那三个人几乎无话可说的,恐怕也只有少爷了。

  我笑了笑,看着车窗外说道:“我是故意的!一直占着上风的人往往会忽略许多东西。只要能他们摔下来,再想站起来就很难了!而且站的越高摔的就越重。早就知道他们会拿我的年龄和经验做文章。那我就干脆顺水推舟了!这样也可以免去其他的麻烦!”

  “那么说少爷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要说些什么了?”沂福惊讶的问道。

  “呵呵!”我转头看了眼沂福后说道:“差不多吧!所以我才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些礼物!”

  “那些文件?”

  “没错!”我点头。

  “可那些文件到底写了点什么?而且您的父亲到最后居然会赞成!太不可思议了!”

  “那有什么!他不赞成才怪了!呵呵!其实很简单!那些文件里只不过写了他们最近接手的几个大型项目的最终报价而已!”我颇为得意的说道。

  “最终报价?”沂福怎么都不明白。

  “是啊!就是这个!”要知道,如果不是对一家企业很了解,又或是对业主方了解的话,是不可能计算出最终报价的!就算是你在这家企业内拥有内线也不可能得到在最高管理者心里存放的最终报价。而我,偏偏却把这些价格分别写在了这些文件里。由此可见,我不仅对沂氏有着无庸质疑的了解,更对这些管理者们有着完全的了解。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大声说我没有经验的人,恐怕会摔的很重。当然,这也不完全是让他们致命的因素。最出乎他们意料的恐怕就是我父亲的那句“赞成”了!要让他说出那句话,当然是绝对困难的一件事情。但我却在他的文件中加了一点“料”。很简单,那就是“期货”的报表。上面显示的却是我完全接手了存在父亲手中的期货。正如我说的“有些事会变,但有些事怎么都不会变!”该是我的,依旧还是我的。同时我也相信,父亲看到这些后,一定会产生很大的心理压力。毕竟如果我在此刻收回了之前属于我的实力,那对父亲的实力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在一切无法确认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和我正式反目。以父亲的为人,想必也不会冒这样的险。而我也就在这里赌了一把。说实话,要测算出所有参加会议的人的最终报价已经几乎让我不眠不休的连续奋战了几天,几乎精疲力竭。与此同时,更要收回我之前遗留的大量期货单,我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数天时间内收回原本属于我的实力呢?就算我是天才,那也是要通过时间去证明的!我很清楚的知道,事情无论如何发展,都不可能脱离发展的轨迹。但却未必是每个人都会这样想,特别是在先前会议的这样严肃的场景下。能保持冷静思维的,恐怕绝无仅有吧?但这个赌博也确实让我捏了一把汗。若那个时候,父亲并没有站起来说“赞成”反而加入反对行列……所幸并没有那么多“假若”。我舒了一口气后,又想道,若是大哥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会说我准备的不充分,太过投机取巧。可我也是不得不这样做的啊!我暗自吐了一下舌头。要是大哥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会做的比我更滴水不漏吧?

  “少爷!少爷!您怎么又走神了?”沂福在一旁唤道。

  我猛的惊醒过来,尴尬一笑道:“对不起啊!福叔!我想事情呢!还有事吗?”

  “唉!我的少爷!接下来您是要去哪里啊?”

  “啊?哦!恩!我要去……”我笑眯眯的说了一地方,而引来的却是福叔不可置信的表情。

  福叔脱口而出道:“什么?您要去那里?”

  我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呢?哈!秘密!

  PS:谢谢诸位的支持!流流的《乱之月落》已经上传的完结篇。还请大家支持。谢谢!流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