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随身带着棋盘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伤亡(明日上架求支持)

随身带着棋盘空间 云顶小萌新 3039 2020.03.31 20:11

  城墙下方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秦昊和狂战魔对轰了不知道多少次,狂战魔脑袋被震慑的开始嗡嗡作响,秦昊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虚弱。

  双方再次拳拳相对,各自退后三步,大口喘息着。

  秦昊这时脚步不稳,好似有跌倒的迹象。

  狂战魔看到这一幕,双目紫光一胜,身形突然从原地消失,眨眼间出现在秦昊右侧,正是狂战魔的天赋技能“相位位移”。

  “来的正好!虎啸!”

  秦昊在狂战魔消失那一刻,挺直脊柱,那还有半点虚弱的样子。他头顶的王字好像在绽放光辉,虎口大大张开,震耳发聩的音波从虎口向四周发散。

  刚刚位移到秦昊右侧还没来得及攻击的狂战魔,便被音波冲击的头痛欲裂。

  秦昊了解狂战魔的天赋技能,那能错过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机会,一记黑虎掏心直直穿透狂战魔胸膛。

  狂战魔受此重创还没来得及反映,脖颈又被秦昊抓破,倒地挣扎了下便没了气息。

  秦昊此时才是真的腿部发软,刚才是运用技法强回巅峰,完成击杀。

  他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从口袋中掏出一粒丹药,心疼的投入口中,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力气也渐渐恢复。

  抬眼环顾四周,战斗正激烈,锐金豹王已经将对面的狂战魔压制,疾风猫王与对面的狂战魔疾速周旋,大地蛮牛形势不太妙却不致命。

  秦昊没有选择帮助劣势的大地蛮牛,收缩气息,无声无息地靠近锐金豹王面对的狂战魔。

  锐金豹王早收到秦昊的传讯,强攻吸引狂战魔的注意力,秦昊在旁暴起发难,瞬间将狂战魔重创。

  联手又一只狂战魔被斩杀,局势已经明朗。

  ……

  城墙上的战斗还在继续,但也有人时刻关注着城墙下的战斗。

  不知谁喊了一声,“秦镇守已经斩杀了两只狂战魔。”

  “好!”

  “杀光这群侵略者!”

  战斗的将士和狩魔小队瞬间受到鼓舞,身体内好似又涌现出一股力量,攻势暴涨。

  此时的靳一心依靠着猩红收割者的天赋技能在小队中扮演着抢险员的角色,哪里形势危机他就顶在哪里,坚守着没有休息一次。

  听到喊叫声的崔文清小队深受鼓舞,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怒吼着杀向已经有些溃不成军的虚空魔族。

  靳一心此时已经身心俱疲,心中的战意却没有熄灭,被周围的氛围影响再次点燃,落步砸向身旁的虚空魔犬,斩杀后再次去寻找对手。

  杀到最后,镇守秦昊将狂战魔全部斩杀后也回来帮忙,虚空魔族仓皇逃窜,众人已经没有了章法,全靠抢了,出现了好几人围杀一个虚空魔族的情况。

  终于,所有的虚空魔族都被斩杀殆尽,不知那里先传来一声欢呼,众人开始齐声高呼,声音传向城内,告诉着百姓胜利的消息。

  “这就是战场!”

  欢呼声中靳一心怔怔的看着这血腥战场,城墙下已经化为火海,还有士兵在追杀屠戮着剩余的虚空魔族。

  喜悦中,有的士兵在抱着手臂痛苦低哼着,他的一条手臂被斩断,有的士兵捂着腹部,那里被刺出个窟窿,还有的士兵在地上打着滚,实在是腐蚀液体喷在身上剧痛无比……受伤的士兵实在太多了,有的得到了简单包扎,更多的在等待药师救援。

  龙冬阳、白夕月两人拖着受伤的身体也在帮忙救治着。

  还有许多士兵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们都死了,倒在了这次攻城中。

  这次的攻城把靳一心内心在泰山唤院的骄傲击的粉碎,自己这点成就算什么,在这样的战场上只能苦苦保命。

  没有崔文清小队的配合,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另说。

  二阶唤师的修为在战场上浪花都算不上,要变强,更努力地变强,拥有守护一城的力量。

  陷入沉思的靳一心被高昂的擂鼓声震响,这是向全城宣告胜利的消息。

  城池内,百姓纷纷从避难点走出来,有相拥而泣的,有摘下帽子向上扔的,有手舞足蹈的,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发泄着胜利的喜悦。

  “胜利了,我就知道可以相信镇守府和守城将士。”

  “可以过一个好年了。”

  “希望将士们没有多大的损伤。”

  光头谢郁文的妻子此时也从酒楼的避难点走出来,站在三层窗口直直地望着东城门,双手合十的手势竟然一直未变,“郁文,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在这等你,一直等你。”

  ……

  靳一心回过神来,没有闲着,投入到搬运尸体和救治伤员的工作中去。

  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城防再次被布置完备。

  靳一心看到父亲靳江的身影,满是伤痕却仍然矗立在城头,眼睛直直盯着前方,好像在警惕着什么。

  靳一心走到父亲靳江的身旁,心疼地道:“爹,你怎么不去包扎下伤口。”

  靳江转过头看了靳一心一眼,心中的石头落定,说道:“一心,在城墙上看到你的身影,我既担心你的安危,也欣慰能为守护天方城贡献自己的力量了。”

  “爹,有崔伯伯他们在呢,我现在不好好的。”靳一心回应道,“经历战争,才知道个人力量的渺小,我这点实力真不算什么。”

  “你能看出来,这场战斗最关键点在秦镇守那,只有这样的强者才能改变战局。你爹我没希望了,靠你了,一心,守护更多的人族。”靳江拍了拍靳一心的肩膀。

  靳一心掷地有声地道:“爹,总有一天,我会让靳一心的名字响彻整个大夏王朝。”

  “有志向是好的,也要脚踏实地。我等着这一天,到时候就算我战死了也无憾了。”靳江提醒道。

  “爹,别瞎说,这次伤亡怎么样?”靳一心问道。

  “还没统计出来。”靳江说话声有着颤抖,“初步估计,直接战死的士兵有四百多人,受伤的接近一千之数,这一千人中有一部分救不活,有一部分残疾只能退伍,还能再上战场的半数就是好的了。”

  “这么多,我看能攻上城墙的虚空魔族并不多。”靳一心很惊讶。

  靳江看着城墙下方,回答道:“能冲上城墙的都是这一群虚空魔族中的强者,每一个都需要士兵们团队配合,准备再充分,实力差距下损伤也不会低。

  除非能出现无可匹敌的强者,要不每一战都是拿命在填。”

  “感觉有些接受不了。”靳一心心中在滴血,这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你能感觉出来虚空魔族的疯狂,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这还是我们拼命抵挡的结果。如果让虚空魔族冲破了我们的防线,后面的百姓就都得遭殃。

  你还没去过前线,那里才真的是绞肉机,秦镇守放在那里都翻不起浪花。

  变强吧,一心,强者才能挽救生命,弱者只能徒留哀伤。

  回去吧,今晚我就不回家了。”靳江背对着靳一心,挥了挥手。

  靳一心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看了父亲靳江一眼,转身离开了,他有他的责任。

  此时的靳一心浑身浴血,护甲破损,满身包扎的伤,走下城墙,向家中走去。

  路上已经不负刚才的繁华热闹,刚从避难处出来的百姓都怔怔地看着东城门的方向。

  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抵御住虚空攻城的喜悦,有对将士的担心,还有没有消散的淡淡惊慌。

  好多人双手合十,祈祷着,不知是在祈祷自己,还是家人,还是守城的将士。

  街道两旁的百姓看到靳一心的出现,都投来敬佩的目光,无人言语,目送他回家休息。

  慢慢地,天方城的百姓活动了起来,生活还需要继续,除夕夜还需要团圆,自己购置的东西还需要拿到手里,只是每个行为多了丝沉重。

  回到家中的靳一心都来不及脱衣服,倒头就睡,沾枕头就睡着了。

  等靳一心醒来,天色已经变暗,大红灯笼自己高高挂起。

  靳一心起身,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走出卧室,陈彪正站在门外,不知道已经多久,身体已经有些微微发抖。

  “陈护卫,劳烦你一直守着我,我已经无碍,父亲今夜不回来了,你也回家去过节去吧。”靳一心对着陈彪道。

  陈彪微微拱了拱身子,敬佩地道:“少爷也上阵杀敌了,上阵父子兵,统领大人肯定非常欣慰,我等未能上战场也想做点事情。”

  “我还差的远呢,不用管我了,快回吧。”靳一心说完便向外走去,

  “安排厨房帮我准备几个小菜、一壶酒放在庭院里,我出去走走。”

  “好嘞!少爷。”

  靳一心知道这个除夕夜又只能如往常一样自己一个人过,不同的是与亲近之人心里的距离拉进了,不再遥不可及。

  靳一心走着走着,只见轰轰的炮声把黑暗的夜空照亮了,瞬间就把夜空变成了烟花的海洋。五颜六色的烟花将天空渲染,像星星闪闪发光,像蒲公英的柳絮飞舞着。似乎想将一切的阴霾散去,迎接新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