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泰山府君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方雅的梦境

泰山府君传 陈十九二 3128 2020.11.25 07:18

  自那天从泾湖回来以后方雅就变得活泼起来,也不像之前几天那样的憔悴与胆怯了,她主动跟室友搭话,还和她们一起出门吃饭,逛街,任谁看方雅都不像是刚刚失恋的样子。

  这让张倩她们几个还好一阵担心,方雅该不会是太过于痛苦把自己搞精神分裂了吧?可后来几天下来她们渐渐发现方雅确实是走出了阴影,又变回那个以前开朗的她了,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开朗。

  毕竟也没谁规定过分手后一定要痛苦多久多久,虽然方雅这么快就走出来让她们很是惊讶,但从她们的立场来说自然是希望方雅越早走出来越好。

  而对于方雅自己来说,若不是泾湖里的那条大鱼,她早就已经在那个晚上死在泾湖里了。既然都死过一次了,那还有什么放不下走不出来的呢?何况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奇异多彩,原来真的有妖怪,有让人向往的神奇力量,那么神仙呢?也肯定是存在的吧?

  和这些一比,方雅突然发现以前的生活以前的世界原来如此枯燥无味,那种十年寒窗考个好大学之后工作结婚生子的套路究竟是多少人的人生呢?自己想要的就是每天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努力赚钱吗?

  青春易逝韶华易老,把最美好的年纪浪费在没有停歇的一路奔跑上,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路边的风景就老了,这样的日子自己真的喜欢吗?

  不,她这样告诉自己,这不是她喜欢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人生。以前没得选,现在她想朝着对她露出一角的那个世界踏出一步,之后是繁花似锦还是****她都不在意,她就是想活出自己。

  想通了这些,方雅只觉心中抑郁尽皆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激动与期待。她开始看各种各样的传说与神话,甚至去研究《道德经》,《金刚经》这些佛道两家的著作,试图从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为此她这些天上课时都偷偷带着这些书争分夺秒的看,因为她直觉感到自己与大鱼还会再见面的,而且这个时间就在最近。

  陈悫潜进女生公寓的这天晚上,方雅正好在寝室。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手里还抱着一本中国神话故事津津有味的看着,很快到了十一点,公寓熄灯了,她将书放在枕边闭上眼睛入睡了。

  这些天先是失恋的痛苦,而后又是发现新世界的兴奋,再加上每天拼命的了解那些晦涩难懂的佛经道经,她早已经很疲累了。

  很快地,方雅就睡着了。时间流逝,房间里的手机光逐个熄灭,渐渐地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微弱呼吸声。

  陈悫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打量一下寝室的环境,很快就找到了方雅的所在,她就睡在靠门这边的下铺。

  看到熟睡的方雅眼珠在眼皮下快速的移动,陈悫知道她应该是在做梦。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传音入神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根本不会被方雅意识到。那又该怎么样才能在不惊醒方雅的情况下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呢?

  陈悫想了想,他缓缓伸出手抵住方雅的额头,将自身的一缕意志通过传音入神的法门渡入到了方雅的意识里,这在华夏古代的神话里,应该叫做托梦,不过被陈悫魔改了一下而已。

  陈悫这次是在方雅已经陷入梦境的情况下以自身的一缕意志化作分身进入这个虚幻的世界,却是比托梦要更灵活一些,如果出了意外,也不至于对被托梦的人造成伤害,自身也就损失一点意识头晕一会儿而已。

  给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点个赞,陈悫开始仔细感知起方雅的梦境世界。

  这是一个老式的公园,空无一人,陈悫的意志分身走在公园里,这里四处都透着一股荒凉的味道,花圃里长满了野草,水池也早已干涸,喷泉的铜像上沾满了铜绿。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方雅或者其他的人,陈悫不禁有些疑惑,这里是方雅的梦境,可方雅却不在这里……

  正疑惑着,不远处突然传来小女孩的哭喊,“妈妈不要,我再也不敢了!”陈悫连忙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跑过去,在公园的一处水池边发现了两个身影。

  那是年幼的方雅和她的母亲,两个人长得很像,可方雅的母亲却在面无表情的把年幼的方雅一次次扔进水池里。那本来干涸的水池不知什么时候又蓄满了水,而且随着方雅一次又一次被扔进去,水池里的水似乎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年幼的方雅挣扎得越发艰难。

  正在这时,离方雅与母亲所在的水池不远处的公园花圃旁,另一个方雅凭空出现了,与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男生,两人站在花圃旁相对无言,花圃内原本枯萎的花也重新泛起生机,不一会儿五颜六色的花瓣就舒展开来。

  花圃旁的方雅与她真实的年龄相差无几,对面的那个男生想来就是她之前的男朋友了。

  水池旁的小方雅挣扎得越来越艰难,而花圃旁,男孩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分手吧,不合适,以后不要再打扰我。”

  话刚说完,这个世界骤然抖动了一下,而后天穹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条条裂纹蜿蜒如蛇迅速延伸,就像碎裂的蛋壳一样布满了裂纹。而后这些裂纹间的缝隙越长越大,透过裂纹间的缝隙已经可以看到世界外的一片黑暗,那是梦也没法涉足的地方。

  而另一边,方雅的母亲不顾还在水池里的小方雅,转头向远处走去,小方雅的身后水池另一边的梦境世界开始坍塌成虚无的黑暗。从水池里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小方雅拼命地朝着妈妈的方向追去,她的身后就是不断坍塌的梦境,如同恶犬紧紧追着小方雅。

  陈悫皱起了眉头,引发梦境崩塌的罪魁祸首早已不见了踪影,这梦境里只剩下他与小方雅两人,方雅的母亲也在某个时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小方雅似乎毫无所觉,还在哭喊着朝着妈妈离去的方向追去,眼见着世界的崩塌越来越多,已经快要逼近了陈悫所在的地方,再不做点什么就只能失去这一缕意志还有一个不错的向方雅传话的机会了。

  但陈悫也不知该如何入手才能止住梦境的崩塌,又该如何才能唤醒方雅的清醒意识与之交流。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思,他干脆盘腿坐下颂起《金刚经》来,一遍又一遍地诵读,以虚无之意对虚无梦境,以期能将方雅的梦境世界稳固下来。

  没想到陈悫只是试一试的做法竟然取得了成效,方雅的梦境渐渐地不再坍塌。那孩童时期的方雅追逐的身影也越来越淡,直至消失在梦境之中,于是这里就只剩下了陈悫一人。

  陈悫仍然没有停止诵读,一遍又一遍,梦境世界的色彩在逐渐丰富,就好像方雅的意识在逐渐苏醒似的。

  一个朦胧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这个世界,她浑身笼罩着五颜六色的光晕让人看不真切,刚一出现便好奇地四处张望,显得很是灵动。

  陈悫知是方雅的主意识进入了她自己的梦境,他一挥手梦境中顿时起了薄雾,随后自身也化作了一团水的样子隐去了真实面容。

  梦中的方雅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她知道这是自己的梦境,却不知为何自己会在梦中醒来。

  不一会儿,梦境中起了薄雾,方雅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是那条大鱼来了吗?是他给自己托梦了?一团水汽从雾中缓缓飘出来,有声音从中传出。

  “方雅,我乃泾湖湖主,于百年前得道洞庭,又数十年前任泾湖湖主之位,日前救你一命实为本座不忍见生命如此凋零。今日化身前来便是要问你一句,可愿归于本座,侍奉我左右?我自有玄妙法门传你。”

  被这仙气满满的出场镇住了的方雅听闻此话顿时喜出望外,她这些天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希望能够踏进那个神奇的世界吗?现在泾湖湖主亲自上门向她抛出橄榄枝,她怎么能不答应呢?

  方雅连忙说道:“我愿意,我愿侍奉湖主左右,随您差遣!”

  陈悫见方雅答应,便接着说道:“你若真心归我麾下,我有玄冰令牌予你,凭此令可来泾湖见我。”他随手幻化出一面晶莹剔透的令牌,正面为雕花与一个“令”字,反面是玄冥的画像。

  将幻化出的令牌推向方雅,他接着说道:“近年来妖魔之气猖獗,今后会有不短的时间里有各种各样的妖魔作乱,本座承上天旨意镇一方安宁,但不便显露人前,你便要在今后助我一臂之力。”

  方雅点点头,“随湖主除魔卫道是应该的,请湖主放心。”

  陈悫见事情已说得差不多,便对方雅说道:“本座还有要事在身不便逗留,你若有事可凭玄冰令牌来泾湖找我。”说完他便抽身离开了方雅的梦境。方雅的意识在梦境里也渐渐模糊,随后消失了。

  回到现实里的陈悫手捏法决,用自己悟到的小法术做了一面透着寒气的玄冰令牌来,将其放在了方雅的床头,随后抽身离开了。

  刚刚做完梦的方雅还在沉沉的睡着,这得等到她明天早上才能发现原来自己做的梦竟然是真的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陈十九二

陈十九二

没有存稿就是不好,忙起来没有足够的时间写,最近开始上班以后都会这样了。手残党,码字太慢,望在看的读者体谅一下。

2020-11-25 07: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