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何为良人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何为良人兮 公子我白 4197 2020.07.31 21:38

  温少缱问:“去哪儿?”

  何故放下胖球,站起身来,看似不经意的拍了拍衣服,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周悯盈从监狱被送到精神病院之后,何父再次上诉,主张周悯盈是因为精神问题才犯下罪,依照律法,当无罪释放。

  法院接受了何父的申诉,但最终判定结果却是,周悯盈犯罪时精神正常,入狱后才得了失心疯,因此她十五年有期徒刑不会取消,然,因为周悯盈的精神问题,所以她将暂时收押在精神病院,直至恢复正常后继续服刑。

  何故带着温少缱站到精神病院门口的时候,温少缱一点都不惊讶。

  何故看他那个样子,不由得在心底叹一口气,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周悯盈的病房与其他病人分隔开了,而且相比于其他病人,周悯盈所受到的待遇,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何家小门小户的,没什么钱也没什么权,做不到这些,所以想来这都是虞念忱的安排。

  护士领着何故与温少缱去了周悯盈的病房,恰巧,何父也在。

  周悯盈躺在床上,何父正喂她吃粥。

  周悯盈一看见何故,就变得十分激动,挣扎着下床,跑到何故的面前,握着她的手。

  “何故,何故我没有疯,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虐待你,这些你应该都知道的呀,你为什么不肯上法庭为我作证呢?”

  周悯盈说话的语气十分轻柔,十分无助。说起来,这还是何故第一次听周悯盈用这样柔和的语气同她说话。

  何故礼貌性的笑笑:“妈,你在说什么?我是受害人,我怎么能上法庭作证呢?”

  周悯盈看着何故的笑容,没由来的心底发寒。她死死的攥住何故的手,仿佛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可以的,何故,你可以的,你帮帮我,我是你妈妈呀。”

  周悯盈的声音近乎哀求。

  何故依然是礼貌性的笑着,神情口气丝毫未变:“妈,你就不怕,我上法庭为你作证,别人再告你一个妨碍作证罪?威胁证人做假证,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何故善意的提醒:“妈,你都已经判了十五年了。如果再加上这一项罪名,大概刚好能凑个二十年整。”

  周悯盈看着何故,怔忡着,随后忽然发起疯来,松开何故的手腕,抬手就要打人。

  温少缱见状,想也不想就迅速将何故拉到身后护好。

  但这一次周悯盈没有得逞,因为何父拉住了她。

  “行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孩子不肯帮你也情有可原,你有什么好怨她的。”

  周悯盈尖叫着,嘶吼着:“她情有可原,她有什么情有可原?我生她养她,她就这样回报我?果然是个白眼狼,骨子里的贱货……”

  周悯盈骂的实在太过难听,何父不忍听,捂住了她的嘴。

  周悯盈挣扎着,但依然不可抗拒的被何父按回床上。

  何父:“你好好休息,别再发疯了。”

  周悯盈瞪着何故,嘴被何父捂住,发不出声音,挣扎了好一会儿。

  最后她大概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境地已经不允许她撒泼了,她竟看着何故流下泪来。

  何父见周悯盈不再挣扎,就松开了手。

  何故从温少缱背后探出半个身子,一直看着周悯盈发疯,直到现在周悯盈平息下来了,她才从温少缱背后出来。

  周悯盈:“何故,你二姨跟我说,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我原本不信的,毕竟你那么乖,从来不会违背我,可我没想到……真的是你,竟然真的是你……”

  何故思量,这件事虽然她默许了,授意了,也直接参与了,但主要还是虞念忱在行动,所以她没有理由全盘认下罪名。

  何况,这种事情,怎么能认呢?

  何故:“妈,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你是不是病的越来越厉害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好养病吧,别想太多。”

  周悯盈:“何故!我当初拼着命生下你,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这么……”

  周悯盈罕见的被气的没词了。

  何故垂眸望着周悯盈,语调散漫:“我求着你生我了?那些年又不止你一个人在养病,我刚出生那会儿四斤多点,眼睛都没睁开就被你丢给二姨。我从没怪过你狠心,你到怪我不该出生?”

  周悯盈哑然。何故从不与她呛声,只上次因为温少缱的事顶了两句嘴,是以何故突然这个样子,周悯盈十分的不适应,也没由来的从心底感到恐惧。

  但周悯盈还是冲着何故,以一种教训的口吻呵斥着,仿佛这样就能驱散她心中的恐惧。

  周悯盈指着温少缱:“你是不是因为他?是不是因为他你才反抗我?何故,我早说过你下贱,我早知道你不是什么乖孩子,好孩子,你跟这种人乱搞,你……”

  何父又捂住了周悯盈的嘴。周悯盈挣扎着,却只是徒劳。

  何故看着周悯盈的样子,忽然觉得没意思。

  这个人,如今和她有关系吗?

  她承认她爱过周悯盈,但日复一日的,爱意得不到回报,面对母亲狰狞的面孔,曾经蚀骨的爱意也就渐渐变成了刻骨的恨意。

  而现在,连恨意都没有了。

  何故:“妈,你好好养病吧,有空的话,我会来看你的。”

  何故牵着温少缱走出病房,但还没走远,何父就追了上来。

  “何故。”

  何故回头。

  何父看着女儿,忽然又觉得说不出话。

  何故从出生起,就被养在周悯心家里,一直到九岁上,周悯盈才同意将人接回来。

  其实周悯盈的身体养了一年多就差不多好了,只是生孩子难产伤了根本,所以体虚治不了,只能慢慢养着,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至于为什么将何故丢在外边那么久,大概夫妻俩谁都说不明白。

  何父习惯了顺着周悯盈,而周悯盈对那个差点要了她命的孩子,那个害得她被重男轻女的公婆刁难的女孩,实在提不起兴趣。

  反正也是个病秧子,说不定再两年就死了呢。

  好在开始几年,孩子小,周悯心察觉不出何故的不对劲,虽然谈不上尽心尽力的帮着姐姐养孩子,但也还算用心,照顾周全,没让何故夭折了。

  可后来年岁一长,周悯心就不乐意了,尤其她觉得何故可怕之后。

  周悯心想,虽然孩子的抚养费给的不少,但到底不是我亲生的,凭什么总让我养?

  周悯心明里暗里跟姐姐姐夫闹了两回,夫妻俩才勉强将人带回家。

  然而接回家之后,何故的境遇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周悯盈日复一日的挑剔,越来越严苛的要求,何父沉默寡言的性子,默不作声的态度,哪一样都没让何故好过。

  所以这样说起来,何家夫妇,当真没有任何理由怪罪何故。

  这孩子,不怨我们,才不正常。

  何父这样想着,开口对何故说:“你妈妈精神不正常,你别太和她计较。”

  说着,何父看了看何故身旁的温少缱,又说:“好好过日子,过好日子。”

  何故:“嗯,我知道。”

  何父又想了想,似乎再没什么可说的了,指尖捻着裤缝,脚尖在地上小幅度的摩擦着,看起来十分的局促不安。

  何父:“那,那你们就走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何故笑:“好,爸。”

  何故与温少缱走出病院后,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沿着病院旁那条长长的林荫道,肩并肩慢慢走着。

  不得不说,这精神病疗养院的位置是真不错,周围环境安静优美,要不是病院抢占先机,何故都想将来在这里养老了。

  两人并肩走的这一段路十分沉默,何故不开口,温少缱也不催她。

  终于,林荫道都要走了一半了,何故终于说:“你知道吧,周悯盈入狱是因为我。”

  温少缱:“嗯,我知道。”

  说完温少缱又补一句:“主要是虞念忱做的那些事,你不过挨了顿打。”

  何故笑:“是啊,这辈子从来都是我把人打的那么惨,那还是第一次我被人打的那么惨。”

  温少缱无奈:“你没听出来,我在为你开脱吗?”

  “可我有意害她是真的,我害了她是真的。”

  人这辈子,最逃不过良心。何故想做个正常人,就必须有正常人的思维,事实上她已经将自己训练出了一套正常人的思维,所以她也逃不过自己的良心。

  温少缱:“不是你说的吗?生养是恩。我们报恩就好了,其他的,别想那么多。”

  何故:“我做了错事,可以这样被轻易原谅吗?”

  温少缱反问:“如果当真追究起法律责任,谁能判你什么罪行呢?”

  何故说不出话。

  虞念忱设局的精妙之处就在这里,明明是他们图谋不轨,蓄意害人,却能让被害人将所有的证据坐实,让加害者摇身一变成为受害者,而法律永远站在表面受害者的角度来审判是非,评判公正。

  温少缱握住何故的手:“她的精神永远不会恢复正常,她会永远待在这里养病。除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之外,她的一切生活都会按照最好的标准来。养尊处优,总对得起她的养育之恩。”

  何故惊讶:“是你?”

  何故先前以为是虞念忱,还惊讶于这个人居然在死前还对周悯盈存了那么一点善心,让周悯盈的日子过得不错。

  温少缱看着何故惊讶的表情,笑了笑,说:“很意外?”

  何故点头,有些懵懵的。

  温少缱觉得一向聪明过人的人忽然犯起迷糊来,倒也是蛮可爱,于是捏了捏何故的脸,柔软细腻的触感在指尖摩挲,温少缱没忍住,又低头亲了亲何故。

  何故眨眨眼睛:“我还以为你会生气。”

  “生气?生什么气?”

  何故喃着:“毕竟我做了错事。”

  温少缱:“这世上没人不犯错,不必对自己如此苛责。”

  何故还想说写什么,可张了张嘴,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几经周折,何故说:“那要是,良心过不去呢?”

  温少缱失笑:“朱熹集注,良心者,本然之善心。即所谓仁义之心也。但一个人的仁义之心到底如何,全在于一个人的道德修养如何,思想品德如何,你如果觉得自己没有错,倒也不必为难自己,强行提升自己的道德底线。”

  何故想了想,仰头看着温少缱:“我觉得你在骂我,但我没有证据。”

  温少缱亲了亲何故的眉心,笑:“想必你已经听这句话听过许多遍了,这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人亦如此。所以,你真的没必要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难受。”

  何故:“如果我将来继续做错事呢?”

  温少缱抱住何故:“不会,有我在。”

  “你会看着我吗?”

  “嗯,我会看着你。”

  何故回抱住温少缱,闭上眼,将脸埋在男人的胸膛,笑了起来。

  周悯盈的事情就这样掀篇过了。

  步入六月,何故开始忙婚礼。

  婚礼一事,之前都是温少缱在准备,但说到底办婚礼是夫妻两人的事,何故也想出一份力。

  不过,何故想出一份力的心情,止于她看到那一串长长的聘礼单子。

  何故:“虽然说咱俩办的是中式婚礼,但也没必要,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温少缱摸摸何故的小脑袋,举止间满是宠溺:“既然是办婚礼,自然要规规矩矩的,好好办,一切按照章程来,不可马虎。”

  何故为难:“可我没有嫁妆。我穷,你知道的。”

  何故才不穷,但跟温少缱比起来,她确实穷。

  温少缱:“没关系,我替你准备好了。”

  何故无语。果然,把事情全权交给这个男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他真的什么都会考虑到,什么都会准备好。

  鉴于自己快要结婚了,何故觉得自己有必要带着温少缱回老家一趟。

  何故的老家在乡下,现在已经被开发成景区,虽然没有很出名,但每年也吸引了不少游客,称得上是个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风水宝地。

  何故是握有这里房产的人,所以进景区不需要买票,不过考虑到老家的宅子落了灰,所以何故没打算去老宅住,而是在景区的宾馆订了房间。

  居民区虽然与景区连在一起,却并不完全与景区融为一体,两者之间隔了一个小型的天然湖泊。

  何故与温少缱到达之后,先去宾馆放下行李,稍作休整,何故才带着温少缱越过热闹非凡的景区,踏入居民区。只是中途,何故在湖边一颗桃树下停了一会儿。

  温少缱问:“怎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