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秦时明月之我在秦时的日子2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原本混乱不堪的室内瞬间安静下来,看着只剩下二人的周围,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那些人都自己消失了吗?”

  “不,不是他们消失了。而是我们离开了。”

  “什么意思?”

  “什么叫我们离开了?”

  年纪稍小一些,脖子上悬挂着半块碎玉的少年不明就里的看着身旁的紫衣少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似乎这样可以消减一些自己的不安和恐惧感。

  “这里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屋子了。”那名看起来成熟稳重一些的紫衣少年在房间周围巡视了一圈后说道。

  “可是这里明明和刚刚一模一样呀?”

  “除了那些消失不见的怪人。”天明疑惑的说道。

  少羽没有说话,他也觉得十分奇怪,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房间。而且刚刚石兰消失之前说看到楚晓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疑惑的围着那个木台转来转去。

  ……

  ……

  石兰听到楚晓的话看着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应该比你现在安全。”

  她看了看寂静无声的四周,黑暗中透露着无限遐想。

  “我可以理解为,我们很不安全吗?”

  “可以这么说。”

  石兰说完接着朝前走去。

  “喂!你等等我啊!”

  看着渐渐远去,毋庸置疑在这个黑不溜秋的秘境中,战斗力一定高于自己的少女,她回头看了一眼早就看不到入口的黑暗,犹如被夹了尾巴的猫,哀嚎一声,迅速的朝她追去。

  两人也不知道在那条黝黑的密道走了多久,一路上却也平平安安,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事,所谓的诡异的事,自然是那来自于黑暗无穷无尽的……

  楚晓朝前方看去,只见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前方有光线传来,只是看起来十分的微弱,如同夏日夜中的萤火,也像鬼屋中幽深的情景灯光。

  看着这样的光线,以至于她并没有太兴奋,反而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那个光线背后会是什么。

  而和她一起的石兰却是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一脸淡然的,没有任何恐惧的朝着光线传来的方向走去。

  待二人走近后,楚晓震惊的长大了嘴巴,眼中的黑色瞳仁倒映着洞中的光景。

  只见整个洞穴的地上长满了某种会发光的植物,她之前看到的犹如萤火又看起来诡异的光线,正是来自于这种植物散发出来的幽静淡蓝的光。

  而洞中央还有一个石块砌成的水池,水池乍一看十分的粗糙,可是等你凑近看时却能看到水池里外刻着十分复杂的符号和花纹。

  而水池中也有一些发光的植物,跟地上的那些形状像草的不一样,它们更像是荷叶一般的扁平宽大的形状,而其中还有犹如花骨朵一般的植物包在一起,并未绽放。

  这些发光的植物铺满了整个山洞,甚至于连石壁的缝隙中也可以看到微弱的蓝色光线。

  这些蓝色倒映在水池中,便真的犹如星空一般。

  楚晓看着这简直就像是梦中的画面一样,显得十分的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别碰。”

  石兰制止住想要触碰的楚晓说道。

  “有毒吗?”她犹如被开水烫到一般赶紧撒开手。

  “这种植物叫子悠。”石兰却答非所问,开始介绍起这种植物。

  “自由?”

  楚晓笑了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什么时候自由也成为了一种植物,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洞**蔓延。

  “它们本身没有毒性,但是却是我们巫族制作毒药的原料。”

  她听到这里不免觉得有些矛盾:“你说它们没有毒?”

  “嗯。”

  “可是却用来制毒?”

  “嗯。”

  “这……”

  似乎猜中了她心中的想法,石兰说道:“世界上很多事物本身是不存在好处或者坏处,毒药运用得当可以攻毒,解药使用过量也可以杀人。”

  “可是人们却只会用自己习惯的方式来看待这一切。”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有些惆怅,映着眼前的景物,便不由的带动着楚晓也觉得有些惆怅起来。

  她摇摇头,挥走这些低沉的思绪,问道:

  “那它们为什么会发光呢?”

  她蹲下来看着眼前犹如黑夜的精灵散发着微弱光线的子悠草。

  “这是因为神水的缘故。”

  “神水?”楚晓听着这个蹦出来的新词,想着幻境中的神女,神女身下的神树,不禁有些鸡皮疙瘩。

  “是的,神水养育了这些植物,也养育了神木。”

  “就是那颗大大的树吗?”楚晓想起蜃楼中的那棵树。

  石兰脸上的笑容消失,又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只是她眼中的涟漪可以看出神木在她心目中的重要存在。

  楚晓转了转眼珠,转移话题道:“那没有毒为什么不能碰啊?”

  说着她将手放在子悠草的上空,却是听话的不敢碰触。

  “因为……”石兰刚准备说些什么,一阵窸窣声从洞口传来。

  “谁?”她皱眉,盯着身后她们走来的密道说道。

  楚晓赶紧站起来,屏住呼吸,手不自觉的抓住石兰的胳膊,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敢动。

  没有人回答,随着她话音落下,沉静了片刻,蹒跚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就像……就像行尸走肉里面那些丧尸出场的脚步声一般。

  楚晓吞了吞口水,手不自主的抓的更紧。

  脚步声传到洞口,那人却停了下来,就那么站在那里,不进来也不后退,能看到一个人影却看不清脸。

  楚晓觉得恐惧的来源来自于未知,而更恐惧的来源来自于不上不下的未知。

  比如眼前的这个人,你倘若出来便出来,纵然是个丧尸或者某笔记某吹灯里面的粽子啥,都可以!没关系!你敢出来,她就……就敢让石兰上。

  可是你晃个影子站在门口是干什么呢?没门票还是围观?

  “哥哥……”

  楚晓扭头看向石兰,不愧是亲人!一个影子也可以认出来!

  只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包含着不可置信、恐惧、伤心。

  总之就是没有开心。

  所以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石兰的哥哥不就是虞子期吗?那为什么找到了虞子期她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呢?

  而答案伴随着虞子期的脚步揭开了帷幕。

  只见虞子期低着头歪歪扭扭的走了进来,如果刚刚只是脚步声很像丧尸的话,那么现在楚晓想说他就是一个丧尸!

  就算不是,那也是病毒基因百分之八十的相似!

  她克制不住的腿开始发颤,牙齿开始打颤,而相比之下,石兰却朝虞子期走了过去,楚晓无奈的只能松开自己的手,躲在水池的另一边去。

  行尸走肉里面演的多了,这种场面不就是不就是看看正义和亲情,你到底站在哪边的戏码吗?

  而这里唯一跟他们无关的人就是自己,所以将正义划去就是:

  你哥跟我,你选谁?

  不对。

  应该是。

  你变异的哥哥和正常的我。

  你选谁!?

  然而事实上,虞子期不是丧尸,自然不会逮着人就咬。

  按照之前的剧情来看,他被云中君炼了药人。

  他只会看见人。

  就打。

  就是这么的简单又暴力。

  只见虞子期犹如即将面对东方升起的太阳,却面朝西方落日而没有摆过脑袋的那一片向日葵一般,突然猛的一抬头,右手捏紧拳头直直朝石兰挥去,拳头挥动带来的破风声,如同正在考试的考场,一名考生唰的一声撕掉卷子一般,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尤为刺耳。

  石兰赶紧脚尖点地,朝后退去。

  “哥哥,我是虞儿!”

  她一边躲避着再次袭来的拳头,一边说着,希望可以唤醒对方的记忆。

  然而虞子期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紧跟着又攻击过来。

  然而一味的防守并不能解决现状,看着这样的场面,只剩下楚晓一个人在旁边干着急。

  也就在这时,虞子期又是一拳朝石兰袭去,不等她反应过来,紧接着一脚将她踢倒,滚入了那片从始至终都散发着微蓝的光线的子悠草中,虞子期也随着扑入其中。

  紧接着……

  停电了?

  楚晓呆呆的立在黑暗中,看着眼前的黑暗,想着猝不及防就断电的子悠草。

  这是短路了?

  她想起石兰没有说完的话,难道就是这种情况?

  可是诡异的是,虽然眼睛看不到了,但是耳朵还是可以听到。

  为什么那边没有动静了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眉毛掉了

眉毛掉了

最后的一点存文。

2020-02-16 23: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