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红楼春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初识楚风

红楼春梦 流流 7376 2003.07.09 17:39

    流星的陨落对花街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楼外外开始吵吵嚷嚷。但不愧是最隐秘的所在,除了依红春楼的老板娘外,没人能进来。所以,老板娘柳媚媚千娇百媚的敲响了房门。

  “二位大爷!您们没受惊吧?”熟知此二人身份的老板娘当然问的非常小心。

  门迅速的被打开,黑衣人走了出来,脸色凝重的说道:“快点把圣衣叫来!”

  老板娘脸色微变,说道:“怎么?殿下受伤了吗?”

  “不是殿下!是…是另一个人!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说完,黑衣人再次退回房中。

  “另一个人?怎么可能?我没放任何进去啊?”柳媚媚疑惑的想着,却也不敢怠慢黑衣人的交代,立刻向院落的另一端走去。

  而黑衣人退回房内后,立刻来到了床边。而殿下正皱着眉头研究那位天降佳人,心有余悸的看了一下那个人型大洞,他实在想不到怎么会有人从那里掉下来。若是刺客或者武林高手可以另当别论,但眼前这个漂亮出奇的男孩明显不是练武之人。那他到底是从哪里掉下来?而且他为什么又是一头短发?难道出家了?更奇怪的是穿的衣服,自己贵为当朝太子,可以说奇珍异宝见过太多,但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衣服。他的身上似乎还背着一个小包裹,可要如何打开这个小包裹呢?简直无从下手!

  一旁的黑衣人也怀有同样的问题。若是说他是个刺客,那身手未免也太差了。而且此处是位于整条花街最高的建筑的顶层。除非是从天而降,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冲撞力…难道他真的是从天而降?生平至今却从未遇见过象今天般的怪事。

  此时,敲门声有续的响起。黑衣人立刻打开了门,只见来人除了柳媚媚之外还有一位睡眼惺忪公子哥模样的人。

  “圣衣!你快点!别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黑衣人见状皱眉道。

  “拜托!大哥!我两天没睡了!刚才睡下耶!我可没你那么高的功夫十天八天不睡都没问题!我是正常人!”被叫作圣衣的人不满的反驳道。

  “你哪多出这些废话!殿下在内等着!”

  “啊?殿下也来了?是殿下病了吗?”圣衣一听殿下也在,立刻清醒了许多。

  “不是殿下病了!柳媚没和你说吗?”黑衣人责怪似的看了柳媚媚一眼。

  “我说了!可他那时还睡着呢!”柳媚媚忙澄清道。

  “哎呀!好啦!看病人要紧!”圣衣看出黑衣人的不悦,终于提起精神向房内走去。不过,他心中也却是好奇,会是什么人受伤,要惊动到殿下和楚风(黑衣人)两个人呢?

  圣衣先向殿下行了一礼后,就好奇的走到床前,却看见一个“绝色佳人”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更是呼吸不稳。

  “哇!好漂亮!真是男孩吗?他这样已经多久了?”圣衣斜坐到床边,一边拿起男孩的手,一边问道。医者讲究“望、闻、问、切”,他已然“望”过,“闻”过,同时也在“切”,那就差“问”了。

  “应该是刚才吧?”殿下不确定的说道。

  圣衣皱了皱眉疑惑道:“什么叫就是刚才啊?殿下?”

  “因为他刚才就从那里掉下来!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你在对殿下说话!”楚风指了指破碎的房顶解释道,同时提醒那个没什么礼仪概念的圣衣。

  “从那里掉下来?”圣衣讶异的说道。不是吧?要跳楼也要找对地方啊!

  “你别管那么多!他情况如何?”楚风问道。

  “心脉跳的很不稳定!但幸好没有内伤。不过腿骨怕有不小的问题。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恐怕要经过一段时日的修养了!”圣衣说道。

  “什么时候能够醒?”楚风再次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要吃了我的疗伤圣药‘清明丹’,最多两个时辰内能就能醒。”圣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好!那你就快点吧!我有话要问!”楚风点头说道。

  “遵命大哥!”圣衣麻利的开始他的医治过程。

  站在一旁的殿下这时开口道:“楚风!既然圣衣说无大碍,那就把他交给你!夜已深!我不便久留于此!你们亦不必送我!由媚媚一人便可!”

  “是!殿下放心!属下定然能查清他的来历!还请殿下回程小心!”楚风施了一礼。

  殿下点点头,再受过圣衣的拜礼后,由柳媚媚亲自送了出去!

  密室中只留下楚风和完成救治工作后立刻昏昏欲睡的圣衣。

  原来这就是龙卷风啊!我晕头转向的感觉自己被气流带着在空中飞舞。呼吸很困难,基本上都没办法吸到空气。天那!我不会因为窒息而死吧?那可是很惨的事情呢!不过可以飞翔的感觉真的不错呢!好像完全脱离地球引力!不过据我所知龙卷风的中央有一段空间是和平时的一样。我不会被卷到中心后就掉下去吧?那岂非要摔的半死?唉!早知道可以设计一个带有降落伞的火箭鞋,那样就可以不用象现在这样狼狈。不过好像晚了!

  我不会真的被摔死吧?那样会不会太逊啊?我可是主角耶!这是我发现自己成了自由落体后,唯一能想到的。而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狠狠的撞上了一块…不…一大块木头!好痛!痛死了!早知道就不学什么英雄冲向龙卷风了!真的好痛哦!又一次疼痛,我好像又撞上了什么!该死!哪里来那么多木头啊!我心中咒骂着,不过也庆幸自己撞到的只是木头而不是石头!否则我大概已经见西方佛祖去了!不过不论撞上什么,都是很疼的耶!随着下坠的停止,我也逐渐失去意识……

  哇!这是什么味道啊!真苦!不知道什么人在我的嘴里放进了那么苦的东西!他们不知道我最怕苦吗?想谋杀我这个天才也不要用那么阴损的招嘛!恩?不对!好像有人在我身边讲话啊!我到医院了吗?说话的人应该不是福叔吧?福叔的声音没那么好听,不过也没那么冷啦。会是谁呢?冷血医生吗?我努力、努力再努力的睁开了眼睛。不过马上又闭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啊!是梦哦!不然我怎么会看见两个穿长袍,梳发髻的男人?真是奇怪的梦!老天快让我醒来吧!继续睡!继续睡!

  半晌后,躺着的我越来越觉得郁闷。为什么那两个人总是在我身边说的没完呢?不说完,我怎么醒啊?不对!他们好像朝我走过来了!他们要干什么啊?还好我在做梦,他们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呵呵!做梦万岁!

  楚风皱眉的看着依旧昏睡中的美丽容颜,转而问向圣衣:“你不是说两个时辰就能醒吗?现在已经是第四个时辰了!”

  “咳咳!这…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照例他早就应该醒了!”圣衣干咳几声,略带尴尬的说道。毕竟他魏圣衣以“神医”闻名于世,绝少有他不能治的病。而这看似无甚大碍的人却怎么都不醒,这不是害他在楚风面前大失面子吗?

  但说来楚风也觉得奇怪,圣衣的医术有目共睹。只要不是死透的人,他都能救回来。为什么唯独这个人却……不对!他刚才看见了什么?那个人在笑?不是吧?昏睡也能笑?当然不可能!所以唯一解释就是她已经醒了!

  楚风冷哼一声,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暗中运力,看你还能装睡到什么程度!

  “哇!痛!痛!痛!痛!你放手啊!不是在做梦嘛?做梦也会这么痛啊?我不要做这个梦了!快醒过来啦!”我一下由躺变坐,同时大喊了起来!好痛哦!那个坏蛋在干什么啊?我已经很疼了!他居然还要让我更疼!快点醒!快点醒!我闭着眼睛努力摇晃着头!爷爷保佑我快点醒,别被梦魔给吃了!

  楚风和圣衣明显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个直接从昏睡中忽然坐起的人。看他的样子好像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我说小孩!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摇头了?我看了都昏!”圣衣好笑的说道。

  越来越感觉不对的我,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现在的情形。那个一脸冷酷的家伙好像我欠他十七八万似的,虽然长的俊极,可惜却是我最讨厌的类型。而且他还该死的用力扣着我的手!他不知道那样会很疼吗?还是另一个好点,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就象公子哥!事到如今我也明白到,这一切都不是梦!而且我好象到了一个不应该是我呆的时代!难道超越时空的事也轮到我身上了?哈!我又成第一个超越时空的天才了?基尼斯世界纪录内容还真有够丰富的哦!

  “喂!欠钱的!你快点放开本少爷!很疼的!”我狠瞪着眼睛看向那个一脸酷样的人。却没想到我的话笑倒了那个公子哥。

  “哈哈哈!欠…欠钱的!哈哈哈!”魏圣衣大笑道,一时之间竟直不起腰来。

  楚风眉头一皱,更是收紧了手中的力道,冷冷道:“说!你是什么人?如何到这里来的?”

  “喂!很疼的!你放松点好不好?我又没欠你钱!”手腕上传来的感觉,让我疼的一身冷汗,而好死不死的,我的腿也好象开始疼了,我意识到应该是骨折!该死的欠钱的!你等着瞧!等少爷恢复了,有你好看的!我继续猛瞪着那个人,可眼泪却偏偏不听话的往下滑。

  “我…我说大哥!你还是先放开他吧?”魏圣衣见两人相持不下,终于开口插话。

  “你别多嘴!你到底说不说?”很明显,楚风的前半句是说给魏圣衣听的,而后半句当然是冲着我说。

  “不说!就是不说!知道也不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 我咬着牙说道,硬是忽略手上和腿上传来的疼。少爷的牛脾气上来,枉你十匹马也拉不回来。楚风一语不发的看着我,害的我心里忽然有些发毛,他要干吗啊?眼睛瞪那么大想杀人吗?

  “大…大哥!你可别…弄出人命…”魏圣衣象是说给楚风听又象是在自言自语。

  出人意料的,楚风一下放开我的手,我愣了一下,忙收回自己的手。一看之下,满是乌青。哼!这个虐待狂!我咬牙切齿的揉着乌青。

  “士可杀不可辱是吗?”楚风忽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转身坐到了离床不远的椅子上,顺手又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后,缓缓说道:“可我怎么看,你都是个小孩!还称不上士吧?”

  原先惊讶于他也会有笑容的我,被他一句“还是小孩”气的七窍生烟。猛吸一口气想平复自己的怒火。爷爷告戒过我,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能先失冷静。“哼!小孩又如何?有志不在年高!哪象有些人,有事没事就给别人看他的欠债脸!那才叫有损视听呢!”

  “噗!呵呵!”魏圣衣在一旁偷笑,还给我打了一个赞许的手势。

  “圣衣!别以为我看不见!你先出去!我要和这个小家伙好好聊聊!”楚风淡淡说道,也不管魏圣衣一脸尴尬的悄悄溜出门,接着转向我说道:“你到是灵牙利齿!不过,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么聪明,也该听过吧?你有伤在身,这里又是我的地盘。或者你是不想好好的活下去?”楚风看似悠哉的说道,同时手中还开始把玩放在桌上的一块玉佩。

  我刚想反驳那个人的话,眼神却被那块玉佩吸引过去。心中大惊之下,立刻伸手摸向自己胸口,果然没有!那块玉佩,那块玉佩是爷爷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你…!还给我!快还给我!”

  “还给你?什么东西?”楚风明知故问道。

  “玉佩!快还给我!”我挣扎着想起来,拿回玉佩!可惜腿骨折的我居然没有任何力气可以离开这张床。反将自己疼的半死。

  “玉佩?哦!是这块吗?可它好象没写是谁的呢!”楚风扬了扬手中的玉佩。

  “你!卑鄙!”

  “哼!卑鄙?没错!我的确卑鄙!但总比一个刺客要强的多!”楚风讽刺的说道。

  “什么刺客!我才不是什么刺客!”他在说什么啊?把我当刺客了吗?哈!可笑!少爷我又不会什么功夫,能刺谁啊?

  “那你怎么会从上面落下来?”

  我抬头看看了那个人型的大洞,暗自乍舌想道:天那!那么大的洞!我真的是从那里摔下来的吗?看来一定是爷爷在保佑我!否则又怎能留得性命?谢谢爷爷!我暗自祈祷。

  “怎么?没话了吗?不替自己辩护?”楚风冷冷道。

  “我不是刺客!我只是…只是从上面掉下来而已!”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解释,总不能告诉他我是因为想体验一下龙卷风的方向,而“大胆”的冲向它,接着却被吹入了一个我自己也无法解释的时空?他这样的人会相信才怪了!

  “胡言乱语!这里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你如果不是刺客,又怎么会从上面落下来?”

  “我又不会什么功夫!能当什么刺客啊!我真的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连你自己都说我是落下来的呢!你见过不会功夫的刺客吗?”我急道。

  “见过!”楚风冷声道,一下解开自己的衣襟,露出强壮的胸膛,但可怕的是,他的胸膛上有着无数的伤痕!最明显的是一道划过左胸的刀痕。

  “啊!”我吓了一跳,从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伤痕在一个身上。

  “看到了?这道伤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孩刻上的!你到底是谁派来的?说是不说?”楚风扣上衣襟,再次来到床边。

  “我…我真的不是刺客!我…我就算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唉!你还是下手杀了我吧!”我泄气的说道。看来这次是死定了!这个人年纪不会比自己大几岁,但却身经百战,防备之心必然比任何人都高。我若是说不出个象样的理由,他不杀了我才怪!这次爷爷是救不了我的!我大概要变成第一个客死异乡…不,是异时空的天才了!

  楚风定睛看着垂头丧气的我,再次说道:“你不说,又怎知我不信你?你或认为我是嗜杀之人吗?”

  听完楚风略带轻柔的语句,我心中不由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难道是我误会这个人了?难道他还是个不错的好人?“好吧!我说就是了!但你绝对不会相信的!不过不准说我说谎!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则由你!”我最后决定还是说出来,也不管他信是不信。

  “你说!我会判断是否信你!”

  “你才不会信我!”我嘀咕了几句道,没发现楚风的话中透出一丝温柔。

  我大约花了半小时解说了我从什么地方来,又为什么会掉下来,边说边观察着楚风的表情。发现他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应该说是没有表情的默默听到了最后。反而是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还是在坐禅,神游物外?给点表情好不好?”

  “说完了?”

  “说完了!”我赌气道。

  “很好!你有何证据可以证明你来自另外的时空?”楚风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哇!你相信我啊?”我大大感到讶异。没想到这个人的思想那么开明?

  “不信!因为不信才让你拿出证据!”楚风说的非常直接,让我有种幻灭的感觉。

  “你!”我差点气昏。不过终是想到自己的百宝包还在身边。于是立刻取出“太阳能数码笔”、“多功能打火机”、“变幻胶囊”等等,纷纷向他身上砸去!同时说道:“你要证据!我就给你看证据!你看见了吧?你有见过这些东西吗?”

   楚风面不改色的接过我丢过去的东西,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人是小说中常写到的武林高手。我这样的丢法他也能接的一个不漏,而且姿势还特别优雅。不过让我满意的是,他接过东西后,终究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而且听他嘴里还不时念着“时变星魂移,风魄水千斤”!我只是不明白什么意思而已。我的国文可说相当精深,但这种没头没尾的话,我也需要思索一段时间吧?

   “哼!哼!怎么样!相信了吧?”我抱住自己的脚轻轻揉着,因为用太大力气,引的骨折的地方更疼了。

   “怎么了?”楚风见状略一皱眉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我床前问道。

   “还问!谁骨折了不会疼啊!”我没好气的说道,忽然想起自己好象应该有带万灵药嘛!就是啊!我自己调制的万灵药,可以有好多功效哦!爷爷也赞不绝口呢!想着,我伸手到百宝包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后发现还有六颗。想也不想的拿起一颗就往嘴里塞。却没想到,一下又被人扣住手。

   “喂!你干吗啊?”我急道。

   “你要吃什么?”楚风一脸严肃道。

   天那!难道这个人以为我要服毒自尽?我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用力挥开他的手,说道:“放心!我不会自杀啦!本少爷活的好好的!干嘛自杀!这是我调的万灵药能治百病!包括止疼!我全身都痛死了!能不能给我递杯水?”

   楚风不可置致的转过身,又递了杯水过来。

   我也不客气,接过水后,“咕嘟”一口气吞下了药丸。不出三秒,药效就开始发生作用。果然有用,我已经没感觉到痛了。而且整个人精神也好了很多。

   “好啦!我现在有精神陪你玩审讯游戏了!”我笑嘻嘻的说道,身体好心情自然也好。

   楚风闻言后收起略显惊讶的眼神,再次变回毫无表情的面孔。对着我说道:“虽然你有这些东西!但还是不能完全证明你是另一个时空的人!所以这些事情你绝对不能泄露于其他任何人!否则,我定杀你不赦!”

   “哦?那就是说,你现在不杀我了?”我高兴的问。

   “暂时如此!但你身份不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踏出此地一步!”

   “什么?那我不是等于坐牢?我不要!”我大声反对!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我刚才已经说过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而且就凭你现在这样也想出去吗?”楚风笑的有点阴险。

   我一语顿塞,是啊!我骨折哦!怎么走法?唉!看来真的要暂时寄人篱下了!本来还想看看这是什么时空的呢!小说里写什么魔法时空啊,怪兽时空啊,好多!

   “你叫什么?”楚风忽然问道。

   “啊!我…我叫…叫…”我忽然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怎么?名字见不得人?”楚风讽刺道。

   “才不是!哼!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沂沐春是也!”我涨红了脸说道。

   果然,楚风听到我的名字后,开始大笑。“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沂沐春!哈哈!怎象女孩的名字?你是男孩吧?不过看你模样做女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哈哈哈!”

   “你给我停止!我名源自先祖!我身自父母!你如此笑话,却是对我父母先祖不敬!你不觉太失礼吗?”

   楚风闻言顿住了笑声,见我一脸严肃,立刻诚挚说道:“对不起!我并非故意冒犯!”

   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楚风这样一说,原本满腹怒气却一下烟消云散,只得应付两句道:“算了啦!不怪你!我也知道我的名字奇怪啦!你叫什么?”

   “楚风!子楚之楚,风云之风!”

   “喂!那你现在能不能把玉佩还给我?”

   “给你!谁让你如此顽固!我也不想用这样做!”楚风递过玉佩。

   就在我接过玉佩的瞬间,我忽然感到原来楚风也是不错的人嘛!那欠钱的脸也顺眼多了。

   “喂!我说,如果你真要我住这里,也得替我把这个屋顶修好吧?”我指着房顶的人型大洞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